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翁父的搜尋結果,共30

  • 潭子翁半夜不見 女裹睡袍街頭尋父

    潭子翁半夜不見 女裹睡袍街頭尋父

    台中市謝姓老翁日前半夜在潭子公用電話亭打電話,潭子巡邏警員上前關心,他表示記不得家中電話及住址,只知住頭家厝火車站附近,員警帶他到現場盼喚醒記憶,赫見家屬裹睡袍穿梭道路急尋父親,終於順利協助老翁返家。

  • 「我跟過老蔣啦」 新北老翁不戴口罩大鬧診所

    「我跟過老蔣啦」 新北老翁不戴口罩大鬧診所

    \n新北市1名79歲蘇姓老翁19日晚間8時許,身著新北市議會議長蔣根煌服務處背心,到新莊區一間中醫診所看診時,因為沒戴口罩、欠費等問題,遭護理師婉拒掛號,但他一時情緒失控,竟狂罵護理師及在場民眾,甚至連警察到場時,還出言挑釁員警「你開槍啊」、「我跟過老蔣啦」,最後在到場的友人勸說下,才結束這場鬧劇。 \n警方調查,蘇翁因為不肯戴上口罩看診,再加上之前尚有欠費,遭到診所婉拒掛號,蘇翁一氣之下竟怒嗆護理師,「你免哭父(不要靠北)」、「我是同心會會長」,甚至要診所不要太囂張,護理師無奈之下只好報警。 \n但員警到場勸說,蘇翁竟直接嗆員警「軟爛」,還說自己跟過老蔣,被員警出言制止要求「尊重」後,蘇翁還挑釁警察「開槍啊!」警方將蘇翁帶出診所外,老翁友人也到場,配合警方勸說他,他才冷靜下來,並在協調之下,診所才同意蘇翁看診。 \n蘇翁行為被一旁民眾拍下影片,上傳地方臉書社團,新北市議長蔣根煌晚間透過臉書帳號澄清,「此民眾非本服務處人員,懇請辛苦的第一線執法機關同仁,毋枉毋縱、秉公處理。」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狼父網友鄰翁 性侵3小姊妹花

    狼父網友鄰翁 性侵3小姊妹花

     新北市3名未成年姊妹長期遭父親視為「性奴」,大姊自15歲起遭父親以零用錢為餌性侵,懷孕被逼墮胎後仍持續性侵,共性侵32次,2名身心障礙妹妹也各被父親猥褻311次、性侵2次;2名妹妹還另遭網友、鄰居老翁誘拐性侵。3姊妹獲新北市政府安置,並代向台北地檢署申請性侵被害補償。檢方已補償3姊妹共110萬元精神慰撫金。 \n 補償110萬 信託管理 \n 檢方將向父親、網友、鄰居老翁3人追償110萬,犯保協會已設置專戶並信託管理這筆錢,將按月給付3女生活費至成年。 \n 本案因輕度身心障礙的二妹懷孕與男友爭執,她向志工自爆從國小3、4年級開始,父親要求一起看A片並撫摸彼此身體,檢警查出該父親視3名女兒為禁臠,長期性侵。 \n 檢方調查,2015年8月,父親在大女兒國中剛畢業,利用同睡機會,要求以性交換取零用錢、生活費、學費、畢業旅行費,每周性侵1次,大女兒懷孕,前年3月父親帶她墮胎後,繼續性侵至前年9月,共性侵32次。 \n 悲情長女 淪為性奴 \n 父親命令二女兒看A片及觸碰他身體,每周趁她在看書、玩娃娃、手機時撫摸胸部、臀部,6年共約猥褻311次;父親另在中度身心障礙小女兒小五、國中入學前共性侵2次。 \n 另何姓網友2013年在臉書結識大姊,2016年3月找她時遇見二妹,假藉提供玩樂、餐食邀約外出,卻帶往摩鐵性侵4次,其中2次還拍攝性愛畫面。2017年7月,何男巧遇小妹,食髓知味帶至摩鐵性侵1次。 \n 此外,鄰居張姓老翁2016年8、9月在公園見二妹被人騷擾,出面解圍,張以每月給她3000元早餐費、邀約出遊,拐騙到旅館性侵。北檢去年7月起訴3姊妹父親、何男、張翁3人。 \n 案發後,新北市政府安置3姊妹,以市長侯友宜名義代為申請性侵被害補償,檢方在父親性侵大姊、小妹部分,共補償55萬元,何男性侵二姊、小妹部分,共補償40萬元,張翁性侵二姊,補償15萬,總計3女獲補償110萬元。

  • 翁倩玉心繫台灣 家庭教育功不可沒「父母教我不能忘本」

    翁倩玉心繫台灣 家庭教育功不可沒「父母教我不能忘本」

    3歲時隨家人遷居日本的翁倩玉一直心繫台灣,她總說:「父母教我不能忘本」。翁倩玉的成功背後,家庭教育功不可沒,父母親對她在演藝和藝術界的工作也有著直接且極大的幫助。 \n \n 翁倩玉的爺爺是抗日戰士翁俊明﹐父親是籌辦中國電視公司、有「廣電之父」稱譽的翁炳榮,2014年還出版《我與廣播電視》一書,寫下他用生命歷經的台灣電視發展史。 \n \n 翁倩玉的經典名曲《祈禱》、《珊瑚戀》等歌詞都是出自翁炳榮之手,她的版畫創作充滿詩情畫意的題名,如《涼庭忘夏》、《廊橋淺秋》、《紅樓依綠》等也是由翁炳榮親自題的。 \n \n 她的母親劉雪娥是出身台南縣柳營鄉的望族,1995年在靜岡縣伊東市成立的「翁倩玉資料館」都是由母親一手打理,收藏著翁倩玉出道至成名後的各項主要獎項、唱片封套、表演衣飾、劇照等,但現在已結束。 \n \n 翁倩玉在訪談時表示,「我這次錄的歌,有一首也是父親填的詞。他今年95歲了,還在寫作,我真的很佩服我父親,他太聰明了,我怎麼學都學不到。我的父母很偉大,他們的教育方式是從來不打罵,而是用溝通的方式讓我理解。」 \n \n 她說,「他們年紀大了,也想吃台灣的東西,因哥哥(名建築師翁祖模)在台灣,就搬回台北了,我每個月都回去看他們。母親90歲了,身體比較弱一點,但還是很活潑,也會擦指甲油,緊愛水(很愛美),其實愛美也是很重要的長壽秘訣。」 \n \n 翁倩玉表示,「我喜歡從事公益慈善活動,應該是受了爸爸的影響,他教我要寬容,要懂得關懷。 媽媽教我注重養生、養顏,還常叮嚀我,我是在日本長大的外國人,無論做什麼事要有責任感,否則別人會以為台灣人才會這樣。」 \n \n 她還回憶起,「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發生時,我立刻打電話給當時的駐日代表馮寄台,告訴他我想回台灣慈善義演,後來辦得很成功,311之後日本人都更喜歡台灣了。」 \n \n 「台灣921大地震時,我立刻打電話給王貞治,希望他能提供些東西義賣,或盡可能到慈善義演現場講幾句話,結果他不但到場,還唱了歌,大家都非常感動。當時日本很多歌星到台灣參加義演,都是我一一打電話的。」 \n \n 翁倩玉還擔任援助開發中國家兒童的日本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 Japan)親善大使,也當了8年支援介護犬大使,她表示,今後還會繼續做下去。

  • 「演藝之父」許博允性騷女聲樂家 判刑3月定讞

    被稱為「台灣演藝之父」的新象文教基金會創辦人許博允,5年前性騷擾翁姓女聲樂家,高院今日維持台北地院判決,認定許男犯行明確,考量他犯後犯認犯行,迄今未與翁女達成和解獲得原諒,依違反性騷擾防治法將他判刑3月、可易科罰金9萬元確定。 \n \n許博允在2012年8月27日前往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參觀排練,當晚與翁女等人先在餐廳聚餐,晚上10時,許和另2人搭翁的車子,轉往Pub續攤,他與翁女初次見面並無特殊情誼,利用坐在她身旁的機會,多次以手碰觸她的身體,並趁機親吻她的臉頰。 \n \n翁女十分反感,覺得不舒服,提出告訴,檢方偵訊後將許男起訴,北院將許判刑3月,但他否認犯罪並稱「公道自在人心」,檢方也認為北院量刑過輕,都提起上訴。 \n \n高院認定許男犯行明確,考量他身為音樂界前輩,在業界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竟不知檢點,猝然對女性身體為不當觸摸、親吻,且犯後始終否認犯行,毫無悔意,駁回上訴,將他判刑3月、可易科罰金定讞。

  • 跨海尋親30年 見父骨灰淚崩

    跨海尋親30年 見父骨灰淚崩

     透過《青島日報》和《旺報》合作的老兵尋親報導,讓住在大陸遼寧省的77歲老翁葉乃松,終於跨海見到老父的骨灰罈。白髮蒼蒼的葉乃松,還沒上香就已成淚人兒,哭喊:「父親,我來了,我找了您30年!」 \n 葉乃松原籍大陸山東,其父葉萬春(1920年生)因國共內戰失利,1949年隨著國軍來台,自此與家人失聯;1987年,兩岸開放探親,葉乃松雖然多次嘗試聯繫在台的父親,卻總是石沉大海。 \n 葉乃松表示,1987年兩岸開放探親以來,他曾透過紅十字會寄出10多封家信來台尋親,卻因父親搬家多次而音訊全無,直到2012年他在《青島日報》上看到與台灣《旺報》合作的一篇「尋青島21名老兵信息得到確認」的專題報導,才知道父親已過世。 \n 從《旺報》得知父喪 \n 葉翁說,報導列出的21名老兵中,只有父親的骨灰罈安置欄位空白,讓他自責父親死後竟無人奉祀,不禁哀戚落淚,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父親骨灰。 \n 警方表示,上月11日葉翁與女兒到新北市三重警分局大同派出所報請協尋葉父,由警員侯俊言、蕭聖翰、蔡宗穎受理,聽聞葉翁故事後大為感動,立即著手調查,但經過5個小時比對資料仍無斬獲。 \n 葉姓老翁眼見尋父未果,加上隔日行程結束就要離台,焦急地在所內崩潰大哭,最後警員允諾一定盡力幫忙找到葉父,並留下「微信」聯絡。 \n 與異母弟妹相認 \n 葉翁與女兒返回大陸後,3警3天內比對上百筆資料,終於確認葉父在1976年病逝前的居所,並聯繫上父親在台家人,葉乃松接獲通知後,立刻在3月26日再度來台,與同父異母的弟妹相認,並一同至金山靈骨塔祭祀亡父。 \n 葉乃松苦尋至親30多年,見到的是冰冷骨灰罈,上香時他痛哭失聲喊道:「父親,我來了,我找了您30年!」令人動容。 \n 離台前,葉乃松也不忘向3名警員致謝,讓他了卻一樁心事。

  • 《全球星期人物》走出軟禁、步下聖壇的緬甸國母 翁山蘇姬

    《全球星期人物》走出軟禁、步下聖壇的緬甸國母 翁山蘇姬

    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執政至今,剛好滿一年,日前她在週年前夕發表的演講中,提及人民若不滿意她的政治表現,她和政黨已經做好隨時下台的準備。適逢緬甸昨日舉行國會和地方補選,雖然這次選舉只有補選19個席次,不至於改變由全民盟掌權的政府權力結構,但是卻被視為翁山蘇姬重要的人氣調查,因為緬甸沒有全國民調,所以翁山蘇姬上任以來,人民對於她承諾推動的改革不力,感到失望與挫折,卻沒有具體數據可以得知民眾的反應和觀感。因此這次補選被理所當然的視為檢驗翁山蘇姬政績的最佳依據。 \n\t \n2015年,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大獲全勝,支持者也因為她的民主光環激動相挺。翁山蘇姬當時人氣暢旺,但由於嫁給英國人,在緬甸法律規定下,不得擔任總統,因此她藉由擔任國務顧問和外交部長,在2016年3月正式進入政府內閣,時過1年,當初的民眾激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不滿她和掌權的軍方走得太近,以及對她施政不力、改革步調緩慢的失望和批評。 \n \n翁山蘇姬1945年出生於緬甸仰光,她的父親是帶領緬甸與英國談判,最後讓緬甸成功脫離英國獨立的軍事領袖翁山,但是翁山隨即被政敵暗殺,結束短短32年的生命,翁山雖然作為英屬緬甸的最後一任總理,與英國展開獨立談判,但是他並沒有享受到獨立之後的果實,他此後被緬甸人民尊稱為國父。翁山蘇姬承其父脈絡,致力在緬甸推行民主制度,參與政治,一直受到緬甸人民的支持。 \n \n1960年,翁山蘇姬隨母親前往印度就讀中學,1964年,她進入牛津大學聖修學院(St Hughs College)主修經濟、哲學與政治,後來獲得文學學士,並在大學時認識了她的英國籍丈夫阿里斯(Michael Vaillancourt Aris),兩人在1972年結婚,之後生了2名男孩,分別是亞歷山大(Alexander)、吉姆(Kim)。 \n \n1988年3月,為了照顧中風病危的母親,翁山蘇姬返回緬甸,同年8月8日爆發「8888民主運動」,緬甸人民為反抗軍政府所舉辦的一場大規模示威運動,2百多名民眾遭到軍警血腥鎮壓而受難,當時的激進份子和退役高級軍官,主張她出來領導緬甸民主運動。8月26日,她就在仰光發表首次公開演說,聚集百萬群眾聆聽。她的演說內容受到甘地的非暴力理論影響,認為不能採取以暴制暴的方法,應該推行自由和民主,民眾隨即受到鼓舞和激勵,對她印象深刻。9月27日,翁山蘇姬創建了全國民主聯盟,並擔任主席和總書記,在民眾支持下,全民盟很快成為緬甸最大的反對黨,但也因此讓翁山蘇姬成為軍政府的頭號敵人。 \n \n1989年,軍政府以煽動騷亂罪名,首次對翁山蘇姬實施軟禁,後來她在1995 年被釋放,但是軍政府不允許她四處演講,行動因此受到軍政府監視,1997年,她的丈夫罹患癌症末期,緬甸當局拒絕發放阿里斯赴緬簽證,而是催促翁山蘇姬離開緬甸,探望阿里斯,但是她不信任軍政府,也沒有因此離開緬甸,直到她的丈夫1999年去世為止,她都沒再見過他。她選擇留在緬甸的原因是,她知道離開之後,她很可能此生就再也無法入境緬甸。2000年,她再次被軟禁,2002年,她在聯合國主持的秘密協商後被釋放,2003年,她再次被軍政府拘捕,直到2010年年底才終於重獲自由。 \n \n將近30年來,歷經3次軟禁,斷斷續續的時間長達15年之久,翁山蘇姬從政之路很坎坷,1988年創建全民盟之後,才終於在2016年3月正式走入政府內閣,緬甸人民受她鼓舞支持民主,但最終企盼的仍是她能推動改革,拿出真正的政績來。今年72歲的翁山蘇姬曾經說過「不喜歡政治,想要成為作家。」而現在恐怕才是她真正要面臨政治考驗的時刻。 \n

  • 失散69年 陸翁跨海尋父

     來自中國杭州的72歲韓鳳鳴,年幼時與從軍來台的父親失聯,為找尋回憶,上月在新竹市政府的協助下,到當時父親的工作場所「新竹市政府」,透過市府人員的解說,彷彿穿越時空,每個角落都能看見父親的身影,令他非常感動。 \n 上個月15日,韓鳳鳴帶著家族15人,在市府人事處前徘徊,經人員詢問,才得知韓鳳鳴來自中國杭州,父親在他3歲時,隨國軍來台,自此斷了音訊,兩岸開放探親後,輾轉獲悉父親在1947年,曾任職當時的竹縣府祕書室(今新竹州廳),於是帶著家族晚輩來台,追尋父親足跡。 \n 人事處表示,同仁聽聞後大為感動,立即翻閱塵封已久的老舊檔案,找尋名籍資料,好幾次都以為找到,卻發現是誤會一場,為了不讓韓鳳鳴失望,於是上月25日回函給他,告知最新進展。 \n 市長林智堅說,1982年新竹縣市分治後,一些資料分散各地保管,韓鳳鳴老先生要找的1947年資訊,目前研判應由新竹縣政府保管,市府將協助韓鳳鳴與縣府聯繫,全力完成跨海尋根任務。 \n 日前人事處收到韓鳳鳴回信,內容提到「貴府為一名普通大陸人民的一件私事,熱情撥冗接待,接待中是那麼和藹可親,又兌現查找承諾,且及時告知查尋結果,足以感受你們政府工作人員出於本真的親民精神。」全家人非常感動,雖未能尋獲父親相關資料,但留下深刻回憶,大讚「人情味是台灣最美麗的風景」。

  • 許博允性騷女聲樂家 判刑3月

    許博允性騷女聲樂家 判刑3月

     有「台灣演藝之父」稱號的新象文教基金會創辦人許博允,4年前被控性騷擾翁姓女聲樂家,台北地院審理後,認定許確實涉及性騷擾,批評他身為音樂界前輩,不知檢點自身行為,竟逞一己私慾,行為不可取,昨依性騷擾罪判許博允有期徒刑3月,可易科罰金。本案可上訴。 \n 許博允得知判決結後表示會上訴到底,「對於這樣的判決結果感到很匪夷所思。」他強調,證據會說話,公道自在人心。 \n 許的律師陳哲宏也表示,這案子牽涉到社會男女正常往來的界線,也是一個社會文化的基礎,相信外界非常關心,「希望法官能夠明辨是非,不要讓許博允繼續花時間纏訟,讓許繼續為台灣的文化貢獻。」 \n 判決指出,許博允在2012年8月27日前往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參觀排練,當晚與翁女等人先在餐廳聚餐,晚上10時,許和另2人搭翁女車子,轉往Pub續攤,坐在右前座的許藉帶路,多次撫摸開車的翁女手臂、肩膀、背部。 \n 到達Pub後,許又多次用手碰觸翁女的手、手臂、背部,再趁翁女起身敬酒不及抗拒之際,親吻她的臉頰,令翁女十分反感,覺得不舒服,提出告訴。 \n 北院法官認為,案發當日邀宴主人和另4位證人,雖作證或書面陳述許沒有翁女指控的不當行為,但法官認為這5人有的與許有私交,有的則與許有請託或工作上的利害關係,證詞有維護可能,無法採信,依其他目擊證人說法,認定許確涉及性騷擾。 \n 法官指出,72歲的許博允身為音樂界前輩,在業界具有舉足輕重地位,本應潔身自愛、謹言慎行,竟不知檢點,猝然對女性身體為不當觸摸、親吻,顯然不尊重他人身體隱私及性自主決定權,造成被害人心理恐慌、嫌惡,所為不足可取,且犯後始終否認犯行,毫無悔意,判刑3月。 \n 本案發生後,北市府性騷擾防治委員會調查認定成立性騷擾,許否認提行政訴訟,但一審敗訴,目前上訴中。

  • 瞞死訊4天 翁進財兒子祭父痛哭

    瞞死訊4天 翁進財兒子祭父痛哭

    「爸爸去那裡了?怎麼還沒回家?」,強震當夜意外到維冠金龍大樓內訪友喪生的41歲男子翁進財,家人隱瞞尚讀小學兒子4天後,9日早上,終於告訴他,「來去看爸爸!」,抵達殯儀館後,小朋友才知道爸爸已經過世了,還不停哭泣,令人鼻酸。 \n \n 靠打零工貼補家用的翁進財,與妻育有一對就讀高職一年級的女兒和小學三年級的兒子,雖然失業,但仍能靠打零工勉強供兩名小孩求學,5日晚間他騎機車出門找朋友,6日上午9點12分在台南市維冠金龍大樓A棟14樓的瓦礫堆被發現,送醫不治。 \n \n 家屬直到當天下午接獲朋友通知,「你哥好像在那棟大樓」,與他冷戰3個多月的弟弟翁育仁到場認屍,極度懊悔自己竟來不及和哥哥和好,就此天人永別。 \n \n 翁進財的兒子,連日來都不知道爸爸過世,母親和叔叔也都沒有告訴他和讀高一的女兒,連日來,小兒子還頻問大人,「爸爸去那裡了?怎麼還沒回家?」。 \n \n 就讀高一的女兒,也是到8日下午看到新聞後,才知道爸爸已經死了,但她也沒有告訴弟弟;9日一大早,叔叔、母親還到台南市立殯儀館前,才對他說,「來去看爸爸!」,一家人抵達台南市立殯儀館,翁小弟看到靈堂上有爸爸的遺照和牌位,才知道自己找了好幾天的爸爸已經過世,當場痛哭,雙手不斷拭淚。 \n \n 母親聽聞,當場擁抱兒子,相擁而泣,女兒目睹也神情哀戚,她記得幾天前,爸爸有承諾要買手錶給她,今後再也收不到爸爸的禮物了,在一旁的社工目睹,立刻安慰翁小弟說,「弟弟來陪伴爸爸嗎?」、「弟弟要勇敢!」,翁小弟最後才用手擦掉淚水。

  • 翁壽良搶頭香 完成嘉義市立委參選登記

    翁壽良搶頭香 完成嘉義市立委參選登記

    嘉義市立委選舉今天開始登記,無黨籍醫師翁壽良搶頭香,上午完成登記,其父翁惠清、義竹鄉農會理事長邱太欽、總幹事翁永寧等眾多親友陪同,都為立委翁重鈞未列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內,大抱不平,恐致嘉義縣市低迷的選情雪上加霜。 \n \n 翁壽良調侃國民黨立委吳育仁以文宣強調為嘉義市爭取造橋的建設,他表示,「有夠感謝國民黨請雲林的立委來幫忙爭取嘉義市的建設,以後嘉義市的事嘉義人自己處理」。 \n \n 翁壽良表示,叔叔翁重鈞受傷甚重,只有翁家人自己才真正是團結的,不要再被「車輪黨」騙去,有關叔叔的事請媒體去問朱主席,翁重鈞原本要陪他一同到嘉義市選委會登記,因參加新港奉天宮的行程,未能到場。 \n \n 義竹鄉農會理事長邱太欽、農會總幹事翁永寧等翁壽良的長輩親戚及宋友總會嘉義宋友會會長王昌榮等友人都為翁壽良加油打氣。 \n \n 翁惠清、邱太欽異口同聲為翁重鈞抱不平,他們表示,當初國民黨允諾將翁重鈞從26歲從政,歷任7屆立委,為黨勞心勞力付出、做事,2014再選縣長時,黨曾允諾會妥善安排翁,此次不分立委卻未列入安全名單,讓翁受委曲,恐怕對藍軍嘉義縣市選情衝擊不小。

  • 強調玩真的! 翁重鈞侄子翁壽良參選嘉市立委

    強調玩真的! 翁重鈞侄子翁壽良參選嘉市立委

    翁重鈞立委的侄子翁壽良醫師,於結婚紀念日的今天成立服務處,他強調「以無黨籍身分競選嘉義市立委是選真的」,其父翁惠清表示,起初反對兒子參選,但他想服務更多人,轉而支持他的理念,國民黨曾徵詢他以黨籍身分參選,但他堅持以無黨籍身分參選。 \n \n 翁壽良提出「3個一半」的政見理念,兩黨不過半、大門開半、薪水減半,他解釋說,全面執政,全面亂搞,藍綠兩黨不過半,對推動法案行政才有助益,立法院習於黑箱作業、密室協商,門只開一半,立委的薪水剩一半就好。 \n  \n 翁壽良表示,選在5日結婚紀念日成立服務處,當年他結婚時由前嘉義市長陳麗貞、前立委黃敏惠證婚,不分藍綠,他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就是看不慣藍綠惡鬥,罔顧百姓及國家民生經濟。 \n \n 46歲翁壽良是嘉義市天主教聖馬爾定醫院心臟內科醫師兼心臟血管中心主任,高雄醫學院畢業,與前市長黃敏惠的先生醫師蔡宗佑同事多年,父親翁惠清是富農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翁惠清夫婦生育2男1女,長子是建築師,翁壽良是次子,女兒任職外商公司。 \n \n 翁惠清與黃敏惠之交故省議員黃永欽友好,兩家是世交,翁壽良稱黃敏惠「阿姊」,黃媽媽代表黃敏惠出席翁的服務處成立大會,她說,看翁壽良長大的,也讓翁看過病,翁看病認真,對病患親切。 \n \n 翁家的親友及舊識、阿里山獅子會會長林士榮、涂醒哲市長工商後援會總會長陳土城等獅兄弟也到場相挺,場面熱鬧。

  • 7旬翁跨海尋父 抱回骨灰罈

    7旬翁跨海尋父 抱回骨灰罈

     來自大陸安徽省的70多歲倪老先生來台尋父,憑著23年前的久遠記憶,以為父親仍住在北市文山區,不料老父住處早改建成大樓,遍尋不著下,老淚縱橫向警方哭求「生要見人死要屍」,員警心想倪父若在人世已是百歲人瑞,於是向公墓調資料,總算在富德公墓找到倪父的骨灰罈,讓倪攜回大陸祭拜。 \n 倪父是隨國民黨撤退台灣的老兵,在大陸時原已結婚生子,因兩岸相隔,在台期間又再娶妻。兩岸開放探親後,23年前,身為長子的倪代表老家親人來台探親,在文山區育英街與分離40多年的父親相會。 \n 豈料,倪與在台老父維持約3年的書信往來後,老父就斷了音訊,倪的心中雖有不祥的預兆,仍抱著一線希望。本月1日,倪帶著家人「生要見人,死要將骨灰帶回祭拜」的願望,再度踏上台灣尋找老父,但事過境遷,老父家舊址全變了樣,根本無從找起,心急如焚下,前往文山二分局景美派出所求助。 \n 因倪僅能提供父親姓名,一度令處理員警朱正榮不知從何找起,面對倪滿臉失望之情,朱員突然靈機一動,想到倪父年紀大了,應該不在人世,隨即打電話與文山區富德公墓靈骨樓聯繫。「皇天不負苦心人」,公墓清查發現倪父早於20年前往生,與台灣妻子的骨灰就放在富德公墓。朱並與富德公墓溝通協調,協助倪將老父與繼母的骨灰帶回大陸供奉祭拜。

  • 翁父停棺38年 警難置信

     已故股市聞人翁大銘的父親翁明昌、大媽翁張妙貞2具遺體靈柩長年停放在陽明山別墅內,其中翁明昌遺體靈柩更是停放了38年,令當時在場處理的員警大感驚訝,表示難以想像。 \n 員警表示,這棟別墅連院子占地大約500坪,翁明昌靈柩就放置在一樓客廳中間,黑色石棺直接放置在地上,上方的石棺蓋完全密合,四周則放置數張桌椅,與一般住家無異。 \n 員警指出,4年前因發生產權糾紛,員警獲報上山處理,當時別墅客廳內除了翁明昌的黑色石棺外,家屬將翁張妙貞的遺體放置在冰櫃內,插電擺放在石棺旁邊,家屬堅持要以相同方式處理遺體,並擺放屋內,但保險安定基金人員卻要求清空屋內擺設,雙方堅持己見,協調不成因而告上法院。 \n 據了解,別墅仍有保全駐守,別墅後方有一間獨立的小屋子,保全人員平時就待在裡面,並沒有與靈柩在同一棟,但整棟豪宅長時間沒有人居住,到了晚上,保全人員知道屋內擺放靈柩,心裡還是「毛毛的」。 \n 員警還說,別墅門口四周都被樹木圍繞,庭院有一個籃球場大,連員警也無法想像客廳中間竟然放置靈柩長達38年。

  • 慈父檢座感同身受 強忍淚解剖女童

    慈父檢座感同身受 強忍淚解剖女童

    臉色沉重,快步走進解剖室。負責調查女童割喉命案的承辦檢察官翁偉倫,上周到榮總相驗,難掩悲傷情緒,不禁流下男兒淚。這回再度看到女童遺體,為了釐清受創傷誓,再怎麼不忍,也要將縫合的傷口拆線解剖。 \n越講聲音越低沉,為了保持法律人的專業形象,鏡頭前檢察官強忍激動情緒,一字一句分析女童致死原因。 \n司法官43期的翁偉倫,曾經辦過蔣友青恐嚇案、復興航空空難等大案子,見過不少生離死別,但同樣育有兩個女兒的他,面對女童割喉案,更是感同身受。相驗遺體時,打開屍袋發現她身邊放著冰雪奇緣的雪寶玩偶,要陪女童走最後一程,不禁悲從中來。 \n臉書上寫下,這是第一次流著眼淚相驗,絕對會用盡全力替女童伸張正義。 \n想到女童生前遭慘忍割喉,傷口又深又長,可說是一刀斃命。經過醫院清洗縫合,好不容易恢復原貌,如今要再度拆開傷口,儘管不捨還是得忍著傷痛,拆線檢查傷勢。 \n司法人員理性看待每個案件,但檢察官袍下,翁偉倫也有著一顆身為人父的同理心。

  • 電梯暴衝夾翁腿 孝女救父反摔死

    監視器畫面可以看到老翁才進電梯,一個踉蹌跌坐在地,還不停揮舞雙手,因為老翁的右腳,被卡在電梯與水泥牆之間,鄰居趕緊報警送醫,花了40分鐘才救出徐姓老翁。 \n上午老翁到了女兒家後又再出門買麵,沒想到一進電梯就出事,電梯暴衝造成雙腳撕裂傷,雖然幸運獲救,但他女兒卻在中午被發現陳屍在電梯井。 \n警方研判,女兒疑似為了救卡在電梯的老父親,在8樓踩空掉到1樓,當場死亡,77歲老父親白髮人送黑髮人,因此家人至今都不敢他知道,女兒命喪電梯的噩耗。 \n

  • 隨父逃難來 84歲翁生根台灣活歷史

    雖然今年84歲,但胡業勛跟年輕人一樣喜歡用智慧型手機拍照,紀錄下生活上的點點滴滴,8日是父親節,在外工作的兒女也返家探望父親並送上祝福與心意,希望爸爸健康快樂。 \n兒女關心,老爸開心,胡業勛說民國38年時,他跟著父親逃難一起來台,之後考上公務人員,在南投落地生根直到退休,在父親節這天,他不能像女兒小時候一樣抱她,但父親對子女的愛一樣不變。 \n胡業勛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孝」就是要趁雙親還健在的時候奉養,當他們離去了,一切的儀式都只能追憶,因此子女在身邊的父親節也更有團聚的意義。 \n

  • 日翁台東尋根 裝土回家祭父靈

    日翁台東尋根 裝土回家祭父靈

    民國15年4月3日出生於台東旭村(日據時代舊地名),35年回日本的88歲老翁鈴木寅夫與妹妹南雲梅子,今天踏上闊別了68年的故居,展開尋根之旅。 \n鈴木寅夫說,父母親務農,生了12個孩子,雖然生活清苦,但是過得很快樂,20年的青春歲月都在這裡度過,活到88歲,最大的願望,就是有生之年,可以再回到這塊土地。 \n1行人沿著當時還是石頭路的小徑尋訪,當時的神社成了廟,但仍保存著石龕,走進僅存的建物「青年會館」,已經老舊沒有屋頂,他有感而發地說,彷彿剛從龍宮走出來,一夕之間白了頭。 \n來到老家,現在的主人是位老師,鈴木寅夫輕輕推開鋁門探一下說,以前都是榻榻米,現在已經完全不同,最後在台東戶政事務所安排下,他跟妹妹在庭院各裝了1小瓶土,要帶回日本,灑在父親的墳上。

  • 翁父泡福馬林難入土

    翁父泡福馬林難入土

    曾經叱咤兩岸的上海幫商界聞人,已故華隆集團創辦人翁明昌(翁大銘的父親),驚爆過世36年仍未下葬,與2年前過世的元配翁張妙貞,兩人遺體經過特殊處理後,目前仍停棺於陽明山的豪宅內。本刊掌握,翁明昌夫婦至今無法下葬入土為安,主要與家族內部大房與二房爭6億元房產有密切關係。 \n翁明昌在民國六十六年過世後,翁家第二代子嗣替他訂製了大型的銅棺放置大體,外面覆以大理石石棺,原本準備移回上海下葬,卻因為大房與二房間為了價值六億元的三棟房產,暗地裡鬧得不可開交,因此一拖就是三十六年,至今仍無法入土為安。 \n親近翁家人士形容,翁明昌的棺木目前暫時放置在陽明山永公路的獨棟豪宅內,除了翁明昌外,元配翁張妙貞的遺體也共同暫放在一起,兩人都沒有下葬,有違傳統禮俗,更讓人好奇箇中原因。 \n翁家人描述,翁明昌的遺體三十六年來以福馬林進行防腐處理,保存大體的完整性,棺木看起來與前總統蔣中正位於桃園慈湖陵寢的相當類似,每年都還有專人來檢查大體,防止有腐敗狀況發生。 \n身為翁明昌的元配,翁張妙貞過世後所受的待遇,有如天壤之別。翁張妙貞民國一百年過世後,遺體也沒有下葬,不過處理得並沒有翁明昌仔細,過世至今二年多,僅僅由翁大銘家族購買一只冰櫃,冰存翁張妙貞的大體;夫妻倆的臨時靈柩就放置在豪宅大廳內,由保全人員嚴密看守。 \n(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1858期時報周刊。訂《時報周刊》送GODIVA巧克力,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 無法幫兒女圓夢 翁父偷拭淚

     翁家的境遇與三姊弟奮發向上的故事,感動不少人。記者前往翁家採訪時,三名台北體院休閒運動管理學系碩士班的學生,正好當志工到翁家關懷慰問。學生表示,以前都是當聽奧等運動賽會的志工,此次在老師介紹下,第一次當協會志工,看到翁家三個小孩在逆境中都還能樂觀進取,十分感動。 \n 學生志工除了詢問翁家子女在課業上有無需要幫助,也分享了自己的求學與生活經驗。在談到三名子女未來的夢想時,原本在旁沉默不語的翁父,可能心想無法替子女們達成,紅了眼眶、偷偷拭淚,令人動容。 \n 翁妻表示,生活雖然拮据,但沒想過還需要其他的援助,只希望自家的故事,能激勵同樣遭遇困境的家庭。 \n 翁家的遭遇經醫院社工轉介給善願愛心協會後,協會志工每月會到翁家加油打氣,並送多箱營養品給翁林源灌食。而本月起,每月將再提供三個子女助學金一萬三千元,讓他們能安心念書。面對滿滿的愛心,翁妻充滿感激,但不忘提醒子女未來能幫助他人時,一定要回饋社會。 \n 善願愛心協會理事長郭志祥表示,翁家目前每月領取低收加殘障補助、生活津貼約兩萬元,因租屋在工業區內,所以房租補助仍在申請中,不知能否順利過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