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聖芳濟的搜尋結果,共03

  • 科學家發現耶穌墓夾層 直言:將改變世界

    在耶路撒冷的聖墓教堂,耶穌墳墓所在地的最內側,一隊工人正在取掉一層大理石,好接觸到當初聖子身體所躺的石頭。在此之前,考古界一直認為,作為耶穌之墓的洞穴早已經被破壞了,但是,新的雷達技術顯示,該洞穴完好無比,它有2公尺多高,且就在聖母教堂正中央房間的大理石後面。 國家地理考古學家弗雷德里克‧希伯特(Fredrik Hiebert)表示:「我們找到的東西令人驚異。」此修復工程的目的,是為了加固和保護裝有耶穌墳墓洞穴的「小房子」(Edicule)。該洞穴被認為是2000年前,耶穌被埋葬以及復活之處,它是基督教最古老的教堂之一,也是基督教最重要的聖地之一。 聖墓教堂是世上唯一一處,由6個不同的基督教教派同時朝拜的地方,在200年的蠟燭煙火和濕氣腐蝕下,它急需加固。不過,任何對於聖地的裝修,都需要聖墓教堂所有管理方的點頭,而在去年,以色列文物管理部門考察認為,小房子的結構不穩,為了安全起見,便暫時將其關閉,這終於說服了所有的教派,同意此次的修復工作。 考古學家們指揮著工人,把大理石罩打開,試圖達到「聖石」(當初耶穌身體所躺的石面),希伯特表示,這塊大理石自從1550年,就沒有被打開過。大理石被打開後,下面是一層碎石,然而碎石下面的東西,卻出乎他們意料:又一層大理石。這塊灰色大理石的表面,被雕刻了一個小十字架,並從中間裂開。 希伯特認為,這是一塊12世紀的文物,專家們在小房子的大理石牆壁上,切出了一個小窗子,好讓朝聖者看到真正耶穌之墓的石灰岩。羅馬天主教聖地資產的團隊的秘書長,大衛‧格雷涅爾(David Grenier),與幾名聖芳濟會的修道士則表示:「2000年前在這發生的時間,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歷史。」

  • 陸以正專欄-章曙彤沾汙了聖若望

     台灣七、八十歲的老年人中,仍有不少上海聖約翰大學的校友。我要在此向他們先說明:本文內容涉及的St. John’s University,與他們的母校雖然英文名字相同,實際毫無關係。從中文名字就可分辨,上海正牌的St. John’s歷史悠久,一八七五年即由英格蘭教會(Anglican Church)的卜芳濟修士(Francis Lester Hawks Patt)創立。大陸淪陷後,聖約翰被中共政權視為資產階級的溫床,一九五二年就被併入華東大學,從此消滅無蹤了。  美國紐約州紐約市的皇后區也有個St. John’s大學,但那是天主教設立的,與上海的聖約翰毫無關係。為免混淆不清,這家特別將中文譯名稱作「聖若望大學」,因為「若望」實即「約翰」的義文發音,英文名則不便加以改動。  紐約這家聖若望大學是天主教會在一八七○年創辦的。六十年前,我在紐約負責新聞聯絡事宜,原本租住在Lefrak City一棟公寓大樓裡,不慎遭遇火災,只好搬家。承黨國元老鄒魯(海濱)之女鄒杏,把她在Kingston Place的一棟兩層樓房租給我。每天開車出門,只要向右轉經過橋下的聖若望大學,就可上快速道路,直奔曼哈頓東廿三街的新聞處。  提起聖若望,不能忘記已故的薛光前教授。我們夫婦和留學義大利歸來的薛教授夫婦可謂通家之好。薛夫人做得一手好菜,常招我們去她家打牙祭。薛先生做過外交部專門委員、駐義大利大使館公使銜代辦。大陸淪陷後,他倆定居美國。民國三十七年,他們夫婦就在羅馬受洗,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了。  薛光前非常愛國,與我駐美人員合作密切。許多年後,我奉派駐歐,才知道義大利凡大學畢業者,都稱博士(義大利文Dotore)。但此與薛光前的道德文章,絲毫無損。薛先生於一九五九年被聖若望大學聘為歷史系教授,向外積極募款,興建了中山堂和中正紀念館,都是宮殿式的建築。更重要的是他在聖若望創辦了亞洲學院,自兼院長。後升任副校長,仍兼亞洲中心主任。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因胃癌返台醫治,年僅六十九歲即病逝。  要寫本文,必須先提薛光前,因為他在聖若望時,起用了一位大陸來美的章曙彤女士(Cecilia Chang),月來成為《紐約日報》(N. Y. Daily News)的頭版新聞人物。連從不刊登黃色新聞的《紐約時報》,也以極大篇幅刊出她品行惡劣的報導。  薛光前早已去世,聖若望物是人非。我等候了整整一星期,但台北喜歡炒作黃色新聞的媒體,從《蘋果日報》到《壹週刊》,沒有一字關於章女士的新聞。大概記者們都太年輕,對聖若望毫無印象之故。她是薛光前兄生前聘為亞洲學院院長助理的。薛又早於一九七八年去世。兩年後我也調任奧地利,不知道這個禍水是怎樣進入聖若望任職的。  聖若望大學校長卡西爾神父(Fr. Joseph T. Cahill),與我們夫婦也極熟識,他領導該校廿四載,學生人數從一萬三千增加到二萬人。在長島東部、史坦頓島、皇后區、曼哈頓本島乃至義大利羅馬,都開設了分校。卡西爾在一九九三年自聖若望大學退休。但據章曙彤自殺時留下的自白書,她和卡西爾神父也有過性關係。照卡西爾神父自稱,他在薛光前死後,派章曙彤接長亞洲學院,是因為他自己對漢學或近代中國史毫無研究之故。  問題出在章曙彤一人身上。她接掌聖大亞洲學院後,真面目畢露;貪汙腐敗,令人難以置信。台灣或大陸的大學畢業生,慕聖若望之名而申請入學者,被她以獎學金為餌,騙去住在她家,從打掃到掌廚做飯,實際成為她的僕人。她自己則享用奢華,拿亞洲學院的信用卡買時裝,藉招生之名周遊世界,甚至付按摩與旅館費用。  兩年前,章曙彤因濫用公款,總額超過一百萬美元,被捕入獄。最後雖獲保釋,但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滋味不好受。上星期二即十二月十一日,她在皇后區家裡自縊身亡,結束了五十七年生命。  逼使她走上自殺這條路的原因,是揮金如土的生活習慣,和在法院裡糾纏不清的貪汙校款案。兩年前她就被人舉發挪用公款,纏訟至今未了,如今又有不肯透露姓名的警察說,她原本的丈夫蔡瑞豐(譯音)也是被她花錢買人謀殺的。蔡某是在布魯克林區被一名身著白衣的人連開三槍擊斃。  章曙彤的第二任丈夫姓劉,名叫Daniel Lau。到二○○二年,這個母夜叉終以一大串罪名,被紐約市檢察署提起公訴。她大概自知此次難逃羅網,終於選擇自我了斷,遺留給紐約市華人圈與聖若望大學今後若干年無休無止的饒舌資料。

  • 荷蘭運河、中國丹霞等 列世遺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的年會,一日再為《世界遺產名錄》增添六處新址:中國的丹霞地貌、法屬留尼旺島的山脈冰斗地貌、吉里巴斯的鳳凰島海洋保護區等三個自然遺產,以及巴西聖克里斯托旺城的聖芳濟廣場、墨西哥的提拉阿登特羅皇家大道、墨西哥瓦哈卡中部山谷的史前洞穴等三個文化遺產。  本屆年會議程十天,將於三日閉幕。此次年會共審核卅九個申遺項目,到一日為止,已經通過十七個地點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使得全球世界遺產增加到九一○處。  一日申遺成功的印度洋法屬留尼旺島山脈冰斗地貌,提供多元異質的植物絕佳的天然棲地,植披分布甚具地方特殊性,計有亞熱帶雨林、熱帶雲霧林與溫帶低矮灌木林,其中生態體系物種豐富多彩,自然景觀美不勝收。  南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的鳳凰島海洋保護區幅員四十多萬平方公里,是全球最大的海洋保護區,區內並有世界屬一屬二的原貌保存最完善的珊瑚礁島海洋生態系統、十四處已知的海底死火山以及多處深海生物棲地。  巴西聖克里斯托旺城的聖芳濟廣場,周圍環繞著許多歷經歲月滔洗且分屬不同時期的古老建築,包括被譽為巴西東北部聖芳濟教會建築典範的聖芳濟教堂與修道院、仁慈堂,加上十八和十九世紀陸續建成的房舍等。  墨西哥提拉阿登特羅皇家大道,是貫通墨國與美國的歷史貿易通路,主要運送墨國鄰近礦場出產的銀礦,也被稱為「銀色大道」;瓦哈卡中部山谷的雅古與米特拉兩處洞穴均為史前考古遺址,留存了許多岩壁藝術發展的珍貴跡證。當地也被視為史前中美洲文明的發祥地。  這兩天來新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文化遺產的地點還包括:越南河內十一世紀的升龍王城、南韓十四與十五世紀的河回與陽東歷史村落、澳洲受大英帝國統治時期十一處監禁囚犯的處所(此項目引發了澳洲原住民的抗議,指稱原住民的遺產遭漠視),荷蘭阿姆斯特丹建成於十七世紀的運河帶,以及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當地在一九四○與五○年代曾是核子彈試爆場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