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耀邦同志的搜尋結果,共04

  • 胡耀邦長子:對一篇網上奇文的回應

     評論解讀溫家寶在今年4月發表回憶胡耀邦文章後,網路上有文章指出溫撰此文是為了沾胡家的光,實際上溫在胡耀邦下台後,對胡家頗為無情,甚反對舉辦胡耀邦九十誕辰紀念活動與出版紀念文集,胡耀邦長子胡德平特別撰文反駁,稱其中「無一事實」。  9月15日,我從南京回到北京,看到「縱覽中國」網站上有一篇文章,題為《胡耀邦家人如何看待溫家寶》(下稱《看待》)。  《看待》所針對的是溫家寶總理今年4月15日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的《再訪興義憶耀邦》一文。其中,《看待》作者引「知情人」所披露的全部「獨有消息」,無一真實。既不是事實,卻造謠惑眾,為何?只能解釋為為了某一目的有計畫地編造謊言。面對謊言的挑戰,必須戳破謊言。  《看待》提到我,說對溫總理的文章「冷笑一聲說,什麼呀,他哪裡是紀念老爺子,除了沾老爺子的光,他什麼也沒做過」。  總理尊重歷史  真實情況是,為了兌現光彩事業活動的承諾,今年4月中旬,我和幾個企業家朋友應邀正在新疆伊犁州考察一個生物能源項目。15日早飯前散步,同行的一位朋友告訴我,溫總理發表了《再訪興義憶耀邦》一文。我當時一驚,沒有多想,即刻給在北京的祕書打電話,請他轉達對總理尊重歷史的敬意。  第二天,同行的段永基找來文章的傳真稿,我才認真拜讀完畢。當時見到的新疆黨政領導也表示文章寫得感人。後回到北京,我還和祕書談起,覺得溫總理的文章寫得平實誠懇,我相信沒有誰違背作者意圖大刪大加大改過,也不像集體正式討論後的紀念稿,完全是總理自己的手筆,一氣呵成。難為總理了,就不要再給總理辦公室打電話打擾了。  這都有我的日記為證,何有《看待》所稱「冷笑」之說?況且四個兄弟姐妹在家中都叫父親為爸爸,叫母親為媽媽,老爺子長、老爺子短的稱謂絕不會掛在我們的嘴上。至於誰沾了父親的光,誰欠了父親的情,我們心中也少有個人的恩怨芥蒂。因為父親在「文革」中,對我們兄妹有過非常生動、深刻的教育。  他說:「毛澤東思想重要不重要?毛主席的接班人重要不重要?都重要!但放在第一位重要的還是毛主席開創的偉大事業!這個事業就是建設繁榮昌盛的社會主義偉大祖國。革命自有後來人嘛!」他對熱心於偉大事業的年輕人、中青年幹部充滿著關心與希望,對背離這一崇高事業,為追逐權、利、祿而迷失方向的幹部總是痛心疾首,甚至憤怒!  耀邦對溫感到欣慰  父親退下來以後,如果見到過去曾在他領導下的中青年幹部還在工作,總是非常欣慰地說:還在工作,還用你,很好!做好工作吧!這種話就對家寶同志說過幾次。  家寶同志和書記處許多同志都記得,1985年11月20日是父親70歲的生日。晚飯之後(那天是不是在家中吃的晚飯我已記不清楚),他還沉思踱步在勤政殿的走廊上考慮國是。溫總理在文章中說:「他的言傳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只要是有良知的共產黨幹部都會理解這句話中的感情和意義。「男兒有淚不輕彈」,此情此景,今日回想起來,難免讓人落淚。  1990年12月,父親的骨灰在江西共青城安葬,喬石同志去機場送行,家寶和楊德中同志乘機陪同,毛致用、吳官正等同志在機場迎接。對黨中央的安排,我們全家表示感謝。一路上家寶同志及所有中辦同志對母親非常尊重,我們全家也感謝他們周到的服務,何有《看待》所稱「暖人的眼神」全無之態?家寶同志既有此行,怎麼又會如《看待》所說,反對耀邦同志九十周年的紀念會呢?為了這次紀念會,溫總理還給我家提供了一張父親、錦濤同志和他在貴州與地方幹部合影的照片。母親也出席了紀念會。這都有公開資料可查,該文竟硬說母親拒絕出席會議,真是太藐視廣大讀者的記憶了。  2003年十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召開,家寶同志出任國務院總理。大會結束以後,溫總理馬上就拜訪了我們兄妹的母親。母親除了祝賀,就是希望他談談國內的經濟形勢,至於什麼「胡家的事」、個人的問題等從未出口。她對溫總理如此,對歷屆來家中探望的中央領導人也從未提出過什麼個人要求。  未受任何壓力  父親當年選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時,有一個原則,就是要選一個「生面孔」的人到中辦,選好以後,就要努力工作,不能串門子。他很為這種選拔幹部的方法而自得。他認為黨內外的中青年幹部這麼多,怎麼能老在熟人中間、在門第中間做文章呢?他也注意在老一代革命家、在開國元勳中的後代中培養人才,但同時強調,這些青年同志一定要有地方、有部隊基層生活鍛煉的經歷。父親那種對幹部五湖四海、一視同仁,又以幹好事業為標準選拔幹部的眼光,我擁護。  《看待》一文稱溫總理懷念耀邦同志的文章發表後,胡家受到所謂「壓力」,故派出三兒子胡德華接受媒體採訪。這又是作者的無端猜想。4月15日,三弟德華和妹妹李恆都在江西,參加國防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揭牌儀式。在行車的路上,德華接到了《東方早報》和其他一些媒體的採訪請求。德華婉拒不過,就接受了記者的長途電話採訪。沒有任何家庭壓力,更沒有家庭的派出。  有人會問:為何溫總理寫這篇文章?我認為,對於我黨歷史上肯定的代表人物,人人可以寫紀念文章,為何總理就不行?當然人都不是完人,都有其局限性和過失,因此就成為媒體上的禁忌,這才是大問題。這麼做到底對誰有利?  思考人民公僕角色  也有人說,總理說話太多,有作秀之嫌。當然每個領導人的言行都要受實踐的檢驗,但現在的主要問題是許多幹部言不及義的假大空話太多,或是一臉木然,不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不作為。中國人民真該認真想想,我們究竟需要什麼樣的人民公僕。  對一位過世的公眾人物來說,家屬、親友、熟人、同事、上下級的紀念,固然讓家人感動,但讓許許多多不認識的「生面孔」的人紀念他、記住他就太不容易了。溫總理寫紀念文章是個例子。讓更多「生面孔」能記住的人物,才更有歷史的魅力。  (摘自《新世紀》周刊2010-9-27,作者胡德平為大陸全國政協常委、原中央統戰部副部長,胡耀邦長子)。

  • 追思胡耀邦 陸媒紛紛響應

    追思胡耀邦 陸媒紛紛響應

    在前中共總書記、黨內民主改革象徵胡耀邦逝世21周年紀念日,大陸總理溫家寶於《人民日報》二版發表紀念胡耀邦的長文,第二天,大陸各媒體紛紛轉載溫家寶文章,一些報刊並發表相關評論和其他紀念文字。 新華社除了在其主辦的「新華網」轉載溫家寶文章外,該社出版的《新華每日電訊》則在三版發表評論文章《在網絡時代回望胡耀邦的「微服私訪」》。 決策要依據人民要求 文章指出,在懷念「耀邦同志」時,更應發揚他的優良作風,因為「在眾聲喧嘩的網絡時代,民眾表達渠道多了,更需要願意傾聽、善於傾聽的人。不僅要聽,還要把人民的要求變成決策的依據和施政的基礎。」溫家寶的文章著重強調胡耀邦堅持的「群眾路線」和親民作風,這篇評論則進一步將紀念胡耀邦的意義拓展到決策民主上。 這篇署名丁永勳的文章還寫到,「20多年後,人們仍在深切懷念耀邦同志,這表明,群眾發自內心地愛戴那些能夠真正俯下身子、與群眾促膝談心的領導人。」 在上海,由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主辦、頗具影響力的《東方早報》在青海玉樹發生大震時,仍以「溫總理撰文懷念耀邦同志」作為頭版唯一新聞標題。根據《東方早報》報導,《人民日報》14日的值班編輯對該報記者透露,4月13日,他們收到了國務院辦公廳傳來的溫總理文章紙樣,隨即在隔日予以刊登。除轉載文章外,該報選摘了網友對溫家寶文章的回應,並專訪了胡耀邦三子胡德華。 強調胡溫有共同志向 在這篇題為《有感而發,肺腑之言》的專訪中,胡德華特別談到溫家寶與胡耀邦的關係。胡德華表示,在1985年溫家寶到中央辦公廳擔任副主任前,跟胡耀邦並不認識,胡溫兩人只一起工作了短短兩年,「並不是父親提拔了他,他才對我父親非常好。在這兩年,我父親的工作作風、對人民的這種熱愛,深深地感動了家寶同志,所以他對父親有發自內心的熱愛。」 胡耀邦過世後21年來,溫家寶每年都至少會在春節時前去探望胡耀邦遺孀。胡德華說,他母親曾對溫家寶說,「你是十幾億人口的當家人,你就不用來看我了。」溫家寶則回答,「李大姐,我首先是看望耀邦的親屬,我對耀邦同志非常崇敬,我每年看您一次不算多吧。」 在浙江,由共青團浙江省委主管主辦的《青年時報》,在A4版「青年評論」發表了署名「特約評論員若夷」的專文《「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的警示》,評論了溫總理紀念胡耀邦的意義。 文章指出,「緬懷一個人,懷念的既是他的音容笑貌,更是他精神風骨、人格風範。」而「精神風骨」是指「體察群眾疾苦,傾聽群眾呼聲」的工作作風。文章批評「與這種重視下基層、深入實際背道而馳,卻熱衷形式、浮華不實的工作作風,在當今的現實社會中,也並不罕見,」強調「面對總理對胡耀邦同志的懷念」,應「讓『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的教誨和囑託,成為耳畔長鳴的為政警鐘。」該文還稱,「溫總理對胡耀邦領導和工作作風的懷念,並不停留在文字口頭上,而是灌注於他多年的身體力行中。」 藉由悼胡批判時政 《青年時報》除了在B5版轉載溫家寶紀念文章外,同樣也摘錄了網友對胡耀邦的追思。 「819博客」寫道:「偉人是經過時間蕩滌出來的,偉人是經過歷史證明出來的,偉人是經過公民感受出來的。——紀念胡耀邦同志。」「皮克先生」則說:「讓我們飽含希望之心紀念曾經影響過中國的一位人物——胡耀邦。尊重常識、尊重科技、尊重真理,從人出發,回歸正常!紀念是為了記住,是為了繼續,也是為了改變原本不應該存在的不合理。」這些文字藉紀念胡耀邦,直指當前中國政治社會現實的意味相當濃厚。 其他大陸知名報紙,如北京的《新京報》、廣州的《南方都市報》、長沙的《瀟湘晨報》、武漢的《楚天都市報》等也都紛紛轉載了溫家寶的紀念文章。 海內外關注溫家寶動向 香港《明報》引述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江平的話說,溫的文章警示官員要真正為老百姓做事,而雖然中央已肯定胡耀邦的一生,但未達到完全解放的程度,尤其是中共現有領導人中發文讚揚者並不多,溫家寶此舉暗示了一種壓力的解放。 2005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選擇在胡耀邦生日前兩天,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座談會,紀念胡耀邦誕辰90周年,係由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主持,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發表重要講話,溫家寶也出席座談。當時海外即傳聞黨內有所爭議,以致座談會「降格」。同年12月,和胡耀邦、胡錦濤同樣皆曾擔任共青團第一書記的胡啟立亦在《中國青年報》發表紀念文章《我心中的耀邦》。這次溫家寶的悼胡文章,因其作者和刊載報紙的地位實屬空前,加上溫家寶今年接連發表「人民尊嚴說」、「全面改革」等相關談話,而引人矚目。

  • 人民日報-溫家寶:再回興義憶耀邦

    評論解讀昨天是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21周年紀念日,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罕見地在《人民日報》撰文紀念胡耀邦。文中說,胡耀邦竭盡畢生精力為國家奮鬥,「大公無私、光明磊落」,充滿了對胡耀邦的懷念與敬佩之情。溫家寶此文,已不著痕跡地為胡耀邦作了平反。以下為文章摘要。 前些天,我到貴州黔西南察看旱情。走在這片土地上,望著這裡的山山水水,我情不自禁地想起24年前隨耀邦同志在這裡考察調研的情形,尤其是他在興義派我夜訪農戶的往事。每念及此,眼前便不斷浮現出耀邦同志誠摯坦蕩、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胸中那積蓄多年的懷念之情如潮水般起伏湧動,久久難以平復。 1986年年初,耀邦同志決定利用春節前後半個月時間,率領由中央機關30名幹部組成的考察訪問組,前往貴州、雲南、廣西的一些貧困地區調研,看望慰問各族幹部群眾。耀邦同志想以此舉做表率,推動中央機關幹部深入基層,加強調查研究,密切聯繫群眾。 長途跋涉 夜宿矮房 當時,我剛調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不久,耀邦同志讓我具體負責組織這次考察訪問工作。2月4日上午,耀邦同志帶領考察訪問組全體成員從北京出發,前往貴州安順。由於安順大霧,飛機臨時改降貴陽。當天下午,耀邦同志又換乘麵包車奔波4個多小時趕到安順。晚飯後,耀邦同志召開會議,把考察訪問組人員分成三路,分頭前往雲南文山、廣西河池和貴州畢節地區。 第二天清晨,耀邦同志帶著我和中央辦公廳幾位同事從安順出發,乘坐麵包車,沿著曲折的山路在黔、滇、桂交界處的崇山峻嶺中穿行。耀邦同志儘管已年過七旬,但每天都爭分奪秒地工作。他邊走邊調研,甚至把吃飯的時間都用上,每天很晚休息。2月7日傍晚,耀邦同志風塵僕僕趕到黔西南州的首府興義市,入住在州府低矮破舊的招待所。 時已立春,興義早晚的天氣仍然陰冷潮濕。由於沒有暖氣,房間裡冷冰冰的。我們臨時找來3個小暖風機放在耀邦同志的房間,室溫也只有攝氏12度左右。經過幾天馬不停蹄地奔波調研,耀邦同志顯得有些疲憊,但仍堅持當晚和黔西南州各族幹部群眾代表見面。 避開地方 調研基層 晚飯前,耀邦同志把我叫去:「家寶,給你一個任務,等一會帶上幾個同志到城外的村子裡走走,做些調查研究。記住,不要和地方打招呼。」我心裡明白:他是想盡可能地多瞭解基層的真實情況。 天黑後,我帶著中央辦公廳的幾位同志悄悄離開招待所向郊外走去,在一個小村子裡訪問了幾戶農家。晚上10點多,我們趕回招待所。我走進耀邦同志的房間,只見他坐在一把竹椅上正在等我。我向他一五一十地匯報了走訪農戶時瞭解到的有關情況。耀邦同志認真地聽著,還不時問上幾句。他對我說,領導幹部一定要親自下基層調查研究,體察群眾疾苦,傾聽群眾呼聲,掌握第一手材料。對擔負領導工作的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多年來,耀邦同志這幾句語重心長的話經常在我耳旁迴響。 2月8日是農曆大年三十。耀邦同志一大早來到黔西南民族師範專科學校,向各族教師拜年並和他們座談。接著,他又興致勃勃地趕到布依族山寨烏拉村看望農民,並到布依族農民黃維剛家做客,和他全家有說有笑地吃了頓團圓年飯。 身體不適 堅持工作 隨後,耀邦同志又乘汽車沿山路行駛100多公里,趕到黔桂交界處的天生橋水電站工地,向春節期間堅持施工的建設者們致以節日的問候。當晚,耀邦同志在武警水電建設部隊招待所一間簡陋的平房中住下。不久,他開始發燒,體溫升到38.7度。事實上,從午後開始,耀邦同志就感到身體不適。不過,他依舊情緒飽滿地參加各項活動。 除夕之夜,辭舊迎新的鞭炮在四周響個不停,但大家沒有心思過年。初一早晨,耀邦同志的體溫達到39度。這裡遠離昆明、貴陽、南寧等大城市,附近又沒有醫院,大家都很著急。好在經過隨行醫生的治療,耀邦同志到晚上開始退燒。 2月10日上午,身體稍稍恢復的耀邦同志不顧大家的勸阻,堅持前往廣西百色。經過320多公里的山路顛簸,耀邦同志於晚上6點多到了百色,與百色地區8個縣的縣委書記座談。2月11日晚,我們趕到南寧,我根據耀邦同志的要求,又帶著幾個同志到南寧市郊區就農業生產、水牛養殖、農產品市場等問題進行調研。每次回到住地,他總是等著聽我的匯報。14日和15日,耀邦同志經欽州前往北海市,先後考察了北海港和防城港的港口建設。2月16日,耀邦同志又折回南寧,與三路考察訪問組人員會合。接著,他用兩天半的時間聽取了考察訪問組和雲南、廣西、貴州的匯報。 2月19日下午,耀邦同志根據自己13天沿途調查的思考並結合有關匯報,在幹部大會上作了即席講話。他特別強調,中央和省級領導幹部要經常到群眾中去,到基層去,進行調查研究。 1986年2月20日下午,耀邦同志率領考察訪問組回到北京,結束了歷時半個多月的西南貧困地區之行…… 撫今追昔 追憶耀邦 時光飛逝。耀邦同志當年帶領我們在西南考察時的情形歷歷在目,彷彿就在昨天。今年4月3日,當我再次來到興義市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先低矮落後的小城已發展成高樓林立的現代化城市。 睹物思人,觸景生情。耀邦同志派我夜訪的情景又在眼前,一股舊地重尋的念頭十分強烈。當天晚飯後,我悄悄離開駐地,想去尋找那個多年前夜訪過的村莊。原先那個村莊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樓。 耀邦同志離開我們21年了。如今,可以告慰耀邦同志的是,他一直牽掛的我國西南貧困地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竭盡畢生精力為之奮鬥的國家正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闊步前行。 1985年10月,我調到中央辦公廳工作後,曾在耀邦同志身邊工作近兩年。我親身感受著耀邦同志密切聯繫群眾、關心群眾疾苦的優良作風和大公無私、光明磊落的高尚品德,親眼目睹他為了黨的事業和人民的利益,夜以繼日地全身心投入工作中的忘我情景。當年他的諄諄教誨我銘記在心,他的言傳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他的行事風格對我後來的工作、學習和生活都帶來很大的影響。1987年1月,耀邦同志不再擔任中央主要領導職務後,我經常到他家中去看望。1989年4月8日上午,耀邦同志發病搶救時,我一直守護在他身邊。4月15日,他猝然去世後,我第一時間趕到醫院。1990年12月5日,我送他的骨灰盒到江西共青城安葬。耀邦同志去世後,我每年春節都到他家中看望,總是深情地望著他家客廳懸掛的耀邦同志畫像。他遠望的目光,堅毅的神情總是給我力量,給我激勵,使我更加勤奮工作,為人民服務。 再回興義,撫今追昔,追憶耀邦。我寫下這篇文章,以寄託我對他深深的懷念。

  • 溫家寶 推崇胡耀邦品德高尚

    昨天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廿一周年之日,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推崇胡具有「大公無私、光明磊落的高尚品德」,他並引述胡的話說,「領導幹部要體察群眾疾苦,傾聽群眾呼聲;對領導者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他說,耀邦同志這幾句語重心長的話,經常在他耳旁回響。 被視為開明派、改革派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曾主持「平反冤假錯案」和「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徹底改變中國「運動整人」的政治邏輯。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逝世,北京各界曾前往天安門獻花悼念,隨後則發生震驚中外的「天安門事件」。 「天安門事件」因與紀念胡耀邦逝世相關,過去廿年來,有關六四事件與胡耀邦的評價,始終被視為敏感的禁忌。溫家寶昨天發表專文紀念胡耀邦,追憶早年他在中央辦公廳任職,並曾在胡耀邦身邊工作近兩年的往事,讓外界強烈感受到,政治禁忌似已出現緩解的跡象。 溫家寶說,日前他到貴州察看旱情,想起廿四年前,隨胡耀邦在此考察調研的情形,尤其是胡在興義派他夜訪農戶的往事。他說,「每念及此,眼前便不斷浮現耀邦同志誠摯坦蕩、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胸中那積蓄多年的懷念之情,如潮水般起伏湧動,久久難以平復。」 溫家寶回憶一九八六年二月初,陪同胡前往黔西南州首府興義市調研的往事時說,當時興義陰冷潮溼,他們臨時找來三個小暖風機放在胡的房間,室溫只有攝氏十二度。經過幾天馬不停蹄地奔波調研,胡耀邦顯得疲憊,但胡仍堅持當晚和黔西南州各族幹部群眾代表見面。 當晚,胡耀邦交代溫家寶到城郊做些調查研究,但提醒他不要和地方打招呼。溫回憶說,他帶著辦公廳的同志悄悄離開招待所,向郊外走去。他們進村後,訪問了幾戶農家。黑燈瞎火的夜晚,純樸的村民們見到外地人感到有些意外,但當知道來意後,很熱情地招呼他們。 溫家寶說,他彙報走訪農戶的實際情況後,胡耀邦曾對他說,「領導幹部一定要親自下基層調查研究,體察群眾疾苦,傾聽群眾呼聲,掌握第一手材料。對擔負領導工作的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多年來,耀邦同志這幾句語重心長的話經常在我耳旁回響。」 溫家寶說,胡耀邦隨後根據十三天沿途調查的思考並結合彙報,在幹部大會作即席講話。胡特別強調,領導幹部要經常到基層調研,考察訪問,密切領導機關與群眾之間的聯繫。這不僅有助於實現正確的領導,減少領導工作的失誤,促進幹部特別是年輕幹部的健康成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