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翻譯文學的搜尋結果,共220

  • 心繫華文創作 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心繫華文創作 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瑞典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終身評委,也是台灣女婿的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據瑞典媒體報導,於當地時間17日去世,享年95歲。馬悅然譯介許多中國經典文學及當代作家著作,與他相識多年的台灣詩人向陽也表示:「沒有人比他更愛台灣文學了!」

  • 將中國文學推向國際地位 瑞典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將中國文學推向國際地位 瑞典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據瑞典媒體報導,曾翻譯大量中國古典與當代著作,一生致力提升中國文學國際地位的著名漢學家、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Goran Malmqvist)已辭世,享壽95歲。

  • 諾貝爾文學獎 村上春樹又陪榜

     諾貝爾文學獎去年因負責單位瑞典學院爆發性侵醜聞而停頒,10日公布2018年與2019年得獎者。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多年來連續入圍此獎,被視為熱門得獎者,可惜今年他再度飲恨。

  • 移民工寫悲傷故事 願不再重演

    移民工寫悲傷故事 願不再重演

    遠嫁外國的妙齡女子阿月,卻被丈夫家暴,發了瘋回到故鄉,每天思念自己留在異地的女兒。這樣宛如八點檔劇情般的故事,卻是真實發生在許多東南亞新移民身上。今年以〈那年,梅花開〉獲得第六屆移民工文學獎首獎的陳氏桂表示,這是她聽某個越南姊妹說的經歷,「我一直想改寫故事的結局,不希望最後阿月就這樣發瘋死了,但後來覺得這樣寫,才能讓大家知道,辛苦的不只有她。」

  • 兩岸史話-最不會的是說「人」話

    兩岸史話-最不會的是說「人」話

     我們現在為文學革命的緣故,最要注意的是思想的改變。至于這文學革命裏頭應當有的思想是什麼思想,〈人的文學〉中早已說得正確而又透徹,現在無須抄寫了。

  • 五四青年文章掀時代巨浪──最不會的是說「人」話(三)

    然而白話文學內心的命運卻很有問題。白話文學的內心應當是,人生的深切而又著明的表現,向上生活的興奮劑。(近來看見《新青年》五卷一號裏一篇文章叫做〈人的文學〉。我真佩服到極點了。我所謂白話文學內心就以他所說的人道主義為本)。這真難辦到!

  • 梁實秋文學獎起跑 競賽採全球性徵文

    2019第32屆梁實秋文學獎徵件活動起跑,今年徵獎類別共包含散文類、翻譯類(英譯中)譯詩組以及翻譯類(英譯中)譯文組,其中散文類獎金最高,如獲首獎,可獲獎金新台幣15萬元,並採全球性徵文。

  • 詩的聲音,物的回憶

    詩的聲音,物的回憶

     我很愛詩,我常讀詩,我偶爾也寫詩。我以為詩的存在理由之一,正是讓不同世代的人,都可以在詩中找到對話空間--台灣當下最缺乏的,不就是對話嗎?我相信詩可以抒發滿腔憤懣,銘刻厭世青春;我同樣相信,詩可以召喚前人身影,凝成歲月結晶。如果年輕讀者已然熟悉最新世代的青春詩篇,該如何向他們招手,一起重溫仙逝詩翁見證歲月的傑作?我是多麼想讓他們知道,這些詩句曾經如何測量了自己的一生:

  • 文學外譯越南 吳盛詩文雙重奏

    文學外譯越南 吳盛詩文雙重奏

    被「作家爸爸」寫成詩是什麼樣的感受?詩人吳晟詩作〈負荷〉,其中描述身為人父的心境,將孩子比作是「最甜蜜的負荷」。然而這首詩正是吳晟兒子高中聯考的短文寫作題目,讓詩人也忍不住想問自家兒子:既然考卷「不能透露真實身份」,到底寫了什麼感想?詩作〈負荷〉和描述這段父子趣事的散文〈不可暴露身份〉,如今被翻譯成越南文出版。

  • 夢臨湯顯祖 林在勇重塑典範

    夢臨湯顯祖 林在勇重塑典範

     百年前日本的學者便將湯顯祖視為「東方的莎士比亞」,推崇其具世界性的影響力及高度。在2016年紀念湯顯祖逝世400周年之際,上海音樂學院院長林在勇總策畫並擔綱作詞,製作的《夢臨湯顯祖》音樂劇,以今人視角回望中國一代戲曲巨匠的人生,林在勇表示:「東方的莎士比亞已是100年前的認知,透過湯顯祖,大可以展現人類在文學藝術上所達到的高度和可能性。」 \n 「過去400年來並沒有在文學、音樂乃至戲劇去展現湯顯祖其人。」林在勇認為,湯顯祖追求精神自由、人格獨立、社會公平、人類博愛的思想,以及其作品所展現的語言、文學、藝術之美,過去透過翻譯未必能被西方世界真正理解與體會,而在華人圈,湯顯祖的「臨川四夢」(《紫釵記》、《牡丹亭》、《南柯記》、《邯鄲記》)又往往被簡化為不完整的《牡丹亭》,實則湯顯祖的關懷,從仕途朝廷到廟堂江湖,林在勇認為「從他身上可以看到戲劇人生之外不同的價值,是值得全人類尊敬的。」 \n 音樂劇觸動年輕學子 \n 在創作上,林在勇以現代人的語彙去詮釋一代文人的精神價值及文學藝術,去掉古典看似厚重的「殼」,如湯顯祖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至情,林在勇轉化為「愛上你只用了一瞬間……」成為觸動時下年輕學子,朗朗上口的歌詞;又如主題曲「無古無今,方生方死,任他背景紛飛逝,愛了就是永恆……」劇中也透過「戲中戲」手法,由今人探尋解讀400年前的湯顯祖生平,然「誰能脫得時空」,湯顯祖追求的普世價值,實則無古無今。 \n 「湯顯祖或許可做為東方的莎士比亞,但莎士比亞未必能作為湯顯祖」林在勇指出,過去西方對中華文化的認識並不夠,時而流於片面,時而靠著西方已有的、相近的風格,才能引起共鳴被讀懂,《夢臨湯顯祖》試圖建立起以中華為中心的審美價值,以湯顯祖的藝術及人格,重新定義人類在文學藝術上的高度。 \n 彰顯藝術及人格高度 \n 「這是一種使命感!」林在勇表示,近代在西方的審美與價值下,往往在影視、戲劇舞台上展現的中國人形象,總是赤腳的、黃土的、原始而粗野的人性,「這是對文化的反思與批判」是在列強侵略下的文化不自信。 \n 林在勇認為,當代華人崛起,更應在幾千年的文明中梳理出能夠安身立命,有傳統君子精神,也有全球性的典範與表達,而非僅呈現近百年災難深重的民族樣貌。

  • 湯顯祖不僅是東方莎士比亞 上音院長林在勇形塑精神典範

    百年前日本的學者便將湯顯祖視為「東方的莎士比亞」,推崇其具世界性的影響力及高度。在2016年紀念湯顯祖逝世400周年之際,上海音樂學院院長林在勇總策畫並擔綱作詞,製作的《夢臨湯顯祖》音樂劇,以今人視角回望中國一代戲曲巨匠的人生,林在勇表示:「東方的莎士比亞已是100年前的認知,透過湯顯祖,大可以展現人類在文學藝術上所達到的高度和可能性。」 \n \n「過去400年來並沒有在文學、音樂乃至戲劇去展現湯顯祖其人」林在勇認為,湯顯祖追求精神自由、人格獨立、社會公平、人類博愛的思想,以及其作品所展現的語言、文學、藝術之美,過去透過翻譯未必能被西方世界真正理解與體會,而在華人圈,湯顯祖的「臨川四夢」(《紫釵記》、《牡丹亭》、《南柯記》、《邯鄲記》)又往往被簡化為不完整的《牡丹亭》,實則湯顯祖的關懷從仕途朝廷到廟堂江湖,林在勇認為「從他身上可以看到戲劇人生之外不同的價值,是值得全人類尊敬的。」 \n \n在創作上,林在勇以現代人的語彙去詮釋一代文人的精神價值及文學藝術,去掉古典看似厚重的「殻」,如湯顯祖的「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的至情,林在勇轉化為「愛上你只用了一瞬間……」成為觸動時下年輕學子,朗朗上口的歌詞;又如主題曲「無古無今,方生方死,任他背景紛飛逝,愛了就是永恆……」劇中也透過戲中戲方式,由今人探尋解讀400年前的湯顯祖生平,然「誰能脫得時空」,湯顯祖追求的普世價值,實則無古無今。 \n \n「湯顯祖或許可做為東方的莎士比亞,但莎士比亞未必能作為湯顯祖」林在勇指出,過去西方對中華文化的認識並不夠,時而流於片面,時而靠著西方已有的、相近的風格,才能引起共鳴被讀懂,《夢臨湯顯祖》試圖建立起以中華為中心的審美價值,以湯顯祖的藝術及人格,重新定義人類在文學藝術上的高度。 \n \n「這是一種使命感」林在勇表示,近代在西方的審美與價值下,往往在影視、戲劇舞台上展現的中國人形象,總是赤腳的、黃土的、原始而粗野的人性,「這是對文化的反思與批判」是在列強侵略下的文化不自信,林在勇認為,當代華人崛起,更應在幾千年的文明中梳理出能夠安身立命,有傳統君子精神,也有全球性的典範與表達,而非僅呈現近百年災難深重的民族樣貌。

  • 台日首次兒童文學盛會在靜宜大學

    台日首次兒童文學盛會在靜宜大學

    台日兒童文學盛會於靜宜大學登場!靜宜「台日兒童文學」系列活動,首度結合「台日兒童文學及翻譯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台日童謠音樂會」,及創刊100週年的日本著名兒童文學雜誌《赤鳥》原刊本展覽,吸引百餘位國內外專家學者齊聚交流;研討相關主題、呈現創作成果,建構交流精進平台! \n \n 「國際化是靜宜特色!」校長唐傳義表示,期望藉由研討會等活動,搭起台日兒童文學研究的橋梁,也提升學生國際移動力及敘事力!《赤鳥》是日本戰前綜合性兒童文學雜誌,創刊於1918年,靜宜大學邀請日本知名文學研究學者、國立東北大學名譽教授仁平道明,來台展出其珍藏的《赤鳥》原刊本。 \n \n 仁平道明11年前曾參訪靜宜大學,對該校的兒童文學研究成效,及蓋夏圖書館豐富館藏與優良典藏環境,深感讚許,決定將《赤鳥》及同時期兒童文學雜誌、唱歌集等原刊本約200冊捐贈靜宜大學,留在台灣,未來將提供教學、研究及展覽。 \n \n 靜宜日文系教授暨翻譯研究中心主任邱若山表示,為慶祝《赤鳥》創刊100週年,日本各地皆舉辦《赤鳥》及同時代兒童文學雜誌相關展覽與學術活動,靜宜也同步舉行,並首創結合兒童文學研討會、展覽會及音樂會等系列活動,是台日文化交流盛事,獲日本學術界高度重視。 \n \n 《赤鳥》等刊物內容包含童謠創作、童話、童詩等,尤其「童謠創作」佔有重要部分,例如台灣耳熟能詳的畢業歌「青青校樹」,即是「日本童謠」同曲歌詞改編;在音樂會中,仁平道明特別解說童謠典故與特色,為聽眾帶來精采的音樂饗宴。 \n \n 仁平道明指出,他從小聽著母親唱日本童謠,長大後才知道是出自《赤鳥》雜誌。1918年是《赤鳥》創刊年,也是其母親出生年份,對他而言有深層的情感及意義。 \n \n 靜宜大學除展出《赤鳥》原刊本,並舉辦「台日童謠音樂會」,邀請靜宜藝術中心主任彭宇薰、日本鋼琴演奏家仁平明子擔任伴奏;靜宜日文系學生及台中教育大學香頌合唱團,演唱20首日本與台灣童謠。 \n \n 國際研討會以「翻譯研究」及「台日兒童文學研究」為雙主軸,由仁平道明、日本白百合女子大學教授高橋博史、日本上越大學副校長小埜裕二、韓國水原大學教授許昊、東吳大學教授賴錦雀、南台科大教授林水福等國內外知名學者,進行5場專題演講、10篇論文發表、6名壁報發表,及1場座談會,期望將兒童文學經典作品,推向世界各地;在與談人及發表人深度對話中,也能激盪火花,啟發更多創意與思考。

  • 配合新南向政策 葉石濤《臺灣文學史綱》發行越南文版

    配合新南向政策 葉石濤《臺灣文學史綱》發行越南文版

    蔡英文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台南市政府文化局繼去年12月推出台灣文學巨擘葉石濤的短篇小說集《葫蘆巷春夢》越南文版後,1日再度出版葉石濤論述台灣文學發展歷程的重要著作《臺灣文學史綱》越南文版,希望讓台灣文學逐漸在越南紮根傳散。 \n \n文化局長葉澤山表示,葉石濤在家鄉台南的生活,橫跨日治時期及二次戰後世代,其作品忠實反映當代台灣的土地與人民真實的生活。為了完成《臺灣文學史綱》,他從1983年起花了3年的時間蒐集資料及撰寫,直到1987年全書才正式付梓出版。這部論著將台灣文學從明鄭以來300多年的發展概況完整詳述評析,可說是認識台灣文學最重要的文本之一。 \n \n成大中文系特聘教授也是此次翻譯出版計畫主持人陳益源認為,葉石濤是台灣文學的掌門人,在《臺灣文學史綱》的帶領下,台灣文學即將走出國門、伸出友誼的手,與9000多萬廣大越南讀者共享,深化台越文化的相互理解與人文關懷。 \n \n上午在葉石濤文學紀念館舉行的新書發表會,葉石濤的兒子葉松齡及多位文壇大老、越南譯者河內國家大學黎春開博士、出版單位河內師範大學出版社經理阮博強等人均出席,該書26日還將於越南舉行新書發表會。 \n \n文化局還說,目前《臺灣文學史綱》已有中文、日文、韓文等版本,越南文版由文化局委託國立成功大學中文系與越南河內國家大學、河內師範大學、越南社會科學翰林院團隊翻譯出版後,英文版近日也已經翻譯完成。

  • 鍾情詩聖 宇文所安:我對杜甫情有獨鍾!

    鍾情詩聖 宇文所安:我對杜甫情有獨鍾!

    唐獎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26日在座談會直說:「我就是對杜甫情有獨鍾!」但中文擁有大量文學經典,學習及研究大不易,再加上古代中文與現今白話文的文字邏輯不盡相同,現代人要讀懂唐詩,已無關乎簡繁體字的差異,華人學子學習同樣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領略杜甫詩作之美與其義。 \n \n第三屆唐獎大師論壇本周起在全台舉行,宇文所安26日在台灣師範大學舉行座談會,由中研院副院長黃進興主持,邀請到中研院新科院士鄭毓瑜、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所長胡曉真、台師大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與談,吸引大批師生到場聆聽,將師大講堂擠得水洩不通。 \n \n宇文所安提到作研究的態度,即在他的認知中,沒有一個作者能以單一特質來描述或定義,因此他最討厭的單字就是「傳統」,「講傳統,好似將一切都蓋棺論定」,學習與研究便失去彈性空間,因此他若讀到「詩佛」王維的詩作,便會藉機探究佛學,以領略文學研究應「從小開始」,即從文本細節著手研究。 \n \n宇文所安對中國古典詩歌情有獨鍾,其中特別推崇唐詩及「詩聖」杜甫,而杜甫作為唐代現實主義詩人,其著作以弘大的社會寫實著稱,其詩作具有強烈的時代性,對唐代社會、政治有著深刻的描述。 \n \n「每次找尋研究主題,都能獲得與杜甫詩作相互呼應的題材,我就是喜歡杜甫,原因就是這麼簡單。」宇文所安提到,翻譯工作並不容易,文學翻譯工作做得好,關鍵在於能否忠於原著,而杜甫詩作顯示對唐代社會面的寫實觀察,「他的作品是非常嚴肅的,同時穿插典雅與通俗的文學元素,一定要能確切掌握,才能傳達其作品風格。」 \n \n在座談開放問答時,現場有人問及大陸使用簡體字,是否會影響唐詩的傳承?宇文所安表示,唐代漢文與宋代漢文已不相同,即唐詩使用的文字,宋代人也難以理解,現在的人讀詩要先看白話翻譯,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語言在朝代更迭之間,已出現很大的變化。 \n \n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表示,詩歌教育作為儒家教育的核心,宇文所安以嶄新的研究視野,重新思考中國古典詩歌,並在西方世界推廣中國古典詩歌教學,甚至力推詩歌教育普及化,將杜甫近1400首尚存於世間的詩作譯為英文,其研究貢獻別具價值與意義。

  • 年度族語文學獎 入選作品共30篇

    「教育部第六屆族語文學獎」頒獎典禮18日在台東大學舉行,本屆入選作品共有30篇,徵選文類分別有現代詩、散文、翻譯文學及短篇小說,包含原住民23種語別及其他本土語言巴宰語、噶哈巫語及道卡斯語3種台灣南島語系語言。 \n \n教育部表示,族語文學獎兩年辦理1次,各語分別聘請該語別專家、學者擔任評審委員,本屆共由52位族語專家參與評審工作,每一篇文章均經由多位族語及文學專家學者評審,以兼顧族語文學品質及公平公正原則。 \n \n教育部指出,得獎族群分布的原住民族語,其中包含阿美、排灣、泰雅、布農、卑南、魯凱、卡那卡那富、鄒、賽夏及太魯閣語,計10個族群16種次方言別,其他本土語言(台灣南島語系)有巴宰、噶哈巫語及道卡斯語,計3種語言別。 \n \n在文類上,則有現代詩16篇、散文8篇、翻譯文學4篇及短篇小說2篇。本屆入選作品創作題材多元,涵蓋社會關懷、原住民族文化、部落懷念及兒時記憶的童話等多元內容,其中,瀕危語言卡那卡那富語,作品《’esi kesoni kasua, ’esi kara kasu taramamanung?(你過得好不好)》首次投稿並獲選;翻譯文學類獲獎的《adri piyamaumau na kiteng na maymay(醜小鴨)》作品,初次翻譯成南王卑南語,增加日後族語學習多樣性。 \n \n教育部自96年起辦理「教育部原住民族語文學獎」活動,至本(107)年為第6次辦理,提供舞台讓原住民族語言的多樣性得以呈現,獲得各界熱烈迴響。期盼透過此次活動能鼓勵更多人投入本土語言教育,使臺灣多樣性的語言文化得以保存及活化。 \n

  • 兩岸網路作家齊聚 暢談網路文學與現實題材

    兩岸網路作家齊聚 暢談網路文學與現實題材

    \n \n為了增加兩岸青年文學交流與對話,共同傳承和弘揚中華文化,並推動兩岸文學創作、傳播,「兩岸青年作家交流會」活動今在杭州舉行。「地球共和國:統一前夕」的作者何卓倫,針對新媒體時代文學的社會認同說自二十世紀網絡文學從大陸開始興起,直到近幾年IP的概念出現後,大量電視劇和電影紛紛改編於網絡文學,形成了一種新型新時代的趨勢,並且慢慢變成了一系列產業鏈的根源:影視改編、遊戲、動漫、周邊商品等等,增強了資金流動、消費與經濟增長,社會認同也變得愈來愈強烈。相比起傳統的出版業,網絡文學是零成本的,任何人都有權在網絡發表文章,即使某些平台需要付費閱讀,也不會成為阻礙,大量作者同時亦是讀者,在平台上形成了一種「類社會互動」,經過讀者與作者之間的互動、反饋、合作與協調,打磨與雕琢出大量滿足主流群體的作品。過去的文學,許多作者都是為了娛樂自己而寫,如今網絡文學的興起,裡頭的大眾小說卻是純粹娛樂讀者而寫,而且在品味與要求上都是針對性的,作者可以依據讀者的意見不斷進行修改,力圖讓作品更針對消費者的需求,這一點是傳統文學辦不到的, \n   \n \n而針對網路文學與現實題材創作。「轉心訣」作者溫菊認為網路文學有別於一 般文學,它的產生,使寫作門檻降低,人人都能寫作,正因如此,網路文學比其他文學更貼合市場、更容易接觸讀者。但正因以上種種,或作者質量高低不一,或受讀者年齡層影響,很可能產生劣幣逐良幣的現象,使網路文學喪失省思、宗 旨等等部分屬於文學靈魂的成分,只淪為一昧追求刺激、歡快的產物而生活一詞,他認為就是現實與文化的精華。我們藉由閱讀生活使文學作品更具備深度和內涵,並且產生更緊密的共鳴與感動。 「煞輪經」作者洪瑞晨則說台灣的年輕創作者接受西方翻譯文學多過傳統文學,這些都可以從書市的銷量看見,因此台灣的創作者在撰寫有關架空題材上,反而會以奇幻多過於玄幻。並且因為策略考量,台灣影視媒體沒有足夠的資金拍攝架空背景的影視作品,一如中國華為有辦法拍攝《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類的玄幻大作,台灣則不然。台灣多半還是以現實題材的愛情偶像劇為主。就算是有幻想成分在,多以《通靈少女》似的劇本為主。《通靈少女》雖然在主軸上有幻想元素,但仍然是架構在現實題材上。若寫作上以能拍成影視劇本為考量,寫架空題材明顯不吃香,因此台灣的網路小說平台編輯若是以能拍攝劇本為簽約考量,反而會拉拔寫現實題材的創作者。這是我認為近來在網路文學上,台灣的網路小說現實題材壓過幻想文學的原因。 \n \n \n而她認為現在兩岸的作品以文學多元性來說是足夠的,大陸的網路文學也不再執著以玄幻為主,寫職場的、都會愛情的、校園生活的作品也越來越出現苗頭。儘管《微微一笑很傾城》在現實題材上仍舊有一絲夢幻的元素存在,出發點還是以現實的校園生活與男女之間的情愫為骨幹。只是如何在質與量之間作平衡,是必須深思的環節。而文學不管是大眾文學還是興起的網路文學,能感動讀者的地方永遠都是其中蘊含的情感。作品讓讀者帶入自身經驗的地方越多,作品感動人心的地方也越多,這點是現實題材勝過一般玄幻、架空題材的優勢,畢竟身為讀者的我們可能經歷過職場的波折、情感的變動,總不太可能在生活上遇見修仙煉丹甚至重生轉世。網路文學本來就是一個以放鬆心情愉悅為主的文學形式,我認為現在網路文學上應該著重在以作者自身語彙進行更有創意的書寫或者是讓題材更加多元、不再侷限在單一領域為主,因此洪瑞晨說隨閱讀年齡層的降低,網路文學絕對有更加茁壯的可能,期待兩岸的網路文學都能蓬勃發展有更良好的創作環境跟更多元的題材。 \n \n \n

  • 文學之神 台灣文學的介紹者

     曾獲國家文藝獎的中研院院士王德威,可說是華文文學研究權威,不只勾勒出台灣文學的發展脈絡,更找到台灣文學在世界文學中的定位。他曾推動「台灣現代華文文學」英譯計畫,翻譯了黃春明、李喬、李永平、朱天文等作家的代表作,成為台灣文學踏上世界舞台的重要橋梁。 \n 作家駱以軍表示,許多創作者是透過王德威的文學評論理解台灣文學,「對我來說,王德威是文學之神,他是解釋者、介紹者,把台灣文學理出脈絡,但在他宏觀的視野之下,又埋藏著多元而奇異的可能;他是最後一個可能把台灣文學的話語權拉到世界規格的人。」 \n 63歲的王德威主要研究比較文學,台大外文系畢業,威斯康辛大學比較文學系博士,他曾在台大、哥大任教,目前為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系教授,2007年獲聘為上海復旦大學長江學者。著有《現代抒情傳統四論》、《中國現代小說的史與學》、《小說中國》、《台灣:從文學看歷史》等多部學術與評論著作。 \n 王德威曾表示,「畢竟家在台灣,我有意識將台灣,納入當代華文思考, 提升西方漢學界對台灣文學的關注。」除了對外引介台灣文學,王德威也曾和麥田出版社創辦人陳雨航合作,主編「當代小說家」書系,網羅朱天文、朱天心、舞鶴、黃碧雲、余華、莫言、駱以軍等當代重要作家作品。近年也參與策畫「人與經典」」計畫,預計推出《紅樓夢》、《詩經》、《楚辭》等30部經典著述。

  • 跨領域研究 美日漢學家勇奪唐獎

    跨領域研究 美日漢學家勇奪唐獎

    2018年唐獎漢學獎於今(20)日頒發,由美國學者宇文所安(Stephen Owen)和日本學者斯波義信(Yoshinobu Shiba)獲得,兩名漢學家共同的特點,即在於跨出漢學領域,宇文所安不只以唐詩研究獨步全球,更完成首部杜甫詩英譯全集,引導世界重新認識中國古典文學,斯波義信結合地域史、經濟史及歐美史學理論,完成著作《宋代江南經濟史研究》,成為西方各大學的宋代史必讀教材。 \n \n宇文所安曾執教耶魯大學,自1982年起任教於哈佛大學東亞系與比較文學系,現為該校目前僅26位的「大學講座教授」(University Professor)之一,同時也是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古根漢學術獎及Andrew W. Mellon Foundation傑出學術成就貢獻獎得主。 \n \n宇文所安是當代中國古典文學最重要的學者,以唐詩研究獨步全球,其他領域亦貢獻卓著,並爲古典詩文的翻譯大家。他系統性地彙整中國長達3,000年的文學選集教科書,創立「中華經典文庫」(Library of Chinese Humanities)譯著系列,免費開放網路閱讀,擴大並加深中華人文典籍對世界的影響。他率先將唐詩做系統性的研究、翻譯及編輯,出版《初唐詩》、《盛唐詩》、《晚唐詩》等專著30餘種。 \n \n2015年,宇文所安推出杜甫詩英譯全集,共六巨冊,翻譯現存杜詩共千餘首,宇文教授窮八年之力,將所有杜詩重新考訂、翻譯,以廣流傳,誠為近年漢學界一大盛事。他的研究不局限於唐詩、文學思想、文論及詩學研究,還包括文學史與比較詩學,其寬廣的文化史視野,不僅為漢學開創新局,更為東西比較文學理論及實踐帶來突破,引導世人用不同角度重新看待中國古典文學,了解其內涵與精髓。 \n \n日本漢學家斯波義信是國際著名的中國社會經濟史學家。他匯通日本優良的漢學界嚴謹傳統和西方社會科學,並嫻熟運用各種中文資料;集此三項優點於一,遂在中國史領域(尤其宋代),取得突破性的成果,成為典範性的學者。 \n \n斯波義信長期執教於東京大學,是中國社會經濟史極其重要的學者,在宋史、中國經濟史、近代市鎮發展的研究上成果斐然,亦有華僑、海外華人相關研究為學界所重。其跨域研究漢學,結合地域史、經濟史深化研究,並將歐美史學理論方法應用於中國古代經濟史,完成著作《宋代江南經濟史研究》,是西方各大學宋代史必讀教材之一。

  • 台灣第一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入圍國際布克獎 國籍標註台灣

    台灣第一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入圍國際布克獎 國籍標註台灣

    國際文學大獎「國際布克獎」(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昨(12日)公布2018入圍初選的13本小說名單,台灣小說家吳明益由石岱崙 (Darryl Sterk)翻譯的「單車失竊記」名列其中,成為第一位入圍這個獎項的台灣作家。吳明益指出,能跟許多他創作上的教師、啟發者一同入圍,萬分榮幸,並且標示國籍是「台灣」。 \n \n「單車失竊記」2015年獲「台灣文學金典獎」圖書類長篇小說金典獎。書中以人們熟悉的腳踏車為主軸,藉由尋找失蹤父親及腳踏車,透過島嶼的地景,交錯拉出一個個現實與回憶的故事。故事人物涉及台灣不同族群的戰爭經驗和歷史傷痕。吳明益表示,他到國外演講,會搭配影像說明台灣的歷史、族群、語言,並且以說故事的方式帶動情緒,通常國外的文學讀者都會因此對台灣產生興趣。 \n \n單車失竊記外文版權目前已售出英文和日文、韓文。英文版譯者石岱崙(Darryl Sterk)同時也是吳明益「複眼人」的英文譯者。吳明益希望政府日後能投注更多心力支援譯介,翻譯不是廉價生產,文學譯者往往得花費等同於作者創作的時間,去揣摩意境及背後的隱喻、複雜的材料,付出巨大心力。 \n \n國際布克獎每年頒獎給在英國出版的翻譯小說作品,為強調翻譯的重要性,獎金5萬英鎊由作者和譯者均分。預計4月12日發布決選名單,5月22日公布今年得獎作品。今年13本入圍著作來自法國、匈牙利、西班牙、德國、阿根廷、伊拉克和波蘭等國。韓國作家韓江2016年以「素食者」奪下國際布克獎,成為史上第一位亞洲得獎人,今年以「少年來了」再度入圍,與吳明益成為本次唯二入選的亞洲作家。 \n

  • 葉石濤文學率先南進 《葫蘆巷春夢-葉石濤短篇小說》越南文問世

    葉石濤文學率先南進 《葫蘆巷春夢-葉石濤短篇小說》越南文問世

    台灣文學家「南進」第一本書,由台南最具代表性的葉石濤打頭陣!台南市政府率先「文化新南向」,挑選台灣近代文學史重要的文學家葉石濤著作,與成功大學中文系、越南河內國家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催生《葫蘆巷春夢-葉石濤短篇小說》越南文本,10日將於河內舉行新書發表。 \n \n葉石濤文學作品過去曾翻譯日文、英文,越南文不只是第一回,堪稱文學南進的第一步,台南市文化局2日於葉石濤文學紀念館發表,葉石濤之子葉松齡吐露,《葫蘆巷春夢》當年初出版,他還沒讀小學,某日父親抱回新書,擔心被盜版,就教家人把印章蓋紙、剪下貼書後,母親吐槽父親多此一舉,父親說「妳不可以瞧不起我喔!」很榮幸代替父母見證這一刻。 \n \n台南市政府文化局長葉澤山說,3月構思啟動「葉石濤短篇小說越南文本翻譯計畫」,台灣周邊的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對台灣文學很陌生,越南超過9000萬人,目前台灣越南移工近15萬人、新住民配偶達20萬,越南下一代人口逐年增加,透過文學認識台灣,增加彼此交流,很有意義。 \n \n成功大學中文系特聘教授陳益源說,這次挑選葉石濤年輕、中年和晚年三階段作品譯成越南文,讓越南人藉此認識葉石濤,熟悉台南也了解台灣,這是目前與越南交流仍很欠缺的文化輸出,他也居間牽線促成越南河內國家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副主任阮秋賢、阮青延,精選8篇文章翻譯,只花半年即完成。 \n \n阮秋賢說,她第一次來台灣就是到台南,這次透過翻譯筆下都以台南為地景的葉石濤文章,彷彿重新遊歷台南一遍,她強調,台灣有很多越南人,但沒有越南文字的文學作品可以拜讀,加上越南目前掀起一股台灣旅遊熱潮,她相信,這本書能觸動更多越南人渴望認識台灣及台南。 \n \n葉石濤是台灣近代文學史上相當重要的文學家,對台灣文學影響甚鉅。葉老出生於府城、在打銀街成長,府城的街道巷弄,正是孕育他生命和文學最重要的所在。葉石濤絕大部分的小說創作,也都以其府城歲月和人事物為背景,小說中不時可窺見蜿蜒小巷、香火宮廟、道地點心,也使得他的作品可說是台南乃至台灣新文學脈絡中,極早出現且甚具代表性的在地書寫。 \n \n《葫蘆巷春夢-葉石濤短篇小說》越南文本,特別與越南全國知名、近70年出版經驗的國營出版社「文學出版社」(Nhà xuất bản Văn học)合作發行,該社也是越南最大純文學類書籍出版社。 \n \n 文化局表示,文學轉譯固然不能完全精準地表現作品的細節和內容,卻是文化交流重要的第一步,對於以「臺灣文學之都」自我期許的臺南而言,投入文學外譯、向世界介紹臺灣文學,更是當仁不讓的使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