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美國+農場+破產的搜尋結果,共06

  • 北京抗美彈藥快用光 作家警告別忘珍珠港事件

    北京抗美彈藥快用光 作家警告別忘珍珠港事件

    陸美貿易談判目前陷入停滯,甚至連能不能在年底前完成首階段的陸美貿易協議都是未知數,傳出大陸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邀請美國貿易代表前往北京進行面對面貿易談判,但美國總統川普最近10日將決定是否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為陸美貿易談判目前最大變數。不過,外國財經媒體專欄作家Noah Smith指出,北京能在貿易戰過程中對付美國「彈藥」,已經所剩無幾。 Noah Smith表示,北京當局最明顯的舉動就是停止採購美國農產品,但大陸已經對價值1,35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徵關稅作為報復手段,讓美國農產品的出口額在2018年下半年起大幅縮減。美國農場也因受到貿易戰影響,2019年破產數量激增24%,美國農業事務聯合會報告也指出,4成美國農民2019年收入是用來自保險給付或川普政府所發放的農業補貼。 然而,雖然貿易戰結束之陸恐怕遙遙無期,但陸美雙方的企業都在尋找其他進出口來源,雙方想要要脅對方的市場需求恐怕已經無效。Noah Smith還提到,北京當局所持有美國公債為全球前幾大,持有美債金額僅次於日本,先前就有言論分析北京只要大量拋售美債,就能影響美國金融制度以及經濟體制。 2012年以及2016年,大陸經濟面臨史上最嚴重的資金外逃,總額達1兆美元,大陸外匯存底大量縮水,人民幣大幅度貶值,而這些資產基本上就是美國公債。照原本的理論來說,大量拋售美債,美國公債殖利率以及利率應該上升才對,實際上,卻是下滑。目前北京已經拋售掉25%持有美債,美國經濟卻完全沒有受到該因素影響。 最後一招,也就是先前不斷提及的大陸稀土供應,大陸目前控制全球90%的稀土產量,稀土也是半導體製造關鍵原料,美國科技產業發展可能發展受阻。2010年,釣魚台島附近的中日漁船衝突事件,大陸曾暫時禁止對日出口稀土,美國目前已經找上澳洲企業尋找新來源,代表美方已經找到出路,未來也不太需要。 Noah Smith表示,北京當局能出的招數已經不多,但也警告美國別忘記「珍珠港事件」,若陸美貿易戰持續升溫,全球將陷入危機。

  • 美中貿易戰打不停 美農場破產率暴升24%

    美中貿易戰打不停 美農場破產率暴升24%

    據美國聯邦政府公布資料顯示,受美中貿易戰與氣候變遷的影響,9月份美國農場破產率比去年同期上升24%,此一趨勢可能嚴重危及美國總統川普連任之路。另外9月貿易逆差雖因自德、中進口減少而降至5個月來最低點,但全年貿易逆差仍有增無減。顯示川普上任以來發動的兩場戰爭:退出京都議定書挑戰氣候變遷,以及對中國大陸與其他國家發動關稅貿易戰,顯然都已打了敗仗。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商務部最新發布報告指出,美國貿易赤字從8月的550億美元降到了525億美元,降幅為4.7%。不過即便如此,美國2019年的貿易赤字仍會比2018年更大。9月份逆差略減的原因是原油自1978年來首次出現近3億美元順差,從德國和中國大陸的進口亦因新的關稅政策而減少。美國媒體分析稱,美中貿易戰傷及雙方經濟體,迫使雙方必須恢復談判以阻止局勢進一步惡化。 報導說,9月份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從289億美元下降到280億美元。今年頭9個月,美國對中國大陸貿易逆差與2018年同比下降了13.4%。不過這些緩解的對大陸逆差卻轉移到其他國家身上,美國對其他國家貿易逆差上升得更快,由去年的4565億美元增加到了4813億美元。 此外,據代表美國農民的獨立非政府組織美國農業局聯合會(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稱,為應對美中貿易戰以及惡劣天氣的挑戰,今年美國農場的破產率(《破產法》第12章)同比上升了24%。受農場破產打擊最嚴重的州包括威斯康辛州、喬治亞州、堪薩斯州和內布拉斯加州。在520家破產的農場中,40%以上在美國中西部。 該組織的首席經濟師約翰·牛頓(John Newton)對媒體表示,「多年來,我們已經看到農作物和牲畜的價格低迷。為此我們發生了貿易戰,但農業遭到了不公平報復。 美聯邦政府表示,在今年預計的880億美元農業總收入中,約有330億美元將由貿易援助、災難援助、農業法案和保險的賠償金提供,亦即農場總收入近40%是由政府提供的賠償與補助金。

  • 貿戰拖累 美農改種電拚生計

    中美大打貿易戰抑制美國農產品出口,在玉米、小麥和黃豆等農產品價格大跌之際,美國「農業帶」(Farm Belt)的農民發現,種電比農作物更有利可圖。 中美互徵關稅衝擊市場對美國農產品的需求,玉米、小麥和黃豆期貨價跌至2010年以來新低水準。「農業帶」入不敷出的農民開始在田裏裝設太陽能板,供自用或是出售,以彌補短少的收入。 尼爾森夫婦在明尼蘇達州3,500英畝的土地種植玉米和黃豆,過去6年來收入減少約30%。他們打算將部分土地拿來種電,當地一家電力公司同意支付每年1.4萬美元,在未來22年向尼爾森夫婦承租15英畝土地種電。 想要種電的農民現在有兩種選擇,把土地出租給能源公司,農地太陽能板的電力將輸送至網格,尼爾森夫婦就是採用這種方法。 另一種方式是裝設自有的太陽能板,電力供自家使用,以降低電費支出。根據農民和再生能源倡議人士表示,兩種方法皆能創造每個月超過1,000美元的利潤。 明尼蘇達州非營利組織Fresh Energy的主管戴維斯(Rob Davis)表示,農民對種電改善收入的興趣逐漸濃厚。該組織協助美國30個州的數百位農民,在田地裝設太陽能板。 不過種電需要與電力公司簽定長期合約,讓部分農民裏足不前。農民表示,如果穀物價格反彈,種電的收入將不如農產品。 美國農民正經歷嚴重的商品跌價,促使農民決定冒險賭一把。根據美國農業事務聯合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聲請破產的農場大增13%,創下2012年以來最高水準。 玉米和黃豆農民亞當斯(Dan Adams)2019年將威斯康辛州322英畝的土地全部出租種電,一年可獲得每英畝700美元的收入。他表示:「種電成為豐富收入來源的好辦法。」

  • 川普連任警訊! 農民對貿易戰漸顯不耐

    川普連任警訊! 農民對貿易戰漸顯不耐

    厭倦了川普總統發動的貿易戰,美國農民開始抱怨,佩杜的耐心也逐漸耗盡。本月在明尼蘇達州南部舉行的農業節慶活動中,農業部長兼貴賓佩杜試圖用笑話打破僵局。 “兩個農民在地下室怎麼說?”佩杜在一個長達一小時的市政廳式活動即將結束時問道。 他自問自答“一個嗚呼哀號的地窖。” 震耳且不斷的噓聲馬上響起。 在這場貿易戰中,農民已經成為了最大的受害者,川普一開始宣傳他對中國實施關稅,幫助了他認為受到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傷害的美國製造商。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但在一年多的貿易爭端中,隨著中國政府對川普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進行報復,美國大豆,豬肉,小麥和其他農產品對中國的銷售已經大為減低。農民長期以來依賴的重要收入來源消失,中國買家希望巴西和加拿大等其他國家取代美國提供他們所需的商品。根據美國農業局的數據,截至6月份的農場破產申請比2018年增加了13%,貸款拖欠率正在上升。 隨著川普進入大選年,農民的困境正成為一個政治問題。過去,農民們一直堅定不移,繼續堅定支持總統,因為川普承諾他的貿易政策將最終有助於農業產業大發利市。儘管農業州沒有跡象會刮起藍色旋風,但越來越多的農民表示他們對總統的做法失去了耐心,並表示不會繼續支持總統川普的做法。 川普經常吹噓經濟繁榮,但目前經濟放緩,有些地方情況更糟。川普最近積極為他的政策辯護,表示日本將會大舉購買美國小麥。“農民們開始過得更好了”, 明尼蘇達州玉米種植者協會主席布萊恩在活動中告訴佩杜,“我們不會再開始過得更好了。” “事情正在迅速走下坡路。” 週一,在川普先生兩次升級與中國的貿易戰之後的72小時內,農民塔爾曼先生表示,他不能像2016年那樣支持總統。 塔爾曼先生說:“在某些時候,我們不得不放棄豪賭回到實質面來解決這個問題。” 單總統的做法“一點都不確定。” 失去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作為出口市場對美國農業造成重大打擊。根據美國農業局的數據,2014年美國對中國的農業出口總額為240億美元,去年則降至91億美元。農業部門本月表示,今年上半年對中國農產品出口減少了13億美元。 農業部本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今年加拿大對中國的小麥出口“飆升”,而美國的出口量則大幅下降。 川普總統進入選舉年,農民的困境正成為一個政治問題。政府試圖通過推出兩項總計280億美元的財政援助計劃來安撫農民。白宮還派遣了72歲的喬治亞前州長佩爾杜先生,到明尼蘇達州,愛荷華州和威斯康星州,以平息農民的憤怒。 但隨著貿易鬥爭變得更加白熱化,美國農民感到恐慌。上週,川普表示他將把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提高到30%,並在今年晚些時候對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關稅徵收15%的稅。中國則表示將不再購買美國農產品,並於週五宣布將提高對美國750億美元出口產品的關稅。 這促使川普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描述為“敵人”,還對外表示他希望提高關稅,不過在周一,他又宣布兩國之間的會談會繼續進行。 貿易衝突對農民的影響正在蔓延到為他們服務的製造商。農業設備製造商迪爾公司(Deere&Company)本月表示,它正在削減今年第二次的盈利預測。該公司首席執行官表示,由於擔心出口市場,農民紛紛推遲採購。 美國政府正在尋找其他方式來幫助農民,包括從其他地方獲得貿易協議。川普本週在法國舉行的G7峰會上表示,美國和日本即將達成一項協議,日本將購買更多的美國玉米。 在川普先生的貿易戰中,佩杜不太可能是戰將。作為前喬治亞州州長,他致力於加強與中國的關係,歡迎中國公司,並將經濟發展帶到上海和北京。他推動亞特蘭大成為美洲自由貿易區的中心,這是一項擬議的34國貿易協定,但未取得成果。 “他是自由貿易的堅定支持者,”喬治亞經濟發展專員克雷格•萊瑟這麼說。 但在川普政府中,佩杜先生一直是總統政策的堅定支持者,公開捍衛關稅,努力縮小聯邦政府,並對氣候變化背後的科學表示懷疑。 “他是川普的支持者,”喬治亞的環保人士尼爾•赫林說,他曾在州立法機構與佩杜先生一起工作過。 “他投川普所好” 佩杜拒絕接受采訪。但他的發言人強調他與農民有直接的聯繫,並指出,截至7月底,他已經訪問了所有50個州,已經旅行了超過113,600英里,從 2017年上任以來已經去了104個農場。 曾經是民主黨人的佩杜也表現出喜歡保守派的傾向。去年,他提出了削減聯邦食品券援助計劃的想法,改以政府選擇的義大利麵,穀物和罐頭食品代替。該計劃最終被取消,但佩杜今年繼續推動限制食品券,包括上個月他提出的一項規定,即通過改變資格要求將300萬人從食品券中剔除。 Perdue先生去年決定將該部門的兩個科學部門 - 經濟研究局和國家食品和農業研究所 - 從華盛頓遷至堪薩斯城地區。 佩杜聲稱搬遷不是報復性的,而是讓研究人員更接近他們的科目。 據美國政府僱員聯合會稱,該部門大約500名僱員中只有約100人同意搬遷。 根據在場的人說,當佩杜在6月份向員工發表有關此舉的講話時,有幾個人站了起來,背對著他。 民主黨人對搬遷感到憤怒,稱這是對科學的攻擊。農業部檢察長在本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表示,未經國會批准移動研究單位可能是非法的。 然而,在白宮,佩杜的決定被視為一種勝利。 8月初在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的銀色大象晚會上,代理白宮辦公廳主任Mick Mu穆爾瓦尼稱讚佩杜的做法,絕對不是和稀泥。 “解僱一名聯邦工作人員幾乎是不可能的,”穆爾瓦尼先生說。 “我知道,因為很多人為我工作。我嘗試過,很難。” 在明尼蘇達州的農場中,很明顯佩杜的南方魅力只能到目前為止。他對與中國的貿易戰如何結束的問題的回答是簡單的,他關於心懷抱怨農民的諷刺說法讓一些人非常憤怒。 但許多農民仍舊支持川普,並希望總統知道他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應該做的事情。農業雜誌7月份的一項調查發現,儘管在與中國談判方面缺乏進展,但1,100名農民中有79%仍然支持川普。佩杜先生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位有效的使者,該行業仍然希望總統能夠實現他一直承諾的那種貿易協議。 “他是我們中的一員;他是一名農民,“美國大豆協會財務主管威斯康星州農民布拉德克雷默對佩杜說。 “我認為他在充滿挑戰的政府中工作很困難。”

  • 農產價格暴跌 美農業遭貿易戰捲入完美風暴

    農產價格暴跌 美農業遭貿易戰捲入完美風暴

    美國金融業的資料顯示,自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國際農產價格持續走低,主要農產品價格再創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新低,而去年美國6個中西部農業州申請破產農場數目也創2008年以來新高。因農業受創亦導致相關產業如畜產、農業機具銷量大幅下滑,加上近期美國中西部惡劣氣候襲擊,美聯準會官員警告,短期之內還會有更多農場破產。分析師認為,美國農業正捲入一場「完美風暴」,危機才剛開始而已。 據《第一財經》報導,受庫存高企和貿易形勢變化影響,國際農產品價格近期持續走低,小麥、玉米、棉花等大宗農產無一倖免。美國農業部統計,2018年美國農場淨收入同比下滑13%,預計今年將進一步下滑,較2013年創下的歷史高點回落達44%。為此,美國農場主的債務壓力快速上揚,去年農業貸款規模已經升至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的最高水準,逾期貸款同比增長287%。而2018年6個中西部農業州共有103個農場申請破產,已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紀錄。 報導說,低迷的農產品價格讓美國農場主苦不堪言,也讓農機生產商感受到產業寒冬。美國農機巨頭迪爾(Deere)表示,去年下半年以來該公司部分主力農機產品出貨量下降20%。今年首季財報營收與淨利皆不如預期,已下修全年營收預期,並計劃削減產能。 迪爾公司表示,除了貿易環境因素,今年爆發的非洲豬瘟疫情也是影響業績的重要原因。由於豬瘟導致相關農作物需求下滑,農民被迫推遲購買農機。該公司股價從高點至今已下跌近21%,摩根大通亦調降其投資評等。聯合國糧農組織(UN Food and Agricultural Organization)報告稱,因生豬庫存的急劇下降,用作飼料的大豆在過去20年來持續增長的需求已戛然而止。 報導指出,為緩解農產品價格過低的問題,美國總統川普上周提出在增加的關稅收入中拿出150億美元,用政府採購的方式補貼農民。但許多農業組織對此並不領情,他們認為這種額外援助只是臨時解決方案,應該採取有意義的長效解決方式來確保農業發展。 摩根大通報告指出,美國農業的基本面正在迅速惡化,美國農民正面臨關稅、需求下滑、全球性的供應過剩(阿根廷與巴西今年大豆等作物產量逼近歷史新高)及中西部惡劣氣候的夾擊,一場「完美風暴」正在襲來。即使獲得援助,美國農民依然面臨著艱難的選擇,繼續種植可能意味著更大的虧損風險,資料顯示過去一年美國大豆出口同比驟降了27%。 報導表示,今年以來,美聯準會在已經發佈的4份經濟狀況褐皮書中都提到了農業經濟面臨的挑戰,聯準會多位高官也在近期發言中頻頻提及農場破產問題。9日公佈的一項農業信貸調查顯示,愈來愈多的農場主財務狀況岌岌可危,美國農民的危機離結束還很遙遠,目前的慘況可能只是剛開始。

  • CSA農場找回食物安全與人性

     (文接C4版)專家認為包地種菜的CSA農場模式,並不會成為大陸未來食品供應的主流,只能算是目前食品安全問題下的某種補充或替代。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教授李里特表示,要徹底解決食品安全問題,需要農民改變現有的耕種模式。  李里特認為,分散的個體農民,不僅收益和利益無法保障,從事農業生產時也缺乏經營空間:「農產品在非常低價的線上互相競爭,農民沒辦法,要麼不幹了,要麼濫用化肥,降低成本。很多企業為了獲取利潤,忽視了食品安全的問題,包括農藥、激素、抗生素,目的都是為了降低成本,提高產量。」  新農業模式 成消費新選擇  《國際先驅導報》報導,西方許多國家為解決食品安全與農民生計問題,採取的是合作社經營模式:每戶農民即是一家小公司,多個農戶間彼此組織、成立農協,架構子公司和總公司的關係,形成產業化規模,擴大生產力;而農產品的價格,則依生產成本、勞動時間、社會保障等因素制定。  李里特說,農業形成專業組織企業化經營後,農民依據市場做出預測,依據市場所需種植作物,避免因為過度生產或產量稀少而造成價格大起大落,農產品價格就會真正回歸理性。  在此同時,農民為維護自家產品信譽,也會努力維持產品品質。但在專業的生產模式形成前,消費者對蔬果等農產品的需求並未減少,所以基於維護自己與家人健康的考量,才會出現消費者下鄉包地種菜、雇用農民種菜的現象。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周立說:「食品安全問題的背後是信任危機,更深的層次是人與自然的隔離,人與人間的割裂!現在大眾的食品安全體系不被信任後,消費者和生產者開始試圖進行聯合。CSA是一種模式,為消費者增加了一種選擇。」  毒菜 催生有機農業  CSA形成今日模式前,也曾有過曲折的發展過程。周立表示,1910年全美消費者用於購買食品的支出中,40%歸農民,50%由貿易市場取得,10%是農業器械、化肥、種子等的消耗性支出。1997年農民收益跌到8%,2006年為5%,依此趨勢估算,2020年,農民收入只占3%。  1960年代,化肥、農藥的革命,引發農業和社會體系的革命,食品進入工業化時代,產量大幅增長但品質卻下降,並對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汙染,導致美國7成農場破產,消費者的健康也受到影響,CSA農業模式應運而生。  1971年,一群日本家庭主婦開始關心化肥和農藥對食物的汙染,主動尋找有機農產品的生產者,並與他們達成協議,規定生產者要依有機方式生產,這群家庭主婦則預先支付高於一般農產品價格的貨款,這種方式叫做「Teikei」(提攜,是共識或一起合作的意思),最初的宣傳口號是「在蔬菜上看到農夫的臉」。  包地耕種融合城鄉  大陸2008年左右才開始發展CSA農場,同年中國人民大學與海淀區政府在北京郊區成立小毛驢市民農園。石嫣表示:「我們施用蚯蚓糞與麻醬渣等有機肥料,完全做到生態農業,客戶可以監督農場的生產環節。」  尹瑞慶說:「透過包地種菜的模式,農民和市民成為朋友,真正的消除城鄉差別,完全是城鄉融合的一個縮影。」  從農民的角度來看,CSA模式的確可增加收入。在小毛驢農場擔任「種菜教練」的王鳳山,是位60多歲的普通農民,今年受雇於農場,指導市民種菜。  王鳳山表示,很多市民對耕種沒經驗,有些人甚至沒摸過鋤頭,但只要稍稍指導,3天內保證市民學會種地;如經營得好,30平方公尺的地,可以採收2、3百公斤的菜。王鳳山笑說:「人勤地不老,種菜除了可以吃,勞動也能活絡筋骨,對身體很好。」  自行種菜保障餐桌安全  雖然CSA農場好處甚多,但也面臨很多困難。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院長溫鐵軍認為,在CSA農場中,大家都是參與者,互相形成信任和信用,可能是一種更為長效的信任,也有降低交易費用的作用,只是CSA農場的經營模式是要求消費者提前付費,與大陸傳統「付費取物」的觀念不同,可能會讓消費者有所疑慮。  曾在商場上打滾的尹瑞慶,則認為付費方式的改變,並不會阻礙CSA農場發展:「如果從價格上講,我今年等於買了蔬菜的期貨。春天菜便宜,但現在價格飆升,相當於賺了;當然,種菜是無法用價格衡量的,我治好了自己的頸椎病,又獲得了快樂,同時讓家人朋友也分享了自己的快樂。」  不管學界對CSA農場的評價如何,未來這種農業模式在大陸的發展性如何,從事包地耕種的民眾,動機仍然是尋找安全、放心、健康的農產品食用。在大陸食品安全再次獲得民眾完全認同前,自己種出沒有農藥殘留的新鮮蔬果,才是健康的最佳保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