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胡鞍鋼的搜尋結果,共24

  • 專業淪喪 唯假是真

     大陸著名劇作家沙葉新上月底逝世,享年79歲。沙葉新留下作品無數,台灣人熟知的是1979年由他創作的《假如我是真的》,劇本描寫青年李小璋為求上調冒充高幹子弟,帶出大陸官場腐敗的眾生相,後來被導演王童改編成同名電影,引起廣大迴響。 \n 《假如我是真的》是大陸自四人幫垮台後,第一齣大膽揭露體制腐敗的文藝作品,沙葉新也留下「愛國就要指出它的毛病」的名言。但諷刺的是,如今大陸雖已躋身強國之林,社會上以假亂真的風氣反而變本加厲,並且蔓延到科研、學界、信評等專業領域。 \n 前不久爆發的假疫苗事件,曝露了大陸生技產業陰暗的一面,孰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號稱打破美國壟斷、做出屬於中國人的瀏覽器內核,在這波斷「芯」風暴中名聲鵲起的紅芯時代科技公司,日前被踢爆竟是以谷歌瀏覽器Chrome兩年前舊款內核去換殼打造的。外界把紅芯事件與2003年的「漢芯」相提並論。當時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推出自主研發芯片「漢芯一號」,還得到國家科研經費,但最後證實只是把摩托羅拉芯片磨掉標誌,貼上自己牌子。這次紅芯的手法如出一轍。 \n 值得一提的是,紅芯公司日前才剛完成2.5億元人民幣的融資,投資方包括晨興資本、達晨資本和IDG資本等,大陸媒體因此質疑:紅芯能在市場上得到一輪又一輪投資,各家資本方若非缺乏專業能力,就是在共謀造假圖利,否則一個換殼的公司怎能輕易得到融資? \n 說到專業問題,號稱中國最權威的評級機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上周五遭到中國證監會作出停止評級業務一年的處分,原因是涉嫌在為債券發行人提供信用評級的服務時,直接向接受信用評級的企業提供諮詢服務,並收取高額費用,形同一手收黑錢,一手賣報告,嚴重背離獨立原則。 \n 大公評級成立於1994年,直到2009年後才廣為人知,以其專門和標準普爾、惠譽、穆迪唱反調,評級結果常和這些國際主要信評機構大相逕庭。例如對中、俄兩國的信用評級都超過美、英,還曾在一年內給中國企業156個AAA最高評級。更離譜的是,2011年溫州列車追撞事故後,大公國際給鐵道部的評級3A,還高於中國國家信用評級。像這樣一個缺乏公信力的評級機構,卻能在大陸信評界稱霸多時,只能說「愛國」魔力無人能擋。 \n 當然,藉愛國而暴得虛名的還有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他以「中國綜合國力全面超美論」而名噪一時,如今隨著中美貿易戰爆發、中興公司遭美國制裁,社會大眾終於認識到到兩國國力的巨大差距,憤怒錯愕之餘,胡鞍鋼成了眾矢之的,逾千名清華校友連署致函清華校長,批評其理論誤導國策,要求開除他。 \n 胡鞍鋼的名聲變臭了,但「胡鞍鋼現象」是如何造成的?許多人把「厲害了,我的國!」歸責於他,但其實並不是胡鞍鋼創造了這些說法,而是當局需要這些說法,胡鞍鋼只不過去迎合罷了。就好像《假如我是真的》劇情中,李小璋最後身分被拆穿,遞送法庭受審時自辯:「我錯就錯在我是個假的,但假如我是真的呢?」

  • 胡鞍鋼:中國經濟、科技、綜合國力已經超美

    胡鞍鋼:中國經濟、科技、綜合國力已經超美

    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胡鞍鋼提出一個觀點,「中國經濟、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經超越美國,居世界第一」,他並強調,這是幾十年追蹤計算出來的結果。 \n \n胡鞍鋼近期接受陸媒《中國新聞周刊》專訪,親上前線面對外界對上述觀點的質疑。他表示,中國整體實力居世界第一,這是做過研究發表於《清華大學學報》,之後才對外公布,但要說明的是,這邊講的是整體實力,而非平均水平。中國的整體實力超過了美國,但勞動生產力還沒有達到。 \n \n胡鞍鋼進一步說,從這十幾年的實際情況看,大陸很多預測不是誇大了,而是保守了。「我們一直強調原創,而原創常常違反一般人的認識。這也驗證了有時候真理就是掌握在少數人手裡。」 \n \n胡鞍鋼更反駁了西方學術界提出的「中國崩潰論」,他稱類似論調反映了西方意識形態的偏見,也反映了許多西方認識與理論的侷限性;西方預言的破產,不僅是西方國家政治偏見的必然結果,也反映了西方主流學者對中國國情缺乏深入了解,對中國製度缺少基本耐心,對中國文化缺少基本包容。 \n

  • 緊追G20 胡鞍鋼:帶路已成習近平計畫

    緊追G20 胡鞍鋼:帶路已成習近平計畫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15日落幕,會中達成許多合作協議及成果,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長胡鞍鋼受訪指出,「一帶一路」已成為「習近平計畫」;面對反全球化趨勢,「一帶一路」不僅是經濟全球化的發動機,今後也可望形成類似G20的工作機制,為實質行動落實必要基礎。 \n 胡鞍鋼表示,截至目前,全球經濟正受到反全球化嚴重影響,全球貿易出口額占GDP比例從2008年的25.8%,下降至2015的22.6%,這是自1950年以來第一次反全球化後,全球經濟迄今無法有效復甦的原因。反觀「一帶一路」的崛起,將有機會成為國際社會重要公共產品。 \n 談及當前全球化與反全球化之爭,胡鞍鋼認為,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世界趨勢,隨著自由市場開放,一方面各國已深度參與全球化進程,單憑一個國家不可能孤立於全球化之外;另一方面,盡管全球化面臨許多問題,卻也只能透過全球化解決,「一帶一路」就是如此。 \n 胡鞍鋼指出,本次「一帶一路」的重要目的在於落實各項目合作,強調「互聯互通」。他分析,「一帶一路」就硬體而言,投入大量基礎建設可帶動一定程度經濟效益;從軟體來看,搭配互聯互通,亦可有效縮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間的距離。 \n 他分析,「十三五」時期至少有23項基礎設施建設,比「十二五」時期的12項整整高出近一倍,可見當前「一帶一路」最重要的在於落實政策對接。唯有實質行動,讓「一帶一路」動起來,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帶來最佳化的經濟效益。

  • 微評-均衡教育紅利

     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表示,大陸目前進入人口紅利下降期,但與此同時,教育紅利持續上升。 \n 大陸勞動年齡人口(16歲-64歲)占總人口比重在2010年達到高峰7成5,預估在2020年將下降至7成,到2050年,甚至可能低於6成。 \n 教育是改善未來的重要基礎,根據估算,到2030年,大陸將擁有超過2.4億大專學歷以上的人口。但農村教育行動計畫(REAP)在2015年的調查報告也顯示,大陸勞動力教育水準與其他中等收入國家相比,並不具備競爭優勢。 \n 勞動力受教育程度不足,其背後是城鄉教育的重大差距所導致,必須平衡沿海與內地的教育落差,全面脫貧,全面提升內地的教育,大陸的勞動力素質才可能全面提升,面向國際才有競爭力。

  • 全球搶登陸 胡鞍鋼:台逆潮流

    全球搶登陸 胡鞍鋼:台逆潮流

     民進黨重返執政後,兩岸關係急轉直下,兩岸冷對抗是否影響兩岸經貿合作進程?大陸知名經濟學者、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指出,大陸經濟發展迅速,台灣原本有「近水樓台先得月」先天優勢,卻因意識形態和政治因素干擾,妨礙了兩岸經貿一體化進程,「全世界都在利用大陸發展的機遇,只有台灣逆著這股潮流」。 \n 胡鞍鋼是大陸知名的國情研究專家,90年代初曾赴美國耶魯大學經濟系進行博士後研究,後又在美國多所大學擔任訪問學者和客座研究員;他所領導的國情研究院是大陸頂尖的國家決策智庫,編輯出版《國情報告》專供省部級以上領導參閱,足見其影響力。 \n 不能忽視大勢所趨 \n 胡鞍鋼最近在北京接受本報專訪,談到兩岸關係情勢與台灣經濟前景;他直言,台灣真的要弄清楚大陸現在在做什麼,要知道2020年,甚至2030年的情勢變化,對於大陸迅速崛起,台灣不能忽視了大勢所趨。 \n 他指出,大陸現在大約是全世界125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這也包括台灣;全世界都在利用大陸發展的機遇,儘管相隔千山萬水,像是英國,已經確立要搭大陸經濟發展的列車;加拿大和澳洲也加速與大陸經濟貿易合作的進程;美國也給予大陸簽證的便利;全世界都在吸引大陸的觀光客、學生、投資者和技術,說明機會是千載難逢的。 \n 胡鞍鋼估計,到了2020年,大陸會是140個國家或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2030年肯定超過150個;大陸現在正逐漸取代美國成為最大經濟體,而正好就是100年前,美國也取代了英國;這就是歷史潮流和大趨勢。 \n 呼籲赴陸體會中國夢 \n 提到兩岸經貿,胡鞍鋼表示,按道理,台灣應該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但在大陸看來,總是因為意識形態或其他政治因素,妨礙了雙邊的經濟一體化和貿易一體化;「識時務者為俊傑」,他強調,台灣應該充分利用大陸經濟發展的機遇。 \n 胡鞍鋼指出,台灣原本有先天優勢,就看是要選擇順著歷史潮流,還是逆著潮流,但是任何選擇都會有機會成本,「因為你不做,別人在做」;台灣不做,不會影響大陸的發展,但一定會影響台灣的發展。 \n 他認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的對台政策,堅持一貫方針,既符合大陸利益也符合台灣利益,就看台灣當局如何思考;他也呼籲台灣各界,應該多往大陸走走看看,體會看看什麼是所謂的中國夢,以及為什麼習近平要提出中國夢。

  • 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全球搭大陸經濟列車 只有台灣逆潮流

     民進黨重返執政後,兩岸關係急轉直下,兩岸冷對抗是否影響兩岸經貿合作進程?大陸知名經濟學者、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指出,大陸經濟發展迅速,台灣原本有「近水樓台先得月」先天優勢,卻因意識形態和政治因素干擾,妨礙了兩岸經貿一體化進程,「全世界都在利用大陸發展的機遇,只有台灣逆著這股潮流」。 \n 胡鞍鋼是大陸知名的國情研究專家,90年代初曾赴美國耶魯大學經濟系進行博士後研究,後又在美國多所大學擔任訪問學者和客座研究員;他所主導的國情研究院是大陸頂尖的國家決策智庫,編輯出版「國情報告」專供省部級以上領導參閱,足見其影響力。 \n 胡鞍鋼在北京接受本報專訪,談到兩岸關係情勢與台灣經濟前景;他直言,台灣真的要弄清楚大陸現在在做什麼,要知道2020年,甚至2030年的情勢變化,對於大陸迅速崛起,台灣不能忽視大勢所趨。 \n 他指出,大陸現在大約是全世界125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這也包括台灣。全世界都在利用大陸發展的機遇,儘管相隔千山萬水,像是英國,已經確立要搭大陸經濟發展的列車;加拿大和澳洲也加速與大陸經濟貿易合作的進程;美國也給予大陸簽證的便利;全世界都在吸引大陸的觀光客、學生、投資者和技術,說明機會是千載難逢的。 \n 胡鞍鋼估計,到了2020年,大陸會是140個國家或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2030年肯定超過150個。大陸現在正逐漸取代美國成為最大經濟體,而正好就是一百年前,美國也取代了英國;這就是歷史潮流和大趨勢。 \n 提到兩岸經貿,胡鞍鋼表示,按道理,台灣應該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但在大陸看來,總是因為意識形態或其他政治因素,妨礙了雙邊的經濟一體化和貿易一體化;「識時務者為俊傑」,他強調,台灣應該充分利用大陸經濟發展的機遇。 \n 胡鞍鋼指出,台灣原本有先天優勢,就看是要選擇順著歷史潮流,還是逆著潮流,但是任何選擇都會有機會成本,「因為你不做,別人在做」,台灣不做,不會影響大陸發展,但一定會影響台灣的發展。

  • 胡鞍鋼:聚焦3大經濟帶 保增長

    胡鞍鋼:聚焦3大經濟帶 保增長

     十三五國家發展規畫專家委員會委員、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在接受《大公報》專訪時表示,為了落實十三五期間全面邁向小康社會,必須打好全面創新、消除絕對貧困和治理汙染這三大戰役。他預測,十三五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目標將落在6.6%至7.4%之間。同時在確保成長驅動力,將會聚焦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與京津冀協同發展等三大經濟帶。 \n 他強調,大陸經濟將在十三五期間邁入新常態,成長目標將不再堅持一個點,他提出6.6%至7.4%的新觀點,6.6%是實現GDP總量再翻一番的底限,而7.4%作為上限是為了實現節能減碳等指標。 \n 他說,在十三五期間,經濟換檔已成新常態,為了確保大陸能邁向小康社會的目標,大陸已提出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與京津冀協同發展等三大經濟帶,從內到外,將作為翻轉大陸經濟質量的施政重點。 \n 同時在實現這項目標之際,大陸也要向3大戰役宣戰,胡鞍鋼表示,第一大戰役就是「集成和創新」,這是《十三五規畫》亮點,是對發展理念的重大創新。第二大戰役是加速脫貧,大陸將扶貧問題列入《十三五規畫》,顯示大陸要在2020年脫貧的決心。第三大戰役是向汙染宣戰,在十三五期間特別重視綠能環保,讓主要汙染物排放總量與經濟成長脫鉤。

  • 社評-台灣可以向大陸體制學什麼

     大陸學者、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日前接受《旺報》訪問,暢談了大陸政治體制的優點,這對於習慣西方政治模式的台灣讀者來說,或許並不容易理解,也不容易接受,甚而可能感到突兀。但是,在另一方面,西方或是台灣版的民主制度,也確實越來越為人們所詬病,金權政治、黨派對立、民粹傾向、短視近利、政策買票、五日京兆、選民冷感等等,均是人們提到過的弊病。 \n 很長一段時間,支持西方民主模式的人們,在面對各種質疑時,總是慣性的提出經典性的回答:民主制度不是完美的,但卻是已知的制度中最好的一種。「別無選擇」,似乎是西方民主政治和市場經濟──資本主義的兩大支柱──的最佳、最通行的辯護辭。 \n 中國崛起之後,大陸當局,也包括大陸的官方理論界,以及部分華人知識圈,似乎開始對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重新燃起了信心,「中國模式」一時之間成了顯學。胡鞍鋼的論點,也是在這個大背景下所產生的,而且有著相當的代表性。 \n 胡鞍鋼是中國國情研究的權威,他主張大陸的「集體領導制」遠優於美國「個人總統制」和「三權分立」制。他認為美國總統雖然是民主選舉產生,但總統一旦產生,就是個人集權制度。而「中國集體領導制」下,「多人領導比一人要好」。胡鞍鋼認為,中國政治家的產生要經過很多歷練過程,中共領導人的產生過程,已經形成一套制度安排、制度學習,既競爭,同時又避免拉票,比較務實。幹部的學習也有一套制度安排。胡指出大陸領導人淘汰的過程,一方面是選舉,第二是篩選,不調研、不學習就會遭到淘汰。 \n 集體領導、政績導向、循序(制度)漸進(拔擢)、重視調研學習,這是胡鞍鋼眼中大陸政治體制的優點,也是中國模式的優勢所在。其實,如胡鞍鋼所提到的,「選舉」的機制也存在大陸政治體制之中,在大陸政治人才的選拔過程中,各種形式的推薦、提名、票決都發揮一定的作用。也就是說,對於中國模式的支持者來說,是否「選舉」,並非中西方政治體制的根本的、主要的差別。根本的關鍵在於,西方民主制度似乎已經走上了「唯選舉論」的歧路和窄路,這使得「選舉」的弊端也發揮到極致,前述西方民主政治的幾大流弊,就幾乎和這種「唯選舉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n 要評價胡鞍鋼的論點,要比較中西方政治模式的優劣,其實還是要回到台灣的政治社會的現實脈絡來討論。從陳水扁政府到馬英九政府,台灣民眾對政治現況的不滿並沒有消除,只不過問題的焦點似乎出現了轉移。陳水扁時代,政府官員的一大特點是討好、煽動民粹,馬英九政府的官員,卻普遍呈現脫離民意、背離民心,不知民間疾苦的共性。 \n 有趣的是,媒體往往認為,陳水扁任用的政務官,往往多出於政治或選舉的考慮,那些最擅於挑動民粹情緒的官員,也往往是政治任命或勝選思考下的產物。 \n 然而,面對馬政府官員的政策無感、治國無方,媒體又往往認定,這是因為馬政府慣於任用學者型官員、偏好博碩士高學歷所致,認為應該多任用具有選舉經驗、能夠掌握民意趨向與媒體好惡的政務官。日前,作家吳念真更向政府官員開砲,強調「台灣最糟糕的就是知識分子誤國。他們在位置上時一直掠奪,並沒有真正奉獻。他們很傲慢,永遠不承認自己不懂,也不聆聽平民百姓的意見」,吳念真甚至說「一個政府博士太多,不是好事,而是悲劇」。 \n 這些觀點,其實都充滿了片面性。選舉出身的官員,未必真的有體恤百性的理念,也可能是吳念真批判的掠奪者,傲慢與脫離百姓的問題,也未必就是因為高學歷。真正的核心問題,還在於我們的官員選拔制度中,缺少了調查研究、向基層學習,切實掌握民眾需要與問題根源的相關歷練。相反,在大陸的政治傳統中,調查研究是一項極其重要的工作,「一切決策、論斷、結論,都來自於調查研究」,調查研究也是中共黨內「克服主觀主義、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前提」。政府官員脫離民眾、脫離現實的問題,根源不在於是否參選、是否博士,而在於養成的過程,在於任職之後的決策模式與工作方法。如果說,台灣有什麼可以向大陸學習的,官員的調研工作、學習制度就是我們值得借鏡、參考。 \n 台灣是中華文化的傳承者,又普遍信仰自由主義,我們在實施西方政治體制的同時,應該對「中國模式」是否優越的問題保持客觀,尤其大陸重視官員的調研與學習,更值得台灣學習。

  • 胡鞍鋼:中共集體領導具優越性

    胡鞍鋼:中共集體領導具優越性

     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是大陸知名經濟學家,也是中國國情研究的權威,一貫主張市場系統不是萬能,應該強化國家的財政體制,社會政策應該遵從效率與公平並重原則,西方學界歸類為新左派中的北京學派。不久前,他曾發表文章,主張「集體領導制」遠遠優於美國「個人總統制」和「三權分立」制。他認為美國總統雖然是民主選舉產生,但總統一旦產生,就是個人集權制度。而「中國集體領導制」下,「多人領導比一人要好」。 \n 胡鞍鋼認為,中國特色的「集體領導制」是現代國家制度典型的「創新者」。「這是有學理基礎的」,他說,「正確與失敗,實際上與決策有關係,決策又和兩個不對稱性有關係。」 \n 他進一步闡釋說,「一個叫信息不對稱,中國這麼大的國家,多人的信息來源就多方面。人大常委會後還有分委員會,下面還有研究室,各人還有智庫在收集各方面訊息。另一個,我們稱之為權力不對稱性,不會像毛澤東那個時代權力集中。」 \n 常委是超級機構 \n 胡鞍鋼認為,「中共的創新不僅是五權分工,還多了一個超級機構──常委,這種情況只有歐盟有。」 \n 「中國的政治家是怎樣出來的?要經過很多歷練過程。」胡鞍鋼說,中共中央委員會成員參加工作的平均年齡43.6年、入黨年齡平均38.9年,「沒進中央委員會都不算『中國政治家』。」 \n 胡鞍鋼指出,領導人淘汰的過程,一方面是選舉,第二是篩選,「辨才須待七年期,須有4、5個七年才能辨才」。 \n 領導人重調研 \n 胡鞍鋼也分析了中共領導人的產生過程,認為已經形成一套制度安排、制度學習,既競爭,同時又避免拉票,比較務實。幹部的學習有一套制度安排,幹部也不能只待在一個地方,「小布希只待過德克薩斯,歐巴馬還沒當過州長,你是憑選舉上去的,不是憑績效能力上去的。」 \n 胡鞍鋼受訪時也提及他今年1月在《瞭望》週刊發表的文章〈踏遍青山問計人民──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國內考察調研記〉一文,「一般人看不出來,例如土地到底怎麼處理,所有權是分離還是承包,有爭議,他(習近平)特地去武漢去調研。」 \n 胡鞍鋼認為習近平包括其他領導人學習能力都很強,「透過公開講話,字裡行間都能瞭解他讀了哪些書。」

  • 2013回望中國系列三-搶得最大貿易國地位

     如何評價2013年的中國?這就需要從世界視角來觀察和分析。對世界239個國家和地區而言,這裡最重要的資訊是:2013年中國大陸貨物進出口貿易總額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對外貿易體,從而結束了長期以來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對外貿易體的歷史。 \n 2012年,中國大陸貨物進出口總額為38667.6億美元,美國為38827億美元,美國僅高出0.4%。實際上,2012年中國大陸和美國並列世界第一大貿易體。 \n 2013年12月4日,美國商務部普查局公布的資料顯示,今年前10個月美國貨物進出口總額為32625.75億美元。而同期中國大陸貨物進出口總額為33999.60億美元,比美國高出1373.85億美元。2013年12月8日,大陸海關總署公布的資料表明,今年前11個月,大陸進出口總額3.77萬億美元,同比增長7.7%。考慮到12月進出口總額繼續增長情況,2013年全年大陸貨物進出口總額將超過4.16萬億美元,也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n 回溯歷史,中國大陸曾是一個典型的經濟全球化的落伍者,之後很快成為經濟全球化的參與者,進而又成為主導者。1978年大陸貨物進出口貿易總額排名世界第29位,僅為美國總額的6.3%;到2000年大陸加入WTO前,貨物進出口總額世界排名為第10位,也僅相當於美國的23.2%;當大陸加入WTO之後,既成為更加開放、更加充滿活力的經濟體,也成為世界經濟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僅用了12年的時間就又成為了世界最大對外貿易體。 \n 由美國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已過去了5年之久,世界經濟與貿易仍然處於低迷狀態,實際上是北方國家經濟貿易低迷。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2013年貿易和發展報告》,2012年世界產出增長率為2.2%,2013年也以大致相同的速度增長。全球貿易仍呈低速增長,2012年全球進出口貿易總額增長率僅有0.3%。大陸進出口貿易總額也從2002至2007年平均28.5%的超高速增長降至2008至2012年的10.8%,到2013年又降至7.7%。 \n 不過,全球金融危機改變了北方國家與南方國家之間的經濟與貿易格局,以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為首的南方國家占世界經濟總量、貿易總量比重明顯上升,並超過北方國家比重,結束了北方國家(主要是歐美日)主導世界格局的歷史。這意味著更加全球化的世界,更加平衡、更加公平、更加可持續。 \n 2013年對大陸而言,最重大的事件就是中共18屆三中全會作出了《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這不僅標誌著大陸進入全面深化改革時代,還標誌著大陸進入全面對外開放時代和全面參與經濟全球化時代。其中最重要的舉措之一,就是大陸單方面主動降低重要進口商品關稅稅率,由財政部剛剛宣布的《2014年關稅實施方案》,從明年元旦開始對767種進口商品實施低於最惠國稅率的年度進口暫定稅率,平均優惠幅度達60%。 \n 對此,我把它稱之為「中國大陸第二次加入WTO」。其目的之一就是積極增加進口,爭取在明後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進口市場;目的之二,就是為世界絕大部分貿易體提供出口中國的市場機會,讓全世界分享中國大陸的「開放紅利」。 \n 從長遠趨勢來看,估計到2030年,大陸貨物出口額占世界總量比重將提高至24.0%,相當於美國的2.7倍;貨物進口額占世界總量比重將提高至27.0%,相當於美國的2.8倍。這表明「中國市場」是世界最大的市場,「中國機遇」是世界最大的機遇,「中國貢獻」是世界最大的貢獻。(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

  • 大陸已成最大技術創新國

     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發展、社會進步主要源於技術創新。如何衡量技術創新呢?技術創新又是如何驅動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呢?則採用專利或發明專利的申請量或授權量來表示,因為授予專利權的發明具備新穎性、先進性和實用性。這些特徵決定了長期的經濟發展與社會進步。 \n 從世界範圍來看,始終都會有極少數的現代技術創新國,引領不同時期的世界技術創新潮流,但也會出現大量的追趕者和超越者,在世界技術創新舞台上,開展著激烈、公開的競爭,有後來居上者,也有不進則退者,這可能是世界技術創新的一個規律。 \n 專利申請量超過美國 \n 為什麼美國會成為世界最發達的現代化國家呢?早在1790年,美國就制定了專利制度,旨在鼓勵人們從事發明創造,保護發明人的權利,並在法定期間內享有發明技術的收益。200多年後,美國成為世界專利或發明專利最多的國家。根據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提供的資料,1883至1967年期間,美國屬於世界專利申請量最多的國家。此外日本也於1826年制定了專利制度,不足200年的時間,也成為專利或發明專利最多的國家,1968至2005年,日本超過美國,成為世界專利申請量最多的國家。 \n 為什麼中國會成為世界工業化、現代化的落伍者呢?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是這一現代技術創新制度的後來者,也是現代技術創新的落伍國。1950年大陸政務院頒布《保障發明權與專利權暫行條例》。直到1984年3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並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並於1985年4月1日正式實施。與美國相比,中國晚了194年的時間;與日本相比,晚了158年的時間。這就決定了中國作為現代技術創新的落伍者,必須在相對短的時間內實行跨越式的發展。 \n 第一階段是迅速追趕階段。1990年,大陸發明專利申請量僅占世界總量的0.9%,同年,美國相當於大陸的14.9倍,日本相當於大陸的54.7倍;2000年,大陸發明專利申請量占世界總量的3.1%,同年,美國相當於大陸的6.45倍,日本相當於大陸的15倍。 \n 第二階段是成為並駕齊驅者階段。2001年之後,大陸發明專利申請量呈現超高速增長,從2005年之後超過了歐洲、南韓專利申請量。2005年之後,日本發明專利申請量不斷下降,先被美國所超越,後於2010年被大陸所超越。到2011年,大陸發明專利申請量超過了美國,從而結束了美國長達100多年居世界首位的歷史。 \n 第三階段是超越歐美日的階段。根據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2013年世界智慧財產權指標》報告,2012年,大陸發明專利申請量占世界總量的27.8%,超過了美國的23.1%,日本的14.6%,分別相當於美國和日本的1.20倍和1.90倍。技術發明、技術創新日漸成為大陸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驅動力,僅以剛獲得第十五屆中國專利獎的25項金獎專案為例,已新增銷售額1095億元,新增利潤371億元,成為創新驅動發展的中國樣本。 \n 嫦娥3號登月是標誌 \n 由於大陸過去十幾年逐漸呈現專利申請量高速增長,因而成為世界技術創新的最大貢獻者。根據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提供的資料,2005至2007年期間,大陸對世界專利申請量增長的貢獻率為44.2%,而美國為40.3%;2010至2012年期間,大陸對世界專利增長的貢獻率進一步上升為72.6%,美國的貢獻率則下降至14.6%。 \n 2013年末,大陸成功地實現嫦娥3號登月,這標誌著中國開始成為世界最大的技術創新發明國。按照200多年來世界現代技術創新長期發展規律,以及世界技術創新領先國替代特徵,可以預見,在21世紀中國不僅是世界技術創新的最大發明國,也是世界技術創新的最大貢獻國。這不只是恢復中國古代四大發明的輝煌,更重要的是為人類發展和進步作出越來越大的貢獻。(作者為大陸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

  • 胡鞍鋼:大陸經濟2020年超美

     中國大陸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今天表示,按照匯率法計算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將超越美國,2030年GDP總量相當於美國的2倍。 \n 中國網報導,胡鞍鋼出席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上海主辦的研討會「中國夢的世界對話」,做了上述表示。 \n 大陸預計在2020年以前,按照匯率法計算,GDP總量將超過美國,相當於美國的1到1.7倍,將終結美國100多年居世界首位的地位。 \n 胡鞍鋼並說,「到2030年,不論按照何種方法計算,中國GDP總量都相當於美國的2倍左右。」 \n 根據胡鞍鋼的解讀,大陸的「世界夢」是「大同世界」,持久和平的世界,呼應大陸領導人提出的主張「互利共贏」。 \n 胡鞍鋼在大陸被認為是「新左派」學者,2012年曾發表言論,認為大陸若保持GDP成長7%、8%水準,2020年GDP總量將「翻兩番(成長兩倍)」。1021207 \n

  • 胡鞍鋼倡 集體領導勝美專制

    胡鞍鋼倡 集體領導勝美專制

     大陸知名的新左派學者,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16日在《環球時報》撰文大讚「中國集體領導制明顯優於美國總統制」。他指稱,中國特色的「集體領導制」是現代國家制度典型的「創新者」。此文一出,微博上對胡的各種冷嘲熱諷蜂擁而至。 \n 今年7月中,胡鞍鋼在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發表「人民社會優於公民社會」社論,就被大陸網友連翻砲轟。 \n 政策連續性 效果可期 \n 胡鞍鋼仍「再接再厲」,又在《環球時報》撰文強調中國體制優越性。胡鞍鋼指出,中國特色的「集體領導制」,以其優異的實踐證明中國社會主義政治制度的巨大優越性。「集體領導制」機制的優勢為:決策行為「不翻燒餅」(政策連續性)效果可預期、影響可預見、思路可延續。 \n 胡鞍鋼稱讚,與美國的「個人總統制」相比,中國特色的「集體領導制」是現代國家制度典型的「後來者」和「創新者」,可利用後發優勢,創新更加現代的制度、創新更加靈活的機制。 \n 他指出,中國的「集體領導制」明顯優於美國的「個人總統制」。美國總統個人權力過於集中,特別是對外決策幾乎是由個人作出的。他的決策失誤,要由整個國家和國民承擔。他個人的損失只是不再擔任總統而已。 \n 胡鞍鋼說,美國總統是典型的「個人(總統)專制」。 \n 他還稱,中國特色的「集體領導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創新,而是具有深刻意義的制度創新和治道變革。其超越了幾百年來西方的民主政治體制和理論,彰顯中國人極大的政治智慧和中華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蘊。 \n 胡鞍鋼觀點 網友撻伐 \n 胡鞍鋼的觀點,立即招來許多大陸網友的大加撻伐。 \n 新浪微博網友反批:「中國集體領導層所作的決定,假如錯了,誰敢去否定?他們的權力有誰能夠限制?有什麼樣的籠子能夠關住他們的權力?」網友也質疑:「領導們的權力誰來制衡?一個黨派,三權不分立,怎麼制衡?美國的三權制衡是個典範」。

  • 胡鞍鋼:陸2030年GDP為美2.2倍

     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最新出版的《中國2030——邁向共同富裕》一書預測,中國的經濟總量將在2030年達美國和歐洲的經濟總和,為美國的2倍至2.2倍。 \n 該書作者、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描述,未來20年大陸國內生產毛額(GDP)將保持適度增速7.5%。其中前10年為8%,2021年至2030年增速為7%。直到2020年時,中國GDP將超過美國,至2030年時,將達美國的2倍至2.2倍。 \n 隱祕的超級大國 \n 他並指出,至2030年,中國貿易將占世界貿易總額的24%。中國還將成為境外直接投資最大的國家,境外投資額達到4兆5000億至5兆美元。 \n 據中評社報導,這一分析與俄羅斯《明日報》的分析吻合。《明日報》指出,根據中國官方數字,中國大型企業生產規模2009年就已達60兆元人民幣,相當於9兆美元。小型企業生產規模達2兆美元。美國在金融危機前的年生產總額也不超過6兆美元,中國的工業生產規模幾乎相當於美國的二倍,成為「隱祕的超級大國」。 \n 全球都在利用中國市場 \n 對此,胡鞍鋼24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如果美元續貶而人民幣持續大幅升值,那麼到2030年,中國經濟總量還不止超過美國2.2倍。 \n 胡鞍鋼亦指出,「全世界都在利用中國市場。」他舉例,大陸出境遊遊客2020年預計將達到每年億人次,且到2030年,中國將是十幾億人民共同富裕、共同強大、共同創新、共同分享之國。此外,中國將成為高人類福祉之國,人類發展總值(GHDI)也將相當於美國的3.2倍。 \n 他也指出,新興經濟體國家近10年的經濟發展速度不斷加快,占全球經濟總量的比例也不斷上升。他因此提出大同世界概念,特點是開發中國家將實現大發展,讓貧富國家差距縮小,新興經濟體國家將引領經濟發展,全球經濟結構、就業結構、能源結構實現大變革。 \n 胡鞍鋼一向敢言,且他的官方色彩濃厚,因此,他的很多建議也往往能夠成為下一階段的政策指標。而此次他所提出的共同富裕觀,也符合現在大陸當局的目標。

  • 胡鞍鋼:須構建國民幸福政績觀

     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指出,過去大陸以GDP掛帥的政績觀應該改變,改以「發展旨在提高國民幸福水準」的政績觀。轉而注重經濟增長的公平性、注重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社會環境的協調發展,否則就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險。 \n 胡鞍鋼在「中外對話」網站發表《構建中國國民幸福指數》文章,英國金融時報網站予以刊載。文章表示,我們提出構建國民幸福指數,不僅為了更全面地衡量中國小康社會發展,也是提出一種新型的「政績觀」,即「發展旨在提高國民幸福水準」的政績觀。 \n 收入分配成和諧隱憂 \n 胡鞍鋼認為,國民幸福指數指標體系不僅要包括人類發展指數HDI所反映的內容(人均GDP、預期壽命、教育成就),同時也應該把政府治理、環境適宜度、安全感、社會資本、收入分配等衡量發展的重要指標納入其中。 \n 他說,大陸人均GDP2008年達到3267美元。隨著高速的經濟增長,大陸正在逐步由中低收入國家向中等收入國家發展。但居民家庭收入占GDP的比重在1996-2006年期間下降了大約10個百分點,城鄉差距和居民內部的貧富差距仍趨於擴大,並且仍看不到扭轉的趨勢。毫無疑問,收入分配問題已經成為建設和諧社會的重要隱患之一。 \n 同時,隨著計畫經濟體制下福利系統的解體,胡鞍鋼說,「讀書貴、看病難、房價高」逐漸成為普遍關注的社會問題,食品安全、生產安全、環境惡化、腐敗案件、群體性事件頻發等一系列問題均對政府治理提出挑戰。 \n 他說,總結過去30多年大陸的發展經驗,分權化的經濟改革形成一個以「GDP掛帥」的政績觀,經濟增長不僅成為地方政府政績的主要顯示指標,同時也被認為是社會穩定器。 \n 轉向以人為本發展 \n 他說,然而,隨著社會開放性的不斷提高以及快速城市化、老齡化帶來的社會結構轉型,大陸的發展模式迫切地需要從「GDP掛帥」轉向「以人為本」的發展模式,即經濟發展應當從粗放式、高投入的增長模式轉向注重經濟增長的品質、注重經濟增長的公平性、注重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社會環境的協調發展,否則就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險。 \n 胡鞍鋼說,「我們提出構建國民幸福指數,不僅為了更全面地衡量中國小康社會發展,也是提出一種新型的『政績觀』。」全面提升人民幸福感的治理模式若能在各級地方政府實施,將極大地提升中共執政為民的形象。

  • 陸將由世界工廠轉世界市場

     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昨指出,「十二五」期間(二○一一至一五年)中國將由世界工廠轉變為世界市場,進口總額可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進口國,這意味中國市場將為全球提供至少一億個就業機會。同時,中國企業還要全方位赴海外投資。 \n 「十二五」規畫將於三月初在中共全國人大政協會議公布。胡鞍鋼引用最新統計表示,去年中國的貨物貿易進口額為一兆三千九百億美元,僅次於美國的一兆九千億美元。但近年中國進口額的增幅一直居世界首位,遠超過美國;在此基礎上,未來五年中國進口額超越美國「是完全有可能的。」 \n 過去廿年,中國的經濟發展以吸引外資為主,如今中國開始赴海外投資,包括非金融性投資和海外承包工程等,後者於前年達到一千三百億美元。胡鞍鋼預期,未來五年,中國對外投資總額將在「十一五」(二○○六至一○年)的基礎上增長一倍,有望成為對外投資的第一大國。投資戰略從「請進來」轉為「走出去」,是全方位的「走出去」。 \n 胡鞍鋼說,未來五年,中國還將採新一輪自主降低關稅與擴大進口,加快由世界工廠變為世界市場。對世界而言,這或可稱為「中國貢獻論」。 \n 《中新社》昨指出,胡鞍鋼五年前曾預測,「十一五」時期中國進口總額至少四兆美元,為世界提供五千萬個就業機會,而實際的進口總額高達五兆二千八百億美元,比預期多出三成。 \n 身兼國家發展規畫專家委員會委員的胡鞍鋼認為,過去五年有此成績,「說明中國的發展,遠遠超出了預期。」「十一五」時期共有廿二個主要經濟社會發展量化指標,經評價有十九個指標完成,執行力達八六.四%。面對「十二五」規畫,胡鞍鋼充滿信心。

  • 胡鞍鋼:綠色發展將是未來亮點

    胡鞍鋼:綠色發展將是未來亮點

     北京清大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見圖,黃世麒攝)昨接受本報專訪說,「十二五規畫」的主要阻力,是地方政府根深蒂固的「GDP情結」,一味追求高速發展而輕環境。他相信,「十二五規畫」最大創新和亮點,在於取消地方以生產總值為政績的情結,代之以綠色發展,否則中國將為環境破壞付出慘痛代價。 \n 胡鞍鋼來台參加天下經濟論壇,他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當前中國正面臨「科學發展」和「加速發展」兩條路線的鬥爭。他說,今後阻礙「十二五規畫」的來源不是美國,而是中國自己。 \n 他透露,五年前制定「十一五規畫」時,他向中共中央建議,破除地方以「GDP掛帥」的思路。當時,中央規畫十一五時期年均經濟增長為七.五%,地方報上來的年均增幅竟高達一○.一%,有的甚至高達一四%,各級政府「層層加碼」,最後執行結果一一.一%。「這不是好消息,因為高速增長使環境矛盾格外突顯。」 \n ○九年八月胡鞍鋼又向總理溫家寶建議,今後各地不要再統計GDP或人均GDP,只統計人均收入,以識別貧困人口,並推出新遊戲規則,以「改善民生、公共服務、社會治理、節能減排」等作為衡量政績標準,把地方官員從GDP解放出來。 \n 就他設想,十二五期間中國會進一步淡化和縮小經濟指標,轉而強化和增加綠色發展指標,建立綠色政績考核體系。 \n 若非如此,胡鞍鋼以「全球最大黑貓」,形容中國將飽受環境破壞之苦,十三億人民將成為汙染的最大受害者。他說,「綠色發展」和「綠貓理論」他已談了五年,他相信今年三月全國人大最後公布「十二五規畫」,將列入新發展思路,改變舊有發展方式。他之所以有信心,是因「綠貓」所呈現的「科學發展」思路完全符合中國國情。

  • 十二五決策 體現中國民主集中制

     為十二五規畫推動在幕後獻策的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表示,十二五規畫的決策過程本身,體現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集中制」,對外界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是一種所謂「中國模式」,經濟學者出身的他認為,倒不如說是「中國決策」更為精確。 \n 胡鞍鋼指出,中國的發展成功取決於發展規畫的成功,而後者又取決於「決策機制」的成功。在十二五規畫編制的過程中,從調查研究、瞭解國情,廣泛徵求意見,到諮詢決策、科學決策,鼓勵公眾建言獻策、開放學習研究,這是「先民主,再集中」到「再民主、再集中」,期間程序反覆多次、非一次完成,他所著關於十二五規畫的新書,亦是眾多研究當中之一。 \n 他認為,中國5年計畫編制已經形成有效的公共決策機制,體現了決策過程的「三化」,即制度化、科學化與民主化。制度化例子,如去年17屆5中全會決定了十二五規畫,可以預期下一屆(18屆)5中全會將會決定十三五規畫,如此類推。 \n 本身為十一五規畫、十二五規畫專家發展委員會成員的胡鞍鋼提到,十二五規畫亦包括政治建設,包括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共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等三大制度,以及擴大公民政治參與和社區參與,至2015年達到擴大城市居民委員會直選至75%以上等。 \n 從經濟學的眼光來看,胡鞍鋼評估,今年中國整體的政治經濟社會宏觀發展情勢有三:一是保持宏觀經濟穩定,物價指數CPI控制在3%-5%,並持續8%-9%的經濟成長率;二是政治面上的「新老交替」,18大制度化完成,即接班人assistant學習過程制度化,李克強協助溫家寶完成「十二五」規畫,就如同10年溫家寶協助前總理朱鎔基完成「十五」規畫一般;而政治上9人集體決策定型,延續中國共產黨一貫的執政理念、方式與綱領。 \n 最後是社會的基本穩定,即使或許會有地區性或分散的不穩定出現。胡鞍鋼說,當前中國處於「天下大治」的時代,高速、持續、科學性的發展,是他們當代人所期待的,尤其是走過文革年代的人,當會更為珍惜。

  • 十二五最大創新 改變GDP掛帥

    十二五最大創新 改變GDP掛帥

     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表示,十二五規畫最大的創新與亮點在於,改變所謂GDP式政績觀的單一指揮棒。 \n 亦即取消地區生產總值做為衡量地方政府政績的遊戲規則,改用「經濟增長與經濟結構」、「資源環境」、「公共服務」、「人民生活」4大類型的指揮棒引導,如此既兼顧地方利益性與科學性與戰略發展策略。 \n 胡為北京所倚重智囊 \n 胡鞍鋼曾參與推動大陸十一五、十二五規畫的過程,為北京相當倚重的經濟智囊與「圈內人」,目前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其領導的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是中國頂級的國家決策諮詢智庫,編輯出版的《國情報告》專供中國省部級以上領導參閱,迄今已發行逾500多期,為中國國情研究方面主要的權威之一。 \n 科學發展觀是關鍵 \n 胡鞍鋼指出,經過全球金融風暴以後,中國已經證明能夠成功應付經濟危機,以後即使再發生類似的經濟危機,他相信中國有足夠能力、同樣能成功化解與過渡。然而,中國的發展模式尚未能夠向世人有效證明,他認為十二五規畫的「科學發展觀」是關鍵。 \n 總結十一五規畫,胡鞍鋼分析,在22個關鍵指標當中有20個實現,因此他給總理溫家寶打分數92分,為中國自1953年以來達成率最高的5年計畫;若以「市場」、「政府」2隻手來說,十一五規畫中有關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約束性」類型指標全部兌現。 \n 增長快與科學化衝突 \n 他指出,即使如此,十一五期間在經濟發展亮麗成績的背後,一則受到國際金融危機影響,國際市場需求下滑,再則因國內發展的深層問題凸顯,仍存在了資源與環境支援系統、出口導向貿易模式、低就業增長模式、居民收入分配等4個困境,導致「人與自然」、「人與人」、「中國與世界」之間差距擴大的挑戰與矛盾。 \n 胡鞍鋼認為,十二五規畫遭遇到最大阻力在於快速增長和科學化發展的衝突。中國繼續當「黑貓」,最大受害者其實是中國本身的13億人,其二會加快全球的氣候變遷;朝可持續發展,端賴中國能朝自律、自覺、與科學的方向前進。

  • 胡鞍鋼:中國轉型 黑貓變綠貓

     鄧小平說,「不管黃貓黑貓,會抓老鼠就是好貓」,不過,近日訪台的北京清大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說,「只有綠貓,才是好貓!」他指出,「十二五規畫」是大陸發展的重要分水嶺,中國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由此轉型,並開啟中國的綠色革命。他不否認,未來五年中國經濟有局部泡沫化現象,但不會重蹈日本覆轍,而將呈現穩健增長。 \n 天下雜誌昨在台北主辦「二○一一天下經濟論壇」,胡鞍鋼應邀主講《十二五規畫:發展挑戰與展望》。他說,大陸改革開放歷經卅年已陷疲勞期,面臨少子化、高齡化人口紅利優勢加速流失,及氣候變遷導致自然災害頻仍等問題,使中國既有經濟成長模式難以永續,「十二五」正處於此關鍵時期。 \n 鄧小平以「貓論」隱喻解放生產力,胡鞍鋼認為,如今中國是世界第一大煤炭消費國,也是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國家,這種「黑貓經濟」不但讓中國十幾億人民成為氣候變遷與汙染排放最大受害者,也對世界產生負面影響,損人不利己,中國從「黑貓」向「綠貓」轉型無可避免。 \n 形勢愈發明顯,中國「從加速發展到加速轉型」、「從黑色發展到綠色發展」、「從黑色消費到綠色消費」成為十二五規畫核心思想。胡鞍鋼強調,十二五代表一個重要分水嶺,意味中國發展已步入第三階段:從紅色中國(一九四九至七七年)、黑色中國(一九七八至二○一○年)到綠色中國(二○一○至五○)。 \n 今年三月全國人大將公布十二五規畫,「大家將看到中國的綠色革命!」胡鞍鋼要世人對中國十二五轉型拭目以待。 \n 對於人民幣升值,胡鞍鋼說,人民幣匯率政策應「照顧到左鄰右舍」,頓時引來會場一陣笑聲,同時人民幣匯率也要顧及與區域內其他匯率互換的穩定性。他說,他會把會場的意見帶回北京。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