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胡幼鳳的搜尋結果,共07

  • 美力台灣夢想地圖 用心扎根美育

    美力台灣夢想地圖 用心扎根美育

    社團法人數位新媒體3D協會在8月27日下午兩點半,於台北市中山堂二樓堡壘廳舉辦夢想地圖記者會與美力畫台灣繪畫比賽頒獎典禮。由社團法人數位新媒體3D協會胡幼鳳理事長宣布美力台灣偏鄉3D巡演在兩年半的努力,即將九月赴澎湖播映一千場。而在繪畫競賽中,這次得獎的作品皆以創意與童趣獲得評審青睞。 \n文化部影視局張崇仁局長肯定美力台灣偏鄉3D巡演活動,這兩年半來的努力與成果,以「紮根」的概念比喻美力台灣。中山堂黃國琴主任以發現台灣的正面能量作為企盼,期待未來將正能量的種子散播到台灣偏鄉。哈遠儀主播提到不久前才剛邀請美力台灣創辦人曲全立導演上節目的經驗,看到曲導演在得了國際3D大獎之後,他卻選擇回饋偏鄉,甚至為了打造3D電影車,把房子給賣了,並且這部3D電影車完全出自台灣黑手,可稱作台灣新奇蹟。即便這樣的事,被人稱為「傻瓜」,卻是使人全然的感動,讓人想要共同支持這台3D電影車可以走得更長、更遠。 \n肯特動畫創辦人張永昌先生說起一路看著美力台灣偏鄉3D巡演從無到有,傳達正向理念,將愛護台灣生態與人文關懷的種子,紮根在每一個孩子心中。令人感動,也振奮人心。也提到此次擔任評審的經驗,看到許多令人驚豔的作品,打開觀賞者的幻想世界。 \n社團法人數位新媒體3D協會胡幼鳳理事長發現,透過3D電影車的到來,點亮偏鄉孩子的夢想與希望。或許因為城鄉差距與資源匱乏,許多孩子對自己的未來沒有自信,但因為3D電影車的到來,他們開始大膽作夢:有人想當攝影師、有人想去環島、有人想要開3D車讓更多人看到3D電影……。這些意外的發現也出現在繪畫作品裡,那些小小手所畫出的大大世界,挖掘孩子們眼中的美麗台灣,是如此蘊含著飽滿能量。 \n其他貴賓包括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連錦漳參事、台灣音樂館翁誌聰主任與冉色斯創意影像吳導演等人共同支持推動偏鄉3D影像教育的公益活動。美力台灣目前仍有七百多所學校或機構提出申請,未來不僅會持續努力跑下去,期盼結合更多夥伴的支持,共同為關懷偏鄉盡一份心力。 \n「美力畫台灣繪畫比賽」邀請全國小學學生繪畫台灣土地之美,並分作全國網路徵件組與偏鄉巡演組,他們記錄愛鄉愛土之情,透過繪畫的構思,重新發現台灣之美。得獎的小小畫家更是來自於台灣各地,評審團由冉色斯創意影像姚孟超執行長與肯特動畫張永昌及社團法人數位新媒體3D協會胡幼鳳理事長所組成。 \n會後,3D行動電影車也開到中山堂進行播映,讓觀眾體驗到偏鄉孩童觀賞3D電影時,所獲得的視覺震撼與溫暖人味。 \n

  • 有話要說-為我哥哥胡筑生講個道理

    有話要說-為我哥哥胡筑生講個道理

     這幾天看新聞非常憂心,憂慮到睡不著,關心則亂,這正是我目前的體會。我是無黨無派的人,但這次家人和朋友都成了不同黨派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因此不免關心。然而看到平日謙謙君子、博學多聞的兄長胡筑生,上電視談話性節目時,總是被圍剿,很為他不平。 \n 胡筑生是退休將官,名列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當他應邀到被貼有綠色標籤的電視台節目時,我問他不怕死嗎?他卻總是回我「總要有人為正義發聲」,但眼看一心堅守要講真理的他,總是在眾名嘴聯手圍攻之下,雖然極力奮戰,卻總被搶白、謾罵而百口莫辯。 \n 幾天來,電視新聞一直在說胡筑生失言,說出「軍中都洪仲丘,台灣就成女人國」這句話。而有候選人還一直說要用選票讓他再次退伍。但究竟為什麼他會說出這個話?沒有人問過他,只是一陣亂打。洪仲丘案是一樁悲劇,但發展到後來被媒體過度操作,軍法審判就突然被取消,更在沒有配套的方式下,以致軍中紀律因此大受影響,很多人說現在軍中成了媽寶夏令營。不免讓大家憂心,這樣的部隊能打仗嗎? \n 胡筑生一生軍旅,他不懂如何討好選民。台灣的安全取決於具有相當的國防實力,他為了呼籲重新思考軍法審判的必要性,因此提出他的觀點,只是這種非討好民眾的說法,隨即遭到名嘴們的圍攻。他說這句話,用意只是在強調,訓練風險固然有,但正常軍事訓練不會致死。若正常軍事訓練都會使人致死,那台灣豈不變成女人國了嗎? \n 可惜這句話在談話節目上卻被曲解成是在對性別歧視,或沒同理心地在傷口撒鹽,讓他百口莫辯。我相信台灣還是個可以好好講道理的地方,不是一個全然被選舉沖昏頭的理盲社會。 \n 軍隊是國家的,不屬於任何黨派,不論未來哪個黨執政,都請不要為了選票踐踏軍人的尊嚴,否則如何指望軍人犧牲、保家衛國呢?

  • 文化局恫嚇:學學雄影桃影新北

    文化局恫嚇:學學雄影桃影新北

     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26日晚針對李烈請辭台北電影節(北影)主席一事發出道歉聲明,稱沒干涉也沒要北影學其他電影節,無奈,此話一出遭台北電影節前總監胡幼鳳打臉,稱不只要北影學桃影,還要學高雄、新北市的!甫接下北影主席的李屏賓最無辜,他受訪時說:「我人在國外,真不知發生何事。」 \n 文化局下指導棋 \n 「文化局跟我絕對沒有要求商業化的方向,也沒有要求模仿其他電影節,這完全是錯誤而未經查證的訊息。」倪重華的聲明看似鏗鏘有力,但遭胡幼鳳打臉,她26日於《台灣醒報》寫下〈請柯P先學會尊重電影人〉一文,寫下「9月中,台北電影節就傳出遭來自北市府文化局高層的恫嚇,若再不革新,走產業化路線,有人要『揮棒趕人』啦,他要台北電影節去學學高雄、桃園、新北市的影展!」 \n 內容有多令人震驚,可想而知,李烈等電影人就有多大的無力感。胡幼鳳說,台北電影節已是金馬影展之下台灣第2大影展,地位與影響力,使高雄、桃園、新北市等地方影展都曾向北影取經,但文化局高層卻要台北電影節反過來學這些地方影展,「聽在工作人員耳中,真是情何以堪?」 \n 推說訊息未查證 \n 倪重華強調都是「誤會」,包括「將電影節商業化」、「不需策展人」、「買舊片來放就好」等全是「完全錯誤而未經查證的訊息」,更說因這些傳聞,讓部分委員請辭,會盡最大努力跟各界與委員們溝通,言下之意,不等同於電影人笨到隨媒體起舞,監督官員的媒體千該萬死? \n 胡幼鳳說,倪重華接任台北市文化局長時,業界對他很有期許,但沒想到他如此外行,連電影節的任務都搞不清楚。她說,也許說「教育」是有點嚴重,但歷任文化局長,除了少數幾位非常清楚電影節與影委會的定位,其他人需要教育溝通。 \n 「有些從業界來的,會虛心地聽,有些說難聽點,根本是權力的傲慢。」不過,電影人都滿厚道,胡幼鳳也幫倪重華說幾句,說有些話是倪的屬下說的,「已經傷害工作人員的尊嚴!」若真的非倪重華本意,就不應該直嚷著誤會,甚至暗指媒體搧風點火。咦?怎不去徹查參與北影的官員? \n 令人憂心的事情尚未結束,甫接下北影主席的李屏賓,其實並不清楚北市文化局鬧出的風波,可能最後遭無辜牽連。他昨在澳洲受訪,並無立場,但回訊給記者直白地說:「我人在國外,真不知發生何事。只能在影展結束後,回國了解後再談了。」 \n 李屏賓分身乏術 \n 北影諮詢委員葉如芬也說,倪重華找李屏賓接任北影主席令人費解,「賓哥的精神無庸置疑,但主席要有人脈跟資源,賓哥經常要接案子、去國外,如何去計畫?」更說明年電影節也該開始邀片了,至今文化局仍然毫無規畫。

  • 賣房讓偏鄉學童看免費3D 李濤罵他傻瓜

    賣房讓偏鄉學童看免費3D 李濤罵他傻瓜

    美力畫台灣多媒體展今(4日)在華山文創舉辦開幕記者會,吸引包括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等多位重量級人士參與,電影界大老李行及朱延平更肯定曲全立這一年半以來,以公益方式推動偏鄉3D影像教育的付出與努力。 \n曲全立運用自身專業,甚至不惜賣掉房子,只為讓偏鄉學童免費看3D電影,近乎瘋狂的行徑讓媒體人李濤直呼「傻瓜」,也好奇親自隨行,看到參與的孩子,每個都露出天真笑容,伸出雙手試圖碰觸海洋世界,就發現這個活動的正能量,現在他相信「傻瓜越多,台灣越美」。 \n不過曲全立認為,房子就是殼,認為賣掉未來還會有,但他一開始在聯繫校方時也遇阻礙,因為校方不相信有人真的肯免費給孩子看電影。李行更回憶過去率隊到大陸參加青年電影論壇時,曲全立帶著台灣第一部數位3D電影《小丑魚》的經驗,說起他雖然身體不好,但卻有更堅強的心念為電影界努力。 \n美力台灣3D行動電影車從2014年起跑,在全國偏鄉巡演一年半播放3D電影,到全台灣資源貧乏的偏鄉小校巡迴五百多所,蒐集了上千幅畫來自偏鄉學童畫出心目中的台灣,及數千名學童的動人微笑攝影作品,由社團法人數位新媒體3D協會主辦的「美力畫台灣多媒體展」,自9月4日起至29日每天早上11點至晚上7點,在華山1914文創園區的品牌研創中心展出,歡迎民眾免費入場參觀。 \n展出期間在九月的週末,不但有3D紀錄片的播放,更將於12日邀請動畫與特效產業的專家參與<3D動畫品牌之路>的研討會,28日舉辦3D動畫特效工作坊,均可在網上報名,名額有限,額滿為止。 \n

  • 《KANO》獲費比西影評人、觀眾票選獎

    《KANO》獲費比西影評人、觀眾票選獎

    金馬獎頒獎典禮明將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典禮前夕,金馬獎今(21日)晚先舉行歡迎暨入圍酒會,同時頒發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金馬獎觀眾票選最佳影片獎,兩項得主都是《KANO》,這也是兩個獎項首次頒給同一部電影。監製魏德聖說,觀眾獎是他很在乎也很珍惜的獎。 \n \n《KANO》今晚先拿到觀眾票選最佳影片,男主角永瀨正敏拿著金馬獎座說:「真的很重,有51年的歷史重量。」明天他要擔任引言人讓他很緊張,還希望和入圍新演員的曹佑寧交換,他寧可去唱歌。 \n \n《KANO》導演馬志翔今年入圍新導演,他表示完全沒信心,最希望永瀨正敏能獲得最佳男主角。 \n \n陳建斌這次則入圍5項獎,第一次當導演拍《一個勺子》就獲金馬鼓勵,讓他很有信心,他說,如果能上台5次,「保證每次致詞都不同,一定很有文采」。 \n \n今晚中港台優秀電影人齊聚,影帝候選人陳建斌、永瀨正敏、準影后陳湘琪、桂綸鎂,以及被提名最佳導演的刁亦男、婁燁、許鞍華、王小帥等人都出席,另外《KANO》導演馬志翔、入圍最佳新演員的曹佑寧、許瑋甯、張慧雯、入圍女配角的萬茜和郎祖筠也都到場同歡。

  • 用生命演出 胡幼鳳:他沒停過

     「他真的是用生命在演出!」台北電影節總監胡幼鳳表示,史擷詠在音樂會前曾發表感性談話,他說,成立「台灣電影交響樂團」是因為看到華語電影市場的未來,這一場華人世界風起雲湧的文藝復興及文化創意賽,台灣的音樂人絕對不能缺席。 \n 史擷詠還說,過去台灣音樂界只有流行跟古典兩個區塊,但其實這幾年劇場及藝文界玩了許多跨界的東西,充滿各種活力,他覺得有必要結合影音工業的力量,為電影音樂找到更多可能性,「電影劇場」就是關鍵的試金石。 \n 胡幼鳳表示,她去年看了史擷詠參與導演李行的舞台劇《夏雪》之後,便向他提出電影音樂會的構想,沒想到和史擷詠的想法一拍即合,工作一接下來就沒停過。 \n 史擷詠好友、樂團總監張龍雲表示,史擷詠對這件事有強烈的責任感,「無論作曲、編曲及版權樣樣都自己來,還上場指揮!」 \n 張龍雲說,史擷詠在音樂界的資歷完整,自我期許也特別高,但他為人謙虛低調,很多事都自己來,讓親朋好友很心疼,張龍雲希望他盡快度過難關,繼續為台灣電影音樂注入新活力。

  • 戀戀絕代紅伶

     (文接B6版) \n 關:發生六四時,其實我已開始籌備《阮玲玉》的創作和上影廠的磨合,很多事情已在進行中,包括朴若木的整個美術設計構思和玻璃攝影棚的建造,很多都已在施行當中。 \n 六四發生後,梅豔芳有強烈的反應,她有很多憤怒,對中國政府的作為,有她非常個人的想法。她一度被列為黑名單。她和我討論過想把《阮玲玉》整個改回到香港搭景拍。但《阮玲玉》是我第一次到上海拍戲,每個創作人對情境或對環境,都有一定的要求,不是在另一個城市可以複製出來的。我們各有想法和堅持,而梅豔芳擔心她如果進大陸拍戲,個人對政治理念的堅持會影響到整個劇組的運作,決定退出演出,我覺得梅豔芳的決定,是值得被尊重的,我很欽佩她。當時是在雙方都能理解的情況下,讓梅豔芳退出了《阮玲玉》的演出。 \n 問:張曼玉因為演出《阮玲玉》得到柏林影后,也使她個人演藝的生涯更上層樓。她最大的優點是什麼? \n 關:張曼玉最大的優點是她正在求改變。她當時在演出王家衛的《旺角卡門》、許鞍華的《客途秋恨》,看得出她正在求改變。一個導演碰到一個正在求變的演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n 雖然當時她對於我找她演阮玲玉,是極度沒有自信,她很清楚自己不是首選,一直懷疑我怎麼會找她演出這個角色。她從未穿過旗袍演戲,我們花了整整兩周的時間由基本造型上做調整,包括她的眉、唇、試穿旗袍、高跟鞋。 \n 兩、三周後,她對於自己的五官,包括如何運用自己的眼睛和嘴巴講話時,坐、站與舉手投足間,都可以掌握到三○年代女人的神韻與狀態。這種努力及從沒有自信到自信,是她這趟演出的最大動力。 \n 張曼玉應該不介意我重提此事,當時她到上海參與籌拍,在開拍前,正好香港《明報周刊》刊出一則新聞,是她寫給一位因拍電影在舊金山認識的男友的情書被公開了,等於是個勒索事件。 \n 這事剛好發生在開拍之前,張曼玉對於阮玲玉因人言可畏甚至用自殺來反抗的境遇,她很能感同身受。張曼玉是個勇敢的女性,不但因此對阮玲玉同情,她也有自己獨特的看法。更因自己的親身遭遇,而對劇中所演的阮玲玉產生既遠且近的距離感、和她的投入相輔相成,我相信幫助了她很多很多。 \n 問:在《阮玲玉》片中,你用了很多阮玲玉演出的電影片段,包括已找不到原作的孫瑜《故都春夢》、《野草閒花》、卜萬蒼的《桃花泣血記》、《三個摩登女性》、費穆《城市之夜》,你最愛的是哪部?為何特別喜歡? \n 關:其實阮玲玉的大部分影片的拷貝都未能夠好好保存,多已失傳。不論北京或西安的電影資料館都找不到原拷貝,只能按我們知道的故事內容,讓張曼玉模擬演出老片中的片段,虛擬出當時的拍片狀況。 \n 在現在僅存的幾部珍貴電影中,被大家視為她最經典的演出是《神女》,我每部都各有喜歡之處,不見得是喜歡那故事,但我都很被電影中的阮玲玉演出所感動。 \n 問:若要以音樂會來搭配阮玲玉的經典默片演出,你會建議哪一部? \n 關:要辦經典默片音樂會,當然是《小玩意》。因孫瑜一直被喻為是中國詩人導演,比較poetic,若以音樂襯托默片的演出,《小玩意》是最合適的。 \n 關:有人說阮玲玉是中國的葛麗泰嘉寶,是個天才型的演員,演技相當自然,在卜萬蒼眼中她是個天生憂鬱悲情的女性,在你眼中阮玲玉代表什麼特質?在現今女藝人中誰可比擬? \n 關:她被喻為中國的嘉寶,演技很自然,她的確帶有種悲情的特質,這和她的身世坎坷有關。除了悲情以外,不論看她演的電影是殘本或足本,都可以感受到那個時代的女性地位很低。她出身寒微,她自己感情上歷經波折,她相當能感受到女性地位在當時封建保守的社會是被踐踏的。她希望自已能勇敢,但個性上又不能做到,她只能透過角色來傳達她內在的渴望。 \n 除了她天生是位好演員外,她在聯華時代碰到費穆、孫瑜、卜萬蒼這些好導演,也都成就了她的特質。她演的都是默片,不論是肢體的語言或面部表情,尤其她從心而發的表情,放眼當今兩岸三地的浮躁環境中,沒有女演員有這種底蘊。阮玲玉就是阮玲玉,她是獨一無二的,現在無人可以比擬。 \n 問:有人說你用紀錄片手法在拍阮玲玉,但其實你用了相當複雜的戲劇結構在這部電影中,你自己比較滿意的是哪個部份? \n 關:一年多的資料蒐集衍生促成了這個結構和形式。當年這部影片在台灣上片時,蔣勳寫了篇文章,他指出《阮玲玉》是幅拼圖,是一群香港導演拍出他們鍾愛的上海老電影黃金時代,他們拼湊出那樣的氛圍。是一幫九○年代的電影人在對三○年代上海電影黃金時代的致敬。我同意蔣勳的看法,這個複雜的結構兜兜轉轉,當時因為原本合作的編劇邱剛健要去當導演,便找焦雄屏合作,一度想就寫個阮玲玉傳奇式的傳統劇本。還好我和邱剛健、焦雄屏都不甘心就此放棄這麼好的想法,這和我過去創作的過程很不一樣,這都要歸根於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去做資料蒐集的過程衍生了這樣的結構。但這種結構只能做一次,無法再套用在其他題材上。 \n 問:在現代看上一世紀的阮玲玉,你覺得她最重要的貢獻是什麼? \n 關:阮玲玉拍的都是默片,她沒活到有聲片出現的時候。她代表中國黃金年代默片優秀作品的句號,她的死等於默片時代的結束。 \n 問:在《阮玲玉》之外,你拍了不少上海的題材,包括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王安憶的《長恨歌》,最近拍的《用心跳》,你說上海最能啟發你靈感,請問為何? \n 關:猶記得1990年初次到上海蒐集資料,感覺非常不像大陸的其他城市。當時上海的確是少有的,白天晚上都有不同的刺激,不論白天、夜裡,走在徐匯區,我覺得梧桐樹影漂亮極了。第一次接觸上海是看了很多老照片、老的影片,黃浦灘改變很大,但哪怕在九○年代的上海,尚未急速改變,但已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新舊對望之下,當我帶著懷舊的感情去看上海,正是我喜歡上海的原因之一。 \n 話說回來,近幾年,上海給我的感覺已經和以前不一樣,那沒有好壞。只是在中國這個大環境下,各個大城市的共同問題都是硬體發展迅速,但軟體上面…,相較於當年我第一次到上海碰到的老影人陳燕燕、黎莉莉、孫瑜等等,跟現在上海人那種節奏和浮躁的講話方式很不一樣,讓我格外懷念老上海人的優雅和人情世故。 \n (本文轉載自五月號《印刻文學生活誌》,全文有節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