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羅豐胤的搜尋結果,共05

  • 法官有壓 如何期待公平正義?

    法官有壓 如何期待公平正義?

     頂新律師羅豐胤獲選擔任法官評鑑委員,刑事法研究會副會長、政大法律系教授楊雲驊昨痛批,未來二審法官們如果又再次面對羅豐胤,難道不會有心理壓力,擔心遭「秋後算帳」,這樣的審判如何期待有公平正義?  楊雲驊說,此制度存在許多嚴重問題,律師公會以及由律師組成的部分司改團體,應該立即解決這種左手接案收錢,右手又可評鑑司法人員的不當制度,不要讓民間監督司法的本意遭到扭曲,造成社會認為司法不公的負面印象。  楊雲驊批評,律師界3名評鑑委員都是執業律師,他們在法庭上辯護時,對法官來說確實存在某種程度的威脅性。他分析,未來羅豐胤就算不繼續受魏應充委任,仍會提供訴訟建議,「實質影響力」還是存在,法官們如何不被影響,將是極大考驗。  他強調,法官判決不能背離人民的期待與司法正義,更不能以「審判獨立」為擋箭牌,拒絕外界檢視;學界因此極力推動人民參與審判制度,避免恐龍判決的出現。  此外,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陳瑞仁也投書媒體,指頂新案確適用法律有爭議,但依現行《法官法》規定,無法以法律適用問題為由聲請評鑑法官,建議司法院主動修法,在「明顯事實足認有濫權之虞時」讓法官接受評鑑,化解民眾疑惑。  他指出,法官法規定,「適用法律之見解,不得據為法官個案評鑑之事由」,目的是維護司法獨立,讓法官有寬廣裁量空間,但在頂新案無罪判決後開始心生懷疑。  陳瑞仁認為,不將法官送交評鑑委員會,難以區分到底是「誤解法律」或「曲解法律」,評鑑不僅能檢視「判決」本身,也能檢視「法官」本人,他建議司法院主動提案修法,讓實質調查化解民眾心中之迷。

  • 羅豐胤:評鑑法官與辯護頂新不相干

    羅豐胤:評鑑法官與辯護頂新不相干

    頂新案辯護律師之一的羅豐胤獲聘自明年起擔任法官評鑑委員,遭到外界質疑,羅9日下午回應,他是全國律師投票推薦的評鑑委員,身負重託,與頂新案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干的兩回事,若因此要求他迴避,是在羞辱投票給他的全國580餘名律師。他強調,不會因此退卻,一定義不容辭,全力以赴。

  • 時論-假釋期滿 法部卻得任意註銷?

     筆者日前承辦前立法委員顏清標刑事確定案件執行事件,發生數罪定執行刑,各罪適用假釋條件分別橫跨新、舊法,則定執行刑後,其假釋條件之一究竟應適用舊法逾刑期三分之ㄧ或新法逾刑期二分之ㄧ,或依新、舊法比例計算?  顏所犯三罪,其中二罪已另定應執行刑確定並假釋期滿執行完畢,嗣其中一罪又判刑確定,再與前二執行完畢之罪更定應執行刑,則前二罪之假釋是否可予「註銷」?且前二罪假釋期間是否應給予考核分數,以之作為另一假釋條件即累進處遇考核分數是否達到假釋標準?此乃類似案件所有受刑人共通之法律問題,攸關全體受刑人之權益,然法務部、監獄、地檢署均仍一致認依慣例其所涉三罪定執行刑後各罪橫跨新、舊法,故計算假釋條件之ㄧ即刑期應依各罪所占新、舊法比例計算之。  顏清標對檢察官之執行向法院聲明異議,其權益仍救濟無門,深感無奈,爰指出其案例之法律上疑義,就教於法界先進:  一,查顏清標涉及三案,前二案定合併執行刑三年九個月,假釋條件為有期徒刑超過刑期之三分之一,已執行一年七個月,且經假釋保護管束期滿,未撤銷假釋,視同執行完畢;執行完畢後,後案再經判決三年六月確定,假釋條件適用有期徒刑超過刑期之二分之一。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於一○一年十二月十日將前、後三案合併定執行刑為七年,按所犯之罪既經定執行刑確定,數罪合而為一,其刑之法理性質即合而為一,不得分割亦無從分割,司法實務界歷來亦同此見解。依《刑法》第二條「從新從輕」之法理,於受刑人前案、後案遭逢假釋條件變更時,自應適用最有利於受刑人以執行逾刑期三分之一為假釋條件,何以主管機關法務部於計算受刑人之假釋條件上,竟又將新、舊法割裂適用,各依前案三分之一、後案二分之一比例計算?其法源依據何在?  二,在假釋期間內,受假釋人雖得因此停止徒刑之在監執行而出獄,然於假釋中付保護管束,應定期前往地檢署觀護人室報到,接受觀護人保護管束之執行,並遵守假釋規範,仍受有人身自由之限制,對其復歸社會後而所得享有之各種權益,影響至關重大。  故受假釋人雖得出獄,執行差別僅在於監內、監外不同場地及執行機關不同、管束程度不同而已,受刑人於假釋期間內仍在接受刑之執行,如假釋期滿而未被撤銷假釋,以已執行論;因而,所執行假釋保護管束的期間,應合併在監執行期間,依監獄行刑法的累進處遇條例併算執行成績,縱無法計算作業成績,亦應計入操行及教化成績,以利受刑人早日復歸社會,惟主管機關法務部卻就受刑人假釋期滿未經撤銷之刑期部分,一律不計入任何考核分數,實對受刑人權益有重大影響。  三,顏清標所犯前二案已假釋期滿未經撤銷,依《刑法》第七十九條規定,等同執行完畢,法務部卻逕「註銷」其假釋,究竟有何法源依據?顏清標入監服刑前無任何即時之救濟管道,誠有悖於大法官以釋字第六八一號解釋揭示:「相關機關應儘速予以檢討改進,俾使不服主管機關撤銷假釋之受假釋人,於入監執行殘餘刑期前,得適時向法院請求救濟」之意旨。  上開問題,均對我國受刑人權益有重大影響,有賴各方先進提出意見,以保障受刑人的假釋權益。  (作者為育群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曾任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

  • 陳述狀遭駁 顏清標今報到

     前立委顏清標因酒帳貪汙等案合併執行七年,他抗告遭駁回,台中地檢署要求顏清標今日下午報到執行。顏清標在過年前委託律師羅豐胤遞陳述狀,要求檢方「算清楚、再執行」,檢方昨日下午發緊急通知,指聲請不符要件而駁回;顏清標透過羅豐胤表示,今日仍會如期報到,但法務部有義務說清楚,讓所有類似案件的假釋受刑人統一適用。  顏清標因貪汙罪丟了立委職後,兒子顏寬恒代父出征險勝,在此同時,顏清標曾對外發表聲明「該關的,我面對;不該關的,我一天也不能關!」

  • 豪門婚姻判離 王加佳釋重負

    豪門婚姻判離 王加佳釋重負

     「我離婚了!」前台中縣議員王加佳昨天在議會開記者會,表示和夏姿小開王子豪廿二日在台中高分院達成和解,離婚不拿一毛錢贍養費,外界不要再汙名她索求六千萬,五歲兒子由兩人共同撫養;結束豪門婚姻如釋重負,是否迎接新戀情?她搖搖頭說,敬謝不敏。夏姿公關陳奕彤則低調表示,此為王家私事,公司一概不回應。  二○○七年三月八日,廿九歲、有「縣議會漂亮寶貝」之稱的王加佳,和夏姿服飾小開王子豪傳出喜訊,但二○○九年婚姻出現裂痕;五年前兒子出生,仍無法挽救婚姻,三年來的離婚纏訟,數度登上新聞版面,豪門富二代和美女議員離婚官司,歷經紛紛擾擾終於塵埃落定。  王加佳表示,前天在台中高分院進行離婚協議,近五個小時過程,她和王子豪夫妻一場卻形同陌路,達成協議後,連一句祝福的話都沒說。  「離婚了,我很開心,我絕對沒有拿對方半毛錢贍養費」,王加佳說,希望去除有人中傷她要拿六千萬元的汙名,三年來為打離婚官司,她花費數十萬元,現在恢復單身,小孩又回到自己身邊「如釋重負」。  王加佳說,讓她點頭離婚的關鍵,是高分院法官在庭中說了一句「為了小孩好」,讓她完全沒有抵抗力,決定妥協離婚,不再提起上訴,雖然法官表示孩子可以栽培為企業接班人,但她希望孩子快樂長大就好,法官判定小孩由王子豪和她共同撫養,兒子是她最大依靠。  但王加佳也不滿的說,由台中市議長張清堂介紹下,曾和律師羅豐胤諮商過離婚案件,但羅卻去當王子豪的律師,質疑有違律師倫理。  羅豐胤回應,在和王加佳會面之前,就接受王子豪委任,兩人見面是希望經斡旋過程,打官司前雙方能夠和解,應該是王加佳誤會了。  羅豐胤指出,王加佳父親與叔叔也在打官司,其事務所受王加佳叔叔委託,與王父立場對立,根本就不可能再去接王加佳的案子;再者,王加佳若對他接案有異見,在案件進行過程中,有很多機會可以向法官提出,但她都沒有這麼做,為何會在和解後又對他有所質疑?  羅豐胤說,他自己擔任過台中市律師公會、律師全聯會理事長,對於律師倫理規範十分清楚,不可能去接受兩面委任。至於王加佳、王子豪的官司問題,他表示,兩人就離婚、小孩監護權部分都已經在廿二日達成和解,但因簽署保密協議,不便對外說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