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胡卜凱的搜尋結果,共02

  • 從牛漢、瘂弦到陳映真——寫作基於寫實主義(一)

    從牛漢、瘂弦到陳映真——寫作基於寫實主義(一)

    編者按:本刊即日起刊載楊雨亭先生文章,追尋外省人的心靈原鄉,作者楊雨亭從數十年來的外省作家文學作品及老外省人的形象中,尋找祖國的蹤跡。文中深藏濃厚情懷,讀之動人。 \n \n讀牛漢2008年出版的《我仍在苦苦跋涉》,異常感動,以他當時85歲的高齡(牛漢1923年生於山西,2013年過世),能誠懇實在地寫出這樣一本回顧與反省的自傳式作品是不簡單的,不要說大陸上政治氣氛比較嚴峻,就是在言論寬鬆的台灣也是很少見的,台灣的傳記多數是講自己或傳主長處和光榮的事,讀來索然無味。 \n國民政府遷台以後,除了前十幾年間由於有反共抗俄回大陸建設的理想號召,對於中國還有著緊密的感受,後來生活日趨安定,人們漸漸失去了對故國的想像,深刻思索與反省個人與時代困難的文章越來越少見,這是環境與人性使然,當局也不希望多看到這樣的言論,一些愛國者因言賈禍,即是如此。這和1949年以後中共治下的社會所產生的因言賈禍,看似不同,本質接近,即一切以政權的穩定為主。 \n一生活在救亡圖存 \n20年前,我勸胡秋原先生,少寫些高言大志,沒有什麼人要看的,希望他能多寫回憶錄式的文章,因為30到40年代發生的人與事是近代中國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同他經過那個驚天動地時代的左派右派自由派朋友們多數凋零,能夠回憶的人很少了。 \n可是胡秋原不改其志,繼續千言萬語地勸兩岸當政者放鬆意識形態,共同回歸中道。我認為他是一個永遠醒不過來的亂世中人,他一生活在「救亡圖存」的樣式裡,言語姿態皆已固定。不認識這一點,不能了解早年許多國民黨人、共產黨人、自由主義者的思維和行為,國家劇烈動盪的環境和個人的處境決定了他們的命運,等到時代變化或過去了,他們卻仍停留在過去的心境裡。 \n胡秋原熱愛中國與中華民族,心繫國家的危難與同胞的困苦,他曾說:「洋人說我們中國人水都喝不夠。」他的湖北黃陂口音很重,我媽媽是四川人,我能大部分聽懂他的話,可是我懷疑幾十年來一般台灣本地人怎麼能知道他在說什麼?我年輕時(1983年,30歲)由於和他的女兒胡蜀石在矽谷同事而結識胡秋原先生,到胡先生2004年過世,我的家人常年和他的家人相聚,近年來我和胡先生的公子胡卜凱還常有往返。我曾在近距離觀察胡秋原,我佩服他的眼界與志氣,但是我和他的觀點有時候差距蠻大的。 \n11月22日在北京過世的陳映真,我就是在胡秋原先生新店中央新村的家中認識的,陳映真高大寬厚的身影,爽朗而低沉磁性的聲音還在我的眼前晃動。陳映真告訴我他的寫作基於寫實主義,多年後我研究中共黨史,才明白這是現實主義的用詞,在台灣寫實主義和現實主義是有差異的。 \n陳映真寫外省人深刻入裡,我記得他書中有一節,描寫一位大陸戰敗來台後被冷落的將軍,窗外下著淅瀝的雨聲,將軍在冷清潮濕寂靜的客廳中咒罵自己,身旁的本省籍年輕人惶恐不安地安慰著:「將軍……」客廳牆上可能掛著閻錫山的字,一個黑色的手搖電話在角落的茶几上。現實生活中,戰後台灣在大陸內戰失敗與日本殖民留下的底蘊裡,陳映真發現了外省人、本省人與原住民共同地有著不幸的命運與道德上的困境,使得50至60年代的台灣充滿了悲愴與虛幻的時代感。 \n抗日戰爭前,胡秋原由於閩變(福建事件)被蔣介石通緝,流亡莫斯科時和王明熟識,親眼見過楊之華,他說瞿秋白的太太楊之華非常漂亮,事隔半個多世紀,他老人家還念念不忘,讓我十分好奇楊之華年輕時的模樣,多年來一直找不到楊之華本人清晰的照片。可惜我當年缺乏警覺性,以為來日方長,可以慢慢地得空去訪問胡秋原,寫下早年的人與事,卻一直沒有真的去做,等到胡秋原去世,一切都成空了。 \n相見真感人生憾然 \n說到瘂弦,是因為牛漢在書中提到瘂弦。1946年牛漢是中共地下黨員,6月,國共開打,牛漢和愛人吳平進入河南南陽,住在南陽一中。文革後,牛漢平反,90年代兩岸開放,瘂弦回老家,見到牛漢,談及往事,瘂弦很激動,因為1946年瘂弦正在南陽一中讀書,當時才14歲,兩人不可能碰頭,但是失之交臂以後二人命運天南地北,近半個世紀過去,相見真感人生如此憾然。 \n瘂弦本名王慶麟,在台灣是一個傳奇,1932年生於河南南陽,1949年在湖南加入國軍,隨之撤退台灣,1953年進入蔣經國辦的復興崗學院(後改為政工幹校、政治作戰學校)影劇系,畢業後分配至左營軍中廣播電台,1976年赴美獲威斯康辛大學東亞研究碩士,次年回台擔任《聯合報》副刊主編21年,退休移民加拿大。(待續) \n(作者為自由作家) \n

  • 保釣胡卜凱憶昔日戰友 感動落淚

    談起當年保釣運動,今天陪同總統馬英九前往彭佳嶼的保釣運動發起人之一的胡卜凱,想起昔日戰友「科學月刊」創辦人林孝信、前東吳大學校長劉源俊不禁感動落淚。 \n 台日漁業協議簽署3週年前夕,總統馬英九今天搭乘直升機前往彭佳嶼,主持東海和平倡議紀念碑揭碑儀式,這是馬總統繼2012年後,再訪視彭佳嶼。 \n 包括胡卜凱、「科學月刊」創辦人林孝信遺孀、成大公衛所教授陳美霞、前東吳大學校長劉源俊、政大政治系教授黃德北等保釣人士都應邀前往觀禮。 \n 與媒體記者一同搭乘「宜蘭艦」前往的胡卜凱受訪表示,他與馬總統大姐馬以南是大學同學,應該是總統府透過馬以南詢問是否前往彭佳嶼觀禮。 \n 談起當年保釣運動,胡卜凱說,1970年,他在美國唸書,看了王曉波在他父親當年辦的「中華雜誌」一篇保衛釣魚台文章,相當感動,將雜誌在社團活動分享,許多朋友決定採取行動,於是展開規劃。 \n 胡卜凱表示,「科學月刊」發起人林孝信是他台大同學,他請林孝信透過科學月刊通訊網絡,推動保釣運動,並經劉源俊大力支持後,科學月刊成為推動保釣運動主力。如果沒有林孝信與科學月刊,保釣沒這麼廣的影響力。 \n 談及政黨即將輪替,胡卜凱說,他希望新政府站在中華民國與台灣人民利益,一定要堅持釣魚台主權;前總統陳水扁曾表態釣魚台是台灣領土,希望即將上任的總統當選人蔡英文至少應該延續立場,不要學前總統李登輝認為釣魚台是日本的。 \n 胡卜凱表示,保釣不只領土主權問題,釣魚台蘊藏豐富資源,例如石油,應該「寸金不讓」。1050409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