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翻牆軟體的搜尋結果,共13

  • Clubhouse言論自由樂土 夢一場

    Clubhouse言論自由樂土 夢一場

     美國語音社交應用平台Clubhouse近日引爆全球熱潮。其特殊的邀請加入機制以及「聽後即焚」、不留存備份檔案的特色,讓大陸網友蜂擁至該平台,討論人權、國家認同等敏感議題。但大陸官方「棒打出頭鳥」的速度也相當快,8日下午有眾多大陸網友反映Clubhouse已被封鎖,無法連上。  路透報導,Clubhouse於2020年4月上線,使用者可依照個人興趣加入不同的「房間」,聆聽聊天話題或是加入討論。近日因特斯拉CEO穆斯克等名人加持,下載數急速飆升,最新統計用戶人數已超過200萬人。  該軟體目前只支援蘋果iOS裝置下載,且未在大陸App Store上架,但大陸用戶稍早只需手動更改App Store的地區設定,即可以下載使用,甚至不用透過VPN「翻牆」。  此外,該軟體另一特色就是不留備用記錄,亦無法輸入文字,也就是說,當聊天室關閉後,曾經的發言討論也就一併煙消雲散。  報導稱,在中文的討論區中,有數千名使用者參與各種被大陸官方屏蔽的敏感話題討論,諸如新疆再教育營、台灣獨立、兩岸局勢和香港國安法等,此外也有用戶發起被稱為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的「默哀Room」等。不少大陸網友將其視為自由發言討論的窗口,淘寶上甚至出現炒賣邀請碼風潮,一組號碼爆炒到人民幣400元。  不過大陸官方封殺行動也相當快速。綜合陸港媒體報導,8日下午,包括杭州、深圳及海南、西北等地區的大陸網友陸續反映,連線到Clubhouse的訊號相當不穩,聲音斷斷續續,稍晚更是完全連不上,且原本在淘寶上叫賣的邀請碼也瞬間被下架。  另有網友說,如果之前用大陸手機號碼註冊、但還沒收到邀請碼的用戶,現在已經無法通過之前的號碼再接收邀請碼。至於現有用戶一旦登出後,也無法再登錄,形同全面封鎖。

  • IP遍布各國 宅犯罪查緝不易

    IP遍布各國 宅犯罪查緝不易

     受新冠疫情影響,加上各國職棒等運動賽事陸續復賽,讓「宅犯罪」的網路賭博業績看漲,警方坦言這類案件偵辦有三大關鍵,造成查緝不易,但花費心血抓到人,結果卻常常不起訴或判無罪,修法規範實在有其必要。  專責偵辦網路犯罪的警方人員指出,網路賭博案三大關鍵包括「資金流」、「資訊流」和「資通流」。資金流就是賭博輸贏如何轉帳,目前包括網路銀行、電子錢包、通訊軟體的支付寶等等,很多金流都在外國層層轉出,又及時又便利,追查非常困難。  資訊流為業者和賭客的聯繫,通常都是用通訊軟體,有的還有加密、定時銷毀等功能;有時逮到老闆,賭客的資料卻鎖不到。  資通流則是網站架設位置,透過VPN等翻牆軟體,雖然機房在台灣,但位置有的在中南美洲,有的在北歐,三個面向結合起來,讓案件偵辦難度提升,加上無法成罪率高達八成,實在是吃力不討好。  由於網路賭博大餅利益驚人、查緝不易,已有許多黑幫都投入這塊市場,還變相衍生「假賭博,真詐騙」、洗錢、假投資等不法案件,許多暴力衝突、幫派火併也從中而起,更有集團與外國組織結合,升級成跨國犯罪,都讓歪風持續延燒。

  • 特批翻牆軟體一日下架 美專家爆料:陸將再緊縮網路管制

    特批翻牆軟體一日下架 美專家爆料:陸將再緊縮網路管制

    號稱通過中國大陸官方審核的網路翻牆瀏覽器Tuber在網上引發關注,不料才上市不到一天就在大陸各大應用程式商店消失。長期關注大陸網路翻牆技術和加密通訊部落客埃里克(化名)分析稱,Tuber有官方公司背景,遭下架內情不單純,這次短命翻牆軟體顯示大陸將控管翻牆行為,進一步收緊網路審查與管制。 據《美國之音》報導,號稱官方核准的翻牆瀏覽器Tuber上世的消息在大陸網上引發熱議,豈料上市不到一天就夭折,大陸與國際社交媒體平台陸續出現Tuber瀏覽器無法下載的消息。網上對Tuber的相關搜索與討論遭屏蔽,Tuber官網也無法登錄。 號稱「合法」的翻牆軟體一上市就遭下架,在大陸早有先例。去年11月,一款號稱大陸首款合法翻牆瀏覽器「酷鳥」瀏覽器一經推出就被註冊和下載數十萬,但幾天後就被封殺。 長期關注大陸網路翻牆技術和加密通訊的部落客作者埃里克表示,在Tuber之前大陸網路就有很多以「加速器」、「外貿瀏覽器」為名的企業國際專線的代理工具,大都是在灰色地帶營運,見光就死。但這次Tuber有奇虎360等官方背景公司撐腰,讓人擔憂其安全性,尤其是瀏覽器必須實名登錄,等於是完全接受政府的監控和審查。 報導指出,早先公佈的Tuber使用者守則顯示,該產品嚴格配合政府的審查要求。用戶若違反《七條底線》和《九不准》,將被無條件封停帳號,違法行為和訪問記錄會被提交給有關部門備查。此外,Tuber的隱私政策條款顯示,該軟體可以不經授權、收集大量使用者上網資料,使用者還要綁定手機號碼進行實名認證 埃里克說,雖然軟體的速度和流暢性很快,但這種操作無疑使你完全暴露在當局監控之下,它很可能會知曉你同設備安裝的其它應用,諸如V2ray(翻牆工具)等代理程式、Twitter(推特)、YouTube等用戶端。 使用過Tuber的用戶也發現,用Tuber搜索敏感辭關鍵字也找不到任何結果。埃里克分析稱,大陸當局可能想將翻牆行為納入監控體系,並逐漸摧毀不受控制的私人翻牆行為,「當局允許一些翻牆瀏覽器,是在為進一步收緊網路審查做鋪墊。」

  • 男偷溜進少女閨房偷啪啪 同床小弟目睹「活春宮」告訴媽

    男偷溜進少女閨房偷啪啪 同床小弟目睹「活春宮」告訴媽

    一名年熟男在交友軟體認識15歲少女,2人情投意合進而交往,不料熟男某日深夜竟翻牆潛入少女的房間偷啪啪,卻吵醒同床的小弟,還被目睹活春宮,小弟隔天告訴媽媽,熟男遭提告後,最終因與少女發生性關係判刑2年 據了解,熟男事發當晚因為想念少女,竟直奔少女家中,翻牆進入少女的房間,看到少女身穿細肩帶背心、睡姿迷人,一時情不自禁便吻醒少女,2人進而發生性行為。 但熟男因為太投入床事,吵醒了與少女同床的弟弟,讓弟弟目睹一場活春宮,隔天一早,小弟將此事告知家中大人, 少女母親聽後憤而對熟男提告。 法院審酌後認為,熟男與未成年女子進行性交,因而判2年徒刑,還需支付賠償金。 ★請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 年砸50億美元 大陸成臉書第二大廣告營收來源

    年砸50億美元 大陸成臉書第二大廣告營收來源

    雖然臉書在中國大陸的用戶相當少,而且大陸使用者要用翻牆軟體才能連上臉書,但是目前佔全球廣告營收第二名的臉書公司仍有10%的廣告主來自中國大陸,讓中國大陸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臉書廣告主市場,年投放廣告金額約在50億美元左右。一旦臉書獲准登陸,陸企極可能一舉超越美國成為臉書最大廣告主市場。 據陸媒《華爾街見聞》指出,專注於大數據和第三方平台的美國雲計算業者畢威拓(Pivotal)最近公布研究數據顯示,臉書全球廣告營收的10%來自中國大陸。研究人員還分析,2018年大陸企業將在臉書投放50億美元以上的廣告,此一成長趨勢短期內還會持續。 由於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曾多次前往大陸會見高層領導人。最近的一次例子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017年底、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後首次會見中外企業家的活動上,祖克柏也現身其中。 畢威拓的數據公布後,大陸網民表示:「明白了為什麼臉書在朝內不存在,小扎(祖克柏)卻要來黨國朝拜」。 研究人員表示,大多數人都是以廣告主投放廣告是為了向本國消費者提供服務的視角來看待,但大陸廣告主在臉書投放廣告並非針對大陸用戶,而是面向更廣闊的海外市場。這主要源自於中國企業日益成長的「出海」需求,這些出海企業的主力軍是像阿里巴巴、騰訊等網路公司,以及包括華為、小米等手機製造商。這意味著未來美國企業將面臨日趨緊張的廣告空間,也意味著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

  • 網路長城20年 陸民翻牆魔高一丈

    中國大陸重慶市日前修訂網路監管法規,使用翻牆軟體將遭罰款,甚至可能被追究刑責,引起側目。然而,中國大陸網民小從找資料、大至遠征境外洗版,都少不了對翻牆軟體的依賴。 中國大陸官方自1990年代末期建立的網路「防火長城」,阻絕了民眾自由透過網路,瀏覽許多被認為不利官方維穩的網站。其中包括不少西方及港台媒體、入口網站、社群平台等,讓大陸網民在資訊的擷取上,受到不少的限制。 雖然中國大陸官方長久以來宣稱,這是維護網路安全及社會穩定的必要措施,也指符合規定的合格網站佔絕大多數。但在受限之下,能突破網路封鎖、俗稱「翻牆」、「蕃茄」的翻牆軟體,仍然應運而生,逐漸受到網民的青睞。 一般而言,中國大陸的翻牆軟體分類,最常見者可分為免費及付費兩種。其中,一些長期反對中共政權的境外異議團體,一直持之以恆地從事免費翻牆軟體的開發,是初到中國大陸工作及留學者常使用的類型。 此外,一些中國大陸的本土軟體業者,也會自行開發免費翻牆軟體,或與付費版同時提供,讓使用者自行比較差異。 然而,這類免費翻牆軟體,連線品質多半不穩定,且通常很容易被中國大陸官方破解,有時產品週期甚至不到1星期,以至於得經常更新;此外,有些業者常會為免費版設定5分鐘左右的時限,好讓使用者覺得不便,轉而使用付費版,達到牟利目的。 付費版則是目前中國大陸翻牆軟體的主流。原因是,除本土業者及境外異議團體外,部份經營翻牆軟體較久的外國業者,雖然收費較高,平均每月甚至達10美元左右,但因連線品質較穩定,因此「市占率」不低。 不過,碰到中國大陸全國「兩會」等重要活動時,或是出現重大有損維穩的事故地區,這些付費版軟體往往也會吃癟,讓網友連牆都爬不上去。 至於為何要翻牆?一位曾留學美國的北京年輕人小何(化名)說,由於「這個那個的原因」,中國大陸的網路資訊往往被屏蔽。像是看一些國外的資訊影片、找工作上需要的資料,以及和國外朋友聯絡,在網站無法登入下,只好透過翻牆解決。 「要罰錢?不是假消息吧?」小何對重慶的新修訂的網管新規有些詫異。但他也認為,「任何封鎖,總有後門」,網路長城存在快20年,但和官方鬥法的翻牆軟體,不也同樣存在了這麼久嗎? 小何說,他和不少朋友曾經翻牆到香港、台灣,乃至一些歐美人士的臉書或網頁,參加過「洗版」行動,從中「獲得不少樂趣」。如果真要處罰翻牆行為,「那怎麼去『愛國』呀」? 重慶市修訂網路監管新規,加上中國大陸工業和信息化部1月發布的通知規定,未經電信主管部門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網路翻牆工具展開跨境經營,都讓人覺得這堵牆越築越高。不過,只要「梯子」沒被拆,總會有人能翻出牆外,翱遊自由自在的網路世界。1060329

  • 微評-只許州官翻牆

    大陸「防火牆之父」方濱興為學生演講防火牆的重要性,事先準備好的網頁竟然也被防火牆阻攔,情急之下只好當眾「翻牆」,事後被學生吐槽「只許州官翻牆」。網路防火牆設置,原先是為了維護資訊安全,避免惡意軟體或有毒程式入侵,但若現代網路如此便利,又要耗費龐大人力防堵、管控信息,就會陷入「大家都懂翻牆」,卻又要假裝不知道的尷尬窘況。當代資訊便達,政府應適度增加網路自由空間,否則不只民眾無所適從,政府威信也會受到影響,掩耳盜鈴不是辦法。

  • 屏蔽「翻牆軟體」 陸:依法管理

    中新社報導,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27日回應屏蔽「翻牆軟體」時表示,在中國大陸發展互聯網一定要按照中國的法律法規來進行,一些不良信息應該按照中國大陸法律進行管理。    據《環球時報》英文網報導,中國防火牆開始屏蔽外國VPN服務。VPN供應商Astrill本周通知用戶,由於防火牆的升級,使用IPSec、L2TP/IPSec和PPTP協議的設備無法瀏覽它的服務。受影響的主要是iOS設備,其它使用不同協議的設備仍然能正常工作。    發表會上有記者提出,近日有報導指出,中國屏蔽了新一批的翻牆軟體,也有評論指出中國大陸互聯網自由開放的程度堪憂。    聞庫稱,在中國大陸發展互聯網一定要按照中國大陸的法律法規來進行,一些不良信息應該按照中國法律進行管理。他同時指出,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新的情況出現一定會有新的政策管理措施跟上。

  • 珠海一教師竟因教授翻牆軟體遭逮捕

    大陸出現第一宗因為「傳播及使用翻牆軟體」而遭到逮捕的案件,震驚大陸網路用戶。大陸廣東「珠海」「拱北中學」一名老師「潘仕傑」,日前因為告訴學生什麼叫網路的「翻牆軟體」,並且示範使用方法,同時還讓學生看了一段被查禁的影片,遭當局以「顛覆政府」及「傳播反動政治錄像」的理由逮捕。  據瞭解,潘仕傑本來就是珠海市十分活躍的自由人士,也是珠海安全單位早就緊盯的對象。  有不少網友得知潘仕傑因為「網路翻牆軟體」而被捕的消息之後,大為驚訝。他們都表示,大陸的網路管理,難道是想向北韓看齊嗎?

  • 蘋果網店刪翻牆軟體 挨批

     美國蘋果公司最近在無預警和解釋下,把自己的線上軟體商店Apple Store上架的翻牆軟體刪除,遭大陸網友批評:「水果墮落了。」  面對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占有率下滑,蘋果最近推出新款iPhone手機時,特別在北京同步舉辦發表會,並推出被稱為是「低價版」的iPhone 5C手機,分析師認為都是針對中國大陸市場而來,盼能增加在大陸銷售。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稍早消息說,蘋果最近在沒有事先通知或解釋情況下,把面向大陸市場的Apple Store中一款名為Open Door的手機翻牆軟體刪除了。  蘋果並於8月28日正式通知Open Door軟體開發人員,稱這款程式「含有在中國不合法的內容」。  消息立刻在大陸網友間傳開,一些大陸網友批評指,蘋果公司屈從於大陸當局的網路審查制度;網友「xiegov」更指責說:「水果墮落了。」  不少大陸網友還轉發境外媒體引述「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國網路專家」的評論指出,「這標誌著蘋果的自我審查,已提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不過,也有網友對一些責備蘋果的言論不以為然,質疑這些人不去質問當局為何「樹牆」,反而責問起一家企業的良心。  報導說,蘋果公司上述做法對大陸網友的影響可能有限,因為還有其他許多翻牆軟體。  Open Door瀏覽軟體開發人員已經表示,正在開發Android版的翻牆軟體,如果順利,估計幾個月後將可以面世。1021004

  • 馬就職演說 陸網民「翻牆」關注

     馬英九總統在就職演說唯一提到的大陸人是知名作家韓寒,不過,大陸網民昨天在網路微博關注就職演說過程,得知韓寒出現在馬的講稿裡,頻呼不可思議,有的感動,有的嘲諷,有「毒舌派」的網友說,聆聽馬總統演說,竟然用一個騙子的話來證明台灣是個誠信社會。  由於今年底中共即將舉行十八大,加以大陸近來敏感事件頻發,包括王立軍事件、薄熙來事件、陳光誠事件,使得大陸網路監管部門與網路業者對網路訊息的監控,出現空前嚴密的措施,台灣媒體的網站大都遭到封鎖或屏蔽,具有敏感詞的文章幾乎全數遭刪除。  大陸網民昨天上午透過各種「翻牆」軟體,仍可進入台灣媒體網站,或在網上收看馬英九總統發表就職演說實況。尤其,微博上的視頻轉發與訊息討論,即成為大陸網民即時接收最新訊息的平台。馬英九演說提到韓寒發表《太平洋的風》文章時,還引起不少網民討論。  不過,儘管有些網民語多嘲諷,也有人對馬英九總統在演說過程,提到很多基層老百姓的名字,讓他們印象特別深刻,他們並認為台灣的政治文化型態,與大陸領導人講話時大談黨的立場的政治風格,截然不同。

  • 大陸人在台灣-思想衝擊最驚心動魄

     我住淡水,是個離繁華很近,離喧囂很遠的小鎮。  我有同學到淡水後,對於台灣的一切幻想瞬間毀滅,直接買了機票回大陸,準備去英國。他沒有想到台灣會有這麼破舊的地方,會有這麼狹窄的街道,簡直就是個城鄉結合部。他幻想中的台灣應該處處都是寬闊的馬路,居民區都像中央CBD一樣,而淡水讓他這個大城市來的人,一下子有了回到解放前的感覺。所以,他趕緊橫渡台灣海峽,殺回大陸。就算是台北也滿足不了他對於「台灣」的幻想。  可我就是快把這個小鎮愛到心底去了。淡水的生活節奏不快,鎮子裡不堵車,物價也比較便宜,有精緻好吃的東西,民風淳樸,淡水人熱情好客而且很健談。我住的地方離風景區也很近,一開窗就是淡水河和對岸八里的觀音山。我經常去淡水邊走走坐坐,看雨看霧看夕陽。活得愜意而濫情。每次望著淡水河入海的方向,都會有種「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現場版的感覺。好不浪漫。  跟班裡同學漸漸混熟,能聽懂他們的笑話和髒話,出門吃飯逛街參加活動也會有人惦記你,也有了可以說心裡話的朋友,FB(Facebook)的使用頻率已經快和人人網持平,經常是按讚按到我手軟。有時候真的會忘記自己是在台灣,食物和語言都一樣,感覺自己和身邊的人們都屬於一掛,這些臉孔和我沒有太多差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經常會被認成日本人。  但是我終究是在台灣。我很苦惱的一件事是寒假時回到大陸,回到牆內,上不了FB,寒假還好,暑假呢?畢業之後,甚至更久更久的以後呢?我在台灣可以暢通無阻的上人人網和以前的同學聯繫,得知他們的近況好不好,和他們閒聊瞎扯,但是在大陸呢?我輸入www.facebook.com時,跳出來的只是:網頁錯誤。其實網頁沒有錯,錯的是網頁後面的牆。  暑假時我曾經按捺不住好奇,使用翻牆軟體上了FB,有了我可愛的帳號,之後再上QQ時,上次登錄地點顯示為:以色列。翻牆之後,我還出現過:菲律賓、美國、巴西、澳大利亞、瑞士、埃及。「足跡」遍布世界五大洲,最扯的是我離開家前的最後一天,晚上再翻牆翻回來時,發現自己剛剛「去過」了朝鮮……。在牆外的生活看上很自由自在,但是很多無形的東西悄悄地給我畫了高壓警戒線。比如總是會有長輩關照我:「莫談政治,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了」。也總是會有類似於「你們是第一屆陸生,代表的是大陸新生代和背後的13億。所以要處處體現出高尚而優良的作風。」這類壓死人的限定。我不是人大代表,我連自己都代表不了,哪裡有資格代表千千萬萬個「我」。  比起這些高壓線,思想觀念上的衝擊更加驚心動魄。我已經習慣台灣同學稱我是中國人,我也不再去爭辯。聽到他們這麼稱呼時,心裡不是沒有波瀾,但是我現在已經沒有立場和動機,去賤賤地反問:「你不是中國人嗎?」他們的確不這麼認同。我最多會弱弱地說一句:「叫我大陸人」。  我旁聽的詩選課是位老教授上的,每次講到大陸時,他都稱大陸為「中共」。所有的講法都是「中共他們如何如何……」最雷的是,有次他講到韓寒時說:「中共的青年作家韓寒」,我瞬間有一口老血即將噴出的感覺。即刻印證了躺著也中槍的真理。  (〈我在台灣,我正青春〉三之二)

  • 觀念平台-大陸防火長城遭到網民翻越

     二○○二年,新聞網站Newsmax,刊出了記者史密斯(C. R. Smith)的文章〈中國防火長城〉("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報導中國如何控制網路傳播、迫害在網路上發表異議者,以及美國思科公司,加拿大北電網路提供技術與設備協助中國建立這個防火長城。  從此GFW三個字母成了中國網路管制系統的代名詞。至今少有人清楚這個系統的全貌,外界較瞭解的只是中國公安部的「金盾工程」。  一九九八年,公安部決定實施「金盾工程」,進行公安業務電子化,由公安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李潤森負責。二○○三年發改委批准了計畫與預算,第一期投資規模達三十七億人民幣。這項被列入「電子政務建設十二大業務系統」之一的計畫。第一期工程從○三年九月進行到○六年十一月。之後兩年又展開二期工程,趕在北京奧運前完工。  「金盾工程」一項重要使命就是網路監控。加拿大人權與民主發展國際中心的渥爾頓(Greg Walton)的報告中提到,二○○○年在北京舉行的「國際安防展」,宣傳資料指出,金盾工程業務包括「出入口監控、反駭客入侵、通信安全、電子電腦配件和軟體、解密和加密、電子商業安全、外聯網和內聯網保安、防火牆、網路通訊、網路安全和管理、安全操作、智慧卡保安、系統安全、病毒察覺、資訊科技有關服務以及其他」。  「金盾工程」不全然等於GFW,因為網路管制只是公安電子化業務的一部分,而且其他單位,例如國安部,也在進行網路監控。被稱為「GFW之父」的中國工程院院士方濱興,就曾負責建構「國家網路安全監控平台」,這個平台並不等於「金盾」。官方對此平台不像對「金盾工程」一樣公開宣傳,至今外界所知有限。  防火長城封鎖了中國網民許多對外連繫通道,但是網民們不甘於被困在長城內,想用各種方法「翻牆」,迴避國家監控。是誰幫助被困在長城裡的中國網民找到翻牆之道?很多資通玩家都每天和中共網路警察鬥法,嘗試各種翻牆的方法。其中,兩個最受歡迎的翻牆軟體是UltraSurf和Freegate。前者被哈佛大學的貝克曼網路與社會中心評為最佳的翻牆軟體。  這兩個軟體是誰設計的?答案是中共最討厭的法輪功成員。十一月份著名科技雜誌Wired,訪問了這兩個軟體的設計者,黃雲(Alan Huang)和田大衛(David Tian)。他們背景很類似,經歷八九民運洗禮,之後都學法輪功健身。黃雲原本在矽谷任工程師,二○○二年,中國官方正啟動網路監控工程之際,他結集了一群法輪功團體的資訊工程師,著手研發翻牆軟體。大約也在同時,任職太空總署(NASA)的田大衛也召集另一批法輪功的科技專家進行相同工作。  這兩群人利用下班時間研究如何打破中國網路管制,最後黃雲團隊設計出UltraSurf,而田大衛等人研發出Freegate。二○○六年這兩組人馬共同成立了「全球網路自由協會」(GIFC)。GIFC的軟體成了被關在長城內的中國網民之「自由門」,也廣為其他專制國家的網民使用─○九年伊朗「推特革命」風潮,GIFC的軟體就是幕後大功臣。  如今,田大衛還在NASA工作,而黃雲早為了專心與中國網路管制奮戰,離開矽谷令人羡慕的職務,也把舒適的房子賣了。他對Wired說:「有時候我會開笑玩說,法輪功也許不會成為一種宗教,但對我而言,網路自由已經成了信仰。」  北京當局或許沒想到,被他們視為怪力亂神的「邪教徒」,卻用科學力量給了一記強力回擊。  (作者為專欄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