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美國偵察機的搜尋結果,共504

  • 程富陽》閱左化鵬兄「殞落的雄鷹」一文有感!

    程富陽》閱左化鵬兄「殞落的雄鷹」一文有感!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前中央社資深特派記者左化鵬兄以Line電知,他日前同時接到兩則有關「黑貓」的訊息;卻竟是一驚一悵,一喜一悲;驚喜的是,突接到筆者以「黑貓宅急便」給他快遞了個人近作《富陽隨筆》一書;悲悵的是,他接到遠在美國加州,曾經是中華民國空軍第一批六名赴美受訓的U2飛行員之一,也是「黑貓中隊」前中隊大隊長王太佑溘然長逝的不幸訃聞。

  • 陸殲-20升級 力追美F-22 F-35戰機

    陸殲-20升級 力追美F-22 F-35戰機

    專家說,美國5代隱形戰機F-22和F-35雖然仍是世上最優的戰機,但中方正升級殲-20「威龍」戰機,設法縮小差距。

  • 6代機? 美軍風洞實驗室的神秘無尾翼飛機

    6代機? 美軍風洞實驗室的神秘無尾翼飛機

    美國空軍官方網站最近發表一篇介紹阿諾德工程開發中心(Arnold Engineering Development Center)的風洞實驗室,在配圖中出現一種從未看過外型的無垂尾、三角翼風洞模型,此外型的飛機從未見過,說不定是美國空軍正在開發的先進戰機。 警報5(Alert5)報導,這架風洞模型是原機體的1/18,然而美國空軍的說明很有限,圖片說明僅有「該研究旨在瞭解噴射效應擾流板,與固體擾流板在飛機偏航和滾轉控制,以及穩定性方面的有效性。」並沒有說明它是屬於什麼研發計畫。 雖然沒有更多的消息,我們也只能聯想,它應該與美國空軍正在推動的新型飛機研發計畫有關。前幾年,美軍發布的研發計畫中,也出現過無尾三角翼超音速飛機,比如在2016年,諾斯洛普格魯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的超級杯廣告中,就出現外型相當銳利的6代機戰機概念圖,而早前美國空軍公佈下一代戰鬥機NGAD意見書當中,也有類似風格的飛機。 它也可能是研發中的高超音速偵察機的外型,2013年年,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承認正在研發「黑鳥之子」SR-72,在當年的報導,它應該有6馬赫的極速,必然採用更低的阻力外型,因此細長機體與三角翼幾乎是必然的。 根據美國空軍的介紹,阿諾德工程開發中心總部位於美國田納西州阿諾德空軍基地內,該中心的空氣動力分部擁有9個風洞,可以完成從亞音速到高超聲速範圍內,從小尺寸比例模型到全尺寸模型的空氣動力試驗。 其中的這個4英尺跨音速風洞於1968年投入使用,最初主要用於開發可以和高速噴氣式飛機安全分離、投放打擊預定目標的新型武器。1999年秋季,該風洞進行的測試工作滿足了F-22隱身戰鬥機後期試飛要求。到了2000年,被用於為即將到來的無人作戰飛機測試做準備。

  • 模擬戰爭台海開打 美中海空比劃

    模擬戰爭台海開打 美中海空比劃

    中方空軍周二出動破紀錄的28架軍機,侵擾台灣西南空域的防空識別區,而美國海空軍周三隨即回應,至少派出4架偵察機出現在台灣周邊空域。 《富比士》(Forbes)雜誌17日分析指出,解放軍的任務在發出威脅,提醒人中方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在於兩岸統一。而美國部署航母,護衛艦和潛艦的任務則在於提醒,保衛台灣仍是美國的政策。 中方空軍周二的行動無論在規模,或是編隊組成上,都令人印象深刻。兩架空警-500雷達預警機從廣東省朝東南飛到台灣南方,而26架戰機,轟炸機與反潛機則各自執行任務。16 架殲-11 和殲16 戰機在台灣和雷達預警機之間形成一道屏障,而由4架轟-6轟炸機、1架運-8 反潛機和4架殲-16組成的編隊則在台灣南部盤旋,接著向北繞飛台灣東海岸。 要是那戰略聽來耳熟,是因為它是中方戰爭計畫的核心。解放軍海空軍的目標,就在於突破台灣,美國和日本的防禦,以包圍台灣,並從防禦可能不如西部的東部發出威脅。 而要突防有兩個選擇,一是突破日本從台灣西部與那國島,延伸到沖繩北部宮古島的小島前哨鏈。宮古海峽是中方海軍進出菲律賓海的主要門戶。今年4月時,解放軍航母「遼寧」艦就穿越宮古海峽巡航,並返回青島基地。 日本自衛隊為了阻止解放軍戰時通過,正在宮古海峽周圍島嶼設防,並採購F-35B戰機,好從島上起飛。至於另一個選擇,就像解放軍28架軍機周二所演訓的那樣,繞飛台灣南部,穿越台灣東南部的巴士海峽,再進入台灣東部的菲律賓海空域。 分析指出,向北突防固然充滿風險,但向南可能更危險。台灣正在建立由超過200架升級新型F-16組成的機隊,而這些戰機戰時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巡航巴士海峽。甚至有分析家力促台北,採購空中加油機,以助F-16拉長滯空時間。 而這也正是為何轟-6轟炸機周二飛越巴士海峽時,要有戰機護航的緣故。分析強調,中方空軍若循這航線攻台,無疑將有一番激烈的衝突。 解放軍忙著演訓,美軍也沒閒著,美國空軍周三在台灣周遭執行了偵察行動,出動了E-3雷達預警機,還有RC-135電子偵察機到台灣北部的東海,而美國海軍的1架MQ-4無人機也加入行動。另一方面,還有一架RC-135偵察機飛越台灣南部的南海上空。 此外,美國海軍目前在西太平洋部署了兩支戰鬥群,一支是「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CVN76)航母打擊群,另一支則是「美利堅」號(USS America LHA-6)兩棲突擊艦,此外還有兩艘瀕海戰鬥艦和4架美國空軍 B-52 轟炸機。另一方面,美國海軍的海狼級秘密突級潛艦吉米卡特號(USS Jimmy Carter)也正前往太平洋。

  • 陸秀094A長征18潛艦  武裝巨浪-3射程覆蓋全美

    陸秀094A長征18潛艦 武裝巨浪-3射程覆蓋全美

    解放軍消息人士和分析家說,中方新服役的核動力潛艦武裝了射程能達美國大陸的潛射彈道飛彈。 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日報導,094A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SSBN)「長征18號」4月23日在中方海軍成立72週年慶中服役。而據接近海軍的消息人士說,它能發射射程超過1萬公里,身為解放軍最強大潛射飛彈的巨浪-3。 因事涉敏感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094A是094型的升級版,藉由改良流體動力和湍流系統,克服了噪音這關鍵問題,而得以搭載較強大的巨浪-3飛彈。他指出,094在升級前武裝的是較弱的巨浪-2,只能打美國東北部,但如今它能打擊整個美國大陸。 而據《富比士》(Forbes)雜誌網報導,094A在得以打擊美國大陸前,必須冒著被P-8反潛偵察機,水面艦和其他水下偵察武力發現及攻擊的危險,偷偷穿越第一島鏈上的美軍基地警戒線。 長久以來,解放軍潛艦一直被太吵,太容易被發現等問題所糾纏。不過,據中方官媒報導,近年這些問題大都已由中國艦船動力與電氣工程專家馬偉明解決。 此外,消息人士透露,巨浪-3能發射多枚彈頭,其中包括如巨浪-2般的核彈頭。而據《富比士》先前報導,每枚巨浪-2可武裝1枚比廣島原彈威力還強67倍的核彈頭,或是3—8枚較小,可分別打擊不同目標的多目標彈頭重返大氣層載具(MIRV)。 澳門軍事專家黃東認為,消息顯示,中方已獲得某些技術突破。他指出,巨浪-3原始的設計和大小應該調整過,但那些改變並未減損它的火力和射程,而這是個重大突破。 另一方面,香港軍事評論員宋忠平雖然沒有說,「長征18號」武裝的是哪款潛射彈道飛彈(SLBM),但也指出,它將推升中方報復核攻擊的二次打擊力。他強調,升級型094潛艦要具備核威懾力,新型多彈頭潛射飛彈射程超過1萬公里是基本的技術要求。他說,北京雖保證,不會率先動用核武,但擁有強大的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隊,將有助於解放軍加強對敵的二次打擊力。 據消息人士透露,解放軍有6艘094與094A型潛艦,並打算再打造兩艘,以汰換092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另外還有消息人士去年說,解放軍打算以巨浪-3飛彈武裝096型潛艦,不過可能需要好些年才能完工。 而據五角大廈的中國軍力報告,每艘094型潛艦能攜帶16枚巨浪-3飛彈,而升級的096型潛艦則能攜帶24枚。

  • 俄媒稱 俄電戰武器成功干擾美國RQ-4全球鷹

    俄媒稱 俄電戰武器成功干擾美國RQ-4全球鷹

    前陣子,2架美國RQ-4全球鷹無人機(Global Hawk)在俄羅斯與烏克蘭邊境附近進行偵察,據說其中1架在任務過程中發生稱通訊中斷,急轉彎返回的情況,美國軍方對此事未證實,而俄國媒體則得意的說,這是俄國的電子作戰系統起了作用,干擾了全球鷹的通訊。 防衛世界(Defense World)報導,據說這起事件發生在4月24日,全球鷹是從義大利的西哥奈拉空軍基地(NATO Base Sigonella)起飛,飛向烏克蘭共和國的哈爾科夫(Kharkiv)。未經證實的俄羅斯媒體報導說,全球鷹正對俄羅斯邊境區別爾哥羅德州(Belgorod Oblast)和克里米亞半島偵察。 俄國媒體表示,軍方當然不希望美國的間諜飛機在自己的地盤搜集資料,所以發動了電子干擾設備,成功挫敗了美國的情報活動。 美國官方消息沒有提及這一事件,若RQ-4的任務中止為真,也可能僅是遇到了機械技術問題,不一定與俄羅斯電子作戰有關。 不過,4月22日的防衛部落格(Defense Blog)有一篇報導,一位美國官員的說,俄羅斯正試圖阻止美國空軍RQ-4全球鷹的任務,他們開始放出干擾電波,試圖使QR-4失控。 美國軍方這陣子多次派出各種偵察機在俄羅斯邊界地區持續調查俄軍動態,每天2~3次,偵察區域包括黑海、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部。

  • 美軍RC-135抵近偵察 俄戰機急升空監視

    美軍RC-135抵近偵察 俄戰機急升空監視

    俄羅斯國際傳真社引述俄軍太平洋艦隊指出,美國一架RC-135偵察機今天飛近俄國邊境,米格31(MiG-31)戰機緊急升空監視並伴飛。 國際傳真社(Interfax)引述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的聲明說:「俄軍戰機上的乘員確認空中目標為美國空軍的RC-135 戰略偵察機,並在太平洋海域上空伴飛。」 國際傳真社報導指出,在美軍偵察機轉向飛離俄國邊境後,俄軍戰機也返回基地。 俄國國防部16日也曾發聲明指出,俄軍派出米格-31戰機在太平洋上空攔截、監視一架美軍RC-135偵察機,當時美機正沿著堪察加半島東南部海岸飛行,在讓美機轉向駛離後,俄軍戰機返回基地。 美軍在16日之前已於4月稍早派過偵察機抵近堪察加半島,當時俄軍也是出動米格-31在空監視。

  • 加大施壓 美艦從日本出發直往東海現身大陸長江口海域

    加大施壓 美艦從日本出發直往東海現身大陸長江口海域

    美國加大對中國施壓,美軍一艘導彈驅逐艦傳從日本出發後直接前往東海,並於4月3日出現在了中國東海長江口附近海域。 據北京智庫「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台今(3)日指稱,依AIS(船舶自動識別系統)信號,4月3日零時左右,美國海軍的馬斯廷號驅逐艦(DDG-89)出現在東海長江口附近海域,再向南航行。該艦3月27日從日本港口橫須賀出發,便直接前往東海,針對中國施壓企圖明顯。 近期美國海軍在東海動作頻頻,3月30日,美國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兩棲指揮艦(LCC-19) 與日本海上自衛隊的金剛級宙斯盾驅逐艦「金剛」號在東海海域開展了聯合演習。 2月24日,美軍派出至少4架軍機分赴東海與南海進行偵察,東海方面,美軍也先後派出了1架RC-135S偵察機與1架美國海軍外包CL-600偵察機,8點起開始對東海區域進行偵察,其中CL-600偵察機朝東海南端區域偵察,而RC-135S偵察機則朝東海北端區域進行偵察。南海方面則為美軍MQ-4C海神無人機與EP-3E白羊II型偵察機清晨通過台灣南方巴士海峽,朝南海進行偵察。

  • 大陸挨撞不反擊 sorry各自解讀

    大陸挨撞不反擊 sorry各自解讀

     中美撞機20周年,當年的參與者除了殉職的解放軍飛行員王偉,還有一同追監美偵察機的海軍航空兵某團副參謀長趙宇。趙宇退伍後轉文職,任四川省台辦副主任,2019年9月退休,幾年前因緣際會下,曾與海基會前副董事長高孔廉,聊起那段驚心動魄的過程。  高孔廉1日受訪表示,他2017年曾率學生赴四川參訪,由時任四川省台辦副主任趙宇陪同接待,期間趙與他聊到中美撞機這段往事。高孔廉說,趙宇駕駛的是率隊的「長機」,罹難的王偉駕駛的是跟隨長機的「僚機」,美方的偵察機坐十幾個人,很大台,大陸戰鬥機則一人開一架,較小台,因此當發生擦撞時,王偉的小架戰鬥機就直接下墜,連跳傘都來不及。  高孔廉說,發生擦撞後,趙宇立刻回報指揮部,並發回定位位置,還馬上詢問要不要採取行動反擊,不過指揮部並不同意反擊的請求。高孔廉認為,20年前中美的軍事實力還有很大一段差距,因此大陸不敢貿然跟美國發生軍事衝突。  高孔廉指出,趙宇的飛機隨後降落在海南的軍用陵水機場,想不到美方受損傷的偵察機緊跟在後,在沒有得到中方同意下迫降於此;美國要求從美國派人到陵水機場修繕飛機,再原機返美,不過大陸不同意,認為這是中國的主權領土,美國已經未報備迫降,竟還想在這修飛機,因此堅決不同意,並要求美軍必須自行將飛機拆解完後才能運回,美國最終只能妥協。  在道歉問題上,雙方也一度僵持。據高孔廉轉述,當時中方要求美國必須為此事道歉、賠償,但美國不肯,雙方為此協商了將近2周。在法律認定上,使用「apologize」的道歉才具有效力,可要求對方賠償,不過美軍最終用「sorry」表達,並只付了美偵察機人員在中國吃住的費用,並未賠償中國戰鬥機和人員損失,而大陸則將sorry翻譯成「道歉」,對內宣傳。高孔廉形容,這是大陸「找台階下」。  對照今日的中美實力對比,高孔廉指出,解放軍軍事實力仍與美方有差距,但已經增強很多,他認為中美在當年實力差距大時,都不願輕易擦槍走火,現在只會更小心,他認為中美雙方都應該有所節制。  高孔廉指出,3月在阿拉斯加舉行的中美2+2高層對話,大陸是在正告美國,「不要再把我當作東亞病夫」;而從大陸長遠目標來看,當務之急是要實現「民族偉大復興」,因此他認為,若中美空中遭遇發生於現在,大陸還是寧可先忍一忍,不願貿然開火。

  • 中美撞機20年 大陸高調宣示捍主權

    中美撞機20年 大陸高調宣示捍主權

     今年4月1日是2001年中美海南撞機事件20周年,該事件是自1996年台海危機後,中美兩國最緊張的臨戰時刻。時隔20年,大陸全國展開高調紀念活動,解放軍東部戰區罕見高調表示:「重提此事是因為世界並不太平、霸權主義還在橫行,中國軍人將如同犧牲的飛行員王偉一般,誓死捍衛領土主權完整」。  陸1死 美EP-3迫降  20年前的4月1日,美國海軍一架EP-3偵察機在海南島東南104公里執行抵近偵察任務,與執行跟蹤監視的大陸海軍航空兵一架編號「81192」的殲-8戰機相撞。造成該架殲-8而後墜毀、飛行員王偉喪生,美軍EP-3則機體毀損,未經陸方同意迫降海南陵水機場。  事件發生後,解放軍的戰備等級,隨即提升到一級戰備狀態,以防範美軍特種作戰。而後中美就事件責任僵持不下,陸方認為美方無視國際法,濫用飛越自由,是造成此次撞機事件的主要原因,要求美方停止抵近偵察及賠償道歉。  雙方外交一度陷僵局  但時任美國總統布希對大陸的2個要求都予以拒絕,表明美國不可能停止在中國近海的偵察活動,也不能為不是自己造成的事故致歉,中美雙方一度陷入外交僵局。  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表示「在美國街上如果兩人相撞,都會說聲Sorry,美方現在這樣一句話不說,不太好吧!」後,美方態度有所鬆動,由時任美國駐華大使普理赫向大陸外交部長唐家璇遞交致歉信,而後中方同意釋放24名美國機組人員,及將EP-3拆解後送返美國。隨後大陸展開反美宣傳活動,該年並拒絕了美艦訪問大陸,美國聯邦調查局稱當時有大量中國駭客攻擊美國網站。  北京絕不讓歷史重演  有別於其他大陸軍方的紀念宣傳,東部戰區微信公眾號1日發文表示,提及此事是因為世界並不太平、霸權主義還在橫行,文章強調,「如今我們有足夠的實力保衛華夏每一寸土地完整,現在的我們每一天都比過去更強大」,再不會有第二架「81192」一去不返。  南海艦隊則發文指,今天世界不是誰的拳頭大說了算,中國海軍絕不會讓歷史重演,完全有能力、決心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只待一聲令下。

  • 撞機教訓 促陸加快武備、防識區

    撞機教訓 促陸加快武備、防識區

     2001年中美海南撞機事件,對大陸武器及戰略發展影響深遠。除了成功拆解美國迫降在海南的EP-3型偵察機、發展出大陸自製的運-8偵察機外,更是推動後續東海防空識別區及南海人工島礁的建立發展,也影響著《中美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的內容,及近年解放軍對美軍實施自由航行行動越趨強硬的態度。  當年EP-3迫降海南,不管是美國還是大陸,都沒有演練過相關應處情況。EP-3在降落後的1.5小時內都無人靠近,但美軍機組人員也沒有進行過破壞飛機機敏裝備的訓練,物理破壞成效不彰,機上所獲情報數據仍存儲在專用箱內,儘管事後飛機及機上裝備都交還美國,但前中央情報局職員史諾登後來發布的文件顯示,EP-3仍有不少重要電子裝備及情報落入大陸手中。助推了大陸加速發展情報偵察機的進程。  撞機事件一直被大陸認為是力量弱小的恥辱,1996年台海危機及撞機事件都加速了解放軍發展戰機及飛彈技術的進程,及「區域拒止/反介入」戰略逐漸誕生,並在2013年正式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對所有不明飛機進行識別、驅離。  大陸自2013年開始吹填南海島礁,直至2018年初步完工了3座擁有機場的南海軍事基地,除了是為聲索南海主權外,也是在為未來建立「南海防空識別區」做準備;且大陸自2018年起對美艦的自由航行行動態度也有了明顯變化,該年解放軍蘭州艦就與美軍迪凱特艦僅距41公尺進行危險對峙、隨時可能造成另一起「撞艦」事件。  此一事件凸顯了當前中美簽署的《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下稱《準則》)局限性,儘管撞機事件後,中美已簽署《準則》的「空中相遇」附件,大幅降低雙方戰機抵近偵察造成擦撞的可能性,但《準則》的適用範圍只在公海,對於台海及大陸所占島礁之海空域,仍不在涵蓋範圍。

  • 美偵察機空前逼近 專家指陸偵測準不準有問題

    美偵察機空前逼近 專家指陸偵測準不準有問題

    1架美國空軍RC-135U「戰鬥派遣」(Combat Sent)電子偵察機22日早晨飛越台灣海峽,最近僅距中方領海基線25.33海浬(近47公里),刷新了接近中國大陸偵察的最近距離。 據北京智庫「南海戰略態勢感知(SCSPI)」說,這架RC-135U戰略偵察機22日從巴士海峽進入南海,並在華南沿海地區飛行,一度貼近,之後掉頭折返,似乎飛回嘉手納空軍基地。 而《戰區》(The War Zone)網22日指出,這架代號為64-14849的RC-135U偵察機只要以雷達編碼AE01D5就能在線上航班追蹤網上查得到。此外,「南海戰略態勢感知」推文說,美國海軍P-8A「海神」(Poseidon)反潛巡邏機,還有P-3E「白羊」II型(AriesII)情報、監視及偵察(ISR)機當天也都出現在南海上空。 美國空軍只有兩架RC-135U,特別用來蒐集敵方的雷達與防空網絡節點數據。它們會蒐集有關電子偵搜情資,協助指揮官建立所謂的「電子作戰序列」(electronic orders of battle),詳細列出敵方的防空部署。 分析指出,這一切都具有典型冷戰式的偵察特質。偵察機在離開現場前,會刺激特定雷達發射器讓它啟動,好讓機上分析人員能蒐集關鍵資訊。當然,美國偵察機經常出現在更廣大的南海區,有大量可能感興趣的項目供感測器分析。 儘管「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說,這是美國偵察機飛得最近的一次,但分析指出,美軍偵察機最近通常獲准飛到距離海岸20海浬(約37公里)處。不過,為了確保雷達不至於誤認軍機的確切位置,避免引發國際事件,因此通常都限制在40海浬(74公里)。 而陸方另一個可能的問題在於準確性。公開的航班追蹤網原本就不精確,而這意味用它來進行相關計算,並沒有決定性的價值。分析指出,RC-135U偵察機究竟真的遠在20海浬外,還是侵入界線內,都不能單憑這類數據來判斷。 而較可靠的消息來源需要確認精確的航線,如日本防衛省在軍機侵入領空時所公布的那種雷達標示。飛行數據網ADS-B Exchange的代表人員說,「南海戰略態勢感知」所提供的資訊,很可能來自多點定位系統(Multilateration,MLAT)數據,而其中許多變數都取決於射頻(radio frequency)傳播。但利用這種方式,不要說是很難確認RC-135U在廣大區域的位置,更別提它的確切位置了。 此外,ADS-B Exchange的人員指出,多點定位系統有點像三角測量,是根據區域內不同接收器獲得信號的時間而進行數學計算。然而,有很多因素會影響它,而區域內的接收器愈少,準確性就愈低。只要看RC-135U直線飛行,但追蹤軌跡卻曲曲折折就知道了。 分析說,或許RC-135U的飛行看來充滿挑釁,有部分觀察家就是這麼認為。然而,公開可用的追蹤數據卻不足以證明。

  • 南亞權力板塊的移動

    南亞權力板塊的移動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結束與國務卿布林肯在日、韓的兩場2+2會談後,於3月19日飛抵印度訪問兩天,雙方同意強化防衛合作。這是美國印太外交總體布局的一部分,也更確定了南亞權力板塊的移動。  對印度而言,加入印太聯盟是外交政策的一大轉折,或者說是她國際觀的一大改變。印度的外交過去標榜的是不結盟,強調的是戰略自主。她要成為強國,但不願做任何國家的扈從。可是印度現在完全倒向了西方,不只加入印太聯盟,更加入西方更大的外交框架,包括今年夏天應英國之邀加入G7(強森首相想擴大G7,納入印度、澳洲、南韓,成為民主10國D─10),甚至加入五眼聯盟,進行某種程度的情報分享。  回想1990年代,印度呼應俄國倡議,加入俄國─中國─印度的戰略三角,結合三個陸權國家與美日等海權國家對抗,或後來中俄印加上巴西與南非的金磚五國,再看今日的美日印澳印太四國圍堵中國,兩相比較,不禁令人感慨國際情勢變化之大,與其所帶來的權力板塊移動。  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變化?印度學者表示是中國的威脅升高。無論是去年珠印邊界的衝突、中國大陸用5G網絡與電纜所建構的「數位絲路」以及隨著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讓中國在印度洋取得的港口,構成所謂的「珍珠鏈」,都讓印度對中國提高警覺,也推動了外交的逐漸轉向。  根據美國國務院的資料,在2008年印度與美國的軍售數字幾乎是0,到了2020年就已經增加到200億美元。去年中印發生邊界衝突時,美國租借了兩架無人偵察機給印度,現在莫迪總理正準備跟美國購買價值30億美元的30架無人機。無人偵查機後面所代表的,自然就是進一步的情報分享。  1962年印度跟中國大陸打了一場邊界戰爭後,尼赫魯就想往美國靠攏,但後來因為尼赫魯與甘迺迪的雙雙去世而作罷。70年代印度的內政與外交跟美國南轅北轍,內政左傾,外交高倡不結盟,自然與蘇聯愈走愈近。90年代蘇聯瓦解,印度要發展經濟,在對外關係上也想調整,但因美國介入調停喀什米爾問題,以及因印度發展核武而對印度制裁,所以印度還是沒倒向西方。一直到莫迪總理2014年上台後,印美關係才有了改變。可是莫迪剛上台時,和中國大陸的關係還是不錯的,習近平和莫迪還互訪過對方的家鄉,中印關係也曾讓人有過期待。後來莫迪認為自己的努力沒有獲得善意回報,於是死了心倒向西方。  可是印度和西方就完全沒問題嗎?也不盡然。印度過去和俄國的關係千絲萬縷,現在也還在計畫要買俄國的S-400防空飛彈系統。如果最後真的買了,美國就可能得制裁印度,就像之前制裁土耳其一樣,這時美印的軍事合作勢必會受到影響。美印領袖能避開這個地雷嗎?  還有,印度的民主愈來愈倒退,也讓人憂心。西方學者指出,莫迪雖然抗中,但想效法的卻是中國式的國家資本主義與強人政治,而印度老百姓似乎對強人政治也還滿買單的。所以印澳聯盟也不是什麼高尚的民主價值聯盟,它就是赤裸裸的地緣政治、權力政治。  權力與利益的結合,就可能因利益的改變而改變。這也是我們觀察印太政局的脈絡。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 美RC-135S偵察機抵近偵察大陸長達5小時

    美RC-135S偵察機抵近偵察大陸長達5小時

    據隸屬北京大學海洋研究院的「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畫」(SCSPI)指出,3月5日凌晨5時,1架美軍RC-135S偵察機在黃海執行抵近偵察任務,距離大陸領海最近時僅107.04公里(57.8浬),任務偵察時間超過5小時。 「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畫」(SCSPI)推特指出,美國空軍1架RC-135S偵察機5日凌晨5時飛赴黃海執行偵察任務,疑似在該區域蒐集電子訊號資料及彈道目標,偵察任務從清晨5點25分起至10點51分結束離開黃海區域,而中方亦公佈美軍航跡紀錄。 根據該平台公佈圖組,美軍RC-135S偵察機於黃海偵察時,曾兩度靠近中國領海,距離分別為107.04公里(57.8浬)與119.1公里(64.31浬)。據了解,RC-135S偵察機被稱為「眼鏡蛇球」(Cobra Ball),機上配備有精密的光學和電子感應器,是美軍專門用於追蹤彈道飛彈和火箭軌跡的偵察機,而中共解放軍2月中才在黃海北部進行大規模軍演。

  • 美陸10架反潛機 一小時內同現西南空域  美航艦疑通過巴士海峽

    美陸10架反潛機 一小時內同現西南空域 美航艦疑通過巴士海峽

    今天上午台灣西南空域「熱鬧異常」,美國與大陸軍機機群滿天飛。根據「台灣西南空域」臉書粉絲專頁貼文,今(19日)上午10點55分起一小時內,大陸反潛機連續6次密集在不同空層進入我國西南空域,期間還有4架美國反潛機與偵察機也同時現蹤,形成軍機滿天狀況;而此情形疑與美國航艦通過該處海域有關,我空軍也進行監控與廣播驅離。 根據「台灣西南空域」臉書粉絲專頁紀錄,大陸運八型反潛機等,在10點55分起,一小時內在不同空層6度進入我方西南空域,空軍立刻進行在空監控及廣播驅離。 該網頁也記錄,大陸軍機進入時間分別是,上午10時55分、11時06分、11時08分、11時14分、11時17分、11時38分,六度進入我西南防空識別區,高度分別為1800至8600公尺,我空軍均在空中監控並廣播驅離。 由於大陸軍機架次相當密集,「台灣西南空域」臉書粉絲專頁也指出,位於西南海域及巴士海峽,今天凌晨3點也有美國海軍MQ-4C無人機進入巴士海峽,另有美國海軍P-3C反潛機、EP-3E偵察機以及P-8A巡邏機出現,疑似因美國航艦通過巴士海峽。 依「台灣西南空域」粉絲專頁記錄,本月累計進入我空域16天,本月廣播驅離紀錄共計33次。

  • 威懾美印 共軍秀陸基中段反導

    威懾美印 共軍秀陸基中段反導

     大陸國防部網站於4日晚發布消息稱,中國當天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預期目的,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解放軍罕見如此即時地公布防導飛彈軍演訊息,軍事專家和消息人士認為,解放軍是要應對美印近來甚囂塵上的對中核威懾。  逢拜登首場外交演說前夕  這是大陸軍方第五次對外公開宣布中國進行陸基反導技術試驗,此前四次分別發生在2010年1月11日,2013年1月27日,2014年7月23日以及2018年2月6日。4日的這次試驗,北京、山西、新疆多地均有民眾目擊攔截彈及發射彈,在空中留下的飛行尾跡。  巧合的是,解放軍正於1月31日至2月7日在渤海海峽黃海北部執行軍事任務,美國空軍專精監測彈道飛彈的RC-135S電子偵察機也於3日現身黃海上空巡弋。美軍「麥侃」號勃克級神盾飛彈驅逐艦於4日由北向南穿越台灣海峽,艦上可搭載同為中段飛彈防禦系統的「標準-3」型反彈道飛彈。且這次試驗時間點正好在美國總統拜登於美東時間4日造訪國務院、發表其上任後首場重要外交政策演說之前。  美司令提核戰爭 引緊張  美軍戰略司令部司令查爾斯·理查德(Charles Richard)方於2日發文稱,美國需重新設想阻嚇中國和俄羅斯的方法,包括正視核戰爭「現實可能性」;大陸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5日就此表示,理查德是在要美國對中俄實施「核訛詐」,用「打核戰爭」恫嚇中國;而中國這次成功的反導試驗是對美軍戰略司令狂妄叫囂的強有力回應。儘管中方在聲明表示,這次試驗「不針對任何國家」。  大陸軍事專家宋忠平指出,美國在2019年8月退出《中導條約》,並揚言在中國周邊部署中程乃至中遠程的彈道飛彈,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因此,中國進行中段反導攔截試驗也是為了應對外部不安全因素,宣告中國打造的國家飛彈防禦體系和戰區飛彈防禦體系,能有效攔截來自於包括美國在內的洲際彈道飛彈。  《南華早報》5日則引述一名中國軍方消息人士報導稱,2月4日的試驗可能是為了警告印度,印度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曾採用核訛詐策略。印度計畫於2021年部署其射程最遠的核彈道飛彈「烈火-5」。中印邊境衝突已加快了這一部署進程。該人士還表示:「但說實話,中國的中程反彈道飛彈技術仍然無法擊落美國和俄羅斯的核飛彈,因為解放軍與這兩個核大國之間還有差距。」

  • 共軍三海演習 美頻繁出動偵察機

    共軍三海演習 美頻繁出動偵察機

     在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於1月底一路南下行經菲律賓海、南海並開始返回關島駐地後。央視於3日報導稱,解放軍業已於近日在東海、渤海、黃海展開軍事演習。大陸學術平台3日則監測到美軍出動了RC-135S飛彈偵察機,前往黃海監偵解放軍演習動向。  中國海事局官網近日發布航行警告,指出解放軍在1月31日、2月1日,在渤海海域執行軍事任務;並於1月31日至2月7日在渤海海峽黃海北部執行軍事任務。此外,東部戰區海軍某驅逐艦支隊也於1月底在東海組織主炮射擊、綜合攻防等20多個課目的實戰化訓練。  2月2日至3日,美國軍機同時現身東海、南海、黃海三個海域,北京大學「南海戰略態勢感知」於2月3日發布消息稱,3日上午一架美國空軍的RC-135S電子偵察機現身黃海上空,該機開展飛行活動期間還有一架KC-135T加油機為其提供支持。  RC-135系列偵察機有A、S、U、V、W、X等衍生型號,是美國國家情報偵察和飛彈防禦體系一環。RC-135S是偵察彈道飛彈主力機型,被稱為飛彈監視機,裝備有高精度光學紅外探測裝置,可在第一時間探測彈道飛彈發射尾焰,測量火焰溫度和光學特徵形成資料庫。還能測量再入大氣層的彈頭,迅速計算出彈道和彈著點。其機載電子設備也可蒐集、處理和分析飛彈導引的電波頻率及相關資訊。  美國總統拜登於1月20日就職後,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即於23日進入南海,當日出動5架P-8A反潛機、1架EP-3E偵察機、1架E-2C預警機等7架在南海開展行動,強度超過2020年7月3日雙航母進入南海時,單日最高紀錄6架次。  而在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駛入南海活動之際,解放軍派出8架轟-6K轟炸機、4架殲-16戰鬥機和1架運-8反潛巡邏機進入台灣西南空域巡航;美軍官員聲稱,期間解放軍的轟-6轟炸機進行了一次以美國航母為目標的模擬攻擊。

  • 美軍機一月70架次探南海 陸專家:偵察中國潛艇力量 收集電磁信號

    美軍機一月70架次探南海 陸專家:偵察中國潛艇力量 收集電磁信號

    「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官方微博1日發佈信息稱,1月,美軍至少出動70架次大型偵察機在南海活動。大陸軍事專家張學峰接受《環球時報》訪問時分析,美軍此舉在偵察中國潛艇力量,並收集電磁信號。 這70架次只是根據廣播式自動監視系統(ADS-B)的開源商業數據信號統計的不完全數據,實際數目要更多。根據這個統計,美軍向南海派出的反潛偵察和電子偵察機比重比較大,同時私人防務承包商的偵察活動也應引起高度重視。 根據「南海戰略態勢感知」的統計,70架次大型偵察機中,包括29架次P-8A反潛巡邏機、10架次EP-3E電子偵察機、8架次P-3C反潛巡邏機、 8架次MQ-4C高空無人機、5架次CL-604偵察機、5架次RC-135SW電子偵察機、2架次E-2C、2架次E-8C和1架次U-2S高空偵察機。 這其中主要執行反潛任務的飛機(P-8A、P-3C、CL-604)共42架次,超過總架次的一半,如果算上具有偵潛能力的MQ-4C「人魚海神」無人機,那就高達50架次,超過總出動架次七成。美國反潛機出動頻率高,從美海軍「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進入南海的1月23日的出動情況也能顯示出來。當日美軍出動的偵察機包括5架P-8A反潛巡邏機、1架EP-3E電子偵察機、1架E-2C艦載預警機,達到日出動量最高峰,7架偵察機中有5架反潛巡邏機。 大陸軍事專家張學峰認為,美軍向南海派出大量反潛機型體現出美海軍對反潛作戰的高度重視,或者說這體現出美軍對中國潛艇部隊的擔心。特別是在美航母戰鬥群進入南海前後,其反潛巡邏機加大出動次數,重點防範中方潛艇。在海上作戰常見的防空、反潛和反艦作戰中,反潛應該說是難度最大的課目。聲音在水下的傳播非常複雜,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所以反潛作戰不確定性很大。對潛艇進行偵察也往往依靠多種方式。 目前反潛巡邏機的一個重要偵潛手段,是利用對海搜索雷達來探測處於通氣管狀態的潛艇通氣管。一些對海搜索雷達專門針對探測通氣管進行了優化,具有特殊模式。此外,反潛巡邏機同樣可以用來探測海上目標,這也說明美國對南海的偵察重點針對潛艇和水面艦艇。相比之下,主要進行對地雷達成像偵察的E-8C出動量比較少,體現出美軍對南海島礁上相關設施進行的偵察頻率較低。 在70架次偵察飛行中,包括專用電子偵察機15架次,是出動量第二多的機種。而且其他偵察機平台大多裝備電子偵察設備,這些偵察機每次行動會搜索大量電子信號,其中包括地面雷達站的雷達信號、艦艇雷達信號以及各種無線電通信信號,比如語音通信和數據鏈通信。通過這些信號,美軍可以分析、確定對手地面雷達的位置、用途,甚至會對通信信號和密碼進行破解。 專家指出,美軍電子偵察通常會有例行性偵察和專項偵察任務。EP-3和RC-135系列電子偵察機都會按照一定規律和航線對中國沿岸進行偵察,在發生特定事件時,美國往往還會增派電子偵察機。例如,美國航母戰鬥群進入南海後,美國預判中方會增大應對強度,美軍就可能會加大電子偵察機活動頻率,收集中方進行應對、部隊調動時發出的電磁信號。 張學峰表示,美國派出電子偵察機較多是因為現代戰爭的勝負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制信息權,而能否獲取制信息權,仍很大程度取決於制電磁權,因為目前戰場信息,仍然主要通過電子系統、無線電系統獲取、傳輸。美軍的行動說明,平時獲取足夠電磁信號信息並建好數據庫,才能在戰時提供支撐和保障。 根據「南海戰略態勢感知」的數據,1月的70架次飛機中,美海軍出動架次多達57架次,美空軍為8架次,而私人防務公司為5架次,體現出私人防務承包商在偵察活動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1月參與美軍偵察行動的私人防務公司很可能是特納克斯航空航天公司,該公司使用的是龐巴迪CL-604海上監視飛機。據「南海戰略態勢感知」的消息,CL-604海上監視飛機能夠對海上目標進行跟蹤監視。CL-604海上監視飛機翼展19.8米,機身高度6.4米,機身長度21米,航速在459節以上,續航時間超過8小時。此外,根據「南海戰略態勢感知」發佈的信息,美國拉塞航空公司的CL-650偵察機以及麥塔特種航空航天公司的「空中國王」比奇350低空偵察機之前也曾在中國周邊執行過偵察任務。 張學峰表示,這些私人防務承包商的偵察機往往使用小型平台,因為隨著電子設備小型化技術發展,小型飛機也足以容納偵察設備。加之一些飛機使用公務機平台,本身速度比較快、航時長、航程遠,所以比較適合進行和平時期的偵察。而這些飛機雖然屬於私人公司,但執行的是軍事任務。如何應對、處置這種私人公司飛機的偵察,應該引起高度關注。

  • 美軍AI系統首登U2偵察機任副駕駛 以《星際大戰》阿圖命名

    美軍AI系統首登U2偵察機任副駕駛 以《星際大戰》阿圖命名

    美國空軍最近首次將人工智慧(AI)系統安裝到有數十年悠久歷史的U2偵察機上,實際擔任副駕駛的工作。它將以電影《星際大戰》劇中角色「阿圖」(R2)命名,掌控機上偵察工作最重要的雷達與感測2個關鍵系統。 美國《防務新聞》報導,《星際大戰》劇中路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在他的X型戰機後面那個造型可愛、凸出機體之外的機器人R2-D2,它能協助戰機飛行與導航,進行摧毀帝國死星的任務。 現在美軍也有類似的助手了。這個名為名為Artoo(也稱為Artuμ)的人工智慧系統,於12月15日首次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U-2飛機上飛行,並在這架偵察機上獲得雷達和感測器系統的控制權。 美國空軍發布的新聞稿說,在這次加州比爾空軍基地(Beale Air Force Base)進行的訓練任務中,Artoo的任務是搜尋模擬導彈襲擊的發射裝置,它在起飛後全權負責感測器的使用和戰術導航系統。U-2偵察機的飛行員則專注尋找敵機,並與他的AI副駕駛共用雷達資訊。 「就像所有飛行員一樣,Artoo有優點也有缺點」,美國空軍採購部門主管威爾.羅柏(Will Roper)表示,「下一步工作是了解他們,為人類和人工智慧在新時代的演算法戰爭做準備,我們可能麼成為科幻小說,也可能成為歷史。」 報導稱,Artoo系統由U-2偵察機聯邦實驗室(Federal Laboratory)研發,該實驗室於10月在U-2偵察機的升級中裝入了該系統,這對於美軍而言是頭一回。 美空軍表示,Artoo設計目的是減輕U-2飛行員的工作負擔,但這種系統也可在修改後用在其他戰機上。 美國空軍參謀長查理斯.布朗上將在聲明中說,為了在未來與具有同等實力的對手衝突中獲勝,必須擁有決定性的數位化作戰優勢,人工智慧將在實現這一優勢中發揮關鍵作用。

  • 美中台關係 拜登的頭號外交考驗

    美中台關係 拜登的頭號外交考驗

    美國大選已然落幕。 儘管少數幾州仍持續重新計票的工作,現任總統川普也會持續打法律戰、挑戰拜登勝選的正當性。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已篤定將入主白宮,揭開新時代序幕。 從「可預測性」到「穩定」,從「單邊主義」到「與伙伴結盟」,拜登上台,代表美國對外政策的修正,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將重回2016年前的世界。 可預測性代表穩定,代表對外政策更符合國際社會的期待,未來這樣的可預測性,將反映在幾項重大議題上,像是氣候變遷、經貿政策、國際框架等。 世界各國給拜登的「願望清單」中,包含哪些項目? 氣候變遷〉重回巴黎協定,積極減碳 拜登上台,在國際社會的期待清單上,氣候變遷議題,無疑高度受到關注。川普政府趕在投票結束前,宣布退出巴黎協定,至於拜登,早早就承諾將重回巴黎協定。因此,他的勝選,也讓關心氣候變遷的各國人士大大鬆一口氣。 氣候變遷的影響愈來愈烈,儘管川普政府一再否定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近年來紛紛把阻止氣候變遷當成主要施政目標。在過去兩個月間,南韓、日本和中國都承諾,要在這個世紀中,將碳排放降低到零。 拜登也承諾要在2050年以前,將美國碳排放降低為零。現在,為了重回巴黎協定,拜登必須把減低碳排放納入政府政策。 相較於歐洲各國大力促進降低碳排放,觀察家認為,美國要在2030年前,把碳排放降低2005年的五成水準,是非常困難的,但也絕非不可行。 重回巴黎協定不需要國會背書,拜登最聰明的作法,就是學習歐盟,在推出新一輪疫後經濟振興方案時,納入綠色基本設施、能源、研究和發展。 還有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過去幾年中,歐盟推動氣候變遷防治,找上中國這個最大碳排放國家合作,為了不讓歐盟和中國排除在外,美國絕不能缺席。 公共衛生〉重回世衛,合作開發疫苗 川普在7月時,指控中國操控世界衛生組織(WHO ),並宣布退出,拜登也早早宣示,將重回這個協調各國步伐、對抗疫情的最主要機構。 美國是世衛最大捐助國,每年貢獻世衛15%的預算,美國重回世衛之餘,也可望重回國際合作的新冠肺炎疫苗和醫藥開發計畫,對於找出疫苗和新藥大有幫助。 對中立場〉雖是老朋友,但得強硬應對 在拜登確定勝選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以「老朋友」稱呼拜登,川普時代後半段,曾採取一系列對抗中國的手法,包括要求盟邦要選邊站,激起盟國正反不同的評價。 而拜登這位「中國老朋友」,將不會立刻重回與中國的協商。 但對於走出川普時代,從貿易到地緣政治,因應各式挑戰疲於奔命的中國來說,拜登至少比川普更可以預期。 特別是在台灣問題上,中國一度擔心美方對台的政策可能導致戰爭,拜登上任後,因為中美彼此不斷挑釁,而導致戰事的威脅大大降低。 拜登對中國的看法究竟如何?他認為,「美國的確必須強硬應對中國,如果中國為所欲為,將持續掠奪美國和美國企業科技智慧財。」同時,他也將持續補助國營企業,形成不公平競爭,在未來科技和產業競逐中取得優勢。 因此,拜登強調,迎向這個挑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建立美國盟國和伙伴的聯合陣線,對抗中國的侵略性舉動,以及對人權的侵犯,即便在美國尋求跟北京在諸如氣候變遷、阻絕核武擴散,以及全球公共衛生等議題上合作的同時,也不能放棄上述底線。 亞洲問題〉重返歐巴馬路線?各國未必樂見 雖然國際社會大多期待一個「可預期性高」「尊重盟友與國際組織」的拜登,來取代「美國第一」的川普,但這並不意味著拜登將完全拋棄川普的路線;特別在亞洲,更是如此。 對亞洲各國來說,川普路線可能會比拜登重返歐巴馬路線要更受歡迎。 以南海問題來說,歐巴馬雖然對於中國在南海的擴張畫了紅線,但當中國越線時,歐巴馬卻沒有實際作為。相較之下,從龐培歐(Mike Pompeo)否定中國對於南海海域的主權,到多次派遣航空母艦艦隊聚集南海,敢於展現肌肉的川普,無疑讓亞洲諸國更安心。 在南海之外,美國也承諾協助日本保衛釣魚台,並強化對台灣的軍售。這也說明為何選前各國紛紛期待川普下台,亞洲的日本、越南、香港和台灣民調,卻偏向川普連任,一位日本民眾說得好,因為中國愈來愈強大,讓亞洲各國有如芒刺在背,川普在任與否,是日本的「國家安全」問題。 「美國不該讓中國有幻想,以為可以攻擊台灣」 在川普和歐巴馬之間,拜登中國政策如何定調,讓亞洲國家格外關切,有些學者擔心,為了與中國的合作,像是氣候變遷等議題,拜登很可能在國安議題上退讓。 《經濟學人》認為,相較於歐巴馬時代的「參與」,拜登應採取「威嚇」策略,「美國不該讓中國有任何幻想,以為自己可以攻擊台灣。」 更重要的是,拜登在與中國交手時,應該會採取跟川普不同的策略,比方說,拜登會跟盟國有更多討論,協同彼此的腳步。 日本希望美國壓制這個孔武有力的鄰居。但由於兩國距離太近,經濟連結太深,就算川普時代美國希望日本站起來,跟中國進行更明白的對抗,日本主流民意並不願意跟中國衝突。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拜登當選後,很快就向拜登及他的副手賀錦麗(Kamala Harris)道賀。究其原因,除了因為賀錦麗本身的印度裔背景外,評論家也認為,這跟莫迪希望不要因為選前過於押寶川普,而被拜登政權冷落有關。 這樣的論點或許是多慮,畢竟,在過去幾十年間,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當政,兩國關係都持續升溫,更重要的是,如今美國更需要印度聯手共同箝制中國。 南韓也是,川普廢除與南韓的貿易協定,並威脅如果南韓不增加分攤的軍費,美國將撤軍。 但在拜登批評川普對南韓的政策「魯莽」之後,選前的南韓民調顯示,有超過2∕3的南韓人希望拜登打敗川普。 最後,川普曾多次宣稱,「共產中國」是東南亞意識型態的敵人。川普這個說法,看在東南亞專家的眼中,無疑是罔顧現實。 對於此刻的東南亞國家來說,最重要的兩大關鍵議題:疫情和恢復經濟,中國都是有能力協助東南亞國家脫離困境的支撐力量。 因此,美國重回東南亞,或許不是壞事,但這絕對不意味美國有權要求東南亞國家要在美中之間選邊。東南亞大國印尼,最近拒絕美國在它的境內使用機場,讓偵察機駐防,就是最佳明證。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2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s://www.gvm.com.tw/】 本文作者:李國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