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羅興亞的搜尋結果,共82

  • 聯大通過決議 籲禁售緬甸武器

    聯大通過決議 籲禁售緬甸武器

     聯合國大會18日罕見通過決議,呼籲所有成員國防止武器流入緬甸境內,並敦促緬甸軍方尊重去年11月的大選結果,釋放民選領導人翁山蘇姬等政治犯。  聯大193個會員國中有119國投贊成票,而要求將決議文本付諸表決的白俄羅斯投下唯一反對票,包括中國和俄羅斯在內的36國則棄權。  在表決時棄權的國家中,有些堅稱緬甸危機屬於其內部事務,有些認為這項決議於事無補,還有些國家則抱怨說,該決議沒有充分解決羅興亞穆斯林的困境。約4年前,緬甸軍隊對羅興亞人的打壓行動迫使近100萬人逃離緬甸。  聯大這份決議並無法律約束力,但有其政治影響力。歐盟駐聯合國大使史庫格認為,這項決議發出了強有力的訊息,「它不承認軍政府的合法性,譴責軍政府對本國人民的虐待和暴力,並表明軍政府在世界面前是孤立的。」  聯大決議呼籲緬甸軍方「立即停止一切針對和平抗議者的暴力行為」,並結束對網路和社交媒體的限制。聯大還呼籲緬甸迅速落實軍政府今年4月與東協達成的「五點共識」,停止暴力並與反對派人士開啟對話。  美國之音引據路透報導說,這份決議的最初草案使用了更強烈措辭,呼籲對緬甸實施武器禁運。但據路透上月看到的一份提案,9個東南亞國家希望刪除「武器禁運」這樣的用語,而妥協後的文本「呼籲所有成員國防止武器流入緬甸境內」。  代表原翁山蘇姬政府的緬甸駐聯合國大使覺莫吞表示,聯大在緬甸政變這麼久之後才通過一項「被淡化」的決議,他對此感到失望。他說:「任何國家都不應支持軍政府,這一點至關重要。」  19日是翁山蘇姬的76歲生日,緬甸各地有許多民眾模仿她的招牌髮型,頭上佩戴鮮花,並上傳照片到社群媒體分享,藉此為遭到軍方拘禁的翁山蘇姬慶生。  6月20日為「世界難民日」,聯合國難民署(UNHCR)18日公布報告指出,截至2020年底,全球因躲避紛爭和迫害等原因而逃往國外難民、以及在本國內的流離失所者等共有將近8240萬人,刷新了紀錄。其中,難民逃往國外人數最多的是持續內戰的中東國家敘利亞,共有670萬人;而從緬甸逃往孟加拉等鄰國的羅興亞穆斯林等有110萬人。

  • 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從緬甸談各國的種族歧視(王建煊)

    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從緬甸談各國的種族歧視(王建煊)

    聖經創世紀說:「耶和華神用地上塵土造成人形,把生氣吹進他的鼻孔裡,那人就成了有生命的活人,名叫亞當。」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要為他造個配偶幫助他。乃從亞當身上取了一根肋骨,造了一個女人,取名夏娃。」 所以人類的共同始祖是亞當、夏娃,不管我們現在居住那裡,屬於甚麼國家,膚色及語言如何,我們都是同一個祖宗的後裔,大家理應相親相愛。但事實不然,全世界有歷史以來,各處都充滿了歧視,了無終日,真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緬甸種族清洗 就以正在因政變而打殺中的緬甸來說,他們對當地少數信奉回教的羅興亞人,極盡殘殺之能事,軍方下達的命令是,見到羅興亞人,一律格殺勿論。2017年8月至9月,有6700羅興亞人被殺害,200個羅興亞人定居點被夷為平地。 政府縱容軍人,尤其是罹患愛滋病的軍人,去強暴羅興亞婦女。有100多萬人逃到鄰國孟加拉,住在環經極其惡劣的難民營裡。聯合國形容這番景象,簡直就是「種族清洗」。 王室子膚色有多黑 緬甸是個經濟、政治、民主樣樣落後的國家,種族歧視,也就不足為奇。但是最近發生在英國皇室的膚色歧視,雖小卻大,引起全英及世界各國的注視。 英國哈利王子與梅根夫婦,在媒體專訪中,提到王室中人,多次論到他們生下的孩子膚色可能有多黑。因為梅根的父親是白人,母親是非裔。梅根並對外表示,英國媒體從他們戀愛起,就攻擊性十足,極盡煽動種族主義之能事。 在白人為主體的西方國家裡,仇視有色人種始終存在。新冠肺炎,在川普總統帶領下,一起拋鍋給中國大陸,然後各地接連發生仇亞裔暴力。 在美國的台灣朋友說,他們已經有好幾個月足不出戶,免惹麻煩;3月16日美國三家按摩店遭白人暴徒槍擊,死了8個人,其中亞裔6人。 英國去年6到9月亞裔仇恨犯罪200件,比同期增加96%,法國巴黎2019年每兩天發生一起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 另外更受世人注目的黑人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用膝蓋壓脖子長達8分46秒,雖然佛洛伊德頻呼:大人,我無呼吸了,仍未獲回應,以致死亡。在美國各地引發長時暴亂。最近家屬因獲賠償2700萬美元,雖是遲來的公道,或能讓此事慢慢告一段落。但這件公然仇視並加害有色人種的事,歷史是不會忘記的。 台灣有種族歧視嗎? 講到這裡,想問一下,我們台灣人民對這些不時發生的種族歧視又是如何看法的呢?我們許多華人朋友、親人在美國遭到歧視,不公平待遇,司空見慣,因為我們是有色人種,是黃的。但是我們見到黑人卻又覺得高他們一等,因為我們沒那麼黑。 美國川普不滿世界衛生組織非裔的秘書長譚德塞親中,大罵譚德塞。台灣網友也跟著大罵譚德塞,稱其是黑奴、尼哥、黑鬼、中國養的狗。以致譚德塞忍不住在日內瓦記者會上,連罵台灣三分鐘。 2020年4月美國決定暫停對世衛的金援,5月又宣布退出世衛組織。台灣網友高興得不得了說:譚德塞打狗也不看主人,這下子倒楣了吧!打台灣這隻狗,也不看看狗主人是誰?但台灣是美國人養的狗嗎?台灣人如此糟蹋自己,夫復何言?拜登上台後,對世衛政策改弦更張,我們又怎麼說? (本文作者授權中時新聞網與台灣醒報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緬甸的民主之路

    緬甸的民主之路

     正在民主道路上蹣跚前進的緬甸,於2月1日遭遇了憲政大倒退,由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率領的軍方以去年大選舞弊為由發動政變,大肆逮捕、軟禁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人士,其中也包括緬甸實際領導人、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引發民眾大規模抗議,要求軍政府還政於翁山蘇姬及全民盟,然而軍方選擇以血腥鎮壓回應,截至3月3日已造成至少50人死亡。  政變後的反彈效應,讓本就廣受愛戴的翁山蘇姬再度成為緬甸民主的象徵,民眾抗議的主要訴求之一,便是要軍方尊重去年大選結果,將政權交還於她及她領導的全民盟,但軍方及其支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SDP)卻堅稱選舉不公。究竟2020年緬甸大選是否真有瑕疵,不但牽涉到如何界定「緬甸人民」,更觸動在翁山蘇姬及全民盟的民主路線之下,緬甸潛藏的政治危機。  緬甸是由多民族國家,緬族占約7成人口,也是全民盟的主要支持族群,而少數民族中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儘管居住歷史可以追溯至數百年前,卻仍被固執的緬甸政府認定為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因此不僅沒有國民身分,也長期被排除於決策過程,甚至是人權保護之外。  2017年羅興亞人主要聚居的若開邦發生大規模屠殺、性侵與劫掠,數十萬羅興亞難民逃往孟加拉,引起國際關注,甘比亞於是聯合其他伊斯蘭國家在國際法院指控緬甸政府正針對羅興亞人進行種族清洗。2019年翁山蘇姬出庭否認指控,聲稱軍方暴行只是針對恐怖團體,被視為替種族屠殺辯護,廣受國際輿論批評,評價一落千丈。  除了羅興亞危機,翁山蘇姬領導下的緬甸近年在媒體自由方面也受到批判。2018年兩名路透社記者因報導羅興亞種族清洗遭判處7年徒刑。面對輿論質疑干預新聞自由,翁山蘇姬辯稱定罪是基於國家安全,與言論自由無涉。軍方主導修正的憲法讓軍人在民主化過程中,能繼續把持政府重要職位,也擁有國會保留席次,很大程度上可能影響了翁山蘇姬處理羅興亞問題與媒體自由的態度,但無論是翁山蘇姬本身政治態度使然,抑或是決策受到軍隊掣肘,都說明了緬甸的民主仍然非常脆弱。  緬甸的民主化過程雖不完美,但絕不構成合理化軍方政變,或是非法拘禁政敵的正當理由。民主的問題只能以民主的手段解決,而在軍隊暴力籠罩下的「選舉」也只會是虛假的民主,軍人應尊重憲政主義精神,回歸政治中立,何況過去歷史已經證明軍人統治或許比較有效率,但不會比較有效益,國家也不會發展得更快更好。  做為民主國家的一員,我們應堅定支持緬甸重回民主,但更要留意緬甸的民主不只是緬族人的民主,更不等同於翁山蘇姬定義的民主。唯有確保境內所有人民,不分種族、宗教、性別、階級,均能享有基本人權的制度,才能稱之為民主,也是緬甸應該追求的目標。(作者為國會助理)

  • 羅興亞問題重挫國際聲望!翁山蘇姬 從神話到崩壞

    羅興亞問題重挫國際聲望!翁山蘇姬 從神話到崩壞

     翁山蘇姬曾是國際知名的民主鬥士,但在緬甸民主化後,身為實質領袖,她不但以否認和冷漠看待羅興亞少數民族遭種族滅絕,更以專法打壓批判政府的媒體。10年自由之身,換來崩壞的國際聲望。如今,翁山又成了階下囚,當年遭軍政府拘禁的黑暗時光,彷彿昨日再現。  從1988年告別丈夫與兒子,匆匆由英國返國照顧病危的母親,並成立最大反對派全民盟後,接下來20多年翁山蘇姬大部分時間都是被關押或軟禁,直到2011年軍方交出權力前夕,她才獲自由。那段黑暗時日,翁山主張不能以暴制暴解決國內危機,否則將與軍政府成一丘之貉。她致力推動民主制度,即使全民盟在選舉大獲全勝,仍遭軍方以各種名目廢除。1991年,她以身為「無權者力量的傑出典範」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翁山無法親自領獎,只能由2個兒子代領。  甚至翁山的英國夫婿麥可重病,她也因憂慮再也回不了緬甸,放棄探病、照顧以及見最後一面的機會。這對夫妻10年來,只見過5次面。  及至翁山恢復自由之身,當時的緬甸充滿希望。在那個冷冽的夜晚,軍政府移除了長久隔絕翁山和人民的路障圍籬。英國《衛報》當時寫道,「穿著籠基和涼鞋的支持者們,一路狂奔400公尺來到她住家前門。一位婦女邊跑邊哭,大喊她的名字。他們用力推著竹製圍牆,唱歌高喊,翁山蘇姬萬歲!」  2015年11月,全民盟橫掃大選,次年她出任國務資政,等同於國家實質領袖。但她也就此跌落神壇,成為種族屠殺辯護者。數十萬羅興亞人為躲避緬軍屠殺,逃往鄰國孟加拉,但翁山拒絕譴責軍方,也不願採取任何措施阻止謀殺、性侵等暴行,竟稱「這是虛假訊息的冰山一角」,要求拿出迫害的證據,更尋求以《政府機密法》起訴報導的記者。  翁山2019年在國際法庭出庭,為緬甸政府的種族滅絕舉動辯護,過去挺她的人權組織和民主人士無不大譁。如今翁山被捕,某種程度意味獨裁軍事政權重現。緬甸歷史學家吳丹敏寫道,「通往不同未來的大門已然打開」,「無人能控制往後怎麼走,宗教族裔分裂繼續加深,且民不聊生」,眼前是更黑暗未來。

  • 孟加拉將第2批逃出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轉移到偏遠島嶼

    孟加拉將第2批逃出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轉移到偏遠島嶼

    儘管人權組織呼籲不要再進行遷移,但是孟加拉在最近,仍然將把第2批羅興亞難民,從緬甸邊境轉移,到孟加拉灣南邊的藤加查爾島(Bhasan Char),原因是人數太多 。 路透社報導,兩名了解此事的官員說,孟加拉在12月初,先將1600多人遷離難民營後,即將有1000名羅興亞難民再遷到藤加查爾島。 羅興亞人是住緬甸的穆斯林少數民族,他們因為信仰的差異屢屢遭緬甸政府迫害,於是選擇逃往同為主要信仰伊斯蘭的西邊鄰國孟加拉。 一名官員說:「難民們先會轉移到吉大港等船,然後轉移到藤加查爾島安頓。」 遷移難民其實無可厚非,但是比較大的問題在於藤加查爾島是否安全。聯合國表示,藤加查爾島是沙洲島,易被漲潮與洪水所影響,安全堪憂。」 孟加拉官員說,此舉有必要,能夠緩解羅興亞難民營的長期擁擠狀況,當地已超過100萬人,而且遷移是自願的。 孟加拉負責難民事務的副官員-穆罕默德·沙姆蘇德·杜扎(Mohammed Shamsud Douza)解釋說,「遷移是自願的,他們不會違背他們的意願而被強迫遣送。」 但是難民和人道主義工作者說,據他們所知,有一些羅興亞人是被強迫同意前往。 孟加拉外交部長阿卜杜勒·莫曼(Abdul Momen)表示,聯合國首先應該先評估緬甸的責任,若開邦的環境要是好輚,難民自可遣返回緬甸家鄉。 但難民多數表示,他們很擔心緬甸政府的暴力行動,其實不願遣返回緬甸。

  • 翁山蘇姬續掌權

    翁山蘇姬續掌權

     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贏得大選多數席次,得以繼續執政五年並朝民主國家的目標邁進。  ■Myanmar's ruling party led by Aung San Suu Kyi has won enough seats in parliament to form the next government, giving it five more years to shape the country's transition to democracy.  緬甸8日舉辦國會大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簡稱全民盟)大獲全勝、得以繼續執政。此次選舉結果顯示,翁山蘇姬在國內依然深受民眾愛戴,但這無法改變她縱容軍方屠殺羅興亞人而備受國際社會譴責的事實。  這是緬甸軍政府結束50多年統治後的第二次大選,改選上議院217席的161席與下議院425席的315席,總共476席。全民盟在2015年上次大選獲得壓倒性勝利,共獲得390席。  據選委會數據顯示,全民盟此次共拿下至少346席,已超過執政所需的322個席次。全民盟發言人表示:「我們感謝人民支持。對於民眾與本黨來說,這都是令人興奮的選舉結果。」  至於最大在野黨、軍方支持的聯邦團結發展黨(USDP)則獲得25席。該黨拒絕承認結果並質疑選舉舞弊,但卻提不出任何證據。  疫情未阻擋選民投票  緬甸近日疫情惡化,單日新增確診人數暴增,從8月初個位數升至如今的平均1,100人,但這無法阻擋選民投票的決心。  此次大選合格選民多達3,700萬人,許多人甘冒感染新冠病毒風險投票,因為他們全力支持暱稱為「蘇媽媽」(Mother Suu)的翁山蘇姬。  75歲的翁山蘇姬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過去曾被軍方軟禁多年,多數民眾視她為對抗獨裁的典範人物,寄望她能帶領該國走向真正民主。礙於緬甸憲法規定,翁山蘇姬無法成為總統,但擔任國務資政的她卻是該國實質領導人。  現年31歲的選民拉提派尤(Sai Kyaw Latt Phyo)指出,這是他三個月來首次步出家門,他戴好口罩、做足萬全準備才敢投票。他表示:「國家面臨迫切危機,我們必須冒這樣的風險,但這是值得的的。」  少數民族投票權被取消  但緬甸政府以暴動為由取消部分地區投票,導致逾百萬人無法投票,其中以少數民族占多數,外界認為此舉有助於執政黨選情。為羅興亞人發聲的民主與人權黨(DHRP)表示,他們對於政府剝奪少數民族投票權「失望透頂」。  選委會反駁表示,他們取消衝突地區投票作業原因在於安全考量,且僅有公民才有投票資格,暗指多數羅興亞人並不具備公民身分。  聯合國組織先前批評,緬甸軍隊2017年血腥鎮壓羅興亞人,形同「種族清洗」行動,導致73萬名羅興亞人逃至鄰國孟加拉,而翁山蘇姬卻始終保持沉默,令國際社會對她大失所望。  翁山蘇姬支持者表示,許多人批評全民盟執政後未能推動實質改變,但改革並非一蹴可幾,更何況憲法對於軍方權力多所保障。據憲法規定,國會25%的席次必須保留給軍方,而這足以讓他們否決任何憲法修正案。  新成立的克欽邦人民黨(Kachin State People's Party)副主席多布(Doi Bu)表示:「雖然五年不是很長時間,但全民盟該做的事一項都沒做到。」

  • 百萬在陸台人 淪台版羅興亞人

    百萬在陸台人 淪台版羅興亞人

     國民黨團8日上午在立法院召開「綠色恐怖!《反滲透法》之衝擊與影響」座談會,國民黨團立院召集人曾銘宗表示,《反滲透法》雖已通過,但立法程序不符程序正義,行政院也無提出相關版本、召開足夠場次公聽會匯集意見,最讓人驚訝的是,法案還在朝野協上大幅提高刑度。更有學者形容《反滲透法》會讓上百萬在陸的台籍人士淪為「台版羅興亞人」。  曾銘宗認為,法條的定義不夠明確,其中的「指示」、「委託」都沒有明確指出對應行為,這違反法律的明確性原則。他還指出,雖然民進黨立委異口同聲的表示法案沒問題,但《反滲透法》最終認定會在司法機關,而我國民眾對於司法信任度僅有25%,將這麼重要的權益全權交由司法認定,民眾恐怕有疑慮。  剝奪公民權 引大反撲  台大政治系教授左正東則表示,《反滲透法》是對特定人士其公民權的剝奪,這群特定人士主要是「在大陸的台灣人」。據統計2018年台灣在大陸工作人數共有40多萬人,加上求學、依親等等因素前往大陸的,粗估也有150萬上下。  左正東稱,《反滲透法》就是把上百萬在大陸工作、求學或居住的人,變成「台版羅興亞人」,過去政府清查在工會投保勞保的人士,讓這些在陸工作的台灣人被迫中斷勞保;健保補助也中斷回台申請補助措施;現在可能還要面臨政治權利遭到剝奪,恐引起一股強大的反撲,左正東強調「不要忘了他們依然是一群台灣公民」,其權益理當受到與其他人相同的保障。  操作仇中 與戒嚴何異  政治大學講座教授蘇永欽說,大家都不喜歡獨裁制度,但大陸目前是個龐大的經濟體,且仍有一定程度開放,需要「接近它」才能達成「改變它」。他強調,大陸中生代以下對台灣是有一定好感的;台灣人雖對共產黨不喜歡,但至少不至於仇視,若我們要將「仇中」作為最高原則,與戒嚴時期的台灣又有何區別?蘇認為,只有互相接近,才是唯一出路。  小靈通 羅興亞人  大多居住於緬甸若開邦的回教族群,1948年發起脫離緬甸回歸東巴基斯坦(孟加拉)運動,與當時緬甸政府爆發「聖戰」,經緬甸政府多次剿滅後宣告投降,1982年緬甸政府頒布新公民法,並剝奪了羅興亞人的政治權利,至今羅興亞人仍遭緬甸政府迫害,上百萬人流離失所。  (蔡宗霖)

  • 台大教授:《反滲透法》讓在陸台人成「台版羅興亞人」

    台大教授:《反滲透法》讓在陸台人成「台版羅興亞人」

    國民黨團今日上午在立法院召開「綠色恐怖!《反滲透法》之衝擊與影響」座談會,國民黨團立院召集人曾銘宗表示,《反滲透法》雖已通過,但立法程序不符程序正義,行政院也無提出相關版本、召開足夠場次公聽會匯集意見,最讓人驚訝的是,法案還在朝野協上大幅提高刑度。 另外,曾銘宗認為,法條的定義不夠明確,其中的「指示」、「委託」都沒有明確指出對應行為,這違反法律的明確性原則。他還指出,雖然民進黨立委異口同聲的表示法案沒問題,但《反滲透法》最終認定會在司法機關,而我國民眾對於司法信任度僅有25%,將這麼重要的權益全權交由司法認定,民眾恐怕有疑慮。 台大政治系教授左正東則表示,《反滲透法》是對特定人士其公民權的剝奪,這群特定人士主要是「在大陸的台灣人」。據統計2018年台灣在大陸工作人數共有40多萬人,加上求學、依親等等因素前往大陸的,粗估也有150萬上下。 左正東稱,反滲透法就是把上百萬在大陸工作、求學或居住的人,變成「台版羅興亞人,過去政府清查在工會投保勞保的人士,讓這些在陸工作的台灣人被迫中斷勞保;健保補助也中斷回台申請補助措施;現在還要面臨政治權利遭到剝奪,恐引起一股強大的反撲,左正東強調,不要忘了他們依然是一群台灣公民,權益理當受到與其他人相同的保障。

  • 破天荒!翁山蘇姬親赴國際法庭應訊

    破天荒!翁山蘇姬親赴國際法庭應訊

    緬甸被指控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羅興亞人進行種族滅絕,遭西非國家甘比亞與伊斯蘭合作組織,在聯合國海牙國際法庭提告。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10日將出席應訊,成為首位親自在海牙國際法庭出庭的國家領袖,其辦公室稱她將為國家利益辯護。 根據東網報導,這次歷史性的聆訊為期3天,備受國際關注。甘比亞將代表由57個國家組成的伊斯蘭合作組織,到海牙法庭發言,料將要求法庭採取緊急措施,制止緬甸「持續不斷的種族滅絕行為」。 根據呈交法庭的文件,甘比亞指控緬甸「在行動中展開的種族滅絕行為,意圖完全或局部摧毀羅興亞這一群體,用上屠殺、強姦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手段」。 翁山蘇姬11日將在庭上發言,預料將反駁法庭在該國沒有司法管轄權,而緬甸鎮壓的只是羅興亞武裝分子。聆訊期間,預計有示威者和支持者在庭外集會。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曾是國際人權的象徵,她也因促進緬甸民主而被軍政府軟禁很多年。現在,作為緬甸的民盟領袖,她正在國際法院為緬甸辯護。

  • 聯合國指緬甸軍方將領應為屠殺羅興亞人被起訴

    聯合國一個特別調查小組指責緬甸軍方去年以「種族滅絕」方式鎮壓羅興亞穆斯林,呼籲進行國際調查並起訴緬甸軍方高級將領。 該小組在日內瓦發布這份措辭嚴厲的報告,認為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和另5名將軍應受到種族滅絕,違反人類罪和戰爭罪的審判。小組敦促聯合國安理會將此案提交給國際刑事法庭,或建立一個臨時或特別法庭對此進行調查。 由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指派的這個小組,採訪了數以百計羅興亞難民,寫出了這份報告。緬甸軍方攻擊羅興亞人,造成大約70萬羅興亞人被迫逃離他們在北部若開邦的家園,逃亡到孟加拉。目擊者揭露了各種暴行,包括輪姦,焚燒村莊,以及屠殺等。 調查人員還譴責緬甸實際上的領導人翁山蘇姬未能行使她的權力和她的道德權威,制止羅興亞危機發生。翁山蘇姬與緬甸前軍政府進行了數十年的鬥爭,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但她沒有為羅興亞人發聲,在國際間備受譴責。

  • 羅興亞人村莊變軍事基地   緬甸政府被批湮滅罪證

    羅興亞人村莊變軍事基地 緬甸政府被批湮滅罪證

    國際特赦組織12日表示,緬甸政府燒毀與夷平若開邦羅興亞人村落,驅逐當地居民,並在該區興建軍事基地,形同掠奪土地。緬甸政府發言人則表示,夷平村落是為重建和重新安置居民做準備,否認藉此趕走羅興亞人。 國際特赦組織官員哈桑(Tirana Hassan)表示,他們訪問目擊者及衛星圖像發現,若開邦多個被焚毀與夷平的村落興建了軍事基地、直升機坪與道路,附近的樹木及農田皆被摧毀。他們擔心緬甸政府此舉是意圖湮滅對羅興亞人所犯罪行的證據,會影響日後調查。 緬甸6個月前對叛亂分子發動殘暴鎮壓,導致近70萬名羅興亞人從若開邦北部逃往孟加拉。美國和聯合國將這波鎮壓稱為種族清洗,緬甸辯稱去年8月底的這場行動,是在回應若開羅興雅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的攻擊。

  • 日本積極援助緬甸 防其倒向中國

    日本積極援助緬甸 防其倒向中國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16日報導,日本政府正在積極援助緬甸。日本在經濟和安保兩方面將緬甸定位為東南亞的要衝,希望阻止其倒向中國。另一方面,由於緬甸的羅興亞人問題,日本有可能遭受國際社會的批評。  1月13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乘坐緬甸政府軍的直升機等交通工具,歷時約4個半小時跋涉約300公里,訪視了羅興亞人生活的緬甸西部若開邦。河野對記者表示,「日本政府將繼續支持緬甸政府的努力」,強調支持緬甸政府推動難民重返家園的舉措。  日經指出,這是首次有外國政府閣僚進入若開邦,緬甸方面也顯示出歡迎日本參與的姿態。在前一天12日,河野在緬甸首都奈比多與緬甸國務資政兼外長翁山蘇姬舉行了會談。河野表示日本將新提供總額2300萬美元資金,用於幫助難民重返家園等。  羅興亞人在緬甸軍政府時期遭受迫害,一直被視為非法移民。2017年8月,羅興亞人武裝組織襲擊緬甸安全部隊後,為逃避政府軍的掃蕩行動逃往鄰國孟加拉的羅興亞人達到了65萬。  歐美和伊斯蘭各國譴責這是人道主義問題。美國政府2017年11月稱,這是緬甸安全部隊的有組織迫害,屬於「種族清洗」。可以說歐美一面倒地對翁山蘇姬進行譴責。  據日經報導,一方面,日本與歐美劃清了界線。雖然日本「對人權狀況表示關切」,但在支持緬甸政府「建立民主國家」的姿態上始終如一。日本認為,解決羅興亞人問題「需要緬甸政府自身採取行動」。  2017年12月5日,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別會議上,日本主張「為有效實施有關迫害的國際調查,需要與緬甸政府展開對話」,對於敦促緬甸接受聯合國國際調查團的決議案投了棄權票。而在之前的11月,在負責人權問題的委員會透過譴責緬甸的決議時,日本也投下棄權票。  相反地,日本政府正在加速推進對緬甸的經濟援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17年11月在東協(ASEAN)首腦會議上與翁山蘇姬舉行會談,12月邀請該國總統吳廷覺訪問日本。   日本重視緬甸的意圖是什麼?日經引據日本外務省高層指出,「在經濟、政治和地緣政治上,緬甸都是重要地區」。腦中揮之不去的是倡導「一帶一路」的中國。2017年12月,翁山蘇姬在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談。習近平表示積極支持緬甸的基礎設施建設。  緬甸自2012年起年經濟成長率保持7%左右,政府也在放寬限制改善投資環境。日本政府透過向仰光郊外的「迪拉瓦工業園區」和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提供日圓貸款,一直支持緬甸的經濟改革。日本外務省表示,截至2017年11月有369家日本企業進駐該園區。    日經指出,日本的對緬甸戰略與安倍政權推動的「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連動。雖然連接南海和印度洋的海路要衝是麻六甲海峽,但緬甸有可能成為不經過海路即可通往印度洋的陸路要衝。   中國已經啟用了連接雲南昆明與緬甸印度洋沿岸港口城市皎漂的原油管線,同時還在參與港口建設。一方面,日本將攜手緬甸和泰國政府共同開發南部的土瓦地區。  翁山蘇姬在12日與河野舉行會談後表示,「對於日本以長期觀點提供支援的態度表示感謝」。但日本政府也認識到,如果積極支持加深孤立的緬甸,國際社會有可能投來嚴厲的視線。日本政府相關人士感到擔憂稱,「或許中國正盼著日本陷入孤立」。

  • 無國界醫生稱 至少6700名羅興亞人遭殺害

    無國界醫生稱 至少6700名羅興亞人遭殺害

    國際援助組織無國界醫生表示,緬甸羅興亞人處境非常糟糟,就以今年8月至9月之間,至少就有6700名羅興亞穆斯林遭到緬甸安全部隊鎮壓而喪生。 美聯社報導,無國界醫生在法國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說,該組織對逃至孟加拉的難民營進行了調查,估計至少有9,000名羅興亞人從8月25日至9月24日在逃難過程中喪生,目前逃往孟加拉的羅興亞人至少有60萬人。 緬甸政府則說,9月份的死難者是400人,原因是羅興亞武裝分子襲擊警察局造成的。 但是無國界醫生則認定,9月份至少有730名5歲以下的羅興亞兒童因緬甸軍事鎮壓而死亡。他們說,100多萬的羅興亞穆斯林在這個國家生活了幾代,但是他們的國籍與生存權被剝奪。 無國界醫生醫療總監黃錦棠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難民的死亡高峰恰逢緬甸安全部隊,於八月最後一個星期推出的”清理行動”」。她表示調查結果令人震驚,他們遭到各種暴力事件與殘忍屠殺,光是孩童的部分,有59%以上的人死於槍殺,15%在家中被放火燒死,7%被毆打致死,2%死於地雷爆炸。 自從緬甸軍方對若開邦北部的羅興亞人進行軍事陣壓以來,緬甸政府阻止大多數記者、國際觀察員和人道主義援助工作者前往該地區視查,所以這件發生中的慘案難被世界所知。

  • 教宗打破沉默 為羅興亞發聲

    教宗打破沉默 為羅興亞發聲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1日晚間在孟加拉接見16名來自緬甸的羅興亞穆斯林難民,並首度在此次南亞之行直接提及「羅興亞」這一政治敏感字眼。他還為這些難民飽受苦難及「世人的冷漠以待」,請求他們寬恕。羅興亞難民殷盼這次的會面,能讓他們踏上歸鄉之路。  難民徹夜跋涉480公里  16名羅興亞難民中包括2名女童和2名婦女,他們從孟加拉靠近緬甸邊境的難民營,徹夜長途跋涉近480公里,來到孟國首都達卡晉見教宗。這些難民逐一趨前走向教宗,教宗緊握著每個人的手,專心傾聽他們訴說遭遇。教宗在會面結束後更說,「今日與天主同在者,也稱為『羅興亞人』(Rohingya)。」  教宗還向羅興亞難民表示,「代表所有迫害你們、傷害你們的那些人,我請求寬恕。」呼籲國際社會「讓我們繼續做對的事,去幫助他們…。讓我們別封閉自己的心,讓我們別袖手旁觀。」  這是教宗在此次南亞之行,首度直接提及「羅興亞」一詞。教宗先前訪問緬甸時,礙於壓力一直避提此詞,因而受到批評。教宗11月30日抵達孟加拉後,在致辭中才開始打破沉默,表示掛念大批湧入孟加拉的「來自(緬甸)若開邦的難民」,關切他們的嚴峻處境,呼籲國際社會採取「果斷措施」解決危機。  自從8月底緬甸軍方在若開邦展開鎮壓行動以來,逾62萬名羅興亞人離鄉背井,逃到了孟加拉難民營。  難民盼教宗幫助歸鄉  育有3子的38歲羅興亞男子尤努斯稍早受訪表示,他想要告訴教宗,「他們在緬甸殺害並虐待我們。我們遭到了不人道對待,只得拋下財產、土地和房子。」  尤努斯表示,「他們必須讓我們回去,並賦予我們應有的公民權,我會請求他(教宗)幫我們安排好這些基本權利。」  教宗展開訪問孟加拉的第二天行程,早上先在達卡舉行大型露天彌撒,並在儀式中委任16名神職人員。這場彌撒吸引近10萬名信徒出席,有的信徒甚至走了兩天才到達卡。教宗稍後在下榻地方的花園,與孟加拉其他主要宗教領袖舉行宗教儀式。孟加拉絕大多數人口為穆斯林,天主教徒僅占1%,但近年來曾遭到伊斯蘭激進分子的攻擊。

  • 歹命羅興亞人 孟加拉擬送往荒島

    歹命羅興亞人 孟加拉擬送往荒島

     居住在緬甸境內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因遭受迫害,大量逃往鄰國孟加拉,使地狹人稠的孟加拉負擔沉重,如今孟加拉決定將他們安置到一個形成才11年的新島嶼上,但該島洪水頻繁,更常有海盜出沒,人權團體批評並質疑孟加拉是藉此向國際社會施壓,以尋求更好的解決辦法,但孟加拉官員否認。  自今年8月份以來,有超過62萬羅興亞人逃離緬甸進入孟加拉國,其中大多數集中在孟加拉南部的科克斯巴扎爾地區(Cox’s Bazar)。孟加拉面積為台灣的4倍,人口卻多達1億6千萬,且人均GDP不到2千美元,根本無法負荷大量湧入的難民。  路透報導稱,孟加拉本周批准了一項2.8億美元的計畫,改造位於孟加拉灣的巴山查爾島( Bhashan Char),以安置暫時不能遣返回緬甸的羅興亞人。孟加拉總理瓦吉德的政治顧問伊曼11月30日表示,孟國政府可能從明年中期開始著手推進此計畫,將至少10萬羅興亞難民安置到該島。  消息一傳出立即被外界批評,因這座荒島11年前才形成,地勢低窪洪水頻繁,島上既無道路也無建築。距離最近的定居點,坐船要2小時。每當風平浪靜時,周邊海域就有海盜劫掠漁民。  伊曼宣稱難民將分到牲口、土地和住房。難民可以飼養牲畜,政府今後還將會創造其他工作崗位。

  • 教宗抵達孟加拉 料將會晤羅興亞難民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今天抵達以穆斯林為主的孟加拉,進行為期3天的訪問,這是他6天亞洲行的第2站。教宗到訪首站緬甸期間與國務資政昂山淑姬會面,但行程中完全未公開提及「羅興亞人」,引起不少人權組織批評。外界關注教宗到訪孟加拉期間,會否公開談羅興亞議題。 教宗訪問孟加拉期間,將會見部分羅興亞難民,並為孟加拉境內的少數天主教族群舉行彌撒。孟加拉也面臨國內伊斯蘭極端主義崛起,境內的少數族群天主教徒因信仰受到攻擊。孟加拉鄰國緬甸境內數十萬名羅興亞人為了逃離軍方鎮壓,穿越邊界尋求庇護。

  • 教宗與翁山蘇姬會面 未提羅興亞

    教宗與翁山蘇姬會面 未提羅興亞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28日與緬甸的國務資政翁山蘇姬會面。教宗呼籲緬甸要尊重人權、法律及維護族群多元性,但未提及「羅興亞」等敏感字眼。翁山蘇姬則承諾,緬甸政府會保護人權。 教宗訪問緬甸的第2日行程,除與翁山蘇姬會面,稍早也在第一大城市仰光與多名宗教領袖會面,強調「在多元中求團結」的重要性,但未提及在軍事鎮壓後大規模逃往孟加拉的羅興亞穆斯林 。

  • 教宗出訪緬甸 提不提「羅興亞」成難題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26日啟程,前往緬甸和孟加拉展開為期6天的訪問。時值緬甸與孟加拉捲入種族和宗教衝突引發的羅興亞人道危機,方濟各此行勢必觸及這個難題,就連該不該提起「羅興亞」這3個字,都引起各方不小的爭議。 方濟各本次出訪,將在緬甸待4天。他行前在羅馬與緬甸薄茂恩樞機主教(Cardinal Bo)會晤了30分鐘。薄茂恩建議教宗,為了避免挑起當地的敏感神經,應避免使用極具爭議的「羅興亞」一詞,改用該國的官方稱呼「若開邦(Rakhine State)的穆斯林」。 受緬甸政府委託、主持羅興亞危機斡旋事宜的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也在11月會晤教宗時建議,勿使用「羅興亞」這個稱呼。不過,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等人權組織則持反對意見。人權觀察亞洲分支副主任羅伯森表示:「教宗應使用羅興亞一詞來表達對他們的支持。因為,這個稱呼幾乎就是這個少數民族僅剩的東西了」。 事實上,大部分緬甸民眾都拒絕使用「羅興亞」一詞。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個穆斯林少數族群既非獨立的種族團體,也不屬於緬甸公民。一向致力倡導人權和移民權益的方濟各教宗已多次表態聲援羅興亞人。8月底時他還說:「我們與被壓迫的羅興亞兄弟姐妹密切相聯」。 在本次教宗訪問的地區,由於天主教影響力較弱,他此行可說甚為艱難。緬甸90%是佛教徒,羅興亞穆斯林約110萬,天主教徒更少,僅70萬。孟加拉天主教徒人數比緬甸還少。據當地教會統計,該國只有35萬名天主教徒,約佔人口總數0.2%,而且他們近年來頻頻遭受暴力襲擊威脅,處境十分危險。

  • 教宗訪緬甸 挑戰羅興亞難題

    教宗訪緬甸 挑戰羅興亞難題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今日起到30日訪問緬甸,繼而在11月30日-12月2日訪問孟加拉,由於時值緬甸與孟加拉捲入種族和宗教衝突引發的羅興亞人道危機,方濟各此行勢必會觸及這個難題,能否以其道德與宗教高度完成梵蒂岡標榜的「愛與和平」、「和諧與和平」之旅,備受國際關注。  任務難 宗教影響力弱  教宗在緬甸4天,預計在首都內比都參加正式的歡迎儀式,會見總統廷覺、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也可能會見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在第一大城仰光,他將舉行彌撒,並會晤佛教僧伽最高理事會成員以及緬甸的主教,最後1天還將為青年主持隆重的彌撒聖祭。  對於教宗來說,此行甚為艱難。就人口結構,90%人口是佛教徒,羅興亞穆斯林約110萬,天教教教徒更少,僅70萬,讓教宗難以在緬甸發揮宗教上的影響力。就連究竟要不要稱呼若開邦的穆斯林為「羅興亞」人,都讓教宗陷入兩難。  按理,在國際輿論一面倒支持羅興亞人之際,教宗應為羅興亞人發聲,但因為情勢複雜,若干顧問在他出發前提醒他不要說出「羅興亞」一詞,以免引發外交事件。但今年2月,教宗曾以嚴厲措詞為信奉伊斯蘭的羅興亞人發聲,稱羅興亞人「為信仰而活」、「是我們的兄弟姐妹」,並抨擊緬甸政府「涉嫌迫害」。若此行他避而不提,反會有損自己的道德威信。  緬暴行 國際同聲譴責  有關羅興亞的危機,在緬甸,這裡的人不會用「羅興亞」一詞,取而代之的是「孟加拉穆斯林」(Bengali Muslims),有些甚至會說他們是孟加拉非法移民,既不承認他們是緬甸人,拒絕給予其公民身分,甚至將其視為恐怖分子,擔心他們背後有外力支應,可能對緬甸的佛教甚至自主權構成威脅。影響所及,國際愈同情羅興亞人,緬甸人愈反感。  若開邦今年8月25日爆發衝突以來,緬甸政府將引爆衝突的羅興亞族武裝分子「若開邦羅興亞救世軍」(ARSA)定調為恐怖組織,大力展開掃蕩,放火焚毀羅興亞村莊,殺害手無寸鐵的羅興亞人,甚至在當地埋地雷,導致逾50萬人逃到孟加拉,畫面觸目驚心,血淋淋控訴緬甸暴行。  仇恨大 ARSA恐成IS  儘管緬甸強力反駁這是「種族清洗」,但不容否認,緬軍反應過度,回擊力道之大,已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因而遭到國際社會撻伐。此外,ARSA迄未被發現與「伊斯蘭國」或「基地」等恐怖組織掛鉤,之所以動武,無非是為了阻止羅興亞人被迫害。外界分析稱,若無法根本改善羅興亞在緬甸的處境,放任仇恨滋生,ARSA恐成另一個IS或基地。

  • 選票民主的受害者羅興亞人

     緬甸民主化以後,翁山蘇姬帶領全國民主聯盟(NLD)於2015年11月贏得緬甸國會大選,原本羅興亞人期盼這次大選會為他們帶來安定生活,然而翁山蘇姬不論是大選前或大選後,對於若開邦羅興亞人的「種族清洗」,採取沉默以對態度。在佛教國度的緬甸,羅興亞人信奉伊斯蘭教。  沉默或許是解決羅興亞問題的最好方式。大選中,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獲70%選票,成國會最大黨,全民盟的吳廷覺(Htin Kyaw)當選總統,看似緬甸已經走向民主,擺脫政府軍統治,事實上這一切都還在政府軍的算計中。  全民盟政府上台後,原以為整個緬甸可透過民主選舉,推動憲法修改,逐漸脫離軍方統治。但今年1月29日,翁山蘇姬的重要憲法改革顧問哥尼(Ko Ni)在仰光國際機場遭暗殺後,她及全民盟深刻了解到,緬甸實權還握在軍方。  羅興亞人的選舉權被剝奪。2015年國會大選,約有50萬擁有白卡(臨時身分證)羅興亞人符合投票資格,但是在信仰佛教的少數民族組成的新興政黨「若開民族黨」(ANP)大力反對之下,當時的登盛總統便宣布廢除「白卡」,羅興亞人喪失投票權。  在民主投票機制下,以獲取選票為目標的翁山蘇姬,或不會正視沒有投票權的羅興亞人。加上歷史淵源,緬甸國內主流是仇視羅興亞人的,為迎合選民,獲取最大選票,各政黨對羅興亞問題不是積極抵制就是消極迴避,甚至視若無睹。從區域小政黨「若開民族黨」,在2015年選舉中成國會第三大黨,可知抵制羅興亞人在緬甸選舉中有票。很諷刺地,在緬甸邁入民主社會道路中,無選舉權的羅興亞人反倒淪為被民主拋棄的一群。  (宋鎮照為國立成大政治系暨政經所特聘教授、洪鼎倫為國立成大東南亞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