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耳蝠的搜尋結果,共07

  • 金黃鼠耳蝠 翱翔嘉縣平原區

     嘉縣野鳥學會常務監事陳建樺日前在嘉縣平原區發現「黃金蝙蝠」蹤影,將近20隻的金黃鼠耳蝠,有大有小倒掛在龍眼樹梢,金黃色且毛茸茸的模樣十分可愛。近年來,金黃鼠耳蝠數量逐年減少,不易觀察,而這也是陳建樺睽違多年,再拍下這群嬌客的身影。 \n 喜愛攝影的陳建樺透露,約莫9年前,曾拍到為數較多的金黃鼠耳蝠,接著2、3年後,雖曾在大埔鄉巧遇金黃鼠耳蝠,但當時僅有1隻,爾後便很少發現牠們的蹤影,直到24日才又被他看見,而且數量比上次還多,當下的他難掩興奮,回家後也立刻將照片放上社群網站與好友分享。 \n 嘉義大學生物資源學系助理教授方引平指出,金黃鼠耳蝠屬於樹棲性動物,經常選擇具有較寬大葉面的桃花心木、大葉欖仁、黃槿或龍眼等樹種,倒掛在垂枝條末梢,並以樹葉作為遮蔽,既能避雨也可遮陽,還能躲過猛禽攻擊,一舉數得。 \n 方引平解釋,金黃鼠耳蝠為台灣特亞種,其體型略大於其他種,多分布在台南、嘉義及雲林一帶,每年約清明節就會現身平地,繁衍下一代,直至中秋節前後離開,冬季時會飛往海拔2000公尺以上的山區洞穴冬眠。但近20年來,金黃鼠耳蝠數量遽減,目前已列名在《2017台灣陸域哺乳類紅皮書名錄》的「國家易危」等級。

  • 「蝠」氣啦!金門發現台灣地區蝙蝠新紀錄種

    「蝠」氣啦!金門發現台灣地區蝙蝠新紀錄種

    今年1月底有遊客在金門縣畜產試驗所發現受傷蝙蝠,經台灣蝙蝠學會鑑定確認是台灣地區首次發現的新紀錄種蝙蝠「大足鼠耳蝠」,顯示金門與鄰近區域物種有移動和交流現象,除增加增加生物的多樣性外,也有助於生態系統的穩定與平衡。 \n \n縣府農林科長鐘立偉指出,今年1月25日有遊客在縣畜試所拾獲1隻無法飛行的蝙蝠,經《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獸醫師檢傷發現,該個體為雄性蝙蝠,嚴重脫水,身上有多處不明創傷,雖最後搶救無效死亡,但研判牠並非金門常見的蝙蝠,在將屍體寄交台灣蝙蝠學會鑑定後,與採自香港雄性個體標本比對結果相符,確認為大足鼠耳蝠(Myotis pilosus),為台灣地區首次發現的新紀錄種。 \n \n台灣蝙蝠學會祕書長周政翰表示,大足鼠耳蝠的主要食物為昆蟲,但牠們的腳部特別大,後腳掌跟腳脛為一比一,會利用大腳來抓魚吃,是具有捕食魚隻能力的物種,目前的分布地點包括中國大陸、香港及越南等區域。 \n \n縣府指出,台灣地區含離島包括該新紀錄種在內,目前已發現和紀錄的蝙蝠有37種。在金門地區有東亞家蝠、絨山蝠、高頭蝠、東亞摺翅蝠、大高頭蝠(或稱大黃蝠)、短吻食果蝠(或稱印度犬果蝠)及大足鼠耳蝠等7種,其中前4種也見於台灣本島,後3種則尚無發現。 \n \n在生態體系方面,蝙蝠有許多服務機能,例如榴槤只在晚上開花,就是靠蝙蝠協助授粉,很多島國的林木種子也需要靠蝙蝠協助傳播,在台灣旗山南勝及美濃德興社區等地,甚至因種植玉荷包荔枝的生物防治需求,還特別號召居民製作蝙蝠箱讓蝙蝠棲息,每隻蝙蝠每晚甚至可以捕捉上千隻的各類害蟲,超高效率讓人驚奇。 \n \n另外,因為蝙蝠的「蝠」與「福」同音,也是福氣的象徵,在台閩地區的傳統建築和器皿、藝術品上常可見蝙蝠的裝飾圖騰。

  • 多年不見 黃金蝙蝠回來了!

    多年不見 黃金蝙蝠回來了!

    「嗨!好久不見!」瀕臨絕種的黃金蝙蝠清明節前後原本會大量移棲北港和水林一帶,近年來因農藥使用量多,數量大減,甚至消聲匿跡多年,雲林蝙蝠館今年以超音波偵測,意外發現蝠蹤,志工喜出望外,開心有眼「蝠」了。 \n \n 俗稱黃金蝙蝠的「金黃鼠耳蝠」是台灣特有的遷徙性蝠類,身形嬌小黃澄,萌樣討喜,水林鄉是最大棲地,前鄉長許裕欽故居屢有百蝠棲居,蔚為奇觀,水林鄉因而設立亞洲唯一的黃金蝙蝠館,引起國際注意。 \n \n 美國蝙蝠保育組織BCI創辦人,也是探索頻道的世界級蝙蝠生態專家墨林塔特(Merlin Tuttle)去年也來台交流,認為水林是黃金蝠(福)地,呼籲大家好好珍惜。 \n \n 不過,近年來黃金蝠數量暴減,蝙蝠館長張恒嘉說,農藥是最大殺手,其次是空汙,因而改變了蝙蝠的棲居習性。蝙蝠喜棲陰暗洞穴,獨鍾樹棲,最愛成群躲在大葉欖仁樹或龍眼樹的捲葉間,藉葉片隱藏自己,即便出現在家中庭院樹上也不易被發現。 \n \n 為尋找蝠蹤,張恒嘉帶領志工連日以超音波偵測器夜間追蹤,分析聲紋,終於又發現蝠群,大家雀躍不已,蝙蝠館周邊也有零星蝠跡。「好可愛哦!」幸運遊客目睹嬌客,但見產後的蝠媽媽不時舐著蝠寶寶,天倫畫面令人驚豔。

  • 張恒嘉致力台灣蝙蝠保育

    張恒嘉致力台灣蝙蝠保育

    你有聽過金黃鼠耳蝠嗎?金黃鼠耳蝠,俗稱黃金蝙蝠,又稱倒吊蓮、倒吊鈴,屬於蝙蝠的一種,主要分布於台灣的台東、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和台南等縣市。其中,又在雲林縣水林鄉和北港鎮兩地分布最密集。位於雲林縣水林鄉就有座黃金蝙蝠館,除了可以讓認識金黃鼠耳蝠外,幸運的話還可以見到蝙蝠。 \n 黃金蝙蝠館館長張恒嘉說,來水林鄉的第一天時就發現到一度以為消失的金黃鼠耳蝠,覺得與金黃鼠耳蝠有緣,於是展開一段保育之旅。張恒嘉也說到,現在社會過於開發、砍筏樹林,使黃金蝙蝠的棲息地慢慢減少,也發現到水域無水可用及農產品的農藥殘留,都是威脅蝙蝠生存的因素。其中,農產品的農藥殘留更為嚴重。 \n 張恒嘉觀察後發現,有機農法是保育蝙蝠及土地的不二方法,但是推廣有機農法不容易,即便是和自己的親人。「幸蝠米」則是個例子,有機農法推廣至今,蝙蝠還是數量稀少。張恒嘉說,金黃鼠耳蝠通常會在春季時繁殖,選擇樹林、周圍有廣闊農田及水域的地景棲息,以前到了黃昏時候一抬頭就可以看到金黃鼠耳蝠了,現在則比較看不見有金黃鼠耳蝠蹤跡。 \n 張恒嘉除了在農產品方面下功夫外,對於「蝙蝠屋」也小有研究,蝙蝠屋的設計是他研究多時才完成的,除了設計外也融合當地木工師傅手藝而成。製作蝙蝠屋的材料,是從南洋原木進口木材,以及一部分經過認證的木材,這些則是來自張恒嘉對於保護地球的堅持,現在在黃金蝙蝠館也可以自己製作蝙蝠屋。 \n 為了增加農產品通路及推廣生物多樣性保育,張恒嘉還設立了「幸蝠小舖」及「幸蝠小舖」的網路通路,除了可以讓民眾透過採購蝙蝠屋以及相關的文創、農產品外,更可以認識到金黃鼠耳蝠及幸蝠米。在這裡,幸蝠小舖定位以蝙蝠的文創品為主,農產銷售為輔。張恒嘉還提到,當初是希望遊客到這裡除了遊玩及認識蝙蝠外,也能有一些紀念品可帶回去。 \n 另外,張恒嘉在保育金黃鼠耳蝠的事蹟也刊登在北歐Hirschfeld Media出版的蝙蝠專書。他很謙虛地說,能與非洲肯亞經營果園、做果蝠研究的Beatrice Amadalo女士並列,讓他備感榮幸。張恒嘉表示,這本書是從蝙蝠的演化及多樣性、飛行及形體、掠食及食性、軍備競賽、繁殖、冬眠及遷徙棲所、蝙蝠與人類等各個章節,依序介紹關於蝙蝠的小祕密,取材來自於歐洲、非洲、美洲及亞洲等地。瑞典籍作者Johan Eklöf及Jens Rydell,更因為張恒嘉兩度抵台和他訪談,另外,該書也將台灣雲林的蝙蝠館、北港朝天宮香爐上錫製蝙蝠(取惜福之意)、南投及高雄美濃的蝙蝠洞都入書。 \n 張恒嘉知道要深談保育,必須跨出和大眾溝通,且透過一些簡單概念讓大眾認識蝙蝠,除了拉近人與生物多樣性的關係外,在不傷害環境的商業模式下,也提供水林鄉居民創造經濟及保育土地的可能。 \n 在九十八年成立至今的黃金蝙蝠館,為了改變人們對於蝙蝠負面印象,張恒嘉在這一間小小的展館努力下,為金黃鼠耳蝠以及台灣蝙蝠發聲,讓「黃金蝙蝠」之稱的金黃鼠耳蝠,負起幫助民眾認識蝙蝠的生態功能及重要性,期能成為蝙蝠改運的代言人。 \n \n記者許雅茜╱雲林縣水林鄉報導 \n

  • 雪管處復育有成 寬吻鼠耳蝠產子

    雪管處復育有成 寬吻鼠耳蝠產子

     雪霸國家公園在觀霧地區進行例行性蝙蝠調查,日前意外發現六月底捕獲的懷孕寬吻鼠耳蝠已於調查袋中產子,幼蝠身上的臍帶還沒脫落、攀爬在母蝠胸前吸奶,可愛模樣讓工作人員驚喜不已。 \n 雪管處長林青表示,蝙蝠為哺乳動物,絕大多數的母蝠在胸前兩側有一對乳頭,可分泌乳汁哺育幼蝠,考量到若釋放母蝠恐導致母蝠遺棄幼蝠而影響存活,目前先將蝙蝠母子安置於飼養箱,每日以麵包蟲餵養,待幼蝠長大後再評估是否進行野放。 \n 林青說,雪霸處曾在民國九十七與九十八年間在觀霧地區進行蝙蝠調查,當時累積記錄十六種蝙蝠,隨著觀霧山椒魚試驗棲地的營造工作完成後,針對棲地裡的蝙蝠物種調查,發現觀霧地區新增六種蝙蝠,顯見物種復育有成。

  • 雪見蝙蝠屋 東方寬耳蝠入住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今天說,架設在雪見遊憩區的大型蝙蝠屋有首位房客入住,且是稀有的「東方寬耳蝠」,為生態添新紀錄。 \n 研究人員19日觀察到1隻稀有「東方寬耳蝠」棲息在雪見遊憩區的大型蝙蝠屋中,成為設置逾3年來,首位入住的房客,但礙於目測角度,無法判別公母。 \n 雪管處為進行蝙蝠多樣性研究調查,自2008年在雪見遊憩區設置15座小型人工蝙蝠巢箱,2009年9月進一步設置全國首座長約2公尺,寬、高1.5公尺的「豪華版」大型蝙蝠屋,內含百葉窗式、垂直隔板及屋頂內中空3種設計格局,吸引喜好不同棲息方式的蝙蝠入住。 \n 只不過,豪華房舍完工以來,多是樹蛙、鳥類等「不速之客」誤闖,直到日前終於有首位「目標房客」入住,且是稀有品種,令研究人員興奮不已,而這也是東方寬耳蝠在國內首次利用人工巢箱棲息的紀錄。 \n 研究人員表示,東方寬耳蝠屬於中小型的食蟲蝙蝠,體重約7克,特徵就是牠一雙寬而大的耳朵,在台灣最早在1995年被發現,直到2002年才發表為台灣的新紀錄種;過去發現紀錄僅有棲息於倒折竹縫中,鮮少有其他生態資料。 \n 雪霸處長林青表示,森林蝙蝠喜歡住在樹洞或樹皮裂縫,而蝙蝠巢箱剛好提供類似的環境;4年多來,掛在樹上的小巢箱曾記錄到台灣管鼻蝠、姬管鼻蝠、家蝠類與台灣長耳蝠4種蝙蝠居住,未來將持續進行監測工作,盼能獲得更豐富的生態資料。1020423 \n

  • 長耳蝠小夫妻 住進雪見蝙蝠屋

    雪霸國家公園在蝙蝠出沒的雪見遊憩區,設置小型的蝙蝠屋供棲息,最近研究人員發現有保育類的台灣長耳蝠,雌雄蝙蝠入住,而且公母擠在一塊相當恩愛,因此拍了照片後,並沒有將他們抓出來確認翼環編號,隨即關上房門,不敢再打擾,好讓蝙蝠繁衍後代。 \n雪霸國家公園的雪見遊憩區,經過管理處同仁兩年多的研究調查,已經在小小九公頃的遊憩區中發現了廿種食蟲蝙蝠,佔了台灣本島食蟲蝙蝠種數(以卅種計)的六七%,其中不乏多種稀有種類,如二○○八年甫新增公告列入保育類名單中之無尾葉鼻蝠,以及黃頸蝠、毛翼大管鼻蝠、彩蝠、寬耳蝠、渡瀨氏鼠耳蝠等。 \n嬌客很恩愛 研究員靜待繁衍後代 \n而在雪見遊憩區森林中架設的小型蝙蝠屋如今也有重大發現,研究人員在十一月底的例行檢查發現,所架設的十五個蝙蝠屋中有四個入住了六隻特有種蝙蝠(台灣管鼻蝠一隻與台灣長耳蝠五隻),而其中的台灣長耳蝠為國內第一次發現該物種會利用蝙蝠屋的紀錄。 \n讓人驚奇的是,這六隻蝙蝠中就有五隻是研究人員曾經捕獲且上了翼環的個體;更讓人興奮的是,有兩隻不同性別(由翼環顏色判斷)的台灣長耳蝠竟然擠在蝙蝠屋的同一格間中。為避免過度驚擾這些嬌客,研究人員拍了照片後,隨即將房門關上。 \n雪霸處副處長鍾銘山表示,雪見地區蝙蝠物種多樣性已是全台之冠,而是否還有其他種類,因調查工具的限制尚未被記錄到,這些眾多的物種,在這片中海拔森林中棲居於何處,將是繼續研究的重點,也希望許多大自然的奧秘在未來一一被解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