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胤礽的搜尋結果,共04

  •  康熙帝最初為何堅持冊立胤礽皇太子?應與這有關!

    康熙帝最初為何堅持冊立胤礽皇太子?應與這有關!

    按照通行的說法,皇帝立儲的規矩有以下兩點:第一,立嫡不立庶;第二,立長不立幼。在上述兩點中,先要遵守第一點。也就是說,如果皇帝有嫡生子,也就是皇后所生的孩子,就要先立皇后所生的孩子;如果皇后無子,再立皇貴妃所生的孩子;如果皇貴妃也無子,再立普通的妃子,也就是庶妃所生的孩子,以下依次而行。這就叫作立嫡不立庶。 \n再者,如果同時有兩個繼承人都符合規矩的時候,年齡大的為先。因此,康熙皇帝很自然地就要立他和他的第一個皇后——赫舍里氏皇后所生的孩子胤礽為皇位繼承人,為太子,也就是二阿哥。 \n \n至於當時康熙皇帝冊立胤礽為皇太子的原因,除了以上規定之外,應該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n第一,歷史的經驗教訓。 \n清朝的皇位繼承,沒有採取漢族的嫡長繼承制,就是正妻長子繼承制。努爾哈赤因為曾立長子褚英失敗,於是決定可汗位的繼承由八大和碩貝勒會議推定;皇太極猝死,他的遺位繼承,也是在滿洲貴族會議上推定的,由6歲的福臨即位;順治皇帝死前,皇位的繼承沒有經過滿洲貴族會議討論,而是由孝莊皇太后同順治皇帝商量,用遺詔決定由年僅8歲的玄燁即位。 \n這個「遺詔制」破壞了清太祖、太宗兩代的皇位繼承由滿洲貴族會議推定的傳統,開了清代皇帝生前用遺詔決定皇位繼承人的先例。而康熙皇帝繼承了其父皇順治皇帝生前決定繼承人的方式,採取皇太子制,先立太子的好處是免得皇帝死後引起皇位爭奪的血腥鬥爭,但壞處是皇太子同兄弟之間會產生殘酷鬥爭。但當時的康熙皇帝只看到了前者的危害,卻忽視了後者將會帶來的災難。 \n \n第二,當時嚴峻的鬥爭形勢的需要。 \n這是1675年康熙皇帝冊立胤礽為皇太子的一個重要原因。這個嚴峻的鬥爭形勢,主要是指平定「三藩之亂」。 \n當時以吳三桂為首的「三藩」,轉眼之間就席捲大半個中國,如果此時大清王朝不及早確立太子,萬一康熙皇帝突然陣亡,那麼這個大清政權將可能落入外人之手,斷送幾十年歷史。 \n \n第三,對於赫舍里氏家族功績的認定。 \n康熙皇帝智擒鰲拜的時候,曾經說過赫舍里氏家族的功勞,尤其是赫舍里氏皇后的三叔索額圖的重大貢獻。不僅如此,索額圖還在為康熙皇帝平定「三藩之亂」中,不斷地出謀劃策。因此,便以升遷胤礽為皇子做為對赫舍里氏家族功績的認定。 \n \n第四,對於赫舍里氏皇后的懷念。 \n赫舍里氏皇后因為生胤礽而死,康熙皇帝十分傷心,故對胤礽格外疼愛,胤礽出生第二年便冊立他為皇太子。這年康熙皇帝21歲,皇太子才1歲。康熙皇帝立儲過早、太子過幼,顯然不夠妥當。畢竟宮內變數太多、太大,兩歲的皇太子胤礽以後會是什麼樣,難以預料。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八阿哥到底做錯什麼?狠遭康熙強力封殺!

    八阿哥到底做錯什麼?狠遭康熙強力封殺!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十月,太子胤礽再度被廢。聽到這個消息後,「八王黨」紛紛額手稱慶,八阿哥胤禩也興奮了起來。在他看來,父皇的決定等於宣布三年前復立胤礽為太子是錯誤之舉,而自己因被眾大臣保舉反被連累,也該到平反之日了。烏雲散去,希望重生。 \n被喜悅沖昏了頭腦的老八悄悄跑到康熙那裡,其假裝誠惶誠恐地說:「要是大臣們再推舉我(為皇儲)的話,我該怎樣做?」接著,他又故做煩惱地說:「我情願臥病不起。」胤禩的意思是說,萬一又有人要推舉皇太子,要不我就裝病,免得再有保薦我的事情。說老實話,老八的這個詭秘舉動,還真有點當年大阿哥胤褆愚蠢之舉的幾分風采。看了胤禩那欲說還休的樣子,康熙氣不打一處來,當場就斥責道:「爾不過一貝勒,何得奏此越分之語?以此試朕乎?爾以貝勒之身,存此越分之想,探視朕躬,妄行陳奏,豈非大奸大邪乎?」康熙的話,給了胤禩一悶棍。他見自討沒趣,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n康熙心裡明白,胤禩現在很得意,正如他跟大臣們說的,胤禩「謂朕年已老邁,歲月無多,及至不諱,伊曾為人所保,誰敢爭執,遂自謂可保無虞矣。」這話什麼意思呢,那就是:因為太子被廢,而胤禩在三年前又曾被群臣公舉為「太子」,一旦康熙駕崩,胤禩便會被朝中大臣們擁戴上台。康熙的話,像刀子一樣,太直白了。而胤禩碰了一鼻子灰後,估計也窩了一肚子氣。 \n那麼,八阿哥胤禩的為人到底如何?康熙何以對他存在如此大的芥蒂和疑心?這問題頗值得研究。應該說,胤禩生性聰慧,天賦極高,這點無可否認的。就連後來老四雍正,也說他「論其才具操守,諸大臣無出其右者」;甚至承認自己的才力也只是「能與相當」。胤禩常被人稱讚「樸實、正氣」,廣有善緣,其待人處事之風,確實比其他阿哥強很多。畢竟,康熙朝的多數滿漢大臣和皇族宗親都願意與之交結,這應該不是靠單純的籠絡和曲意結黨所能換來的。 \n可是,這些優點在康熙的眼裡反而成為致命的弱點。在其眼中,胤禩太柔懦,太會邀結人心了,甚至根本就是假仁假義。譬如康熙五十年(1711年),其生母良妃衛氏去世,胤禩極其悲痛,祭奠也極其豐厚,而且胤禩「百日後仍用人扶掖而行」,並一直在家供奉其母妃容像。但是,康熙又曾經指責他是在「沽取孝名」,因為有人舉報他背後卻偷偷的酗酒。 \n據說「扶掖而行」也是做樣子,其實是九阿哥胤禟出的鬼主意。康熙以仁孝治天下,其實是外儒內法,他並不喜歡一味仁義的皇子,而是喜歡剛毅果斷的阿哥,胤禩連老婆都怕,做事太柔仁,有恩無威,顯然不是合適人選。就像他指責那些公推胤禩的大臣們時說的,你們想把八阿哥弄上去,不就是想讓你們擺弄嗎?所以,大臣們越是向著胤禩,康熙便越是狠狠地打擊胤禩。當然,也不能排除康熙為皇位永固而有意為之。 \n從心眼裡說,康熙恐怕是擔心萬一自己真的遭遇不測,胤禩順利上台的話,恐怕難以成為一個合格的君主,弄不好會像明朝的那些皇帝一樣,為群臣所制!至少,從太子兩度被立和胤禵得罪康熙反被加功晉爵的情況下看,康熙心裡還是偏愛那些有膽識、敢做敢為的阿哥。問題還不僅僅於此。事實上,康熙對胤禩的態度和指責,曲多直少,有時候根本就是不講道理。 \n由此可見,康熙除不喜歡胤禩的秉性外,最關鍵的是他不願意看見胤禩的個人威望和私黨勢力威脅到自己的權威。康熙獨斷專行了一輩子,他無法接受、更無法容忍有人超越他自己的威望。譬如,前一次眾大臣公推接班人,在康熙看來,這無疑是一次示威,甚至是一次逼宮。所以說,在專制社會裡,得人心不如得君心;越是得人心,就越是不得君心,就會越被忌恨,也就越倒霉。 \n畢竟,只要康熙還有一口氣在,天下就是他的,太子不行,胤禩更不行!子曰:「惟名與器,不可以假人。誠哉斯言!」在隨後的幾年裡(康熙五十六年到六十一年),胤禩每年都隨同康熙巡幸熱河,五十九年和六十年還隨同到木蘭圍場打獵,父子兩人的關係比較平靜。不過,當時的胤禩已經是備受打擊,人心思變,隨著政治形勢的變化,「八王黨」的一些干將們也已經成了昨日黃花,有的甚至已經改弦更張,另投門戶了。如果說,胤禩還有一線希望的話,則在於尚得人心。但是,人心易變,這東西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超可悲!他奪皇位失勢 因母妃遭康熙罵「賤婦」出身低

    超可悲!他奪皇位失勢 因母妃遭康熙罵「賤婦」出身低

    看過歷史電視劇或是原著的觀眾,一定會知道康熙的兒子為了爭奪王位,而在其中互相的廝殺,最後由皇四子胤禛(雍正)奪得皇位,然而在這之中呼聲很高的皇八子(胤禩)為什麼最後被拉下來最終慘死?有人說康熙是顧及家國天下君主尊嚴,有的說康熙是忌憚老八胤禩(良妃兒子)的才能,其實康熙一直都是厭惡無視討厭這對母子,甚至殺之而後快。 \n衛琳瑯在歷史上是有真實原型的,那個人就是康熙皇帝的良妃。歷史上的良妃是辛者庫出身,這種身份的人在宮裡只能從事一些粗重的雜役活計,連給皇帝端茶送水的事都不配做。按道理說良妃是連康熙的面都見不到的,但是她不但見到了康熙,還讓皇帝跟自己有了孩子,這她的自身條件十分優越,是一位溫柔聰慧、美麗出眾的女子。 \n良妃本人有一定的心計,雍正皇帝曾經在他的上諭硃批裡說到「良妃母妃,心亦甚大」。康熙皇帝喜歡良妃的美麗容貌,不然也不會讓一個出身卑賤的宮女做自己的女人,不過可以證明康熙皇帝對她沒有一絲真感情的是廢皇太子胤礽之時,皇八子曾被眾大臣保舉為皇太子,深受康熙皇帝厭惡。康熙曾說:「皇八子(良妃兒子)系辛者庫賤婦所生」。這就是古代皇帝的基本概念,康熙皇帝也不例外。 \n但是皇帝對良妃也是很有情義,良妃生前一直有晉升,康熙朝前中期的后妃中,生前獲得妃位的后妃僅僅五人,其中良妃就佔一席位。再看康熙朝薨逝的妃嬪,除良妃外,尚未見到有二篇祭祀祭文,而去世後由皇帝親自奠酒紀念並記錄在康熙朝起居註冊上的妃嬪也只有慧妃、良妃。 \n可惜無情最是帝王家,皇帝雖然寵幸她,良妃在康熙三十九年得到封號,很大原因是自己的兒子胤禩(皇八子)當時正受寵,連帶著自己沾光。後來胤禩因爭奪儲位得罪父皇,立馬被罵「辛者庫賤婦」所出狼狽不堪,可見康熙對良妃的反感。康熙五十年良妃染病不肯就醫服藥,同年病亡。良妃之死和康熙罵其為辛者庫賤婦,大有關聯,她不願意連累兒子而情願選擇這種類似自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n有人說良妃是康熙想愛而不能,可憐胤禩母子以一生為德妃、胤禛(雍正)做嫁衣卻渾然不知。當時胤禩唯一逃出生天的辦法就是弒殺康熙,可惜他心太軟,而胤禩在胤禛(雍正)得位後,數年間就被虐殺​​。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除四哥雍正之外 十四阿哥也有繼位可能?

    除四哥雍正之外 十四阿哥也有繼位可能?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在太子胤礽二度被廢後,八阿哥胤禩也屢次遭到康熙的責罵,幾乎落到誠惶誠恐、名譽掃地的地步。這時,本屬於「八王黨」的某個皇子卻突然受到康熙的極大重視,也就是十四阿哥胤禵。 \n胤禵,另有一名叫胤禎,其生於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生母德妃烏雅氏,和四阿哥胤禛是同母所生,但卻比胤禛小十歲。康熙四十七年「一廢太子」之時,胤禵當時還不懂人事,他經常與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混在一起,當時還曾因幫老八說好話而差點被康熙拿刀砍了。 \n不過,胤禵也是誤打誤撞,那次事件過後,康熙反而對他另眼相看。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封爵時,原本無爵位的胤禵不但被封為貝子,而且還得到了大阿哥胤褆被削奪的一切。康熙五十一年(1711年)「二廢太子」後,胤禵開始對皇位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尤其在八阿哥屢被打擊的情況下,胤禵逐漸脫離胤禩的影響而獨立門戶,並成為康熙末年一顆冉冉上升的政治明星。從康熙四十八年到五十二年的隨駕記錄來看,胤禵幾乎參與了康熙所有的出巡。由此可見,康熙晚年對他是很看重的。 \n \n康熙五十六年,噶爾丹的侄子策妄阿喇布坦所部突然侵入西藏並殺死拉藏汗,這不但使西藏陷入一片混亂,而且還嚴重威脅到四川、雲南和青海等地的安全。於是決定派皇子親自出征,當時就選定了十四阿哥胤禵。當時三十一歲的胤禵,正好是血氣方剛的年齡。八阿哥胤禩等人見胤禵受寵,都認為這是老皇帝看中了胤禵,要他歷練,以積累資歷和威望好繼承皇位。為維護集團的利益,胤禩暫且打消自己奪儲的念頭,轉而支持胤禵奪取儲位。 \n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十月,胤禵被破格任命為「撫遠大將軍」,用正黃旗,授予親王待遇,行文稱「大將軍王」。12月12日,在胤禵率兵啟程的日子,康熙親自在太和殿主持了頒敕印儀式。當時的出師禮極為隆重,凡是出征的王、貝勒、貝子、公等全部戎裝齊集於太和殿前,隨著胤禵的一聲令下,出發的號角齊鳴,旗幟迎風飄揚,十萬大軍在漫天風塵中,踏上了西征的路程。 \n \n康熙又親諭前往助戰的青海厄魯特蒙古各部說:「大將軍是我皇子,確係良將,帶領大軍,深知有帶兵才能,故令掌生殺重任。爾等或軍務,或鉅細事項均應謹遵大將軍王指示。如能誠意奮勉,即與我當面訓示無異。」胤禵出征後,雷厲風行,手段強硬,很快便將數名辦事不力的官員參奏罷職,軍心為之一振。 \n西藏平定後,康熙六十年10月,康熙將胤禵召回京師,面授用兵方略。胤禵到京城時,康熙特命三阿哥胤祉和四阿哥胤禛率領內大臣前往城外郊迎,儀式頗為隆重。 \n \n早在康熙五十七年以前,胤禵已經表現出對儲位的興趣了。他曾接見李光地的門人翰林院編修陳萬策,「待以高坐,呼以先生」,和當年八阿哥胤禩「禮賢下士」頗有幾分相像。胤禵第一次離京時,曾特意叮囑胤禟說:「皇父年高,好好歹歹,你須時常給我信息。」怕胤禟聽不懂,胤禵又特意補充道:「若聖祖皇帝但有欠安,就早早帶一個信。」醉翁之意不在酒,胤禵關心的不僅僅是老爸的健康,著重點其實是落在「皇父年高」這句話上,其中含義昭然若揭。胤禵在西北時,繼續招賢納士,很關心自己的前途。 \n當時有個叫張愷的算命人,故意奉承他說:「這命是元(玄)武當權,貴不可言,將來定有九五之尊,運氣到三十九歲就大貴了。」胤禵聽了十分開心,稱他「說的很是」,這人也由此騙得大把銀子。但很奇怪的是,胤禵雖然表面風光,但在出征已近四年的情況下,他始終沒有得到封王,依舊是貝子的身份。雖然他行文時都用「大將軍王」的字樣,但畢竟不是正式封王。但很多人認為康熙之所以要讓胤禵出征,目的就是要讓他立功,然後順理成章的接替皇位。 \n \n後來,雍正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在其欽定的《大義覺迷錄》中,雍正說:「逆黨乃云聖意欲傳大位於胤禵,獨不思皇考春秋已高,豈有將欲傳大位之人,令其在邊遠數千里外之理?雖天下至愚之人,亦必知無是事矣。只因西陲用兵,聖祖皇考之意,欲以皇子虛名坐鎮,知胤禵在京毫無用處,況秉性愚悍,素不安靜,實藉此驅遠之意也。」 \n這段話,前面說得還頗有道理,畢竟康熙已快七十歲的人,身體每況愈下,隨時可能倒下。按理說,要真想傳位胤禵,象徵性的立點功回來就可以了,為何要在康熙六十一年又將之派遣出去呢?這說明在康熙的眼中,胤禵似乎只是一個武將的定位。當然,也不排除第二種可能性,那就是康熙在五十七年時確實有意培養鍛煉胤禵並準備讓他接班。但經過後來幾年的觀察,發現胤禵也不是合適的人選,最終還是將他放棄,否則就不會再派他出征了。 \n除此之外,還有另一種可能。康熙也許認為胤禵的功勞還不夠,想讓他徹底平定準噶爾部,一旦建此奇功,讓他接班,大家也就無話可說了。當然,前提得是康熙認為自己身體撐幾年完全沒問題。若真是這樣,那後面關於雍正「謀殺父皇、篡改遺詔」的傳聞,也就具備了相當的可能性。 \n \n雍正說父親命胤禵遠征西北,是因為胤禵在京毫無用處,而且秉性愚悍,素不安靜,所以要把他趕得遠遠的。這種說法站不住腳。當時西北軍情不容樂觀,勝敗未可逆料,康熙不可能派這樣一個「愚悍」之人去做大將軍,畢竟打仗不是兒戲。若真要將胤禵驅遠,又怎能讓他帶兵呢?顯然雍正的說法顯然毫無說服力。 \n不管怎麼說,當時的十四阿哥胤禵正處於上升期,還是有機會繼承皇位,至少當時很多人這麼認為。也許,怪只能怪胤禵自己出征在外,京師情況到底如何,已不是他所能夠了解掌控的了。也正因為如此,康熙到底是傳位於四阿哥還是十四阿哥,這也成為清宮史的一段公案,至今眾說紛紜,未能平息。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