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聯合打擊戰機的搜尋結果,共39

  • 影》F-35C驚險起飛 幾乎觸到海水

    影》F-35C驚險起飛 幾乎觸到海水

    社交媒體Instagram上,出現了兩段F-35C戰機驚險起飛的影片,一架美國海軍F-35C聯合打擊戰機正從美國航艦上發射,然而戰機離開甲板後,並沒有向上升空,而是降到甲板以下,幾秒鐘後才飛了起來,幾乎就要碰到海水。這應該是一種試驗,測試F-35C彈射起飛的最小彈射力。

  • 南海詭譎 美國宛如走灶咖

    南海詭譎 美國宛如走灶咖

     從3月6日到18日之間,南海海域變得很「美國」,美國海軍出動了包括核子動力核母、新銳的「瀕海戰鬥戰艦」在內的各式艦艇,加上新配屬的垂直升降F-35B戰機,是二戰以來,美國海軍最大的一次集結,「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和解放軍海軍別苗頭意在言外。 \n 3月15日至18日,美軍第七艦隊「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TRSG)和「美國號」兩棲攻擊艦,組成的遠征打擊群(ESG)在南海進行聯合演練。由於F-35B戰機上艦使得兩棲攻擊艦成了輕型航母。也是美軍在二戰後,再度將艦隊航母和輕型航母編組在一起執行作戰任務。 \n 在菲律賓海域,美軍也部署了一支由巡洋艦和驅逐艦組成的艦隊,與兩個水面打擊群相呼應。美軍的動作顯示,對於南海的詭譎多變,有警示的意味。 \n 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才結束越南訪問,便進入南海。打擊群包括巡洋艦邦克山號、驅逐艦羅素號、保羅.漢密爾頓號、平克尼號、吉德號和拉斐爾.佩拉爾塔號。而美軍的「勝利」號和「忠誠」號測量船,不久前在南海活動了一圈,把南海深水區域複雜地形徹底看了一遍。 \n 10日,「麥克坎貝爾」號驅逐艦進入西沙海域。11日,美國海軍的P-3C反潛機和空軍RC-135W電子偵察機,進入南海偵察,12日,P-3C再次偵察。 \n 13日,由美國號兩棲攻擊艦率領的遠征打擊群搭載陸戰隊第31海軍遠征部隊入南海。編隊中包含日爾曼敦號兩棲登陸艦、綠灣號登陸艦。並與正在南海輪流值的吉福茲號瀕海戰鬥艦,舉行聯合演練。 \n 美軍在短時間內出現如此大規模的軍機和艦艇,可能是一次實戰背景下的海空聯合演習。除了出動水面艦,還出動轟炸機配合艦艇編隊進行打擊作戰,假想敵是對水面艦艇進行飽和攻擊,也演練對岸上目標進行打擊。

  • 澳洲退役F/A-18戰機 售給美國民間航空公司

    澳洲退役F/A-18戰機 售給美國民間航空公司

    澳洲國防部表示,46架退役的F/A-18大黃蜂戰機,將售給一間美國私人承包商。這間名叫「美國航空」(Air USA)的公司,正在收售各國的退役戰機,做為「假想敵部隊」,與正規的美國空軍進行相異機種對抗。 \nThe Drive報導,澳洲空軍在1980年代引進麥道的F/A-18A/B戰機,用以替代原本的法製幻象3式,然而一轉眼,這些大黃蜂戰機已服役近40年,未來將以F-35A聯合打擊戰機來汰換。F/A-18A/B現在還有4個中隊在使用,分別是威廉敦基地(Williamtown)的第3中隊、第77中隊、第2中隊,以及廷達爾基地(RAAF Base Tindal )的第75中隊。不過,這批F/A-18A/B戰機的工作也要結束了。 \n澳洲國防部於2020年3月5日,宣布這些戰機如何「處置」,那就是賣回給美國。不過也不是說賣回就賣回,還需要一些非武裝化的改裝工作,是交由威廉敦基地來執行。 \n \n防衛部落格(defence-blog)報導,澳洲國防工業部長梅利莎·普萊斯議員(Melissa Price)表示,這項工作也將為新南威爾士省亨特地區的工人提供就業保障,她說:「皇家空軍從經典大黃蜂戰機,換裝到F-35聯合打擊戰機的過程中,我們準備出售這些戰機和零料件的工作,將提供24種工作機會,這也顯示該地區國防工業,在過去30年間,維修和保養大黃蜂戰機有著深厚的經驗。」 \n澳洲是在2002年加入F-35聯合打擊戰機計畫,購買總數為72架,從2018年起開始接收,目前已取得20架,預計在2023年完成全部的交機。這也宣告著F/A-18大黃蜂戰機正在逐步從澳洲皇家空軍退役。 \n美國航空是一家美國政府下的承包商,為美國國防部、國防承包商和外國政府,提供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戰術飛機服務,他們的官網表示,該公司的飛行員由武器學校的畢業生、試飛員和退伍軍人組成。旗下有BAE鷹式教練機、俄羅斯MiG-29戰機、德國阿爾發攻擊教練機,捷克L-39信天翁教練機。

  • 玩具爆雷! 捍衛戰士2新戰機曝光

    玩具爆雷! 捍衛戰士2新戰機曝光

    今年夏天將要上映的「捍衛戰士2:獨行俠」(Top Gun 2: Maverick),可說是航空迷們引頸期待的大片,特別是先前公布的一些情報顯示,這一次的故事似乎不只是航空母艦與飛行學校,還有許多新奇的飛機。火柴盒小汽車(Matchbox)將要推出捍衛戰士2的相關玩具,直接透露了電影中會出現的各式機種。 \n航空學家(The Avitionist)報導,先前公布的第2支預告片中,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所飾演的皮特·米切爾(Pete Mitchell)上校,除了駕駛海軍F/A-18E超級大黃蜂戰機(SuperHornet)以外,在預告的最後,還穿著全黑的高空壓力服 ,駕駛一種極超音速飛機,類似於SR-71那樣的神秘飛機,不過影像很有限,仍看不出那型飛機的模樣。 \nCNN報導,火柴盒小汽車將會在6月推出「捍衛戰士2:獨行俠」的周邊玩具,而且玩具的模樣已經先行公開,比如F-14雄貓、F/A-18E超級大黃蜂(還有紅、黃、藍三種顏色)、F-35聯合打擊戰機,還有P-51野馬(似乎是出現在拖車中),另外兩種戰機則形式不明,其中一型是預告片中出現的神秘超高速飛機,但是還有一款可能是敵對機種的戰機,其形狀讓人想起了俄羅斯 Su-57(Felon,北約名:重罪犯)。 \n考慮到這批玩具應該已獲得官方許可,因此可以放心地認定,玩具中出現的高超音速飛機,應該就是電影中的飛機形象。 \n航空學家注意到,雖然它可能受到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在2013發布的SR-72「黑鳥之子」概念圖的啟發,但是仍然有所不同,洛馬SR-72圖案是單垂尾,並且機尾有一支很長的尾刺,而電影中的高超音速飛機,則帶有雙尾翼和小梯形機翼,也許是希望它的外型,能夠使航空迷更容易聯想到SR-71。 \n \n

  • 土耳其邀馬來西亞加入土製未來戰機TF-X

    土耳其邀馬來西亞加入土製未來戰機TF-X

    土耳其被美國禁止購買F-35聯合打擊戰機,使得他們自製5代戰機TF-X的計畫顯得更加重要,為了分攤開發成本,土耳其國營航太公司邀請馬來西亞加入TF-X的研發計畫。 \n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土耳其航太工業公司(TAI)首席執行官柯蒂爾(Temel Kotil)說,公司已經正式邀請馬來西亞加入這項計畫,目前在等待馬來西亞的答復。早在去年,TAI與亞洲國家簽署了共同生產TF-X機體複合材料的諒解備忘錄。 \n柯蒂爾說:「TF-X有一個要意義,就是穆斯林國家所研製的第一種高性能大型戰鬥機,所以我會希望有更多的穆斯林國家能夠一起加入。就如同其他的國際合作研發計畫一樣,愈早加入是是愈好的。」 \n就如柯蒂爾所說,TAI考慮的合作對象許多是穆斯林國家,除了馬來西亞以外,他們也將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哈薩克等國,做為TF-X的潛在合作夥伴或是未來的購買者。 \n為了增加馬來西亞的加入意願,土耳其也提出參加門檻較低的初級教練/輕型攻擊機Hurkus的研發計畫,這是一種渦輪螺旋槳的初級教練機,但也具有攜掛武器的性能,可以做為攻擊機之用,如同巴西航空A-29超級大嘴鳥(Super tucano)。 \n再說回TF-X噴射戰機計畫,目前土耳其的難題是發動機的來源還不確定。土國政府渴望恢復與英國勞斯萊斯公司(Rolls-Royce))就TF-X的設計和生產進行談判。在2016年10月的時候,勞斯萊斯向土耳其提供了聯合生產合作夥伴關係,以颱風戰機的EJ200發動機為藍本,做為TF-X的動力。但是報價與技術轉讓不確定,所以這筆1.31億美元的交易就擱置了蠻長一段時間。 \n當時土耳其還不太擔心,因為那時候美國通用動力公司同意在土耳其生產F110-GE-129發動機,並且也願意做為TF-X的動力來源,然而隨著土耳其堅持購買俄國S-400,美國與土耳其關係轉壞,這個技術轉移也產生了變化。 \n原本土耳其希望2023年能看到TF-X完成原型機,如今土耳其的航空和採購官員現在的目標是2025年至2026年。

  • 美海軍將購22架瑞士退役F-5E/F戰機

    美海軍將購22架瑞士退役F-5E/F戰機

    美國海軍的代表與瑞士國防採購局代表,討論了以約4000萬美元採購22架瑞士退役的F-5E/F戰鬥機的交易,這些戰機做為海軍的異機種對抗的假想敵部隊。 \n \n噴射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美國國會議員即將完成2020年國防預算,在總額7,380億美元的大預算中,已同意美國海軍所編列的4,000萬美元價格,做為向瑞士採購22架二手F-5E/F虎式(Tiger 2)戰鬥機。 \n \n瑞士操作F-5 戰機已有35年的歷史,他們最多的時候,總共有100架的F-5E/F,如今則裁減到53架,其中只有26架還在操作,其他的則是封存起來,因此機況還算不錯。幾年前,美國海軍從F-5E的使用國當中,購買了44架,其中就以瑞士的狀況最好。 \n \n瑞士目前正在尋找新的戰鬥機以替代這些F-5E。原本政府屬於瑞典的JAS-39E獅鷲式(Gripen E),結果在2014年的公投被否決,只能重新擬案。今年6月,獅鷲戰機的製造商紳寶公司(SAAB)決定退出瑞士的競標,因此目前瑞士的評估對象是F/A-18E超級大黃蜂(Superhornet)、歐洲2000颱風戰鬥機(EF-2000 Eurofighter Typhoon)、達梭飆風戰機(Rafale),和聯合打擊戰機F-35A。 \n \n瑞士政府必須最遲在2030年之前更換新戰機,以保護該國領空及其安全。 \n \nF-5 戰機是諾斯洛普(Northrop)在1960年代開發的輕型格鬥戰機,由T-38鷹爪教練機(Talon)衍生而來,早期型是F-5A 自由鬥士式(Freedom fighter),到了1970年代,全面更新航電系統,加裝小型射控雷達,成為F-5E虎式,以操作成本低、維護方便而聞名,成為開發中國家的好幫手,中華民國空軍是F-5E的最大使用者,總數423架,其中242架是航發中心自行生產。 \n \n到了1990年代後,隨著精密電子元件的小型化,許多先進的航電系統也可以安裝在小型戰機身上,因此許多F-5E的使用國又持續改進它,比如新加坡空軍、巴西空軍、瑞士空軍、泰國空軍的F-5E都已加裝新式儀表系統、抬頭顯示器、先進火控雷達,使F-5E可以有視距外防空作戰能力。 \n \n泰國空軍在2017年又通過了F-5E的第3次升級計畫,稱為「超級虎」,預計使用到2035年。 \n

  • F-35仍有小問題 今年無法全速生產

    F-35仍有小問題 今年無法全速生產

    五角大廈高級官員表示,由於F-35在關鍵測試階段遭受挫折,所以今年不會批准F-35聯合打擊戰機進入全速生產階段,可能會拖延到2021年。 \n \n軍事網(military.com)報導,美國國防部負責採購的副部長艾倫‧羅德(Ellen Lord)表示,今年可能不會簽署F-35全速生產的文件。 \n \n上個月,軍事網首先報導說,F-35初始作戰測試和評估(IOT&E)本來應在今年夏季結束之前完成,但由於「聯合仿真環境」(Joint Simulation Environment,JSE)測試尚未完成,F-35聯合計劃辦公室也在當時表示,這會影響到全力生產的進度。 \n \nJSE是先進戰機模擬演練器,可以模擬天氣、地理環境和航程等特性,從而使測試飛行員能夠證明飛機具有「面對各種威脅和情景的應變能力。」 \n \n 羅德在簡報中對記者說:「將F-35的戰機性能,輸入到JSE系統的工作,我們的進展並不快。但是這是IOT&E的關鍵測試部分。檢查人員需要絕對正確的數據,然後才能進行進一步的測試。」 \n \nF-35戰機沒有雙座型,所以模擬機就成了唯一的教練機,如果模擬機不能完全表現F-35的性能,出現些微偏差,都可能造成飛行危險。 \n \n聯合採購部門的布蘭迪‧史奇夫(Brandi Schiff)在9月份表示,JSE需要透過洛馬公司開發的「F-35機內箱」(FIAB),這個箱子與F-35的感應器系統連結,收集整個飛機的性能資料。不過這部分遇到一些延遲。 \n \n顯然F-35遇到的問題不是戰機本身,而僅是模擬器,嚴格說起來,不會影響它的生產量,只是沒有達到全力生產。迄今為止,洛馬已經交付了超過425架F-35,並且效率和成本也有改善,這代表F-35的產能已經慢慢得心應手。 \n

  • 美承包商首次曝光打造F35高科技機身影片

    美承包商首次曝光打造F35高科技機身影片

    建造飛機機身可能聽起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F-35戰機承包商近日公布的一段影片將會改變你的想法。F-35是目前最紅卻也爭議最多的高科技隱形戰機,使用了碳纖維、複合材質與稀有金屬等先進材料,結合多種尖端的焊接工藝,整個打造過程非常複雜,因此必須藉助更多的先進設備與尖端技術。而F-35使用至今尚未在機身上出現結構性故障,正是來自於這種先進的工藝與技術。 \n \n據《大眾機械》報導,最近這段上傳到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 YouTube帳戶上的影片,展示了公司如何利用高科技來協助幫助技師加速生產F-35聯合打擊戰機的中心機身。 \n \n諾格公司雖然沒有參與聯合打擊戰機的競標,但它還是得到了戰機專案的其中一部份合約。該公司為F-35生產隱形戰機的中心機身,今年2月份宣布已經製造了500具供F-35使用的高科技打造機身,公司表示在製造過程中使用了機器人、自動控制系統、虛擬3D影像和預測性自動化系統(predictive automation)。 \n \n該影片顯示出建造過程的內部情況,畫面中穿著白色連身衣的員工爬滿了明亮的白色機身組件。工人看起來像是用畫筆繪圖,手裡還拿著透明的瓶子──可能是刷塗粘合劑。 \n \n報導指出,最有趣的部份安裝在屋頂天花板上的投影儀系統。這個儀器直接將技術人員所需要的信息投射在機身上,例如某處需要上緊零件、某處工作順序如何、某處要使用工具附件等等,如此技術員不需要盯著一整套工作流程指令,而是由投影儀將訊息與數據直接投射在該進行工作的位置上。投影儀與工程師的工作站連接,由工程師監督整個工作流程,機身上有數百個(也可能是上千個)連接點,使用投影儀施工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就調整操作指令。 \n \n報導說,過去察看飛機組裝流程圖時都會像是一場噩夢,由於人命關天,工程師與技術員必須努力解讀技術說明書上的文字含義以避免誤解。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雖然F-35飛行總時數才剛超過20萬小時,像這樣的先進製造工藝正是F-35至今尚未因結構性故障導致墜毀事故的原因。 \n

  • 史無前例!美英以3國3款F35齊聚地中海競技

    史無前例!美英以3國3款F35齊聚地中海競技

    一項史無前例、名為「三閃電」(Tri-Lightning)的聯合任務25日在地中海地區展開,這項任務結合了美國空軍、英國皇家空軍/海軍與以色列空軍的F-35閃電II聯合打擊戰機,進行3國空軍的空中對抗協同作戰演習,以提高這3個具有同盟關係的國家的聯合防禦力量。 \n \n據《戰鬥機》(Combat Aircraft)報導,美國空軍的F-35A戰機目前已因「戰區安全套裝計劃」(Theater Security Package)部署到歐洲地區,以及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迪哈夫拉(Al Dhafra)基地執行「天生決心」(Inherent Resolve)行動;英國則有6架F-35B部署到塞浦路斯的阿克羅帝里(Akrotiri)基地,以色列的F-35I則從尼瓦提姆(Nevatim)基地前來。 \n \n來自這3國空軍的F-35戰機於6月25日在地中海東部聚集,以執行史無前例的聯合空防演習。這項名為「三閃電」演習是一項防禦性防空演習,用以提高美國及軍事夥伴在空軍作戰中的相互操作與協調性。 \n \n這次行動是英國國防部宣布其F-35戰鬥機首次在中東進行任務之後,這批英國F-35戰機是在近日部署到伊拉克和敘利亞進行戰鬥任務,屬於駐紮於塞浦路斯的第617「閃電黎明」中隊。 \n

  • 美學者提醒:防範陸俄聯手 損害美國利益

    美陸貿易戰持續升溫,而美國與俄羅斯在敘利亞、委內瑞拉等問題上也出現對立。據美國之音報導,大陸在這種情況下大力宣傳與俄羅斯的友好關系。大陸外長王毅在俄羅斯訪問時稱讚陸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並稱兩國關系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對此美國智庫學者認為,不斷擴大的陸俄關系可能會對美國造成重大損害,華盛頓須及早采取防範措施。 \n \n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5月14日發表資深研究員韋茨表示,過去三十年來,陸俄兩國通過軍售,聯合軍事演習和其他防務項目大大加強了軍事關系,莫斯科向大陸軍方提供先進武器,在很大程度上支持了大陸的防空、反艦等關鍵能力。 \n \n韋茨指出,大陸軍方最近從俄羅斯購買S-400地對空導彈和Su-35戰機,使他們能夠在西太平洋大部分地區打擊無人機、噴氣式飛機和彈道導彈。此外,聯合軍演等陸俄軍事活動讓大陸軍隊,從更有作戰經驗的俄羅斯軍隊學到寶貴的經驗。他表示,隨著陸俄防務夥伴關系的發展,兩國未來有可能會舉行更大規模的聯合軍演或是在防務領域加強合作。 \n \n美國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跨大西洋安全計劃的高級研究員坎代爾-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和美國國際共和黨研究所的高級顧問沙爾曼(David Shullman)撰文表示,陸俄可能永遠也不會建立正式的軍事聯盟,但他們可能以令美國頭痛的方式聯合行動。例如,大陸可能會在俄羅斯進一步入侵烏克蘭的同時采取積極舉措,支持其南海的主權要求。 \n \n面對陸俄的特殊關係,大陸外交部長王毅13日在俄羅斯會見記者時表示,「陸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系建立在牢固的政治互信和堅定的相互支持基礎之上,既不針對第三方也絕不會受第三方的挑撥和幹擾」。他指出,單邊主義、霸淩主義行徑不得人心,也不可能持久。對此分析人士認為,王毅所說的第三方是暗指美國。

  • 瑞士新戰機決選 這次不公投

    瑞士新戰機決選 這次不公投

    永久中立國瑞士,也相當在意自己的國防實力,他們現役的兩款戰機波音麥道的F/A-18C/D大黃蜂式(Hornet),以及諾斯洛普的F-5E/F虎式(Tiger II),都計畫於未來幾年退役(F-5E又更迫切一些),他們提出空軍2030年(Air2030)計劃,將在5種戰機中選中最合適的一款,包括戰機和後勤,總價高達80億瑞士法郎(2460億新台幣)。 \n \n噴射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競標瑞士新戰機的包括歐洲航太-空巴集團(Airbus)的EF-2000颱風、法國達梭公司(DASSAULT)的飆風(Rafale)、瑞典紳寶公司(SAAB)的JAS-39獅鷲(Griffon),以及美國波音公司(Boeing)F/A-18E超蜂(Super Hornet),和洛馬公司(Lockheed Martin)的F-35聯合打擊戰機。 \n \n這一階段的評估將於6月底結束。候選者按字母順序進行測試,因此A開頭的空中巴士優先,時間是4月8日至21日;隨後是B開頭的波音-4月22日至5月5日;D開頭的達梭-5月13日至26日;L開頭的洛馬-6月3日至16日,S開頭的薩博排最後-6月17至30日。 \n \n瑞士飛行員將參加有雙座飛機的飛行。“對於擁有雙座戰鬥機的候選人,計劃兩名[瑞士]空軍的試飛員和兩名試驗飛行員帶著製造商的試飛員飛行,”Berset解釋道。“對於使用單座戰鬥機的製造商來說,這項任務由製造商的飛行員接管。” \n \n其實在幾年之前,瑞士政府已經有草擬由紳寶的JAS-39E 取代F-5E,原因是操作費用相對便宜,可在公路起降的性能也符合瑞士所需,但是2014年,瑞士採用全民公投來為購機背書,沒想到公投卻否決了購機案,原因竟是對民眾把「宜家傢俱」的不好印象轉嫁到JAS-39上。從那時起,新戰機的需求變得更加迫切,畢竟戰機的役齡變得更長。 \n \n

  • 日本公布自製五代戰機細節 期望2030年取代F2

    日本公布自製五代戰機細節 期望2030年取代F2

    全日本新聞網(ANN)新聞報導,日本正積極研發自製具匿蹤特性的第五代戰機F3,關鍵技術的雷達與發動機都正在開發中,計畫在2030年代可以取代現役的三菱F-2戰機。 \n \n防衛部落格(defence-blog)報導,日本在2007年曾經向美國申購F-22戰機,遭到美國拒絕,只能改買F-35聯合打擊戰機,日本將它視為一種臨時替代方案,仍希望有與F-22同等級的大型匿蹤戰機,於是啟動了自製五代戰機的發展計劃。去年還詢問過F-22、F-35的製造商洛馬公司,能否發展一種「結合F-22的機身,加上F-35的航電技術與發動機的新戰機」(被戲稱為F-57),然而,該提案被日本財政部認定為過於昂貴,而且關鍵技術也未獲輸出許可。上個月,日本防衛省確認,F-3戰機將採用「日本主導」的技術來開發。 \n \n影片稱,三菱電機團隊負責開發新戰機的主動相陣列雷達(AESA),是由F-2戰機的AESA雷達持續改進。據多家日本媒體稱,F-3的AESA雷達,效能可比F-35戰機所使用的AN/APG-81。 \n \n發動機(XF9-1)則由石川島播磨重工公司(IHI)負責開發,是一款的大尺寸旁通渦扇發動機,長約4.8公尺、直徑約1公尺,目標後燃推力超過15噸,軍用推力超過11噸。顯然日本希望XF9-1 發動機,能與F-22戰機使用的F119發動機同樣等級。 \n \n石川島播磨公司表示,XF9-1 發動機採用日本的材料技術,核心已達到1800度的抗高溫能力,也就可確保發動機極限運轉的性能要求,這已經達到第四代渦輪扇發動機的水準。 \n

  • 要是波音X-32獲勝 聯合打擊戰機是什麼模樣?

    要是波音X-32獲勝 聯合打擊戰機是什麼模樣?

    2001年10月16日,美國國防部敲定,JSF聯合打擊戰機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X-35勝出,贏過波音集團的X-32。隨後X-35逐步修改成F-35閃電2型戰機(Lightning II),雖然F-35已陸續交機,但暴增的追加費用與多次延遲交機的問題仍然持續被批評,不禁讓人覺得,當初如果選擇波音X-32會不會更好?軍事插畫家設想量產後的「F-32」可能的修改。 \n \n當年X-32輸給X-35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頗重要的原因是「外觀嚇人」,比如它巨大的下頜進氣道,以及過於僵硬的三角翼設計。插畫家亞當布希(Adam Burch)在Hangar-b.com提出量產型的F-32可能的外觀,改進後的F-32,三角翼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更為傳統的戰鬥機機翼配置,補上水平尾翼,再加上翼身融合設計,使F-32的外型比較柔合。 \n \n機首也進行了重新設計以適應雷達,而且臭名昭著的進氣口設計,將變得不那麼巨大,有個更加精緻的前掠「下顎」。這樣的改進是有可能的,因為X-32之所以有那麼大的進氣口,主要是應對垂直起降型在懸停時所需要進氣,因此空軍型與海軍型理論上是不需要那麼大的進氣口。 \n \n然而,即使它如此更改,下頜進氣口的設計仍然是匿蹤的大問題,不過或許可在發動機前面再設計可變幾何擋板,能夠調整進氣,也可以修正雷達反射率。不過垂直起降型的F-32,進氣口仍然會很巨大。 \n \n因此即使它仍最終然可能輸給X-35,但F-32概念在很大程度上被誤解了,它的實際性能也有可取之處,比如它的構造比較簡單,而且保留了大量的燃料和武器內部容積,它的3型更動也是比X-35來的小

  • 服役40年 英皇家空軍最後的龍捲風戰機退役

    服役40年 英皇家空軍最後的龍捲風戰機退役

    \n2019年3月14日,英國皇家空軍最後兩個龍捲風戰機中隊-第9轟炸和第31中隊在馬漢空軍基地(Marham AFB) 舉行退役儀式,正式宣告這款可變翼的戰鬥轟炸機的謝幕。近40年來,帕納維亞-龍捲風戰機(Panavia Tornado)一直是英國皇家空軍的重要戰力,未來將由EF-2000颱風戰機和F-35聯合打擊戰機來接任。 \n \nThe Drive報導,上週四,皇家空軍總司令史蒂芬‧希利爾爵士(Stephen Hillier)主持龍捲風退役儀式,他說:「今天是個重要的日記,我希望人們能夠好好認識龍捲風戰機的卓越成就。我們反思著飛行員的勇氣、技巧、承諾以及犧牲。」 \n \n活動期間,有著龍捲風戰機的發展過程與機隊歷史,包照片和歷史畫面,另外龍捲風戰機也有最後的飛行表演,隨著戰機時而低速、時而高速的機動,它的可變機翼也隨著飛行動作而改變,接替它的新銳戰機可提供不了這樣子的視覺服務。 \n \n不過,龍捲風戰機的可變翼,是有實際用途的功需求,1964年,英國航空公司的TSR-2超音速攻擊偵察機發展被取消,同時,英國決定不再續買美國的F-111K可變翼戰機。因為這兩型飛機性能都有不足之處。 \n \n與此同時,歐洲各國開始提出跨國合作戰機的想法,先是英國與法國建立了合作關係,提出「英法可變幾何戰機」(Anglo-French Variable Geometry,AFVG),這就是龍捲風戰機的前身。然而法國不久退出集團,所幸比利時、加拿大、義大利、荷蘭和西德有興趣,該項目變更名目為多用途飛機(MRA),隨後又改名多用途作戰飛機(MRCA)。 \n \n計畫發展途中,比利時和加拿大中途退出,到1969年,英國、荷蘭、義大利、西德同意組建一個跨國集團,稱為「帕納維亞」(Panavia),主要總部設在西德,1970年荷蘭退出了該計劃,所幸不影響戰機的研發,之後分工確定,英國航太(BAC,現為BAE Systems)負責前機身和尾部,西德的梅塞施密特MBB(現在屬於空巴集團)製作中心機身,義大利航空(Aeritalia,現在稱阿萊尼亞Alenia Aeronautica)負責機翼,發動機也由三國分工研發,分別是英國勞斯萊斯、德國MTU腓德烈斯哈芬、和義大利飛雅特共同製作,這款三國共同研發的戰機最最終被稱為龍捲風式。 \n \n為了符合不同國家的不同任任務需求,龍捲風成為集高速轟炸、偵察、防空多功能為一體,因此設計為雙引擎、縱列雙座、可變後掠動翼,可滿足低速與高速的變換,多樣化任務的人力分工。不過即使如此,為了任務的不同,龍捲風的內部設計仍有明顯的不同,分成3種:「攔截/攻擊型」(IDS)、電子戰鬥/偵察(ECR)、和防空型(ADV),其中英國皇家空軍僅運作IDS和ADV型,分別稱為龍捲風 GR系列和龍捲風 F系列,英國是唯一採用龍捲風防空型的空軍,它最大的不同在於使用AI.24 獵狐者(AI.24 Foxhunter)空用雷達,它需要不同模的雷達罩,這也是ADV與IDS最大的外觀差異,獵狐者雷達使ADV可以在任何天氣下,都能發現超出視距外的空中目標。另外,ADV只有一具27公釐機砲用於對空,而IDS有兩具,用於掃射地面,機身硬點配置也有所不同。 \n \n所有的龍捲風戰機都採用RB199渦輪風扇發動機,軍用推力9,100 磅力,後燃推力16,400 磅力,在當年相當不錯,使龍捲風在高空可超過2馬赫,低空也有1.35馬赫,足以勝任多功能任務,特別是高空攔截與低空突穿。 \n \n1982年6月,皇家空軍第9(B)中隊,成為第一個操作IDS的龍捲風中隊,他們的任務是防範蘇聯的可能入侵,因此龍捲風要攜帶一種獨特的「跑道破壞者」JP233,是高爆炸彈和集束炸彈的混合體,用以摧毀東德的空軍基地和防空站據點,它還能發射人員殺傷地雷以及反輻射飛彈。位於西德的龍捲風戰機也可能攜帶WE.177核重力炸彈。 \n \n皇家空軍也給龍捲風GR1A偵察任務,攜帶紅外線偵察系統(TIRRS),可提供了一般的戰術偵察能力。在當時偵察系統的攝影成果在6個S-VHS磁帶。 \n \n英國皇家空軍還將部分龍捲風GR1B改裝成反艦型,他們將在挪威海、北海和附近的水域搜尋蘇聯船隻。 \n1984年,英國皇家空軍第一個防空型龍捲風中隊成軍,然而當時獵狐者雷達還沒完成,雷達罩裡只安裝混凝土壓艙物,只能先訓練飛行,無法真正作戰,一直到1987年,獵狐雷達才安裝到龍捲風上,稱為龍捲風F3,成為皇家空軍的遠程攔截機,主要是防範蘇聯轟炸機的入侵,雖然就靈活度上,F3的表現非常差,但是憑著高空速、獵狐雷達的搜查距離,以及天閃飛彈(Skyflash)的射程,皇家空軍與美國海軍F-14雄貓戰機、F/A-18大黃蜂戰機訓練演習中,表現也算不落人後。 \n \n龍捲風的主要假設對手是蘇聯,值得慶幸的是,冷戰已近黃昏,1990年蘇東劇變,昔日的威脅一夕間不復存在了,不過也正在此時,龍捲風迎來了它的首次實戰,也就是1991年1月的「沙漠風暴」行動,也稱第一次伊拉克戰爭、第一次海灣戰爭。在整個作戰期間,龍捲風GR1和F3都有參與,GR1執行了他們訓練多年的地地攻擊任務,使用傳統導炸彈、JP233、雷射導引炸彈等,攻擊伊拉克機場和防空系統,而F3則執行了數千次戰鬥空中巡邏,雖然沒真正擊落過敵機,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n \n龍捲風在沙漠風暴行動期間損失不小,首先是伊拉克士兵用SA-16型肩射飛彈擊落IDS,隨後共有5架龍捲風戰機損失,多半損失在地面防砲甚至機槍,這也顯示了龍捲風的低空突穿實在太過於危險。 \n \n吸取戰爭的教訓,促成了1996年開始的龍捲風中期更新計劃,英國航太BAE系統公司,將140多架GR1和GR1A,升級到新的GR4和GR4A標準,改進計劃於2003年完成,增加了新的航空電子設備,更新的通信設備和通訊鏈,最終整合以色列開發的LITENING瞄準筴艙,可以自己指定雷射導引炸彈攻擊目標。 \n \n到了2003年,龍捲風參加了入侵伊拉克的作戰,也稱第二次伊拉克戰爭,期間首次使用新的風暴之影巡弋飛彈(Storm Shadow),可能是性能提升有所成效,在這場戰爭中,龍捲風部隊沒有被伊拉克軍隊擊中過,唯一的例外是友軍造成的戰損,美國陸軍愛國者飛彈誤將其中一架龍捲風識別成為敵方目標並將其擊落,導致2名皇家空軍飛行員死亡。 \n \n2003年,EF-2000颱風戰鬥機開始服役,不過此時的龍捲風仍然是英國皇家空軍的主力,只是新成員的加入,停止了龍捲風防空戰機的改良,到了2012年,龍捲風ADV退出現役。 \n \n龍捲風戰機還參與2011年推翻利比亞政府、2014年對抗IS伊斯蘭國的戰爭,而龍捲風戰機的最後一仗是2018年4月14日,4架龍捲風塞浦路斯的阿克羅蒂基地起飛,敘利亞霍姆斯市以西的可疑化武儲存設施,各發射兩枚風暴之影巡弋飛彈。 \n \n多年來,龍捲風一直是英國空軍的代表飛機,舉凡各種航空展,都看的到其身影。他們也不時被要求進行非戰鬥任務。2014年,泰晤士河洪災,龍捲風裝上偵查筴艙沿河流拍照,以協助救災工作。 \n \n在龍捲風退役後,第9轟炸中隊將於4月改用颱風戰機,而31中隊將於2024年變成無人機中隊,操作的是MQ-9。 \n \n \n在飛過最後一次龍捲風戰機後,第9中隊的中隊長達納:「能夠讓隊員們最後一次駕駛這架經典戰機,是一種榮幸也是榮譽,而且我們很感謝後勤工程師們的努力,它是妥善率最佳的飛機之一。沒有她,諾福克和英國的天空將會失色不少。」

  • 防衛新聞:台灣向美購戰機的「不尋常轉折」

    防衛新聞:台灣向美購戰機的「不尋常轉折」

    空軍將要向美國申購新式戰機,據信是F-16V蝰蛇改良型,然而美國防衛新聞(Defense News)的報導卻說,其實空軍沒有特別指定機種,由美方來決定即可,「F-15,F-18,F-16甚至F-35都可以 」。 \n \n防衛新聞報導,中華民國國防部副部長沈一鳴告訴記者,已經向美國提交了新戰鬥機的申購請求,也有列入所需要的戰鬥機種型和數量。然而報導又提到空軍司令部計畫處處長唐洪安少將在另一場活動中說,其實我方的請求書沒有指定機種,可以是F-15、F-18、F-16甚至F-35,都是助於加強我們的防空能力的戰機。 \n \n防衛新聞稱這不太尋常性,是直接將決定權交給了美國,這是確保任何中華民國申購新戰鬥機的請求,不會像以往那樣被拒絕,主要原因當然是中國大陸因素。 \n \n報導稱,中華民國申購新一代F-16已經很多年了,早就歐巴馬政府時期,就提出66架新F-16的請求,然而歐巴馬政府拒絕了,當時美國給的替代方案是升級現有的140架F-16A/B Block 20型,其中第一架已經交付給空軍。 \n \n中華民國也曾表達向美國政府申購洛克希德馬丁公的F-35聯合打擊戰機,但是美國擔心F-35的敏感技術可能落入中國大陸手中,因為中國大陸在台灣的間諜活動,並且有幾起受矚目的案件。 \n \n報導也提到兩岸軍力的消長,中國大陸的軍事現代化方面的已改變台海的實力情勢,加上其經濟和外交影響力,已迫使各國不敢向中華民國出售武器,這是實質性的對台灣武器禁運手段。而美國則以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有義務向台灣提供必要數量的防衛武器,使台灣可保持足夠的防衛力量。 \n \n最後一段提到中華民國空軍的主力戰機,除了F-16之外,中華民國空軍還有法製幻象2000,和自製的 F-CK-1經國號戰機IDF,這三種戰機都是20世紀90年代開始換裝,並且有所升級。

  • 美國空軍找到戰機缺氧原因 全部修復需要4年

    美國空軍找到戰機缺氧原因 全部修復需要4年

    美國空軍官員表示,他們終於找到T-6德州人2式教練機(Texan ll)的供氧系統問題,並且也已擬定解決辦法的方法,不過要修復卻是個大工程,可能要花4年的時間才能把全部機隊的供氧系統都修復完畢。 \n \n軍事網(military.com)報導,經過6個月的調查,由美國空中教育和訓練司令部(AETC)為主,加上海軍、空軍和美國航太總署一齊組成的專家小組,終於確定T-6教練機在飛行中的缺氧感覺,源自於駕駛艙內氧氣濃度的波動,這導致飛行員換氣不順,也難以操縱飛機,在最嚴重時造成T-6機隊2個月的全面停飛。 \n \n戰機的供氧系統有兩種,一種是自帶液氧的設備,稱為LOX,不過這套系統會有氧氣供應限制,因此新一代的飛機,多半採用製氧系統(OBOGS),它是進氣口將空氣吸入,透過一系列的過濾、加壓、分離、純化,把一般空氣製成純氧,這就可以使飛機的供氧沒有時間限制。然而也正是OBOGS出現問題,因為缺氧的感覺沒有出現在使用LOX的時候。 \n \n然而,由於缺氧的症狀的原因眾多,包括吸氣不足、一氧化碳中毒都有可能,因此在過去一年間,美國空軍都無法確定製氧系統的問題在哪,是過濾器受到汙染,還是氧氣的純量不足,調查遇到困難也就難以改善。 \n \nAETC 的史蒂夫.夸特中將(Lt. Gen. Steve Kwast)說:「到目前為止,所收集數據的分析已經確定,飛行員即使暴露在超過人體所需的氧氣濃度,也還是會遇到生理不適反應。」顯然問題不在氧氣濃度。 \n \n美國空軍第19航空隊在今年2月宣布旗下T-6教練機全部停飛,以徹查供氧問題,這一次的調查還加入航太總署的成員,終於找到最可能的原因。 \n \n問題出在「水氣太多」,根據AETC週四發布的消息,該團隊發現OBOGS的過濾器和排水閥故障率高於預期,這些水氣來自飛行員的吐氣。由於過濾器管線複雜,水氣與灰塵在管線裡很容易累積成污垢,特別在閥門處更為嚴重。每五個供氧系統中,大約就有4具在這部分有或大或小的問題,導致飛行員在吸氣時也會吸到水氣。 \n \nT-6的製造商畢琪飛機(Beechcraft),現在已是德士隆集團(Textron)的一部分,他們將會負責修改控制OBOGS的軟體,以幫助更好地調節氧氣流量,減少起幅變化,另外也要對OBOGS組件和系統進行更廣泛的重新設計。該公司表示,整個過程可能需要兩到四年才能完成,目前只能先透過勤於檢查和維修易出問題的部分,做為暫時的解方。 \n \nT-6的OBOGS成為第一個找到問題的機種,這絕對是一件好事,相似的問題可能也出現在其他戰機上,包括A-10疣豬攻擊機、F-22猛禽、、F-35A聯合打擊戰鬥機,也包括海軍的F / A-18大黃蜂、EA-18G咆哮者和T-45蒼鷹教練機,幾乎美國海空軍的大多數戰機都有相似的問題,因此之後美國海空軍,將會以此為線索,查看其他飛機的OBOGS是否也有水氣過多與管路結石的問題。 \n \n現在比較難以解釋的是,T-6是在2001年開始服役,為什麼飛行員的呼吸困難,似乎是在近幾年才發生。 \n \n

  • 英國推出「暴風雨」匿蹤戰機 將取代颱風式

    英國推出「暴風雨」匿蹤戰機 將取代颱風式

    英國將啟動自己的匿蹤戰機計畫,命名為「暴風雨」(Tempest),將是颱風戰機的接班者,也可以做為F-35戰機的補充。 \n \n英國防衛期刊(UK Defence Journal)報導,防衛大臣加文.威廉森(Gavin Williamson)在暴風雨戰機的全尺寸模型前公布這項開發計畫,據了解,研發團隊包括BAE系統公司(BAE System)、勞斯萊斯公司(Rolls-Royce)、歐洲飛彈集團 (MBDA)和李奧納多公司(Leonardo-Finmeccanica)一起進行,初始預算為20億英鎊(811億新台幣),用於飛機的外型設計和概念製造,希望能夠在2035年投入量產。 \n \n威廉森說:「一個世紀以來,英國一直是航空戰鬥領域的領先者,我們也下定決心在未來確保它保持這種狀態,這項計畫就是延續英國先進科技製造業的引擎,可以創造數千個工作機會,上萬個科技專利與產業能量,這個概念模型只是對未來遠景的一瞥。」 \n \n英國系統公司曾經在1994~1999年提出戰機匿蹤外型研究,稱為BAE Systems Replica,然而之後決定參與美國的聯合打擊戰機計畫(JSF),也就是後來的F-35,這使得英國的戰機研發能力停止了,當時的一些相關經驗和數據有被應用到F-35的開發上。 \n \n從目前公布的暴風雨模型來看,確實引用了很多當年Replica的經驗,外型相當接近。 \n

  • 美國陸戰隊失去第1架F-35B  受損機不修復

    美國陸戰隊失去第1架F-35B 受損機不修復

    大約兩年前,一架美國陸戰隊的F-35B戰機在飛行中起火,這是內部武器艙支架的問題導致。現在這架戰機確定不予修復,成為陸戰隊第一架列為事故損失的F-35。 \n美國陸戰隊時報(marinecorps times)報導,這架F-35B在2016年10月27日起飛後不久,戰機電腦顯示武器艙發生著火,因此飛行員緊急降落在博福特陸戰隊航空基地(Marine Corps Air Station Beaufort),調查發現,武器艙的的支架與靠近液壓管線的電線發生了摩擦,短路造成火花,點燃了從液壓管路中洩漏的一些油料,因為管路也個針孔大小的破洞,戰機製造商洛馬公司之後承認是飛機本身的缺陷。 \n這架受損的戰機就處於待修狀態,在經過近1年多評估後,陸戰隊認為修復成本過於昂貴不符效益,因此決定報廢而不修復,不過還沒決定它的前途,是要將它作為維修培訓的教材,或是送博物館當展品。 \n儘管失去了這架F-35B,但是美國陸戰隊在F-35換裝進度上,仍然取得了一些重要的進展,比如操作F-35B的第31海軍陸戰飛行中隊,正式部署黃蜂號兩棲攻擊艦(USS Wasp,LHD 1),而且在部署期間,F-35B也首次在海上完成彈藥裝卸,成為實際戰力。 \n

  • 美國飛行員為F-35取新外號:豹戰機

    美國飛行員為F-35取新外號:豹戰機

    美國空軍與其他軍種一樣,都會給軍品武器一個官方名稱,不過飛行員通常很少用官方名來稱呼,而是另外取綽號。F-35 戰機的官方制式名字叫做「閃電2式」( Lightning II),然而在內里斯空軍基地(Nellis AFB)的飛行員已經為它取了綽號,叫做「豹」(panther)。 \nThe Drive報導,F-35的外號來自美國空軍第6武器中隊(6th Weapons Squadron)徽章,一架正面的F-35上頭有個骷髏頭,底部是黃色棋盤格,還寫著「馴豹者」(Panther Tamer),顯然「豹」指的就是F-35,而且也得到內利斯基地的正面回覆,飛行員確實將F-35取了「豹」這個綽號。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分析,為什麼飛行員不喜歡官方名?因為官方名取的太繞口了比如F-16,它的官方名叫戰隼式(Fightingfalcon),這名字太長,所以飛行員為它取名叫蝰蛇戰機(Viper),來源於當年的科幻影集星際大爭霸(Battlestr Galactica)。A-10攻擊機的官方名叫雷霆2式(Thunderbolt II),也是太拗口,飛行員寧可稱它是「疣豬」(Warthog),C-17運輸機叫做全球霸王3式 ( Globemaster III),但飛行員稱乎它駝鹿(Moose),而著名的老戰機F-4幽靈2式(Phantom II)也有綽號,叫做犀牛(Rhino)。 \nF-35的名字也有這樣的問題,雖然五角大廈給了閃電2式這個名字,但是在往後的許多媒體報導,都因為不好唸也不好寫而很少用到,有些甚至繼續沿用當初的計畫名聯合打擊戰機的縮寫「JSF」來稱呼。 \n而且,「閃電」這個名字已經用過了(所以才叫「2式」),二戰期間的洛克希德P-38戰機就叫閃電式,甚至英國1959年問世的戰機也叫電氣閃電式(Electric Lightning),重覆同樣名字,當然容易造成混淆,也是另取綽號的用意。 \n \n

  • 亞洲第二國 韓國首架F-35A閃電二式戰機出廠

    據韓聯社今日報導,據韓國防衛事業廳資訊,韓國第一架F-35A「閃電二式」匿蹤戰鬥機的出廠儀式在當地時間28日上午10點,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沃斯堡的洛馬公司最終組裝工廠舉行。 \n \nF-35A一號機的出廠象徵著,韓國首次擁有能夠規避敵軍雷達搜索的匿蹤戰機,大幅增強對朝鮮威懾力。今年生產完畢的前6架F-35A戰機將用於培訓派駐亞利桑那州路克空軍基地的韓國飛行員和地勤人員。40架F-35A戰機將與明年上半年至2021年陸續開始在大韓民國空軍服役。 \n \n防衛事業廳表示,F-35A戰機可在任意時間隱蔽地滲透到任何地點並實施精准打擊,有助於遏止戰爭。F-35A戰機的最大飛行速度1.8馬赫,作戰半徑1,093公里,裝備空對空飛彈、聯合導引攻擊彈藥、小口徑精確導引炸彈,可長驅直入朝鮮腹地摧毀核武設施。 \n \n美國眾議院德州第33選區議員Marc Veasey在致辭時表示,作為韓國採購KF-16「戰隼」專案的工業合作(編按:亦稱補償(offset)),T-50「金鷹」式高級教練機於1992年展開概念設計,美韓兩國在航空工業已經合作25年。他進一步指出,T-50與F-35擁有相似的座艙設計,美軍飛行員可以直接由T-50高教機無縫接軌換裝F-35戰機,亦即我們可以擁有更精良的飛行員、更短的訓練時間及更低的訓練成本。 \n \n美國空軍將於今年7月決定T-38「鷹爪」式教練機的後繼機種,「我想在這個房間內的每一位都非常有信心,美國空軍將選擇T-50」。(編按:此處指的應為T-50A,T-50A是洛馬公司將T-50依照美軍需求規格大幅改良的版本,T-50與T-50A的軟體有很大的差異)他也指出韓國空軍的F-35A將於明年返抵韓國與美軍的F-35共同執勤。 \n \n韓方的副防長徐柱錫、空軍參謀次長李成龍中將、美方負責採購、技術與維持的國防部副防長艾倫·洛德、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董事長瑪麗蓮·休森等人出席出廠儀式。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