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習修憲的搜尋結果,共106

  • 政治繼承─中共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關鍵

    政治繼承─中共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關鍵

     鄧小平曾說「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可預期,習近平作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領航掌舵」將延續到中共二十大甚至更久,然而一個強人長期執政後,如何在制度上建立權力繼承制度避免重演「奪嫡」鬥爭?將會是中國大陸能否穩定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關鍵。

  • 時論廣場》政治繼承─中共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關鍵(洪奇昌)

    時論廣場》政治繼承─中共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關鍵(洪奇昌)

    鄧小平曾說「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可預期,習近平作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領航掌舵」將延續到中共二十大甚至更久,然而一個強人長期執政後,如何在制度上建立權力繼承制度避免重演「奪嫡」鬥爭?將會是中國大陸能否穩定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關鍵。

  • 習近平的接班人

    習近平的接班人

     習近平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接總書記,成為黨和國家新一代領導人後,至明年中共二十大將屆滿10年。若依前兩任領導人胡錦濤及江澤民的慣例,習應該已選定接班人並準備退位,但因十九大隔年人大會議修憲,刪除國家主席連任一次的規定,加上黨章未規範總書記任期,中共二十大後習繼續掌舵應無疑問。只是習真要當萬年總書記嗎?看似也未必。  依中共往例,選定「接班人」都有跡可循。胡錦濤當政時的2007年中共召開十七大,當年有兩位「年輕人」進入常委會,習近平和李克強。兩顆新星的入列,等同向外界預示新一代「習李體制」的出線。2012年習正式掌舵前,在中央「實習」了4年,他先後兼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國家副主席及軍委副主席,這都是慣例上成為一把手前必要的中央歷練,也明白揭示,習就是新一代接班人,李克強則居次,為總理人選。  但這一傳統在2018年修憲後已打破。比如十九大後不到1個月,才剛成為政治局委員且接中組部長的陳希,出掌中央黨校,這就打破了30年來黨校校長由常委兼任的傳統;同年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卸任,如比照2013年習出任國家副主席的傳統,接任者就是下一代領導人了,可接任者卻是已70高齡的前中紀委書紀王岐山。至於軍委副主席,則是至今未有任何甄補動作。  習近平2012年成為一把手後,的確打破許多傳統桎梏,10年來看得出厲兵秣馬、勵精圖治的決心,大刀闊斧改革黨內沉痾,進行史上最強的反腐行動,潔身自愛且不留情面。身兼十數個涉政經軍社一級機構的指揮官,表面上權力一把抓,實際是對中國崛起、民族復興貫徹頂層設計、高效行動的展現。只是外界好奇究竟他的下一步怎麼走?  值得關注的是,剛閉幕的「兩會」對中南海權力格局做了微妙調整,修訂施行近40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日後部分國家領導人如副總理、國務委員、軍委副主席人事任免或撤銷,不用年度人大會議表決,直接由兩月一次的常委會批准即可。表面上似是人大擴權,微調頂層權力平衡,但這不也代表高層日後用人取才更靈活,隨時可上下?習不喜歡黨內醬缸文化,誰能肯定這不是習拔擢未來接班人的又一頂層設計?  「評價一個國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有效,端看國家領導層能否依法有序更替。」中共理論刊物《求是》披露,這正是習近平近年不只一次所強調的。今年7月中共建黨百年,明年二十大,面對第一個「雙百」將屆,習近平的確逐步帶領中國走向創新、突破。信仰實用主義的北京領導層,或許懂得怎麼做對中國最有利,外界也只能邊走邊看了。

  • 我見我思:白德華》習近平的接班人

    我見我思:白德華》習近平的接班人

     習近平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接總書記,成為黨和國家新一代領導人後,至明年中共二十大將屆滿10年。若依前兩任領導人胡錦濤及江澤民的慣例,習應該已選定接班人並準備退位,但因十九大隔年人大會議修憲,刪除國家主席連任一次的規定,加上黨章未規範總書記任期,中共二十大後習繼續掌舵應無疑問。只是習真要當萬年總書記嗎?看似也未必。  依中共往例,選定「接班人」都有跡可循。胡錦濤當政時的2007年中共召開十七大,當年有兩位「年輕人」進入常委會,習近平和李克強。兩顆新星的入列,等同向外界預示新一代「習李體制」的出線。2012年習正式掌舵前,在中央「實習」了4年,他先後兼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國家副主席及軍委副主席,這都是慣例上成為一把手前必要的中央歷練,也明白揭示,習就是新一代接班人,李克強則居次,為總理人選。  但這一傳統在2018年修憲後已打破。比如十九大後不到1個月,才剛成為政治局委員且接中組部長的陳希,出掌中央黨校,這就打破了30年來黨校校長由常委兼任的傳統;同年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卸任,如比照2013年習出任國家副主席的傳統,接任者就是下一代領導人了,可接任者卻是已70高齡的前中紀委書紀王岐山。至於軍委副主席,則是至今未有任何甄補動作。  習近平2012年成為一把手後,的確打破許多傳統桎梏,10年來看得出厲兵秣馬、勵精圖治的決心,大刀闊斧改革黨內沉痾,進行史上最強的反腐行動,潔身自愛且不留情面。身兼十數個涉政經軍社一級機構的指揮官,表面上權力一把抓,實際是對中國崛起、民族復興貫徹頂層設計、高效行動的展現。只是外界好奇究竟他的下一步怎麼走?  值得關注的是,剛閉幕的「兩會」對中南海權力格局做了微妙調整,修訂施行近40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日後部分國家領導人如副總理、國務委員、軍委副主席人事任免或撤銷,不用年度人大會議表決,直接由兩月一次的常委會批准即可。表面上似是人大擴權,微調頂層權力平衡,但這不也代表高層日後用人取才更靈活,隨時可上下?習不喜歡黨內醬缸文化,誰能肯定這不是習拔擢未來接班人的又一頂層設計?  「評價一個國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有效,端看國家領導層能否依法有序更替。」中共理論刊物《求是》披露,這正是習近平近年不只一次所強調的。今年7月中共建黨百年,明年二十大,面對第一個「雙百」將屆,習近平的確逐步帶領中國走向創新、突破。信仰實用主義的北京領導層,或許懂得怎麼做對中國最有利,外界也只能邊走邊看了。

  • 社評/習近平不是急統派

    社評/習近平不是急統派

     中共近期公布的兩份黨內重要文件都提到了兩岸關係和台灣,值得深究。新修訂的《中共統一戰線工作條例》第35條提及「不斷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法治中國建設規畫(2020-2025)》第24條出現「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和「推動兩岸就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等表述。  對台灣民意有更深刻理解  據新華社訊息,《統戰條例》是經過去年11月30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修訂,而《法治規畫》雖未公布審議通過時間,但基本相信是去年11月16日舉行的中共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的產物。所以,這兩份文件皆經由北京最高層討論審定,且時間點都在去年11月初的中共19屆五中全會之後,可以視為北京最新對台方針的體現。  換言之,五中全會後兩岸輿論圍繞大陸對台政策的各種猜測,隨著這兩份文件公之於眾,得到了一錘定音的回應。當初,由於五中全會公報與「十四五規畫建議」罕見未出現「和平統一」4個字,而是以「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祖國統一」表述代替,一時間引起不少非議。例如,儘管有分析指這句話跟「和平統一」並無本質差別,但還是有人言之鑿鑿稱,和統表述不復存在,說明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台灣問題的急迫感驟升,「武統」大幕即將掀開。  現在回頭看,大陸台研會會長汪毅夫不久前批評那些「妄議對台工作」之言,難怪講得理直氣壯。《統戰條例》重申和平統一,就是五中全會精神的延續。《法治規畫》雖罕見提到在台灣社會爭議巨大、甚至是避之不得的「一國兩制」,但還是強調和平統一、和平發展。尤其是在「台灣方案」前冠以「探索」二字,要知道在中共話語體系中,「探索」一般會用在短期內不易實現,或遠未成型的政治目標或政策規畫之前。不得不說,在兩岸尤其在台灣,有太多人、包括一些決策層的菁英,都以為習近平是「急統派」。  何以至此?主要邏輯有兩條:其一,有些人把中共修憲廢除主席任期,視為習要在卸任前一舉統一台灣的標誌,或認為習有很強的歷史抱負,急切希望台灣問題在任內解決。其二,有些人始終認為中共體制的正當性難以永續,一旦受到外部壓力或內部問題、權鬥,最終會端出「武統」以維持統治,而近些年美中關係惡化、香港政治劇變,更強化了這種想像。  毫無疑問,這是很明顯誤判。作為「三大任務」的兩岸統一,始終是歷屆中共領導人堅守的核心目標,習近平當然不例外,更因其紅色基因而格外明顯,但他絕非「急統派」。習當然說過「兩岸政治分歧不能一代代傳下去」,也首次提出「兩制台灣方案」,但這並不能說明他會不顧客觀發展規律,或超脫目前歷史階段,去刻意追求「形式上的統一」。恰恰相反,近20年福建工作的經驗,讓他深知兩岸關係的歷史與現實,也對台灣社會和民意心態有更直觀、深刻的理解。  為兩岸關係提出長遠規畫  最新也是最具說服力的案例,是習近平近日在中央黨校「五中全會研討班」上的講話。這是他站在中共執政理論的高度,首度闡釋了「新發展階段」的內涵:第一,「新發展階段」可視為大陸從1987年十三大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進入到「社會主義更高階段」的承上啟下過渡期。第二,「新發展階段」為期約30年,在這期間大陸還是會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情,以現代化建設為中心,不受外部因素干擾迷惑,但強調要因應和化解各種風險挑戰。  由此看來,習近平提出「新發展階段」,充滿了帶領大陸邁進「社會主義中高級階段」的雄心壯志,提出的具體目標、方法也相當務實,歸根究柢還是要深化改革開放、做好自身的經濟發展。正如習近平所言「決定兩岸關係走向關鍵是大陸發展進步」,未來30年,只要台海未出現北京眼中需要化解的「重大風險」事變,那麼大陸還是會盡力以和平、融合的方式,水到渠成地處理兩岸政治分歧,最終實現心靈契合式的統一。  蔡英文總統曾倡議兩岸「相互尊重、善意理解」,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台灣本來就不該、也不會從「一中架構」中分離出去,過去4年美國川普政府用「台灣牌」遏制中國,卻未跨越建交與駐軍兩條紅線。習近平並非「急統派」,台灣方案是為兩岸關係提出的長遠規畫,台灣即使一時難以接受,也不必因而曲解、惡言相向,回到和平競爭,兩岸當能找到相處之道。

  • 旺報社評》習近平不是急統派

    旺報社評》習近平不是急統派

    中共近期公布的兩份黨內重要文件都提到了兩岸關係和台灣,值得深究。新修訂的《中共統一戰線工作條例》第35條提及「不斷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法治中國建設規畫(2020-2025)》第24條出現「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和「推動兩岸就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等表述。  據新華社訊息,《統戰條例》是經過去年11月30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修訂,而《法治規畫》雖未公布審議通過時間,但基本相信是去年11月16日舉行的中共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的產物。所以,這兩份文件皆經由北京最高層討論審定,且時間點都在去年11月初的中共19屆五中全會之後,可以視為北京最新對台方針的體現。  換言之,五中全會後兩岸輿論圍繞大陸對台政策的各種猜測,隨著這兩份文件公之於眾,得到了一錘定音的回應。當初,由於五中全會公報與「十四五規畫建議」罕見未出現「和平統一」4個字,而是以「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祖國統一」表述代替,一時間引起不少非議。例如,儘管有分析指這句話跟「和平統一」並無本質差別,但還是有人言之鑿鑿稱,和統表述不復存在,說明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台灣問題的急迫感驟升,「武統」大幕即將掀開。  現在回頭看,大陸台研會會長汪毅夫不久前批評那些「妄議對台工作」之言,難怪講得理直氣壯。《統戰條例》重申和平統一,就是五中全會精神的延續。《法治規畫》雖罕見提到在台灣社會爭議巨大、甚至是避之不得的「一國兩制」,但還是強調和平統一、和平發展。尤其是在「台灣方案」前冠以「探索」二字,要知道在中共話語體系中,「探索」一般會用在短期內不易實現,或遠未成型的政治目標或政策規畫之前。不得不說,在兩岸尤其在台灣,有太多人、包括一些決策層的菁英,都以為習近平是「急統派」。  何以至此?主要邏輯有兩條:其一,有些人把中共修憲廢除主席任期,視為習要在卸任前一舉統一台灣的標誌,或認為習有很強的歷史抱負,急切希望台灣問題在任內解決。其二,有些人始終認為中共體制的正當性難以永續,一旦受到外部壓力或內部問題、權鬥,最終會端出「武統」以維持統治,而近些年美中關係惡化、香港政治劇變,更強化了這種想像。  毫無疑問,這是很明顯誤判。作為「三大任務」的兩岸統一,始終是歷屆中共領導人堅守的核心目標,習近平當然不例外,更因其紅色基因而格外明顯,但他絕非「急統派」。習當然說過「兩岸政治分歧不能一代代傳下去」,也首次提出「兩制台灣方案」,但這並不能說明他會不顧客觀發展規律,或超脫目前歷史階段,去刻意追求「形式上的統一」。恰恰相反,近20年福建工作的經驗,讓他深知兩岸關係的歷史與現實,也對台灣社會和民意心態有更直觀、深刻的理解。  最新也是最具說服力的案例,是習近平近日在中央黨校「五中全會研討班」上的講話。這是他站在中共執政理論的高度,首度闡釋了「新發展階段」的內涵:第一,「新發展階段」可視為大陸從1987年十三大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進入到「社會主義更高階段」的承上啟下過渡期。第二,「新發展階段」為期約30年,在這期間大陸還是會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情,以現代化建設為中心,不受外部因素干擾迷惑,但強調要因應和化解各種風險挑戰。  由此看來,習近平提出「新發展階段」,充滿了帶領大陸邁進「社會主義中高級階段」的雄心壯志,提出的具體目標、方法也相當務實,歸根究柢還是要深化改革開放、做好自身的經濟發展。正如習近平所言「決定兩岸關係走向關鍵是大陸發展進步」,未來30年,只要台海未出現北京眼中需要化解的「重大風險」事變,那麼大陸還是會盡力以和平、融合的方式,水到渠成地處理兩岸政治分歧,最終實現心靈契合式的統一。  蔡英文總統曾倡議兩岸「相互尊重、善意理解」,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台灣本來就不該、也不會從「一中架構」中分離出去,過去4年美國川普政府用「台灣牌」遏制中國,卻未跨越建交與駐軍兩條紅線。習近平並非「急統派」,台灣方案是為兩岸關係提出的長遠規畫,台灣即使一時難以接受,也不必因而曲解、惡言相向,回到和平競爭,兩岸當能找到相處之道。

  • 政大東亞所52周年所慶  低迷兩岸更添師生使命

    政大東亞所52周年所慶 低迷兩岸更添師生使命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26日舉行52周年所慶,多位重量級學者與會,所長王信賢指出,隨著美中情勢變化,中國大陸研究面臨典範轉移挑戰,他也直言,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不按牌理出牌,對中國研究者而言,反而像是最大的變數。多位學者認為,在兩岸關係不佳,風險加大之際,東亞所的使命反而更大,要幫大陸學者說出他們想說卻不能說的話,還要想盡辦法「避免一戰」。 ○典範轉移 學者指習近平是最大變局 政大東亞所26日在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舉辦「大變局時代的中國研究取向:繼承與創新」研討會,中央研究院院士、政治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吳玉山表示,東亞所是在冷戰下產生,如今大環境從冷戰、後冷戰到新冷戰轉變,東亞所的角色也更加凸顯,局勢雖非我們所能控制,但如何讓「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值得省思。 政大東亞所前所長、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指出,被譽為「中國研究麥加」的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將面臨變革,對政大來說,中國大陸研究的走向仍需整體規劃,香港情勢可作為未來轉型、經營中國大陸研究的參考。 政大東亞所所長王信賢指出,近幾年做中國研究,最大的變局反而是習近平,不管在政治、經濟、社會領域,都帶來一些衝擊。 開南大學公共事務管理學系教授張執中指出,習近平修改黨內既有慣例(修憲取消任期限制),陷入制度與反制度的問題,對權力的共享與分配都出現變化;不過張執中認為,台灣學者扮演一個重要角色,「要幫大陸學者講出他們想說的話,他們有數據,沒有辦法去解讀,這是東亞所的使命」。 致理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王占璽則認為,習近平不完全算是「創新產物」,仍有延續的部分,他覺得習近平的風格像是毛澤東與鄧小平的「結晶體」,繼續在中共的體系裡運作。 ○發揮想像調適力 避免一戰 政大東亞所名譽教授邱坤玄指出,台灣是中國大陸在境外最大的壓力團體,可以形塑中共的政策選擇,而東亞所的知識社群將理論與區域研究有效結合,他認為政大東亞所的責任,是要充分發揮想像力與調適力,全力讓中美乃至兩岸都避免一戰。 「兩岸要怎麼在學術上進行交流,又不違背政治正確,現在太困難了!」文化大學社科院院長趙建民說,現在兩岸風險加大,紅綠兩邊政府都對兩岸研究學者有不信任感,不過他也相信,因為兩岸風險增加,政大東亞所的使命會更大。 王信賢指出,當前中國研究面臨典範轉移,特別是新冠疫情後,台灣對中國大陸的認識與研究應該要有新的思維,所以除了2020年舉行了一系列研究方法的工作坊外,未來也會邀請外籍博士生介紹各國視野的中國研究現況。

  • 布局二十大 中共優化接班梯隊

    布局二十大 中共優化接班梯隊

     中共於2019年底,陸續發布了多份重要計畫,其中包含12月初的《2019-2023年全國黨政領導班子建設規劃綱要》的「五年計畫」。該計畫披露中共高層已經針對3年後的「二十大」進行相關布局。中共過去就曾有多次以政治週期為進程的計畫,但此次計劃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拋開中共「接班梯隊」日益「正規化、制度化、規模化」,並在新的歷史背景下進行新的「二十大」的安排。  新的人事梯隊計畫,將以「習近平思想」作為核心,也將改變整個梯隊的組成結構。在新的「五年綱要」中,中共宣布將優化黨政領導的年齡、專業、經歷等結構,這意味這在未來,中共將按這些原則來搭建新的接班梯隊,這樣的梯隊也決定了未來二十大,乃至整個大陸命運的走向。  黨政幹部 將迎來大換血  自1980年代鄧小平提出的幹部四化(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起,就結束了中共黨政幹部的終身制,並且塑造了為期一二十年來的接班人。今年,中共又即將迎來一波大換血。2019年10月四中前夕開始,寧夏黨委書記轉任內蒙黨委書記的石泰峰、山西省長轉任山西黨委書記的樓陽生等等,都象徵「50後」在政壇上的最後一波衝刺。而山西代省長林武、河南代省長尹弘等人則展現了「60後」第一支接班梯隊的上位趨勢。  雖近來中共打貪的衝擊仍舊影響,但政壇中依然逐步形成了成熟的接班梯隊。目前「50後」正在加速退出政壇;「60年代前半葉」逐漸成為政壇主力,甚至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後,出現了丁薛祥(中辦主任)、胡春華(國務院副總理)以及陳敏爾(重慶市委書記)這3人組成的預備梯隊,其在地方則體現為軍工背景出身的張慶偉(黑龍江省委書記)和高校出身的胡和平(陝西省委書記)雙雙搶占先主政先機。  「60年代後半葉」雖最長者已有54歲,但在政壇中仍少有突圍者,在最具權威的地方黨委常委會更僅有1至2人,斷層仍舊存在。相較之下「70後」布局更謹慎,前有超過20人進入省部級領導梯隊,且大多擁有高學歷、現代意識等專才。最明顯的便是貴州,12人省委常委會中,就有兩位「70後」,可以預料這些人將在未來20年左右掌握政黨實權。  習打破慣例 晉升17上將  軍事方面,習近平則打破慣例在2019年晉升17名上將,如今,從中央軍委到各大戰區軍事和政治主官,都已經完全由習近平時期新晉的少壯派所掌握。  除人事上的規劃,中共也將在接下來3年完成一系列制度框架與目標。過去如全面深化改革、脫貧攻堅戰等,都在按過往慣例的「領導人兩屆任期」範圍內。然而就在去年習近平通過修憲解除任期限制後,其執政目標將不再被任期牽制。近年推動的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都將可能耗費數十年,甚至在19屆四中全會上,「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時程宣告在2049年實現,設定直接規劃到了「第二個百年目標」。  20大兌現全面小康社會  從中共本身來說,二十大將是中共兌現「實現全面小康社會」後的第一次黨代會,必將站在新的歷史節點以新的政治承諾兌現時間表,以確保其效率為先的執政合法性。  從國際共產主義歷史看,當年蘇聯共產黨在1917年通過十月革命上台,至1991年蘇聯崩解,一共執政了74年,而中共在二十大時也將建政73年,它是否能打破共產主義實驗的失敗魔咒,對中共長期執政的合法性的解釋至關重要。中共在未來也不可避免需要一個新的政經目標,中共能否維持它的合法性以及穩定,還需要這個「目標」被明確的建構出來。

  • 習近平想證明什麼

     大陸第十九屆四中全會結束後,公報內容暗藏「鞏固領導核心、遵從集中意識、拒絕分歧意見」為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未來首要任務的訊息。過去四中全會多半涉及重大人事調動與黨的建議。自從習近平修憲取消大陸主席任期限制後,到目前為止都未有下一任繼任者的傳言;同時,此次四中全會在大陸受到內外挑戰的狀態下,以重新鞏固人民對中國共產黨領政的信心為其主要目的。  此外,新華社解析四中全會時提出14個關鍵字,「一國兩制」也在其中,不同於過去四中全會的公報內容。四中全會等同宣示習近平面對未來內外挑戰的處理方向。  會議公報凸顯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原則,再次鞏固領導核心。習近平的思想位階媲美毛澤東與鄧小平等先人智慧。這點凸顯人民必須鞏固「習核心」為重點、遵從中國共產黨指示為優先。  此次四中全會召開前,21日至25日中紀委查處因收受賄絡等不法所得者,總計25人。從習打貪腐的行動來看,將以強勢作風剔除黨內沉痾。同時,大陸近年經濟面臨放緩,加上中美貿易戰處理棘手,習近平的挑戰將更加嚴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估大陸明年經濟成長率為5.8%,主因在中美貿易戰、大陸內部需求降低所致,所幸目前中美貿易戰暫時休兵。  習近平的目標是中華民族復興,民族復興首要條件就是大陸國際地位提升。「經濟決定實力」這是大陸長年堅信與貫徹的不變道理。雖然在習近平強勢作風下可加速打貪防腐,但全球經濟放緩、大陸內需不振,是不爭的事實,中美貿易協議勢必會加速進行。  另外,從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到現在,一國兩制受到嚴峻挑戰。此次公報罕見提到「一國兩制」,大陸對香港的未來管治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與香港《基本法》下依法執行。公報中的「祖國和平統一進程」是以「加速兩岸經貿交流與促進兩岸社會融合」為主,大陸追求的是兩岸同胞在融合發展作為下,逐步達成心靈契合的相互認知。  大陸自公布惠台《31條措施》以來,已於各省市推出「在地化惠台政策」;四中全會結束後,在台灣總統大選前,國台辦再推出對台《26條措施》,對惠台內容更具體描述,意在凸顯大陸不會因民進黨執政而改變「和平統一進程」,而是要藉由「由下而上的自主融合來改變台灣」。  套句習近平所言,「打鐵還需自身硬」,四中全會只是鞏固領導思想、集中權力於一身的必要階段,大陸不會因經濟自由出現制度變革,習近平想證明和平演變不會在大陸發生,現在是,未來也是!(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 增選常委機率低 權鬥論站不住腳

    增選常委機率低 權鬥論站不住腳

     旺報觀點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今起舉行四天,由於上次中央委員舉行全體會議已經是近20個月前,各類政治流言再起,不外乎立基於權鬥論,也都站不住腳。  先來討論時間,一是四中是否延期?二是此時開四中,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打破黨規又一例?都不是。按照中共黨章,中央委員每年至少集會一次。目前慣例每屆五年的任期內一般開7次。一中於黨代會閉幕的隔天舉行,選出新一任黨的領導班子,包括政治局委員與政治局常委;二中在年分尾數逢3、8的2月舉行,主要通過新一屆政府人事案,交由3月舉行的人大全體會議議決;三中是年分尾數逢3、8的下半年,主要是決定未來5年的大政方針;四中在年分尾數逢4、9的下半年,一般討論黨建;五中在年分尾數逢5、0的下半年;六中在年分尾數逢6、1的下半年;最後的七中在新一次黨代會舉行前一周,討論新一屆中共領導班子人事。  將有中委遞補  十九屆四中全會自10月28日起舉行,18屆四中於2014年10月20日至24日舉行,完全合乎慣例,沒有延期的問題。三中與四中會相隔近20個月,是因為去年習近平推動修憲,兩會前的二中變成討論修憲案,只好接著再開三中討論政府人事。所以,應該在去年下半年才舉行的三中,提前到2月開,而非四中延期。  再來看人事,本屆四中全會將有中央候補委員遞補情形,候補第一與第二央企中國誠通總經理馬正武、中國工程院院士馬偉明將遞補原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意外身亡,前證監會主席劉士餘涉案失去中委的遺缺。  但此前有外媒報導說,此次四中全會最高領導層的組成可能會「有不小變動」。目前流行的說法是,政治局常委的人數可能從7人恢復到2012年11月十八大之前的9人。現任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和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可能會晉升為常委。  中國崩潰論失敗  按照中共黨章,並沒規定政治局常委須有幾員,中央委員有選出常委的權力,所以中共歷史上常委人數曾歷經多次變動。但四中增選政治局常委的機率近乎於零。  如果習近平真要安排接班人,那應該會仿照他當年接班的慣例,他在2017年中共十七大獲選為政治局常委,以接班人態勢鍛鍊5年。如果他要培養自己的接班人,理應在2017年舉行的十九大讓此人晉升常委。但目前檯面上7名常委,都是與習近平同一輩,沒有接班人,所以他於去年推動修憲,廢除國家主席的任期,暗示他可能在中共二十大後持續掌權。  路透先前報導指出,會議推遲這麼長時間的主要原因,是中共高層對國家今後發展方向的看法出現分歧。美中貿易戰的升級和經濟下滑是加劇這種分歧的主要原因。但如同方才所提,是三中提前開,而非四中延期,如果四中今年上半年就開,五中是否變成延期了?政治鬥爭,舉世皆然,民進黨黨內也鬥得很厲害,研究中共須留意之處,在於不能把許多難以查證的訊息通通推給權鬥論,諸如習近平地位不穩、派系鬥爭加劇,該類論點如同中國崩潰論般,喊了幾十年,中國依然屹立不搖。

  • 《台北股市》四中全會揭幕,陸股ETF穩漲

    大陸自10月28日~10月31日召開第十九屆《四中全會》,主要議程為審議《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文件稿。本次四中全會重要性可能等同過往的三中全會,討論市場關心的改革開放、轉型升級等重大經濟議題,尤其值此中國面臨經濟放緩、美中貿易衝突、香港問題等多項議題紛擾之際,會議所釋出的訊號更值得關注。 陸股今早表現穩盤向上,陸股ETF如:FB上証(006205)、元上證(006206)、FH滬深(006207)、深100(00639)、A50正2(00655L)指數均上漲逾1個百分點。 中國今起召開的四中全會,距去年2月的三中全會,已整整20個月。20個月之內,爆發的各項危機包括:一、中國經濟下行,黨內出現反對勢力;二、中美貿易戰,以及難以平息的香港抗爭。 法人認為,四中全會召開,是習近平對內外挑戰作出應對的時機。習近平作出怎樣的應對措施?這次四中全會是一個重要轉折點,如果應對得當,習近平可能過渡至2022年以後的任期。如果應付不當,不但他個人甚至中共政權也會受到影響。 法人指出,習近平的最大挑戰,來自黨內反對勢力。香港、台灣和美國的困難局面可慢慢拆解,但黨內反對勢力如擺不平,習恐怕會有翻船的危險。黨內最大矛盾,起於習廢除任期制,改為終身任期,因此他必須在四中全會減少黨內對終身任期的疑慮。習近平當局是在去年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理論上可終身擔任中共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和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等職位。

  • 中共3個數字 藏3關鍵密碼

    中共3個數字 藏3關鍵密碼

     旺報觀點2019年是中共建政70年,2021年是中共建黨百年,2022年是中共要舉行20大,3個數字,隱藏著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口中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密碼,台灣絕不可輕忽以對。  首先是建政70年,比起1922年建立,1991年解體的蘇聯,今年對中共有著莫大的意義,就是中共政權的存在超過蘇共政權的69年,這對中國模式的治理制度,是一大鼓舞。  不可能缺少台灣拼圖  後年2021年則是習近平提出的「兩個一百年」(中國共產黨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年)的第一個一百年,在首個百年,習近平立下的目標是,大陸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其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上升一倍。  再過一年,則是2022年,按中共黨章,要舉行第20次黨代表大會,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按照七上八下的慣例,理應在20大卸下所有黨職,但在去年修憲取消國家主席10年任期限制,加上黨章內未規定總書記任期,一般研判,他會爭取至少再續任一屆。  台須在統一問題表態  如果我們把這三大關鍵數字密碼倒過來看,習近平在2022年要延任,最有說服力的理由,就是他會解決台灣問題,因為中華民族要偉大復興,絕不可能缺少台灣這塊最後的拼圖。  「相繼恢復對香港、澳門行使主權,洗雪了中華民族百年屈辱」,習近平去年在改革開放40年大會上的談話,強調百年屈辱;去年7月會見國民黨前主席連戰時,更強調「當時的中國遭遇百年未遇之大變局,先是鴉片戰爭,接著是甲午戰爭,山河破碎」,習近平上任以來會見台灣客人時,多次提及甲午戰爭。  從北京的角度,只要台灣一天不回歸,則清朝時被日本打敗的恥辱證據,永遠存在。習近平知台,對台灣問題有強烈的使命感,明年無論台灣由那個政黨當家,都要面對這三大數字密碼,即大陸不可能再放任只經不政、獨台等以拖待變、左閃右躲的手法,台灣必須在統一問題上有所表態,或提出自己的想法,否則大陸必強勢主導兩岸關係的發展格局。

  • 兩制方案逼藍綠現形

     自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倡議兩岸各界人士開展民主協商,探索「兩制」台灣方案以來,有關中共對台政策的最新戰略布局,以及對台工作的策略操作,受到國際社會與兩岸廣泛議論。  正值大陸一年一度的兩會政治熱季,與會代表和委員更是籌謀獻策,全面啟動探索「兩制」台灣方案的輿論聲勢。  大陸全國政協發言人郭衛民日前指稱,廣泛的民主協商不僅不影響、不取代兩岸協商談判,還可以為兩岸協商談判提供堅實的民意支撐。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政治基礎上,「民主協商的形式可以靈活多樣」、「政協可以在兩岸民主協商中發揮重要作用」。  政協是大陸特有的體系,負責政治協商、參政議政的專門協商機構,在習近平倡議兩岸就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展開民主協商後,郭衛民在全國政協開幕前記者會釋放的訊息,最少傳遞兩項重要訊號:一是民主協商並不取代兩岸政治談判;二是各級政協將扮演重要作用。  習近平強調,和平統一是平等協商,共議統一。因此,「兩制」台灣方案的內涵就不是大陸一家說了算,但他還強調「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大陸政協體系即將協力開展民主協商機制,但當前面臨的3大障礙難點仍是關鍵爭議所在。  一是兩制台灣方案的定位屬性:台灣朝野對以「一國兩制」模式處理兩岸問題,不管是持反對立場或持質疑態度,主要立論是兩岸政治議題屬性並非港澳殖民地回歸的談判,如果冠以「一國兩制」的政治標籤,極易產生協商阻力,並易產生「台灣問題港澳化」的爭議。  二是「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基礎:國民黨雖接受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但堅持各自表述一中內涵的立場;民進黨則拒絕接受一中原則,更否定「九二共識」;台灣內部藍綠兩極化的政治角力,不僅導致難以開啟探索台灣方案的協商,更形成循環式的政治掣肘。  三是民主協商的代表性與監督問題:從郭衛民的表述可知,政協系統在兩會後即可能推動民主協商進程,但不管是學術性的主題論壇、統戰性的社團聯誼或地方性的民代交流,這類民主協商、溝通對話的參與者,代表性如何產生,協商結果能否納入監督,爭議待解。  習近平對處理台灣問題確實出現緊迫感,但還沒到有「時間表」的狀態,歷史使命感的時間壓力應是去年兩會修憲刪除任期限制的憑藉。習近平鄭重倡議開展民主協商,應是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但他更寄希望於台灣政治新局能適時啟動「兩制」台灣方案的政治談判。  探索「兩制」倡議,就像是一部「政治掃瞄儀」,它將促使台灣不同政治陣營對兩岸未來統合模式做出更明確的政策表態。不論是國民黨接受一中的戰略模糊、民進黨抗拒一中的戰略清晰,或柯文哲對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基礎能否接受,在競選過程中都將透明呈現。  習近平曾反覆強調,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關鍵,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民主協商、探索方案、政治談判、和平統一,習近平全盤主導操作的對台談判攻略已陸續啟動,有志謀取2020總統大位的台灣朝野精英,是否做好了周全的應對方案?

  • 黑天鵝與灰犀牛

     中共中央黨校省部級領導「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習近平說: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範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既要打好防範和抵禦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  這項特殊的研討班不僅政治局常委、委員全數出席,中共黨政軍最高級別領導人幾乎全員到齊,參會規格之高,極為罕見。尤其習近平分析當前的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等領域正面臨重大風險,要求保持高度警惕。研討班趕在春節前緊急調集黨政軍領導集會,下達「緊密聯繫外部環境深刻變化和國內改革發展穩定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政治任務,並罕見要求警惕「黑天鵝」、防範「灰犀牛」,顯示大陸當前面臨的內外形勢異常嚴峻。  大陸官媒近年即曾借用西方風險管理暢銷書之名,以「黑天鵝」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風險,以「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響深遠的潛在危機,提醒增強憂患意識,防範並化解政經金融領域的風險苗頭,如今習近平直接引用,黑天鵝與灰犀牛,儼然成為兩大風險象徵。  研討班是否曾解析對台領域面臨的風險,不得而知。但汪洋在對台工作會議已連續兩年研判台海形勢「更加複雜嚴峻」,並將面臨風險挑戰。北京應已認知,由於美國因素的反覆操弄,如果北京只是以靜制動,被動應對,台灣問題極有可能演變成為災難性的黑天鵝事件。  從風險應對與危機管控角度來看,習近平今年初就未來開展對台政治談判,推進兩岸和平統一進程,主動祭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的民主協商倡議,正是習近平因應中美貿易紛爭衍生大國戰略較量,為防範台灣問題出現突發事端,或預防國際勢力干預風險的政治先手。  北京開啟對台「戰略主動戰」之後,今後處理涉台事務的節奏必然加快,操作策略也將更為積極強勢,彈性靈活。因此,在「習五條」出檯2天之後,習近平即以中央軍委主席身分下達全軍動員開訓的「一號命令」;22天之後,解放軍空軍再度開展繞台飛行的宣示性演訓。  儘管北京對兩岸經貿交流、國共黨際交流、城市交流仍將持續擴大推動,但今後勢必將更堅持其主動性與主導地位,兩岸舊有的「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等交流邏輯已無法全然適用,原有得以模糊互動的政治空間,隨著兩岸分歧的尖銳化,將受到更多的限制與窄化。  對北京而言,面對複雜嚴峻的台海形勢,不僅有來自外部形勢的壓力,大陸內部對實現國家完全統一的高度期待,甚或武統聲浪持續高漲,習近平也必須回應輿情的反映。2018年春,全國人大修憲取消任期限制,據稱,有些理由即是為回應早日解決台灣問題的戰略部署。  2019年,隨著中美戰略競爭白熱化、中美經貿、外交、軍事矛盾相繼攤上檯面,尤其,台灣大選進入關鍵時刻,蔡英文為尋求連任,華府為強勢掣肘北京,在台美互動關係領域飛出黑天鵝或蹦出灰犀牛的概率大增,對兩岸關係將是風險急遽升高、危機與轉機交織的一年!

  • 高孔廉:區隔台、港澳 習談話釋善意

    高孔廉:區隔台、港澳 習談話釋善意

     海基會前副董事長高孔廉表示,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2日談話內容具善意且較軟性,「反台獨」的前提仍是踩得很硬,但也同步提出願意與各界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值得關注。他並表示,在習近平在5項要點中,有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等,則展現出習近平追求國家統一的使命感,這點在去年3月大陸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後,即可看出。  高孔廉昨日接受專訪時分析,2018年底「九合一」大選泛藍大勝,出乎外界預期,亦讓大陸內部重新燃起過去「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想法,習近平昨日談話即看得出已偏向軟性訴求。  他表示,習近平談話分為言與5項要點。前言的部分,依據歷史肯定台灣人民對大陸的貢獻,也歡迎台灣人民前來分享大陸的發展機遇。在要點部份,除了前述追求國家統一的使命感,還強調了兩岸的政治分歧不能一代傳一代。  高孔廉分析,習近平特別強調國家的完全統一。過去講港澳台,如今港澳早已回歸,剩下台灣,因此目標上追求和平統一,方針未變,但大陸首次提出探索「兩制」的台灣方案,過去從沒有提出此一說法,即把台灣與港澳做出區別,可視為一種善意。高孔廉提到,當前不論是「一國兩制」或「九二共識」在台都被污名化,贊成的人就會被貼上賣台的標籤,習的談話是嘗試提出新說法。  此外,高孔廉表示,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及服貿協議簽署後,台紐及台星等才與我推動簽署FTA,未料後來服貿竟卡關,因此看習近平提出有關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制度化內容,未來台灣要能對接並且與之合作,事實上都有賴我內部立法完成。

  • 高孔廉:中共應放棄「政治一國 經濟兩國」做法

    對於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日在「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內容,嫻熟兩岸談判的前海基會副董事長高孔廉表示,習近平本次談話顯得較為軟性、善意,內容強調反對台獨,但也提出新意,願意同各界探索「兩制」台灣方案。高孔廉認為,在促進今後兩岸關係發展上,中共應放棄「政治一國,經濟兩國」的做法。 高孔廉表示,先前就有聽到消息,陸方在1月開始就會陸續有兩岸相關活動,如今看來應是在等習近平對台談話的調性。本次習近平對台的講話可說相當軟性,這應與2018年底台灣「九合一」地方大選泛藍陣營大勝有關。 高孔廉稱,據他所知,2018年年中之前,兩岸關係上陸方一方面對民進黨感到失望,但對國民黨也不抱期望,但年底「九合一」大選泛藍卻拿下空前大勝,出乎外界預期,讓中共內部重新燃起過去「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想法,反應在習近平本次對台講話的軟性訴求基調上。 他認為,習近平談話的內容可分為前言與5項要點。前言的部分,依據歷史肯定台灣人民對大陸的貢獻,也歡迎台灣人民前來分享大陸的發展機遇。至於5項要點,首先是提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等,展現的是習近平追求國家統一的使命感,這點在去年3月大陸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後,即可看出。 其次,習近平談及一國兩制問題,表示兩岸的政治分歧不能一代傳一代。他特別強調國家的完全統一,過去講港澳台,如今港澳早已回歸,剩下台灣,因此目標上追求和平統一,但方針未變,仍是按照一國兩制安排。 高孔廉表示,第三與第四點,習近平提到「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人要幫中國人」,前一句中共已經很久未說,但後一句印象裡中共過去從未提過,反倒是1990年左右前總統李登輝曾在國統會會上講過。 同時,針對習近平再次重申,不會承諾放棄使用武力,惟這是針對「外部勢力與分裂主義份子」。高孔廉說:「其實習近平這兩句話應該倒過來講,就是針對外部勢力與分裂主義份子,大陸才會使用武力。」 最後,高孔廉表示,這是大陸首次提出探索「兩制」的台灣方案,過去從沒有過,說法上把台灣與港澳做出區別了,可視之為一種善意。 高孔廉提到,由於當前不論是「一國兩制」或「九二共識」,在台灣均已被污名化,贊成的人就會被貼上賣台標籤,大陸這邊因此嘗試提出新的說法,歡迎與各界協商,並願意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制度化,但「反台獨」的前提仍是踩得很硬。

  • 十大新聞TOP03-陸修憲終身制 習掌黨政軍大權

    十大新聞TOP03-陸修憲終身制 習掌黨政軍大權

     大陸第13屆全國人大於2018年3月11日投票修憲廢除大陸國家主席只能連任一次(兩屆10年)的限制,無疑是2018年的最重大新聞事件之一。這不但讓習近平可以續任國家主席,還可以同時兼職中共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將黨政軍三權一把抓,成為大陸自毛澤東、鄧小平之後,最具權勢的領導人。  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八二憲法》於1982年頒布以來的第五次修憲。《八二憲法》實施後,曾於1988、1993、1999、2004年進行4次修憲,本次修憲也是事隔14年後再度進行的修憲之舉,是修憲幅度最大的一次。  習思想寫入憲法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以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票無效,另16人缺席的壓倒性絕對多數,投票表決通過《憲法》修正案。此次修憲最重要的修改有三點,首先是將大陸原《憲法》第79條規定,國家主席任期為每屆5年,且不得連任超過兩屆的條款廢除。此舉除打破中共人事「七上八下」(67歲上台、68下台)潛規則,也使今年年齡已達65歲的習近平得以在20大(2022年)時連任國家主席。  其次,此次修憲將習思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及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寫入《憲法》序言,讓胡錦濤與習近平成為繼毛澤東、鄧小平之後,第三、四位姓名被寫入《憲法》的大陸領導人。  賦予國監委法源  本次修憲還賦予今年新組建的國家監察委法律地位,使國監委不但可以管中共黨員,也可以管大陸官員,權力之大,前所未見。另外,大陸原《憲法》總綱第一條第二款「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加上「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強化提升中共以黨領政的地位。習近平做為中共總書記,強化以黨為中心,就是強化以習為中心。未來習透過國監委即能掌控中央到地方的監察系統,進一步強化黨對基層官員的控制。  中共總書記與中央軍委主席本就無任期限制,而從大陸建政以來,領導人掌握軍權與黨權密不可分,代表國家的國家主席反而屬於虛職。中共黨史上誰掌握軍權就擁有極大政治影響力,習近平本就能無限期擔任軍委主席,此次修憲被認為是習強化協調黨政軍三權,營造「三位一體」以發揮更大執政綜效之舉。

  • 自力更生靠自己 陸四中全會將召開

    自力更生靠自己 陸四中全會將召開

     近期各種訊息及跡象顯示,中共將於20日前後召開十九屆四中全會,今年的背景特殊,外有中美貿易戰,內是改革開放40周年,按四中全會慣例,將統一全黨思想,並可能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日前說的「靠自己,走自力更生的道路」作為宣示重點。  對於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日程,先前已傳出可能在10月舉行。由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原訂抵達北京訪問的時間,在中方要求下被延到10月25日,多家外媒推測,四中全會最遲將在23、24日結束,因此20日前後是最可能的會議開幕時間。  習:自力更生非壞事  習近平今年初推動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罕見地在1、2月接連召開十九屆二中及三中全會。也因此,今年下半年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時程上也較以往各屆的四中全會提早許多。  十九屆三中全會過後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但隨之而來的中美貿易戰,讓中共意識到美中之間的差距,進而調整宣傳口徑,然而貿易戰持續了大半年後仍不見美國收手,美副總統彭斯日前還嚴詞抨擊中國。  為此,9月底,習近平考察東北三省時指出,行百里路半九十,「如果說是國際上的單邊主義、保護主義上升,逼著我們靠自己,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這個不是個壞事。」  核心議題集中經濟面  多維新聞網報導,按慣例,中共歷次四中全會雖然主題不盡相同,但多具有承上啟下的政治意義,一般是根據當前重要問題而確定會議主題,因此本次四中全會討論的核心議題,可望集中在經濟方面,包括如何因應中美貿易戰,以及解決產業發展上與美國的差距等急待解決的切身問題,習近平日前的「自力更生」說法,就可能成為全會討論話題。  今年底適逢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針對上述問題解決方案,或以此為名而推出,凸顯改革開放的標誌,並繼續強調大陸改革開放的大門將越開越大,鼓舞和穩定民眾信心將是四中全會重心。

  • 習近平修憲延任 促統變彈性

    習近平修憲延任 促統變彈性

     大陸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邁入第二任且大權在握的「習時代」下,兩岸可能出現什麼變化?學者認為,就北京的角度來看,促統的急迫性或許變得有彈性,但底線沒有改變。台灣的問題在於自身實力提升速度不夠快,不管是經濟發展或是國軍士氣都需要提振。  政大國關中心主任寇健文接受《旺報》專訪表示,台灣面對習近平主政的時間變長,大陸的對台政策穩定性變高,雖然實施成效能走多遠、走多快,會不會出現迂迴,不是北京一方就能決定,還受國際環境、台灣自身因素等影響,但政策方向是不變的。  對台策略軟硬兼顧  他比較,如果大陸領導人任期只有10年,到了第8、第9年的時候,對台統一的壓力會變強,希望在「國家民族統一進程」取得進展,但現在任期制改變,時間點也會變化,但北京對台問題的底線,或者說習對台思想已經清楚揭示。  寇健文舉例,3月中《求是》文章點出了習對台思想的四個重點:一是取決在大陸發展進步,二是「兩岸綜合實力較量過程」,第三是以「親情和時間」解決,第四是反對台獨不變。因此,大陸對台方向已大致定型,接下來「軟硬兼顧」,特別是軟的社會經濟融合是重中之重,以往買農產品、契作成效有限,現在直接把人才吸引去大陸;外交軍事上對台壓力繼續存在。  寇健文直指,台灣的問題在於自身實力提升速度不夠快。當台、陸、美三方實力對比不變才能維持均衡時,若我們實力沒辦法有效提升、大陸實力提升、美國往下走,均衡就會改變。他也提醒,當大陸要推動統一進程時,不是只有民進黨會受到壓力,國民黨也會受到影響。  不會訂統一時間表  對於外界關注的「武統(促統)時間表」說法,寇健文認為,動武不只是北京的主觀意願,還有客觀環境,看美國和台灣的發展,大陸武的一手會先準備好,但他不認為北京會訂死一個「時間表」,不然戰略上就變成被動,「具體時間表不會有,但統一的目標不會放棄」。  因此,大陸面對台灣也變得從容,認為在兩岸問題有優勢主導權,對比美日實力在拉近、對台灣則超越更多。「台灣本身發展才是真正的挑戰,而非任何單一事件」。在經濟、國防上,台灣的經濟20多年來上不去、募兵制成效不彰,年改影響國軍士氣,這些才是大問題。

  • 社評-從治理效能看中共體制

    社評-從治理效能看中共體制

     編者按:包括台灣在內,西方世界總是用自己的眼光和制度評判大陸,因而預測總是失準。兩岸關係日趨緊密,實力對比出現逆轉後,差距仍在繼續拉開,台灣沒有誤判大陸的空間。理解中共運作機制,是正確判斷大陸的第一課。  大陸兩會順利完成修憲,中國共產黨領導、習近平思想、監察委員會成立等,並未引起西方媒體的關注與討論,但國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卻引起廣泛批評。一些尖銳的評論甚至認定中國帝制復辟;溫和的論者也認為,習近平走上新威權主義道路。  不過,兩會結束後明朗化的國家領導人及國務院人事安排,其中的妥協痕跡,代表習近平的權力並不如外界想像般的絕對。他依然要面對各方勢力掣肘,及官僚體制長久以來形成的利益格局,並從中妥協。縱然習近平倚仗過去5年的反腐、人事布局和一系列深度改革,積蓄強大的民意支持能量,但面對中產階級興起及高漲的「民之所欲」,習近平仍然需要獲得更大的發展成就,才能贏得人民和各方勢力的認同,以延續中國共產黨和自己的政治基礎。可以說,大陸的體制有自己的監督、問責、淘汰、拔擢機制,30年來運作無礙,而且展現比西方國家更好的效能。  但西方世界,包括台灣在內,習慣用自己的價值觀、制度和政治運作模式觀察、評判大陸政治,卻讓自己失去洞察先機的能力,難怪西方世界對大陸的預測失準,中國崩潰論流傳將近30年,中國未出現大卸8塊,中央權力反而更為強大。澳洲前總理陸克文提醒西方國家,應當去了解習近平想為中國帶來什麼,而不是透過玫瑰色的眼鏡看待它。  就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而言,鄧小平時代廢除領導幹部終身制,並建立權力接班規律,運作超過20年,習近平修憲卻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就制度面而論,難免引起「倒退」之譏,但看待這一問題不能脫離歷史脈絡。當時鄧小平是針對毛澤東時代的歷史教訓,加上文革過後大批老幹部復職,占滿領導崗位。當時國家發展正在起步,需要更多年輕、專業幹部衝刺,必須建立明確的任期制,以扶持年輕人走上領導崗位。如今大陸已不存在當初的問題,反而許多優異的領導者因年齡限制而不得不退居二線,他們的經驗與資歷卻是寶貴的財富,輕易放棄顯然也是浪費。  姑且不論背後的權力布局,單純從實用主義角度來看,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只是為了更好的完成全面深化改革的諸多任務,讓改革進程能夠更為連貫。這一邏輯符合鄧小平的白貓黑貓論,終極目的仍然還是為了推動國家的發展。  台灣社會探討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問題時,也需跳脫政治正確的無形枷鎖,體會其內在的合理性,並汲取可資借鑑的經驗,以利自身發展。事實上,台灣自從民主化以來,藍綠政黨長期沉湎於選舉競爭,這何嘗不是一種權力鬥爭,又何嘗不是社會資源的消耗?負責任的政治人物應該好好想想如何跳脫這一困局,並透過有效的制度安排,鼓勵政治人物多做長遠規畫,並確保這些規畫能夠付諸實施。  台灣已經走出威權體制舊時代,當然不能學習中共黨政不分的體制,而是要借鑑其提升完善機構職能、提升政府績效的經驗,政府不同單位間的掣肘與矛盾,同樣存在於台灣,也是台灣走不出困境的重要原因。當西方輿論還在嘲笑大陸制度倒退的時候,大陸的政府績效可能又要邁上新的台階,這也意味大陸競爭力進一步提升。對西方國家以及台灣來說,與其說這是展示自身優越感的機會,倒不如說是新一輪挑戰即將到來的訊號,應該更為謹慎應對才是。  不能簡單以政治正確的有色眼鏡審視大陸的種種變革,恰恰相反,我們更應該看到大陸經驗所帶來的具體成果,高舉實用主義旗幟。注重發展績效的大陸政治體制,近30年來顯然能夠帶來實際成效,這也說明這些經驗自有其合理之處。對台灣來說,如果能將這些合理之處化為己用,無疑將有助於解決我們自身面對的種種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