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美中是脫鉤的搜尋結果,共23

  • 中美脫鉤傷害世界 李克強籲管控分歧

    中美脫鉤傷害世界 李克強籲管控分歧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3日與美國前財長亨利·保爾森所率的美國企業家代表視訊對話,李克強表示,中美脫鉤對誰都沒有好處,也會傷害世界,希望雙方相向而行,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精神,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加強對話溝通,妥善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向著總體穩定的方向邁進。  新華社報導,李克強13日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閣與美國工商界領袖舉行視訊對話會。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和20多家美國知名跨國公司董事長和執行長參加,美方由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基金會主席亨利‧保爾森主持。  李克強在會中表示,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是兩國人民和國際社會的共同期盼。要按照兩國元首通話達成的共識,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精神,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加強對話溝通,擴大務實合作,妥善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向著總體穩定的方向邁進。  李克強指出,中美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開發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兩國經貿關係的本質是互利共贏。去年在多重衝擊背景下,兩國貿易額逆勢增長,表明雙方合作的條件和機遇是客觀存在的,開展經貿合作是互有需要的。對於在合作中出現的問題,還要在合作中去解決。他強調,「脫鉤對誰都沒有好處,也會傷害世界。希望雙方相向而行」,通過做大共同利益蛋糕來促進合作,維護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  李克強表示,堅持對外開放是中國的基本國策,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歡迎美國和世界各國企業積極參與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進程,更好實現互利雙贏共贏。  報導稱,美方代表表示,避免衝突對抗、推動美中關係重回建設性軌道,符合雙方共同利益。經貿合作是美中關係的基石,脫鉤將對美中兩國和全世界帶來巨大不穩定因素。

  • 美財長:維持對中國關稅措施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任後,延續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時期的對中政策。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近日表示,當前美國將維持對中關稅措施,待審視對中國的整體政策,再做評估。  CNBC引述葉倫受訪時表示,中國的貿易、強制技術轉讓以及補貼高科技產業等措施,皆存在不公平的作法,美國希望實際地解決問題,並要求中國履行相關領域的國際義務。  美國新任政府上任以來,選擇保留川普政府對中國逾3,000億美元進口貨物加徵關稅。葉倫對此表示,美國現階段雖保留關稅措施,但將研擬最合適的未來方針,也預期中國會遵守貿易方面的承諾。報導指出,葉倫談及關稅措施的成效時,猶豫片刻後表示,將再對此進行整體評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9日回應表示,美國國內對美中貿易戰存在不少反對聲浪,美中經貿關係的本質是互利共贏,貿易戰沒有贏家。華春瑩強調,美國與中國脫鉤就是與機遇及未來脫鉤,呼籲美國傾聽工商企業界和國內外有識之士的呼聲。  路透報導,拜登政府於1月份宣布將對川普所實施的國家安全措施進行全面審查,內容包括於2020年1月簽定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國承諾將在兩年內向美國增購2,000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  但是中國的實際採購量卻持續落後,彼德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1月公布報告顯示,中國在2020年對美國的商品採購量,較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承諾目標短少42%。  葉倫最新說法不僅呼籲中國遵守貿易領域承諾並履行國際義務,她也強調,美中兩國還需在防疫和氣候變遷等符合共同利益的領域進行合作。

  • 新聞幕後》拜登將提名 布林肯為美國務卿 友台派出線 不認同與中國脫鉤

    新聞幕後》拜登將提名 布林肯為美國務卿 友台派出線 不認同與中國脫鉤

     布林肯曾直指中國是美國的最大挑戰,蘇利文也稱中國為美國的最主要競爭者,如今兩人將分別出任國務卿與國安顧問,無疑地會延續部分川普政府對中強硬政策。不過布林肯也認為,與中國完全「脫鉤」(decouple)只會帶來反效果。另一方面,布林肯主張與台灣加強關係,由他操盤美國外交政策,或可降低台灣對拜登可能調整友台政策的疑慮。  現年58歲的布林肯為猶太裔,繼父還是二戰納粹屠殺猶太人浩劫的倖存者,他也因此常說美國應作為舉世道德典範。而43歲的蘇利文與布林肯在政府內的資歷亦步亦趨,都曾任職於國務院,拜登擔任副總統時,兩人先後當過他的國安顧問,今年拜登競選總統,又都擔任他的高級政策顧問。  布林肯先前受訪時,直指中國是美國在經濟、科技、軍事及外交上面臨的最大挑戰。但他也表示,美中完全「脫鉤」的想法不切實際。「美國自包含中國等世界各地吸引學生、人才、想法與投資,並從中獲得極大利益,若把這些切斷會是個錯誤,重點應是如何取得平衡。」  蘇利文則曾與坎貝爾在《外交事務》上寫道:「與中國接觸的時代已經不辭而別地結束了。」他們呼籲放棄過去對中國「浪漫想法」,以更冷靜的頭腦,在一系列問題上使用更強硬的手段。  布林肯是台灣的熟面孔。2015年蔡英文競選總統期間訪美時,曾進入美國務院拜會時任副國務卿的布林肯,也創下我總統參選人首例。而2016年蔡英文勝選入主總統府前,布林肯就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表示,「美國期待與台灣的首位女總統和各黨領袖合作,進一步強化美台關係。」  11月13日,駐美代表蕭美琴致電擔任拜登外交政策顧問的布林肯,代表台灣政府祝賀拜登勝選,並強調期待持續與美國深化雙方密切的合作關係。不過,此舉卻遭到北京當局批評,稱其「違背一個中國原則」及圖謀「破壞兩岸關係」。

  • 將出任拜登的國務卿 布林肯:中國是最大挑戰 但美中完全「脫鉤」不切實際

    將出任拜登的國務卿 布林肯:中國是最大挑戰 但美中完全「脫鉤」不切實際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預定24日公布首批閣員名單。美媒23日披露,他將提名前副國務卿布林肯出任國務卿,另任命核心國安幕僚蘇利文接任白宮國安顧問,非裔女外交官湯瑪斯-葛林斐德則將出任駐聯合國大使。布林肯將負責推動美國重返全球協議及多邊機構,並把盟邦重新聚攏起來,以便與中國進行新的競爭。 布林肯曾直指中國是美國的最大挑戰,蘇利文也稱中國為美國的最主要競爭者,如今兩人將分別出任國務卿與國安顧問,無疑地會延續部分川普政府對中強硬政策。不過布林肯也認為,與中國完全「脫鉤」(decouple)只會帶來反效果。另一方面,布林肯主張與台灣加強關係,由他操盤美國外交政策,或可降低台灣對拜登可能調整友台政策的疑慮。 現年58歲的布林肯為猶太裔,繼父還是二戰納粹屠殺猶太人浩劫的倖存者,他也因此常說美國應作為舉世道德典範。而43歲的蘇利文與布林肯在政府內的資歷亦步亦趨,都曾任職於國務院,拜登擔任副總統時,兩人先後當過他的國安顧問,今年拜登競選總統,又都擔任他的高級政策顧問。   布林肯先前受訪時,直指中國是美國在經濟、科技、軍事及外交上面臨的最大挑戰。但他也表示,美中完全「脫鉤」的想法不切實際。「美國自包含中國等世界各地吸引學生、人才、想法與投資,並從中獲得極大利益,若把這些切斷會是個錯誤,重點應是如何取得平衡。」   蘇利文則曾與坎貝爾在《外交事務》上寫道:「與中國接觸的時代已經不辭而別地結束了。」他們呼籲放棄過去對中國「浪漫想法」,以更冷靜的頭腦,在一系列問題上使用更強硬的手段。   布林肯是台灣的熟面孔。2015年蔡英文競選總統期間訪美時,曾進入美國務院拜會時任副國務卿的布林肯,也創下我總統參選人首例。而2016年蔡英文勝選入主總統府前,布林肯就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表示,「美國期待與台灣的首位女總統和各黨領袖合作,進一步強化美台關係。」   11月13日,駐美代表蕭美琴致電擔任拜登外交政策顧問的布林肯,代表台灣政府祝賀拜登勝選,並強調期待持續與美國深化雙方密切的合作關係。不過,此舉卻遭到北京當局批評,稱其「違背一個中國原則」及圖謀「破壞兩岸關係」。

  • 新台海危機下的台灣兵法

    新台海危機下的台灣兵法

    這是1996年以來,台海局勢最險峻的時刻。但弔詭的是,這竟也是41年來,台美關係最緊密的時刻。 台美中角力的戲劇張力,在9月17日繃到最高點! 當日,美國國務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抵台訪問三天,這是1979年台美斷交以來,美國最高層級的官員來訪,是台美關係的重大突破。 就在柯拉克與蔡英文總統進行歷史性會面之際,中國連續兩天派出37架次軍機繞台,其中多架進入西南領空識別區(ADIZ),甚至跨越台灣海峽中線。這是1999年、第一任民選總統李登輝發表著名「兩國論」(特殊國與國關係)之後,解放軍對台灣最大的軍事挑釁。 隨後,我軍方也舉行全台聯合防空操演,美方亦派出軍機巡航。台美中三方頻頻「秀肌肉」,台海上空戰機之頻繁、情勢之緊張,一個誤判,戰火可能一觸即發。 美國大選倒數計時 兩強惡鬥,台灣戲分吃重! 「台海真的要開戰了嗎?」多數人焦慮,現在是兩岸最接近戰爭的一刻,國軍甚至修改「接戰準則」,將「第一擊」明確定位為「自衛反擊權」,進入備戰狀態。 表面上看來,衝突的主角是台灣與中國,但實際上,台海緊張只是中美惡鬥大戲之下的一幕場景。「美國總統大選」進入倒數100天之後,台灣戲份才開始吃重。 而執導、發球的,都是美國。近兩個月來,美國密集送來許多「大禮」,台灣也配合演出、隨即回禮,且皆非小禮。 8月9日,衛生部長阿查爾(Alex Azar)旋風來台;不到20天的時間,蔡英文總統親自宣布鬆綁美豬美牛,含瘦肉精的美豬獲准在明年元旦登台。14年的禁令,瞬間解封。 在阿查爾與柯拉克訪台之際,川普政府皆「巧合」宣布將對台增加軍售:8月說要售台四架大型精密「海上衛士」無人機;9月則一口氣提出七項主要武器系統的大型軍售方案。據傳,這一切是美國「堡壘台灣」(Fortress Taiwan)計畫中的一部分,目的是武裝台灣、抵抗中共。 川普真的很會做生意。不計上述兩項大型軍售案,其上任近四年來,已批准七項對台軍售案。若加總上述兩案,總金額逾150億美元,超過前一任、歐巴馬八年任期內約140億美元的對台軍售總額。(頁149表7) 美國的大動作軍售,想當然爾觸動了中國敏感神經,加劇了對台的文攻武嚇。 中美攤牌時刻,王牌出手了嗎? 隨著美國大選的逼近,原本由貿易逆差引發的「中美冷戰」,擴大至科技、金融……,唯恐一步步走向實戰化的「台海熱戰」。三方轉圜空間愈來愈小,賭注卻愈搏愈大。在這張有著台、中、美三個主要玩家的牌桌上,已然進入攤牌時刻。 細究近幾個月的三方牌局。美國對台灣大打「溫情牌」,一連撒出軍售、高官訪台、友台法案等甜頭。中國對台灣祭出「恐嚇牌」:軍機繞台、大規模軍演、不承認海峽中線等各種形式的警告。(頁145表6) 而美國對中國則高舉「禁令牌」,對華為、中芯、TikTok、WeChat等中國科技企業又禁又罰。近來又狂出「台灣牌」:以對台灣好來激怒中國,從中得利。 忙著接招的台灣,只能拿著「美國牌」抵禦中國。 出牌愈犀利,玩家背後的意圖愈是昭然若揭:川普想要勝選。習近平堅持「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那麼,蔡英文要什麼? 政界人士觀察,蔡政府想從被動情勢中突圍,搭著更上層樓的台美關係,交換更多。願望清單包括BTA(台美雙邊貿易協定)、加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甚至是台美建交等。 然而,台美關係站上高峰不到兩個月,台灣已出盡籌碼:既接受了瘦肉精美豬,又高價承受各種軍售案。上述願望卻仍高懸,一如魚鉤上的誘餌,吃不到,就算吃到也危險。 在這張中、美兩強主導的牌桌上,台灣只能陪玩?或者,變成他人的賭注? 無論如何,台灣的時間不多了。 台美關係,美大選後「會變冷」 「台美關係已開始降溫,美國大選之後就會變冷!」政治大學教授、國關中心研究員嚴震生指出,台美關係在今年8、9月已達到高峰,大選前倒數一個月可能不再打台灣牌,轉打司法牌。 9月中旬,美國傳奇大法官金斯伯格(RBG)一過世,川普隨即表示將在9月底提名新法官人選,不打算等到總統大選之後。如此的「10月驚奇」將為總統選情埋下伏筆,換言之,若開票出現爭議、必須交由司法裁決時,川普任命的大法官就可能左右大選結果。 他提醒,不管台灣還有沒有美國牌可打,最重要的是認清楚全球秩序的大框架已然改變,並從中找出台灣的角色與因應之道。 而這得先從美中角力的本質談起,首先,美國為何要對中國出手? 9月中旬,在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舉辦的線上論壇中,美國國務院前副助卿、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教授謝淑麗(Susan Shirk)指出,中國在前領導人鄧小平的帶領下,1979年開始經濟改革,原本西方國家認為,就算中國無法完全民主化,至少社會也能更自由開放。 「但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中國經濟崛起之後,卻開始橫行霸道!」謝淑麗表示,自前領導人胡錦濤的第二任期開始,中國對外頻頻宣示主權,挑戰國際規範;對內,中國領導核心走向極權,管制網路、嚴控社會言論。 近年,美國政府才赫然發現,過去與中國打交道的方法已不再管用,必須重新與中國交涉。但是,中國的國力與野心已然壯大,一躍成為美國在世界上最大的競爭對手。 73%美國人,對中國印象偏負面 因此,美國人對中國愈來愈忌憚,甚至有負面印象,尤其在新冠疫情之後。 美國知名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今年7月的民調顯示,73%美國民眾對中國的印象偏負面,「壞感度」比2018年足足上升了26個百分點(頁144表3)。 在此同時,愈來愈多美國民眾把中國視為「敵人」。 從2012到2020年,美國人視中國為伙伴的比例穩定保持在16%;同時有57%美國人將中國視為競爭者,比例比2012年的66%下降。然而,把中國當成敵人的受訪者,卻從15%來到26%、大增11個百分點(頁145表4)。 如此民情,讓「對抗中國」第一次成為美國大選共識與主打議題。 不僅共和黨高舉「反中」大旗,民主黨也不假辭色。8月20日,民主黨舉辦全國代表大會,會中通過新版黨綱,刪除「信守一個中國政策」字眼。 淡江大學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張五岳解讀,美國兩黨競相對中國強硬,意味著未來無論川普或拜登主政,都會堅持「抗中」路線,「因為這是兩國博弈的現實。」 這就是政治學上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會挑戰現存大國,而後者也會反擊、回應這種威脅。 以此邏輯,美國曾經成功壓制蘇聯、日本,這次對壘中國卻踢上鐵板,因為中國已是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經濟強權。 當年冷戰時代的蘇聯,雖然核子彈頭和軍事競爭讓美國有如芒刺在背,但在經濟領域,蘇聯不是美國對手,全國GDP從來不到美國的六成;相對地,2019年中國的GDP已約美國的七成(頁144表2)。 中國帶給美國的競爭,卻是全面性的,就連在國際上,也是「戰狼式」的步步進逼。 近年來,中國在全球設立一連串北京的「替代機構」,包括由中國與金磚四國組成的「新開發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上海合作組織」「中非合作論壇」等。 美對台政策變清晰,美專家提警告 在在讓美方感覺到中國對由西方主導的、二戰之後國際秩序的挑戰,也逼得美國必須重整對策,包括台美關係。 過去40年間,美國對台灣一直保持「建設性模糊」,不承認也不明確否認台灣地位,藉此讓中國不敢動武、台灣不敢喊獨立。 但今年9月,知名美國智庫期刊《外交事務》在9月的一篇文章呼籲,「建設性模糊」(constructive ambiguity)的時代已經終了,主張美國未來必須要採取「策略性清晰」(strategic clarity),才能常保台海無戰事。 該文章作者為理察.哈斯(Richard Haass),曾擔任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2003年7月開始,就一直是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主席。 他所謂的「策略性清晰」,就是明白告訴中國:如果對台動武,美國將有所回應。 台海開戰,美國真的會來助陣嗎?近幾個月來,爭論愈來愈多。 根據《遠見》在9月中旬的民調,有高達57.5%的台灣民眾認為,屆時美國會提供援助。什麼樣的援助?近44%民眾認為美國會派軍艦巡航、約23%覺得是口頭或書面譴責大陸;只有11.3%的民眾表示美國會派軍隊實際參戰。 看來,大多數民眾雖認定美國會伸援手,卻是有距離的幫助,不認為美軍會親身涉入、實際派兵來幫台灣打戰。 目前,美國當局並未正式修改「一個中國」政策,但近年美國提出的各種友台法案,以及民主黨的新黨綱,確實都偏向「策略性清晰」路線。 然而,謝淑麗提出反對。她警告,倘若美國一改過去以《台灣關係法》維繫台海和平的做法,轉變為建立台美軍事同盟,「對北京將是非常、非常大的挑釁!」恐把中國領導人推向必須做出反擊的境地,對全球和平是一大災難。 「危險的是,華盛頓此舉可能讓台灣人感到非常有安全感、醞釀台獨情緒,因此進一步激怒北京,導致台海緊張升溫!」柯林頓時期負責中國政策的謝淑麗認為,美國可以幫助台灣提高自我防禦,或是提供更有力的協防承諾,而不是採取更激進的「策略性清晰」做法。 美國推「經濟繁榮網絡」,力圖脫鉤中國 如今,美中競爭是全面性的,從政治、經濟、貿易,到科技各領域。 以科技來說,兩國不僅在所有的研究領域都呈現競爭狀態,就連策略都非常相似:在競爭技術上的領先之外,同時要確保「策略上的自給自足」。 這也是為什麼,在兩國的科技產業競逐之下,「脫鉤」(decoupling)似乎成為不得不的選項。 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觀察,中美兩國開始脫鉤,首當其衝的,就是產業與中美都深度連結的台灣。 根據華盛頓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分析,對美國來說,中國有四種競合關係:不但中國是美國服務和商品的「最大供應商」、商業上「最大的市場」,同時在科技和地緣政治領域,中國也是「強硬的競爭者」和「主要的地緣政治對手」。 在四個不同面向上,美國發展出相異的因應措施:中國作為「強硬的競爭者」和「主要的地緣政治對手」,美方採行的是壓制策略。另一方面,中國作為「最大的市場」,美國則抱持期待,要求中國繼續開放市場。 至於中國作為最大供應者,美國已開始展開「供應來源分散」的策略,9月柯拉克來台,是美國第一次正式介紹「經濟繁榮網絡」(EPN)。 「疫情之後,美國國內已無法再接受很多產品的唯一、最大供應者是中國的事實,」李淳說,美國發展二軌的供應鏈、推動公衛和半導體產業回流到美國,目的是讓中國不再是唯一且最大的供應者,只能是「最大的其中一個」(one of the biggest)。 早在川普上任以前,歐巴馬時代就有製造業回流的概念,但今年第一季疫情爆發之後,美國開始把這些想法都凝聚在「經濟繁榮網絡」架構下。 李淳觀察,除了台灣,美方表態拉攏進入EPN的國家包括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美國逐漸改變對中國的策略,歐盟、日本也跟進。 世界秩序重組,應認清三大現實 世界秩序解構、重組的當下,全球化的運作也面臨調整,而台灣在台美中博弈局勢中,必須認清三個新的現實。 首先,單極邁向雙極,但全球化不會踩煞車。 由美國意志主導的全球化,將會修正成中美共同領軍的全球化,在新的中美雙極架構下,雙方持續競爭,但在特定領域仍會繼續對話、合作。 若拜登勝選,中美恢復對話的速度可望加快。只是相較於共和黨,民主黨在對中的經貿談判中,很可能會將人權、環境等議題納入討論,雙方將更難達成共識。也就是,中美對抗仍會持續好一陣子。 第二,西方圍堵中國,冷戰與熱戰並行。在新的全球化架構下,由於西方國家對於中國信心已失,「冷戰圍堵」的姿態將持續,但程度將視中國在人權、智財權、環境保護,以及對外策略是否由積極轉保守的調整而定。 由於主要國家彼此的經貿依存度太高,藉由談判、關稅、貿易制裁等方式的「熱戰」也將同時進行。台灣業界應該看清事態,避免捲入爭端。 第三,高科技供應鏈重組,走向二軌模式。 以中國大陸為核心的全球供應鏈已成既定事實,在美、歐、日全球三大經濟體都有共同意願、推動第二軌供應鏈的此刻,台灣無法自外。 尤其台灣是靠供應鏈作為經濟主軸的國家,無須放棄第一軌,但必然要參加二軌、三軌。 李淳強調,柯拉克此次來台,最大意義就在於協助台灣了解美國二軌概念,讓台灣有時間準備參與。這也有助於台灣未來與日本、印度甚至歐盟對話,確保台灣在「中國以外」的二軌供應鏈中不會缺席。 面對衝突,抓回主導權 台灣勿淪「代理戰場」! 從政治、經貿到科技,中美台關係正面臨全面性的破框、重組。 然而,台灣還沒準備好。「我們要認清,現在和2016年馬政府時期截然不同!」張五岳分析,2016年以前,美中不是對抗局面,香港問題對台灣的共伴效應,也沒有現在這麼大。而且,2016年以前,兩岸的民意衝撞和對峙,也沒有現在那麼強。 綜觀目前態勢,會對台灣造成最大傷害的,仍是中國;而能幫助台灣的大國,包括美國、日本等,各方能帶來的機會資源還難以衡量。 「台灣應把機會資源極大化,威脅傷害極小化!」張五岳建議,台灣可借鏡美國先前的對中策略,把「中共政權」跟「中國人民」做適度區隔,爭取更多對岸人民的理解與認同。 「避免雙方因為敵意螺旋不斷加深,最後產生結構性的質變,這也是蔡總統未來四年任內的重中之重,」張五岳說,畢竟,即便美國對中國的優勢沒有改變,僅靠美國單方善意來維持台灣生存,長久下來,不見得符合台灣利益。 台灣必須拿回主導權。 除了親美路線,各界期待蔡總統能端出足以推動兩岸破冰、重新交流的政策。 更重要的是,台灣需要凝聚朝野和全民共識,在國際上闖出新局,避免淪為中美兩大強權的「代理戰場」。

  • 和平對話 參與國際組織

    和平對話 參與國際組織

     後疫情時代,台灣除了繼續保有防疫效能,面對兩岸情勢劇變及中美激烈角力,桃園市長鄭文燦認為,台灣應維持與北京的和平現狀,在美中競逐下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加強疫後產業與國際市場的連動。  鄭文燦認為,美中戰略競爭關係已經成形,這攸關區域國家安全挑戰,但台灣如何在美國印太戰略下,扮演不可或缺角色,同時又能夠與北京維持對話,及和平的現狀,是台灣追求和平的最高價值。  美中爭霸戰 台難置身事外  鄭文燦說,台灣經歷過30年民主化歷程,已經產生成熟的民主政治,人民對台灣認同更明確,尤其年輕世代生於斯長於斯,對台灣有自然的感情,這構成台灣政治新的動力來源。  對於美中戰略競逐,鄭文燦認為,在國防、戰略、經濟、科技4大領域中,美中都已有明顯的競爭,大陸在區域事務、全國事務爭取發言權,甚至有戰狼式外交,表現強勢主張。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對  大陸政策也逐漸一致化,認為大陸模式是美國所不能接受的,在可預見的未來,美中競爭勢必白熱化,對台灣來說,是國家安全的一大挑戰。  鄭文燦認為,台灣未來勢必要參加更多的區域經貿組織,現在盛行的是區域經濟整合,台灣在這波浪潮中無法置身事外,要接受國際經貿標準,才能不被孤立,台灣的MIT產品也不會受到歧視。進一步來說,台灣所追求的,是參與國際事務、國際活動的空間,後疫情時代台灣要被國際肯定、看到,因此要積極參加國際組織,人民也普遍對此有高期待。  供應鏈重組 把握轉型契機  對於後疫情時代產業振興,鄭文燦認為,台灣過去經濟發展,在全球化的供應鏈下,透過高科技的帶動得到很大成長,也成為全球供應鏈不可或缺一環。在疫後,特別是美中貿易戰脫鉤成為新潮流,供應鏈得以重組,台灣應掌握經濟再升級的契機。  鄭文燦說,台灣在防疫期間展現高效率,但疫情還未解封,國際疫情更不知何時落幕,  這對經濟的衝擊很大,台灣應如何在防疫寫下好成績,又在振興經濟方面寫下另一個好成績,的確是個挑戰。有些產業跟國際市場連動很大,包括半導體、資通訊、網路、電競都有所成長,但紡織、製鞋等傳統產業有些消退,必須把握疫後經濟轉型的機會。  展望未來,鄭文燦說,台灣的每一步都要穩健踏出,也許以前做不到的,現在慢慢可以做得到,比如台美關係快速升溫、距離縮短,這個進展是好的,但關鍵的每一步都要穩健,對於台灣未來打開國際空間,唯有穩健才是做好每個環節的基礎。

  • 德國電信走自己的路

    德國電信走自己的路

     最近有個消息,德國電信(Deutsche Telekom)可能會獲得進入大陸行動通信市場,以交換德國對華為開放5G市場,這顯示了就算在華為這件事上,要形成過去冷戰時期對峙的狀況也是不太可能的,當今世界全球化、相互依賴的經貿關係,還是比較符合現實的描述和主要趨勢。  在華為5G上,完全跟隨美國腳步的國家仍有限,歐洲第一大國德國仍可能對華為保持德國5G市場的開放,德國電信換取到獲得進入大陸行動通信市場機會,大陸也提供了8點反間諜協議,以緩解德國的安全憂慮。  從中德貿易額來看,自2016年以來,大陸已經取代美國成為德國最大的交易夥伴。同時大陸也是許多德國企業的最重要市場,特別是汽車行業。中德之間經貿關係已經成為一種相互依賴的關係。  在美國方面,所謂美中脫鉤炒得沸沸揚揚,實際上自川普上任以來,大陸對美貿易順差反而增加了25%;連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外交政策資深顧問布林肯也說,與大陸完全脫鉤不切實際,最終將適得其反。  美國就算公布了華為禁令,對於其他大陸國產手機也沒有動手,主要還是妨礙美國企業利益過劇,日前包括特斯拉、福特汽車等多達3500家美國企業,因為美中貿易戰提高大陸貨物關稅,狀告川普政府,要求返還關稅並且附帶利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哲也一併被告。  雖然大陸提出所謂的「內循環」說法,顯示出最壞狀況,也就是在經濟上採取閉關自守的做法,也在危機中獨立發展,不依賴任何人的態度,但儘管如此,全球化對大陸及其他國家而言來說仍是最佳解決方案。

  • 《國際經濟》大選白熱化 川普再嗆美中經濟脫鉤、祭關稅

    隨著美國大選正逐漸逼近,美國總統川普周一在白宮舉行的勞動節記者會上,再度提及讓美國與中國經濟脫鉤的想法,他表示如果美中兩國不再有生意往來,美國就不會蒙受巨額損失。  川普在記者會上表示脫鉤是一個有趣的字眼,他並承諾會把工作從中國帶回美國,他表示:「我們蒙受了巨額損失,如果我們不與他們做生意,我們就不會有這些損失,這叫做『脫鉤』( decoupling),所以你們會開始考慮這件事」。  川普顯然已經將抗中的強硬立場做為競選連任的路線主軸。川普表示:「如果拜登勝選,就是中國贏了,因為中國將擁有整個美國」。  此前拜登則反批川普的美中首階段貿易協議,稱這項協議「無法執行」,且「充斥著來自北京當局空泛、虛弱無力,以及回收再利用的承諾。」  川普亦承諾,未來其政府將禁止聯邦機構與委由中國代工的公司簽定合約,並將就新冠肺炎疫情擴散世界向北京當局究責。他表示:「我們將讓美國成為世界製造強權,並將斷然終結對中國的依賴,無論是經濟脫鉤,亦或像我已經在做的祭出巨額關稅,我們將終止美國對中國的依賴,因為我們不能依賴中國」,「我們會把工作從中國帶回美國,我們會對那些背棄美國而在中國與其他國家創造就業機會的公司徵收關稅」。  美國財政部長穆努欽6月時表示,如果在中國的經濟體系中,美國公司不被容許在公正公平基礎上競爭,美國就會與中國經濟脫鉤。其他官員與專家表示,美中兩國經濟已如此密不可分,使這樣的舉措顯得不切實際,但華盛頓當局為了促進公平的競爭環境,將繼續向北京施壓。

  • 社論/民進黨與國際現實的距離

    社論/民進黨與國際現實的距離

     美中強權因台灣問題而升高軍事對抗姿態,已不再是假議題,各國國際政治及軍事專家莫不高度關注,唯獨可能成為戰場的台灣,卻拒絕面對現實,以意識形態扭曲問題本質,政治口水淹沒理性討論,政治操作掩飾真相。  沒錯,中共從未放棄統一台灣,兩岸一直處於敵對狀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更對和平統一台灣展現強烈的意志與決心,但「和統、武統」始終是中共兩手策略,因而馬政府時代兩岸關係順暢,蔡政府第一任期基本上仍處於可管控局面。但近期兩岸緊張情勢遽然升高,台海現狀基礎鬆動,主要是因為美中從戰略夥伴轉變為競爭、對抗關係,這與過去數次台海危機本質上有極大不同。民進黨政府卻想利用美中交惡機會脫離大陸,不惜造成兩岸脫鉤,兩岸關係才會急遽惡化。  附和錯誤川普政策  台灣是美中台三邊關係最弱一環,又無法掌控關鍵因素,趁勢與大陸脫鉤的思維充滿了盲點與漏洞。從最重要的美國因素分析,川普政府翻轉了1970年代初以來的交往接觸策略,全盤否定美中關係和解的成果,而以全面對抗取代。抗中雖然是美國兩黨共識,但川普的中國政策充斥事實及邏輯誤謬,將注定失敗;美中如持續依循川普對抗路線,終將陷入「新冷戰」局面,軍事衝突風險隨之上升。民進黨政府毫無保留地附和一個錯誤政策,其結局實在難以樂觀。  再從美台雙邊關係來看,無論在軍售案、內閣部長級官員訪台等方面,川普政府對台灣的友好支持態度確實超過美台斷交後的歷任總統,但耐人尋味的是,川普是為了加強與台灣雙邊關係,或是在打反中戰略架構下的「台灣牌」?更關鍵處是,美國對台灣的安全保證並不明確,美國退休官員、學者專家曾呼籲川普政府「重新評估、界定、釐清」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他們認為,在情勢不明朗之下,保持戰略模糊有其意義,但無法對中共構成強大嚇阻力量,反而會助長中共。換言之,戰略模糊的代價與風險已超過預期功效。  但美國是否擁有足夠軍力有效嚇阻、壓制中共對台灣的軍事行動?美國人是否願意面對龐大生命、財產損失?去年10月「芝加哥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民調顯示,只有35%美國民眾贊成出兵協防台灣;何況美國新冠肺炎傳染、種族歧視、社會正義及經濟衰退等諸多嚴重問題,都令美國難以對台灣的安全做出進一步承諾。最關鍵的是,視「美國優先」為圭臬的川普從來就不認為美國應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更從來就不熱衷於「筆尖大」的台灣。  大陸也面臨嚴重的外部挑戰及壓力,大陸經濟成長長期趨緩,亟待轉型,全球反中情緒高漲,美國全面壓制大陸,連帶衝擊經濟、科技、軍事等層面。這些不利因素對中共的國力及國際地位造成負面影響,中共可能因而調整策略,採取溫和立場,接受以規範為基礎的全球體制,但中共政權及習近平的領導地位不會因此鬆動,對涉及主權、領土核心利益的台灣問題反而更為堅定、強硬。  低估中共高估美國  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中共因為美國兩艘航空母艦出現在台灣附近海域就被迫退卻,在飽受羞辱後,今天中共已發展現代化、具有高度攻擊力的龐大軍力,特別是在西太平洋擁有地緣主場優勢,低估中共的戰鬥力與意志力將是非常危險之舉。  大陸太近、美國太遠,兩岸軍力急遽失衡、美國安全承諾曖昧不明,台灣處境其實更危險,夾在中美兩強間,台灣決策選項有限,但仍可有積極作為。除了持續爭取美國的支持,加強充實國力,建立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及國防力量外,更要展現改善兩岸關係、降低兩岸敵意的用心,在兩強間維持平衡。  大陸並不打算和美國擴大衝突,暫時也不會以武力處理兩岸問題,但民進黨低估中共軍力及使用武力的決心,高估美國聲援台灣的意願,在對抗大陸的路上愈走愈快,一旦嗨過頭而擦槍走火,將是台灣的悲劇。蔡英文質疑前總統馬英九,「為什麼您的想法,和主流民意有這麼遠的距離?」同樣的問題,「為什麼民進黨的認知,和國際現實有這麼遠的距離?」

  • 美中角力 許勝雄:台商二招因應

     面對美中貿易角力持續、香港出現變局,三三會長許勝雄指出,企業會重新思考、布局,也都著手準備,且會深化切割布局。  三三會昨日召開例會邀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曹添旺進行專題演講。曹添旺認為,在美中角力持續下,香港特殊地位待遇如果取消,對香港來講,其轉運及金融樞紐地位前景悲觀,不過,整體來說,其實是台灣的機會。  如果香港貿易關稅優惠不再,曹添旺認為,對香港本身影響不大,因為香港銷美出口佔比只有1.2%,但是對利用香港做轉口貿易的台商則有衝擊,如果,香港特殊待遇取消,香港人才流動會漸漸受到影響,使國際企業設點意願降低,且美國敏感技術出口管制也會造成香港產業轉型受阻。  曹添旺指出,各界都關注美元和港幣聯繫匯率制度是否取消,他認為,不會立即脫鉤,因為如果美元與港幣脫鉤,對美國也不見得是好事,因此是有待觀察。  美中角力中,許勝雄認為,短期內美國對大陸態度不會放軟,面對美中角力持續緊張,台商會深化切割布局,也就是在全球布局架構下,將銷往美國市場的生產移出中國,但針對中國內需市場或其他區域的生產,則可能留在大陸,因當地有完備產業鏈與較好產品競爭力。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則認為,在美中角力中,台灣要以台灣的利益為重,不要被當做是棋子,才是最重要的,而台商本身則要重新針對供應鏈進行重新布局,屬於短鏈的部分,應以當地生產為重。

  • 美中角力中 許勝雄:台商會深化切割布局

    面對美中貿易角力持續、香港出現變局,三三會長許勝雄指出,企業會重新思考、佈局,也都著手準備,且會深化切割布局。 三三會昨日召開例會邀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曹添旺進行專題演講。曹添旺認為,在美中角力持續下,香港特殊地位待遇如果取消,對香港來講,其轉運及金融樞紐地位前景悲觀,不過,整體來說,其實是台灣的機會。 如果香港貿易關稅優惠不再,曹添旺認為,對香港本身影響不大,因為香港銷美出口佔比只有1.2%,但是對利用香港做轉口貿易的台商則有衝擊,如果,香港特殊待遇取消,香港人才流動會漸漸受到影響,使國際企業設點意願降低,且美國敏感技術出口管制也會造成香港產業轉型受阻。 曹添旺指出,各界都關注美元和港幣聯繫匯率制度是否取消,他認為,不會立即脫鉤,因為如果美元與港幣脫鉤,對美國也不見得是好事,因此是有待觀察。 在美中角力中,許勝雄則認為,短期內美國對大陸的態度不會放軟,面對美中角力持續緊張,台商會深化切割布局,也就是在全球布局架構下,將銷往美國市場的生產移出中國,但針對中國內需市場或其他區域的生產,則可能留在大陸,因為當地有完備的產業鏈與較好的產品競爭力。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則認為,在美中角力中,台灣要以台灣的利益為重,不要被當做是棋子,才是最重要的,而台商本身則要重新針對供應鏈進行重新布局,屬於短鏈的部分,應以當地生產為重。

  • 美中科技脫鉤主旋律再響

    美中科技脫鉤主旋律再響

     除了2020年5月美國政府加大對華為的限制力道,力圖斬斷華為繞開美國的出口管制,直接限制其採購使用美國軟體和技術設計的半導體產品之外;爾後美國國防部於6月24日提出的中國軍方擁有、控制或有聯繫之20家公司以及中國其他高科技領域具有比較優勢的公司,均有可能遭到美國的經濟制裁;6月30日華為、中興通訊更遭美國列入威脅國安名單之中,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禁止企業利用政府基金向兩大陸廠購買設備;顯然美國對中國科技業新一輪管制又一次敲響警鐘,制裁範圍正由華為、中興國際向外擴大,管制手段也更加多元化,更何況7月1日港版國安法上路,美中關係更顯惡化,也更加確認未來美中科技脫鉤的主旋律。  事實上,美國對於中國半導體業的管制正在逐步加大中,2019年5月的華為禁制令,華為仍舊可以使用美國相關軟體和技術設計半導體產品,但此卻也造成美國2019年對華為的制裁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反而促使華為2019年智慧型手機擠下蘋果位居全球第二大,僅次於三星,而海思更於2020年第一季名列全球第十大半導體業者。在此情況下,2020年5月中旬美國進一步加大對華為制裁力道,對半導體產業鏈中的核心環節EDA軟體、半導體設備及相關的晶片代工廠等領域進行精準打擊,尤其是補上之前禁售名單的可繞過漏洞,代表華為未來生殺大權將完全取決於美國商務部。  不過美國仍留下120天的緩衝期,顯然也是要看後續中方如何接招,畢竟美方祭出限制的終極目的,並非一次性擊垮華為,恐會分階段性有條件地給予各晶圓廠供貨許可以及有效審核週期,把制裁的主動權長久的掌握在美國手中,進而換取更多的政治或經濟利益;在此情況下,由於中國半導體設備與材料仍然受制於海外,因此對岸在緩衝期的斡旋和反制平衡就極為重要,須做好長期應戰的準備。  值得留意的是,美國對中國科技業乃至於半導體業的壓制持續升級,恐將導致美中科技的脫鉤,致使全球電子產業鏈進行重構,特別是美中科技脫鉤有可能加速半導體業遷移,低階製造將向東南亞轉移,高階製造則重新向歐美回流,中國則需警惕產業空心化的風險。  因此,中國近期除加速執行二期集成電路大基金的扶植動作,以及國家將電子行業視為戰略性發展產業,祭出多項支持政策,驅動行業向技術升級方向發展,打造以新一代電子資訊技術為基礎的全新產業結構之外,也盡快加大中高階製造與研發的投入,及提高對科技基礎教育的重視,持續加大科研及成果轉化的力道,特別是半導體、核心材料和先進半導體裝備等為重中之重,畢竟為應對未來美中科技脫鉤的風險,中國需大力加強供應鏈的自主安全可控。(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 劉佩真》美中科技脫鉤主旋律再響

    劉佩真》美中科技脫鉤主旋律再響

    除了2020年5月美國政府加大對華為的限制力道,力圖斬斷華為繞開美國的出口管制,直接限制其採購使用美國軟體和技術設計的半導體產品之外;爾後美國國防部於6月24日提出的中國軍方擁有、控制或有聯繫之20家公司以及中國其他高科技領域具有比較優勢的公司,均有可能遭到美國的經濟制裁;6月30日華為、中興通訊更遭美國列入威脅國安名單之中,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禁止企業利用政府基金向兩大陸廠購買設備;顯然美國對中國科技業新一輪管制又一次敲響警鐘,制裁範圍正由華為、中興國際向外擴大,管制手段也更加多元化,更何況7月1日港版國安法上路,美中關係更顯惡化,也更加確認未來美中科技脫鉤的主旋律。  事實上,美國對於中國半導體業的管制正在逐步加大中,2019年5月的華為禁制令,華為仍舊可以使用美國相關軟體和技術設計半導體產品,但此卻也造成美國2019年對華為的制裁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反而促使華為2019年智慧型手機擠下蘋果位居全球第二大,僅次於三星,而海思更於2020年第一季名列全球第十大半導體業者。在此情況下,2020年5月中旬美國進一步加大對華為制裁力道,對半導體產業鏈中的核心環節EDA軟體、半導體設備及相關的晶片代工廠等領域進行精準打擊,尤其是補上之前禁售名單的可繞過漏洞,代表華為未來生殺大權將完全取決於美國商務部。  不過美國仍留下120天的緩衝期,顯然也是要看後續中方如何接招,畢竟美方祭出限制的終極目的,並非一次性擊垮華為,恐會分階段性有條件地給予各晶圓廠供貨許可以及有效審核週期,把制裁的主動權長久的掌握在美國手中,進而換取更多的政治或經濟利益;在此情況下,由於中國半導體設備與材料仍然受制於海外,因此對岸在緩衝期的斡旋和反制平衡就極為重要,須做好長期應戰的準備。  值得留意的是,美國對中國科技業乃至於半導體業的壓制持續升級,恐將導致美中科技的脫鉤,致使全球電子產業鏈進行重構,特別是美中科技脫鉤有可能加速半導體業遷移,低階製造將向東南亞轉移,高階製造則重新向歐美回流,中國則需警惕產業空心化的風險。  因此,中國近期除加速執行二期集成電路大基金的扶植動作,以及國家將電子行業視為戰略性發展產業,祭出多項支持政策,驅動行業向技術升級方向發展,打造以新一代電子資訊技術為基礎的全新產業結構之外,也盡快加大中高階製造與研發的投入,及提高對科技基礎教育的重視,持續加大科研及成果轉化的力道,特別是半導體、核心材料和先進半導體裝備等為重中之重,畢竟為應對未來美中科技脫鉤的風險,中國需大力加強供應鏈的自主安全可控。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 面臨窘境 工商界:依企業利益考量

    面臨窘境 工商界:依企業利益考量

     美國對大陸的封鎖層次不斷升高,中美雙方全面脫鉤的態勢逐漸明朗,而經濟上向來仰賴美中的台商,衝擊恐難以避免。多個工商團體直言,在美方對大陸封鎖手段越來越強硬的情況下,世界將會形成兩套標準,台商將面臨不得不選邊站的窘境,企業僅能依據自身利益進行評估,哪邊的市場對企業來說比較重要,就去哪裡發展。  全國工業總會祕書長蔡練生表示,美中市場對台商來說同樣重要,很多企業當初並沒有選邊站的問題,認為「為何要選邊站」,但隨著美方的手段越來越強硬,以科技業為例,如果使用到美國技術與設備生產的產品就無法銷往大陸,台商只能二選一,這也導致很多產業面臨到底要不要前往美國投資的問題,「這對企業來說,是相當痛苦的一件事」。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表示,美中逐漸脫鉤是預料中的事,實際上很多企業已有制定相應對策;較大型的企業已針對產業鏈進行布局,待全球疫情消退後,視經濟復甦情況再作調整;在大陸的台商則看準大陸內需市場與「一帶一路」商機,轉向內銷。  林伯豐認為,未來台灣處境將越來越尷尬,一方面,左右逢源的難度提高,另一方面又不能真的選邊站,台商務必要將企業的供應鏈、設備都進行妥善配置,針對美中市場進行更明確的區隔。  對於中美脫鉤的態勢,政府會如何協助台商因應,經濟部表示,中美雙方都是台灣重要的市場,所以沒有選邊站的問題,企業會去哪裡,都是基於產業布局來考量;而很多台商位於供應鏈上,客戶要他們去哪,就是尊重業者考量。  不過,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則認為,基本上,台商布局還是會以市場、人力、稅務等攸關企業利益的因素為考量,「這不是用政治力量就可以解決的」;尤其,美國大選正在倒數,美中雙方脫鉤的諸多論調隱含的政治成分極高,很多都是選舉語言,對台商應不會有什麼衝擊。

  • 內資拉抬 台股逆轉勝守住月線

     台股不畏中美貿易對峙、港版國安法等利空,上演逆轉勝走勢,終場以10,871點作收,小漲60.03點,守住月線10,829點支撐,惟成交量縮至1,487億元,創一個月來低量。專家指出,台股市值站穩33兆元,延續「量縮價漲、量增價跌」的現象,然資金豐沛、疫情趨緩成為股市最佳推手。  三大法人25日持續賣超、金額達29.4億元,其中,外資賣超45.7億元、投信賣超2.4億元、自營商買超18.7億元,官股券商買超4.5億元,已連二買;外資在期貨市場淨多單減碼532口,未平倉口數為32,721口。融資近期則持續上升,顯示內資相對偏多。  凱基投顧董事長朱晏民表示,目前指數漲幅較大,短線股市表現與企業獲利、經濟數據等有脫鉤現象,加上又添新變數、特別是美中摩擦,使法人態度更為謹慎,然美國救市動作大,市場資金豐沛,面對各國陸續解禁,市場認為最差的狀況已過,正反力道拉扯,但整體氣氛還是好的,造就股市表現「有些恐怖平衡」。  針對美中科技戰,朱晏民認為,是比較中長期的影響,之前所接的訂單120天還是可以做,主要影響在明年。接下來觀察各國解禁後是否出現第二波感染,一旦正式出現,股市會有明顯拉回,而美中兩方的動作是否加大,也是觀察重點。

  • 觸兩岸紅線 蔡面臨三大難關

    觸兩岸紅線 蔡面臨三大難關

     蔡總統正式邁入第二任期,但馬上面臨三大難關,包括美國「為疫」究責中國下台灣的角色、獨派與後蔡英文時代的黨內競爭以及疫後兩岸交流脫鉤。學者認為,台灣在疫情中成為美國頭號籌碼,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選在此時刻意出招,逼近中共紅線,這是蔡英文眼下必須謹慎面對的。  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表示,台灣在這次疫情中成為美國頭號籌碼,美國藉台灣打中共,並要向大陸咎責和索賠,台灣成為頭號幫手已讓中共大為光火, 蓬佩奧祝賀蔡總統就職更是以前沒有過的,此舉讓中共認為接近紅線,同時台積電與美國的合作也事涉敏感。  美向陸究責 台深陷其中  美中持續在新冠肺炎疫情上角力,而台灣似乎越來越難逃風暴中心。美國總統川普引用台灣官方論述究責世衛(WHO)後,即將在本月發布的對中疫情究責報告中,極可能再度引述台灣官方說法劍指北京。而台灣為美報告背書的舉動,對兩岸關係所帶來的衝擊,可能更甚蔡總統520演說。  川普政府對病毒起源與究責北京的相關報告,將在近期發布;川普是否故技重施,再度引用我官方及相關公衛學者的說法來為報告背書,相信將更令北京關切。台灣去年底示警世衛電郵中,關於病毒會人傳人依據,主要奠基於今年1月12日2位公衛專家莊銀清與洪敏南赴陸考察的訊息。  但我專家之所以能在第一時間赴陸,是北京基於與台灣分享疫情考量所做出的決定,而此舉若淪為美台一搭一唱批判大陸的工具,從情感面,北京情何以堪。  獨派漸蠢動 黨內壓力大  隨第二任期的展開,過去四年另蔡英文頭痛的獨派肯定不會就此噤聲,加上不出多久時間,就會進入「後蔡時代」,黨內包括副總統賴清德、桃園市長鄭文燦等競爭很快會浮上檯面。陳一新則認為,民進黨內鬥一定刀刀見血,甚至行政院長蘇貞昌2024都不一定會缺席,同時陳水扁還會藉機不斷施壓,要求特赦,加上有一定勢力的獨派,都會讓蔡英文左右為難。  接著是疫情後兩岸產業的脫鉤,主事者當然也是美國,陳一新說,美國已為「後疫情時代再分工」開始布局,雖然目前美國70%的企業都表示無意搬離大陸,但川普已成立一個將蘋果、谷歌等重大領域企業主都納入的諮詢委員會,希望他們退出大陸市場。川普此舉至少有兩個作用:一是真的準備與大陸脫鉤,二是即使脫鉤非短期內所能奏功,但可讓大陸感受壓力,在第二階段美中貿易談判,對美國公司市場准入與享有優惠條件時作出讓步。  美中資訊戰 台瀕選邊站  影響所及,台灣敏感產業如台積電的5奈米晶圓廠已赴美國,陳一新說,未來台積電在資安乃至國防安全產業都有與美國合作的可能,而台灣跟五角大廈也有敏感不能見光的協議,這些都是美中間資訊作戰的一環,台灣又將面臨選邊站問題。  綜觀當前台灣所面臨的這三大關卡,陳一新指出,兩岸彼此也都留下「後手」,大陸是外交和軍演,蔡政府的後手則為「修憲」,雖然目前僅宣稱針對政府制度、人權、組織改造等憲改議題,但難保後來不會碰觸國家定位等統獨議題,而大陸的外交手段則是直接讓台灣面臨斷交潮,只要歐洲、中南美及非洲再各斷一國,台灣備受打擊。

  • 兩岸脫鉤的滋味

    兩岸脫鉤的滋味

     新冠肺炎疫情延燒意外引發中美及兩岸間的意識形態衝突,北京強烈抨擊美國《華爾街日報》濫用言論自由,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則以專文重砲抨擊台灣6位主播與名嘴,顯示中國大陸對新聞自由的價值判斷,和美國及台灣社會的天差地遠,台美的共同價值觀更為凸顯。不過,對台灣而言,可能不值得雀躍,反而應該謹言慎行。  中美兩國利益關係錯綜複雜,不可能因一件小事而分道揚鑣,兩岸之間卻積怨已久,所謂維持現狀早已是表象,尤其蔡英文總統高票連任之後,並未改變選舉期間的「仇中」、「反中」、「恨中」攻勢,兩岸民粹對抗更加升溫。台灣若不調整反中策略,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就算無意對台動武,但與台灣經濟脫鉤卻有如反掌折枝之易。  針對《華爾街日報》2月3日〈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這篇文章,大陸當局2月19日除驅逐該報駐北京3位記者之外,還要求該報正式道歉。美國政府在前一天剛宣布18日起將「新華社」、《人民日報》等5家中國官媒列為「外國使團」,形同正式對代表中國政府傳聲筒的官方媒體宣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譴責道:「成熟、可問責的國家理解新聞自由應報導事實、發表評論。正確的回應方式是提出反對意見,而不是限制言論。」  儘管中美兩國對新聞自由的觀點迥然不同,但是雙方卻有千絲萬縷的利益糾葛,更存在諸多重大利益的交換關係,不太可能因為這種文化社會價值觀的差異而「你過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關道」,更不用說涉及「經貿、金融、科技、股市、匯市、期貨市場、社會、文化」等包含各領域的「全面脫鉤」了。2019年3月,「美國銀行」的金融專家曾對美中脫鉤進行沙盤推演,但是光是金融脫鉤就已讓沙盤推演難以為繼。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同年10月演說中也直指美中脫鉤絕無可能。  該重視的是《人民日報》海外版重砲抨擊台灣6位主播與名嘴,指責他們歪曲事實,故意誇大新冠病毒疫情。雖然,從表面上來看,以《人民日報》海外版這樣具影響力的大陸官媒以重砲抨擊台灣主播、名嘴,頗有「大砲打小鳥」的意味。但是,中共中宣部特別重視台灣這6位主播或名嘴,倒不是針對他們個人的「出格演出」,而是針對他們背後的政治勢力。  首先,蔡英文高票連任,民進黨幕後操控的網軍和媒體居功厥偉。競選期間,1450網軍與媒體除了攻擊對手、製造假新聞、散播假消息以及帶風向之外,更有教育台灣民眾「仇中」、「反中」、「恨中」的重責大任。其次,蔡英文獲得連任後,一方面民進黨的網軍和媒體仍習以為常地繼續灌輸台灣民眾「仇中」、「反中」、「恨中」的資訊和思維方式,一方面也可能是蔡英文根本不想改弦更張,要求他們停止對中國大陸的醜化與汙名化。  第三,最近,原本一件可能有助於改善兩岸氛圍的美事,卻在民進黨網軍和媒體的猛烈炮火之下回歸原點,也讓北京心寒。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以「家庭團聚,人道關懷」為由,宣布同意陸配子女返台,未料,新聞一發布,就遭到網軍和媒體的反嗆,連「萬惡的陸委會」這麼難聽的字眼都罵了出來。  蔡英文政府仍以維持現狀為國家發展主軸,捍衛國家主權,但不挑釁,不激化兩岸關係。但選戰過後,在民進黨網軍和媒體主播與名嘴操弄下,台灣對大陸的敵意繼續升高。大陸網民對台灣網路與媒體的「仇中」、「反中」、「恨中」言論,反彈力道之強,若迫使北京必須做出回應,兩岸關係危險性將更高。  民進黨政府卻希望保有《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經濟利益,因為ECFA占了台灣40%的生產產值。正如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1月16日在台灣選後的特別記者會上所言,大陸對於兩岸千辛萬苦才談成的ECFA,也不希望今年9月中止或廢除。  然而,大陸若認定台灣1450網軍與媒體主播、名嘴一個比一個「仇中」、「反中」、「恨中」,而且受到他們操弄的人愈來愈多,一旦重新考慮是否要中止或廢除ECFA,或採取更強烈經濟報復手段,讓反中勢力嚐一下「兩岸脫鉤的滋味」,執政黨將得不償失。

  •  哈佛教授:美中互依是雙刃劍 高科技會脫鉤

    哈佛教授:美中互依是雙刃劍 高科技會脫鉤

    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約瑟夫•奈伊表示,美中相互依存是把雙刃劍,經濟交換可以為雙方增加福祉,但也可以用作戰略武器。相互依存是一把雙刃劍,謹慎使用它,有助於威懾和戰略穩定。他更認為,中美在高科技上會一定程度的脫鉤,美國排除華為就像大陸排除臉書和谷歌差不多,都有國家安全的考慮。 奈伊表示,隨著冠狀病毒的爆發,大自然提醒了我們美國和中國在經濟上相互依存有多緊密。但政治也牽涉其中,華盛頓的一些人正在制定第二次冷戰和經濟脫鉤的戰略,。 經濟交換可以為雙方增加福祉,但也可以用作戰略武器。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將中國視為戰略威脅。但這是什麼樣的威脅,美國能承受與中國多大程度的相互依存? 理解美中關係中的實力和相互依存取決於如何理解美國的戰略目標。如果美中關係是零和博弈,而中國的長期目標是摧毀美國,就像20世紀30年代希特勒(Hitler)統治下的德國一樣,那麼相互依存性越小越好,儘管在軍事和環境領域,有些相互依存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如果僅僅聚焦於將操縱經濟脆弱性作為一種武器,戰略家們可能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即相互依存也可以產生穩定威懾的積極效果。懲罰和拒止是傳統威懾概念的核心,但它們不是勸止的唯一手段。相互依存是另一種重要的手段,它讓採取行動的一方看到行動的成本有時會超過收益,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例如,200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敦促中國政府出售中國持有的大量美元的一部分,以懲罰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然而,中國人民銀行(PBoC)指出,這樣做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的成本。政府站在中央銀行一邊。大量拋售美元或許會讓美國屈服,但也會給中國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同樣,假如現在設想中國對美國電網發動網路攻擊,兩國的經濟相互依存意味著這也會對中國造成代價高昂的損害。對較小經濟目標的精確攻擊可能不會產生太多直接的反作用,但互聯網對經濟增長的日益重要增加了自我約束的普遍動機。共產黨的合法性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經濟增長,而中國的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於互聯網。 經濟相互依存保障和平這種粗略主張的批評者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戰證明,這種聯繫並沒有阻止主要貿易夥伴之間的災難性衝突。這是事實,但是完全否認相互依存有可能降低衝突概率就太過了。作家安吉爾(Norman Angell)等人在1914年前錯誤地認為經濟上的相互依賴使得戰爭不可能發生。但他們沒有錯的是,經濟相互依存大大增加了戰爭成本。 當然,由於人類的誤判,衝突總是可能發生的。1914年,大多數歐洲領導人錯誤地以為戰爭會是短暫的,而且成本有限。美日貿易並沒有阻止日本對珍珠港的襲擊;儘管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國對日本出口禁運導致的。禁運利用了經濟上的相互依存,導致日本人擔心,如果不發動一場危險的攻擊,就會導致他們被扼殺。 經濟相互依存有時被稱為“自我威懾”,但這一術語不應讓分析師忽視其重要性。認為成本將超過收益的想法可能是準確的,而自我約束可能來自對利益的理性計算。但我們應該記住,對目標的認知雖然重要,但並不是威懾中唯一重要的認知。還應記住,國際威懾關係是複雜組織之間的一系列複雜的反復互動,這些複雜組織並不總是單一的行為者。此外,這些行為者可能以不同方式調整他們的認知。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經濟關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正如政治學家阿克塞爾羅德(Robert Axelrod)所展示的那樣,反復的關係可以培養合作性的克制和互惠。此外,一部分相互依存是系統性的,在這種相互依存中,一個國家對不打破現狀有著普遍利益。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忽視相互依存的戰略成本。我們應該預計在影響國家安全的敏感高科技領域,美國與中國會出現某種程度的脫鉤。將華為(Huawei)等公司排除在西方5G電信網路之外,與過去十年中國將谷歌或臉書排除在外沒有太大區別。 但我們不應讓錯誤的恐懼導致全面脫鉤。當然,相互依存是一把雙刃劍,但謹慎使用它也能有助於威懾和戰略穩定。

  • 美中豎起數位柏林圍牆 全球經濟體系面臨瓦解

    美中豎起數位柏林圍牆 全球經濟體系面臨瓦解

    美國著名專欄作家弗里曼(Thomas Friedman)針對美中近年來的科技與貿易衝突指出,月初歐盟領導人紀念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但沒有人注意到另一道新的「數位柏林圍牆」已悄悄在美中之間豎起。這道圍牆讓美中脫離40年合作關係,將破壞全球經濟體系,美中兩國都有責任,全世界則要為此付出代價。 弗里曼說,這堵新牆將美國主導的技術和貿易區域與大陸主導的區域分隔開來,其影響之大將不亞柏林圍牆。唯一有待確定的,「是這堵牆會有多高,以及哪些國家將選擇站在哪一邊。」因為過去40年來,美中兩個經濟體的相互交織令全世界受益匪淺,但受雙方領導人誤判的影響,兩個經濟體出現了混亂、缺乏準備的脫鉤,這無疑將破壞40年來發展趨勢,全球可能要付出巨大代價。 前財政部長保爾森(Hank Paulson)日前演講時曾指出,美中40年來的經濟融合本應減輕安全方面的競爭,但情況卻往相反的方向發展。結果是現在有一大群人主張美中要脫鉤,但如果這一趨勢繼續下去,全球創新生態系統的融合可能會崩潰,也就是說,經濟數位鐵幕會因此破壞全球經濟。 弗里曼指出,美中貿易戰讓許多大陸科技公司都在想,再也不要讓自己陷入完全依賴美國關鍵零部件的境地;美國製造商也對自己說,是否還要在大陸建下一家工廠,應該三思而後行。美中兩國顯然已在脫鉤,而且脫鉤還轉向人的身上。美國開始將關鍵科技領域的大陸研究生簽證從5年縮短為1年,任何接近美國基礎設施或軍事相關行業的大陸投資者也遭到打壓,這種現象顯示美國正在對大陸關閉大門,美國拒絕最有創造力與競爭力的人,未來一定會付出代價。不過這也不全是川普的錯,中共從全球化體系中獲益,但卻不承擔任何犧牲來維持這個體系。 他在專欄中表示,中共的態度在美國引發了反彈,即使是民主黨人現在也支持川普對中共的強硬立場。但是,最開放的體系才會是贏家,它們可以吸引智商最高的冒險者與創新者,他們因全球最大規模的人才、創意和資本流動而變得富裕,美國以前就是這樣。美國應該自問:在與中國大陸的科技/貿易戰爭中,美國究竟要走向何方?北京也應該要問自已同樣的問題。中國大陸是美國的經濟競爭對手、經濟夥伴、人才和資本來源、地緣政治對手、合作者和一系列規則的破壞者。但它不是美國的敵人,也不是美國的朋友。 處理這種複雜關係的必須整個政府一起行動,不能多頭馬車。此外,美國還需要更多盟友,要拉攏全世界來對抗中國大陸,而不是川普單獨與習近平較量。不幸的是,川普採取了一種完全不連貫而又衝動的「美國優先」戰略,結果造成美國孤立無援,習近平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 弗里曼最後說,在全球合作、推動增長、應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性問題上,美中關係正在慢慢瓦解。正如新加坡學者、即將出版的《中國贏了嗎?》(Has China Won?)一書作者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所說,未來歷史學家回顧這次美中競爭時,可能會把他們比作兩個猿猴的族群,在周圍的森林被燒毀時還在互相爭鬥。

  • 美中是脫鉤,還是交往?

     依據國家教育研究院的雙語詞彙網,數學和電子工程學譯成「解藕」,化學和機械工程學譯成「去偶合」,英文單字「Decoupling」沒有政治學或國際關係的翻譯。近1年多來,美國華府政策圈與學術界用來論辯美中關係最夯的名詞─Decoupling,其實就是「拆夥」、「分離」、「脫鉤」的意思。  中國大陸經濟、科技、軍事實力快速的躍升,以及從「韜光養晦」轉向「奮發有為」的國際政治雄心,迫使美國對於中國迅速接近,甚至部分超越美國的發展動能,在慢速積累了10多年後,在川普總統2017年底的《國家安全戰略》中正式把中國定性為「修正主義強權」,可謂美國從1972年尼克森總統與國安顧問季辛吉開啟「關係正常化」的「交往」(engagement)政策,正式轉向「強權競爭」(great power competition)。  或許是由2018年2月《外交事務》期刊的〈重估中國:北京如何使美國的期待落空〉一文點的火,加上隨即登場的美中貿易關稅大戰,美國政學界幾乎鋪天蓋地把對中關係視為首要的國家安全課題。  國務院派駐在全球的「區域中國事務官」開始集結,俯瞰夏威夷珍珠港的史密斯軍營改稱「印太司令部」,五角大廈增設專責中國事務副助理部長,國會山莊的各種法案及聽證會、政策智庫研究中國的計畫與各型研討會,俯拾皆是。  美中貿易大戰本身即說明了兩國經濟的高度互賴,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要拆夥,誠如天方夜譚,但在兩強爭霸形勢愈益明顯之時,華府近來卻充斥著各種脫鉤之論:美國逐漸減少對中國大陸的貿易與投資,重新設定產業鏈的位置與路徑,減少研究與創新的合作。川普總統初期寵信的極右派反共旗手班農,甚至認為「脫鉤」可使得大陸經濟崩潰。  川普總統8月在盛怒下連發推文,「命令」美國企業撤出,尋找替代中國的地方,包括遷回美國製造產品,但是從汽車產業的特斯拉電動車,到運動產業職業籃球聯盟(NBA),再到電影產業的好萊塢,都不會聽命。  美國將美中定位在長期強權競爭關係,或許是葛萊姆‧艾里森教授所描述「修昔底德陷阱」的歷史規律,也或許是習近平追求2049年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引力,但以近程而言,川普總統也即將面對競選連任的壓力。  美國的對中政策長程戰略清晰:維持美國全球霸主地位,不讓中國過快地壯大,強權競爭要走30年。然而,短程戰術靈活:一切以川普勝選連任為目標,不使美中貿易戰以及股市、就業率、庶民經濟影響選票。  副總統潘斯10月24日在威爾遜國際學人中心所發表的第2次中國政策演說,延續了去年批判中國政治體制與侵害人權的力道,也重複了將「中國」與「中國共產黨」交替使用的詞彙暗示。國務卿蓬佩奧10月30日在哈德遜研究所頒獎宴會的演講,與中共直球對決的味道比潘斯還硬,更直截了當說出「中國共產黨政府不等同於中國人民」,明白切割「中共」與「中國」。  現階段為了選舉,美國對中政策的運作模式(Modus Operandi),自然會呈現出兩條軸線:既要「抗中」,也要「交往」。  副總統潘斯今年的對中政策演說,明顯比去年多了些緩和的調性:「美國不尋求遏制中國的發展,美國希望與中國的領導人發展建設性關係。」關於近來如雷貫耳的兩國「脫鉤」議論,潘斯堅決說「不」,還稱美國要尋求與中國的「交往」。  美國國防部印太區域安全助理部長之下,新設主管中國事務的副助理部長施燦德(Chad Sbragia)10月21日在北京「香山論壇」表示,關於盛傳美國對中基本政策乃植基於「脫鉤」的說法,在其日常政策討論中聞所未聞。美國要做的恰好相反,是要「深化關係」,甚至還稱美國「自由與開放的印太」主張也包括中國,而美國也「不會要求任何國家在華府與北京之間選邊站隊」。  美中長期戰略爭霸的局面雖已展開,但美國2020總統選舉的引擎也正啟動。倘美國為了大選而突然來個局部急轉彎,台灣小心不要被甩出車外了。(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