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聚居村的搜尋結果,共09

  • 大陸最成功的景點 這個地方收入增長700倍

    大陸最成功的景點 這個地方收入增長700倍

    安徽南部的黃山周圍有許多知名的古村,而現在人氣最旺的就是宏村,風頭甚至要蓋過了黃山。宏村號稱「畫里鄉村」,村子始建於南宋紹興元年(1131年),最初叫作弘村,是汪氏家族的聚居地。明永樂年間,汪氏族長請風水先生勘定環境,重新布局了建築,並引水入村。清代中期,村中再次進行大規模的興建,並為避乾隆帝「弘曆」之諱,而更名為「宏村」。 \n \n村內現在依然留存了大量明清時期的古建築,其中明代建築1幢,清代建築102幢,民國時期建築34幢,大都保存完好,是徽州民居的典型代表。這座古村除了冬天以外遊客都非常多,每年的遊客數量有200萬人。 \n \n宏村在20年前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落,在2000年時入選世界文化遺產,2003年,還被授予中國歷史文化名村稱號,加上《臥虎藏龍》曾在此拍攝,一躍成為黃山周圍最多人拜訪的景區,也讓當地收入與20年前相比增長700倍。 \n \n宏村保存著明清時期歷史建築的古村落,村中還構建了完善的水系和頗具特色的「牛」形布局,是徽州民居的典型代表。青山綠水環抱,環境秀麗宜人,而各類古建築都注重雕飾,木雕、磚雕和石雕等細膩精美,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 目標吸台客!印尼版「彩虹村」小村落變身打卡夯點

    \n台灣台中有「彩虹眷村」,韓國首爾有「梨花洞壁畫村」,而印尼最近也出現一處「彩虹村」。昔為印尼不起眼的小村落,當地政府投入3億印尼盧比(台幣約67萬元)大改造,數百間民宅屋頂、橋墩、街道都被粉刷上鮮艷顏料,風格相當搶眼,計畫打造出印尼最大的壁畫村,吸引台灣、韓國等地遊客造訪。 \n \n過去印尼當地不乏有壁畫彩繪屋,但印尼爪哇島北岸的三寶瓏市正規劃打造印尼最大的壁畫「彩虹村」。三寶瓏市是印尼第5大城市,也是華人聚居的主要城市之一。原先看似不起眼小村落的「彩虹村」(Kampung Pelangi),在社區改造與政府資金的投入下,已完成230多間房屋重新粉刷及彩繪壁畫,每間建築外牆至少漆有3種顏色,整座村落猶如繽紛調色盤。 \n \n印尼「彩虹村」在上月改造計畫初步完工後,掀起一股Instagram打卡熱潮;此外,當地也計畫進一步推動社區整潔改造,結合在地美食與紀念品,目標吸引來自韓國、台灣、匈牙利等地遊客,可望為社區帶來逾十億印尼盾觀光收益。 \n

  • 中山日報供稿-中山有個龍姓集中村

    中山日報供稿-中山有個龍姓集中村

     美麗的長江村,龍姓族人的聚居地。 \n 東區龍姓人口主要集中在長江三溪社區長江村。長江村算得上是全中山龍姓人口居住最集中的一個自然村,該村有龍姓人口320多(含非戶籍人口),龍姓是該村中的最大姓。 \n 龍姓住民約有320多人 \n 「龍姓村民主要集中在長江1小組、長江2小組、長江3小組和橋頭1組、2組、3組這6個村,95%的人都姓龍。」東區長江經濟聯社社長黎慕平表示,長江村由22個自然村組合而成,全村約有村民600戶,2000多人,有劉、龍、周、黃、區、王、何、黎、萬、陳、練、甘等20多個姓氏。在中山,長江村是龍姓人口最為集中的村,龍姓目前在長江村是最大姓,約有320多人。 \n 黎慕平指著文化廣場對面的橋景街,橋景街是村中長江小組和橋頭小組的分水嶺,街兩側一片區域,就是龍姓居民居住最為集中的地方。 \n 「當年這挨著的9戶人家,都姓龍……」在橋景街上的長景街一巷內,一棟20多公尺長的舊民屋依稀記錄著多年來龍氏大家族聚居的情景。村中老人何國友說,從長江水庫搬來,村裡就統一建起了民居,正是我們所見的老屋,每隔15塊瓦片,便是一家人的房間。長長的老屋,一共有相鄰的9個房間,每間約40平方米。如今,很多人已經重建房屋,老屋變成了出租屋,北側的一個房間已經被拆,僅剩8個房間。 \n 「姓龍的原來幾乎每家都有家譜,遺憾的是,當年搬家過程家譜遺失了。」今年60多歲的龍伯林是長江村上一任黨支部書記。 \n 200年前祖先遷入中山 \n 龍伯林說,儘管龍姓如今是村裡的最大姓,但村內既沒有宗祠,也少有家譜,這都源自1958年的遷徙。當年,從現在長江水庫附近搬到如今長江村所在地,這一過程中,大部分村民家中的族譜都丟失。長江水庫建成後,原本的龍氏宗祠被淹沒了。村中有關家族繁衍的歷史,只有靠老人們口耳相傳。 \n 龍柏林聽父輩們說過,龍氏家族在長江村有200多年的歷史。200多年前,龍姓的叔侄倆從廣東梅州地區的五華縣遷移到中山,走到長江水庫附近時,他們被山水風景所吸引,扎根於此,開荒務農,繁衍生息,這才有了長江村如今的最大姓家族。 \n 有關龍姓的起源,龍伯林僅能從小時候家中的一副對聯中獲取資訊。龍伯林幼時,家中每逢過年便會掛上一副木板做成的對聯,上面寫著「源尋常樂,慶洽武陵」。龍伯林說,上聯中的「常樂」是指五華縣,下聯中的「武陵」應在湖南。老人們說,湖南是龍姓的起源。

  • 荔波水族才情盪漾

     首度見識到水族的獨特文字與編織,是在黔東南三都博物館,算是路過的小驚喜。尤其是那雅致的古老編織,讓人愛不釋手,而精巧的馬尾繡,華而不艷地展示著大家風範,頓時眼前一亮地驚醒,又跌入神遊古文化的迷情裡。 \n 頂著世遺自然景觀的黔南荔波縣,總人口不足20萬,有9成皆為少數民族水、苗、瑤、布依族;主要分布在永康、水堯與水利鄉與其他小村鎮的水族,也僅只3萬餘人。喜聚居的水族,經常是整個村寨都同姓氏,因此,進寨先問是哪個姓氏,而不問地名。 \n 擁有自己的漂亮文字,且有文化深遠神祕的「四層棺墓葬」,至今未能找到詳細記載,剛剛搶救的民國前水書萬餘冊裡,也僅略微提及,相當遺憾。如今,水書文字,即將成為裝飾用圖騰,而逐漸式微。 \n 水族的編織與刺繡,種類眾多,堪稱活化石。在平繡、空心繡、挑繡、泡繡、、馬尾繡、結線繡中,最著名的馬尾繡,雖被觀光產業刺激而緩慢地恢復,但若見識過古老織品,恐怕心裡會淌血。我們終究失去了什麼? \n 馬尾繡,顧名思義,是用馬尾的毛髮,一根根地纏繞絲線或棉線,再用刺繡之法縫入織品裡。工藝繁複,可想而知,需要多大的耐性。馬尾繡的華麗與心意,便是用在雅致的新嫁衣與繁複堆疊的揹兒帶上。 \n 少數民族在準備嫁妝的功夫上,多半都呈現在織品工藝裡,因此要看精工,便需見識過新嫁衣。而端節或卯節的年度慶典上,也是婦女們展現手上才藝與家中財富的機會。 \n 水族人過卯節,稱借卯,即吃卯;日期選在水曆的9月與10月之間,大約是農曆5、6月莊稼茂盛生長的碧綠時節,且各村莊輪著分批過節,也可彼此串門子湊熱鬧。 \n 卯節對水族人而言,如漢族人過年,節前灑掃庭除、殺豬宰雞鴨、打撈魚鮮,開窖取酒拿醃製品,然後祭祀祖先,再敲鑼打鼓地迎接賓客。四面八方盛裝聚集在卯坡上對歌;於是,年終娶親的機會也大大地增加了。男歡女愛在卯節,是公然鼓勵的社交,喝著糯米酒,通宵達旦地歡唱碰杯,可連續數晝夜,不醉不歸。 \n 因此,水族情深款款的歌舞,也成為享譽古今的才藝之一。 \n 再度造訪水族村寨,實為仰慕其儉約精美的老土布;乍看只覺淡然清雅,無什奇特之處的湛藍或水藍格紋布,近前細看,才驚詫其編織的細膩如吟唱古老的詩篇;而更讓人驚訝地,新嫁娘的衣裳並非豔紅色卻是沈穩莊重的深藍,隱隱地泛著細折光,僅在衣褶邊靈巧地繡上吉祥花紋,就連刺繡的色彩也謹慎精密地留存大家閨秀的品味,而毫無喧鬧搶戲的張揚妝點。 \n 水族土布的手感挺而柔細,經過天然染料浸晒過後,再用木槌敲打,直至色彩均勻且泛光,才使用。 \n 我很幸運地,在四處探詢垂涎數日後,巧遇古鎮茶館的老土布收藏,而立即全數搶下,也只得5塊三丈布,兩塊分贈同好,卻又難得地非常不捨。通常,好東西與人分享,總是分外愉快,從來不會掙扎再三,這回,自己也覺好笑。 \n 往後幾個月,在貴州遊走之際,便按照當地人的提點,盡量追上當地循環市集的趕場,總有三兩老嫗販賣土布,不過,若想找到古老工藝的土布,就只能問天三嘆了。 \n 穿山過水訪村寨,無論走到何處,總能擅自走進任何敞開的門戶,隨便人要坐要拍照甚至留門吃喝,臨行還依依不捨地留客,彷彿遠親造訪,實在讓人不敢置信,如今的世界,還有這樣的人家用古老的方式迎賓。 \n 春耕夏耘秋收冬編織慶豐收娶親,一年四季,隨便選個季節,到這秋冬仍暖若春夏的荔波,走村串寨之餘,時髦的漂流與聞名世界的喀斯特景觀,都是不可或缺的行程。至於「大吃」還是「小吃」,誠如當地人的憨厚尷尬笑容,別想太多,人家吃什麼便跟著吃就行了。 \n 通常,為來客去園子裡抓雞摘菜,地上炭火架一小鍋,什麼都往裡面丟,再要有當年新米燜煮而成的飯,就是非常熱情的款待了。好吃嗎?我很誠實地說:「好吃極了!」因為都是自家種的,超級清甜,這一路上吃了滿肚子的青菜,非常過癮。 \n 陳念萱為自由作家暨出版人、策展人。著作包括《尋找上師》、《幸福郵戮在台北》、《自殺功法》等書。

  • 徽州宏村 中國最美鄉村

    上帝巧奪天工,打造出某些地方獨一無二的美,徽州宏村就是其中之一。宏村,把時光釀成酒,經由歲月洗禮、光陰流淌,更增添它獨有韻味。 \n古徽州的黑瓦白牆,在心底紮下了根,徽州宏村,是愛好旅遊者的夢想。懷著激動的心,跳上開往黟縣的汽車,路上,視線從黑瓦白牆的徽式建築,跳躍進青山綠水間。 \n900年歷史 澱積古樸風韻 \n宏村位於黃山西南麓、黟縣縣城西南11公里處,原是古代黟縣赴京通商的必經之處。整個村落占地約28公頃,其中被界定為古村落範圍的面積有19.11公頃。宏村始建於南宋紹興年間(約西元1131年至1162年),距今約有900年的歷史。 \n宏村最早稱為「弘村」,據《汪氏族譜》記載,當時因「擴而成太乙象,故而美曰弘村」,清乾隆年間更名為宏村。宏村是以汪氏家族為主聚居的村落。汪氏是中原望族,自漢末南遷,其後裔遍布江南各地。宏村汪氏祖籍金陵,約在南宋時遷居到徽州,為宏村始祖。 \n承志堂 堪稱民間故宮 \n徽州宏村最為人所知的是,整個村落布局似牛形,故被人稱為「牛形村」,成為世界遊客興趣高昂的目標。宏村的民居相當具有特色,包括精雕細鏤、飛金重彩的承志堂、敬修堂,和氣度恢宏、古樸寬敞的東賢堂、三立堂等,被譽為「民間故宮」。 \n另外,平滑似鏡的「月沼」和碧波蕩漾的「南湖」;巷門幽深、青石街道旁古樸的觀店鋪;雷崗上參天古木和探過民居庭院牆頭的青藤石木、百年牡丹;森嚴的敘仁堂、上元廳等祠堂,以及清代書法名家梁同書親題「以文家塾」匾額的南湖書院等,將宏村建構成一個完美的藝術建築群。 \n景緻秀麗 宛如進入畫中 \n徽州宏村漂亮的景致,真可謂是步步入景,處處堪畫,同時也反映了悠久歷史所留下的廣博深邃文化底蘊。至清代,宏村已是「煙火千家,棟宇鱗次,森然一大都會矣。」宏村周圍尚有聞名遐邇的雉山木雕樓、奇墅湖、塔川秋色、木坑竹海、萬村明祠「愛敬堂」等景觀。 \n一生癡絕處 無夢到徽州 \n走進宏村,令人驚艷。偌大的徽州家園沿水而息,半月形的青色拱橋,風吹不動的南湖水,水邊黑瓦白牆,參差錯落。曾以為烏鎮是夢境,見到宏村,讓人認為烏鎮的俗氣,或許是它離人們太近了,所以沒有了脫俗的氣質,而宏村,卻把自己從世俗中超脫了出來,覓了一處安靜之所,閒適地躺下了。 \n宏村四處都是小巷,僅容兩人並肩走過。沒走多遠,雨便來了。忽然,想起戴望舒的《雨巷》,想起詩裡那句「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很希望在小巷中遇到丁香般的姑娘,撐著油紙傘,默默獨行,默默消散在巷中。不經意間,走進一條巷子,書馨墨香撲面而來,徽墨般的古民居,在雨中浸潤出歷史的氣息。 \n(文轉B11版)

  • 蟻族:大畢生城市夾縫求生

    「蟻族」是大陸新形成的弱勢族群,針對低收入大學畢業生聚居群體的稱呼。農民、農民工、下崗職工是大陸的三大弱勢族群。但是低收入大學畢業生,現也被列入第四大弱勢族群。 \n2009年9月,大陸學者廉思和他的研究團隊將調查資料、深訪故事和筆記等感性文字,彙集出版了一本名為《蟻族——大學畢業生聚居村實錄》的著作。「蟻族」一下子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門族群,網上的討論,更是火爆。在大陸知名網站「百度」上搜索「蟻族」,可找到284萬篇討論的文章。 \n有人在網路上表示,「蟻族」反映出這時代變遷的歷程,日後可能如同文革時代的「知青」,成為解讀中國社會變遷的詞彙之一。 \n上百萬蟻族 集中在22—29歲 \n大陸學者調查近五年的大學畢業生,發現有上百萬的大學畢業生,聚居於城鄉結合或近郊農村,形成獨特的聚居村,是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僅僅北京就超過10萬人。調查報告也依據地區的不同,分別給以京蟻(北京)、滬「蟻(上海)、穗蟻(廣州)、江蟻(武漢)、秦蟻(西安)等稱呼。 \n這一群體有著螞蟻一樣的特徵:高智、弱小、群居。他們受過高等教育,主要從事保險推銷、電子器材銷售、廣告行銷、餐飲服務等臨時性工作,有的甚至處於失業或半失業狀態;收入平均低於兩千元(人民幣,下同),絕大多數沒有「三險」和勞動合同;平均22-29歲,九成屬於「1980後」一代;主要聚居於城鄉結合或近郊農村地區。 \n唐家嶺 大學畢業生聚居村 \n北京「蟻族」最集中的聚居區叫做「唐家嶺」,位於北京市西北五環外的西北旺鎮,與上地資訊產業基地和中關村軟體園等企業密集區,幾乎只有一路之隔,是一個距天安門廣場25.9公里的小村莊,不堵車的情況下,從市內到唐家嶺約一小時公車車程。 \n唐家嶺房租便宜,是大量外地來北京找機會的「北漂」族首選落腳地。該村村民大都以出租房屋為生,亂搭亂建十分嚴重,違規建築是合法建築的5倍,樓房之間的過道狹窄,火災隱患突出,上班高峰時段公共交通擁擠不堪。 \n房租便宜 成「北漂」首選 \n唐家嶺的本地村民只有3000人,但外來人口已超過5萬人,其中來自全國各地的大學畢業生,超過三分之一,又被稱為大學畢業生聚居村。這些大學生住的大都是當地農民修建的五六層高的樓房,每層約10到12間房,每間房約10平米(3坪),兩、三人擠一間。最多有七、八十人共用一個廁所和廚房。 \n唐家嶺房租便宜,每月只要280元,就可租一個床位,但須與他人合住一屋,沒有家具,上廁所要去一、二百米外的公共廁所。配備廚衛的單人房,每月租金也只要六、七百元。其次,生活成本遠較市區低,很多生活日用品都可在遍布的「二元店」、「三元店」買到。吃食也相對便宜,牛肉麵一碗三元,他處要賣五元。更重要的是,這裡距離中關村、上地軟體園只要一小時車程。2006年北京公交車降價後,拿著公交卡,只要4毛錢,就能到需要去的地方。 \n大畢生 10年成長6倍 \n大學生就業難,是近些年來大陸的熱門話題。2000年大陸的大學畢業生是107萬,但隨著大學的年年擴招,畢業生人數急速成長。2001年的大學畢業生只有115萬,2002年是145萬,2003年急速擴增到212萬(因1999年擴招約50%,4年後畢業生較前一年成長46.2%),2004年280萬(成長29.2%),2005年340萬(21.4%),2006年413萬(21.5%),2007年495萬(19.8%),2008年559萬(12.9%),2009年達到611萬(9.3%)。2010年預估大學畢業生將有630萬。 \n如此龐大數量的大學畢業生,要能學以致用,充分就業,一直是大陸當局的重大難題。雖然官方每年公布的統計數字,絕大多數大學畢業生似乎均能就業。但實際情形,存有相當大的落差;待業中、半失業或充當臨時工的比率,不在少數。 \n七成大畢生 選擇四大都會 \n大陸地區的城鄉發展差距過大,產業結構嚴重失衡,離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城市,大學生的專長,大都派不上用場。再加上發達城市的社會福利保障、教育資源、發展機會等,要遠超過相對落後的地區、省市和鄉鎮。因此,大學畢業生高密度地集中在幾個大都市中,尋找發展的機會。 \n根據大陸網站公布統計顯示,七成大學畢業生表示畢業後,選擇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座城市工作。然而,在僧多粥少的現實下,很自然地形成都會夾縫中生存的「蟻族」。 \n許多「蟻族」的大學生,大多來自農村或縣級市,家庭收入較低,父母大都是社會中下階層。當今大陸社會,「關係」十分重要,出身基層家庭的孩子,依靠「苦讀」從大學畢業,但要想憑一張大學文憑,沒有特殊的「關係」,要在北京這種大城市生存下來,機會十分渺茫。 \n三不管地帶 北京開始注意 \n一位聚居在北京唐家嶺的蟻族,接受大陸媒體訪問時,描繪如下的畫面:「每一個唐家嶺的清晨,那些瘦小的年輕人,被擁擠的人潮,挾著上了公車,身體被擠在半空中,腳無法著地,手抓不著東西…。他們可能上車和下車,但都不是由自己意願所想的。而這一切只是因為:人太多了!」 \n「蟻族」是一個複雜的制度問題,不易解決。他們已從大學畢業了,不是在校生,所以教育部管不了。但是,他們也沒有當地戶口,屬於流動人口的「漂」一族,無法享有社會保險和福利,因此地方政府也管不了。 \n目前北京政府已經意識到「蟻族」問題的嚴重性,開始著手立法,並啟動初步調查研究。但問題盤根交錯,剪不斷理還亂。短時間內,「蟻族」仍會是大陸大城市中,一個必然存在的族群!

  • 買不起房 大學畢業生成蟻族

    (文接B10版) \n蟻族的人口數,僅北京地區,保守估計就有10萬人以上。此外,上海、武漢、廣州、西安等大城市也都存在許多這一族群。學者廉思根據該族群所處地域的不同,分別冠之以京蟻(北京)、滬蟻(上海)、江蟻(武漢)、秦蟻(西安)、穗蟻(廣州)等稱呼。 \n蟻族是怎樣形成的?據了解,大陸1990年代末期推動教育產業化之中的大學擴招,造成人浮於事,是最大的原因。因為擴招,使得許多大學生沒有一技之長,在畢業後便面臨就業難的窘境。而聚居村所在地房租低廉、交通便利,同學、老鄉相對集中,容易形成認同感。 \n收入不穩定 僅7%結婚 \n據一份調查顯示,蟻族的年齡層集中在22─29歲之間,以畢業5年內的大學畢業生為主,月平均收入在1000─2500元(人民幣,下同)之間。同時,他們的基本生活費相對較低,每月房租平均為377元,伙食費為529元,月均花費總計1676元。 \n蟻族的收入水準較低,社交圈子小,戀愛對象的選擇範圍小,整日忙於找工作或工作,談戀愛的機會也少。據調查,目前蟻族只有7%已結婚。由於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沒有固定的住所,所以大部分畢業生選擇單身或同居。 \n位於北京海澱區小月河西路的億展學生公寓,是北京蟻族比較集中的地區。在這個地區住的大部分是應屆畢業生,薪水比較低,一般在1500左右,甚至更低,這樣的薪水,如果到市裡租房子可能要挨餓了。這裡,4個人或6個人一個房間,四人間的床位250元一個月,住6人間會再稍微便宜些,住的都是上下鋪。 \n這裡的餐廳有些髒,但是相對便宜一些。這裡的蟻族不會太晚回家,因為小月河附近環境很複雜。由於這些蟻族的到來,在小月河形成了很多自由市場,也出現了娛樂設施,人員也相對複雜了。 \n北京海澱區的唐家嶺也是蟻族比較集中的地區,居住在這裡的人大部分是附近高科技園區企業的員工,因此收入相對要高一些,在這裡大部分是2個人一個房間,最多3個人,房間較好,有浴室和可以做飯。一般房價是600--700元,整體而言,在這裡租住房屋的費用並不是很高,所以也有一部分剛畢業正在找工作的學生,或者剛找到工作的人進住。 \n住在這裡的蟻族,房東會將頂樓的樓台作為曬衣服的地方,同時也會給蟻族準備洗衣房。 \n住在唐家嶺的蟻族大約有4至5萬人,很多人上班都要擠公車,即便是在乘務員的幫助下被推上車,也幾乎成為了「罐頭人」。很多在附近上班的人索性就步行或者騎車前往,來不及吃早點的人就拿著早點邊走邊吃。 \n結婚比例小於同居比例 \n聚居村許多公寓對外出租的床位「男女有別」。女性居住的樓層入口會貼著「男士止步」的告示,但男性居住的房間,則會不經意看見床邊有女性皮靴,那是男性宿舍留宿女性的表徵,宿舍裡同時居住其他男人,居住空間會以簾子隔開。據了解,蟻族結婚的比例是小於與異性同居的比例。 \n據調查,住在聚居村的,主要以畢業三、四年內的蟻族為主,第四年後的畢業生人數會大幅減少。因此,畢業後第三年或第四年是聚居村中蟻族的「轉折年」。 \n不論是「啃老族」、「月光族」,還是「蟻族」,指的都是當前大陸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畢業剛步入社會不久者的生活觀念和狀態。其實這「三族」在外國早已普遍存在,只是大陸每年湧入社會的大學畢業生數以百萬計,比外國多得多,所以,這種現象也就特別凸顯。 \n維護自身權益 決不沉默 \n80後充滿著對未來的迷茫和叛逆,由於高昂的房價、低廉的工資和眾多的競爭,很多人在選擇就業、讀研、創業之際,也設法聚集在一起,組成蟻族去改變自己,去創造未來。 \n蟻族是對網路熟練程度較高的一群。在遇到與自身利益相關的事項時,大多不會沈默,選擇採取行動來維護自身權益。而且,大多傾向透過網路媒體來表達。這一族群對於罷工、遊行示威等較激烈的集體行動,贊同度較低,但這不意味著他們沒有參與集體行動的傾向。 \n專家擔心,在相對剝奪感強烈,生活滿意度低的情況下,如果不採取相應措施改善蟻族的生活狀況,那麼,未來各種怨恨累積到臨界點時,一旦出現某一特定事件,在特定情境下,出現蟻族的「帶頭大哥」時,一場大規模的集體行動可能就此發生。

  • 3 《蟻族:大學畢業生 聚居村實錄》

    廉思/主編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 \n蟻族,是對「大學畢業生聚居群體」的典型概括。在中國大陸,該群體為高知識分子,弱小、聚居,是繼三大弱勢群體(農民、農 民工、下崗職工)之後的第四大弱勢群體。他們受過高等教育,主要從事保險推銷、電子器材銷售、廣告營銷、餐飲服務等臨時性工作,有的甚至處於失業或半失業狀態;平均月收入低於兩千元,絕大多數沒有「三險」和勞動合同;平均年齡集中在22-29歲之間,九成屬於八○後一代;主要聚居於城鄉結合部或近郊農村,形成獨特的「聚居村」。他們是有如螞蟻般的「弱小強者」,也是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 \n全書20萬字,幾十幅圖片,感人至深的文字和發人深省的圖片告訴讀者一個真實的「八○後」,他們比普通人有著更令人堪憂的現狀、年輕脆弱的心靈,以及無法釋懷的青春夢想。

  • 就業難 陸大學畢業生成蟻族

    大陸就業環境惡劣,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北大中國與世界研究中心從2008年起,針對北京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及居住情況展開調查,最近由北京大學博士後研究生廉思將調查結果編纂為《蟻族:大學畢業生聚居村實錄》,首次提出這個在大都市的廉價社區中所衍生的新次文化族群「蟻族」。 \n據《廣州日報》報導,「蟻族」主要特性是高智商,都受過高等教育但畢業後因找工作不容易,從事臨時性工作甚至失業或半失業、平均月薪低於人民幣2000元(人民幣,下同),卻又因工作需要,不得不在大城市外圍郊區找價廉、空間狹小房屋居住的大學畢業生族群,年齡集中在22至29歲的80後(1980年後期出生)年輕人,而且總體失業率越高,族群越龐大,大陸各地的「蟻族」,保守估計超過百萬。 \n據《蟻族》中的調查數據顯示,在北京有超過10萬名大學畢業生聚居在海淀區的東北旺、西北旺、二里莊、肖家河,昌平區沙河鎮等郊區衛星鄉鎮,69.6%的人居住面積在10平方公尺以下、平均月租金377.24元的房子;光是在唐家嶺就住了5萬人,相當於當地原居人口的20倍。而北京的「蟻族」超過8成是外省離鄉背井進京打拚的年輕人。 \n八成來自外地 租屋打工 \n這些聚居村的發展,主要是因為就業市場限縮、房價不斷上升,只有微薄工資的「蟻族」別說買房子,連租房子也得量力而為,大多只能選擇在環境狹小、衛生條件差、安全隱患大、罪案頻仍的城鄉交界處或大學附近的衛星城鎮賃屋而居。 \n雖然在北京找工作不容易,但因家鄉工作更難找、生活水平也不如北京,所以「蟻族」不想回鄉工作,只能以「且戰且走」的方式待在城市裡,不論薪水多寡,先找到一份有收入工作再「騎驢找馬」,所以大多數人都從事臨時工作,徘徊在失業邊緣,收入當然很難固定,最少時甚至一個月可能只有500元。 \n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有超過4成的人表示在省吃儉用下略有結餘,但大多數「蟻族」都只能掙扎著養活自己,無法寄錢回家養父母,甚至有1成7的「蟻族」仍過著入不敷出的日子。 \n大學生多 地位優勢變弱 \n教育專家認為「蟻族」的出現,與高等教育大眾化帶來的「去精英化」有關。大學擴大招生以後,很多人都能進入大學就讀,所以這幾年大學畢業生不斷湧入社會,造成就業上的困境,剛畢業就失業,從以往的優勢族群轉為相對弱勢群體,近年大學生畢業的期待薪酬標準停滯不前,甚至下降,就反映了這個趨勢,也造成「蟻族」的衍生。 \n在這麼艱困的情況下,「蟻族」仍不輕言放棄。報導中引用一位2008年廣東商學院畢業生的說法:「每個人的生活狀態都是自己選擇的。我們是打不死的小強,就這樣活著。拚到最後,不管路是怎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