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聖吉16號的搜尋結果,共57

  • 護漁不力 卻祭法規為難漁民

     廣大興案曾讓不少討海人心慌,但近年因船隻監控系統愈趨完善,漁民相信不再有類似案件發生,但不代表漁民能過上太平日子,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表示,政府一定要落實護漁政策,漁權則是台灣目前面臨到的最大困境。東聖吉16號事件的家屬更氣得直斥「官員不要說一套做一套!」  2016年4月間,琉球籍「東聖吉16號」漁船在沖之鳥礁東南東約150海浬國際海域作業時,無故遭到日本公務船扣押,當時日方要求船長家屬要匯保證金170萬台幣才肯放人,該事件不僅一度引起台日衝突,也讓所謂護漁政策宣告失敗。  時至今日,「東」船長父親潘忠秋談起漁民面臨的困境,依舊以此為警惕。潘忠秋說,現在討海跟以前不同,很多國家愈趨開放,加上船隻監控系統也愈趨完善,除非是經過可能有海盜出現的麻六甲海峽等,否則如廣大興的案例應該不會再有。  他語重心長地說,即使不會有第2個廣大興,也不代表討海人會有好日子過,因為他兒子在沖之鳥礁遇到的事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無奈地說,近年來政府制定許多法規要漁民遵守,說是把自己管好就不怕國際挑剔,但當他們謹遵規定小心翼翼在海上作業時,仍難逃被無故扣押。  「政府護漁護到哪去了!」他氣憤地說,很多事情不是漁民做好就好,當在位者無法給人民實質保護時,再多的法規也於事無補,到頭來還是在為難自己人,且現在1個小違規動輒罰款上百萬,他想請問政府,在嚴刑峻罰下,漁民有得到應有的保障嗎?

  • 台日沖之鳥爭議持續 我未提「東聖吉16號」保證金返還

    台日沖之鳥爭議持續 我未提「東聖吉16號」保證金返還

    台灣與日本在沖之鳥的爭議問題仍未在第二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解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秘書長張淑玲今(20日)強調,雖然雙方對沖之鳥的立場仍有歧見,但雙方同意維持作業安全,漁業養護資源的原則下,就漁船在該領域作業問題等議題持續對話。 不過,對於去年遭日本公務船在沖之鳥扣捕的屏東小琉球籍漁船「東聖吉16號」保證金一事,張淑玲坦言,「沒有就此意見交換」。 張淑玲表示,沖之鳥附近海域作業問題是台日爭議議題之一,多年來在該海域發生衝突,台日雙方各有立場,本來就不容易的根本性解決。 張淑玲指出,雖然雙方有解決的誠意跟善意,但此困難問題並非一兩次對話可獲令人滿意的成果,透過此對話拉近及縮短台日在海洋事務的差距,以彈性務實持續進行對話。解決這些問題。 張淑玲強調,我方持續爭取漁民在沖之鳥附近海域的作業權益。日方充分了解到我方的主張及需求,雙方都有一定的善意跟誠意對話。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漁業署副署長黃鴻燕表示,台日雙方各自有不同立場,對於沖之鳥附近水域,在雙方尚未達成協議前,基本上至海域作業本來就高風險,本就告誡所有漁船要特別注意,希望能夠降低所有可能的爭端,未來讓漁船在那邊作業。

  • 東聖吉16號事件 我要求日道歉還款

     1年1度的台日民間漁業協議會議,10日展開第3次會議,並首次移師東港區漁會召開,會議中,雖以台日民間漁船糾紛為主,但沖之鳥議題也成了重點動議,中華民國全國漁會總幹事林啟滄指出,已請對方代表向日本政府訴求,確保台灣漁船在該海域的安全。  林啟滄說,會議中,台日雙方主要討論,當台日民間漁船遇上作業摩擦、糾紛、事故或需要協助時,雙方應有何種協議?從2年前召開首次會議後,台日民間漁業關係即默契良好,如去年曾有2件糾紛事件,都在會議後,將摩擦點降到最低,因此每次會議都會商議未來的調解、救援走向。  至於沖之鳥議題,林啟滄指出,各漁會都有向日方表明關切,要求日本官方要確保台灣漁民在該海域的作業安全,並請求返還760萬元的保釋金,而這次雖然只是民間的交流會議,但日方代表有釋出善意,表示會幫忙轉達,將台灣的意見帶回去向政府反映。  「台日民間漁業一向友好。」琉球漁會總幹事蔡寶興肯定日方民間代表的回應,他說,民間漁業的友善交流不可否定,但沒想到日本官方會因琉球籍東聖吉16號事件,打破台日關係,甚至造成雙方緊張氣氛,希望日本政府重視該案並道歉還款。

  • 船長著國旗裝出海 預計6天後抵太平島

    船長著國旗裝出海 預計6天後抵太平島

    20日上午共有5艘漁船、20人航向太平島,由滿吉勝號於10點48分許領航出港,嘉順財號、海吉利號、穩順滿號、達億春號緊跟在後,滿船的國旗及「保南海、護漁權」、「保祖產、護主權」布條相當振奮人心,行程預估6天後到達太平島。  5艘插滿國旗的漁船,20日從新園鄉鹽埔漁港駛出,正式航向太平島「保祖產、護主權」,發起人鄭春忠說,很多人不知道嚴重性,南海是漁船到東南亞捕魚的必經要道,因此才會拋磚引玉串連漁船登島護權,屆時不僅要登島插國旗,還要取海水回來。  「太平島是島不是礁、200海浬經濟海域是我們的訴求!」發言人羅強飛說,目前南海主權問題確實複雜,小英政府也許有所顧慮,但民間願意自發性自助,只希望政府能藉此硬起來。  羅強飛提出活動兩大重點,一是航向南海從事捕魚作業,以此宣示漁權,同時也要登島取海水,向國際證明島上有淡水適合人居住,二是呼籲政府,民間發起登島活動是要全力配合政府一起維護漁民權利,希望政府能看見漁民的需求。  琉球漁會總幹事蔡寶興也到場支持,他說,漁民真的需要太平島這個漁場捕魚,60年前父親即在這個海域捕魚,雖然離台灣很遠,但沖之鳥也離日本不近,日本政府都積極欲把礁變成島,台灣政府應該也要捍衛太平島是島的事實,並強調總統也要登島宣示主權,才能讓漁民有信心。  曾在沖之鳥海域遭日本扣押的東聖吉16號船長父親潘忠秋,也現身高呼支持登島活動,他強調政府一定要重視南海,否則漁民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國民黨部主委蘇清泉等人和民國黨10多名黨員也都到場力挺。  「中華民國加油!」漁船出港前,有相當多民眾到場高喊加油聲援,群眾情緒相當高昂,都以目睹歷史性的一刻為榮,船隻啟航的瞬間,加油聲接連不斷,滿船飄揚的國旗激起不少人的愛國心,5艘漁船在支持群眾的期待下航向太平島。

  • 沖之鳥礁護漁 美教授撰文挺馬

    沖之鳥礁護漁 美教授撰文挺馬

    \t馬英九總統的老師,現任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Jerome A. Cohen)在一篇與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達頓(Peter A Dutton)合作,發表於《東亞論壇》(East Asia Forum)網站上的文章中指出,無論國際海洋法庭做出的決議對在南海填海造陸的中共有多麼寬大,都無法正當化日本在沖之鳥礁的類似行為。 \t在這篇文章中,兩位作者先是介紹了日本海上保安廳於4月24日劫持台灣漁船東聖吉16號事件的來龍去脈,然後講解了中華民國海巡署派艦護漁的情況。儘管日本海上保安廳的船隻從兩年前開始就在沖之鳥礁海域追逐台灣漁船,不過直接逮捕漁民的事件倒是2012年以來的第一次。 \t儘管東聖吉16號船長潘健鵬的家屬,在百般無奈之下還是向日本政府繳交了170萬元保證金以換取他的平安獲釋,但是這起事件還是在台灣社會引起了強烈的反日情緒。出於回應民間的要求,馬英九總統派遣海巡艦展開護漁行動。海巡署官員強調此次護漁行動是在「不挑釁」、「不 衝突」及「不迴避」的原則下進行,但是也會對日本人的挑釁行動做出相應的回應。 \t同時,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也表示,沖之鳥礁並不是島而只是一群礁石,所以日本無權宣佈擁有其周邊的經濟海域或者大陸礁層。畢竟在滿潮的時候,沖之鳥礁也只有不到10平方公尺的土地露在水面上而已。引述《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島嶼制度第3項,該發言人表示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海域或大陸礁層。 \t因此,孔傑榮與達頓表示在沖之鳥礁的問題上,台北與北京的立場明顯是比日本還要站得住腳的。他們也認為,無論最後國際海洋法庭如何判決中共在南海填海造陸的做為,都不能讓日本政府找到自己在沖之鳥礁類似行為的正當理由。孔傑榮與達頓同時也勸告華府高層,要審慎處理中共與日本在南海與沖之鳥礁填海造陸的問題以免引來批判。 \t他們指出,美國在太平洋的幾座小島,如郝蘭島(Howland island)與貝克島(Baker island)做出了類似於中共與日本的經濟海域訴求,而且也同樣具有爭議。儘管台灣與日本沒有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孔傑榮與達頓認為台北與東京目前已經透過非官方管道解決這次的衝突,甚至可能簽屬類似於《台日漁業協議》的合約。 \t馬英九總統在5月6日接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之弟岸信夫的時候,也強調他對雙方和平解決爭議的期盼。他表示,台灣與日本的漁業衝突是可以通過國際調停或者提交海洋法庭審理來找到解決的。兩位作者表示,這意味著即將上演的聯合國海洋國際法審判,不僅將對捲入南海問題的各國,同時也對太平洋其他海域上有類似爭議的國家帶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 台灣護漁艦隊撐腰 漁船安心捕鬼頭刀

    台灣護漁艦隊撐腰 漁船安心捕鬼頭刀

    至沖之鳥礁附近海域作業的「金慶發號」,16日晚間9時許豐收返航東港,稍來令漁民振奮的消息。船長洪崑勇指出,雖然日方公務船比我方護魚艦隊多一倍以上,但只要我方被尾隨,艦隊隨即趕到形成海上對峙,強調護漁有效,盼後天上任的新政府能持續守護漁民。 今年4月25日爆發「東聖吉16號」在聯合國公約定義不是島的沖之鳥礁附近,遭日本公務船勒索160萬,讓漁民不敢貿然前往作業;但16日返港的「金」船,確信政府護漁成效,果真載滿正值當季的鬼頭刀歸來。洪崑勇開心直說,「政府護漁超給力」。 回憶海上作業過程,洪崑勇說,作業過程中,日本公務船持續跟在距離我們5分鐘航程,還用無線電宣告我漁船不得在日本所屬沖之鳥礁附近海域200海里内作業;他坦言,當時真的有點害怕。 但我方也不是省油的燈,該海域有宜蘭艦、巡護九號、漁訓二號在附近護漁,當對方挑釁時,我方船艦也以無線電回應,「該處係屬公海,請勿打擾我國漁民作業,影響我漁船捕魚權益,如有意見請向我國外交部反應」,當日船靠近,護漁船艦則火速前來守護,日方見狀則轉向離去。 洪崑勇興奮地說,雖然日本大、小公務船一天派的比一天多,最後竟有8艘分別在距沖之鳥礁海域12、24及200海浬巡邏,比我護漁船艦艘多出一倍以上,但我方態度強硬,我們在一旁捕魚超放心,覺得背後有台灣撐腰的感覺真棒。 政府1日出動海巡署「巡護九號船」及農委會「漁訓貳號船」航向沖之鳥礁附近公海巡航護漁,用行動落實「漁民在哪、海巡就在哪」,捍衛漁民公海捕魚權益;海巡強調,每年都有至少160天的巡航護漁行動,大致在5月至10月間,每航次為期3個月,地點遍及漁民常作業的漁場,但此次沖之鳥礁的「政府聯合執行公海巡航護漁任務」提早啟動,暫為期1個月。 「有國才有家,為了支持政府,我決定派船響應。」船長的哥哥兼船東洪勝安說,「東」船事件爆發後,沒有船東敢派船前往作業,於是漁業署找來全台6艘漁船,扮演先鋒體驗護漁效果,但只有他敢派船出海。 洪勝安的先鋒角色起了效果,身邊漁民朋友見他的漁船滿載而歸,才敢紛紛前往沖之鳥礁附近捕鬼頭刀;他強調,新政府上任後要無縫接軌,爭取我方在公海作業的權益,增派護漁船艦,強力護漁。

  • 黃子明》時代記憶-力挺漁民行動

    黃子明》時代記憶-力挺漁民行動

     近年來我國和鄰近國家的漁業糾紛不斷,討海人日子愈發難過。最近台籍漁船「東聖吉16號」在沖之鳥礁附近作業,就遭日本扣船扣人,政府也展開護漁。  從事遠洋漁撈業的台籍漁船雇用大陸或外籍漁工的比例超過9成。政府自1991年、1993年起分別允許遠洋漁船及近海漁船雇用大陸漁工,當時台灣各重要港口幾乎都有海上船屋,供不得上岸的大陸漁工暫置。1994年發生「上好三號」海上船屋翻覆事件,政府自2003年起調整政策,允許大陸漁工隨漁船進港,集中暫置於岸置中心或碼頭區。圖為台灣漁船到海上旅館接漁工出海作業的情形。  漁民出海作業風險大,在各國爭奪海洋資源愈來愈激烈的趨勢下,政府挺漁民的行動應該更有力,以免我漁業權益受損。

  • 越南漁船入侵我東沙島海域

    越南漁船入侵我東沙島海域

    琉球籍漁船有見財號及振福祥號,8日在東沙島附近海域作業時,發現有多艘越南漁船入侵,因該處屬於我國經濟海域,馬上通報東港漁業電台及琉球區漁會,請海巡位前來處理。 有見財號於8日下午5時許回報指稱,在北緯20度40分、東經118度24分,及北緯18度、東經117度50分,發現越南籍漁船入侵;同時振福祥號也回報,在北緯21度10分、東經119度50分,及北緯21度15分、東經118度40分,同樣發現有越南籍漁船在作業。 因該處屬於我國東沙島附近經濟海域,越船已非法入侵,我漁民擔心越船可能偷取漁具,並影響作業,馬上通報漁會及海巡單位。 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表示,該海域之前就有越南漁船侵,海巡單位都會前往驅趕,這次越船再次入侵,可能是看到最近東聖吉16號在沖之鳥礁公海被日本扣押,政府態度不夠強硬,才想來挑軟柿子吃。他呼籲政府態度不能軟弱,否則到時周邊國家都會來欺負台灣漁民。

  • 全台漁會串聯 聲援「東聖吉16號」

    在沖之鳥礁公海被押屏東琉球籍漁船「東聖吉16號」5日回家,琉球區漁會6日在高雄串聯南部漁會後北上串聯北部漁會,表達全台漁會團結護漁決心,並強調「若政府無能護漁失敗,民間將會自救」,為維護漁民生計,不排除採取激烈手段。 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表示,日本認為沖之鳥礁是島的主張未獲國際認可,但公務船恣意妄為在其附近海域追逐攔檢,扣押台灣漁船船長,並索取贖金600萬元日幣後才釋放,過程還要求脫光衣服並囚禁,有如海盜行為,造成船長金錢損失及個人尊嚴受辱。 琉球區漁會6日提案,陳請政府為漁民討回公道,要求日方道歉、賠償,也希望政府代位求償,為船主向日方追究賠償,更希望護漁行動長期進行,保障漁民海上作業生命財產安全。 中華民國全國漁會秘書陳平基也表示,全台各級漁會支持政府強力護漁,保障漁民作業權益,籲請日本政府應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自我約束,尊重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會員國在公海捕魚權益。 陳平基也籲請政府,出面代位求償,也希望國際海洋法相關學者或律師挺身,就東聖吉16號船主已繳交保證金,日本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稱經濟海域,能協助漁民追討與訴諸國際法庭仲裁,不要再讓類似事件再發生。

  • 遭扣東聖吉16號返航 張揆:代討公道

    被日本公務船在沖之鳥礁扣押的屏東琉球籍漁船「東聖吉16號」,今天返回小琉球,行政院長張善政前往小琉球大福漁港親迎慰問,向家屬表示會代為討公道。 「東聖吉16號」4月26日遭扣後,日方要求繳交約新台幣176萬元罰款後,當晚被人船釋放,並加速返航,今天下午返回小琉球漁港,張善政也搭乘東琉線交通船抵達小琉球,直接到港口迎接漁船返港。 張善政表示,政府會為他們討公道,至於176萬元罰款也由漁業基金先墊,政府並持續加強護漁。 為了迎接愛子平安返航,「東聖吉16號」船長潘建鵬的老父和老媽及妻子,特地準備了豬腳麵線壓壓驚。船一到港口後,潘母和潘妻立即奔向前擁抱潘建鵬,場面感人。1050505

  • 遭扣東聖吉16號返回小琉球 張揆親迎船長

    被日本公務船在沖之鳥礁扣押的屏東琉球籍漁船「東聖吉16號」,今天返回小琉球,行政院長張善政前往小琉球大福漁港親迎慰問船長潘建鵬平安歸來。 為了迎接愛子平安返航,「東聖吉16號」船長潘建鵬的父親和母親,特地準備了豬腳麵線給愛子壓壓驚。潘父也迫不及待到港口望著遠方,期待愛子早點回來。 「東聖吉16號」4月26日遭扣後,日方要求繳交約新台幣176萬元罰款後,當晚被人船釋放,並加速返航,下午返回小琉球漁港,張善政也搭乘東琉線交通船抵達小琉球,直接到港口迎接漁船返港。 「東聖吉16號」4月26日遭扣,台灣各界對日方不滿,政府隨後派出海巡船艦前往沖之鳥礁護漁,展現護漁的決心。1050505

  • 東聖吉16號人船平安歸 船長抱母妻痛哭

    遭日本公務船在沖之鳥礁扣押的屏東琉球籍漁船「東聖吉16號」,今天返回小琉球。船長潘建鵬曾遭日方脫光衣服搜身,返抵家門見到母親和妻子,不禁抱著痛哭。 「東聖吉16號」4月26日遭扣後,日方除要求繳交約新台幣176萬元罰款,潘建鵬曾遭日方脫光衣服搜身,當晚繳交罰款後人船釋放,漁船加速返航。今天下午返回小琉球漁港。 為迎接人船平安返航,潘建鵬的父親和母親及妻子都趕到漁港碼頭等候,並特地準備了豬腳麵線壓壓驚,而漁船一靠抵碼頭後,潘母和潘妻立即奔向前擁抱潘建鵬,三人抱著痛哭,宣洩連日來的不安和思念。 行政院長張善政也前往小琉球大福漁港親迎慰問,向家屬表示會代為討公道,至於176萬元罰款也由漁業基金先墊,政府並持續加強護漁。 張善政也陪著潘建鵬和家屬一起回家過火去霉運,並一再向漁民強調政府護漁的決心。 「東聖吉16號」4月26日遭扣,國內各界對日方不滿,政府隨後派出海巡船艦前往沖之鳥礁護漁,展現護漁決心。1050505

  • 東聖吉16號船長回來了!張善政前往探視

    東聖吉16號船長回來了!張善政前往探視

    在沖之鳥礁公海被日本扣押的琉球籍漁船東聖吉16號,今日下午1時40分返回琉球大福漁港,行政院長張善政也到小琉球迎接船長,並慰問家屬。張善政強調,船長潘建鵬在公海捕漁,並未做錯事,會持續和日本政府協商,將176萬元保證金要回來。 張善政1時30分抵達大福漁港,和船長潘建鵬的父母握手致意,約10分鐘後東聖吉也進港,潘的媽媽在岸上望眼欲穿,兒子一上岸馬上緊緊擁抱,泣不成聲;潘的妻子也帶著小孩來接爸爸。接著張善政就和潘家一家人一起步行回家。 潘建鵬回到家後過火爐,接著吃媽媽準備的豬腳麵線,去除霉運。張善政也包了10萬元慰問金及1盒蘋果給潘家,看著潘家兩老抱著孫子,他笑說,會送潘建鵬一塊蘇花改的貫穿石,多生幾個給兩老享受含飴弄孫的生活。 張善政說,事情發生後,政府就持續和日本協商,希望將176萬元保證金要回來,在這之前,會先請全國漁會以漁民海難救助基金代墊。潘一開始被日方上手銬,被帶到日本後上廁所腰間還被綁繩子,當成罪犯,非常沒有人權,政府也會替他討回公道。 他強調,政府有護漁決心,包括海巡巡邏艇和海軍宜蘭艦都會到沖之鳥附近公海,保障台灣漁民在公海捕魚的權益,也希望520後,新政府也能全力捍衛漁民的權益。他說,2012年時日本宣布釣魚台國有化,台灣政府和漁民強烈抗議,才能簽訂台日漁業協議,這次我們一定也要表達強硬立場。 潘建鵬說,當時被日本扣押時,漁具來不及收,漁獲也還未捕滿,1趟出海成本要300萬元,希望政府幫忙;雖然如此,未來還是會到沖之鳥礁附近公海捕魚。爸爸潘忠秋也說,不管新舊政府,都希望護漁能夠不間斷,不要只是一個月就沒了,希望持續保障台灣漁民的權益。

  • 東聖吉16號回港 張揆:護漁到底討公道

    在「沖之鳥」礁被日本公務船扣捕的「東聖吉16號」,今天下午返回小琉球。行政院長張善政與船長潘建鵬家人在漁港迎接,張善政表示,政府一定護漁到底,並為潘船長討公道。 下午1時30分,張善政搭乘的交通船抵達小琉球大福漁港,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農委會副主委沙志一及立委柯志恩隨同;隨後潘建鵬父母、妻子及5歲的小兒子也到達,潘建鵬父母及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向張善政感謝政府的幫忙,讓船長能平安回家。 「東聖吉16號」下午1時40分緩緩進港,船一靠岸,潘建鵬上岸,潘母和潘妻立即上前緊緊擁抱,潘妻哭著趴在潘建鵬肩上,潘建鵬緊緊擁著妻子和兒子。 張善政向潘建鵬說,很高興能歷險回來,後面的事會盡量幫他爭取。張善政與潘建鵬一家人手牽著步行約10分鐘回到潘家,潘建鵬一進門,先吃了家人準備的豬腳麵線,桌上還放著去邪氣的金紙、芙蓉和符水。 張善政贈送新台幣10萬元慰問金和喻意「平安」的1盒蘋果給潘建鵬。張善政說,在走回潘家的路上,潘建鵬跟他說,除了被用手銬銬上日本船艦外,在橫濱被脫光衣服檢查,連上廁所都被用1根繩子綁在身上,另一頭有人拉著,實在太過分,台灣也沒這樣對待犯人,相信日本對待本國犯人也不致於做到這種地步。 張善政指出,政府將一面護漁,一面與日本談判,給日本的新台幣176萬元保證金,將以台灣地區漁民海難救助基金先墊還給潘家。 張善政表示,宜蘭艦也已出海到「沖之鳥」礁加入護漁,政府表達護漁決心不是要製造衝突,而是要讓日本知道我們的決心,讓我們的漁船可以在我們認定的公海捕漁,這些權利我們希望能要到。1050505

  • 東聖吉16號返台 漁會籲日尊重公海魚權

    「東聖吉16號」漁船平安返國,全國各級漁會今天呼籲日本節制,遵守國際公約,尊重其他國家漁船在公海捕魚權益。 歷經日本沖之鳥礁事件,「東聖吉16號」下午人船平安返抵小琉球;漁業署轉發全國各級漁會新聞稿說,全國各級漁會與漁民特別在此獻上慰問與關懷,並要對船長與所有船員說,「你們委屈了、辛苦了」。 全國各級漁會同時呼籲,時值台灣漁民在外遭遇不法對待,由於事涉國家利益與漁民權益,期盼國人能團結,不分黨派,共同支持漁民,作漁民最堅強的後盾。 全國各級漁會說,政府已派船艦在沖之鳥礁附近公海進行護漁,台灣漁船也會持續在該海域進行作業,籲請日本政府應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自我約束,並尊重其他國家漁船在公海捕魚權益。1050505

  • 東聖吉16號船東:護漁不要只1個月

    被日本扣捕漁船「東聖吉16號」今天下午回港,船長潘建鵬的父親、船東潘忠秋表示,希望政府在「沖之鳥」礁的護漁不要只是1個月,行政院長張善政表示,政府會持續護漁。 潘建鵬回到家後,全家人都展開了笑容。潘建鵬表示,他在日本被像犯人一樣對待,沒有尊嚴,被扣在橫濱時,漁船是日本人在開,他非常擔心,「超想」趕快回到台灣,這次事件,他不但損失新台幣10萬元的漁具,一趟出海的油錢、人工等成本費用300多萬元也都損失掉。 潘建鵬說,他很感激政府護漁,被追趕當時,船上空都是無人飛機在照相,讓他非常害怕,如果當時有政府的巡護艇,他就不會被扣,政府護漁有效,像菲律賓那邊有政府護漁,漁船就不會被扣。 潘忠秋表示,希望政府這次在「沖之鳥」礁的護漁不要只是護1個月,新總統上台後,也要一直護下去。 張善政表示,政府年度有2次的護漁,這次的護漁行動是提前了,「沖之鳥」礁的護漁將到5月底,如果要增加護漁行動,政府的經費雖緊,但能量是夠,就算要增加艦艇也有能力,雖然辛苦,就看政府有沒有決心,現在是先開一條路給新政府。1050505

  • 海巡署:有護漁 惟途中東聖吉已遭扣

    朝野關注我漁船東聖吉16號24日被日本扣留時,「公務船是否折返、未護漁?」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副署長龔光宇說,24日獲報前往,25日清晨我船已被扣,仍距1007浬,才折返。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今天審查「東聖吉16號事件後續理情形及台日漁業協議」。 民進黨籍立委林岱樺、黃偉哲、陳明文、蘇震清及國民黨籍立委廖國棟、王惠美等人關注,東聖吉16號事件發生後,傳出我公務船折返、沒有護漁,陸續詢問「海巡署究竟有沒有護漁?」 龔光宇多次回覆被打斷,記者中場休息時間另做訪問,龔光宇說明,共兩次派出公務船巡護,立委問的是兩件不同的勤務,混成同一事了。 他說,首先是18日收到漁業署通知有4艘漁船在沖之鳥礁日本自行主張的專屬經濟海域作業(捕魚),另有7艘航行該水域中,於是派出福星艦前往巡護,出發後,因被告知4艘捕魚的漁船已經離開可能引發爭議的水域,所以公務船20日折回。 他補充,廣大興28號事件後,我國與菲律賓間的爭議水域必須有 3艘巡護船執勤,所以福興號折返後,即前往台菲間水域執行公務。 他並說,第二次派公務船巡護是24日,獲漁業署通知東聖吉16號可能被日本公務船扣留,因此派出另一艘公務船前往巡護,但東聖吉16號在隔天25日清晨5時多已被日本扣留,此時海巡署的公務船仍距離事發水域1007浬遠,因而折返,「沒有不護漁,我國漁船在哪、就護到哪」。 農委會漁業署署長蔡日耀回覆質詢時也說明,處理這次爭議水域事件時,共計3線(工作)同步進行,包含「馬上通知漁民要趕快離開、請外交部對外交涉抗議,以及請海巡署護漁」。 他並說,18日當天有對漁民廣播,接獲駐日代表處告知日本派出的巡邏飛機,發現我國有 4艘漁船在日本主張的專屬經濟海域作業,並可能派出巡邏船扣船,請附近船「注意」。1050505

  • 東聖吉事件後續處理 亞協:有兩個方式

    國民黨籍立委王惠美今天質詢東聖吉16號事件後續如何處理時,亞東關係協會秘書長蔡明耀說,有兩個方式,進行雙邊協商或找第三者(國)協調,但不知美國願不願意。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今天審查「東聖吉16號事件後續處理情形及台日漁業協議」。 蔡明耀回覆時說,「要日本同意」,我方在才能提出仲裁。王惠美說,那有何「補救方法?」蔡明耀說,2個方式,「進行雙邊協商」,或是「找第三者(國)」協助協調,但是「要去找,看有沒有人(國)願意出來。」 他還說,「以我們的判斷,最有影響力的是美國,但是美國願不願意擔任協調角色?不知道。」王惠美提及當今許多事務,都受美國或中國影響。蔡明耀說,「這議題上,不會跟中國大陸合作的。」 蔡明耀回覆時也說,「坦白說我也沒有把握。」所以外交部請漁業署提醒漁民,那(沖之鳥礁向外12到200浬海域捕魚)是「有風險的」、「要小心」;此事希望不要意外發生擦槍走火的事,讓事情圓滿落幕。 王惠美質疑,近日政府派船巡護,難道是「出去走爽的?」蔡明耀說,台日雙方都很擔心會否危及台日關係。 他重申,這次派公務船出海巡護是政府要「展現(護漁)決心,但要避免事態擴大。」也不是要給一個交代、不是敷衍的作法,就是要展現政府保護漁民的努力,「將來談判時,作為正面助力」。1050505

  • 我方沖之鳥護漁 外交部盼日方克制

    我漁船在沖之鳥礁爭議海域被日本公務船扣捕,海巡署與農委會派船前往該海域展開護漁行動。外交部今表示,希望日方展現克制及善意,不要再有騷擾漁船動作,接下來雙方再進一步協商。 「東聖吉16號」漁船先前在沖之鳥礁海域被日本公務船扣捕,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巡護九號」及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漁訓貳號」2日從高雄市啟航,前往沖之鳥礁附近公海執行巡護任務。 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表示,外交部在台北與東京持續與日方溝通,雙方對於最新狀做意見的交換。 對於正在泰國訪問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對我護漁行動表示遺憾,她表示,現在我方前往沖之鳥,整個態勢正在發展中,溝通一定要持續進行,追求雙方都能接受的目標,彼此清楚表達立場。 王珮玲也重申,依國際法沖之鳥礁是礁非島,不能主張200海里專屬經濟海域,中華民國政府從未接受日方主張,政府派公務船保護漁民在公海航行及漁捕作業,也符合國際法。

  • 中時短評》只敢欺負台灣人

    東聖吉16號被強擄事件,馬總統展現強硬態度,明確將沖之鳥界定為礁,沒想到日本外相竟然抗議,甚至威脅說如果危及台日關係馬總統就要負責。這應該是繼日本交流協會工作人員單手接抗議書後,日本官方更進一步的不禮貌行為,是可忍孰不可忍? 台日關係始終保持良好的發展趨勢,台灣雖然在東海和釣魚台的問題上與日方存有爭議,算是對日本抱持了最大克制,而對日本有關沖之鳥礁的主權要求,台灣此前也以沉默應之。但顯然,日方不僅沒有珍惜這份善意,反而愈發認定台灣在東海議題乃至整個西太平洋區域的邊緣地位。先前雙方雖然簽署了《台日漁業協定》,但這更可能是日本出於分化兩岸合作保釣的現實考量,並沒有真的尊重台灣漁民的傳統漁權,這次事件即是明證。 最讓人憤慨的是,出事海域當時有來自韓國、菲律賓、台灣和大陸的漁船,日本卻只敢強擄台灣漁船,並以脫衣搜身、鉅額保證金等形式侮辱台灣漁民。日本為了宣示主權處心積慮要製造執法案件以形成判例,他們評估後認定針對台灣的後座力最小,因為大陸和南韓必會強硬以對,而菲律賓則是現在日本極力拉攏的對象。 這說明日本看不起台灣的地位,甚至也沒有將台灣視為真正的盟友。這不僅是過去殖民台灣時的優越心態作祟,更是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對日本太過鄉愿所致。因此在處理台日關係時,表面看起來各種友好,一旦涉及實際利益就會毫不手軟,因為他們覺得台灣無論如何都會吞下去。這次台灣社會真的該徹底覺醒,朝野雙方更要堅守立場,不要被日本看扁扁、吃夠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