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羥氯奎寧的搜尋結果,共52

  • 川普抗新冠神藥羥氯奎寧功效 世衛專家小組:沒實質幫助

    川普抗新冠神藥羥氯奎寧功效 世衛專家小組:沒實質幫助

    世衛專家小組今天表示,曾被美國前總統川普捧為能「扭轉」疫情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不該被用來預防2019冠狀病毒疾病,且它對已經染疫的患者來說,也沒有實質上的幫助。 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南制定小組(Guideline Development Group, GDG)專家在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 BMJ)寫道,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不應該被用來對抗疫情,在針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可能療法方面,也「不值得」展開進一步研究。 專家表示,這項「強烈建議」是由已知或未知曾暴露於2019冠狀病毒疾病的逾6000名受試者,進行6項隨機對照試驗後獲得具有高度準確的證據為基礎。 美國前總統川普去年3月表示,羥氯奎寧可望成為扭轉疫情的藥物。他也說,即便美國藥物監管機關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表示,羥氯奎寧的功效和安全性未經證實,自己已服用了羥氯奎寧。 但世衛專家表示,他們現在認為「幾乎所有人都不主張使用這種藥物來抗疫」。 他們寫道:「世衛專家小組認為,羥氯奎寧不再是研究的優先重點,資源應該運用在評估其他更有可能預防2019冠狀病毒疾病的藥物上。」(譯者:李晉緯/核稿:劉文瑜)1100302

  • 病毒教會我們的事

    病毒教會我們的事

     面對病毒,人類儘管發生了許多巨大的失誤,從有些政府的謊言和疏忽到研究欺詐等等,但仍有一些時刻展現了人類的韌性和科學研究的精髓。  對新冠病毒的早期反應,其實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尤其大陸在初期試圖掩蓋武漢首次爆發病毒的消息,衛生官員花了將近1個月的時間才不得不承認這種病毒正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但是幸運的是,在1月10日,大陸科學家就將現在稱為SARS-CoV-2的病毒基因組上載到了一個線上資料庫,全世界的科學家得以根據這個重要信息來研究該病毒,並找到針對它的潛在武器。  一家生物技術公司的科學家表示,他們在看到這些資料後的數小時內便找到了研究可能疫苗所需的關鍵遺傳密碼,現在已經有被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授權通過的幾種疫苗,並且已經提供給大眾使用。  在病毒大流行的最初幾個月中,有關該病毒的未知數很多,這不可避免地導致溝通和處理的失誤。例如一些專家最初保證Covid-19不會比流感危險,甚至說口罩基本上是沒有用的。  在治療藥物方面,由於美國總統川普等公眾人物大力提倡使用羥氯奎寧治療2019冠狀病毒疾病,甚至宣布他也在服用,引起很大的爭議。後來一項針對近10萬名冠狀病毒疾病患者進行的研究顯示,使用抗病毒藥物羥氯奎寧與氯奎寧治療不會產生益處,甚至還會提高病患在醫院不治的機率,這真是政治人物害人不償命呀!  除了政治人物,很多科學家對病毒的流行也是難辭其咎。有的發表有問題的研究,甚至有一小撮科學家發表了一個《大巴靈頓宣言》,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停止遏制大流行的大多數干預措施,採用「重點保護」的方法,該方法只保護容易受感染的弱勢群體,但讓其他人盡可能正常地生活。當然《大巴靈頓宣言》因其誤導性的主張,而迅速遭到其他科學家和公共衛生組織的批評。  不可否認的一項科學成果就是疫苗的大規模開發。儘管早期獲得冠狀病毒基因組對這項研究至關重要,但這仍然需要數千名科學家的努力來充分利用這些資訊,以及數萬名勇敢的志願者願意進行測試。  Covid-19終將過去,但如果歷史可以作為見證,可能很快就會爆發下一次的病毒大流行,希望到時人類會比以往更快地找到更好的工具來阻止這些危機。(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 股價跌停鎖死 下季6億訂單泡湯

    股價跌停鎖死 下季6億訂單泡湯

     原料藥供應商旭富製藥前日大火,廠房付之一炬,損失初估8億元,不料昨中午桃園市長鄭文燦才剛視察完,廠房又發生爆炸,波及附近廠房的損失持續擴大;旭富發言人楊文禎於昨重大訊息記者會上表示,廠房損失約8億可轉嫁給保險公司,波及附近廠商也須賠償,由於產線幾乎全毀,預計最快6個月才能完成重建,但明年第1季6億的訂單恐怕也跟著泡湯。  旭富是全球第二大羥氯奎寧藥廠,因新冠肺炎讓奎寧成為防疫物資,旭富也一夕爆紅,如今生產線遭到大火吞噬,奎寧恐怕會大缺貨;經濟部長王美花昨下午在立法院經委會受訪時表示,對旭富的損失與產業衝擊,工業局持續了解與掌握中;由於旭富提供國內外許多藥廠及製劑廠需求,王美花表示,會找國內其他廠商代替或協調,降低衝擊。  楊文禎表示,這次大火是因為化學溶劑溢流至廠區水溝造成火苗亂竄,加上風勢助長,讓火勢無法即時撲滅;他坦言,後續要評估建築物受損情形,若要重新安裝機器設備、復工,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時間。  除復工曠日廢時外,昨中午再次爆炸,遭火勢波及的廠房恐怕也持續擴大,鄰近的東陽精機、桃園紙廠、國晟工業等,損失還在估計,旭富公共意外責任險的理賠上限僅3000萬元,恐怕不夠支應鄰近廠房的損失。  旭富股價昨開盤直接躺平,跳空鎖在跌停板112元。

  • 製藥國家隊 小英曾造訪鼓勵

    製藥國家隊 小英曾造訪鼓勵

     上市公司旭富製藥廠是全球第2大的羥氯奎寧(HCQ)原料商,因之前傳出有助治療新冠肺炎,且曾捐贈國家防疫,被稱為「製藥國家隊」,蔡英文總統今年4月造訪鼓勵。外界擔憂大火影響國內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昨澄清,國際有多篇文獻指出,羥氯奎寧治療新冠的效果不太好,推測影響不大,至於其他藥品仍待觀察。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需「藥」孔急,其中奎寧被認為「老藥新用」,美國總統川普都曾自稱每天吃奎寧預防新冠,而1987年由瑞士Siegfried集團在台創設的旭富製藥,正是世界上第2大的羥氯奎寧原料商,僅次於印度。  蔡英文當時感謝旭富在國外訂單滿檔之餘,願意先捐贈1公噸奎寧原料藥給指揮中心協助防疫,旭富因此成為「製藥國家隊」一員,股價也受惠一路攀升。  食藥署長吳秀梅表示,旭富也生產抗癲癇、抗抑鬱劑等原料藥,但以外銷為主,應不影響國內藥品供應,至於是否會造成醫療院所與藥物販售通路供應短缺,還需一段時間觀察。  旭富近3年勞檢都合格,但2016年曾發生員工疑貪快,在機器未完全停止即投入氫氧化鉀,引起化學反應,導致強鹼性的氫氧化鉀外洩,2員工遭噴濺灼傷。

  • 《生醫股》旭富想當浴火鳳凰 待看重新投產時

    旭富(4119)一把火將蘆竹海湖整個廠區付之一炬,初估損失8億元,還要賠償鄰近4間工廠,由於這部分有保險理賠影響財務面並不大,公司指出新廠重建期間至少需6個月,但市場真正憂心的是,後續還需要重新接受各國查廠及試產,到底要花上多少時間,才能投產並恢復到之前的產能,是未來的觀察重點。 旭富2020年業績表現十分出色,產品包括抗癲癇(VA)、Duloxetine都有不錯的成長,再加上奎寧產品因疫情需求有高價急單挹注,前三季EPS 8.04元,已賺贏去年全年的7.19元,前11月營收26.11億元,年成長率18.2%,法人先前甚至樂觀看好,旭富今年可望賺進一個股本。不過,在廠房發生火災後,2021年的訂單恐將明顯下滑,後續產能是否可以順利恢復供應還有待觀察,短期受損嚴重,法人對營運表現偏向保守看待。 旭富廠區生產線幾乎全毀,還好和客戶並沒有簽訂長期訂單合約,暫時沒有違約金問題產生。目前消防隊封鎖現場,公司人員並不能進入評估整體廠區損失情形,由於公司只有一個生產廠區,並沒有其他廠區可進行生產,而且製藥產線還有GMP認證等問題,很難將訂單轉移給同業。 旭富主要的產品為抗癲癇(VA)、免疫抑制劑(HCLQ)、SMMA(抗憂鬱)、PGA(帕金森氏症)、大麻類中間體與原料藥,這些產品逾公司營收的9成,多數是屬於外國客戶,由於產品過於獨特,雖然旭富廠房被燒,但法人指出,台灣原料藥同業中,並沒有受惠同品項產品的直接轉單,或是同類別的間接轉單。 旭富是羥氯奎寧原料藥全球第2大生產商,發言人財務經理楊文禎說,奎寧對新冠狀病毒疾病治療並沒有明顯療效,現在已恢復到既有免疫系統失調的運用,還有其他國家廠商在製造,公司雖無法對客戶出貨,但全球市場並不會供需失衡。 旭富目前員工約270人,火災過後產線全面停產,是否會衝擊到員工的生計,旭富強調,全體員工農曆年前的薪水不受到影響,但是因為廠區付之一炬,研發作業和生產線都暫停,是否會放無薪假,未來公司內部將討論是否執行,目前還沒有定論。

  • 選股看財報 緊盯基本面

     新冠肺炎疫情年初爆發之際,「防疫概念股」由清潔、口罩等族群拔頭籌,後有體溫計、檢測、疫苗等接棒,遠距教學與工作等也陸續受惠,一度奎寧等藥物、呼吸器、遊戲、資安也沾光。市場專家提醒投資人,即使有題材帶動股價走揚,但個別公司在財報、營收公告後將「原形畢露」,隨疫情延燒,概念股續寫興衰史,須密切注意。  年初爆出疫情時由於原因不明,市場以概念出發,由洗手、清潔、口罩類股如毛寶、康那香等先獲拉抬,成為第一層率先獲得關注的對象,「生技投資聖經」作者羅敏菁當時就表示,檢測類股也入列可望受惠族群,是第二層可留意者,疫苗類股則是第三層觀察對象。  抗瘧疾藥物「奎寧」(Chloroquine)一度因美總統川普宣稱具療效而躍上檯面;由於奎寧類中的羥氯奎(HCQ)搭配日舒(Azithomycin)抗生素藥品被用來醫治新冠病毒,也使台廠中與HCQ有關的公司如健亞、強生,HCQ原料藥的旭富,以及手握日舒相關產品的南光、永信等並列為救命藥族群,而受買盤關注。然肺炎解藥尚未正式問世前,對行情帶動有限。  然專家提醒,無論消息面如何,最終以各家營收成績見真章,投資人須緊盯基本面表現。防疫概念股即使有題材炒作,最終仍需以實質營收為依歸,營運面的真材實料才是王道。

  • 讓川普吃奎寧抗新冠 川普御醫是骨科醫生

    讓川普吃奎寧抗新冠 川普御醫是骨科醫生

    美國總統川普2日因新冠肺炎住院,他的御用醫生康利(Sean P. Conley)昨(3)日宣布,川普住院一晚後的狀況非常好,和白宮幕僚長梅多斯指稱未來48小時至關重要的說法有明顯出入。美國媒體起底康利的背景,指出他是一名骨科醫生,過去最受爭議的事件是支持川普服用奎寧治療新冠肺炎。 美國總統川普2日凌晨發布推文宣布自己和第一夫人梅蘭妮亞確診新冠肺炎,當日晚間他住進位在華府郊區的華特里德國家軍事醫學中心(Walter Reed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進行治療,更傳出他當天離開白宮前就已經發燒、呼吸困難,需要額外的輸氧治療。 川普的御用醫師康利與白宮醫療團昨日召開記者會指出,川普在住院治療一晚後,目前狀況非常好,精神也非常好,康利當晚更發布報告指出,川普的病情已經「有很大進步」。不過康利的說法與白宮幕僚長梅多斯有很大出入,梅多斯周六的對外說明並沒有那麼樂觀,他說前一晚川普病況令人擔憂,除了發高燒,川普的血氧濃度也驟降,「未來48小時至關重要。」 團隊針對川普病情的說法前後不一,引起外界關注,各大美國媒體也開始起底川普御醫康利的背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指出,康利是在2018年3月以白宮代理醫師的身分進入川普團隊,2個月後獲川普提名升任為白宮醫師。 他上任後最大的爭議在於支持川普服用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川普今年5月自爆服用羥氯奎寧預防新冠病炎,引起外界譁然,因為科學界尚未證實奎寧能夠有效治療或是預防新冠病炎,先前也有患者在實驗中喪命,導致實驗緊急終止的案例。不過當時康利發布聲明,稱已和川普多次討論,充分說明奎寧的優缺點,最後得出服用奎寧的潛在益處大過相關風險的結論,因此才讓川普服用奎寧。 不同於一般醫師畢業於傳統醫學院,康利實際上出身自骨科醫學院,2006年他從費城骨科醫學院畢業(Philadelphia College of Osteopathic Medicine),取得骨科醫學學位(Doctor of Osteopathy Medicine,DO)。 中文裡,DO有時被翻譯為骨科醫生或骨病醫生,也有網站將它翻譯為「全人治療醫學」,綜合《紐時》、《今日美國報》(USA Today)、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NPR)報導,這類骨科醫生和一般醫學學位醫生(Doctor of Medicine,MD)一樣,都是合格的執業醫生,另根據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大衛格芬醫學院(David Geffen School of Medicine)官網介紹,DO與MD只是學位名稱、學程的不同,實際上骨科醫學院和傳統醫學院學生所受到的訓練及實務操作都是類似的,他們都必須經過4年大學教育、4年醫學院教育,接著根據專業進行3至7年不等的住院醫師培訓,骨科醫師也可以為病人開藥治療。 骨科醫生和一般傳統醫生最大的不同在於醫學觀點、哲學不同,骨科醫生是以全身、全面的觀點來為患者治療與檢查,不像傳統醫生專注為特定症狀、疾病開藥治療,美國骨科醫生診療時會關注患者的生活方式、環境因素,骨科醫學院學生還必須接受人體骨頭、肌肉、神經對全身運作、健康影響的額外完整課程。 根據美國骨科學會(American Osteopathic Association)2018年一篇報導,康利可能是美國史上首位擔任總統御醫的骨科醫生。 康利自骨科醫學院畢業後,曾擔任美國海軍的急診科住院實習醫生,後續又赴阿富汗擔任北約多國醫療團隊的創傷科主任。

  • 旭富前7月每股賺8.65元

    旭富前7月每股賺8.65元

     旭富(4119)搭上新冠防疫列車,羥氯奎寧用原料藥銷量大增 ,加上抗癲癇、憂鬱症等原料藥出貨量也同步成長,推升前七月合併稅前淨利達6.87億元,每股稅前淨利達8.65元,法人預估該公司今年EPS有機會以逾9元的成績,改寫歷史新高。  旭富股價21日放量上漲5.0元、4.05%,以128.5元作收,站回5日均線。  已賺逾半個股本的旭富,7月營收2.88億元,交出年增逾三成佳績,表現優於預期,自結單月營業利益為1.2億元,合併稅前淨利1.24億元,月增108.4%、年增78.1%,以股本7.95億元計算,單月每股稅前淨利1.56元。  旭富上半年受惠川普引爆的全球搶奎寧用於治療新冠肺炎商機,原本用於類風溼性關節炎的原料藥HOCLQ,今年出貨量至少多30萬公噸,集中在第二季出貨,價格又幾乎翻倍上漲至每公噸400多美元,推波營收、獲利走高。  另外,除了奎寧藥品外,旭富其他產品如抗癲癇、憂鬱症產品,今年出貨量也同步成長,尤其是憂鬱症用藥,在全球疫情封城等各項措施下,需求明顯增加。  法人表示,除了主力產品外,旭富目前最受關注的新興產品是大麻二酚(CBD)。旭富擁有的是以合成製程製造大麻原料的優勢,並以CBD的中間體交貨美國外,旭富也自中間體整合至原料藥,該產品已經完成相關美國注冊文件,準備9月遞交美國FDA,由於台灣TFDA已經查廠,預計今年第四季可望取得GMP證書及輸歐證書。  另外,由於聯合國正在加速推動讓CBD合法化,預計今年12月投票通過,旭富的積極布局可望取得市場占有率,同時歐洲客戶也確認中間體品質,即將進行商業化採購,未來將成為新的成長動能,持續高獲利軌道。

  • 健亞抗疫有成 新藥拚人體臨床

     健亞(4130)開發羥氯奎寧2.0進階版新藥,加入抗疫陣容,董事長陳正表示,旗下治療紅斑性狼瘡與慢性風濕性關節炎新藥GV17,已向美國FDA提出臨床試驗送件前諮詢申請,拚明年啟動人體臨床,並嘗試針對新冠肺炎的療效予以驗證。  陳正表示,健亞與轉投資公司華宇藥品共同開發的GV17,就是羥氯奎寧的進階版本,該新藥是HCQ的S-Form右旋光學異構物,從國際文獻與健亞所完成的各項臨床前研究顯示,GV17較HCQ具有血中濃度波動小,藥效佳且對心臟影響小,安全性高等優點。該產品設計用於治療傳統紅斑狼瘡病人的計畫已完成相關專利申請。  新冠疫情持續上演,在全球都正在尋找新冠肺炎解藥中,瘧疾用藥「羥氯奎寧」在美國總統川普加持中,一度被各國列為新冠肺炎建議療法,不過陸續遭美國FDA、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臨床實驗發現無法降低患者死亡率,並宣布停止試驗。  陳正指出,氯奎與羥氯奎寧會擾亂心臟的收放電活動,導致產生心律不整,與體內免疫調節有關,健亞開發的新藥GV17安全性高,引起心律不整的機率較低;該藥已針對無症狀、輕中症患者等新冠肺炎高風險族群進行人體臨床試驗,分別在英國、澳洲收取逾4萬、2,000人,預計明年有初步結果。  另健亞也與國內頂尖P3實驗室合作專題研究「SARS-CoV-2抗病毒活性之化合物篩選研究計畫」,列入GV17等五種候選化合物,測試其抗SARS-CoV-2病毒之活性,期許能成為優於HCQ之抗病毒藥物,早日進入臨床評估。

  • 旭富上半年每股稅前賺7.08元

     旭富(4119)受惠搭上新冠防疫列車,羥氯奎寧用原料藥銷量大增,上半年獲利大增,合併稅前盈餘5億6318萬元,以股本7.95億元計算,每股稅前淨利7.08元,改寫歷史同期新高。  不過,該公司也因奎寧訂單降溫,6月營收1.69億元,年衰退10.6%,月減40.4%,一年來首見營運衰退現象,自結6月合併營業利益5705萬元,合併稅前獲利5960萬元,月衰退57.1%,年成長20.2%。  旭富上半年營運大放異彩,受惠川普引爆的全球搶奎寧用於治療新冠肺炎商機,原本用於類風溼性關節炎的原料藥HOCLQ今年出貨量至少多30萬公噸,集中在第二季出貨,價格又幾乎翻倍上漲至400多美元,推波營收、獲利走高,法人預估該公司今年EPS應有挑戰9元機會。  法人表示,旭富除了奎寧藥品外,其他產品如抗癲癇、憂鬱症產品,今年出貨量也同步成長,尤其是憂鬱症用藥,在全球疫情封城等各項措施下,需求明顯增加。

  • 奎寧從治療指引中移除 專家:對新冠患者無太大幫助

    奎寧從治療指引中移除 專家:對新冠患者無太大幫助

    美國總統川普先前大推的新冠肺炎治療用藥羥氯奎寧,日前遭美國FDA撤銷緊急使用權,我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天也指出,由於未發現羥氯奎寧對縮短患者治療時間的具體幫助,因此已在六月初將羥氯奎寧從治療指引中移除,改為瑞德西偉。 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表示,國內先前針對部立醫院中的三十幾名新冠患者實施羥氯奎寧的治療研究,其中有三分之二的患者採用羥氯奎寧治療,其餘三分之一則做為對照組,發現採用羥氯奎寧治療患者的PCR檢測,並無法比對照組提早轉為陰性,顯示羥氯奎寧對治療新冠肺炎並無太大幫助。 張上淳說,由於國內完整的臨床試驗報告與國外部份研究的結果類似,因此在專家會議已在六月初將羥氯奎寧移除臨床治療指引的建議用藥,目前治療新冠肺炎患者還是以瑞德西韋為主。

  • 川普神藥掰!曾復出又失敗 WHO這回真要停奎寧實驗了

    川普神藥掰!曾復出又失敗 WHO這回真要停奎寧實驗了

    抗瘧藥物奎寧先一度被美國總統川普視為對抗新冠病毒的「神藥」,但隨後被諸多國際醫學期刊證實並無明顯作用,讓世界衛生組織(WHO)暫停相關實驗。不過在醫學期刊承認提供研究數據的公司不願接受審查,故將先前報告收回後,WHO又重起奎寧實驗,但如今WHO表示,已確定奎寧無法降低染疫死亡率,停止將其作為治療新冠肺炎的療法。 據《商業內幕》報導,世衛組織衛生緊急計畫的芮斯特瑞波(Ana Maria Henao Restrepo)博士表示,多國參與的世衛組織「團結試驗」(Solidarity Trial)計畫已撤銷對這種抗瘧疾藥物的試驗。 芮斯特瑞波表示,從「團結試驗」計畫中的實驗實證以及得自這些大型隨機取樣試驗的合併實證下,與在醫院治療新冠病毒患者的醫療標準相互比較,顯示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並未降低那些患者的死亡率。她指出,根據此分析及評量這些公開證據,並經過經過仔細評量後,總結「團結試驗」將停止對羥氯奎寧的試驗。 川普曾於5月18日自爆已服用未經美食藥局准許的抗瘧疾藥物奎寧用來預防染感新冠肺炎,引起爭議後自稱已停止服用。而國際頂尖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於5月22日報告指出奎寧恐有致死風險,讓WHO暫停相關實驗。不過,主導研究的哈佛醫學院表示,由於提供數據的美國公司Surgisphere不願移交資料組作為獨立審查之用,因此他們「無法再擔保初始資料來源的真實性」,並向期刊讀者表示道歉。

  • 打臉川普、WHO?美撤銷新冠2治療藥物緊急使用授權

    打臉川普、WHO?美撤銷新冠2治療藥物緊急使用授權

    美國當局今天撤銷對2種新型冠狀病毒治療用藥「羥氯奎寧」和「氯奎寧」的緊急使用授權,理由是缺乏效力,而且有安全上的疑慮。這些藥物都是美國總統川普總統贊成使用的藥物。 根據中央社,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首席科學家辛頓(Denise Hinton)表示,關於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HCQ)和氯奎寧(chloroquine,CQ)口服製劑也許能有效治療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看法,已不再合理」。他並表示,「至於這些藥物的已知和潛在好處,大於已知和潛在風險的看法,也不合理。」「因此本局撤銷對這兩種藥物治療2019冠狀病毒疾病的緊急使用授權。」 「羥氯奎寧」通常用於治療關節炎,不過包括川普在內的許多公眾人物,疫情期間公開宣稱「羥氯奎寧」可預防及治療新冠病毒,引發不小爭議。世界衛生組織(WHO)原本於5月25日宣布,暫停「羥氯奎寧」作為治療冠狀病毒疾病用藥的臨床試驗後,6月4日改口,由於審查相關數據,發現沒有理由修改試驗,將恢復這款藥物的療效研究。但美國(FDA)今天以缺乏效力、有安全疑慮為由,撤銷新冠治療用藥「羥氯奎寧」和「氯奎寧」的緊急使用授權。

  • 川普樂了!曾稱奎寧恐致死《刺胳針》研究出包 撤回報告

    川普樂了!曾稱奎寧恐致死《刺胳針》研究出包 撤回報告

    美國總統川普先前曾公開聲稱服用尚未經證實有效的抗瘧疾藥物奎寧作為預防新冠肺炎療程而引起譁然,在飽受外皆批評後宣布停用,不久後國際頂尖醫學期刊《刺胳針》也報告指出奎寧恐有致死風險,讓世界衛生組織也暫停相關實驗。不過《刺胳針》指出,由於提供數據資料的公司不接受第三方同儕審查,可信度備受質疑,故將這篇報告撤回並向外界致歉。 據英媒《衛報》報導,《刺胳針》(The Lancet)於5月22日刊登這篇研究報告是經過檢視以羥氯奎寧(hydroxychloriquine)治療的9.6萬名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後得知,並指出羥氯奎寧或相關氯奎寧治療的患者,死亡及心律問題的風險高於沒有服用這種藥物的患者。 不過,主導研究的哈佛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教授梅拉(Mandeep Mehra)、蘇黎世大學醫院(University Hospital Zurich)的魯斯卡(Frank Ruschitzka)及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的巴特爾(Amit Patel)表示,由於提供數據的美國公司Surgisphere不願移交資料組作為獨立審查之用,因此他們「無法再擔保初始資料來源的真實性」,並向期刊讀者表示道歉。研究報告的第4名作者德賽(Sapan Desai)是Surgisphere公司執行長,他拒絕回應文章撤回一事。 《衛報》先前曾報導指出,Surgisphere先前曾研究報導指出,Surgisphere先前所提供的資料早已出現錯誤,例如在亞洲的病人竟然錯誤標誌在澳洲。此外,另一個知名的國際醫學研究期刊「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也因此用Surgisphere公司的資訊,同樣撤回研究報告。 《刺胳針》總編輯何頓(Richard Horton)對此表示震驚,「正在全球公衛危機之際出現研究誤導案,是十分驚人的實例」。「刺胳針」刊出文章後,世界衛生組織(WHO)即宣布暫停羥氯奎寧試驗,但4日又表示已準備好重啟試驗;其他數十項試驗也已恢復進行或正在重啟程序中。

  • 美國總統年度體檢報告出爐   川普有一項超標

    美國總統年度體檢報告出爐 川普有一項超標

     美國白宮3日公布總統川普的年度體檢報告,報告指川普健康狀況良好,但體重略有增加,仍屬肥胖,而川普在服用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預防新冠肺炎後,並未產生副作用。 醫生康利在報告中指,川普基本健康狀況與去年差不多,他的身高6英尺3吋(190公分),今年體重達110.6公斤,僅比去年增加0.4公斤,身體質量指數(BMI)達30.5,在醫學標準上屬於「肥胖」。不過,其膽固醇水平則較過去兩年顯著下降。 康利表示,川普曾服用羥氯奎寧兩周,期間醫療小組成員一直密切留意他的心電圖,以監測他是否出現心律不整等副作用,結果並無出現相關症狀。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周三發表的研究顯示,羥氯奎寧對預防新冠肺炎並無太大效果,且有40%的機率出現副作用。

  • 不怕死?白宮:川普可能再次服用奎寧「感覺棒極了」

    不怕死?白宮:川普可能再次服用奎寧「感覺棒極了」

    美國總統川普一度公開表示自己正在服用未經證明對抗新冠病毒有效、且有風險的羥氯奎寧,引發喧然大波,認為他為了推廣自己先前聲稱的神藥,不惜親自當「神農氏」;而飽受批評後,川普也自行宣稱停用。不過,白宮指出,川普服用奎寧「感覺太棒了」,如果有必要還會繼續服用。 川普18日在白宮自曝天天服用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以預防感染新冠肺炎,奎寧類藥物至今尚未被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列為新冠肺炎指定治療藥物,且也有臨床實驗顯示,讓新冠患者服用高劑量奎寧容易出現心律不整等致命心臟疾病問題,美國抗疫首席專家佛奇(Anthony Faucil)也表示27日也在CNN上表示,「這種藥物並非有效的療法」。 此外,不僅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指出,不論是羥氯奎寧或氯奎寧(Chloroquine),都對治療新冠肺炎沒有幫助,甚至增加死亡風險,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停止將奎寧作為治療藥物的臨床試驗。 不過,據美媒《國會山莊》報報導,白宮發言人麥克納尼(Kayleigh McEnany)28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川普在服用羥氯奎寧後,「感覺棒極了」,服藥之後完全沒問題。川普並向她表示,如果他認為可能感染新冠病毒,將會繼續服藥。 麥克納尼也表示,但很重要的是美國人民在服用奎寧前,仍需與醫生諮詢,並強調此藥早已列為「適應症外運用」,早已用來治療其他疾病,媒體對於奎寧安全的報導是「過度誇張」,「已有數百萬人長期以來都安全地服用此藥」。

  • 使用患者死亡風險較高 WHO暫停奎寧臨床試驗

     儘管美國總統川普大肆宣揚奎寧可充當新冠肺炎治療藥物,但多項研究指出服用奎寧治療新冠肺炎會增加死亡風險,就連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在25日宣布,基於安全考量暫停奎寧臨床試驗。  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25日表示:「執行團隊已下令跨國團結試驗計畫暫停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的臨床試驗,以便資料安全監督委員會審查相關安全數據。」譚德塞引述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近日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使用羥氯奎寧治療新冠肺炎的患者死亡風險較高,也較容易發生心臟問題。  譚德塞表示:「世衛組織認為使用羥氯奎寧及氯奎寧(Chloroquine)治療新冠肺炎有安全疑慮。」但他強調奎寧依舊是治療瘧疾或類風溼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等自體免疫疾病的合格藥物。  譚德塞也表示,世衛組織跨國團結試驗計畫針對新冠肺炎實驗性藥品瑞德西韋(Remdesivir)及HIV療法的臨床試驗仍在進行當中。  由於川普先前曾大肆宣揚奎寧對抗新冠肺炎的療效,因此世衛組織暫停臨床試驗等同打臉川普。  川普在5月初公開表示:「我正在服用奎寧。」但隨後又自稱已經停止用藥。他在5月24日受訪時表示:「結束了,我剛結束奎寧療程。順帶一提,我還活得好好的。」  川普得意表示:「奎寧帶來許多好消息。你們想不到有多少人都在服用奎寧,尤其是那些前線醫護人員。許多人在感染新冠肺炎之前就開始服用了。前線醫護人員很多都有服用奎寧。」但在世衛組織宣布暫停奎寧試驗後,白宮與美國衛生公共服務部皆拒絕回應。

  • 74歲川普沒事吧?站不穩前後晃畫面曝光

    74歲川普沒事吧?站不穩前後晃畫面曝光

    美國總統川普沒事吧?日前出席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Memorial Day)紀念儀式時,竟被拍到站不穩、身體前後搖晃的畫面,令人擔憂74歲的川普身體是否出現異狀,毒舌網友回應,該不會是服用抗瘧疾藥物「奎寧」造成的後果。 綜合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香港《明報》報導,美國總統川普25日上午赴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出席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獻花儀式,不過卻被拍到站立時無法站穩、身體不斷前後晃動的畫面。 根據畫面,川普站在紀念花圈前,雙手在腹部前方交握,身體卻不斷上下、前後晃動。 川普身體晃動的畫面,和筆直站在他後方的儀隊禮兵形成強烈對比。就連演奏國歌時,川普也明顯前後搖晃,和一旁的副總統彭斯、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有明顯差異。 由於川普6月14日即將滿74歲,站不穩、前後晃的情形引發外界健康堪虞聯想,影片隨即在美國網友間瘋傳,有毒舌網友評論,該不會是服用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的後果,也有網友酸他,連2天泡在高爾夫球場打小白球,才會「太勞累」站不穩。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5日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紀念儀式還無故推遲30分鐘才開始,白宮事後並未交代延後原因。 川普18日自曝服用羥氯奎寧以預防新冠肺炎,由於先前就有多項實驗結果顯示,奎寧會讓新冠患者出現致命心律不整症狀,提升患者死亡風險,川普此舉引發撻伐。他24日宣布已經停藥。

  • 打臉川普!WHO宣布暫停奎寧試驗

    打臉川普!WHO宣布暫停奎寧試驗

    自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停止服用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預防新冠肺炎後,世界衛生組織(WHO)昨(25)日也宣布,基於安全理由,暫時中止一項奎寧的臨床試驗。 綜合美聯社、《新聞週刊》(Newsweek)、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世衛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昨日引述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上周的一篇研究,指出使用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的新冠患者有較高的死亡風險及心臟問題,因此世衛將暫時停止一項用羥氯奎寧治療新冠患者的全球臨床試驗。 譚德塞指出,世衛的擔憂和羥氯奎寧及「氯奎寧」(Chloroquine)治療新冠肺炎有關。22日,《刺胳針》一篇觀察研究指出,使用羥氯奎寧及氯奎寧治療新冠患者,死亡率較高。 譚德塞說,世衛因此決定,對正在進行的試驗進行全面審查。世衛目前進行的全球性試驗擴及35國、逾400間醫院。 美國總統川普18日自曝服用羥氯奎寧以預防新冠肺炎,由於先前就有多項實驗結果顯示,奎寧會讓新冠患者出現致命心律不整症狀,提升患者死亡風險,川普此舉引發撻伐。在一片爭議中,川普24日接受辛克萊廣播集團(Sinclair Broadcast Group)專訪時表示,他已經停止服用奎寧,「結束了,剛結束,而且,我現在還好好的。」

  • 川普以身試藥的謬誤

    川普以身試藥的謬誤

     美國總統川普5月18日在白宮透露從數天前開始服用羥氯奎寧,並搭配鋅以及抗生素「阿奇黴素」一起服用。他說:「因為我覺得羥氯奎寧很棒,我聽過很多關於羥氯奎寧的佳話。」  然而,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曾在4月發布聲明,指出「目前無法證明羥氯奎寧等抗瘧疾藥物用於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的效果與安全性」,也警告已知此類藥物會造成「嚴重心律問題」。美國衛生部轄下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發展管理局前主任布萊特也曾發表聲明指控,他早在1月警告白宮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性,其後又抵抗政治壓力,阻止瘧疾藥物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結果竟於4月遭白宮革職。  川普自我爆料後,多個公共衛生專家批評川普對公眾的不良示範,而幾家電視台新聞主播也警告「川普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這會要了你的命!」很顯然美國強大的證明之一,就是專業及輿論的制衡力量仍鏗鏘有力。  《黑天鵝》的作者塔雷伯在《反脆弱》書中以高達三章的篇幅,說明造成人類健康系統脆弱的重要來源:醫源性損害(iatrogenics,醫損)。這個希臘字源的名詞指「由醫療者帶來的傷害超過效益的事例」。書中提到,早在西元前4世紀,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就認知到醫損,因此他所提出行醫者誓詞的第一條原則就是「首先,不要造成傷害」(primum non nocere)。  塔雷伯援引生物學家威爾遜的觀點:最阻礙兒童發展的就是「足球媽媽」。這些媽媽們安排一切,將孩童生命中的隨機性消除,壓抑了孩童的生物自衛本能,因而使他們失去了從嘗試錯誤中成長,鍛鍊反脆弱性的能力。  同理,過度醫療形同人類免疫體系的「足球媽媽」,否認人體自然的痊癒能力。他認為,只有上檔利益明顯高於下檔損失的情況下,例如拯救生命,才訴諸醫療技術。醫療人員們必須克制「干預主義」思維,也就是認為「需要對患者做點事情」的衝動。  新冠病毒雖然在全球大規模爆發,不過顯然對感染者的影響輕重不一,甚至出現大量的無症狀感染者。在沒有權威科學證據的情況下,為避免造成醫損,只有對於重症患者才有嘗試實驗用藥的必要。至於輕症患者,正如同過去衛生署公布「藥品仿單標示外使用」5條件:正當理由、合理使用、告知病人、依據文獻、單方為主,醫界應避免使用國外臨床報告已出現嚴重後遺症的藥物。川普總統以身試藥,雖說勇氣可嘉,但卻很有可能造成「存活者偏差」的謬誤。  此外,何以此病毒存在龐大無症狀感染者,是否人類對體內免疫功能的了解還太粗淺?我國傳統中醫是否對提高免疫力有統計上顯著的效果?對某些病毒而言,中草藥的自然療法是否禁得起雙盲隨機臨床實驗?甚至比發展特效藥及疫苗更符合成本效益?  一場疫情,改變了社會的許多常規。無數寶貴生命的代價,應該提供人類深刻的反思。醫療技術最先進,且只占全球人口4%的美國,卻有高達1/3的感染者及28%的病亡者。從健康經濟學的公衛資源配置角度來看,是否我們對醫損的研究嚴重不足?對預防醫學及中醫潛力的重視也遠遠不夠?(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