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老齡化的搜尋結果,共155

  • 大陸國家衛健委:2021年出生人口將持續走低

    大陸國家衛健委:2021年出生人口將持續走低

    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1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于學軍表示,2020年大陸出生人口數量是1200萬,總和生育率是1.3,根據對2021年上半年人口出生監測的情況來看,今年的出生人口和生育水準仍然會呈現走低的趨勢。

  • 大陸預計「十四五」期間 人口將進入中度老齡化階段

    大陸預計「十四五」期間 人口將進入中度老齡化階段

    大陸國務院《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正式公布,決定提到,預計「十四五」期間,大陸人口將進入中度老齡化階段,2035年前後進入重度老齡化階段,將對經濟運行全領域、社會建設各環節、社會文化多方面產生深遠影響。

  • 35重點城市老齡化大數據 南通超老深圳最年輕

    35重點城市老齡化大數據 南通超老深圳最年輕

    據第一財經報導,透過大陸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資料,對大陸35個重點城市進行統計,發現35個城市中有11城已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南通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更已達到22.67%,在全國城市位居第一。相比之下珠三角城市和廈門人口年齡結構反較年輕,其中東莞、深圳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更低於4%,深圳也成為其中人口年齡結構最年輕的城市。

  • 改善人口結構 陸祭出三孩生育政策

    大陸為應對人口老齡化,積極祭出重大政策措施。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31日召開會議指出,大陸為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期望有利於改善大陸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並保持大陸人力資源優勢。 早先已有消息傳出,大陸政府正制訂一項全面計劃因應人口結構挑戰,包括減輕夫婦的經濟負擔及提出獎勵生育措施,並在未來三、五年全面放開生育限制。 大陸國家統計局11日公布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大陸總人口突破14億人,但10年平均增速0.53%,較2000年至2010年的年平均增長率下降0.04個百分點,增速創下紀錄新低。 人口普查報告並顯示,大陸還面臨人口紅利問題,包括勞動力人口減少、老年人口增加,男女比例不均衡等問題,未來一段時期將持續面臨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壓力。

  • 催生 陸擬全面放開生育

     消息人士透露,中國政府正制訂一項全面計劃因應人口結構挑戰,包括減輕夫婦的經濟負擔及提出獎勵生育措施,並在未來三、五年全面放開生育限制。  路透報導,長年享受「人口紅利」的大陸,當前卻陷入少子化與人口結構老齡化的困境。日前大陸政府公布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資料顯示,2020年大陸總人口達14.1億人,雖仍居全球首位,但人口增速持續放緩,過去十年間年均成長率為0.53%,低於前一個十年的0.57%,增速降至1950年代以來的最低水準。  數據還顯示,大陸剛開放二胎生育時,2016、2017年出生人口分別超過1,800萬人、1,700萬人。但2018年起卻反向滑落,到2020年出生人口僅有1,200萬人。  消息人士表示,儘管最新的人口普查凸顯大陸人口下降趨勢和老齡化問題的緊迫性,但官方在放寬生育政策方面將謹慎行事,以免影響社會穩定。消息人士指出,取消生育限制可能產生意外後果,譬如對城市居民影響有限,他們會因成本太高而不願多生孩子;但農村家庭規模可能迅速擴大,從而增加貧困和就業壓力。

  • 海納百川》大陸當如何與老齡化共舞?(韓和元)

    海納百川》大陸當如何與老齡化共舞?(韓和元)

    5月11日,中國大陸的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公佈。 數據顯示,大陸人口共14億1178萬人,十年間人口增速為5.38%,年均增長0.53%,略低於上一個十年0.57%的平均增長率。這表明,人口增速已放緩。與此同時,大陸的老齡化進程卻在加速。據七普數據顯示,年齡構成方面,0—14歲人口為2億5338萬人,占17.95%;15—59歲人口為8億9438萬人,占63.35%;60歲及以上人口為2億6402萬人,占18.70%(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為1億9064萬人,占13.50%)。這也就意味著,目前大陸3.38個勞動力需撫養1位老人。但這還遠不是最壞的局面,到明年也就是2022年時,該數值將急劇惡化,原因是從明年開始,大陸將面臨新一輪生育高峰期的人們步入老年。 有關這個判斷,還需從1949年以來,大陸人口生育高峰、出生率說起。中共建政後,大陸人口出現過四個生育高峰,分別為:1949-1957年、1962-1970年、1971—1980年、1981-1990年。具體情況大致如下: 1、第一個人口高增長階段(1949—1957年) 中共建政之前,由於常年戰亂,社會動盪不安,經濟得不到發展,人口發展緩慢,明顯呈現出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長的特徵。反觀中共建政初期,社會相對安定,經濟得到全面恢復和發展。在該時期,人民的生活水準及醫療衛生條件不斷得到改善。人口的發展也出現了新的特徵,死亡率大幅度下降,出生率維持在高水準,從而出現了人口自然增長率高的人口高增長狀況。1949年,全國人口出生率為36‰,死亡率為20‰,自然增長率為16‰,年底全國總人口為5.42億。到1957年,死亡率下降到了10.8‰,而自然增長率上升為23.2‰,總人口達到6.47億。1949—1957年大陸人口淨增1.05億,這是中共建政後出現的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 2、第二個人口高增長階段(1962—1970年) 1959至1961年,連續三年的自然災害,使經濟發展出現波折,人民生活水準受到嚴重影響,致使人口死亡率突增,出生率銳減。1959年人口死亡率上升到了14.6‰,1960年進一步上升到25.4‰,而人口出生率只有20.9‰。人口自然增長率大幅度下降,其中1960年、1961年連續兩年人口出現負增長。 三年自然災害過後,經濟發展狀況逐漸好轉,人口發展的不正常狀態也迅速得到改變,人口死亡率開始大幅度下降。強烈的補償性生育,使人口出生率迅速回升,人口增長進入了中共建政以來前所未有的高峰期,並一直持續到20世紀70年代初。這一時期,人口出生率最高達到43.6‰,平均水準在36.8‰;人口死亡率重新下降到10‰以下,並逐年穩步下降,1970年降到7.6‰。出生率的上升和死亡率的下降,使這一階段的人口年平均自然增長率達到27.5‰,年平均出生人口達到2688萬人。該時期大陸人口淨增1.57億,這是中共建政後出現的第二個人口生育高峰。 3、第三個人口高增長階段(1971—1980年) 20世紀70年代,特別是70年代後期,大陸人口發展出現根本性轉變。中共建政以來人口高速增長帶來的社會撫養壓力,使得政府的認識由人多力量大,逐步轉變為人多是負擔上來,這就使得人口控制論逐步提上了日程。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政府開始實行計劃生育,並陸續制定和完善了明確的計劃生育政策,使人口高出生、高增長的勢頭得到迅速控制。由此,大陸的人口便由自發的高增長,進入了計畫控制時期。這一時期,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長率迅速下降,分別由1971年的30.7‰和23.4‰下降到1980年的18.2‰和11.9‰。然而,由於總人口基數龐大,這一階段大陸人口淨增的絕對數仍頗為驚人。1971—1980年,全國總人口由8.52億增加到9.87億,淨增1.35億,這是中共建政後出現的第三個人口生育高峰。 4、第四個人口高增長階段(1981—1990年) 進入20世紀80年代後,計劃生育被確定為一項基本國策,控制人口增長的措施更趨嚴格。但由於20世紀60年代初第二個人口生育高峰中出生的人口陸續進入生育年齡,加之20世紀80年代初婚姻法的修改,造成許多不到晚婚年齡的人口提前進入婚育行列,使得人口出生率出現回升。人口出生率由1980年的18.2‰、1981年的20.9‰,達到1987年23.3‰的峰值。1981—1990年淨增1.43億,平均年增長人口1584萬,1990年總人口達到11.43億。這是中共建政以後出現的第三個人口生育高峰。 綜上可見,目前大陸所面對的18.70%老齡人口比,主要來自1949年中共建政前出生人口+第一個生育高峰期人口。但正如文章開頭時所說的,到2022年時隨著第二個生育高峰期的嬰兒們邁入老年,到時大陸的老齡人口比將迅速惡化。 事實上,國務院早前印發的《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提供的數據也印證了這點。報告說:2021年-2030年中國老齡人口增長速度將明顯加快,到2030年占比將達到25%左右。報告還提到:與此同時,0-14歲少兒人口占比下降,到2030年降至17%左右。 這也就意味著,大陸的整個社會需撫養人口值將>25%+17%(原因也簡單,隨著大陸的工業化,乃至知識經濟社會的到來,真正可投入勞動力市場的平均年齡,應推遲到18歲,甚至以上)。這就意味著每百人裡55個勞動力需撫養45個非勞動力(60歲以上的老人和18歲以下的孩子),或1.2個勞動力人口撫養1個非勞動力人口。這就是不遠的2022-2030年大陸所面臨的人口現實。 當然,需予以說明的是,大陸的人口問題雖然凸出,但遠沒有某些人口學家渲染的那麼嚴重。聯合國人口基金(UNFPA)4月14日公佈的全球人口報告《我的身體我做主(My Body Is My Own)》顯示,2021年南韓女性人均生育數量僅為1.1名,在全球198個國家中墊底。這是南韓連續兩年出生率全球墊底——2019年韓國以1.3(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大陸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的出生率排在第192位,2020年出生率跌到1.1,成倒數第一。但與此同時,南韓的經濟卻是一路高歌猛進。 為何會這樣?原因也簡單,一國經濟的增長,有賴於三要素:資本、勞動和技術進步。人口老齡化確實通過勞動因素對經濟產生影響,但這一影響可通過科技進步和投資來予以彌補,譬如通過機器化、自動化來彌補。過去一條生產線需一百人,當機器化和自動化後,整條線可能只需十人。至於需求側,確實表現為買的人少了,但卻可通過人均消費量的增長來予以解決。譬如美國,其總人口僅是大陸的23.8%,尚不及其四分之一,但其消費量卻與大陸相當,甚至還略高,其關鍵點不在於人口總量,而在於人均消費量。 當然,要想像南韓這樣,一邊深陷人口困境,一邊經濟還高歌猛進,得建立於這樣一個前提,那就是在未來幾年,大陸需在技術這一要素上,做出革命性進步。否則,單勞動這一因素的顯著變化,就決定了未來大陸的經濟不容樂觀。別的遑論,單巨大的社會撫養成本,就足以讓這個國度氣喘吁吁。 (作者為廣東省生產力學會副會長,廣州大學南方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員)

  • 大陸老齡化加劇 專家籲開放生育

    大陸老齡化加劇 專家籲開放生育

     中國大陸第7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全國人口在過去10年增至14.1178億人,人口增長保持「低速增長」趨勢,人口結構亦出現較大變化,出生率下降和勞動力老齡化。大陸國家統計局長寧吉喆直言,「老齡化已成為今後一段時期的基本國情」。  普查數據總體來看,大陸勞動年齡人口和育齡婦女規模下降,老齡化程度加深,總和生育率下降,出生人口數量走低等。  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從年齡分布來看,60歲以上人口為2.64億人,占18.7%,比2010年上升5.44個百分點,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與此同時,少兒人口比重回升,0到14歲人口為2.53億人,占17.95%,與2010年相比,0-14歲人口比重上升1.35個百分點。  寧吉喆表示,少兒人口和老年人口比重雙雙上升,凸顯了「一老一小」問題的重要性,需要優化生育政策,完善養育等人口服務體系,老齡化已成為今後一段時期的基本國情,未來一段時期將持續面臨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壓力。  大陸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表示,第7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人口老齡化、少子化、不婚化加速到來,開放生育刻不容緩,開放三胎、加快構建生育支撐體系,讓民眾生得起養得起。  任澤平建議,應實行差異化的個稅抵扣及經濟補貼政策,加大托育服務供給,大力提升0-3歲入托率從目前的4%提升至40%;進一步完善女性就業權益保障;加大教育醫療投入,降低撫養直接成本等。  ABC中文報導,美國威斯康辛大學人口學者易富賢指,中國未來人口老齡化問題將持續惡化,未來前景對比英國、美國和日本等西方發達國家將更不明朗。  易富賢表示,按照這一發展趨勢,到2050年,中國中位年齡高達56歲,美國為44歲,速度之快,老年化之嚴重,都是史無前例的,老年人將嚴重依賴醫保和社保,中國政府恐面臨財政危機。

  • 人口素質提高 不怕少子化陷阱

    人口素質提高 不怕少子化陷阱

     原新是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天津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暨老齡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主要從事人口經濟學、人口老齡化、低生育水平、人口政策、人口分析技術、可持續發展、環境經濟學等領域的科研工作。  大陸11日公布第7次人口普查結果,儘管人口保持低速增長,但少子化與人口高齡化形勢仍舊嚴峻,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原新提醒,中國千萬不要陷入到「人口決定論」的陷阱,人口是國家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全域性的要素,但絕不是國家興衰的根本性或決定性因素。  原新接受陸媒《觀察者網》訪問時指出,查看2018至2020年全世界國家創造力的指數,會發現美國、日本、南韓、新加坡的排名都屬前位,但它們的少子化、高齡化水準也很高,高齡化以及國家科技創新能力這兩個指標,並不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原新認為,國內很多人說少子化使得科技創新能力弱了,這有點雙重標準,每年1400萬的出生人口也不少,少子化是相對於14億的人口基數來說。  原新表示,教育、科技的發展要看科教興國、教育高品質發展,也要看人口整體的健康素質改善,「健康中國戰略」能夠良好地落實人民的健康素養、健康知識、健康行為,而健康素質的改善承載著教育、科技知識,專業技能。  從教育發展角度來看,原新稱,大陸把大專以上教育稱為普通高等教育。據推算,大陸2020年受過普通高等教育的人口數量超過2億,意味著15%以上的人口受過高等教育,大學的毛入學率也已經達到了53%,已經成為高等教育普及的國家。  對於許多人將「老齡化」看作嚴峻問題,原新強調,不要把少子化和高齡化的趨勢與將來科技能力創新直接聯繫起來,老年人不是社會的包袱,老年人是社會的財富,一個人進入老年的階段,是人生當中生活閱歷、知識、技能、人際最豐富的時候,一生當中的努力和追求,很有可能會在老年期爆發出來。

  • 老齡化程度加深 陸60歲以上人口超過2.6億人

    老齡化程度加深 陸60歲以上人口超過2.6億人

    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今(11)天上午舉行新聞發佈會,公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資料結果。普查主要資料結果顯示,60歲及以上人口超過2.6億人,占18.70%,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 普查結果顯示,大陸0-14歲人口為2億5338萬人,占17.95%;15-59歲人口為8億9438萬人,占63.35%;60歲及以上人口為2億6402萬人,占18.70%(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為1億9064萬人,占13.50%)。 與2010年相比,0-14歲、15-59歲、60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分別上升1.35個百分點、下降6.79個百分點、上升5.44個百分點。顯示大陸少兒人口比重回升,生育政策調整取得了一些成效。同時,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未來大陸將持續面臨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壓力。

  • 老宅搶手!這些區域高齡屋當道

    根據內政部不動產資訊平台資料,六都去年住宅交易平均屋齡以台中市27年最高,其次為台北市25到26年左右,第三則為新北市24到25年。交易屋齡最低的是桃園市,約在16到18年。 中信房屋彙整去年六都各季各行政區住宅平均交易屋齡,台北市以松山、信義、士林出現30年以上老屋屋齡的頻次最多,其他五都主要行政區,包括新北市永和、新莊、中和;桃園市大溪;台中市北區、太平、大里、潭子、豐原;台南市南區、北區、中西;高雄市鳳山、林園、鹽埕等行政區,出現老屋交易頻次高。 雙北發展較早、且房價M型化現象明顯的區域,交易屋齡往往就會偏高。中信房屋研展室副理張漢超分析,台北市、新北市開發早、機能成熟的地區,原本房地產需求就相當穩定,經年累月的發展,建物陸續經過汰舊換新,特定路段甚至發展為高價住宅區,但大部分仍是未經更新的老舊建物,造成區域內房價高、平均屋齡也偏高的雙高現象。例如北市信義區吳興街一帶、新北永和環河西路一帶都是身處高價地區中的老屋地段。 至於桃園市與台中市為何是住宅平均交易屋齡最低與最高的地區。張漢超表示,桃園重劃區多、且近年開發積極,再加上房價比起雙北市相對較具競爭力,因而吸引置產者在這些區域優先選擇屋況好、屋齡低的標的。 而台中市交易屋齡偏高,造成全市有半數以上的行政區住宅交易平均屋齡逾30年以上。張漢超說,台中經常聽聞的建案或新成屋多集中於西屯、南屯與北屯區等市區地帶,但實際在這些區域內及周邊地區仍有許多房價較低的中古住宅可供選擇。再者台中幅員廣闊,泰半行政區都位於市區邊陲,開發速度本就不如市中心,在建物更新速度較慢,老屋汰換不易的情況下,因而造成大台中住宅交易屋齡偏高的現象。 台南高齡住宅交易多集中於市區內,其他地區交易屋齡反而較年輕,最主要是因市區精華地段老屋更新不易,且過去許多公有、軍方或產業土地開發較慢,新屋供給較少,因此形成住宅屋齡較高的樣態。張漢超認為,近年台南市區逐漸釋出並加速重劃區的開發,未來隨著周邊新案或建設陸續到位,市區交易屋齡也可望逐漸變得年輕。 高雄市區建物歷年陸續更新改建,住宅重心也逐漸往北高雄來發展,在類似區位與條件的情況下,新屋與老屋的入手的門檻反而以新屋較具優勢,市中心大部分地區的住宅交易屋齡反倒趨於年輕,反而是建物更新推案較快的鳳山因房價走勢拉抬快,形成「新不如舊」的特殊偏好現象。

  • 談高齡化 陸專家提醒:不要陷入人口決定論

    談高齡化 陸專家提醒:不要陷入人口決定論

    大陸官方今日公布人口普查結果,儘管人口保持低速增長,但少子化與人口高齡化形勢仍舊嚴峻,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南開大學老齡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提醒,中國千萬不要陷入到「人口決定論」的陷阱。人口是國家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全域性的要素,但絕不是國家興衰的根本性或決定性因素。 原新接受大陸觀察者網訪問時指出,查看2018-2020年全世界國家創造力的指數,會發現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都比較靠前,但它們的的少子化、高齡化水準也很高,高齡化和國家科技創新能力這兩個指標不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 原新認為,在中國,很多人說少子化使得科技創新能力弱了,這有點雙重標準。少子化會影響整個國家未來的人才規模,但不是決定性的因素。我們每年出生1400萬人也不少,少子化是相對於14億人口基數來說。 原新強調,教育科研的發展要看科教興國、教育高品質發展,也要看人口整體的健康素質改善。健康中國戰略能夠很好地落實中國人的健康素養、健康知識、健康行為。健康素質的改善承載著教育、科技知識,專業技能。 原新稱,從教育發展角度來說,我們把大專教育以上稱為普通高等教育。據推算,中國2020年受過普通高等教育的人口數量超過兩個億,意味著15%以上的中國人受過高等教育。我們大學的毛入學率已經達到了53%,中國已經成為高等教育普及的國家。讓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充分的就業,發揮一技之長,對科技創新,從中國製造走向中國創造都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 原新說,不要把少子化和高齡化的趨勢與將來科技能力創新直接聯繫起來。老年人不是社會的包袱,老年人是社會的財富,一個人進入老年的階段,是他人生當中生活閱歷、知識、技能、人際最豐富的時候,他一生當中的努力和追求,很有可能會在老年期爆發出來。

  • 啃老族不稀奇!高齡化社會 大陸「黏小族」當道

    啃老族不稀奇!高齡化社會 大陸「黏小族」當道

    大陸各種社會現象五花八門不稀奇,過去有所謂的「啃老族」,來形容不願自立謀生的「媽寶們」,但如今隨著高齡化社會的到來,反而出現所謂「黏小族」,意指,人過中年的父母,越來越希望小孩能陪在身邊,從情感上、心理上、身體上都依戀孩子。 大陸「新浪財經」報導,隨著社會轉型加速,家庭結構變遷,中度老齡化社會不期而至,啃老出現大轉向:人過中年的父母們越來越黏著孩子,在情感上、心理上、身體上都依戀孩子。他們干預孩子擇業和擇偶,不希望孩子工作生活在離家太遠的地方。 「一畢業就叫我回老家去,讓我在家鄉找工作,可我想在北上廣深闖蕩一下。」「老家的房子都買好了,還給我安排了相親對象,可我不想二十幾歲就安頓下來,過一眼望到頭的生活。」以往被人們責怪啃老的年輕人,如今在網上經常抱怨的話題,卻是嫌棄父母管得太多太寬,替自己安排好了人生,事事包辦。 報導稱,越來越多的大陸父母更希望孩子能在身邊,不希望孩子吃太多的苦。「包辦」的家長與自我意識覺醒的孩子之間衝突不斷。有的家長把自己的全部時間和精力都花費在孩子身上,把全部情感寄託在孩子身上,甚至充當全天候保姆,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 事實上,啃老向「黏小」的轉向,與大陸當前社會家庭結構的變化息息相關。初步測算獨生子女數量近2億,最早一批出生的獨生子女現在已過不惑之年,而他們的父母,都已是花甲老人。 父母漸老,孩子還小,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的贍養危機漸漸到來。有人在網上詢問,如今獨生子女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其中點讚數最高的回答是:不敢病、不敢窮、不敢遠嫁,因為父母只有我,牽一人而動全家。 報導稱,北京大學人口學者穆光宗曾在一份調查中指出,曾經的中國家庭講究「子孫繞膝」,如今這種金字塔結構已經顛倒,獨生子女家庭的高風險在於它的結構是最不穩定的倒三角構造,全部的重心都落在獨生子女身上。 報導強調,獨生代現象還強化了「親子一體化」心理。由於只有一個孩子,過度的愛導致父母對子女產生「反向依賴心理」,如果子女不依賴他們,他們就感到失落。因此,不幫子女操辦婚禮、不給子女出錢買房、不給子女帶孩子,就心裡不舒服。尚未完善的社會養老體系,讓越來越多的空巢老人成為「黏小族」。

  • 2.8億農民工更老了 平均41.4歲

    2.8億農民工更老了 平均41.4歲

     大陸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的《2020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全大陸2.8億農民工的平均年齡有所提高,2020年達到41.4歲,比前(2019)年提高0.6歲。統計局數據顯示,2008年大陸農民工平均年齡34歲,也就是說,12年間,農民工平均年齡提升了7.4歲,也反映大陸的少子化與勞動人口老齡化。  據大陸官方定義,農民工是指戶籍仍在農村,年內在本地從事非農產業或外出從業6個月及以上的勞工,他們是中國基層勞動大軍。  從農民工年齡結構來看,40歲及以下農民工占比49.4%,比上年下降1.2個百分點;50歲以上農民工占比26.4%,比上年提高1.8個百分點,占比繼續提高。這其中,16至30歲年齡段占比下降最快,2016年16至30歲年齡段占比達到31.9%,但到2020年,這一占比僅剩22.7%,4年時間下降了9.2個百分點。  年紀越大,就近就業、回家就業的人越多。從農民工的就業地看,本地農民工平均年齡46.1歲,其中40歲及以下占比32.9%,50歲以上占比38.1%;外出農民工平均年齡為36.6歲,其中40歲及以下占比66.8%,50歲以上占比14.2%。  由於外出農民工平均年齡較小,再加上大量的大學畢業生流入,因此廣東、浙江等沿海發達地區的勞動年齡人口占比也比較高。以浙江為例,浙江作為第四經濟大省,2019年常住總人口總量僅為全大陸第十,但流動人口卻超過江蘇、山東等經濟大省,高居全大陸第二。2020年,浙江2888.5萬流動人口的平均年齡34.5歲,76.6%是初中及以下學歷,男女比例為3比2。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認為,浙江的民營經濟是全大陸最發達的,浙江的人均收入僅次於上海和北京兩大直轄市,收入高自然也吸引大量人口流入。廣東省統計局發布的2019年廣東人口發展狀況分析指出,數量龐大的外來人口以及相對較高的自然增長率減緩了人口老齡化進程,致使廣東人口老年化比其他省有所減緩。

  • 勞工漸進延退 全面鼓勵生育

    勞工漸進延退 全面鼓勵生育

     大陸人口老齡化日益浮現,人口紅利正消失。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專家金維剛日前表示,勞動年齡人口年均減少300萬人以上,而大陸將採漸進式延遲退休改革。另在中國未來五年「十四五規畫」建議中,就首次提出「增強生育政策包容性」,分析指未婚女子願意生育可以通過輔助生殖技術懷孕,料輔助生殖市場規模將進一步擴大。  金維剛指出,「十四五」時期老年人口將突破3億。在人口老齡化趨勢加快的背景下,若不調整退休年齡,工作的人將越來越少,與此同時退休的人卻越來越多,對經濟社會影響顯而易見。  對於《十四五規畫綱要》中延遲法定退休年齡的相關政策,金維剛稱,當中提出的「小步調整」原則,意味延遲退休改革不會「一步到位」,而是採取漸進式改革,用較小的幅度逐步實施到位,每年延遲幾個月或每幾個月延遲一個月,節奏總體平緩。  此外,在《十四五規畫建議》中,北京就首次提出「增強生育政策包容性」。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衛生法中心主任王晨光稱,所謂「包容性」體現中國人口政策的變化,如未來從生育權來說,未婚女子願意生育可以通過各種輔助生殖技術讓自己受孕懷孕,但也是有紅線的,即生育不能成為商業。  默克中國醫藥健康生殖事業部負責人崔玄認為,輔助生殖市場與其他藥品或醫療市場不同,主要與人口和家庭政策關係密切,輔助生殖的治療更多是個人選擇、自費買單。長遠來看,不孕不育發病率的上升、輔助生殖技術的廣泛應用、生育和監管政策的逐步放開將為中國輔助生殖市場帶來下一波強勁的增長。  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指出,估計「十四五」時期(2021~2025年)會放開生育,最好全面放開生育,實在不行先放開三胎,加快構建生育支持體系,比如女性就業的保障,加大托育服務,加大教育、醫療、社保公共支出,建立老年友好城市社會。而按照老齡化速度,到「十五五」可能會鼓勵生育,不僅放開三胎,四胎五胎可能會給獎勵,像俄羅斯一樣,授予「英雄母親」的稱號。

  • 人行:東南亞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因文科生太多

    人行:東南亞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因文科生太多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官方微信14日發布工作論文,提出要重視理工科教育,東南亞國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 該論文還指出,一個城市若房價太高,會把年輕人都逼走了,何談創新。這是深圳過去超越香港的主要經驗,未來也有可能成為限制其長遠發展的障礙。 該論文並指,中國老齡化比發達國家更嚴重,中國老年人口規模長期居於世界第一,老齡化速度快,此外,發達國家老齡化通常發生在高收入階段,其進入老齡化社會時人均GDP多在二千美元以上,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時多在三萬美元以上,但中國該數字分別為約一千和一萬美元。

  • 因應老齡化 大陸推普惠養老服務

    因應老齡化 大陸推普惠養老服務

     作為「十四五」規畫開局之年,今年也是大陸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升級為國家戰略的第一年,祭出連番政策「組合拳」。大陸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胡祖才8日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大陸面對進入中度老齡化階段,將大力發展普惠型養老服務,建構居家社區機構相協調、醫養康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及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等。  大陸官方預計到「十四五」期間底(2025年),60歲及以上人口將接近3億人,呈現未富先老、快速老齡化和超大規模老年人口等特徵。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近來更多次表示,由於年齡結構變化的歷史因素,65歲及以上人口增長在「十四五」期間會出現短暫放緩,必須珍惜利用這個空窗期,做足積極應對的準備。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人口老齡化,大陸養老金制度出現「收不抵支」是必然趨勢。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近日也建言,基本養老金需引入多繳多得的激勵機制,加快發展第二、三支柱養老金,建立外匯型主權養老基金予以充實,並且考慮擴大國資畫轉規模。  據第一財經報導,今年提交全國「兩會」審查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畫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其中包含「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具體提出制定人口長期發展戰略,以「一老一小」為重。  胡祖才具體指出,將大力發展普惠型養老服務,建構居家社區機構相協調、醫養康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進而完善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網絡、推進公共設施適老化改造,擴大養老機構床位供給,讓護理型床位占比提高到55%。  他還表示,將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讓每千人口擁有3歲以下嬰幼兒托位數,由目前的1.8個提高到4.5個,並支持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等提供普惠托育服務。

  • 陸邁入老齡化社會 林毅夫:產業升級 人口紅利還會持續

    陸邁入老齡化社會 林毅夫:產業升級 人口紅利還會持續

    針對大陸生育率崩跌、往老齡化社會發展,可能影響經濟成長,成為今年大陸人大、政協「兩會」上受關注議題。來自台灣的大陸全國政協常委、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表示,现在中国农村劳动力达到总劳动力的30%左右,而发达国家在农业上的劳动力一般低於5%,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把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制造业的空间,經濟發展的人口紅利還會持續下去。 據《澎湃新聞》報導,在今年大陸全國「兩會」上,人口紅利問題引發社會各界關注,林毅夫也由全國政協會議新聞中心安排了網路視頻採訪,他在回答媒體提問時表示,人口老齡化代表人口增長速度比較慢,目前中國人口自然增長率達到0.3%,跟其他國家或跟我們過去相比是較低的。解決這一問題的一個方式,就是延長退休年齡。 林毅夫說,「在其他國家,退休年齡一般在65歲甚至70歲,但是在中國的退休年齡,男性是在60歲,女性是在55歲。」因此,中國可以用延長退休年齡來增加勞動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 林毅夫指出,從深層來講,更重要的是人口品質。提高人口品質就是要提升教育、培訓水準,讓勞動者有更高的素質,這是克服人口老齡化最重要的措施。 至於中國還有沒有人口紅利,林毅夫坦言,這在國內學界有一些爭論。過去說「人口紅利」,是指農村的剩餘勞動力轉移到製造業,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比農村的剩餘人口勞動生產率高,所以只要把這種勞動力重新配置,就會有紅利,這是人口紅利相當重要的一個來源。 林毅夫指出,當前中國農村勞動力占總勞動力的比重仍高於30%,發達國家在農業上的勞動力占比一般低於5%,像美國現在只剩下大概1%,也就是說中國還能把農村勞動力轉移到製造業來,這樣轉移,同樣的勞動力能夠創造的產值就在增加,這是一個紅利。 林毅夫還說,大陸可以不斷進行產業升級,從勞動力密集型轉移到資本密集型產業,再進一步轉移到技術密集型產業,從低附加值的製造業不斷往高附加值的製造業去轉移,這樣同樣有紅利。因此,中國產業升級的空間很大,利用不斷的產業升級,人口紅利就還會持續很長的時間。

  • 因應老齡化成國家戰略 陸連祭政策組合拳

    因應老齡化成國家戰略 陸連祭政策組合拳

    作為「十四五」規劃開局之年,今年也是大陸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升級為國家戰略的第一年,祭出一系列政策「組合拳」。包含大陸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胡祖才8日在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大陸即將進入中度老齡化階段,將大力發展普惠型養老服務,構建居家社區機構相協調、醫養康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以及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等。 大陸官方預計到「十四五」期間底,60歲及以上人口將接近3億人,呈現未富先老、快速老齡化和超大規模老年人口等特徵。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近來多次表示,由於年齡結構變化的歷史因素,65歲及以上人口增長在「十四五」期間會出現短暫放緩,必須珍惜並利用好這個空窗期,做足積極應對的準備。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人口老齡化,大陸養老金制度出現收不抵支是必然趨勢。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近日也建言,基本養老金需引入多繳多得的激勵機制,加快發展第二、三支柱養老金,壯大全國社保基金,建立外匯型主權養老基金予以充實,並考慮擴大國資劃轉規模。 據第一財經報導,今年提交全國「兩會」審查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其中包含「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具體提出制定人口長期發展戰略,以「一老一小」為重。

  • 中國經濟永遠超不過美國?美華裔學者獨排眾議做驚人預測

    中國經濟永遠超不過美國?美華裔學者獨排眾議做驚人預測

    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發表《美國對華政策的未來——對拜登政府的建議》的著作中曾引用一名華裔學者易富賢的研究,該研究語出驚人地表示,從人口的宏觀研究可以發現「中國的經濟永遠超不過美國」。因為中國人口的轉折點出現在2012年,經濟成長也在同一年減速,不只2028年經濟總量超越不了美國,反而會在2035年出現經濟增速低於美國的現象。 長期研究中國人口宏歡研究的易富賢是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資深科學家與作家,他曾在2019年於《南華早報》發表一篇《比日本還糟:中國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機將如何毀滅其經濟夢想》的文章。該文根據人口增長趨勢預測「中國經濟永遠超過不美國」,雖然此一結論讓許多人憤怒或感到失落,但根據人口增長趨勢做出的預測,在全國和局部都屢試不爽,這個預測很可能就是未來的現實。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針對此一問題表示,美中關係惡化的重要原因,是錯誤的中國人口資料導致美國的戰略誤判。由於中國經濟長期以10%的速度增長,一般人認為中國經濟很快將超過美國,到2011年時主流思路已認為中國經濟將在2032年成為美國的2倍。當時中國國內很興奮,認為中國正在崛起成為世界第一。 易富賢認為,中國是日本式短跑,就像韓國和臺灣一樣,而美國是長跑。短跑速度暫時超過長跑的不奇怪,但短跑要一直保持高速是不可能的。何況中國人口結構急劇老化,勞動力在2013、14年就開始減少,而美國勞動力到2050年都不會減少。 他說,美國學者很少從中國的人口資料來進行分析,也掌握不到真實資料,因為有官方資料有大量灌水現象。他在進行研究的20多年中,曾發現國家人口與教育、醫療部門都誇大人口數字來爭取更多經費。也因此造成對未來勞動力、消費力、生產力等關鍵經濟成份的估算都被誇大,導致經濟成長預期也被誇大。 易富賢指出,社會經濟的主體是人口,有了人口才有生產、消費和創新等一系列經濟活動。改革開放初期大陸人口中位年齡只有22歲,美國當時是30歲,中國經濟只要稍微順應規律就取得很好的成就。但是中國的勞動力2014年左右開始下降,中位年齡2018年前已經超過美國,現在中國是42歲,而美國是38歲。如果中國穩住每對夫婦生育1.2個孩子,到2035年,中國的中位年齡為49歲,而美國是42歲;2050年中國將達到56歲以上,美國是44歲。這裡可以看到,美中兩國各自的可持續性究竟誰佔優勢。因此,大概在2030-35年,中國人口資料的各方面都將遜色於美國,意味著經濟增長速度在2035年左右開始低於美國。 對於英國智庫研究指稱中國經濟體量將於2028年超過美國、人均GDP將達到美國的50%至70%,易富賢認為「不可能」,如果要經濟總量2028年超越美國,未來幾年中國經濟增長率都要超過7%。但事實上,中國最多會在2021年因疫情後復蘇反彈,可能超過7%,其他沒有一年能夠超過這個數字。2012年是中國人口的拐點,也是經濟的拐點,經濟增長速度已開始減緩。 在人均GDP方面,中國目前人均GDP相當於美國的1/6,沒有可能攀升到美國的一半甚至更高。日本1995年的人均GDP曾經是美國的1.5倍,現在2020年已經降到61%,今後很有可能低於美國的40%。韓國和臺灣情況也差不多,歐洲的德國、義大利、葡萄牙、希臘也都有類似的問題。 他表示,老齡化是其中最大的問題。歐洲、日本國家曾經跨過中等收入陷阱,但由於落入老齡化陷阱,然後重新回到中等收入陷阱。而中國生育率1991年已經低於美國,2000年比日本、德國、希臘、葡萄牙、義大利還低,今後中國的老齡化問題會比這些國家還嚴重。所以,人均GDP不可能達到美國的50%。

  • 陸經濟10年內超美 霸權爭奪的大國政治悲劇或將重演

    陸經濟10年內超美 霸權爭奪的大國政治悲劇或將重演

    中國大陸經濟規模即將超越美國,這個曾經對中國人來說頗具幻想成分的問題,在2020年變得愈發現實。隨著夢想實現,外界也擔心未來是否會重蹈歷史上因大國更迭而引發戰爭的覆轍。學者專家分析認為,雖然中國崛起仍有軍事衝突、政治動盪與社會老齡化3大難關,但長期而論,中美霸權爭奪的大國政治悲劇難以避免,未來10年對全球而言將是「危險的10年」。 《英國廣播公司》(BBC)在一篇專題報導中指出,無論是2030年、2028年,還是2032年,中國經濟總量超越美國已近在咫尺,同時意義不凡。美國經濟規模在一次大戰前後超越英國成為世第一,但到二戰之後才獨霸全球。曾排名第2的日本,最強的時候也只接近美國經濟的7成,現在中國情況與當年日本相似,原先被認為是絆腳石的疫情,現在反而成為墊腳石,加速了中國經濟超越美國的速度。 中國經濟何時超越美國?不同的智庫都有自己的答案,但預測的時間差別不大,大致在2028年到2032年之間。不過,各個智庫的報告中即便最樂觀的預測,也不認為中國躺著就可以輕鬆贏得經濟規模全球第一的寶座,其中老齡化是前進道路上最兇悍的「灰犀牛」。 改革開放40年來,人口紅利推動經濟高速增長。但現在人口逐漸老化,在中國追趕美國的未來10年中,人口結構轉變,到2029年老齡人口將達25%,成為社會的沉重負擔。相較於美國生育率較高,較年輕的新移民持續移入,如果中國不能扭轉快速老齡化的趨勢,中國經濟可能會追不上美國,或是追上後數年內再被反超。 報導認為,長遠來看,除了老齡化這隻「灰犀牛」,中國還要防範2隻「黑天鵝」——政治動盪與軍事衝突。專家認為,對經濟發展持樂觀態度必須避免社會動盪,包括政治不穩定與軍事衝突。從「改革開放」轉向「大國崛起」,其高度集權的治理模式能否持續治理日益複雜與多元化的社會,以及未來10-15年間面臨領導人代際更替,都是其內部權力結構的重大挑戰。軍事衝突則可能來自外部因素,包括南海、中印邊界、釣魚島爭議,以及台灣問題等,在中美關係快速惡化的背景下,可能演變為中美角力場,爆發區域性熱戰。 回顧歷史,世界第一強國更替都不是在經濟超越的時候完成的,崛起大國確立經濟地位之後,還需要很長時間來更新其全球地位,有時候也需要一些歷史機遇。例如美國在一戰前後工業產值超越英國,但全球貿易依然以英國為中心,以英鎊結算。直到二戰之後,美國經濟已大幅領先英國,1944年布雷頓森林協議確立以美元為中心的全球貿易網路,美國才在事實上完成對英國的超越。而未來中國在經濟規模超越美國,尚未取代美國處於中心的地位,就已經招致美國的打壓。 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其專著《大國政治的悲劇》描繪了未來殘酷的國際景象,他指出,國際體系是一個險惡而殘忍的決鬥場,當大國受到威脅時,必須盡可能地獲取霸權,同時防止其他區域出現挑戰者。美國曾全力阻止德國及蘇聯支配歐洲,阻止日本支配亞洲,而崛起的中國勢必尋求亞洲霸權,同樣美國也將一如既往地竭力阻止中國。 米爾斯海默認為,如果生存是中國的最高目標,那麼中國別無選擇,只能像美國一樣,最大限度地佔有主導世界權力,其結果是中美間激烈而危險的競爭,而這正是大國政治的悲劇。近20年前他在做出上述預言時,中美間實力差距巨大,現在預言似乎實現在即。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在最近一場講座上預料,中美實力前所未有地接近,2020年代對中美而言都是不成則敗的關鍵時期,這對全球而言將是「危險的10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