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胡定一的搜尋結果,共05

  • 音效魔法師胡定一 密室《擬音》

    音效魔法師胡定一 密室《擬音》

     在凌亂的工作室裡,有個歐吉桑腳穿高跟鞋原地跳動,隨著螢幕裡的女士奔跑,動作滑稽但誠意十足;有時拿著泥水匠的工具摩擦、敲擊,鏘鏗有力,他說,「這就像寶劍出鞘的聲音,如果再搖一搖,就更像。」 \n 他是音效師胡定一,入行40多年,參與超過500部國片的音效工作,曾以《稻草人》、《香蕉天堂》、《痞子英雄》等片入圍金馬獎,由王婉柔執導記錄的《擬音》,拍下他與聲音為伍的奇幻人生。 \n 當音效工作在好萊塢被視為商業機密,台灣如今卻只剩下少數人在傳承,電影混音師曹源峰就說:「胡師傅若在好萊塢,也是一等一的『Foley artist』(擬音藝術家)。」 \n 胡定一1975年考進中影,非常懷念那個屬於電影的年代,「早年電影很景氣,我一進中影,每個晚上進棚,不分日夜地拍戲。」片源多,讓他可以專心鑽研製作寫實音效的技術,1980年代更碰上台灣電影新浪潮時期,「以前不講究環境音,只要乾淨的音效,後來聲音會慢慢做,層次分的很細。」 \n 談起音效工作,木訥的胡定一,臉上總是難掩興奮之情,他說,錄音棚上方有五個指示燈,亮橘燈代表在試音,「如果導演說『紅棒』,就是亮紅燈正式來配音,如果導演說還不錯,來對畫面,就會換成綠燈。」配音沒問題,就換成黃燈,萬一出錯,就切換成紫燈。「我常想,哪天我要是把那五個燈一起亮起來,就是我收工的時候。」 \n 2010年,王婉柔因為擔任《他們在島嶼寫作》製作工作而認識胡定一,參觀他的工作室,「任何一個愛電影的人,進到這間工作室一定會眼睛發亮。」 \n 在胡定一的密室裡,四處堆放著他收集的籃球、棉被、包包、杯盤、不同厚度的書本等雜物,鞋櫃裡擺滿各種類型的鞋子。格狀的地板門掀開,底下分別鋪成沙地、泥土地等不同材質的地面。還有個大水坑,能讓整個人在裡面模擬跳水、潑水的聲音。 \n 正是靠著這些雜物,讓胡定一展現聲音的魔法,包括日式拉門聲、情侶吃麵摔盤子砸麵吵架的聲音、甚至是射箭的「咻!」聲、機器人變身的聲音,都難不倒胡定一,他都能找到適合的材料,創作出適合的音效。

  • 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 《擬音》揭音效師創作過程

    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 《擬音》揭音效師創作過程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今(28)日舉辦電影聲音職人《擬音》紀錄片特映會,影片除了記錄台灣資深音效師胡定一的創作過程,導演王婉柔同時將視野延伸到整個華語電影產業,希望讓台灣電影更具國際觀。 \n從事電影音效工作40年的胡定一,在特映會現場示範利用日常隨手可得的物品模擬各種特殊聲音,例如以優格的塑膠杯能做出馬蹄聲、泥水匠用的刮刀模擬寶劍出鞘、輕拍1張紙模仿小鳥拍翅,逼真程度引來觀眾連聲驚嘆。 \n《擬音》由導演王婉柔執導,除記錄音效師胡定一的創作生涯,也介紹電影拍攝現場及後期製作,從配音、配樂、音效到最終混音,完整呈現台灣電影史中的聲音製作。 \n王婉柔表示,這部影片雖從胡師傅的個人故事出發,但也把視野延伸到華語電影的聲音世界,專程至香港、北京、上海了解各地聲音製作歷史、技術發展及當前的動態,希望為華語電影的聲音發展留下記錄。 \n胡定一說,從事音效工作40年,每天都在想著聲音該怎麼製作,甚至到廢棄場尋找適合的道具,因為不同的道具會產生不同的效果,時間也必須拿掐至恰到好處,才能讓觀眾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n文化局表示,《擬音》將於4月14日於長春國賓戲院獨家上映,希望大家買票入場,以行動支持紀錄片。

  • 聲音魔術師 桃文化局展胡定一紀錄片

    聲音魔術師 桃文化局展胡定一紀錄片

    武俠電影中的刀劍碰撞聲、馬蹄聲、鴿群飛舞聲怎麼來的?資深電影音效師胡定一,10日透過手中各式道具,演繹出電影中的各式音效,宛如「聲音魔術師」,令人嘖嘖稱奇。桃園光影電影館12日將上映胡定一的紀錄片《擬音》,2月起同時舉辦「青春玩電音派對」靜態展,歡迎民眾到館玩聲音。 \n \n胡定一在中影擔任錄音師近40年,為各類電影加入各式聲音效果,為影片增添適當情緒,曾以《稻草人》、《香蕉天堂》、《青春無悔》等片,入圍金馬獎最佳音效獎。 \n \n胡定一昨到桃園光影電影館,為小朋友示範各種電影中的音效,只見他用廢紙堆製作出鴿群飛翔聲。電線與刮刀,則能做出刀劍揮舞碰撞聲。2個塑膠杯在墊於地上的布按頻率敲打,宛如噠噠馬蹄聲。 \n \n胡定一說,在生活中找尋做音效的題材,盡量嘗試,看看是否合用成為電影中的素材。像是前一陣子做挖眼睛的聲音,拿了1條大頭鰱,真的挖眼珠子、鰓刮。他說,尤其電影數位後,音效要做的特別細,包含血肉模糊的黏稠、刮骨聲,都要做出來。 \n \n桃園光影電影館12日下午2時將放映導演王婉柔以胡定一為主題的紀錄片《擬音》,搶先在院線上映前做特映,王與胡則會出席映後座談,與觀眾談聲音。另該館該月起也舉辦靜態展,現場有各式道具,讓民眾親自動手玩音效。

  • 公益大騙局!「圓夢580」挪用善款、提供過期物資

    公益大騙局!「圓夢580」挪用善款、提供過期物資

    無論是募款還是募資給需要幫助的人,都是一件非常有愛心的事情,台灣人也都很踴躍在捐款上,因為大家相信積少成多,每個人出點力就能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不過,近日有媒體發現公益團體「圓夢580」愛心都假的,竟將過期物資發送到偏鄉,且私下挪用893萬元善款,實際只捐出62萬元。 \n \n根據《蘋果日報》報導,以食物銀行名字在各地募款、募物資的「圓夢580」,將前年度募款所得723萬元,支出款項包含人事費、活動人事費、郵電費等,就是沒有愛心支出相關的細項,該年度則募到893萬元,但僅花了62萬元購買民生物資,讓人懷疑是否將大眾的愛心放入自己的口袋。且發現「圓夢580」到新竹尖石鄉發放物資,還特別請村長告知村民清潔用品已過期,有的甚至已經過期7年,也被記者發覺現場物資幾乎都是由民間捐贈,沒看到任何該團體購入的愛心物資。 \n \n《公益勸募條例》第17條規定,勸募所得千萬以下,活動必要支出不得超過15%,但經媒體報導「圓夢580」支出細項根本已違反規定。記者訪問「圓夢580」理事長,他直接瞭當表示的確募得的捐款用在人事上,承認該團體有瑕疵,衛福部要開罰他們也會承擔。 \n

  • 兩岸史話-郭沫若與魯迅、胡適的恩怨

     如果說,郭沫若對《武訓傳》的批判,還包含著真心實意檢討自己當初失誤的成份,那末,到批判胡風,他已經變為一種盲目的緊跟了。 \n 鮮為人知的是,在不久後開展的延安整風中,周恩來與重慶文藝界的聯繫曾受到嚴厲的批評。1943年10月12日中宣部致電董必武,批評《新華日報》、《群眾》未認真宣傳毛澤東同志思想,而發表許多自作聰明錯誤百出的東西。首當其衝的就是胡風的〈民族形式問題〉。 \n 當時,就已經發現胡風的文藝觀點與毛澤東的觀點相左。同時受到批評的還有在周恩來身邊工作的黨內才子陳家康、喬冠華、胡繩等,他們的思想見解也與胡風相近。董必武當時向延安彙報他們的思想是:偏重感情,提倡感性生活,注意感覺,強調心的作用,認為五四運動之失敗,由於沒提倡人道主義,主張把人當人。1945年和1948年,共產黨方面的文化人,通過批評舒蕪的〈論主觀〉,先後兩次對胡風文藝思想進行過批評。 \n 反革命鬥爭 \n 到了1955年,胡風問題卻由文藝思想之爭、宗派之爭突然被毛澤東升級為與反革命集團的鬥爭,數百位和胡風有這樣那樣聯繫的知識份子紛紛被捕。毛澤東的定性,最初連周恩來、周揚都感到意外。當時,處理胡風案子的,有陸定一、羅瑞卿、周揚等10人小組負責,郭沫若沒有參與決策,只是作為知識界的頭面人物,跟著上綱上線地表態。 \n 4月1日,郭沫若在《人民日報》發表了〈反社會主義的胡風綱領〉一文。他指出,多年來,胡風在文藝領域內系統地宣傳資產階級人性論,反對馬克思主義,已形成了自己的一個小集團。解放前,在他的全部文藝活動中,他的主要鋒芒總是針對著那時候共產黨的和黨外的進步文藝家。解放後,仍堅持他們一貫的錯誤的觀點立場,頑強地和黨所領導的文藝事業對抗。 \n 5月25日,郭沫若主持召開了全國文聯主席團和中國作協主席團聯席會議。他在開幕詞中說。人民日報揭露的材料,完全證實了胡風集團20多年來一直是進行反黨、反人民、反革命活動的。胡風集團已不僅是我們思想上的敵人,而且是我們政治上的敵人。 \n 盲目的緊跟 \n 第二天,郭沫若又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請依法處理胡風〉:「到了今天,全國人民正在集中力量從事社會主義建設的時候,而像胡風這樣的知識分子竟然還公然披著馬克思主義的外衣,有組織地來進行內部破壞,這是怎樣也不能容忍的。今天對於怙惡不悛、明知故犯的反革命分子必須加以鎮壓,而且鎮壓得必須比解放初期更加嚴厲。在這樣的認識上,我完全贊成好些機構和朋友們的建議,撤銷胡風所擔任的一切公眾職務,把他作為反革命分子來依法處理。」 \n 如果說,郭沫若對《武訓傳》的批判,還包含著真心實意檢討自己當初失誤的成份,那末,到批判胡風,他已經變為一種盲目的緊跟了。胡風是不是反革命,他心裡未必沒有自己的想法。但從上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中國知識界已經形成了一種牆倒眾人推的風氣。只要上面宣布誰是批判鬥爭的對象,大家也懶得去追問罪名是真是假,就一擁而上地推波助瀾,生怕別人以為自己不革命。這裡未嘗沒有求得自保的意味。(全文完) \n 《編後語》 \n 中國知識分子在20世紀這樣一個激烈政治鬥爭的時代,不可避免地被捲入一次次政治鬥爭旋渦之中,像郭沫若這類參與性很強的知識分子,更難置身事外。 \n 郭沬若的文化生涯,正是伴隨複雜政治鬥爭而展開。他在北洋軍閥時代登上文壇,經過蔣介石和毛澤東的統治時期,在毛鄧交替的華國鋒時期逝世。對於蔣的專制,他敢於蔑視,勇於抗爭,但自加入中共的文化戰線,尤其抗日初期被中共冊封為文化旗手,他便自覺地成了共產黨的黨喇叭。 \n 在毛澤東晚年,郭沬若基本成為以毛的是非為是非,對黨領袖言聽計從。不論領袖意志是否正確,都要全體黨員與他保持一致。郭不愧為一顆共黨機器上的忠誠螺絲釘,只可惜,歷史的評價尺度還有另一重,不僅看其政治觀點,同時看他文化選擇是否禁得住歷史考驗。 \n 知識分子應是社會良知,人格上保持獨立,精神上追求自由,對國家社會對人類有深切關懷,就此而言,郭沫若的後半生就顯得很悲哀! \n (取材自本書結束語) \n 明日刊出國史館出版《陳誠先生回憶錄─六十自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