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考試分發的搜尋結果,共151

  • 陸升學怪象 小五就考小升初

     開學在即,不少家有國一新生的大陸家長已經知道孩子會讀哪一所國中,無論滿意與否,總算度過了「小升初(小學升初中)」難關;不過有專家指出,部分地區「小升初」提早到小學五年級就開始備戰,升學怪象惡化。 \n 資源分配不均搶好國中 \n 對大陸家長而言,孩子「小升初」絕對是頭條大事。由於大陸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競爭激烈,要上好大學一定要上好高中、好國中,而國中是義務教育。因此明明以學區分發免試入學,也變成要「履歷表+筆試+面試」的三關淘汰制。 \n 據大陸知名網站搜狐網日前舉辦的教育訪談「小升初怎樣備戰才算王道」,一名北京小升初專家表示,今年小升初跟以往不太一樣,有學校考試和錄取的時間比以往早:「以前各校的考試是六年級的寒假到3、4月份,現在五年級的寒假陸陸續續就有一些重點中學開始考試。」 \n 3、4月是政策上允許的入學推薦時間,各校推優(推薦優等生)名單4、5月份公布,5月底是特長生入學測試。到了6月,如果推優和特長生考試都沒考上,6月底到7月初就得參加電腦派位(分發)。 \n 學校錄取時間也有檔次 \n 學校錄取時間也有「檔次」:北京市比較好的中學通常是小六上學期開始辦優等生的「小升初」入學考;一般國中是六年級的上學期到下學期開考。 \n 許多家長習慣把孩子的履歷表(簡歷)印製得極為豪華,內容洋洋灑灑,包括孩子的學籍、戶籍、學習情況、得獎成績、專長、班級幹部紀錄等,還包括父母的學經歷、職業等。筆試通常考語文、數學、英語3科,面試主要考察綜合素質。有些面試允許家長和考生一塊進來,面試時全程錄影。還有學校在家長和考生進場前先把板凳放在桌子上,看看是小孩主動把椅子搬下來,還是小孩等著家長把椅子搬下來。有時採數人一組的小團體面試,觀察孩子在他人發言時是否專注。 \n 專家坦承現在小升初入學考愈來愈像大學入學考,比較不同的是小升初入學考通常是「家長比孩子緊張」。 \n 占坑班通常收費不貲 \n 很多小升初入學考得趕場,每個學校入學考的風格和形式不一樣。一般而言,中上程度者報考3到4所,至少會上1所。另外還有一種「占坑班」,就是孩子程度不是那麼好,加入國中舉辦的占坑班,通過比較簡單的考試就可入學。這類占坑班通常收費不貲,是學校賺錢的途徑之一,而且有錢還不見得進得去,因為有太多人搶名額。有時占坑班是進入某國中的唯一途徑,等於一定要參加該校的暑期輔導班才有起碼的入學資格。

  • 學生不是教育政策白老鼠

     《中國時報》過去兩周的持續報載,有關北北基聯測的「高分低取」爭議,如同連續劇一般,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從一開始台北市教育局的強硬態度,要求受害學生自行參加轉學考;到十二日台北市長不僅親自道歉,並且宣布可改分發。我們從此朝令夕改的決定看出:原來執政者的教育政策可以如此的人治、原來學生從來不是教育政策施行的目的、原來台灣教育改革的失敗,就在執政者短視選票的民粹執著! \n 今年六月底北北基聯測成績出爐,卻造成許多學生「高分低就」的結果,對此,台北市教育局竟然強硬表示說:「談不上什麼疏忽啦!」經過兩個星期的抗議,台北市長最後宣布:北北基聯測申請入學並完成報到的考生,只要認為自己有高分低就的情形,即可報名「改分發」。然而,問題是何謂「認為」自己高分低就?這樣的「主觀」判斷標準如何界定?改分發名額僅有二千,但高分低就的學生有四千名,那究竟又該捨棄誰呢?有哪個考生會在主觀上捨棄自己?有哪個家長會在主觀上捨棄其子女?已報到學生的註冊費學校又如何善後?……這些可能出現的問題,難道在做決策時都沒有想到嗎? \n 其實,之所以會有這個爭議的產生,歸根究柢在於市長競選時的一綱一本政策,但是,這個以「學生」為名的政策,卻忘了國中生的壓力在「升學主義」,而非一綱一本還是一綱多本,雖然政策是一綱一本,國中生還是不斷考模擬考、做參考書或測驗卷、補習,到底有沒有減壓?實在令人懷疑!為了貫徹這個競選諾言,無視外界的反彈,而堅持舉辦北北基聯測,最終產生這個無法彌補的錯誤。 \n 然而,在各界質疑北北基聯測之際,市長除了表示歉意外,更進一步表示:「聯測是因分發技術不夠周延,導致部分考生誤判情勢,但採取『一綱一本、自辦基測』的政策方向並沒有錯。因此,明年將續辦北北基聯測。」由此看來,競選政策的執行率(未來選票的爭取),永遠凌駕於學生之上。試想:學生的求學無法中斷也無法重來,這也是教育政策好壞的重要性。每個莘莘學子的未來,不是道歉可以彌補,也不是如同實驗般,隨時可以「砍掉重練」。 \n 除了「高分低就」學生權利的受損外,「重分發」的決定,也將對參與二次基測的學生產生衝擊。因為改分發的公立高中職的名額,原本是會回流給參加二次基測的考生,如採行「重分發」將造成回流的名額蒸發,顧此失彼,直接摧毀考試的公平性。其實,由於當初台北市教育局的斬釘截鐵,使得許多考生摸摸鼻子去參加二次基測,考完試後,卻被告知名額的變動,讓這些再度努力一個多月的考生情何以堪?在此,或許官方會以「政策沒有信賴保護的問題」直接打回人民的請求,最後只能又淪為「陳情」、「抗議」的迴旋! \n 沒錯,從法理來看,政策確實沒有主張信賴保護的可能。但是,從教育政策施行→抗議→修改政策→再抗議→再修改…的輪迴來看,攸關全體國民的教育政策,永遠處於「人治」的狀態。為避免責任的訴追,一切以政策之名運作,逃避法治國家保障人民權利的「法治」監督。 \n 影響成千上萬學生的教育政策,由於選票的因素,而一變再變,在在顯示出我國距離「法治」國家還有一段長遠之途。台灣教育改革的成功與否,關鍵在於執政者是否將教育政策的目的對焦於學生。而台灣學生的悲哀就在於,總是成為教育政策的白老鼠!如果教育政策的規劃是以學生人權保障為出發點,那法治國家的基礎即得以在學校生根。 \n (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學系特聘教授兼系主任)

  • 分流考試+示範校改革中前行

     大陸民辦高校的教學方向類似台灣的技職校院,但有兩點和台灣很不同:第一,台灣的技職校院全部都是4年制大學,大陸民辦專科高校卻有很多還是3年制專科;第二,台灣的技職校院和普通大學入學考是分開考的,大陸專科和本科高校卻是「同一張卷子」,學生都是參加同一個考試即「高考」(大學聯考)。 \n 「同一張卷子」的缺點是,技職校院和普通大學學生素質不同,卻被要求參加同一個考試,起跑點就不公平。又由於分發時是普通本科高校先挑完學生,才輪到專科高校挑學生,當然專科學校的學生素質(至少是考試成績)不如本科生。 \n 近幾年,大陸針對民辦高校推出幾項改革,包括「分流考試」和「百所技職示範校」,為的就是要提高民辦高校的整體素質,並讓學生適才適性。 \n 「分流考試」就是讓技職校院入學考和普通大學入學考可以分開。不過目前沒有辦法做到完全分流,考生還是要拿著高考的國文、數學、外語等3科成績,去個別民辦高校報名入學考;有些民辦高校的入學考題是由幾個學校聯合出題。 \n 且民辦高校的「自主招生」名額也有限制,大約占總招生名額的3成左右。相關人士表示,短期之內很難完全「分流」入學。 \n 另外為了提高民辦專科學校素質,大陸2006年推出「百所技職示範校」,也就是選出100所原本辦學條件就非常好的技職校院,由政府給補助,吸引更好的師資和學生,強化辦學。唯一的條件是,這些學校必須承諾「10年內不得升格本科」,專心地把專科辦好。

  • 陸159所技職校院試行單考單招

     今年起,大陸將在159所大學階段的3年制專科學校試行單獨招生,招生名額將近6萬人,部分學校還試行免試入學。專科學校不須再與4年制本科大學共同考試,為「本專分流」試探新的可能性。 \n 不同於台灣的普通大學和技職校院各有各的入學考,大陸的本科(4年制大學)與專科(3年制大學)是「同一張卷子」、「同一個分發管道」。 \n 換言之,高中階段的專科生,包括職業高中、中等專科學校、中等職業學校等,都必須和普通高中生一起考試競爭;分發時是本科大學先挑學生,然後才輪到專科挑學生,因此專科學校的學生素質先天上就遠遜於本科大學;畢業時也只有本科生才有學位證書,專科生沒有。 \n 雖然本科、專科都叫「大學」,但地位天差地別。為提高技職校院的學生素質和辦學水準,同時凸顯出技職校院的特色,早有人建議兩者分開考試、合理分流。 \n 去年大陸頒布《2010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畫綱要》,其中一個重要改革方向就是大學入學考「分級考試、分級錄取」,即本科與專科分開考試、錄取,甚至大學階段的專科學校免試入學。 \n 今年開始,大陸各省市共159所大學階段的3年制專科學校釋出5萬9645個名額,試行單獨招生,原則上招生名額不超過當年招生名額的10%;少數已被選為單獨招生的試點院校,名額可提高至20%。 \n 單招的專科學校較早考試、較早分發,也可和其他學校聯招,5月20日前須分發完畢,和全大陸大學入學考時間錯開。已錄取的考生不用參加6月7日、8日的全國統一高考;但落榜生可以參加。 \n 至於「註冊入學」即免試入學,今年也將由江蘇26所技職校院開始試行。此外目前許多地區也在研究專科和私立院校註冊入學的可行性。

  • 國家考試不應歧視身障者

     台灣警察專科學校第三十期專科員警班的招生簡章,明明白白的寫著複試項目,包括體能測驗及口試標準,體能測驗中有一項是全身各部無紋身或刺青者,口試標準則把儀容欠端正(包括痲面、有缺陷或頸部以上有嚴重影響觀瞻之黑痣或疤痕、胎記超過二公分以上者)列為不及格。 \n 臉上有疤就是儀容欠端正,身上有刺青(即使是在隱密的位置,沒有不雅圖案或字句)就是體檢不合格;這些規定跟能不能成為警專學生,接受警察教育無關,甚至對將來從事警察工作的職能亦無關連,是明顯的五官容貌歧視,可是教育部竟然通過備查,顯然教育單位對「歧視」的認知缺乏敏感度。 \n 這些警察學校的學生畢業後要通過考試院舉辦的警察人員特種考試及格才可以獲得分發任職,雖然《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第卅九條,規定考試院要取消公務人員考試對身心障礙人員體位不合理限制,但是台灣還有十二項公務人員考試需要實施體格檢查。除了警政單位對身體刺青的限制,法務部調查人員特考亦規定應考者不得有「五官有嚴重畸形者」,理由是考慮行動蒐證時容易引人側目,在化妝術如此發達的現在,這樣的規定是否有其必要?有沒有牴觸《就業服務法》第五條「五官」不得歧視的規定?都需要重新檢討。 \n 除此,許多體格檢查項目無法說明和其職務的相關,譬如色盲者不能報考外交、新聞特考及商務特考人員,理由是駐外人員都要接送國內外的貴賓,需要開車,另外無法分辨駐在國國旗顏色也不太妥適。這些都不是從事外交工作人員的核心工作職能,卻輕易的用行政的辦法來排除人民的工作權。 \n 另外司法人員(包括法官、檢察官)體檢排除重度肢體障礙及視力不及0.1,聽力不及九十分貝的身心障礙者,卻無視他們也有工作能力的事實。高考律師榜首罹患肌肉萎縮症的陳俊翰,為了他不能報考司法人員考試,曾經到總統府向馬總統陳情,而後考試院曾召開「身心障礙人員考試改進專案小組」會議。相隔一年多,考試院才又發函這些用人機關,徵詢取消或刪減、放寬體檢標準的可行性,兩次會議都因為行政部門堅持,我們的公務人員國家考試還存著各式各樣對身心障礙者的體格檢查限制。 \n 身心障礙者要求一個公平的機會,不能因為他們身體功能及結構的損傷,而被剝奪工作的機會。在台灣簽署兩公約之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規定凡屬公民,不受無理限制,均應有參政的權利及機會,其中服公職就是其中的一項。我們呼籲國家考試不要、也不能再對身心障礙者有歧視性的限制,因為這是人權的議題。 \n (作者為中華民國殘障聯盟秘書長)

  • 學測,一場沒有正義的考試

     昨天學測放榜,不管幾家歡樂幾家愁,考生將被迫進入有些人要全力衝刺、有些人卻可放牛吃草、既尷尬又矛盾的高三下學期,因為學測是場沒有正義的考試。 \n 學測的全名是學科能力測驗,在高三兩學期間的寒假舉行,要考所有學科,但只併成五大科:國、英、數、社會科和自然科。看似各科並重,實則十分偏重國、英、數,而輕社會科和自然科。學測規定第一類組(文法商)要考自然科,第二三類組(理工醫)也要考社會科。雖然通識課程和專才教育的分界仍有爭議,也見仁見智,但在教改口口聲聲要減輕學子負擔、快樂學習的大纛之下,文法商組還要考物理化學、理工組還要考歷史地理,和以前的舊聯考相比,其邏輯正義何在? \n 現代人類文明的重心是科學,粗分為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但兩者差異天壤。學測採用五大科計分,會讓有志於歷史科的考生,歷史科只占總分一/十五,將來毫不相干的數、物、化竟要占二/五;想讀化學系者,化學只占一/二○,國文社會科也占二/五,這種高舉通識教育為理想,卻扁平化、甚至漠視專業科目比重的考試制度,真能挑選出適才適性、有潛能的學生嗎?這不是與大學考試選才的目標背道而馳嗎? \n 學測在高三寒假舉行,但範圍只有一到四冊,也就是根據高中一到四冊(即整個高中學程的三分之二)成績就要決定大學的考取與否,高三的五、六冊則形同虛設完全不必採用,這種考試設計可說完全漠視高中三年六冊的精神!再者,對採循指定考試(簡稱指考)分發入學的學生更是不公平。 \n 依據學測成績,即可經由個人申請或推薦甄試(陸續於五月放榜),或繁星入學(人數較少,但三月初就放榜)等多元入學方式進入大學。但等待放榜期間是煎熬的:前二種方式尚須準備口試、筆試和備審資料(自傳、校內外比賽成績…),但卻還得同時兼顧高三下學期的課程;因為如果學測考不上,還要考指考。對有家庭資源的考生,口試的準備、模擬、甚至補習,還有備審資料,多可由家長代勞捉刀,弱勢家庭的學子就只能完全靠自已,這是極端不公平的。 \n 學測後若幸運錄取(越來越多,高達四成),那就真的自由自在了。高三下的課就不必上了,老師可以睜隻眼閉隻眼,但卻會干擾繼續要準備指考的同學(對學測結果不滿意或落榜者,約六成),這一切荒謬的景象都是制度造成的。 \n 筆者以自身經歷舊聯考、和陪伴子女學測及指考的經驗,只能吶喊:學測是一場沒有正義的考試! \n (作者為外科醫師)

  • 咱的教育-改革基測分發制度

     為了降低國中生的升學壓力,教育部近來提出許多「考試方式」的改革方案,包括從二次改為一次,從PR值改為百分制,從中間偏易改成中間偏難等等。然而,因為基測問題出在分發制度,而不是「考試方式」,教育部著重「考試方式」改革,既未對症下藥,註定將徒勞無功。 \n 現在高中第一志願的錄取名額,就像是廠商推出限量的名牌包。假設有一款名牌包,每年只發行三千個,當有三十萬人加入競買行列,無論廠商如何訂定購買的規則,成功買到限量包的人仍只有百分之一,失敗的人卻有百分之九十九。此時,就算財政部長看不過去,出面大聲呼籲大家不要買名牌包,你想會有效嗎? \n 同理可知,如果第一志願的名額不能大幅增加,任何「考試方式」的改變和教育部長的呼籲,都不會影響成功和失敗人數的比例,更無法降低國中生的升學壓力。 \n 為了降低國中生的升學壓力,我建議從改革「分發制度」做起。我們可以參考即將於大學實施的A、B、C、D評分制度,將PR值以大間隔的方式評定基測成績,例如從○到九,共分成十級,在同一級距的學生,以亂數方式分發學校。 \n 這個分發方式,會帶進來一些不確定性。優點是可以將第一志願的錄取名額,從三千人增加到三萬人。藉由分發制度的改革,教育部可以明確地告訴國中生和家長們,不要太重視完美的筆試成績,追求考試題目的「標準答案」會傷害孩子們的想像力,也不是教育的目的。 \n 唯有改革「分發制度」,才能夠降低國中生的升學壓力。讓國中生有時間去培養自己的興趣,把追求知識的熱情和豐富的想像力保留到高中和大學,孩子們的人生才能更精彩、更有創意和活力。

  • 大陸教育 每周日見報-非北京籍學生首嘗同城待遇

     這個夏天,對於在北京打拚12年的江蘇籍律師焦文(化名)特別刻骨銘心,因為今年上國中的兒子不但被推選為優等生,並幸運地分發到北京知名中學北大附中。 \n 案例1:江蘇優等生獲推薦 \n 繼北京西城率先將外地生納入正規「小升初」(小學升國中)體制後,今年4月,海澱、東城、朝陽等區也紛紛向外地生敞開大門,外地孩子首次享受到跟北京孩子一樣的「同城待遇」。 \n 焦文的兒子焦小旺4歲起就來北京,當時他已經開始注意外地生升學資訊。由於外地生進北京中小學必須「借讀」,想進好學校得靠關係、繳贊助費,大學聯考時還得回原籍應試……焦文說,每每想到這些,內心就會感到惶恐。 \n 幸好,兒子入學後表現傑出,不但是標槍和籃球校隊,每天和北京學生一起受訓,學習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讓焦文又高興又憂慮:「孩子這麼爭氣,一定要幫他找一所好學校!」 \n 小旺升上小五,焦文開始新一輪的四處奔走,動員了身邊所有朋友關係,甚至想花高價「砸開名校的門」。 \n 今年4月20日,最新政策「同城待遇」發布,焦文心中大石終於落地,「覺得教育公平的陽光終於也照到了自己身上」。5月12日,海澱區小升初2190名優等生電腦分發,不到1分鐘就完成了,其中首次出現了316名外地生,小旺正是其中之一。 \n 焦文說,小旺是幸運的,剛好趕上了「同城待遇」首班車,但他也明白這個政策有高度實驗性質,孩子成為實驗品:「外地生的求學路註定比北京孩子更坎坷、更艱難。小升初這道門檻是邁過去了,那3年之後呢?考大學又怎麼辦?」 \n 案例2:川娃子「高分落榜」 \n 另一名同樣在北京海澱區的四川學生周歡也有相同的憂慮。周歡今年以「體育特長生」身分參加體能考試,如果通過就能爭取較好的電腦分發機會。這項測試今年是首度對外地生開放。 \n 周歡3年前跟父母來北京,父母在一家連鎖火鍋店打工,通過老鄉搭線,讓周歡在交大附小「借讀」。周歡在學校人緣不錯,被選上班長,還在學校乒乓球比賽中得過第一名。 \n 不過,因為沒有北京戶口,3年來,周歡一直無法參加各種教育部門的體育類競賽。這也是他在特長生測試中最吃虧的事:因為沒有參賽就不可能得獎、不能加分,而很多同場競爭的北京孩子早已得獎無數。 \n 幸好,周歡成為第一屆「同城待遇」政策受惠者,得以報考「體育特長生」,不過他卻「高分落榜」。 \n 「當時很不服氣,就差那麼一點,」周歡說。倒是周爸爸比較坦然,這次機會本來就是一個意外,以前他們根本不敢想像可以和北京孩子一起參加特長生測試、一起參加電腦分發、進入公立國中。 \n 失去特長生錄取機會,周歡參加了一般學生電腦分發。「可能3年後就要回老家讀高中,將來一定要憑自己的實力考回北京!」他堅定地說。 \n 案例3:湖南生意外升名校 \n 來自湖南長沙的楊詩琪是東四七條小學畢業生,今年首次實施的「同城待遇」,她幸運地被派到東城示範校166中學,「這是我最想去的學校!」楊詩琪非常開心。 \n 楊詩琪母親唐女士說,她和丈夫都是湖南儀器儀表總廠員工,1998年被派到北京工作,當時才幾個月大的詩琪也跟著來北京。 \n 家長擔憂:只能沾兩年光 \n 「沒想到現在詩琪能趕上『同城待遇』,也能和北京的孩子一起參加推優、特長生和電腦分發,」唐女士對這個結果喜出望外,「詩琪的學習一直很好,4年級被評為『三好』(即模範生),成績一直是班上前幾名,現在終於有機會上名校了!」 \n 楊詩琪被如願分發到好學校,但由於外地生不能在北京參加大學聯考,所以即使被分發到理想學校,也只能沾兩年的光。唐女士說,湖南要求回原籍參加大學聯考的學生必須有3年學籍,「所以我們必須提前一年回去,參加那邊的高中聯考才行。」這樣的政策讓唐女士很糾結:「我和丈夫都在北京工作,不能陪孩子回去,爺爺、奶奶年紀也大了,到時真不知怎麼辦?」 \n 換言之,雖然具有指標意味的北京開放外地生的中小學學籍,輿論認為是「中國一線城市試圖解決農民工子女教育問題的風向標」。事實上這些舉措也只是有限的進步,義務教育完成之後,這些外地學生的高中入學考怎麼辦,大學聯考怎麼辦?他們面前依舊橫著許多邁不過的門檻。

  • 北市稅官流失 近3年離職23%

     在公職超夯的年代,台北市稅捐處居然大喊「找嘸人」!在96至98年期間,通過高普考的人,平均離職率達38%。稅捐處長謝芳松25日表示,希望政府人事單位應重視並檢討用人問題,否則無法培育出可用的稅務人才。 \n 謝芳松表示,稅捐處現有稅務人員約610人,近3年離職總人數達百人,平均年離職率為5.57%,該處雖以各種考試管道遞補人力,在3年間有172人分發報到,不過已有41人離職,離職率逾23%,顯示該處稅務人員流失嚴重。 \n 為避免人力出現空窗期,稅捐處會在高普考之後提出下半年人力需求,而上半年,在地方特考後已提出,以99年為例,各項公職考試人力需求有34人。 \n 北市稅捐處96年至98年離職人員總計102人,其中96年離職率高達8%,97及98年離職率均逾4%,離職人員平均年齡為35.8歲,7成年齡小於40歲,與該處現有610位稅務人員平均年齡42.8歲相較年輕。離職人員平均任職年資為5年,任職1到5年即離職者占52%,另有15%,計16人任職未滿1年即離職。 \n 謝松芳說,基層人員月薪約3~3.5萬元之間,6職等的幹部月薪也接近5萬元,但因為北市案件多,工作繁忙,因此許多同仁會請調到中、南部縣市工作,同樣薪水但工作輕鬆。 \n 稅捐處統計人員離職原因有57%為商調至其他機關、32%為錄取其他考試、8%為辭職,以考試分發及辭職等原因離職者,多僅任職該處1年左右,以16位任職未滿1年即離職人員為例,10人因錄取其他考試離職,另6人辭職。在離職人員中,僅52%仍任職稅務機關,41%到外縣市任職,55%選擇至中央機關任職。 \n 就職務高低分析,基層工作的公務員越容易離職,該處96年至98年申請各種考試分發報到人員共計172位,但離職率偏高,高考錄取人員離職率為19.35%、普考為87.5%、初等考試為54.55%,平均離職率達38%;地方特考離職率雖較低,但也有18.03%,總計各種考試錄取人員平均離職率逾23%,亦即每報到5名考試錄取人員就有1人在3年內離職。 \n 謝芳松舉出最近的離職案例表示,一個櫃台新人早上才報到,主管只是告訴那位新人,應先到位置上坐一下,了解一下工作性質,沒想到中午該名新人,就對主管表示,可否把當天的報到當作取消,因為他不想做這個工作,甚至還有上一天班之後,隔天人就不再出現,讓稅捐處相當頭痛。 \n 謝松芳認為,人事單位必須正視這項問題,因為不只是北市稅捐處有此困擾,國稅局的離職率也偏高,應該考慮區域工作比重,訂出不同加給,以免稅務人員持續流失。

  • 6大考改革方案

    原文未來大學聯考成績是重要的錄取依據,但非唯一依據。(大陸教育部政策法規司司長孫霄兵) \n解析 \n為了改變大學聯考「一考定終身」,大陸教育部門幾年前就在研擬教改方案;今年兩會前夕公布的《教改規畫綱要》徵求意見稿,意味著大考改革方案呼之欲出。 \n大考錄取制度 已有突破 \n大考改革包括考試、招生、錄取制度三個面向。目前大陸教育部對「多次聯考」仍持保守態度,但在招生、錄取制度上已有突破。 \n首先須了解,大陸幅員廣大,大學聯考不是一次放榜,而是分成六批錄取:「提前批次」是條件較嚴格的師範、體育、軍校和藝術類等院校;「第一批次」是直屬於教育部或省級頂尖大學;「第二批次」是縣市級大學;「第三批次」是民辦獨立學院,第四、五批次是專科生、「高職」生(即台灣的技術學院)。 \n然而專、職是「斷頭」體系,不能與大學本科銜接,卻又和大學本科以同一考試成績分發,相當混亂。大陸教育部政策法規司司長孫霄兵表示,未來將逐步實施分類入學考,意即本科和專、職入學考將分割,本科考試由教育部負責,專、職考試則下放到省級。 \n名校聯合招生 教部肯定 \n此外,去年起北京清華、上海交大等五所大學已嘗試聯合自主招生,孫霄兵表示肯定,認為名校聯合自主招生雖然仍有技術細節需克服,但「方向是正確的」。 \n值得一提的是,即使通過了各大學「聯合自主招生」,也只是獲得「大學聯考加分優惠」,換言之還是要考試,只是錄取時較有優勢。 \n這也是大陸大考改革方案的主要精神:「多元錄取」,意即「大學聯考成績是重要的錄取依據,但非唯一依據」;例如未來高中時的各項學業成績、競賽成績(或稱「學生綜合素質評量」),以及各省自辦的「學業水平考試」,也將逐漸納入。 \n目前包括北京市已有12個省市採用「學業水平考試」,但各地區實施方式不同,有的是把「學業水平考試」成績列為招生參考,有的直接依某個比例計入大學聯考成績。

  • 北市國中小 明年廣徵百名教師

    北市教育局三日宣佈,九十九學年將舉辦聯合招考一百名國中、小教師,紓解流浪教師問題。部分國中校長指出,教師懸缺嚴重,早就該辦了,但國小校長認為,教師懸缺問題並不嚴重。北市教育局長康宗虎表示,初估明年七月,國中及國小分別甄聘五十到一百名教師。 \n中山國中校長張勳誠、弘道國中校長陳今珍表示,學校懸缺十位教師,早就應招考,明年若能聯合招考,可紓解教師不足問題。 \n國中贊同 國小傾向再評估 \n仁愛國小校長胡應銘表示,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明年要分發五十三名公費生、少子化再減班,有些學校每班只有十幾人,國小教師懸缺問題並不嚴重。明年有無必要甄選教師,要做精密調查與評估。 \n康宗虎指出,近年北市國小每學年平均減少一百多班,從九十六至九十八學年度,由於減班數量甚多,北市已連續三年停辦國小教師聯合甄選;九十八學年亦停辦國中教師聯甄。 \n北市教育局主任秘書曾燦金指出,明年開放的是「懸缺教師」甄選,須將年度懸缺數與預計退休教師數,扣除減班後的超額介聘教師、公費生分發數。更重要的是,須將未來幾年教師人數可能變動趨勢納入精算,以避免教師超額留用。 \n明年六月公告 七月甄選 \n教育局表示,九十九學年國中小核定班級數,完成減班教師介聘、省市互調及公費生分發作業後,一月會公告教師甄選考試方式,六月公告甄選相關類科及教師名額,七月聯合甄選並於月底完成聯合分發。 \n北縣教育局表示,每年北縣國中都會有一百個教師缺額甄選;國小也會辦理甄選,但名額不定,且以英語類科為主,一般類科名額較少。 \n北縣教育局指出,國中、小教師甄選,都是在每年七月辦理,至於確切教師開缺數字,則須到明年六月才會知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