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美中關係正常化的搜尋結果,共30

  • 美陸會建立新經濟關係、國際體系

     適逢美中建交40周年,但美陸貿易戰陰影揮之不去,是否會升級為新冷戰備受關注。身為當年美中關係正常化的重要推手,美國前國安顧問、國務卿季辛吉認為,美陸兩國將找到解決貿易爭端的途徑,他並預言美陸談判將產生新型經濟關係、建立新的國際體系。 \n 季辛吉目前擔任「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CUSCR)執行副主席。據美國之音(VOA)中文網1日報導,季辛吉在該組織的2018年年會上指出,美陸關係現在正處於極為重要的時刻,兩國間的根本問題並不是雙方能否解決貿易爭端,而是在一個新的國際政治環境中如何共生共存。 \n 他說:「根本問題在於,這兩個偉大的國家能否在一個國際政治的新世界中共同生存,即兩國是否可以界定相互之間的關係,當然在這一關係中會存在分歧,但這一關係的努力目標是超越你輸我贏,這樣的模式強調改善關係的重要性和共同生存的重要性。」 \n 季辛吉表示,這將是歷史上一次獨一無二的出發,美陸兩國將找到解決貿易爭端的途徑,他預言「一個新型的經濟關係將會出現。此外,中國和美國會找到途徑、進行對話,在對話中,他們預期有挑戰,並將其克服。我相信這是可能的。」 \n 季辛吉說,他對美陸雙方領導人抱有希望,雖然「我們面前的實際問題是困難的,但我們面前的機遇是可以首次在世界上創建一個國際體系,其和平與秩序會被所有國家接受。」 \n 但他同時表示,美陸兩國就此達成協議、再出發的時機是有限的,「其他國家正試圖從這場沒有贏家的競賽中獲益。」 \n 季辛吉已95歲高齡,他被稱作北京最推崇的「老朋友」,去年11月初才受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邀訪問北京。季辛吉也見過美國總統川普多次,外界曾揣測他可能扮演美陸傳話人的角色。

  • 北京找對了人 川普女婿主導中國政策

    美國媒體在川習會前接連報導,川普的女婿庫許納主導川普政府的中國政策,中方顯然找對了人,做足工夫。不過這樣的美中互動,欠缺專業幕僚,讓華府外交界憂心。 \n 「紐約時報」(NYT)2日報導,中國大陸駐美大使崔天凱和川普的女婿、白宮資深顧問庫許納(Jared Kushner)密切互動,為川習會奔走。崔天凱甚至草擬川習會後聯合聲明交給庫許納。這份聲明在美國國務院內流傳。 \n 川普意向難測,推文和聲明都無法預料,北京為此苦惱不已。紐時指出,無論如何,中方找對了人。 \n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2日報導,前國安顧問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是北京和庫許納的牽線人,也是川普勝選後對北京的傳話人。 \n 華郵認為,如果川普在川習會中為中方的新型大國關係與區域擴張背書,並刻意忽略對內的高壓手段,這不僅將重寫美中關係,庫許納也將是美中關係最有影響力的人物。 \n 93歲的季辛吉和36歲的庫許納都是猶太裔,季辛吉主導1970年代美中關係正常化,至今仍是中方在美國極為倚重的智囊。36歲的庫許納娶了川普的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對政治有興趣,曾經營媒體,沒有外交與公職經驗。 \n 北京顯然持續在庫許納身上下工夫。伊凡卡帶著女兒參加中國駐美使館新春慶祝會,大陸安邦集團巨額投資庫許納家族被套牢的紐約地產,但被揭露後喊停。 \n 隨著庫許納在白宮以及對川普的影響力漸增,主掌外交的國務院形同邊緣化,庫許納與崔天凱攜手策畫川習會,如此單邊的美中互動模式,讓華府外交界憂心。 \n 許多美國前外交官員認為,川習會前中方準備充分,老神在在,白宮仍在為對中國路線鬥爭,重要技術官職長期懸缺。年輕的庫許納面對中國外交老將,是否有全面判斷能力? \n 庫許納是否親中,白宮官員認為也未必如此。華郵引述官員的說法,庫許納也認為對中國什麼都可以協商,他是做房地產出身的,認為任何事都會有雙贏結局。庫許納對政治也極為熟悉,這些事都會影響岳父川普的政治觀點。1060403 \n

  • 美中三公報 牽動美中台三邊關係

    聚焦川習會系列報導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依照華府詮釋,是以美國與中國的「三項公報」以及美國的台灣關係法等正式和非正式文件為基礎,兩大架構形塑美中與美台關係,牽動數十年來美中台三邊關係。 \n 美中三項聯合公報,是美國與中國大陸關係的根本,指的是1972年的上海公報、1979年的建交公報,以及1982年的所謂八一七公報。 \n 據美國在台協會(AIT)網站公布的內容,美中在1972年的上海公報提到,雙方關係走向正常化,符合所有國家的利益、任何一方都不應該在亞洲-太平洋地區謀求霸權。 \n 美國在公報中指出,美國認識到台海兩邊的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此立場不提異議,也將隨著這個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逐步減少在台的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 \n 而在1979年的建交公報,雙方除重申上海公報一致同意的各項原則,也提到美國政府認知中國大陸「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立場。 \n 在1982年的八一七公報,美國政府則聲明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對台出售武器的政策,並準備逐步減少對台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取得最後解決。 \n 美中台問題專家諾頓(J.M Norton)在時事新聞網站「外交家」(The Diplomat)撰文指出,美中三公報架構是美國與中國大陸關係的基礎。美國的立場是認知「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並且無意推動「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 \n 而美國這項政策的另一架構則是1979所訂的台灣關係法(TRA)、1982年的「六項保證」,以及美國總統雷根在1982年八一七公報的秘密備忘錄,是美台關係的基礎。 \n 諾頓認為,儘管美國政府持續履行「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但因分別支撐美中關係與美台關係的兩個架構雖然都支持和平解決兩岸間的議題,卻也存有競爭關係,使美國的對華政策始終存在矛盾。1060402 \n

  • 美中簽新公報 葛林:風險高也做不到

    白宮國安會前亞洲事務資深主任葛林今天表示,美國相當滿意當前和中國及包括台灣在內盟友之間的狀態,相信美中簽署第四公報無法達成,嘗試去簽署會有高度風險。 \n 目前擔任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副總裁的葛林(Michael Green),在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舉行的「美國新政府的亞洲關係」研討會後接受訪問,提出上述說法。 \n 葛林說,他在白宮5年及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8年期間,雖然出現過這種建議,中方也曾催促,但當時從未想過要簽署第四公報。 \n 他指出原因是,第一公報基本上是中美雙方相互批評的各自聲明,第二公報是美中關係正常化,第三公報像是種交易,處理對台軍售議題。很多人把公報看做像舊金山和約或維也納會議這類條約,但並非如此。 \n 他強調,美中關係具高度流動性,當前局勢比簽訂3項公報時期更複雜,既競爭又合作,這無法用文字來捕捉。 \n 葛林說,美國相當滿意當前和中國及包括台灣在內盟友之間的狀態,相信這(簽署第四公報)無法達成,嘗試去簽署會有高度風險。 \n 葛林回憶,歐巴馬團隊想要推新公報,並在2009年與中方發表聯合聲明時引起強烈反彈,不僅是台灣,印度與日本等國也不滿意,於是撤回簽署的想法,相信簽新公報是行不通的。 \n 此外,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擬於4月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外界質疑雙方可能就北韓、南海、經貿與台灣等議題進行所謂的「大交易」。 \n 葛林以對台灣最糟的狀況分析,即使川普真提出交易,也無法達到,屆時內閣與國會都會反對,國會會立法,這是做不到的。以川普的俄羅斯政策為例,國會還為此通過了經濟制裁法案。1060324 \n

  • 美專家葛林:川習會 台灣是中方要推進的笫一點

    美專家葛林:川習會 台灣是中方要推進的笫一點

    白宮國安會前亞洲事務資深主任葛林表示,台灣是川習會上習近平要推進的第一點;美國則對當前與中國和台灣在內的盟友間的關係感到滿意,美中不會簽署第四公報,嘗試簽署將有高風險。 \n \n葛林是在布魯金斯研究所24日舉行研討會後接受媒體訪問,提出上述說法。 \n \n葛林表示,他一周前在北京訪問,從與中方的接觸中,他覺得台灣會是川習會中習近平要推進(push on)的第一點。中方對川普重新確認「一中政策」雖然感到高興,但美國從未依中國的解釋來闡述「一中政策」。他推測,川普政府對台軍售會在川習會後。 \n \n關於簽署第四公報,葛林說,他在白宮5年,小布希政府8年期間,雖然出現過類似建議,中方也曾催促過,但「我們從未想過要簽署第四公報」。 \n \n葛林指出,當時未想簽署第四公報的理由是,第一公報是中美雙方相互批評的兩個各自聲明;第二公報是美中關係正常化;第三公報像處理對台軍售議題。很多人把公報看做像舊金山和約或維也納會議這類條約,但並非如此。 \n \n葛林認為,當前缺少的是美中戰略性對話,非第四公報,強調當前局勢比簽訂三公報時期更複雜,既競爭又合作,無法用文字來捕捉。他並以歐巴馬政府想推新公報,在2009年與中方發表聯合聲明,結果引起強烈反彈,不僅是台灣,印度、日本等國也不滿意,最後只有撤回簽署的想法為例,指出簽署新公報是行不通的。 \n \n對於台灣是否會在川習會成為美中兩國,在北韓、南海、經貿等議題上,淪為雙方「大交易」的一部分。葛林表示,「我不認為」。他指出,即使出現最糟的情況,川普提出交易,內閣和國會屆時都會反對。 \n

  • 卜睿哲:美中沒必要簽第四公報

    卜睿哲:美中沒必要簽第四公報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將訪問北京,外界更盛傳美中將簽署「第四公報」。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東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見圖,本報資料照片)表示,他不知道川普政府對美中簽署「第四公報」,到底有多嚴肅在思考,但他認為第四公報無必要;川普政府或許會被迫把台灣放在不利地位,但美方有足夠聰明不被推到這個路上。 \n 外交部北美司長薛美瑜指出,「第四公報」的議題一直都存在,從90年代起或每次美中領袖見面時,都會有這種傳聞,「現在也還是傳聞」。 \n 提勒森將於18日抵達北京,卜睿哲表示,他不清楚提勒森到中國會談什麼,但美中官員將會討論一些分歧議題,包括台灣。 \n 卜睿哲表示,過去美中三個聯合公報都是為特議題設計,第一個公報是美中交往基石;第二個公報是美中關係正常化的建交公報;第三個公報是關於軍售。 \n 至於傳說中的第四公報,卜睿哲說,他不清楚目前關於台灣有何議題還需要以公報的形式來表達,況且簽署每個公報雙方都要花費許多時間來洽談;他不覺得第四公報有必要,對美國也無益處,美國應知道有更好方式可保護國家利益。 \n 1998年時,卜睿哲還是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美國總統柯林頓那年訪問中國大陸,曾在非正式場合提出「三不」,即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獨立、台灣不應加入任何以國家名義參與的國際組織,當時,這番話引起台灣關切,卜睿哲則一再全力為柯林頓的話降溫,他認為這些話沒有新意,不過是再陳述美國政策, \n 但柯林頓「三不」口頭宣示,對台灣已造成傷害,類似情況是否會再現?卜睿哲說,可以想像川普也可能會被要求說一些對台灣不利的話,不過,以美國官員的智慧,應該不會走到那個路上。

  • 旺報社評》慎防美中洽簽「第四公報」

    旺報社評》慎防美中洽簽「第四公報」

    美國務卿提勒森本月18日將首訪北京,美國學界盛傳,前國務卿季辛吉正推動中美簽署第四公報。消息雖未獲證實,但論及美中實力的此消彼長、川普總統不依常規的決策、季辛吉的影響力,民進黨政府不可掉以輕心。 \n中美簽署第四公報的說法雖是老調重彈,提勒森不久前仍重申對台「六項保證」,強調台灣不應成為美中交易籌碼,但隨著時空環境的變化,川普任內出現特立獨行的兩岸政策,恐非無稽之談。 \n根據大陸外長王毅的說法,中美正在磋商元首會晤、各階層官員互動及各領域合作等事宜,可見提勒森此行是為緩解暗潮洶湧的中美關係。大陸總理李克強在今年全國人大會議提出的政府工作報告,更首度增加「遏制台獨」與「堅定不移推動和平統一進程」的字眼,暗喻了對中美簽署第四公報的企圖心。 \n美國歷屆政府提及一個中國政策時,多會重申三個公報和《台灣關係法》,前者是冷戰時期美中對話與關係正常化的關鍵基礎,部分內容至今雖依然適用,但已無法完全涵蓋全球化時代的美中關係特性。台灣並非美中關係的唯一核心議題,本世紀初開始,華府即不乏主張中美簽署第四公報的政學界人士。從季辛吉、斯考克羅夫特(老布希總統國安顧問)、芮效儉(前駐北京大使)、郝爾布魯克(前東亞事務助卿)至藍普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李侃如(布魯金斯學會)等學者,都認為美中第四公報能反映新的現實,亦有助於台海兩岸重啟建設性的對話。 \n反對簽署第四公報的論點,主要基於三項聯合公報是冷戰時代的產物,並不具法律約束力,美中現有的互動架構運作順暢,實無再受制於新枷鎖的必要。《台灣關係法》本質上屬美國國內法,目的為確保「維持美國與台灣間廣泛、密切、友好的商務、文化及其他各種關係」、「提供台灣防衛性武器」、「嚴重關切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決定台灣前途之舉」,美中若是重新討論第四公報,台灣議題勢必成為新的引爆點,將牽動到美國對台灣的「六項保證」。 \n胡錦濤時代,北京確曾表達欲簽署第四公報之願,但遭美方婉拒。習近平主政後,中方更在意美方是否徹底落實中美三項公報,強調華府遵守一中政策的承諾(1972年《上海公報》),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1979年《建交公報》),逐年減少並停止對台軍售(1982年《817公報》);換言之,美國若能遵守三項公報的內涵,揚棄雙重標準的兩岸政策,中美即無簽署第四公報的必要。 \n馬英九主政的8年期間,兩岸制度化的協商與頻繁交流,將雙方關係導入和平發展的正軌,2009年與2011年的《中美聯合聲明》及眾多華府官員的講話,都明確表態支持和肯定兩岸良性互動,2013年9月王毅訪美時就曾公開表示「台灣問題處於可控狀態內」。於今,民進黨重拾執政權,台灣又成為中美關係敏感話題,相對提升了北京與美洽簽第四公報的意願。 \n習川會可能很快揭幕,第四公報是否成為峰會話題,主要仍視川普的態度。理論上,川普治國既獨尊「美國優先」,兩岸關係就不會是華府外交的優先議題。不過,川普政策上獨樹一格與雷厲風行,迄今未兌現懲處中國的競選政見,顯見已意識到美中關係惡化的嚴重後果,未來只要不危及中國的核心利益、政權穩定和制度走向,確信北京可能在其他領域做必要的妥協和讓步。 \n中美關係仍處於競爭大於合作的現狀,洽商第四公報的過程必然坎坷,雙邊在眾多領域的分歧,也不會因川普表態「尊重」一中政策而煙消雲散。台灣需要警惕的是,任何議題或事物在川普眼中都可能成為交易籌碼,白宮官員支持台灣的外交表態,亦不可全然相信。華府若以洽簽第四公報交換中方在經貿方面讓步,即便其內涵沒有任何新意,但只要中美達成遵守三項公報(核心內容)的共識,都會危及台灣的安全利益。 \n川普選前挑釁一中政策,選後對北京讓步,顯示其已認知到,拿台灣威脅北京的作法行不通。美中關係與台海情勢正處於高風險期,任何風吹草動,台灣都可能被捲入衝突之中,為政者不可不戒慎恐懼。 \n

  • 容安瀾:川普操作一中無助美方利益

    容安瀾:川普操作一中無助美方利益

    美國資深亞洲學者容安瀾今天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可能發現協商一中是有用的操作手段,但相信他不知道其中的微妙之處,各界多不觸碰一中,因為這是無助於美方利益的操作。 \n 華府智庫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東亞計畫主任容安瀾(Alan Romberg)在史汀生中心舉行的「風險與回報,檢視川普的亞洲新方法」研討會中,分析川普(Donald Trump)就職前後對台灣、一中政策的說法。 \n 容安瀾分析,川普可能發現這(協商一中)是非常有用的操作手段,並發現中方非常想要(一中),也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而川普也想從中方身上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和回應,基本上包括經貿、南海與北韓。 \n 他說,中方知道川普想幹嘛,瞭解他的操作手法,也已經回應。但這是中國的主權與認同議題,相信中方無法就此協商。 \n 容安瀾批評,川普即使聲明他瞭解一中政策,但相信他不知道當中的微妙之處,這是各界多不觸碰一中的原因,因為這樣無益於美方利益的操作。 \n 至於蔡英文總統的處理方式,容安瀾認為,蔡總統找到複雜的平衡,她與資深幕僚也很清楚局面,美中兩項要素都非常重要。蔡川通電話與川普推文引起媒體熱議,但台方說明兩岸與美台關係相同重要。 \n 容安瀾強調,台灣不想被典當成為犧牲者,也不想和中國衝突,他不會憂心台灣無法處理局勢。 \n 容安瀾指出,川普陣營中許多人認為,多年來美國未公平對待台灣,這不僅是某任政府,而是1979年美中關係正常化後,甚至在此之前,即是如此。他們認為,美國未尊重台灣的尊嚴與台灣人的成就。 \n 他說,但形勢近期正快速轉變,川普與總統蔡英文通話後兩度推文,並在一週後更推向一中議題。這讓台北方面感到關切,在此發展下,台灣可能會是犧牲者,或者被美國拖下水,與中國發生衝突,但台灣並不想如此。川普推文後隔天,台方即有不同回應手法。1060209 \n

  • 葛來儀:一中符美台利益 川普不應輕廢

    美國資深兩岸學者葛來儀今天發表專文指出,美國的一中政策刻意保持模糊,沒有傷害台灣利益,反而活躍美台關係。川普政府應鬆綁官方與軍事互動,但仍是非正式關係。 \n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權力計畫」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在CSIS官網發表文章指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任期已經展開,但美國對兩岸的政策充滿不確定性,這使得維繫兩岸關係更具挑戰性。 \n 葛來儀認為,維繫台海和平穩定仍攸關美國重大利益,對此北京和台北雖然有重要責任,但美國在其中仍扮演一定的角色,最重要的是,不能在其中造成傷害。美國政策在轉變時刻出現重大變化,將為兩岸關係帶來不穩定。 \n 她指出,美國的一中政策是美中關係的部分基礎,並使得兩國外交關係正常化。施行37年的一中符合美國利益,不該輕易廢除。美國基於美中三公報、台灣關係法與對台六項保證下的一中政策,是處理美中台三邊關係的成功架構。 \n 葛來儀分析,美國的一中政策刻意保持模糊,不僅沒有傷害台灣利益,反而活躍了美台關係,雙方持續擁有外交互動,堅實的經濟與民間友誼,以及廣泛軍事安全合作。 \n 葛來儀建議川普政府: \n 延續美國歷屆政府強化美台關係的作為,評估雙邊關係可以與應該改進的項目,包括鬆綁官方與軍方互動的長期限制。但美台仍是非正式關係,否則北京會有強烈回應,這會置台灣安全於險境。 \n 改善美台關係仍應低調進行,以降低北京得被迫強烈回應的可能。 \n 美方官員應鼓勵台海雙方恢復官方對話與協商管道,讓誤解與誤判極小化,縮小歧異和解決問題﹒ \n 美國應警告北京,反對中方採取傷害台灣經濟與參與國際社會的手段。中方若打壓台灣,美國應採取行動回應負面影響。1060127 \n

  • 川普想談判一中 卜睿哲提護台四建言

    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在最新文章中對候任美國總統川普提出4項建言,他說,不論在何種情況下,華府都不能就台灣的未來與北京達成協議,「連想都不該想」。 \n 美國智庫國家亞洲研究局即將發表最新期刊,聚焦「政權交接期間的美國與亞洲關係」,已公開的部分內容中,卜睿哲(Richard Bush)針對美台關係有詳盡分析,他的文章標題直言,「川普團隊下的美台關係毋須大改大修」。 \n 卜睿哲一開頭就指出,美國總統歐巴馬政府團隊將交棒給川普及他的團隊的亞洲政策,美台關係是一個成功故事,他細數美中關係正常化後,美國與台灣發展既正常又獨特的關係,以及台灣民主化進程中,美台關係經歷的起伏。 \n 卜睿哲說,美國不希望見到中國與總統蔡英文間的歧見又讓兩岸回到當年民進黨首度執政時、前總統陳水扁時期的緊張態勢;而華府鼓勵兩岸雙方展現克制、耐心、彈性與創意,在這一點上,台北顯然比北京更達到華府的期望。 \n 在假設不論北京透過什麼樣的舉動、蔡總統都能繼續展現她在兩岸關係上以耐心、忍耐及不對抗的政策,卜睿哲對未來的美台關係給川普4點建議如下: \n 第一、美國和台灣必須繼續透過密切溝通、尊重相互利益及避免意外,持續雙邊關係,川普和蔡總統去年底通電話後顯示,美國新政府可能試圖在某種程度上提升美台關係,而這只有在假設北京能認定、這一調整不會破壞美國與台灣1979年後建立的非官方關係架構,才可能成功。 \n 他說,在任何情況下,華府都不該採取會導致中國懲罰台灣的步驟,即使中國選擇不和美國計較。 \n 第二、華府和台北應認真努力讓雙邊經貿關係自由化,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已無望的情況下,美台間「雙邊投資協定」有最佳機會,而這需要台灣解決一些現存貿易障礙,如對豬肉的市場准入,但美國必須在談判中展現解決這些問題的意願,而不是要求台灣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 \n 第三、美台應深化雙邊安全關係、包括對台軍售,以應對中國持續的軍力建設,雙方合作須建立在對中國不斷增強的能力已改變台灣所面臨的威脅要有清楚認識上,這也包括台灣要以什麼樣的防禦戰略及採購計畫,才能有最好的應對之道。 \n 第四、美國應繼續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社會,中國的反對是避免不了的現實,而如何讓台灣得以展現貢獻能力,需要有持續不斷的創意。 \n 卜睿哲最後說,不論何種情況下,華府都不該就台灣的未來與北京達成協議,「連想都不該想」,不該因美國想就其他優先關切議題如北韓問題,要北京改變政策而犧牲台灣的利益。他說,是中國自身政策不得台灣民心才導致失敗,和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支持無關。1060118 \n

  • 英川通話後 川普再會季辛吉意味深長

    英川通話後 川普再會季辛吉意味深長

    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 2日在北京與大陸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會面,雙方互相表達願意共同努力,持續推動美中關係穩定發展,然而卻在同一天,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總統蔡英文熱線。作為當年美國一中政策的構想者,季辛吉讚賞中方這次反應平靜「令人印象深刻」,6日應邀與川普會面,可說意味深長。 \n \n40多年前,美國總統尼克森致力於美中關係正常化,在季辛吉等人的協助下,構想出帶有模糊性的美國一個中國政策。川普在今年5月競選期間,曾與季辛吉見面,11月勝選後,二度與基辛格會面,談及中國,隨後基辛格就前往北京訪問。 \n \n中評社報導,季辛吉自北京返美後,三度會晤川普,其意義非同小可。首先,季辛吉扮演著習近平與川普之間的溝通橋梁,轉告從北京帶回的訊息;其次,作為過來人,季辛吉一定會勸川普,一中政策確保美國國家利益30多年,變不得;第三,季辛吉以其對中國政治和文化的了解,會給川普再上一堂中國基本常識課,讓川普今後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更知道分寸。 \n \n「英川通話」在美國引起沸沸揚揚的政治風波,許多人擔心川普政府將改變美國已持續37年的「一個中國」政策。在國內各方壓力下,川普幕僚頻頻呼籲冷靜,並強調川普知道美國的國家政策,而他現在還不是總統。

  • 當川普遇上台灣 一通電話掀熱議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蔡英文總統的一通電話,掀起美國社會對台美關係和一中政策的公開與正向討論,輿論為美國社會紮實地上了一課。 \n 川普(Donald Trump)陣營公布川普和蔡總統通電話後,即刻引起美國媒體大篇幅報導,輿論多認為川普可能不熟悉美中台關係的深奧微妙,此舉打破40多年來美台領袖不對話的成規,恐將危及美中關係,甚至有國會議員推文這是戰爭的開端。 \n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與紐約時報(NYT)連續2天頭條報導,吸引數千網友留言,反川普者認為川普不懂外交,此舉危及美國利益。更有大量網友反駁,美國總統當選人連通致賀電話都不能接,做什麼國際領袖? \n 當台灣遇上川普,一通電話即引起全美,甚至全球關注,實屬意料之外。美國社會的問題是:為何美國總統當選人不能和台灣的總統通電話?為何過去的美國領袖不能和台灣領袖講話? \n 對台灣民眾來說,答案很簡單,但美國社會未必瞭解。 \n 媒體紛紛翻出1972年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開啟美中關係正常化進程,和1979年台美斷交與台灣關係法生效,美國的一中政策等歷史,實實在在為民眾上了美台關係的一課。 \n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國際政治評論員札卡利亞(Fareed Zakaria)說,如果美國要改變(對台)政策,這將會是數10年來美國外交政策最大的變革之一,希望背後經過深思熟慮。 \n 他說,這無關該不該做(川普接聽蔡總統電話),但希望背後真的有想清楚。 \n 華府外交體制內人士選前集體簽名聲明反對川普,選後繼續抨擊。川普當選並決定與蔡總統通電話,他在推特(Twitter)用簡單的文字說明立場,幕僚也親上火線駁斥質疑,台灣的民主價值、台美關係與美國政策少見的在鏡頭下深刻且嚴肅的討論。 \n 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研究員施密特(Gary Schmitt)在華爾街日報(WSJ)指出,這通電話反映川普拒絕接受過去的運作模式,推動對台新關係,在北京不斷警告中,挑戰中國。 \n 施密特認為,川普傾向不依循過去的成俗,這對提升美台關係是正面的事,雙方互動會更有效能,但難以一通電話斷定背後的思維。 \n 無論如何,包括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亞洲安全計畫主任克羅寧(Patrick Cronin)等專家都認為,外界對這通電話過度反應與解讀,美中關係與美國對台政策是否有變化,得等到川普上任並任命重要內閣官員後,才能判斷。1051204 \n

  • 美國全面解除對越南武器禁運

    美國全面解除對越南武器禁運

    正在河內訪問的美國總統歐巴馬與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今天在會談後共同主持記者會,公布美國正式全面解除對越南出售殺傷性武器禁令的資訊。 \n 歐巴馬表示,美越經過長期和解階段,兩國關係正常化以來日益邁上新的發展台階。他並駁斥美國透過此舉拉攏越南、對抗不斷擴張的中國大陸說法,指出「對越南解除武器禁運將有助改善越南國防能力,讓美越關係完全正常化」。 \n 陳大光在會中高度評價美國全面解除對越南出售殺傷性武器禁令。他說,「我們相信越美關係繁榮發展不但對兩國帶來利益,而且還為世界與亞太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以及東協和美國間關係做出貢獻」。 \n 雙方表示,將加強兩國經濟、貿易、教育等領域的合作關係,共同配合因應氣候變化等全球挑戰。國防安全方面,雙方同意加強海軍合作,美國將繼續協助越南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協助越方客服戰爭後果等。 \n 歐巴馬希望越南改善人權、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等。 \n 陳大光表示,越南當選2014-2016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承認越美兩國仍然存在人權等問題的分歧,雙方應在互相尊重的原則上擴大對話,化解相關分歧。1050523 \n

  • 拋開一中包袱 美該與台關係正常化

    拋開一中包袱 美該與台關係正常化

    台灣第一位女總統蔡英文即將於520就職,在選舉中獲得大勝後,她將成為中華民國第四位民選總統。這也是總統大位的第三次政黨輪替,然而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安全問題研究中心主任史密特(Gary Schmitt)18日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發表的評論指出,從任何標準看來,中華民國都已成為正常的民主國家。然而,台灣與美國的關係卻絕對談不上正常。 \n的確,如果你試圖要向外星人解釋華府的台灣政策,對方想必會露出滿頭霧水的表情。評論指出,華府對台政策主要是在1970年代與1980年代初形成,當時台灣是一黨執政,一心還想反攻大陸,但如今時空轉換,一切早已截然不同,而美國的對台政策也已成為過時的遺物。看來,美國能與古巴解凍復交,但卻不能和台灣這麼做。 \n一般來說,美國決策者視台灣為麻煩。但台灣所具備的一些特質,卻能對美國在亞洲的戰略地位有所貢獻。評論指出,首先,它已成為民主政治的典範。國際性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認為台灣「自由」,並對其民權與政權水準給予高度評價。 \n其次,它仍是重要的經濟體,不僅是美國第九大貿易夥伴,也是一些全球最創新企業的總部所在。 \n第三,要是美國為了亞太再平衡策略,真的認真要在亞洲尋找支點,那便幾乎無法忽視位在美國日、菲盟友之間,座落於重要海上貿易航線上的台灣。在睿智的國防計畫下,將能把台灣建設為「第一島鏈」上重要的一環,從而降低中國對更廣大的太平洋區,以及駐關島美軍的海、空威脅。 \n由於美國不願拋開「一中」的假設,對台政策始終卡在中立上。 \n台灣人早已表達得很清楚,他們既沒有統治大陸的野心,也根本不想在「一國兩制」下與中國統一。反之,不同的民調始終如一地顯示,自認是「中國人」的台灣人在百分比上只剩個位數。 \n此外,「一國兩制」也沒剩下多少吸引力。而蔡英文在競選期間,還有成為總統當選人後,也明確表示,她無意推動台獨。 \n但毫無疑問的,美國若進一步與台灣關係正常化,將會升高與北京間的緊張。然而,未來與中國之間要想完全沒有緊張,無異痴人說夢。近年來中國的行為已明確顯示,戰略競爭是無可避免的,而北京也心知肚明。唯一的問題在於,美國有沒有像中國一樣,善用一切的資產。 \n最後評論指出,不支持台灣並不會緩和美、中間的緊張,只會造成當地盟友,還有潛在盟友間更大的不安與不確定感。而在軍事、經濟與外交上加強與台灣的關係,不僅符合美國的利益,也是正確的作為。

  • 兩岸史話-為周恩來口譯的台灣姑娘

    兩岸史話-為周恩來口譯的台灣姑娘

     加速日中談判另一個主要原因,是周恩來的健康狀況,他在1972年春天得知罹癌。 \n 「周總理原本是晚上工作、早上睡覺,中午起床就工作一整天的人。但是要迎接田中首相前來中國時,總理辦公室關照說『晚上10點以後就不要再送報告來了』,意思是周總理要配合田中早睡早起的習慣來調整生活作息。」 \n 不過,「晚上10點以後不要送報告來」的指示實際上不太做得到。林麗韞也說:「幾乎是每天,三更半夜都還是要送資料給周總理,或向他說明情況。我猜周總理在那段時間,身體也很辛苦。」 \n 精力充沛來者不拒 \n 「周總理總是盡力和日本的來賓會面。」如同林麗韞所說,1953至1975年的22年間,周恩來總共接見日本的代表團達295次之多。如果平均一團10人的話,也就是近3000人。 \n 林麗韞回憶,周恩來總是精力充沛地接待來客,她說:「周總理接見的團體各式各樣。除了政黨幹部和企業家,還有勞工、婦女、青年團體等,總之只要時間允許,他都會答應日本方面的會談邀請。有一次,來了一個包括勞工、青年、教師等在內的混合大型團體,和周總理進行很久的意見交流,之後又共進晚餐,最後談了約8小時的話。」 \n 一個國家首腦花了8小時之久接見海外訪問團,本身就是極少見的特例。「我也以口譯身分參與會談。團員中有位留長髮的男性,周總理問他『為什麼要留長髮呢?』那位男士回答『是為了反抗社會才留的。』周總理接著說『我們年輕時也對社會不滿,所以才發生了五四運動。』不著痕跡地把長髮話題轉到革命歷史。我對周總理的談話技巧自然深感折服,不過他可以和日本年輕人對談,並加強交流深度,這讓當時還很年輕的我不勝感動。」 \n 不過,到底為什麼北京這時急著和日本建交呢?「在田中內閣上台前,中日兩國民間交流一直在進展,包括各政黨間交流。尤其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祕密訪中,更加速日本的積極態度。雖然美日是同盟國,但是美國並未事先通知日本政府,就積極地和北京交流。日本人稱這是『越頂外交』,不過因為田中為了追上美國而前來北京,所以我們周圍的人就稱這是『超前外交』。」 \n 也就是說,東京和北京已有一定程度交流,日本又受到美中關係拉近刺激,因此田中內閣成立時,一鼓作氣地推動日中邦交正常化。林麗韞的回憶忠實反映出北京的公開立場。 \n 另一方面,綜合相關人士說法,除了北京的政治判斷,也可以從周恩來(日中談判的指揮官)本身推論,何以急著推動邦交正常化。 \n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周遭的國際環境。北京考量到中蘇關係和台灣問題,希望改善與美國關係。中共建政後,中蘇雖然締結了《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但在中蘇交惡後,雙方對立加深。1969年3月,雙方軍隊又在黑龍江珍寶島爆發衝突,日後也持續在滿洲里和新疆發生零星衝突。 \n 中南半島情勢也是亂源之一。因為北越想讓越戰持續,靠攏並極度仰賴蘇聯。柬埔寨和寮國本來中立,也相繼因政變關係而改變立場。另一個懸而未決的台灣問題,則因1971年解決了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問題,所以對台北的攻勢開始轉強。 \n 據傳反對改善美中關係的林彪,在中共加入聯合國不久前的1971年9月,發動武裝政變失敗而亡命,卻在蒙古墜機而死,所以國內主要障礙也被清除了。 \n 加速日中談判另一個主要原因,是周恩來的健康狀況,他在1972年春天得知罹癌。不知是否這個原因,他對於日中邦交正常化有著無比的熱情,但有時也會出現示弱的發言。在日中達成協議前後,林麗韞親耳聽到周恩來兩次令人不解的發言。 \n 第一次是田中對周恩來說:「現在赤坂離宮正在改建,將來要當作迎賓館。改建完成後,請周總理務必要當第一位光臨的嘉賓。」周恩來笑著說:「謝謝。不過我應該去不了了。」他指著旁邊像林麗韞這樣的隨行人員說:「讓這些年輕人去吧。」就這樣結束了話題。 \n 沒機會到訪台灣了 \n 林麗韞說:「當時我們還不知道周總理染病的事,總覺得『如果日本以國賓身分招待,不管多忙都一定會去吧?』很不理解。」但如周恩來本人所說,他到最後仍無法實現訪日之行。林麗韞說:「周總理去世後,應該是1979年吧,周夫人鄧穎超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團出訪日本,便是在赤坂離宮接受招待。我也以副團長身分隨行,當時想起周總理的話,真有無限感慨。」 \n 第二次是日中邦交正常化不久後,突然冒出來。簽署完日中共同聲明後,周恩來吆喝外交人員:「去人民大會堂的台灣廳參觀吧!」林麗韞一邊陪在周恩來身邊參觀台灣廳,一邊說:「周總理,哪一天到台灣來吧,台灣人一定很歡迎。」周恩來當時溫和但明確地回答:「不,不會有這種機會了。」 \n 「乍聽之下,是有『怎麼會?』的感覺,不過那天也沒多想。現在想起來,那兩次都是周總理覺得自己病情日益惡化,所以不論是日本或台灣,大概都沒有機會去了。」(待續)

  • 國際瞭望-朴槿惠的外交立場

     南韓總統當選人朴槿惠在競選期間對外交政策的發言實在很含糊,而在朝鮮半島問題上也不明朗。 \n 南韓總統在朝鮮半島問題上是有兩項選擇的;是以南北韓關係決定韓美關係?還是以韓美關係來決定南北關係? \n 前總統金大中、盧武鉉是以南北關係決定韓美關係,他們熱中於南北關係正常化,即使華盛頓不高興,南韓還是我行我素。而即將卸任的總統李明博,是將韓美關係置於南北關係之上的,由於與美國親密合作,即使南北關係冷至冰點也在所不惜。 \n 結果,金、盧的政策即使是緩和了南北衝突,但並未化解雙方僵局,金、盧都曾訪問平壤,但金正日始終未到首爾訪問。李明博的政策則引發好幾次小規模軍事衝突。 \n 那麼,朴槿惠會走哪條路?她可能是緩和與北韓的關係,但未必走合作之路,○二年五月她曾以平民身分訪問平壤,金正日曾到她下榻的賓館會晤,談了一小時,然後又花了兩小時共進晚餐,朴槿惠說那是父輩之間緣故,所談的非常坦率,開誠布公。二○○一年朴曾發表文章,提及南北統一及美韓安保的關鍵是信賴外交與均衡政策。她選前曾表明若當選,將努力推進朝鮮半島的信任進程。 \n 由此可見,她的南北政策還是要先取得「信任」,那就要看金正恩的態度如何而定了,肯合作便有信任,否則便難信任。 \n 至於關鍵國家中國與美國,朴在競選時說:中國的發展與美國的亞洲政策不衝突,韓國不要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將以韓美同盟為基礎,深化與中國戰略合作伙伴關係,為了振興韓國經濟也要進一步加強與中國的合作,推動中韓貿易發展。 \n 經過李明博這五年的經營,韓美關係在軍事政治經濟上已十分密切,這基礎已很難改變。另一方面,朴嚮往中國文化,不但能說漢語,且熟讀連中國人也未必讀過的馮友蘭著作。最重要的是,振興南韓經濟須仰仗中國。但她如何不選邊站,則是很大的考驗。 \n 南韓總統雖只能擔任五年,不得連任,但權力甚大,能任命總理及各部部長,控制著三千億美元的年度預算,指揮著六十萬軍隊,任命約四百家國營企業的總經理。若再是執政黨黨魁,則國會也由其擺布,只對自己負責。那麼朴槿惠真可自由決定其外交及南北政策了。

  • 兩岸史話-海峽風雲實錄

    兩岸史話-海峽風雲實錄

     他們在關係正常化協定稿中把台灣訂為中國的一個省──卡特指示伍考克一定要小心提防這個說法,必須要去除掉。 \n 國內如何爭取兩黨在政治上掩護,又是另一個關鍵。政府特別去找一位知名的共和黨籍律師請教。布朗尼爾(Herbert Brownell)在艾森豪時代曾任司法部長。他建議,共同防禦條約依循條約規定停止,可以使台灣遊說團的抗議降低。因此,在關係實際異動之前,如何處理條約已經有了定奪。 \n 對台軍售北京不悅 \n 軍售的未來是個更棘手的問題。北京認為對台軍售有煽動性、不合法,台北則視之為在象徵意義和功能運作上十分重要。美國方面,從政治上、道義上和戰略上而言,它們也絕對有必要。尼克森和福特政府曾繼續對台軍售,一面又試圖限制供應項目的品質和數量。斷交在即,美國官員想賣先進武器給台灣,使其防務儘量強化,同時亦打造將來在商業銷售及非正式關係的脈絡下維持供應鏈。北京提出反對。韓敘一再表示,這些作法違反上海公報的承諾,也不符卡特宣示希望加快關係正常化的精神。美國「執意」堅持供應「蔣幫」將阻礙關係正常化。縱使如此,一向樂觀的奧森伯格評估9月7日郝爾布魯克和韓敘的對話紀錄之後,認為中方的立場原本可以更強硬。他告訴布里辛斯基說:「仔細閱讀之後,顯示中方沒有把(美中)在關係正常化之後絕對排除(對台)軍售當做是關係正常化的障礙。」 \n 最後,美方雖允許北京對許多特定武器系統的決定表達意見,但卡特政府堅持中國「容忍美國對台軍售,而且不能對我方聲明:我們深信台灣問題將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沒有任何異議」。卡特於1978年9月19日和柴澤民進行重要會議,清楚說明這些政策符合華府和北京的利益,因為它們可使台北不去發展核子武器,或是轉向第三者求助對抗中國。 \n 據奧森伯格說,美方是「暗示……軍售的質和量將和北京對台灣問題的姿態掛鉤。上海公報已把美國駐台兵力規模和該區域的緊張程度掛鉤……雖然在和中方的任何討論中都沒有提到這一點,但是這個原則合邏輯的延伸即是,緊張繼續消退的話,軍售也會減縮。」 \n 談判進到最後階段,鄧小平和伍考克對美台關係達成若干協議。12月13日,鄧小平接受共同防禦條約在美方提出照會一年之後終止,只要求「在這一年期間,美國將節制對台軍售,因為它會引起許多麻煩。」也不應該顯得華府仍在執行條約的條文。鄧小平對美中建交之後4個月,美軍才全部撤離台灣,也不再堅持反對。 \n 看樣子已經萬事就緒。不料,就在公布正式建交前不久,美方發現雙方對軍售問題根本沒有清晰的諒解。郝爾布魯克12月12日試圖向布里辛斯基指出,沒有證據顯示鄧小平充分了解,經過一年期的遞延期之後,美國計畫恢復銷售防禦性武器給台灣。但是,他並未成功。12月14日,柴澤民證實了郝爾布魯克的憂懼。柴澤民向布里辛斯基說,華府放棄繼續對台軍售之後,事情進展順利多了。有可能是中方真正不了解,他才這麼說,但中國事務專家容安瀾(Alan Romberg)認定,中方想玩把戲誘使華府接受這個論點。總而言之,卡特突然面臨一個狀況,他把建交協定送到國會時,可能在政治上無從防衛。 \n 因此,卡特堅持要伍考克去見鄧小平,直接和鄧商討1979年12月31日以後恢復對台軍售這個問題。鄧小平氣得痛罵卡特、斥責伍考克一個多小時,堅稱:「如果是這樣,我們不能同意,因為它實際上將妨礙……台灣問題的和平解決」;它讓蔣經國有辦法拒絕談判兩岸統一。伍考克和芮孝儉有充分證據,鄧若不是忽視了訊號,就是希望以此危機來占上風。最後,鄧小平讓步,不願讓關係正常化功虧一簣,尤其是他已決定儘快攻打越南,需要以美國承認來做為對付蘇聯報復的緩衝。即使如此,鄧表明他以後會再提出軍售問題來討論。 \n 談判以英文版為準 \n 另一個複雜的問題,涉及到中國和台灣之間的關係,它從上海公報延續下來。中國官員一再想讓美國對手接受可以決定、並消退台灣政府地位的文字。他們在關係正常化協定稿中把台灣訂為中國的一個省──卡特指示伍考克一定要小心提防這個說法,必須要去除掉。談判是以英語進行,雙方也都同意以英文版本為準。然而,中方翻譯員說服美國對手芮孝儉同意中文版本略做修正,以便更準確地表達「美國 acknowledge 海峽兩岸所有中國人的立場」的意思,從1972年的中文「認識到」改為「承認」。這一更動使得中方後來不時宣稱美國的政策是 recognized(承認)、而不只是noting it(認識到)。不論美國如何聲明沒有任何改變,讀中文版本、不讀英文版本的分析家,總是不接受美國的否認。甚且,華府捨棄1972年費盡千辛萬苦得出的句詞「海峽兩岸所有中國人」,換成不精確的「中國人的立場」。 \n 鄧小平1979年訪問華府,以此標示美中建交。他又和卡特談起台灣問題。卡特請鄧在和美國人談到台灣時,多用「耐心」、「和平」這類字眼。鄧回答說,他希望華府和東京能鼓勵台北和中國談判:如果台灣拖得太久,北京的耐心會消失。中國領導人此後很少再提到台灣拖延談判是北京動武的理由;一直要到1990年代中國愈來愈擔心台灣的本土化和島上人民的政治意識,才又拿出來說。鄧小平反過來要求卡特在處理軍售問題時要「審慎」,即使他本意是反對美國對台軍售。他向《時代周刊》表示,美國對台軍售有損台灣問題和平解決的機會,因為「蔣經國會有恃無恐。」(待續)

  • 兩岸史話-海峽風雲實錄

     蔣經國也不肯向美國以外的來源採購主要的武器系統,以免減弱他和美國的關係。 \n 相形之下,范錫視對華關係本身即是目標,不是用來對付蘇聯的棍棒。既然沒有布里辛斯基的別有用心,范錫就少了急迫感。再者,從脾氣上來講,范錫為人和難以壓抑的布里辛斯基迥然不同。布里辛斯基的個性急切、強悍,和范錫的冷靜、紳士作風大異其趣。范錫喜歡在美中關係正常化和複雜的台灣問題上按部就班進展和審慎規畫。他後來說:「既然我們決定不損及台灣的安全,我不覺得我們可以逕自接受……(中國的)條件。然而,它們可以做為我們討論的框架。」 \n 就現實而言,范錫對台灣的作法雖然比較慎重,以實質而言大體相同。他在回憶錄中寫說:他相信對台關係應是非官方關係,共同防禦條約應該終止,可是他覺得條約不該驟然切斷,應該依據條文規定辦理。范錫明白對台軍售的重要性,也曉得有些選民決心維護軍售。他必須和國會的壓力以及覺得不安全的台灣政府之懇求搏鬥。他派郝爾布魯克去和幾位關鍵的議員協商。他也深刻感受到其他國家(如以色列)的憂懼,它們將以卡特的對台政策評斷卡特的可靠程度。最後,范錫認為十分重要,北京不應一再在言詞上大談武力解放台灣,即使刪掉這些言詞只是表面上的修飾,都應該要做。范錫後來聲稱:「我在內部政策討論時,在這些立場上必須清晰、堅定,因為總統的某些顧問,特別是布里辛斯基,急著要快速走向關係正常化,以致於似乎預備危害到台灣人民的福祉。」 \n 欠中國一筆債 \n 奧森伯格整理出來的前朝政府和中國交涉互動的紀錄,釐清了前朝政府未能解決、又未有容易的解決方案之種種問題。一旦開放的喜悅感被美國和中國國內的政治紛擾遮蓋,北京開始覺得不耐,告訴美國官員說,美國當年干預中國內戰,「欠中國一筆債」。它不能忍受美國想要援助或防衛台灣,但歡迎對台北施壓以達成和中國的調解。卡特讀完過去的對話紀錄,堅持必須管好解決懸案的作法,「我們不應像尼克森和季辛吉那樣去親他們的屁股」。不過,這並不代表卡特更重視對台關係,或是他願竭力保護它。 \n 1977年春天,「第二十四號總統評估備忘錄」出爐之後,卡特政府的政策就清晰多了。它訂出和北京建交的4個方案:(一)全面擁抱,採納日本模式,棄絕和台灣所有的正式關係;(二)部分推進,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保持和中華民國的外交及軍事關係;(三)片面作法,華府按自己的條件降低(對台)關係;或是(四)有保留的關係,保持(對台關係)官式的現狀,但擴大和北京的軍事和情報接觸。 \n 雖然總統評估委員會一致建議第一案,布里辛斯基卻想要更熱切傾中、棄台。來天惠後來回憶說:「打從一開始,大家都同意,我們必須小心處理台灣問題,因為我們在當地有太多利害關係,全世界也都在注視我們如何對待盟國……我深信范錫絕不會涉入會傷害台灣的作法。」因此,布里辛斯基的一頭熱,產生磨擦。但是,卡特認同布里辛斯基對美中新關係的看法,把台灣視為討厭鬼、甚至幾近仇敵。卡特後來檢討認為:「在缺乏我持續一貫的領導下,台灣的遊說團體似乎占了上風,可以制訂美國的政策。」他不會讓台北出了名的購買影響力行為ˍˍ餽贈厚禮給他老家喬治亞州平原鎮的親友ˍˍ妨礙美中關係正常化。 \n 政府其他人士覺得需要補償台灣,軍售成為官員圈中爭辯最激烈的重點。台灣政府高階官員向報界抱怨,他們有潛艇、無魚雷,有老舊驅逐艦、沒飛彈,空軍飛機比起中共少得可憐。有一位官員甚至承認:「坦白說,我們全覺得非常弱勢。」 美國對台軍事供應補給的價值,因此從1976年的6千萬美元左右,上升到1977年的1億5千3百萬美元。即使如此,國防部主管國際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艾布拉莫維茨(Morton I. Abramowitz)告訴國家安全會議的阿瑪寇斯特(Michael Armacost)說:「我們應該立即挪動我們的尊臀,開始批准台灣的軍購案。」他很明白白宮的運作,提醒阿瑪寇斯特:「若是把這消息列入呈給總統的公文,一定會讓問題更複雜。」 \n 可是,軍售問題一直存有爭議。沒有人想要觸怒總統,或是重啟越戰末期移轉武器的不愉快記憶。甚且,政府對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一直無法達成共識──要用什麼飛機替代台灣已經老舊的戰鬥機?美國聯合參謀本部評估,它們已相當老舊,到了1981年底即會大量墜毀。最不會惹惱中國、因此也最符合國務院心意的選擇,是以不會威脅到大陸的相對不先進、短程的諾斯洛普F-5E機增強台灣的力量。國防部傾向保護台灣不受中共侵襲,並保護政府不受台灣遊說團困擾,希望賣比較好的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F-4全天候戰鬥機。國家安全會議原先支持F-4,後來在漫長的辯論過程轉變立場。 \n 得到中國默許 \n 第3案是購買非美製飛機。台灣考慮購買60架以色列幼獅型(Kfir)噴射機,它的能力介於美國兩種機型之間。通用動力可以從提供這批飛機的引擎賺到約兩億美元的特許費,但美國實際上不用供應飛機。可是,奧森伯格反對幼獅案,認為它們太先進、會使北京緊張。甚且,他也質疑把以色列和台灣湊在一起是否明智,擔心此舉會危及以色列的安全,因而傷害到美國。以色列並沒有這份顧慮,聲稱它已「得到中國默許」。 \n 蔣經國也不肯向美國以外的來源採購主要的武器系統,以免減弱他和美國的關係。他告訴安克志大使,他比較偏好開發升級版的F-5E。他也有可能是顧慮到台灣十分依賴沙烏地阿拉伯供應石油,不好向以色列高調購買軍火。 \n 最後,卡特把有關台灣的需求、中國的要求等等方案統統不准。由於1980年春天總統大選戰火熾熱,國內政治壓力上升,他決定讓諾斯洛普和通用動力兩家公司恢復競爭設計一種台灣可以購買的出口機種。卡特不肯裁決定此一棘手難題,把它丟給他的繼任人去決定。(待續)

  • 兩岸史話-海峽風雲實錄

     如果中國發動入侵,除非美國介入或台灣動用核子武器,它一定會得逞。 \n 台灣駐美大使沈劍虹發現,福特政府並沒比尼克森政府更易接近、更願回應。沈劍虹一再要求禮貌拜訪、遞交信函或聽取簡報,卻很少得到正面答覆;即使得到正面答覆,也幾乎無可避免由較他提議的對象之低層級官員出面應對。沈劍虹也不若前幾年容易結識新外交官員或與舊識打交道。人人都曉得蔣經國有意派周書楷接替他;周書楷是個老於世故的人,和台灣的總統關係親密,能夠和美方更有效的打交道。可是,當沈劍虹徵求美國同意更換大使時,這樣一個重啟美台新關係的象徵性動作竟然不被同意。 \n 國務院官員記載,「沈空前大受震撼」;他們預料「雖然蔣經國可能比較不動聲色接受此一消息,我們認為他一定大為震驚。」 一年之後,即使沈劍虹健康不佳,當時在華府大使館任職的章孝嚴(蔣經國未公開承認的兒子)悄悄地再度徵詢易人,華府依然不肯同意。 \n 打造美台新框架 \n 台灣未來的安全要求,遠比其他任何問題,更加界定未來華府和台北之間的關係之性質,也會界定此一關係將影響美、中修睦的程度。北京持續期待與美國建交,將使它可以收復台灣,因為美國將不再是障礙。從1971年7月季辛吉首度訪問北京起,這個念頭一直是中方思考關係正常化的中心問題。 \n 美國人未必了解或接受這個觀點,但是他們認識到一個遭到國際社會摒棄的實體,前途並不確定。因此,美國的決策者著手打造和台灣往來的一個新框架,俾能確保經濟、社會和文化關係繼續成長,但政治和安全的關係與責任又降到最低。如何不引起台北驚慌失措、如何不使北京盲動,成為季辛吉處理台灣問題時最棘手的難題。 \n 季辛吉在準備他於福特時期第一次訪中時,要求屬下重新研究對台軍售及中共武力犯台的可能性。「國家安全研究212號備忘錄」強調推動關係正常化、又要同時穩住台北的困難。研究指出,如果中國發動入侵,除非美國介入或台灣動用核子武器,它一定會得逞。中國可以取得空中優勢、擊沉台灣艦隊、封鎖其港口,並派出10萬名部隊登陸,全都不會碰上重大抵抗。然而,台灣向美國購買武器有它的效果,既可保持政治穩定、又可防阻它發展核子武器,甚至可以阻攔蘇聯介入。研究報告甚至想像,只要華府不提供攻擊性或先進武器、不給予台灣獨立的產製能力,或不大量移轉材料的話,中國或許會接受對台軍售。 \n 最接近季辛吉的人士相信,「盡可能低度化美國直接涉及台灣未來的安全事務(如供給武器給台灣,或透過公開聲明表示美國對台灣未來安全有某種承諾),是符合我方利益的;因為長期下來,它非常可能成為我們和北京交往時的一個主要刺激物。」他們指出北京認為對台軍售使得台灣更不朝統一進展。必須要讓中華民國官員明白,他們可以藉由政治手段、而非法理或軍事手段維護台灣的安全。安克志大使在1974年還奉准可以不含糊地支持共同防禦條約,可是,季辛吉在1975年向福特建議:「重申保證……現在已經不明智。」然而,軍售可以做為廢約的短期補償。美國在1973年已終止某些援助,季辛吉認為要中斷其他援助(包括軍售)也應該相當容易。就美國國內政治而言,最困難的應是禁止台灣以現金採購防衛性武器,但這也是必須做的。 \n 在中間這段過程,福特政府必須決定那些武器系統會危及情勢穩定、那些是台灣需要。國務院的主張一般皆占上風:台灣只能溫和地、逐步地補充(increments)其兵力。例如,台灣在1974年要求魚叉飛彈以防禦中共的巡邏艇。魚叉飛彈是美國海軍專用的水面對水面飛彈,但已經准予出售給南韓。安克志主張,「合理的嚇阻力量是台海地區能夠和平的因素之一」,「國內有信心它有能力自衛,對台灣的政治穩定非常重要」。 \n 然而,國務院和白宮關心中國會敏感,不接受安克志的建言,削減國防部出售魚叉飛彈的意願。 \n 斷交後法律保障 \n 比爭取某些特定武器更重要的是,斷交之後提供台灣安全保障的法律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國務院的法律專家抱怨他們的外交官同僚忽視需要有清晰的權利和義務規範。美國可能會陷入一種狀況:政治局勢期待它要有法律依據去防衛台灣,而它卻沒有法律依據可循。這個問題一部分牽涉到美中共同防禦條約的未來。只有極少數菁英曉得,尼克森和季辛吉已在1971年於北京同意廢約。其他人則爭論,如果依國際法,斷絕外交關係並未自動終結條約,不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是否可使條約無效,以及美國不再有能力防衛台灣。史考克羅夫已出任國家安全顧問,在他屬下的國家安全會議分析人員主張,由於美國從未「明白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它若援助台灣,並不構成侵犯中國的主權。 \n 大使及使館其他官員從第一線呼籲華府從速處理台灣的未來。然而,要到1975年底,規畫人員才注意到「維持和台灣這些(安全、經濟、社會和文化)關係,需要經由國會修訂或訂定相當多的法律」。福特訪中前夕,他們終於得出結論:這項重大工作必須展開,並且期待中美關係正常化會拖延,才可能及時完成任務。 \n 政策計畫局在研究中提出的問題,後來成為卡特政府要實現對台斷交時最關鍵的重大議題。它們不僅包括如何維持軍事均勢這種廣泛、根本的事項,還包括如何持續美國軍事訓練、聯絡和聯合防務規畫等平淡無奇的問題。這項研究討論到另類的代表處之結構,也舉出條約、協定、規範及加速核子合作、稅務、關稅、專利權、貿易最惠國待遇之法律,還有一系列其他商務、金融作業的法律依據,都將消失,必須重新透過立法和談判措施來建構。然而,政策計畫局卻選擇要遲延,它認為「固然某些艱難的基本工作可以先做,但是除了延遲國會考量立法依據以維繫我國與台灣後外交之關係,直到公布已達成美中關係全面正常化的協定之時,恐怕別無其他辦法。」(待續)

  • 兩岸史話-海峽風雲實錄

    兩岸史話-海峽風雲實錄

     編者按季辛吉的祕密北京行發生在1971年7月,這種下我們對美國不信任的種子。根據前外交部長錢復的觀察,我國與美國終止外交關係前後數年,美方對我們也沒有信心,一方面美國懷疑我國暗中發展核武,另外美方也懷疑我們破壞美國與大陸的關係。美中台關係中的核心,一言以蔽之:互不信賴。本書作者唐耐心(Nancy Bernkopf Tucker),以大量美國政府檔案和解密資料、當事人訪談、專書、專文和媒體論述,勾勒海峽風雲變幻,美中台三方關係詭譎莫測的時代。書中時間跨度自1949年之後迄今,作者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歷史學博士;現任華府喬治城大學歷史學教授,並於艾德蒙‧華許外交學院任教。本書由黎明文化出版。 \n 福特過去在中國事務上的紀錄顯示,他堅守共和黨的立場,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支持蔣介石。 \n 福特總統任內一直籠罩在尼克森的陰影下,他的外交政策充分反映出這一點。他承接了季辛吉及前任總統的決定。福特和季辛吉聯手試圖拯救南越、拯救和莫斯科的「低盪」,但他們失敗了。他們試圖不理會國會祭出的限制(如1973年的《戰爭權力法》),可是福特比起絕大多數總統都更弱勢,爭取不到國會支持他延長越戰。福特任內國會影響力上升也反映在行政部門無法實現美中關係正常化上。 \n 福特原本是資深的國會眾議員,敏銳感受到若是拂逆反共、親中華民國的反對派,在中國問題上採取大膽行動,他在國會和選民方面都會遇上極大風險。由於北京歎息尼克森「莫名其妙」下台,也不了解福特赦免前任總統後的政治處境十分險惡,中美關係陷入低潮。但中國本身也陷入內部政治動盪,使它的官員無暇他顧、也阻礙了雙方關係可能的進展。1976年,周恩來、毛澤東相繼過世,極端激進的四人幫被捕下獄,鄧小平開始想方設法重掌大權。鄧小平決心改造中國的經濟結構,開放國際貿易和投資。他的目標是讓中國重新躋身大國行列。雖然小心提防美國的領導人,他曉得美國可以非常有用處。 \n 福特繼任總統 \n 水門醜聞摧毀尼克森政府,使得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不可能。夜闖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總部及相關的總統濫權、妨礙司法的內情逐一曝光之下,尼克森愈來愈無暇處理中國問題。他也必須抓緊國會共和黨保守派的支持──這些人大多堅持要和台灣維持關係。因此,雖然大勢不妙,台灣在1974年獲得緩刑。他們私底下歡慶尼克森辭職;若是他原本的副總統安格紐繼任,這股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或許就可變成歡欣鼓舞。然而,安格紐已於1973年因涉及貪瀆被迫下台,而今福特繼任總統。 \n 福特和杜魯門一樣,是出了名的國際事務生手。他們倆人都是繼以外交政策見長的總統之後入主白宮,這一點就變得特別令人矚目、而且擔頭沈重。福特很氣被人如此歸類評比,強調自己在眾議院多年,一直參加國防及情報委員會。甚且,尼克森也曾積極教育他,指示季辛吉和國家安全副顧問史考克羅夫(Brent Scowcroft)至少每周一次向副總統簡報全球事務。縱使如此,很少人了解他的意向,以及他會倚重季辛吉到什麼地步。 \n 福特過去在中國事務上的紀錄顯示,他堅守共和黨的立場,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支持蔣介石。他後來告訴新聞記者邰培德(Patrick Tyler)說,尼克森向中國開放令他驚訝、害怕。縱使如此,他很快就在尼克森之後,以眾議院少數黨領袖的身分訪問中國。回國之後,他接受了台灣問題必須解決、美國必須與北京建立關係的主張。 \n 由於這些原因,留任國家安全顧問和國務卿兩大要職的季辛吉,毫無困難就說服福特私底下接見中國駐華府代表。透過黃鎮,福特致函給毛澤東,保證履行尼克森所有的承諾、加速關係正常化。台灣只能看到大勢無可挽回、繼續朝解除承認的方向進展。新任總統接見了黃鎮和其他59個國家的使節,中華民國大使卻只能見到副國務卿。 \n 美國國內政治 \n 福特在他短暫的總統任期內,一直和華府的台灣兩難困境掙扎。要憑自己參選贏得總統選戰,他想要有一場外交政策戰績,如與北京建立外交關係。可是,中國的先決條件依然沒有彈性、太難克服。就北京的領導人而言,得到美國承認的好處絕對比不上因損害對台灣主權而動搖政權的威脅,來得重要。甚且,到了1974年中期,和美國的戰略關係其價值已經下降。中蘇緊張已經趨緩,美國人也不再為低盪抱持幻想、並且更加焦慮蘇聯的侵略。北京認為它掌握上風可要求美國在台灣問題上讓步。雙方都不願或不能妥協,當然不可能有進展。 \n 同時,美國的共和黨右派利用台灣問題反福特,痛批他給台灣的援助不足、不尊重台灣。雷根、高華德和威廉‧巴克萊支持台灣的遊說活動。蔣經國雖然認為除了拖延之外,恐怕阻止不了美國承認中共,仍然對福特施加壓力,以免福特危害到他對台灣的控制。 \n 福特很快就變成有心角逐總統大位的保守派共和黨人的目標。福特爭取黨內提名最主要的對手就是雷根。雷根在內政、外交政策上站到福特的右邊去,於巴拿馬運河、越南和低盪等議題上,立場和福特大為不同。(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