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羅聿的搜尋結果,共07

  • 絕美路思義 貝老與東海的緣分

    絕美路思義 貝老與東海的緣分

     由國際知名建築師貝聿銘親手參與操刀、設計的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4月才歡喜被列為國定古蹟,17日卻傳出貝聿銘辭世,不少學生一早撐著傘走到教堂旁,再度欣賞這座難得的作品,校方也計畫舉辦建築紀念展,緬懷貝聿銘與東海的一段緣分。 \n 提到東海大學,許多人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路思義教堂,追溯其與貝聿銘的因緣,東海大學建築系主任邱浩修說,當時創校的亞洲基督教聯合董事會希望打造一座烏托邦校園,透過哈佛大學設計學院院長葛羅培斯引薦其學生貝聿銘,並找建築學者陳其寬合作,2人攜手規畫東海大學。 \n 「路思義教堂是貝聿銘為台灣、東海留下的重要文化資產!」邱浩修說,貝聿銘的作品兼具渾厚與優雅,善於運用光影設計,以柔美的曲面讓混凝土建築的教堂不再剛硬,其東、西向建築與校園的綠意融合,更是東西方文化結合的典範。 \n 為興建教堂,貝聿銘曾3度到東海大學,參與校園整體規畫。邱浩修表示,在貝聿銘原本設計中,路思義教堂採磚造設計、考量地震多而放棄,之後也曾考慮木造、鋼構等方式,皆因技術與材料取得難度高等問題放棄,最終決定嘗試混凝土建築,並與結構師鳳後三合作、確認技術可行並施做,其反映了工程學、美學與創意概念的完美結合。 \n 「路思義教堂是新建築工法與現代建築在亞洲實現的重要案例!」邱浩修說,貝聿銘被譽為現代主義的最後一位大師,路思義教堂為他建築事務所的第1個重要作品,因此照片被放置在網站首頁,為紀念他,除代表校方對貝聿銘辭世表示遺憾,也獻上感謝,近日將籌辦紀念展。

  • 蘇州驕傲

    蘇州驕傲

     華裔國際建築大師貝聿銘辭世,享年102歲,他自己形容是「親生小女兒」的蘇州博物館,為弔念貝老,以1200朵白玫瑰布置出貝聿銘紀念館,讓民眾緬懷一代建築大師。蘇州博物館副館長錢兆悅感傷說,「我們會把蘇州博物館裡面所有展覽活動繼續辦好,就是對貝老最好的紀念,貝老應該最願意看到這樣!」 \n 貝聿銘著名作品包括香港中銀大廈、法國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以及蘇州博物館新館等。貝聿銘曾說,蘇州博物館是他「最重要的挑戰」,也是他最親切的「小女兒」,他將多年的建築經驗與對故鄉的深厚情感都融匯在這座建築中。 \n 土生土長的蘇州人沈女士對《旺報》記者說,作為在地蘇州人,「貝老就是蘇州人的驕傲!」她說,一早朋友圈就很多人發微信,紛紛傳達對貝老的緬懷之意,許多朋友都稱:「貝老走了,但他的作品留下了,為蘇州留下了那麼一個美好經典之作。」 \n 沈女士說,貝老是從蘇州走出去的建築大師,蘇州人以大師為豪。「對蘇州人而言,今天,蘇州人都有點感傷。」 \n 蘇州獅子林 光影激發創作 \n 貝聿銘是蘇州望族之後,在蘇州知名園林「獅子林」裡度過了一段童年時光。貝聿銘少時與堂兄弟們在獅子林中玩耍,假山中的山洞、石獅、池塘和瀑布給了他無窮的快樂跟幻想。在這潛移默化中影響了他對建築、對光影獨特感知,他後來許多作品中對光影的成熟運用,令人嘆為觀止。園林中生活讓貝聿銘意識到:人以創意為自然添色,自然也激發人的創作靈感。 \n 錢兆悅介紹,蘇州博物館建築特色可以看到大廳屋頂崁入各種不同的多邊形玻璃,經過不同角度的折射,可以最大化地把光線帶到大廳裡,把整個博物館變得通透明亮,這也是貝聿銘建築的一大特色,他還被稱為「光線的魔術師」。 \n 貝老的名言 讓光線來設計 \n 貝老有一句名言:讓光線來做設計。錢兆悅解釋,貝老每次在作設計的時候,都是以光線為第一考慮要素,這也是他設計最大的亮點。他還說,在陽光非常好的時候,從早上到下午,在蘇州博物館的不同區域,可以看到不同光影效果,這種變幻就是貝老比較動態的一種設計法。錢兆悅說,蘇州博物館庭園是蘇州園林名錄裡面唯一一個現代庭園,其餘都是古典庭園,這也是唯一一個「21世紀的花園。」 \n 在貝聿銘心中,蘇州是獨一無二的。他曾說,「我的父母曾經做了個比喻,弗羅倫斯是義大利的文化中心,威尼斯是水鄉,蘇州是合二為一」。

  • 貝聿銘迎百歲誕辰:把建築種在四大洲

    4月26日,建築大師貝聿銘即將迎來百歲生日。《中國青年報》報導,整整一個世紀的時光,被濃縮在蘇州美術館3個不大的展廳裡。 \n貝聿銘花了一個世紀的時間,把自己設計的建築種在了4個大洲、10個國家的土地。如今,在接近百歲生日的時候,他終於回到了故鄉,就在蘇州美術館往東不到兩公里。如今遊客熙攘的獅子林,100年前曾是貝聿銘祖輩的宅邸。 \n在蘇州度過了最後一個夏天之後,17歲的他赴美國求學。 \n經濟大蕭條的美國,建築也在悄然革命。建築師們開始拒絕古典建築繁複的理念,傾向清新簡明的線條和成本低廉的材料。貝聿銘在哈佛大學的老師格羅皮烏斯是德國包豪斯建築派系的創始人,他鼓勵並宣導年輕建築師設計一種具有社會意識的建築,相信這種低成本的住宅將改變19世紀以來人們擁擠的生活,並將隨著工業化迅速普及全球。 \n這種建築理念是貝聿銘事業的起點。上世紀80年代,他將一個玻璃和金屬結構的金字塔帶到了巴黎盧浮宮;也將光線引入原本昏暗陳舊的宮殿。 \n當時的歷史文物古跡最高委員會直接羞辱他:「貝先生,你這個東西是什麼破玩意兒?它看上去很醜,像一顆很便宜的鑽石。」幸運的是,法國總統密特朗對他表示了完全的信任和支持。 \n承接美國國家大氣研究中心的項目時,選址四周是棕紅色的洛磯山脈,為了讓建築與自然融為一體,貝聿銘日夜在外考察,通宵設計。但前15張手稿都不盡如人意。 \n有一次,行走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佛得角的一座頂部平整的山上,他意外發現了13世紀印第安人的建築遺址,這些建築的形狀和顏色與周圍的環境渾然一體,整個環境就是建築物的一部分。 \n回到專案工地,他馬上安排工人把附近山中開採的石頭壓碎,加入混凝土中。然後手工敲琢牆面,暴露其中的沙石,使其與周圍山色和諧一致。從遠處看,這座建築已經與背後的山脈融為一體。 \n中美關係緩和後,1974年他終於回到了故鄉。貝聿銘在之後的採訪中說,希望能盡力找到一種新方式,形成嶄新的中國本土建築風格,是中國建築復興的開端。

  • 熬過艱苦復健 火球仁飆速100哩

    熬過艱苦復健 火球仁飆速100哩

     旅美太空人隊小聯盟投手「火球仁」羅嘉仁昨天擁著女友,展現明年挑戰大聯盟的自信與笑顏。只是他倆微笑的背後,隱藏一段男的淚水肚裡吞、女的以淚洗臉的艱苦復健過程,只能以「苦盡甘來」形容! \n 羅嘉仁2年來飽受手肘傷痛折磨,女友蕭婉聿說:「最痛苦的階段是開刀前,羅嘉仁一直喊著『怎麼還會痛?』肘痛就無法投得好,表現起起伏伏,內心很不舒服。」 \n 去年7月羅嘉仁決定進行手術,把掌長肌移植到肘韌帶,然後長時間復健,這段時間也是折磨。女友蕭婉聿不捨表示:「看他很想投球卻只能復健的苦,我流了很多眼淚,讓人心疼。」 \n 皇天不負苦心人!羅嘉仁咬牙苦撐,接受師大體育系老師李恆儒指導,進行一步步寂寞的復健工作,李恆儒表示:「羅嘉仁很有毅力,不管多少或多難的課程,他都做完。」 \n 羅嘉仁說:「復健真的辛苦,有時好像沒什麼效果,每天做同樣動作,很無聊。我是抱著『好好復健就會有效果』與『做得好,球速可變快』的期盼持續下去。」李恆儒說:「還好他撐過來了!」 \n 經過漫長復健羅嘉仁找回身手,今年他在秋季聯盟投出好幾顆100哩的速球。他說:「我也嚇一跳!只用8、9分力,本來以為不可能,以往大都97、98哩,直到看了測速器才敢確定。」 \n 日前羅嘉仁被球隊列入40人名單,羅嘉仁說:「復健這麼久就等這一刻,下個目標是搶進25人名單,也希望林哲瑄一起上來。」羅嘉仁將以明年春訓為主,打不打經典賽再看球團決定。

  • 建築界發光60多年 《貝聿銘全集》出版

     高齡九十五歲的華裔建築師貝聿銘國際地位尊崇,被喻為「最後的現代主義大師」。他是一九八三年普立茲克獎得主,在建築界發光六十多年,打造五十二件專案,從美國華盛頓特區國家藝廊東館、法國巴黎羅浮宮擴建工程到卡達多哈的伊斯蘭藝術博物館,貝聿銘始終認為:「藝術和歷史才是建築的精髓。」 \n 近來台灣發行《貝聿銘全集》繁體中文版,完整收錄貝聿銘人生的所有建案,從第一件紐約公寓設計案至最近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囊括所有專案資料、手稿與圖片三百多張。 \n 《貝聿銘全集》由法國建築作家裘蒂狄歐(Philip Jodidio)和貝聿銘工作室媒體公關部主任亞當斯.史壯(Janet Adams Strong)共同執筆,內容多由貝聿銘工作室提供。 \n 貝聿銘是蘇州望族後代,一九一七年生於廣州,十七歲隻身赴美求學,陸續在賓州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取得工程與建築學位。貝聿銘曾在紐約最大地產開發商威廉.齊肯多夫麾下工作,這段經驗讓他了解高融資、城市規劃、政府法規、商界的實用主義等,養成日後遭逢困難,精準面對問題的能力。 \n 貝聿銘受法國建築師柯比意影響甚鉅,又師承德國包浩斯先驅葛羅培斯(Walter Groupius),風格簡練、實用又具美感。他曾提到,這和漢字的表達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即「用凝練的幾個字表達廣闊的含義」,「一筆能解決的問題,為什麼要費兩筆呢?」 \n 貝聿銘最感興趣的是公共作品,一九六四年接受賈桂琳.甘迺迪之邀,設計「甘迺迪圖書館」。雖然這個案子一波多折,延宕十五年後完工的面貌已非當初所願,但貝聿銘說:「那是我們公司真正的開始。」 \n 這個案子的高曝光率,間接協助貝聿銘取得華盛頓特區國家美術館東館專案,美術館開館兩個月就湧入一百萬人,將他的名聲推向高峰。法國總統密特朗因此選擇貝聿銘負責大羅浮宮計畫的設計。 \n 「我認為最好的公共專案就是博物館,因為它是一切事物的總結。羅浮宮關乎建築,但更是對一個文明的表達。」 \n 《貝聿銘全集》完整記錄一九八三年至一九九三年「羅浮宮擴建計畫」始末,包括以「金字塔」作為主入口引起法國社會的震驚反對、他的「外國人」身分引起排外情緒、羅浮宮各自為政的內部組織等,都讓這個案子極端複雜。 \n 在事業晚期,貝聿銘也見證了中國的對外開放和中東的崛起。這本書提及貝聿銘從中國北京的香山飯店,到二○○○年返回蘇州設計的蘇州博物館,也接下伊斯蘭藝術博物館設計。

  • 勇騎北極訪華僑 清大生再逐夢

     繼挑戰大陸青藏公路單車逐夢之旅後,正在瑞典林雪平大學當交換學生的清大數學系四年級學生羅聿(見左圖後左一,羅聿提供),將在六月一日起以兩個月時間再挑戰三千公里的瑞典北極圈體驗行程,並以文字、影像記錄遠在北極圈內為生活打拚的華僑生命故事。 \n 「去年因在瑞典林雪平大學作交換學生,因此有機緣能在瑞典的台灣華僑家作客,看見當地華僑辛苦經營餐廳,希望能為這些在北極圈內的華僑記錄生命故事,並把這些奮鬥故事帶回台灣。」羅聿說。 \n 因此,羅聿把目標設定在北極圈內的瑞典北部邊境城鎮卡雷蘇安多(Karesuando),他說,我要找到那些在世界盡頭打拚的台灣華僑,因此這個行動命名為「在世界盡頭遇見台灣」。 \n 此計畫出爐後,羅聿在今年初起即開始籌措旅費,以在校從事資源回收、到修車店擔任技工,以及投稿《北歐華人通訊雜誌》等方式,累積經費;另外,清大校方獲知後認為極具意義,也核撥逐夢獎學金三萬五千元補助。 \n 羅聿預計於六月一日從林雪平市出發,展開為期兩個月、長達三千公里的單車逐夢之旅,由於旅途中有將近十五天的時間處於人煙稀少的北極圈內,對出身亞熱帶的他是很大挑戰。 \n 還好,羅聿已接受過青藏公路的磨練,再加上當地華僑的精神支持,羅聿說,雖然辛苦,但已集結許多人的支持與祝福,他會帶著北極圈的華僑奮鬥故事回來。

  • 南國ellipse360設計團隊 來台開講

    南國ellipse360設計團隊 來台開講

     國內第一棟、由世界級建築師貝聿銘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的住宅「ellipse 360」在推出市場後,即在金字塔頂端客層中締造一股收藏台北無敵景觀與世界級建築工藝精品的旋風。日前,投資開發「ellipse 360」的南國建設特別邀請貝聿銘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建築設計團隊來台舉辦建築講座,並為「ellipse 360」監工、選材。 \n 「ellipse 360」建築設計專案建築師Roy Barris表示,設計該案最大的挑戰就是要連結自然,它的特別在一層一戶,所以每層都有居高臨下360度的景觀。曾經利用高超的結構工程技術,將貝聿銘飄浮於腦中的金字塔創意在羅浮宮廣場上落實的Michael Flynn也表示,「ellipse 360」360度環狀落地窗與陽台的設計,不只可以觀景,還有足夠的空間擺放家具、躺椅,讓人們活動,讓人跟自然中間多了個連結點。 \n 羅浮宮有三寶:米羅的維納斯女神,達文西的蒙娜麗莎,還有貝聿銘的玻璃金字塔。純粹的幾何,從透明玻璃中反映出周圍古典建築,更將巴黎的陽光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令人目不暇給,卻只能欣賞,不能收藏。 \n 直到,貝聿銘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羅浮宮金字塔設計團隊,把光影遊戲搬到台灣台北,推出在亞洲的第一棟,可供私人收藏的建築藝術ellipse 360。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