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美國航天局的搜尋結果,共30

  • 參加國際太空站遭拒被迫自建 陸晶片業或複製相同路徑

    參加國際太空站遭拒被迫自建 陸晶片業或複製相同路徑

    中國首個自主建造的太空站啟用引起全球矚目,這是中國太空探索歷程中極為重要的一步。大陸自行發展太空站,與其他多種航空、航天、國防的技術發展路徑,有非常相似的歷程,就是在美方主導的西方國家進行技術封鎖後,被迫自主研發關鍵技術,此後才出現突破性發展。未來是否會在其他遭技術封鎖的領域上獲得突破,很多專家都認為,這也只是時間問題。 大陸神舟12號載人飛船將3名太空人送入自建的太空站核心艙,是中國太空科技極為重要的歷史進程。預計今後將按計劃進行11次發射任務,包括3次太空站艙段發射、4次載人飛船發射、4次貨運飛船發射,並在2022年完成大空站在軌組裝建造,建成與國際太空站媲美的大型太空實驗室。 《多維新聞》指出,中國長期以來一直被國際太空站(ISS)拒之門外,當年國際太空站在1993年由美國、俄羅斯、11個歐洲航天局成員國(法國、德國、義大利、英國、比利時、丹麥、荷蘭、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日本、加拿大和巴西共16個國家聯合建造,2010年完工後開始全面使用階段,是迄今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航天工程。 雖然國際太空站由16國聯合打造,並由美、俄、歐、日、加共同運營,但主導方還是美國,中國從2000年就開始計劃加入國際太空站,並列入第10個5年計劃的國際科技合作項目下,但始終被美國拒於門外,主要原因就是擔憂中國航天技術快速發展會對美國的優勢構成威脅。 報導說,2003年大陸神舟5號成功返回後,參與過阿波羅計劃登陸月球的美國太空界元老艾德林(Buzz Aldrin)曾呼籲,美國太空總署(NASA)應考慮在國際太空站接納中國的太空人。當時雖然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多數國家都認同此一看法,2007年10月中國科技部副部長李學勇公開表示,中國期望與美國開展在航天領域合作,成為國際太空站計畫第17位合作伙伴,但是始終未獲美國正面回應。 直到2011年,美國國會通過的《沃爾夫條款》凍結了中美官方航天合作,中國徹底被國際太空站拒之門外。既然參與國際太空站已經絕望,中國只好獨立自主地進行太空站計畫。 中國太空站系統設計師楊宏今年5月受訪時說:「國外的長期封鎖反過來逼迫中國進行自主創新。我們一定要有自己的,我們不能永遠跟在別人後面跑,甚至說就算我們想跟著別人後面跑,人家也不帶我們玩兒,所以必須要獨立自主發展,立足於中國自己的力量來進行研發。」 目前16國合作的國際太空站使用壽命大約在15年至20年間,預計於2024年左右退休。因此中國太空站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成為近地軌道上唯一的太空站。而這種因遭到封鎖反而成為發展助力的科技發展進程,也讓許多專家認為,在目前普受關注的半導體技術上可能會再次複製這個模式。全球最頂尖的荷蘭光刻機製造商ASML首席執行官彼得.溫尼克(Peter Wennink)表示,現在尖端光刻機禁止賣給中國,但中國大概會在3年後掌握相關技術,屆時ASML可能就會被迫退出世界光刻機市場。至於未來尖端半導體技術是否能複製這種被封鎖而超越的模式,何時可以實現,全球業界都在密切關注。

  • 美NASA祝賀中國首次將太空人送入天宮太空站

    美NASA祝賀中國首次將太空人送入天宮太空站

    美國國家太空總署(NASA)署長比爾.納爾遜(Bill Nelson)就中國國家航天局首次將太空人送入中國自己的天宮太空站表達祝賀。 《美國之音》引述納爾遜在NASA官網上的聲明說,「祝賀中國成功將太空人送入太空站!我期待著科學新發現的到來」。 載有聶海勝、劉伯明、湯洪波等3名太空人的神舟12號太空船於中國當地時間週四早上從中國西北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發射,6小時後與天宮太空站的天和核心艙會合對接,3名太空人首次進入該太空站。 報導說,天宮太空站是美俄合作建造的國際太空站(ISS)之外唯一的長期太空站,目前仍在建設中。3名中國太空人此次長達3個月的飛行任務主要就是進行太空站的建設工作。他們將為該太空站安裝設備和測試多項關鍵功能。 中國的太空站建設計畫預計在明年年底前完成,該建設計畫共有11項任務,此次飛行任務是完成了當中的第三項。該太空站預計能有10年左右的運行壽命。 報導表示,由於受美國聯邦法律限制,NASA無法與中國國家航天局合作,因此中國從未向國際太空站派遣過太空人。 報導指出,中國目前正在大力發展其太空計畫,是提升自己全球地位和技術實力的努力之一。2003年,中國成為繼美國和俄羅斯之後世界上第3個獨立掌握載人航太技術的國家。

  • 紐時:天宮太空站延伸地緣政治對抗 中俄將聯手與美競爭

    紐時:天宮太空站延伸地緣政治對抗 中俄將聯手與美競爭

    中國首度將3名太空人送進自建太空站後,開啟了中國太空強權時代,成為全球3個太空強國之一。未來俄羅斯可能於2024年退出國際太空站,在與中國合作的太空計劃持續推動下,地緣政治格局將拓展至太空,形成俄中合作與美國等西方國家對抗的兩大陣營,太空競爭將進入一個更為激烈的全新時代。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前蘇聯在63年前首先將第一顆衛星與第一名太空人送入軌道,但在隨後的太空競賽中逐漸落後於美國太空總署(NASA)。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仍然是一個穩定的太空強國,也與美國一起建造和運作國際太空站(ISS)。,現在俄羅斯太空計畫的未來取決於新太空強國——中國。俄中多年合作,已制定雄心勃勃的計畫,與美國及西方國家開創與第一次太空競爭同樣激烈的新時代。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研究員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說,中國有雄心勃勃的航太項目,俄羅斯也需要合作夥伴,而這樣的合作夥伴關係反映了當今世界的地緣政治現狀。 報導指出,俄羅斯官員已經表示,有關協議於2024年結束時,他們可能會退出國際太空站。國際太空站曾被吹捧為國家之間即便關係緊張時也能合作的象徵,但現在這種緊張關係已經到了難以預測的地步。 俄羅斯在太空領域擁有豐富經驗,但因經濟資源不足而很難維持下去。相比之下,中國在進入太空探索方面相對較晚,卻完成了俄羅斯和前蘇聯未能完成的任務,躍居太空強國之列,包括上個月在火星上著陸和部署一輛火星車。 中國於2003年將第一批太空人送入太空後,從未被邀請加入國際太空站,原因是美國國會2011年立法禁止NASA與中國航天局合作,因為擔心有間諜活動的風險。天宮太空站設計師之一楊宏說,「國外的長期封鎖倒逼我們的自主創新。我們一定要有自己的,不能永遠跟在別人後面跑。」現在中國發射了首個軌道太空站模組,並將3名太空人送進太空站。如果國際太空站按原訂計劃中止,中國將成為唯一營運在軌太空站的國家。 報導表示,在宣佈共建月球科研站後,中俄兩國又宣佈在2024年聯手對一顆名為振盪天星(Kamo’oalewa)的小行星進行機器人探測任務。俄國專家說,這是一種自然的合作關係,俄羅斯有很多專業知識,中國有足夠的資金。中國加入後,很多因缺乏經費的俄羅斯大型太空計劃重新復活,其中包括始於1950年代名為「月球」的機器人項目,它們將與中國嫦娥計劃合作,在2026年至2030年之間攜帶新月球站的第一批構件登上月球。美國海軍戰爭學院詹森─弗里斯評論稱,「中國讓俄羅斯在太空競賽中的地位,遠遠超過了俄羅斯經濟所能支持的水準。」

  • 月壤是否分享 陸不忘暗酸NASA

    月壤是否分享 陸不忘暗酸NASA

     「嫦娥五號」成功採回2公斤月球土壤後,未來將有3種用途,包括進行科學研究、部分樣品將由大陸國家博物館收藏,向民眾展示,以及依據相關國際合作公約與有關國家共用,甚至可能作為國禮相送。至於是否也將與美國太空總署(NASA)分享,大陸國家航天局副局長吳豔華暗酸,美國限制NASA與大陸合作,未來能否合作,可能還得看美國政策。  陸媒引述月球地質專家說法指出,採樣山脈或存在較年輕的玄武岩,樣本將有助了解近10至20億年前,月球的火山活動和演化歷史。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研究員、探月工程三期副總設計師李春來昨在記者會上指出,不同俄羅斯和美國的9個採樣點,都在緯度30度範圍,嫦娥五號採樣點選擇43度的風暴洋東北角的玄武岩區域,這是全新的採樣區域,全新的樣品研究,對月球表面的風化作用、火山作用和區域地質背景、區域地質演化方面應可作出很多科研貢獻。  談及如何保存月壤,吳豔華強調,除以北京的中科院國家天文台作為主要存儲地點,而為「異地災備」,部分樣品還將存放在毛澤東的故鄉─湖南韶山,因為毛提出「可上九天攬月」的夙願總算實現。  針對大陸是否會把月球取樣的樣品分享給美國NASA,吳豔華則稱,根據《外空條約》,外空資源是人類的共同財富,中國政府會按照《外空條約》來執行。第二,中國政府願意與各國志同道合的機構和科學家共用月球樣品,包括有關探測資料,來進行科學分析。  但他隨即表明,不過遺憾的是,2011年,美國國會通過了「沃爾夫條款」,限制美國NASA、國務院科學委員會等官方機構與中國航太往來合作。能不能合作,還要看美國政府的政策。大陸願意與美方政府機構、企事業單位,還是科學家開展真誠友好的合作。

  • 陸稱2年建成太空站 美陸角力擴展至太空

    陸稱2年建成太空站 美陸角力擴展至太空

    大陸十一國慶期間,媒體大量曝露有關大陸建造太空站「天宮一號」的消息格外引人關注。中國大陸宣稱要在2年內完成空間站的建造工程。美國之音報導,美陸之間的角力已擴展至太空。 目前國際太空站領域大致處於「美國主導多國合作」的狀態。美國之音引述業內觀察人士分析說,在太空技術領域,美國一直處於技術壟斷地位,中國大陸大張旗鼓建造太空站的舉動顯然具有挑戰美國的意味,它標誌著美陸競爭已經從貿易戰、科技戰擴展至太空戰。 大陸媒體對這個太空站項目的報導極為詳盡,包括了建造進度、時間表,以及多個正在建造中的太空站組件以及航天員訓練情況。大陸表示將在2年內完成11次密集升空,利用「神舟」載人飛船和「天舟」貨運飛船把負責空間站組裝的宇航員以及「天和」空間站核心艙、「問天」實驗艙以及「夢天」實驗艙等空間站組件送上太空。 長征5-B運載火箭計劃將搭載「天和」核心艙於2021年上半年在位於海南省的文昌發射中心發射升空,長征2-F運載火箭隨後將在位於甘肅省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搭載「神舟」載人飛船發射。 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CMSA)10月1日公佈消息稱,中國大陸最終確定了18位宇航員參與這一計劃,其中包括7名飛行員、7名航天工程師和4名載荷專家,其中1名為女性。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曾發文稱,中國大陸「天宮一號」空間站任務壽命將達15年左右,可供3名宇航員長期在軌駐留,半年一輪換,可供6人短期駐留10天。 今年6月,中國大陸宣佈將與法國、德國、日本、肯尼亞、秘魯等17個國家的23個航天機構合作,在「天宮一號」進行科學實驗。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日前曾發文警告,中國大陸的空間站計畫可能會威脅到美國的太空優勢。局長吉姆·布里登斯汀(Jim Bridenstine)曾對國會表示,國際空間站退役後,美國保持在地球軌道上至關重要,「天空一號」空間站將威脅美國的太空主導權。 布里登斯汀表示,國際太空站的使用壽命有限,終究會有結束的一天,為了讓美國保證在太空中戰略優勢,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要求在2021財政年提供1.5億美元,以幫助實現近地軌道的商業化。 他強調,中國大陸致力於建立中國太空站,並將其迅速「推銷」給世界,此舉正在威脅美國的太空利益。如果美國在付出所有努力後放棄近地軌道,那將是一場悲劇。 國際太空站於1998年正式建站,目前由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主導,俄羅斯聯邦航天局(RKA)、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加拿大國家航天局(CSA)和歐洲航天局(ESA)等主力運作,美國曾在1993年拒絕中國大陸加入國際太空站計畫。

  • 陸美互相關閉一個領館 誰的「戰損」更大?

    陸美互相關閉一個領館 誰的「戰損」更大?

    陸美互相關閉一個領事館,誰的「戰損」更大?大陸立場鷹派的《環球時報》引述國關學者分析,美國駐成都總領館的業務具有更強的戰略意義,而大陸駐休士頓領事館的業務則主要集中在領事服務方面。 據公開信息顯示,大陸駐休士頓總領事館於1979年設立,是大陸在美國最早設立的一個總領館,其領區為美國東南地區八州和一聯邦領地:德州、俄克拉荷馬、路易斯安那、阿肯色、密西西比、亞拉巴馬、喬治亞、佛羅里達州和波多黎各。而美國駐成都總領館於1985年設立,覆蓋地區為中國西南地區,包括四川、雲南、貴州、西藏和重慶。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分析,大陸駐休士頓領事館的業務主要是服務移民到德州的大量華人華僑,在其他業務上遠不能同紐約、舊金山等領館相比。在全球疫情尚未結束的時刻,簽證等領事需求也會較以往明顯降低。 而就美國駐成都總領館來說,李海東認為,從業務範圍考慮,其管轄的區域雖然有限,但涉及到中國大陸的西藏和西南少數民族地區,具有較強的戰略安全性質。近年來,很多關於西藏與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等扭曲大陸治理真相的所謂信息資料,均系美駐成都領館通過其管道收集。如果未來美國真如蓬佩奧在尼克森紀念館發表演講所言,加大在大陸境內推動「顏色革命」的力度,也更容易在該區域為大陸製造麻煩。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陸美關係專家透露,近年來,美國長期利用其駐成都領館來干涉西藏內部事務,並進行滲透,對西藏地區的穩定帶來負面影響。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24日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就把話挑明了說:「美駐成都總領館的一些人員從事與其身份不符的活動,干涉中國大陸內政,損害中國大陸的安全利益。中方已多次就此提出交涉,美方對此心知肚明。」 兩家領事館所轄區域的一個相似性是都有較多高科技企業。休士頓附近區域分布有較多航天航空和醫藥企業,高校和高科技企業較多。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任務控制總部——林登•約翰遜宇航中心就位於休斯敦所在的得克薩斯州。而四川則有較多軍工企業,大陸的核武器研制單位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有「中國核動力工程的搖籃」之稱的中國大陸核動力研究設計院以及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均在該省。 此外,四川省和德州也都有較多對方民間企業存在。不過,專家認為,領館關閉並不意味著對方企業在該區域就不能正常運作,更不意味該區域的陸美經貿往來會中止,不過一些企業和人員在辦理簽證手續上會更麻煩一些。 報導稱,對於誰的「戰損」更大,網友們顯然還認為存在很多「軟指標」。中國大陸做出對等反制後,不少大陸網民為美國領事工作人員感到「十分可惜」,因為他們將就此告別成都的火鍋或川菜。有網友戲稱,「你關我領館,我斷你在成都吃好吃的路,精準打擊」;也有網友表示,告別可愛的熊貓也是一項巨大的損失。而華人會在休士頓面對怎樣的「軟戰損」?有網友表示,在德州大量的月子中心恐怕要有不小經濟損失了。

  • 波音「星際客機」首飛 唯一乘客是「他」

    波音「星際客機」首飛 唯一乘客是「他」

    美國波音公司12日確認,其「星際客機」載人飛船首次試飛定在12月20日,目的地是國際太空站。「星際客機」這次試飛並不載人,唯一的「乘客」是一名叫羅西的假人。  波音公司及美國航空總署相關人士12日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均表示,將於12月20日試飛「星際客機」,目前僅剩一些技術細節需要完善。美國航天局商業飛行研發項目主任菲 爾·麥卡利斯特說,這將是一份提前收到的「聖誕禮物」。  新華社報導,「星際客機」由波音公司與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商業載人計劃項目組共同開發。它可搭載7名乘客或客貨混裝,完成近地軌道任務。該飛行器採取無縫式結構設計,可重複利用多達10次。它還搭載有無線網路和可與乘客交互的平板電腦。   今年11月4日,「星際客機」完成了一次發射台逃逸測試,但飛船3個降落傘中有一個未能如期打開。12月20日的不載人試飛如果順利,明年「星際客機」的第二次發射中,將會有3名太空人乘坐其中。  2011年美國航天飛機退役後,美國運送太空人員往返太空站全部「仰仗」俄羅斯飛船。為改變這一局面,美國航天局大力支持商業載人航天,2014年委託波音公司和太空探索技術公司分別建造「星際客機」和載人版「龍」飛船,但兩艘飛船的首飛時間從最初計劃的2017年多次推遲。載人版「龍」飛船今年3月已完成了一次不載人試飛。

  • 美禁聯邦機構採用華為中興等陸企產品

    川普政府7日發佈一項過渡規定(interim rule),禁止聯邦機構直接購買來自包括華為、中興、海能達通信、海康威視和大華科技在內的五家中國企業的通訊、視頻監控設備或服務。 據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國防部、總務管理局(General Service Administration, GSA)和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周三發佈了這項過渡規定,調整《聯邦採購條例》(Federal Acquisition Regulation)以實施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有關某些通訊和視頻監控服務或設備的禁令。 過渡規定中所指的是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中第889章第一條第一款的第一部分。這部分禁止行政機構負責人採購、獲取、延長或更新合同以購得、獲取任何將「隱蔽的」(covered)通訊設備或服務作為重要或關鍵應用的那些設備、系統或服務。 2019財年的《國防授權法案》於去年在國會獲得通過並由特朗普總統簽署成為法律。這項法案出於對國家安全的擔憂,對使用聯邦資金購買華為等企業的通訊設備與服務以及視頻監控設備實施了廣泛的限制。 華為今年3月於德州聯邦地區法院提起法律訴訟,對《國防授權法案》中的相關條款發起挑戰。華為方面認為有關規定是違背美國憲法的「剝奪公權法案」,或是一種通過立法行動認定個人或實體有罪的舉動。美國方面則認為其擁有充足的國家安全方面的理由來制訂這一法律。 華為發言人斯金納發表聲明稱,今天的消息「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他說華為持續在聯邦法院對這項禁令是否符合美國憲法發起挑戰。聲明中說,《國防授權法案》中的法律和其正在實施的條款無助於確保美國通訊網絡和系統得到保護,反而會造成基於來源國而設置的貿易壁壘,並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存在違法行為的情況下使用懲罰性的舉措」。華為的這份聲明稱,全美各地鄉村地區的民眾將成為遭受負面衝擊最嚴重的群體,理由是他們使用的數據連結網路依賴華為的支持。 此次發佈的這項過渡規定將於8月13日生效。其中涉及的中國企業除了華為外,還包括中興、海能達通信、海康威視和大華科技。按照規定,行政機構的負責人和國家情報總監將有權給予豁免。然而一項更為廣泛的、針對聯邦機構與任何使用華為等公司設備的企業簽署合同的禁令將於2020年8月生效。 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發言人伍德(Jacob Wood)在一份聲明中說:「本屆政府對保衛我們的國家免受外國對手們的影響有著強有力的承諾,並且將在實施針對包括華為設備在內的中國通訊和視頻監控設備禁令的問題上完全遵照國會的指示。」 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今年6月曾要求國會給予其更多時間,逐步落實這一禁令。但據路透報道,這一請求很快被共和黨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的鷹派人士駁回。

  • 美陸月球南極之爭 大陸已占先機

    大陸這星期宣布,計畫10年內在月球南極建立基地,美國此前也宣布了類似計畫。美國之音今天報導,各國專家說,月球南極具有重要戰略資源,美陸兩國或許可以在探月領域進行合作。 大陸國家航天局局長張克儉24日出席「中國航太日」活動時說,大陸計畫未來10年內著手在月球南極建立科學研究基地的工作,並將在今年底前向月球發射「嫦娥五號」探測器,開展月球採樣返回任務。 大陸《科技日報》說,科學家希望月球基地的建設先由智慧型機器人操作,「不斷組裝擴大,為載人登月奠定基礎」。報導說,月球基地可以開展科學試驗,也可以作為深空探測的中轉站。 國際航空航太專家說,大陸選擇在月球南極建基地目的是為了獲取自然資源。 美國之音報導,印度防務問題專家南拉塔·戈斯瓦米說,「如果月球有個基地……就可以有能力從月球發掘資源。比如月球兩極被認為有水冰和鐵礦石──它們是建造太空船和建造空間太陽能衛星所需要非常重要的材料。這就是中國的雄心。」 戈斯瓦米還說:「月球建立基地可以實現兩件事:第一,發射成本變得很低,從月球發射所需能量比從地球發射要低25倍。這是巨大的戰略優勢。」另一個長期目標,是從開發資源角度,研究小行星和太空採礦。 美國在太空探索方面的國際合作長期把大陸排除在外。擔心大陸把太空技術用作軍事能力建設。分析認為,大陸可以通過加強「太空戰」能力迅速彌足與美國的軍事實力差距。 美國之音報導,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太空安全項目主任哈里森說,美國需要重新審視美國參與的空間探索結盟體系排除大陸的政策。 他說,大陸有機會成為空間探索的潛在夥伴,大陸擁有大量資源,在太空領域願意投入的花費比美國現有的任何合作夥伴都多。他們計畫在月球上建立設施,與美國目標重疊,基地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探索和理解月球、利用月球造福地球上的生命。 哈里森認為,這樣的合作是值得的,但強調若美陸兩國在空間探索領域合作,美國需要注意「保護我們的智慧財產權、技術與在世界各地現有的空間夥伴關係」。 大陸國家航天局、大陸航太科技集團計畫2030年或稍後完成載人登月;2020年實現火星探測:先繞火星飛行一次、再完成火星表面降落及火星車巡視探測等任務。

  • 載人月球探測 日本力爭2030年實現

    共同社29日報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28日在文部科學省召開的小委員會會議上匯報稱,力爭到2030年實現日本宇航員的探月之行。日本將參加美國新建繞月太空站的計畫,以期獲得抵達月球表面的機會。 據JAXA介紹,日本力爭利用2019年度計畫向月球發射的無人探測器「SLIM」技術,研發宇航員穿梭於太空站與月球之間的飛船。此外,日方還希望承擔研發空間站內居住所需飲用水與空氣淨化裝置、輻射防護技術等,通過這些貢獻將日本宇航員送達月球表面。 然而,這一目標仍面臨諸多難題,包括能否有許多國家參加新太空站計畫、如何確保龐大的費用等等。 受制於高昂的研發與使用費用,日本將使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研發的新型火箭「SLS」作為從地球前往太空站的移動工具。美國還計畫將新太空站用作火星探測的中轉基地,但日本尚未決定是否參與火星探測計畫。 此外,2022年起JAXA也將啟動從地球發送無人機展開月球資源探測的計畫。據分析,月球上存在冰。日方計畫以此製成氫氣和氧氣,作為長期停留與移動所需的飲用水與火箭燃料。 目前的繞地球國際太空站共有日本、美國、歐洲等15國參與。此前已決定將使用至2024年,這之後的國際合作框架尚未敲定。

  • 社評-正視天宮二號改變中美戰略格局

     2014年奧斯卡獲獎影片《地心引力》,講述在太空遭遇意外的美國太空人最終放棄國際太空站(ISS),駕駛俄羅斯「聯盟號」飛船進入「天宮」太空站,搭乘「神舟」飛船返回地球的故事。  儘管這部影片充滿科幻色彩,但其描述的大陸擁有自己的太空站的設想,在大陸第二個mini太空站「天宮二號」成功進入軌道後,越來越接近真實。據美國《航空和太空技術週刊》網站報導,歐洲航天局和俄羅斯聯邦航太署已與大陸簽署協議,未來將在大陸的太空站上進行科學實驗。按計畫,大陸的太空站將於2022年投入使用,而國際太空站將在2024年退役。  9月15日從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升空的「天宮二號」令世界震撼,CNN當晚的報導就稱,天宮二號是大陸建設太空站「雄心」的關鍵一步,報導援引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學者Joan Johnson-Freese的話說:「如果美國不盡快改變其政策,開始在太空與中國合作,就將喪失對中國未來太空計畫一切可能的影響力。」這位學者還透露,歐洲太空人已準備學習中文。  從國際太空站的建造開始,美國就將大陸排除在外。到2011年,美國國會以人權及「國家安全」為由出台條款,禁止美國太空總署(NASA)與大陸有任何合作,但很明顯,這已經無法阻礙大陸的太空計畫。  空間合作歷來是太空強者如美國、俄羅斯、歐洲及日本的傳統,各國在太空計畫上相互介入,既節約國家資源,又可以達成某種戰略平衡,以便安全、可持續地利用太空。即便在2014年至2015年美俄關係因克里米亞事件及敘利亞問題而急凍,兩國也沒有中斷在國際太空站的合作。  但美國禁止與中國合作,迫使大陸進入自主開發太空的管道,這是人類太空資源的內耗,還可能反噬美國。當人類太空開發的主導者美國史無前例拒絕與另一個潛在的太空強國合作,且越來越無法影響該國時,即意味著失控,這是美國潛在的太空危機。  「天宮二號」不但實現了技術突破,使得大陸的大型國際太空站計畫近在咫尺,更重要的是,大陸與美國的戰略籌碼又將出現實質性的消長。  全球強國制衡早已不局限在陸地與海洋,地球以外的空間擁有對全球以及外層空間的無限戰略能量,歷來是強國之必須。太空戰略的籌碼亦不止於太空,還將直接改變國家實力與國際話語權。美國太空主導權的變數,使得它要面對世界政治、經濟、地緣、太空全方位的多極化,要面臨更多的制衡。  世界格局改變之廣之深,超乎想像。不過,當下台灣看大陸,類似美國看大陸,都有一部分人抱持意識形態的非善意。台灣的政治人物難免延續歷史思維,將台灣定位為美國制衡大陸的棋子,歷史上恃寵而驕的時候也是有的。  明年,美國新總統和新政府即將登台。未來不論中國與美國在太空開發上有沒有合作的轉機,雙方關係的變數都將更加多元化,雙方對亞太地區的戰略考量也可能更複雜。  在此情形下,台灣要面臨一連串的問題。台灣傳統的戰略影響力是否能夠延續?台灣在大陸與美國之間求得平衡的方式會不會越來越被動?一旦兩岸敵意超出上限,台海局勢是否容易失控?  「天宮二號」讓世界有感,是因未來的無限與不可測,使得人們要不斷重新審視遊戲規則,並矯正偏差。儘管保護主義、民粹主義、緊張與對抗在全球捲土重來,卻不會改變發展與合作的世界潮流。合作發展、相互介入,仍是達至戰略平衡的最佳方式。  台灣亦如此,要謀求區域戰略平衡,須與各方維持良好關係。倘若台灣與大陸切割,不但兩岸合作發展的經濟利益會流失,兩岸是否滑向對抗也是不可控的變數,台灣與美國及亞太各方之間的戰略格局也將因此失衡。  蔡政府不願意承認九二共識,已經讓台灣出現內窘外困的局面,如今唯有讓大陸看到「兩岸一家親」的希望,並恢復交流的管道,維持良性互動,才能找回平衡與安全。

  • 太空垃圾也會墜落地球?專家這麼說

    繞著地球飛行的太空碎片超過50萬個,要如何處理這些可能會造成太空撞擊意外的「太空垃圾」,當然需要科技,也需要高度的想像力。 據美國之音電台網站報導,美國宇航局的科學家估計,在接近地球的空間環境,有超過7000噸的廢棄物質,它們以每秒10公里的速度飛行,比發射出去的子彈還快,這意味著人造衛星或航天器即使被像沙粒大小的碎片撞擊,都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美國宇航局的創新先進概念項目,贊助了十三個有潛力的發明,其中針對「太空垃圾」的概念由南加州洛杉磯非營利組織的航太公司提出。 航太公司發展一個名為「薄膜航天器」的概念,這個像紙張一樣薄的航天器非常輕盈,容易操作,而且節省燃料。簡單的說,就像一張在空間飛行的高科技塑膠膜,當幾千個薄膜航天器被發射到地球軌道,它們可以網羅飛行中的垃圾,把它們吸入大氣層裡燒掉。 雖然這個構想的理論很動聽,但實際創造一個超薄航天器勢必面臨很多挑戰。研究人員已經選出現有的一些可以改用在薄膜航天器上的科技產品,包括薄膜太陽能電池和超薄相機等等。 航太公司在完成第一階段九個月的研究後,將申請宇航局的第二階段的資助,進行薄膜航天器的零組件的構建和測試。

  • NASA:10年後 私人機構將運營國際太空站

    NASA:10年後 私人機構將運營國際太空站

    由美國、俄羅斯、歐盟等共同建設的國際空間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ISS)原定2024年退役。不過,美國航天局官員近日表示,該機構考慮屆時把國際空間站移交給私營企業運營。 《Modern Readers》報導,美國航天局負責探索系統開發的官員比爾·希爾(Bill Hill)最近在一次關於載人登陸火星的介紹會上談及國際空間站的未來命運。美國正試圖推動近地軌道的經濟發展,他說:最終,我們的希望把空間站交給一家商業實體或其他有商業運營能力的機構,以便我們對於地軌道上的研究可以繼續下去。 希爾表示,移交工作將在本世紀20年代中期進行,但未透露更多信息。 國際空間站建於1998年,在距地球表面約400公里高度運行,主要是作為微重力環境下的研究實驗室,宇航員自2000年入駐。國際空間站的設計壽命一開始只有15年,後來各方一致同意延至2020年,然後又延至2024年,原計劃在2024年後讓其墜入太平洋。美國航天局每年支付約40億美元(約航天局總預算20%)維持空間站運行。 據悉,美國航天局現在已把空間站貨運任務交給兩傢私人企業,下一步也將把空間站載人任務交由私人企業來辦理。而美國航天局,未來將把工作重點轉向火星,實現在2030年前載人登陸火星的目標。

  • 俄羅斯聯邦航天局提供衛星畫面 協助台灣地震災後重建

    俄羅斯聯邦航天局提供衛星畫面 協助台灣地震災後重建

    台灣與斐濟此前遭遇地震與颱風災害,為此俄羅斯聯邦航天局向台灣與斐濟提供了俄羅斯地球遙感探測航天器(即人造衛星)所拍攝到的畫面,以利於這些地區的災後重建。 2月5日,台灣南部發生大地震,奪走116人的生命。2月19日,斐濟受到「Winston(溫斯頓)」颱風襲擊,造成約28名居民死亡,數百棟房屋和建築被摧毀。 據俄羅斯衛星網報導,俄羅斯聯邦航天局將作為「空間和重大災害國際憲章」的全權參與者,向該憲章的參與者提供從俄羅斯人造衛星上所拍攝到的畫面,以利於對自然災害和工業災難的後果進行清理,同時對這些災難進行預測。 空間和重大災害國際憲章於1999年首次提出,其目的是援助那些遭遇特殊意外事件和情況的國家,通過向那些負責災後重建的機構無償提供人造衛星拍攝的該地區畫面,予以協助。 除俄羅斯以外,還有14個成員參與此憲章,其中包括歐洲航天局,法國、德國、印度、中國、加拿大、阿根廷、日本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國家航天局。

  • 國際太空站增新血 三太空人報到

    國際太空站增新血 三太空人報到

    美國太空總署太空人威廉斯Jeff Williams、俄羅斯聯邦航天局的太空人Oleg Skripochka和Alexey Ovchinin今搭乘Soyuz太空梭TMA-20M從哈薩克的拜科努爾(Baikonur)航天發射場出發後抵達國際太空站。 他們加入已在國際太空站上執行任務的美國太空總署的Tim Kopra和歐洲太空總署的工程師Tim Peake和俄羅斯太空人Yuri Malenchenko。 這是威廉斯出的第3次太空任務,這次他將在國際太空站上執行6個月的任務。結束時他在太空的天數將可高達534天。威廉斯在此項任務前,已經在太空累積待了362天,進行過3次太空漫步。目前全世界累積天數最久的人是俄羅斯的Gennady Padalka,但威廉斯可望打破美國太空人Scott Kelly的紀錄(520天)。Kelly在太空連續待了1年之後本月才剛回到地球,他在這1年的旅途中測試長程太空飛行對人類的身體和心智的影響。 這5名太空人將在接下來的5個月中進行250項科學實驗,例如土壤在低重力的狀況、在無人太空梭上引發大火、測試類似壁虎吸盤的抓壁裝置等。

  • 揭「廣寒宮」面紗 陸公布數百張高清月球照

    揭「廣寒宮」面紗 陸公布數百張高清月球照

    中國國家航天局,近日公布了一系列迄今為止最高清的月球表面圖,這些圖像是由「玉兔」月球車拍攝。作為「嫦娥三號」探月任務的一部分,「玉兔」於2013年12月在月球著陸,上一次著陸月球的是蘇聯的「月球24號」(Luna 24)。 陸媒報導指出,不同於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和歐洲航天局每天發布來自宇宙各處的圖像和數據,中國國家航天局像這樣大規模的發布並不多見。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月1日報導指出,中國公開了數百張高解析度的月球表面照片,這些照片由「嫦娥三號」探測器以及月面巡視器「玉兔」拍攝,顯示了月球表面的真色以及壯觀的細節,而在公布的照片中亦可清晰見到「玉兔」行駛過後留下的車痕。 專家指出,嫦娥工程有三大科學目標,其中一個就是調查著降落區和巡視區的地形、地貌,而這些照片對於這方面的研究有很大幫助,比如公布的照片中有張拍攝到一個巨大的石塊,通過研究它的形狀、成分,可以對於月球演變加深瞭解。 除了能透過巨大石塊瞭解月球演變外,專家表示,「嫦娥三號」降落的地點是月球虹灣區,這是人類第一次著陸的區域,瞭解這個區域的地形、地貌對於探索月球的起源、演變、地質構造都非常有意義。而研究月球對於人類瞭解地球的形成與起源有很大幫助。 嫦娥三號是大陸探月工程第二階段的機器人登月探測器,包括著陸器和月球車。於2013年12月2日1時30分由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從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12月6日抵達月球軌道,開展嫦娥三期工程中的第二階段「落」;12月14日帶著大陸第一艘月球車—「玉兔號」成功軟著陸於月球雨海西北部「虹灣著陸區」。

  • 細數歷史上那些本來可避免的大災難

    為了減少車禍,我們在路上安裝了紅綠燈,為了人的一時疏忽,我們生活四周常常可以見到一些警告標語。然而正所謂「失之毫釐,差以千里。」在安全上,絕對沒有什麼可以忽略不理的小事。些許疏忽就可能造成難以預料的後果。這也提醒我們,凡是一定要有謹慎的態度。那麼下面這些本來可以避免的災難,又帶給我們哪些啟示呢? 災難一:鐵達尼號沉沒 鐵達尼號不僅是和平時期死傷人數最慘重的海上災難之一,而且是知名度最高的,長期位在各大災難榜榜首。鐵達尼號屬於奧林匹克級郵輪,是當時豪華郵輪的代表。全船設有16個密封艙,通過電開關統一控制各艙的水密門,具備良好的防水性能,因此號稱「永不沉沒」。然而在1912年的處女航中,鐵達尼號因撞擊冰山沉沒,最終奪去了1514名乘客的生命。 鐵達尼號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一方面它暴露出船員瀆職和疏散混亂,迫使人們在一年後召開了第一屆海上生命安全國際大會,對冰山監測、無線電通訊、救生艇數目等做出了詳細規定;另一方面科學家運用圖像分析、材料測試等手段,詳細研究了鐵達尼號在製造上所犯下的錯誤。冶金專家提姆-費克曾表示,鐵達尼號的鉚釘中含有過量的礦渣,使其變得脆弱,可能是其沉沒的真正原因。這就使得往後人們在船隻選材上更加慎重。 災難二:興登堡飛艇失事 如果說,鐵達尼號作為反面教材,對遠洋航行尚有貢獻的話,那麼興登堡號飛艇的失事,則幾乎毀了這種交通工具。 飛艇是人類歷史上第一種真正能夠飛行的航空器。它由氣囊提供浮力,用吊籃載人或載貨,依靠推進裝置實現空中運輸。和飛機這種新晉小弟比起來,飛艇本身比空氣輕,滯空時間不受燃料的限制,在經濟和環保的原理上占優勢。因此二十世紀初,天空是屬於飛艇的。 興登堡號飛艇由齊柏林公司設計和建造,是當時世界上體積最大的飛艇。最初因為惰性氣體的性質比較穩定,所以飛艇的氣囊以填充氦氣為主。但是,當時氦氣非常稀有,極其昂貴,且氫氣比氦氣更輕,體積相同的情況下,氫氣可以提供更大的浮力,因而在建造興登堡號時設計師們選擇了氫氣,這為後來的災難埋下了伏筆。 1937年5月6日,興登堡號飛艇在距離地面三百英尺的空中起火。因為氫氣易燃,火勢迅速蔓延。僅僅34秒後,這一人類航空史上的傑作就化為灰燼,並帶走了36名乘客的生命。事故的原因至今尚未有定論。但是由於媒體的大肆渲染,這一事件極大地摧毀了人們對飛艇的信心,轉而選擇在當時性價比更差的飛機。飛艇也從此一蹶不振,淡出了人類的視野。 災難三:車諾比核事故 國際原子能機構將國際核能事件分為七級,分級間存在對數關係,即每增加一級代表事故比前一級的事故更嚴重約10倍。車諾比核事故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七級事故,也是2011年之前唯一的一次七級事故。 1986年4月26日淩晨1點23分,車諾比核能電廠四號機組發生爆炸。爆炸不僅引起了大火,而且將大量高輻射物質推送到空氣中,導致了嚴重的核洩漏,超過336000名的居民被迫撤離。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該事件共導致56人死亡,在高度輻射線物質下暴露的大約60萬人中,將額外有4000人將死於癌症。事故的起因有操作員操作不當和核電站設計缺陷兩種說法,實際上二者可能是相互關聯的,設計缺陷導致了爆炸,操作不當又擴大了爆炸的影響。 核電廠中存在控制棒,這是一種用來控制核裂變速率的設備,其原理是運用特殊合金,吸收核裂變過程中產生的中子,從而達到減緩核裂變的目的。車諾比核電廠使用的控制棒,其有效部位由碳化硼製成,用以吸收中子,但其尾端卻由石墨構成,石墨能夠吸收的中子比沸騰的輕水少。因此,當操作員插入控制棒試圖降低反應器輸出功率時,因為裂變加速,其輸出功率反而會增加,導致悲劇。這次事故使人們對核能發電產生了安全上的顧慮,延緩了一系列核工程的建設。 災難四:挑戰者號太空梭解體 1986年1月28日上午11時39分,挑戰者號太空梭在升空約73秒後發生解體,機上7名工作人員全部遇難。這次事故以及因媒體報導所產生的輿論壓力,導致美國的太空梭飛行計畫被凍結了32個月,也迫使美國總統羅雷根下令組織一個特別委員會—羅傑斯委員會,負責此次事故的調查工作。 委員會最終認定,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組織文化與決策過程中的缺陷與錯誤,是事故發生的關鍵因素。委員會認為,位於太空梭右側的固體火箭推進器的O型環密封圈在低溫中失效,導致固體火箭推進器內的高壓高熱氣體洩漏,進而影響到臨近的外儲箱,最終使得太空梭解體。而NASA的管理層,事先已經知道承包商所設計的固體火箭助推器在O型環處存在潛在缺陷,但卻未曾提出過改進意見來妥善解決這一問題,對此次事故負有重要責任。 有鑑於此,羅傑斯委員會向NASA提出了9項建議,並要求NASA在繼續太空梭飛行計畫前貫徹這些建議。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哥倫比亞號災難之後,NASA再次成為輿論的焦點。很多人認為,NASA並未能從挑戰者的事故中學到足夠多的教訓,以至悲劇不斷發生。2010年,隨著歐巴馬所倡議的一系列法案被議會通過,成為法律,包括獵戶座飛船在內的「星座計畫」宣告終結,美國太空梭時代悵然落幕。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災難五:火星氣候探測者失聯 前面所講述的災難,都是由設計、管理等多方面的原因引起的,火星氣候探測者號的失聯,則完全是科學家們的錯。 火星氣候探測者號屬於環繞衛星,其主要目的是確定火星水資源的分佈,記錄火星表面由於風電及其他大氣影響所產生的變化等。NASA為此支付了將近3.3億美元,其中,1.9億美元用來研發,9170萬美元用來發射,4000萬美元用來進行探測任務。 1999年,衛星成功發射,但在9月23日,衛星進入火星軌道的過程中失去了聯絡,導致任務失敗。 事故的原因則讓人哭笑不得。衛星的飛行系統所使用的單位是公制單位,如牛頓等,計算推進器動力。地面的操作人在輸入方向校正量等參數時,卻採用了英制單位,如磅力。這一疏忽使得探測器進入大氣層的高度有誤,最終瓦解碎裂。 災難六:四乙基鉛和鉛中毒 上面所說的災難裡,科學家們雖然要負有一定責任,但大多是無心之失,或者受客觀認知規律限制;而在四乙基鉛所導致的鉛中毒事件中,部分科學家則乾脆成為了金錢的幫兇。 早在羅馬時期,人們就學會了運用鉛。這種金屬是如此完美,以至於人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從未想過會將它與中毒聯繫在一起。二十世紀初,汽車工業被汽油在引擎內燃燒時產生的爆震深深困擾。1921年,米基利發現了四乙基鉛。這種物質合成容易,價格便宜,而且只要往汽油中加入很少的量,就能顯著提高汽油的抗爆性能。因此,它一上市,就受到石油公司和汽車公司的熱烈歡迎。 美國地質學家克雷爾•卡梅倫•派特森(Clair Cameron Patterson)在研究地球年齡的過程中,發現鉛工業是大氣和人體內的鉛含量急劇上升的原因。本著對公眾健康負責的態度,他呼籲在汽油中禁用四乙基鉛。 但資本家們不肯放棄巨大的利益,石油公司、汽車公司不僅直接切斷了派特森的研究經費,而且運用他們巨大的影響力,迫使很多研究機構拒絕與派特森合作,他們甚至直接收買了一批科學家,宣傳「鉛無害」。 一直到1973年,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才表示,要逐步減少汽油中的鉛含量。這期間受四乙基鉛影響的民眾,恐怕永遠難以統計。 這場曠日持久的爭執,嚴重地影響了科學家們的公信力,有鑑於此,現在科學家們在發表論文時,必須就利益衝突作出說明。如果作者或其單位與其他人或機構具有經濟或個人關係,就有存在利益衝突的可能,從而使得不適當的偏頗出現。 災難七:印度博帕爾事件 1984年12月3日淩晨,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設在印度博帕爾市的化工廠發生40噸有毒氣體洩漏,除直接中毒致死的1萬餘人外,另有至少55.5萬人陸續死於肺癌、腎衰竭、肝病等和中毒相關的疾病。 這場世界歷史上最大的工業災難裡的有毒氣體如今還在影響著博帕爾居民,許多博帕爾居民因為事故而永久殘廢,現在當地居民的患癌率及兒童夭折率,仍然因這次災難而遠遠高於印度其他城市比例。這場災難對健康的影響不斷顯現出來,不僅通過那些受害者的基因遺傳給下一代,還有因藥水殘留而造成的嚴重環境污染。 2009年11月28日,這些廢棄的化學瓶仍然堆在廢棄的聯合碳化物工廠的地上,事故發生的原因,是因水滲入載有異氰酸甲酯的儲藏罐內,令罐內產生極大的壓力,最終導致罐體破裂,大量氰化物洩漏。氰化物進入人體後,會迅速引起細胞缺氧,屬於劇毒物質。瞬間死亡人數就達到了兩千餘人。 災難八:韓國三豐百貨倒塌 三豐集團在建造和營運過程中,對該建築進行了一系列不規範、不安全的操作,1995年6月29日下午5點52分,正常營業中的百貨大樓開始自動倒塌,20秒內,5層百貨大樓層層塌陷進地下4層內,共造成502人死亡,937人受傷。 災難九:塔科馬海峽大橋坍塌 塔科馬海峽吊橋位於美國華盛頓州,建於1938年。由於建築師的設計失誤,通車不到五個月後便倒塌。美國空氣動力學家希歐多爾•馮。卡門經過試驗推斷,塔科馬海峽吊橋倒塌事件的元兇,是卡門渦街引起吊橋共振。這場事故也因此成了建築史上典型的反面教材。此後新的吊橋設計必須經過風洞模型實驗。

  • 直擊! 美國獵鷹9號火箭升空後爆炸解體

    美國「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在台灣時間28日晚間10時21分於佛羅里達州卡納維爾角發射「獵鷹9號」(Falcon 9)火箭,為國際太空站進行補給,但美國航天局電視直播顯示,升空不到3分鐘火箭便在空中爆炸解體,碎片散落大西洋。 美國航天航空局NASA發言人說,最後一次接收到訊號是在發射後2分19秒。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稱,當天發射異常,但目前尚不清楚發射失敗的原因。「獵鷹9號」火箭原本預計為國際太空站的太空人運送補給。此外,火箭上還載有一個新的對接裝置。 這是「獵鷹九號」19次發射歷史上的首次失敗,也是SpaceX在執行國際空間站補給任務歷史上的首次失敗。今年的1月和4月,太空探索技術公司曾2次做了回收火箭的嘗試,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第一次是「獵鷹9」火箭因降落角度問題在甲板上發生爆炸,第二次則是火箭發動機控制燃料流量的節流閥出現問題,火箭沒能成功垂直降落到海上的目標甲板上。而火箭回收一旦成功,將有望大幅降低發射成本。因此,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的每次嘗試,都非常引人關注。

  • 艾迪瑞德曼遇真愛 OMEGA添星光

    艾迪瑞德曼遇真愛 OMEGA添星光

    本就令不少品牌稱羨的OMEGA代言名單,繼喬治克隆尼、妮可基嫚一王一后強大陣容外,今再宣布最年輕的奧斯卡影帝艾迪瑞德曼也加入OMEGA家族,讓品牌代言星光持續壯大到二帝一后,讓品牌腕表與代言人同樣都話題十足。 儘管今年現身金球獎、美國演員工會頒獎典禮與英國電影學院獎時,艾迪瑞德曼都是配戴蕭邦男表,但原來他的真愛其實是OMEGA,艾迪表示,自己是OMEGA愛用者,以配帶OMEGA數年,接下品牌代言大使,讓他很興奮,也很榮幸與擁有美國航天局認證及奧運官方指定計時的品牌合作。 OMEGA總裁史蒂芬爾奎(Stephen Urquhart)非常歡迎艾迪加入品牌大家庭,也說他帶來了真正的優雅與誠信,而他謙遜的態度,也完全符合品牌精神。 OMEGA代言星光除新加入的艾迪瑞德曼、喬治克隆尼與妮可基嫚外,另有,麥克羅伊和辛迪克勞馥。

  • 日太空旅行社社長將在俄接受太空旅行訓練

    共同社7日報導,美國太空旅遊公司太空探險(Space Adventures)7日宣布,在日本經營太空旅行社的高松聰(51歲)已確定參加俄羅斯聯邦航天局的訓練,爲前往國際空間站觀光做準備。 據相關人士透露,英國歌手莎拉·布萊曼今年將前往空間站觀光,而高松將作爲其助手前往。高松的具體飛行計劃尚未確定。 高松在大型廣告公司電通工作時曾企劃使用空間站拍攝的清涼飲料及速食麵廣告。目前擔任太空旅行社的社長。 據太空探險公司等透露,高松已通過了俄羅斯聯邦航天局的醫學測試及預備訓練。本月起將在莫斯科郊外的「星城」等處接受正式訓練,訓練地還包括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及歐洲。 若進展順利,最快將於9月從俄羅斯聯邦航天局獲得搭乘聯盟號飛船及在空間站停留所必須的資質。高松計劃在網上公開接受訓練的情況。 至今已有7名美國等國家的企業家等前往空間站觀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