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脆弱國家的搜尋結果,共70

  • 世銀:貿易緊張恐加劇貧窮狀況

    世界銀行(World Bank)首席經濟學家今天警告,全球貿易持續緊張,投資暫停,沒有現金刺激經濟成長,貧窮狀況可能暴增。

  • 米塔颱風進逼 奧萬大、天池山莊休園

    米塔颱風進逼 奧萬大、天池山莊休園

     中央氣象局發布米塔颱風陸上警戒區域涵蓋南投縣,南投林區管理處考量山區天候與行車安全,宣布奧萬大國家森林遊樂區及天池山莊預警性休園,步道系統暫時封閉,將於颱風過後全面安檢,確認安全無虞後再行開放。

  • 美國之音:陸媒總編胡錫進抱怨大陸互聯網

    美國之音:陸媒總編胡錫進抱怨大陸互聯網

    美國之音今天報導,大陸建政70周年國慶前夕,黨媒代表人物、《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對上網太慢公開發出抱怨聲。胡錫進18日在他的微博中寫道:「國慶日快到了,上外網極其艱難,連《環球時報》的工作都受了影響。我個人覺得這些過了,在此提點意見,希望得到傾聽……」

  • 粗暴違法逐客 雙重標準

     主張「武統論」的旅美大陸學者李毅因言行「有危害國家安全之虞」,遭移民署廢止入境許可,並限令遣送出境。行政院及內政部聲稱,此舉是為了「國家安全」,「剛剛好」的執法行為。然而這樣的舉措不但有違法侵害人權之虞,恐怕更隱含著不當的政治動機,同時也反映出對「違法政治活動」,蔡政府執法的雙重標準!

  • 投資級債基金淨流出84億美元 創單周新高

    根據EPFR統計,過去一周債券型基金為資金淨流出131億美元,各類主要債券型基金均呈現資金淨流出,其中投資等級債券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84億美元、單周流出金額創新高,高收益債券型基金資金淨流出32億美元,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為資金淨流出9億美元。 \n \n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因應短線波動環境,建議靠攏全球政府債券型基金與美國公用事業類股,前者債信評等較高,後者則具備內需導向、景氣防禦及高股利特性。聯準會升息走入末升段,將削弱強勢美元續強力道,已跌深的新興國家貨幣可望有反彈機會,新興當地貨幣債券型基金可持續列為長期核心配置。 \n \n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指出,全球各類債券市場中,新興國家當地債被低估的程度最高,儘管新興國家體質已遠勝於數十年前,然而有些國家依然經濟體質脆弱,因此,展望2019年,釐清個別國家特有的題材更加重要,美國利率上揚期間對於不同國家的衝擊程度不同,聚焦與市場大盤低相關性(或低貝它風險)的投資機會。 \n \n麥可.哈森泰博認為,景氣循環末期的財政振興政策、法規鬆挷、減稅等刺激經濟政策,再加上關稅提高導致消費成本上揚,各項情境均將推升美國通膨壓力,因此預期聯準會2019年將持續升息朝向中性水準,美國公債殖利率也將被推升上揚。

  • 美升息步調延續 富邦證:新興市場波動加劇

    今年以來股市動盪加劇,隨著3月川普宣布將對中國課徵貿易關稅,美元指數持續走揚。此外,美國經濟獨強,而且聯準會(FED)升息趨勢明確,加上減稅政策推動,資金湧入美元資產。美元指數自低點一陸走揚接近97關卡,而近期新興市場股匯雙殺,凸顯美元成為今年當紅避險工具,造成對新興市場的惡性循環。 \n \n美元指數(DXY)自今年4月中後開始走升,至今共上漲6.42%,儘管8月中旬後美元因美國總統川普指責中國、歐洲操縱匯率和聯準會主席鮑威爾發言略顯鴿派而回落,但新興市場並沒有得到緩解,反而有進一步擴大的跡象。 \n \n富邦證券表示,隨著FED維持升息步調,將有利於支撐美元但不利於新興市場的股匯市,包含墨西哥、土耳其、阿根廷、印度、巴西等全球經常帳赤字前五大的新興市場國家,市場風險性正在攀升,投資人需特別留意。 \n \n美升息及縮表帶動美元由新興市場回流美國,使美元指數走高,衝擊新興市場股市。在經濟較健全的新興經濟體貨幣,雖然跌幅比脆弱的新興經濟體少,但是在近5個月的時間,仍然分別有接近9%~22%的跌幅。 \n \n新興市場近期利空頻傳,在8月初土耳其爆發貨幣危機之後,8/30阿根廷央行為了阻止披索的跌勢,緊急將基本利率由45%拉高到60%,但阿根廷披索卻持續創下歷史新低,該國今年的通脹估計將達到驚人的25.4%。雖然日前土耳其央行大幅升息625基點,帶動土耳其里拉上漲5%。 \n \n同時,阿根廷也與IMF達成紓困協議,由IMF提供571億美元的救助計畫,預期可使土耳其、阿根廷的貨幣暫時獲得支撐,也使新興市場貨幣貶值風暴暫無擴大跡象。 \n \n富邦證券表示,新興市場表現較差主要有兩個因素,一個是美元資金抽離,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歐美執行量化寬鬆(QE),大量資金湧入新興市場,帶動新興市場表現空間。而隨著2015年底開始,聯準會逐步利率正常化計畫,聯邦基準利率開始走高,美元指數走強,也使得資金自新興市場流向美國。 \n \n此外,新興市場近年債務快速膨脹,根據美銀美林統計,整體新興市場美元計價非銀行固定利率債務金額已由2008年的不到4,000億美元膨脹到2017年底近1.3兆美元,而Bloomberg數據顯示,往後幾年新興市場的美元計價債務將逐漸進入一波到期還款高峰,至2020年達到最高,金額為1,817億美元。 \n \n自2014年開始,四個脆弱新興市場外債金額均持續攀,其中,外債金額攀升最多的是阿根廷,增加56.74%。增加速度最快的時候是由去年開始,至今年第2季增加了約35%。南非外債增加金額也高達45.6%,而且在去年第4季曾經一度增加至70%,但今年前兩季大幅下滑。土耳其及印尼外債金額雖然較2014年分別增加14.92%及24.34%。但與阿根廷相同去年開始外債增加都有加速的情況。 \n \n此外,除了債務攀高外,脆弱新興市場國家常有經常帳赤字及財政赤字的「雙赤字」問題,使得這些國家的還款能力雪上加霜,外債佔GDP比例較高的國家往往即是這一波股匯市受到重擊的新興市場國家。 \n \n富邦證券指出,包含了墨西哥、土耳其、阿根廷、印度、巴西都是全球經常帳赤字前五大的新興市場國家,而其中除了墨西哥之外,其餘四國的貨幣都在今年出現明顯貶值。主要新興國家貨幣也開始貶值,其中巴西里拉貶值22.43%最高,俄羅斯盧布貶值17.47%。而人民幣及印度盧比相對貶幅較小,分別下跌8.77%及9.21%。顯示今年以來新興國家貶值與個別國家經濟基本面有相當程度的關聯。 \n \n富邦證提醒,目前脆弱新興市場國家的基本面,包括外債大幅增加及經常帳赤字惡化等問題,仍難於短期內有明顯的改善,其潛在風險仍大,因此,投資人對經濟較脆弱及貨幣貶值幅度大的新興市場仍宜暫時觀望。

  • 陸媒駁斥美報告神邏輯 稱陸俄援助發展中國家為減少極端主義

    美國和平研究所旗下專項小組在9•11恐攻17周年發表報告稱,俄羅斯與大陸持續擴大的經濟與軍事影響力或將助長發展中國家的極端主義,「美國應該努力阻止這一威脅成為現實」,大陸學者駁斥指出,發展模式與道路跟西方認同的模式不同的國家,不一定脆弱。國家越脆弱、越混亂、治理能力越差,才會產生越多極端分子。 \n \n中共黨媒《環球時報》今報導,該專項小組發表名為《超越國土:保護美國免受來自脆弱國家的極端主義侵害》的調查報告,主要作者是曾擔任美國9•11獨立調查委員會主席湯瑪斯•基恩及副主席李•漢密爾頓。 \n \n據美國「政治」網站11日報導,該報告認為,美國需要「實施新國家戰略」,採取更多措施「強化脆弱國家(諸如伊拉克、敘利亞),防止極端主義思想在這些國家紮根」。 \n \n報告將矛頭直指陸俄,稱陸俄正通過為這些國家提供貸款、軍事援助而擴大影響力。然而這些援助基本不附帶尊重人權、提高透明度以及加強其他方面治理等要求,因此使得「這些具掠奪性的政府得以避免改革,並增加腐敗問題」,由此導致這些發展中國家的民眾更容易對政府失去信心,進而傾向於支持由極端分子提供的替代性統治。 \n \n該報告以「俄羅斯是非洲迄今為止最大武器供應國」和中國是「非洲最大單一交易夥伴國及其最大債權國」為例,支撐其上述論點。 \n \n大陸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達巍說:「發展模式與道路跟西方認同的模式不同的國家,是否就一定脆弱?沒有中國的支持,這些國家政府是否肯定倒台?我覺得不一定!」首先批駁報告中的兩個邏輯預設做出。 \n \n「更重要的是,如果這些國家真是脆弱國家,那麼是它們政府倒台後產生的極端分子多,還是維持其治理現狀產生的極端分子多?」達巍認為,雖然這很難有定論,但從最近十幾年的國際關係實踐來看,國家越脆弱、越混亂、治理能力越差,產生的極端分子越多。 \n \n「如果通過外部援助及經濟合作能加強這些國家的治理能力,那麼這將有助於這些國家的穩定,極端分子會減少。」

  • 匯率期貨暨選擇權趨勢專欄-美元走強 新興市場的危機?

     綜觀近期國際重大事件,以中美重啟貿易談判、英國脫歐協商以及新興市場貨幣崩盤等新聞最為吸睛,除了因投資信心的變化而間接影響到各國指數表現以外,事件波動幾乎都直接衝擊外匯市場,包括美元、人民幣、歐元與英鎊等,而這些問題當中,以土耳其里拉爆貶的背後意義最受關注,因其相當可能成為全球匯率的長期風險因素。 \n 早在美元開始上升,新興市場如阿根廷、土耳其的貨幣便隨之先後走貶,惟大爆發的時間錯落,未釀成全面性危機。 \n 此現象之所以引人注目,主要過去美元進入強周期,往往帶給脆弱經濟體壓力與一連串的風波,最著名即為90年代的亞洲金融風暴,但並非美元上揚就代表新興市場會出事,土耳其本次即有2年前的政變、人質與關稅等複雜政治問題加成,但風暴中心普遍有類似的財政背景,如雙赤字與債務過高等現象,甚至出現「新脆弱五國」之稱,市場擔憂少數國家恐成為起火點,延燒成系統性風險,造成美元更強、非美更弱,導致償債出現問題與惡性通膨等不良循環。 \n 觀察銀行曝險,西班牙、法國、義大利銀行乃持有土耳其外債最多的前3名,占比高達60%,倘若危機蔓延,歐元系統將承受相當的壓力,尤其歐洲少數國家尚未自歐債危機中完全復甦,下行風險恐更難以控制,因此建議需特別關注這些地區的貨幣走勢變化,包括歐元兌美元期貨(XEF)或是其他與美元相關的期貨商品都是值得參與的期交所標的。

  • 土耳其風暴只是前菜!專家:還有「4顆未爆彈」

    土耳其風暴只是前菜!專家:還有「4顆未爆彈」

    土耳其里拉日前閃崩,引爆金融危機,隨後里拉貶勢稍女收歛,除土國外,經濟學家點名阿根挺、哥倫比亞、南非和墨西哥等國,恐成為新興市場下一波未爆彈,而台灣、南韓的金融市場相對穩健。 \n \n以達烏德(Ziad Daoud)為首的美媒經濟學家群指出,8月是金融危機風險被喚醒的時刻,而今年由土耳其開第1槍,該國最大問題在於背負龐大的經常帳赤字,累積巨額外債和政策失誤,加上未減少出口讓經濟降溫,而導致通膨失控。 \n \n經濟學家從新興市場致命傷,包括龐大經常帳赤字、巨額外債與高通膨等來檢視,點出阿根廷、哥倫比亞、南非、墨西哥竟都曝露與土耳其相同病徵,因此稱為「新脆弱5國」。 \n \n至於,台灣、南韓與泰國則因經常帳盈餘、外債低及通膨低,相對來說較穩健。 \n \n分析師指出,脆弱國家過去幾年能安然度過,主要拜全球寬鬆貨幣政策之賜。如今美國聯準會啟動升息,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也有了緊縮的跡象,原先的環境改變,脆弱國家的金融危機就跟著浮上檯面。 \n

  • 新興市場風險點評 當聯準會再度升息後…

    新興市場風險點評 當聯準會再度升息後…

     由於拉丁美洲國家普遍面臨國家財政赤字過高、政府債務偏高的國內財政脆弱性問題,是以需特別注意拉美國家的公債殖利率表現;亞洲國家面臨民間債務累積過快、家庭負債比偏高,與貸款成長過快的國內金融脆弱性問題,使各國國內利率是否異常飆高成為觀察重點;東歐國家有外債偏高的國外融資脆弱性問題,需特別留意東歐國家各國匯率的變動。易言之,一旦拉丁美洲國家中的公債殖利率、亞洲國家的國內利率,以及東歐國家匯率出現異常變動,即可能是金融風險的前兆。 \n 既然新興市場國家因國內外融資及財政的脆弱性,易隨利匯率及公債殖利率的變化,產生金融風險。那麼,隨著聯準會再度啟動緊縮貨幣政策,引導聯邦資金利率上升,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兌美元匯率也會隨之波動下,全球主要新興市場國家又將受到何種影響? \n 拉美地區 \n 巴西公債違約風險最高 \n 墨西哥與阿根廷居次 \n 拉丁美洲國家普遍面臨國內財政脆弱性問題,尤以巴西為最,其政府債務占GDP比高達82.4%,且財政收支為赤字。去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美國公債殖利率一度拉升,並誘發全球各國公債殖利率飆升,巴西公債殖利率便拉高61.2個基點,已讓巴西政府債務承擔日趨加重。如今,聯準會再度升息,又將令巴西債務壓力大增,使巴西公債違約風險恐將升高;墨西哥與阿根廷同樣也有政府債務占GDP比偏高的現象,亦需特別注意其公債違約風險可能增加。至於智利與秘魯則因其政府債務占GDP比較低,秘魯財政赤字又低於智利,風險相對較低。 \n 因此,在拉丁美洲國家中,秘魯公債較優,智利次之,巴西則較為人擔憂,墨西哥與阿根廷亦需多加注意。 \n 亞洲地區 \n 印度、馬來西亞 \n 民間債務問題大 \n 亞洲國家普遍面臨民間債務累積過快、家庭負債比偏高,與貸款成長過快的國內金融脆弱性問題。其中,中國與韓國最為嚴重。所幸,中國貸款基準利率從2014年11月的6%一路降至2015年11月4.35%,減少1.65個百分點,韓國也從2014年7月的2.63%降至目前的1.55%,減少1.08個百分點,減輕該國民間債務與貸款利息支出的負擔。因此,中國與韓國經濟最脆弱的國內金融問題風險應不大。此外,印度貸款基準利率在亞洲國家中偏高,仍達14.05%,讓信貸成長不易(為負成長4.4%),但其非金融負債占GDP比有49.7%,使民間債務的利息支出負擔亦不容忽視。 \n 在亞洲國家中,較令人擔心的是馬來西亞。該國家計部門負債占GDP比高達70.7%,且貸款基準利率從2014年7月的6.55%調升至6.85%,增加0.3個百分點,使其國內金融脆弱性風險愈見明顯。 \n 因此,就亞洲國家國內金融脆弱性來看,中國與韓國債務成長快,但利息偏低,兩國應有負擔能力;印度民間債務受其利息偏高影響,宜多加注意;馬來西亞在家庭負債比偏高且利息負擔加重下,較令人擔憂。 \n 東歐地區 \n 烏克蘭、匈牙利 \n 受創程度深 \n 由於東歐國家普遍有外債偏高的國外融資脆弱性問題,尤其是烏克蘭與匈牙利的外債占GDP比更高達128%與100.8%,再加上去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兩國貨幣對美元分別貶值6.11%與5.15%,貶值劇烈程度僅低於最嚴重的土耳其里拉,突顯烏克蘭與匈牙利外債償債風險高。隨著聯準會於今年3月會期再度升息,使貨幣環境呈現相對緊縮的情況下,烏克蘭與匈牙利兩國受傷程度也會最大。 \n 其次,捷克、波蘭與保加利亞的情況雖比前述兩國好一些,但這三國外債占GDP比也有76.4%、73.9%與72.1%,且川普勝選以來的三國匯率亦有3.5~4.5%的貶幅。若日後美元強勢格局持續,捷克、波蘭與保加利亞無法支付外債的風險將攀高。 \n 此外,土耳其外債占GDP比為58.1%,雖不若其他東歐國家高,但地處地緣政治風險動盪偏高的地區,加以土耳其里拉幣值十分不穩定,使其外債償債風險亦不低。 \n 整體看來,東歐國家受外債偏高與幣值波動較大的影響,其國外融資脆弱性問題依舊偏高。 \n 俄羅斯和南非各有所憂 \n 當前俄羅斯雖財政仍屬赤字預算,但政府債務占GDP比偏低,國內財政仍佳,加以經常帳呈現順差、外匯存底高、外債偏低,是以不太需要擔憂其國外融脆弱性問題。因此,該國公債殖利率與外匯的大幅波動,仍不致於影響俄羅斯經濟的表現。惟需注意俄羅斯非金融負債占GDP比高於50%以上,使其國內仍有民間債務偏高的問題,且當前國內利率仍高達10%以上,以致於民間債務利息支出的負擔,恐影響俄羅斯國內金融的穩定性。 \n 至於,南非政府債務占GDP比雖逾50%,但財政赤字偏低,其國內財政仍算穩定。而非金融負債占GDP比、家計部門負債占GDP比均僅在30%附近,代表國內金融擁有穩定性。不過,由於南非經常帳仍呈現赤字,且外匯存底低,外債占GDP比偏高(42.1%),使南非的國外融資脆弱性問題較讓人擔憂。 \n 結語 \n 一般情況下,新興市場國家具有勞動力成本低,天然資源豐富的特徵,是以常憑著低廉勞動力成本,爭取先進國家和地區前來投資設置生產線,藉此獲得先進生產技術,以及銷售廉價原材料來改善收入,提高消費能力,並帶動經濟發展。 \n 然而,新興市場各個國家發展程度不一,資源稟賦也不同。本院加以研究後,歸納出拉丁美洲國家普遍面臨國內財政脆弱性問題、亞洲國家普遍面臨民間債務累積過快、家庭負債比偏高,與貸款成長過快的國內金融脆弱性問題,以及東歐國家普遍有外債偏高的國外融資脆弱性問題。因此,一旦拉丁美洲國家的公債殖利率、亞洲國家的國內利率,以及東歐國家匯率出現異常變動,均需特別注意。 \n 就個別國家而言,巴西因其政府債務占GDP比過高而需要密切關注,有同樣情形的墨西哥與阿根廷亦應多加留意;馬來西亞在家庭負債比偏高且利息負擔加重下,較令人擔憂;烏克蘭與匈牙利外債償債風險高,土耳其則地處地緣政治風險動盪偏高的地區,加以土耳其里拉幣值十分不穩定,其外債償債風險亦不低;俄羅斯國內民間債務偏高,且當前國內利率仍高達10%以上,使民間債務利息支出的負擔,恐影響俄羅斯國內金融的穩定性;南非則因經常帳仍呈現赤字,且外匯存底低、外債偏高,墊高該國國外融資脆弱性的風險;印度則面臨高政府負債占GDP高且財政赤字的國家,在今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擾動下,相對提高其國內財政脆弱性的風險;至於中國與韓國債務成長雖快,但利息偏低,尚有負擔能力,惟需注意其利率反轉的風險。

  • 美元走勢 與新興市場金融危機

     近年美元指數強勢格局往往以6年為一個週期,是以若從2011年美元指數止跌回揚起算,加上美國經濟復甦,聯準會於2014年10月退出QE,更確立美元強勢格局看來,2017年美元指數仍將處於上漲週期內。隨著未來聯準會升息和資產縮減的過程中,將使資金大幅移動至美國,令其它國家的風險性資產價格下跌,部分新興市場國家恐出現完美風暴。 \n 美元過去與未來可能走勢 \n 眾所周知,隨著美國經濟好轉、聯準會啟動升息循環,以及新任總統川普(D.Trump)矢言要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各種措施(包含促使國際貿易遊戲規則的改變、規劃帶動國內經濟的刺激政策)等國內情勢,都將使美元走強。同時,從歷史經驗得知,美國以外的國家發生金融危機,也會使美元作為避險資產的角色更為吃重,助長美元的強勢格局。像是1970年代末期,拉丁美洲國家發生經濟危機時,美元指數便在1979年至1985年間持續上漲了6年;又或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使美元指數從1995年一路漲至2001年。 \n 初步看來,近年美元指數強勢格局往往以6年為一個週期。因此,若從聯準會為應對次貸風暴,一度曾釋放出大量美元,令美元指數處於低位。爾後,美國經濟逐漸止穩,美元指數也從相對低點回揚,自2011年開啟漲勢。及至2014年10月聯準會考量美國經濟復甦腳步明確,遂結束量化寬鬆政策(QE),使強勢美元更確立等態勢看來,美元指數於2017年仍將處於上漲週期內。只是,當美元再度成為各方追逐的焦點後,未來聯準會升息和資產縮減的過程中,資金恐將大幅移動至美國,使其它國家的風險性資產價格下跌,尤其是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甚至可能因此引發出現完美風暴,使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全球金融市場再生波濤。 \n 防完美風暴掀金融波濤 \n 至於,為什麼最近一波美元走強趨勢中,新興市場的金融穩定令人憂心?從1980年代拉丁美洲國家經濟危機,以及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實例來看,並不難理解。 \n 首先,1979年至1985年間的拉丁美洲國家經濟危機來說,當時拉丁美洲國家儲蓄率普遍偏低,為了維持較高的投資,遂依靠舉借外債資金維持,導致外債槓桿率不斷升高。然而,隨著美國總統雷根(R.Reagan)於1981年1月就任後,大推供給面經濟學,加速國際資本流動方向逆轉,且聯準會為打擊通膨,改採緊縮貨幣政策達3年之久(1979年10月~1982年10月),利率上揚令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導致以原物料出口為主要財源的拉美國家,國際收支入不敷出,走向債務違約一途。於是,自1982年墨西哥宣布無力償還外債,開了第一槍之後,拉美國家相繼爆發嚴重的債務危機。 \n 再就台灣較熟悉的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來看,當時許多亞洲新興國家因外匯準備不足,加上國內金融市場不健全,未能提供滿足經濟發展所需之金融仲介功能,形成過度依賴外資的現象,亦長年靠舉借外債支付其經常帳赤字。短期外債比例過高及外匯準備不足,使亞洲新興國家的金融體質脆弱性偏高。更重要的是,當時各國多採取釘住美元聯繫匯率制度,大部分外國貸款係以美元計價,加上亞洲企業和投資者欠缺避險觀念,外匯市場亦未充分提供適當之避險工具,以致於當外匯準備出現不足時,如金融巨鱷索羅斯等國際金融投機客便發動攻擊,在美元計價之龐大外債到期壓力下,政府不得不放棄固守匯率之立場。 \n 1997年7月2日泰國宣布放棄固定匯率制,改採浮動匯率制,泰銖隨即大幅度貶值,連鎖效應(國際外匯炒手與各國政府不停交戰)持續擴散,演變成亞洲金融風暴,尤以泰國和韓國受傷最甚。由此可知,在新興國家經濟與金融市場發展未臻成熟的情況下,只要全球金融市場(尤其是外匯)有顯著的變化,體質脆弱的新興國家將遭到數倍於該國可承受度的傷害,並外溢成為區域型金融危機。 \n 無論如何,當前美國經濟復甦穩定、物價上揚趨勢愈來愈確定,使聯準會已將2017年升息次數預估調升至3次,市場對聯準會3月升息預期也持續攀高。(編者註:本報告於3月中旬發布,而3月17日聯準會已如市場預期升息一碼,且維持今明兩年升息預測不變,亦即隱含今年還有二碼的升息空間,美國與歐日之間貨幣政策分歧料帶動利差持續擴大。)因此,除非川普政府做出太大的政策失誤,導致金融市場動盪加大,否則「取決於經濟數據表現」的聯準會仍將維持升息格局,加以歐洲央行(ECB)與日本銀行(BoJ)兩大央行持續執行寬鬆貨幣政策下,美元走勢依舊偏強。

  • 國安理由 尚比亞嚴禁警察嫁娶外國人

    非洲國家尚比亞以國家安全為由,立法嚴禁警察嫁娶外國人,雖遭人權團體抨擊此種法律是歧視行為,但警政署仍堅持依法執行。 \n 南非媒體「時報即時消息」(Times LIVE)日前引述警方發言人卡童格(Esther Katongo)表示,嚴禁警察嫁娶外國人是因為這種行為是違法。 \n 他說:「國家安全是脆弱的,我們不能眼看穿著警察制服的男士和外國婦女結婚而坐視不管。」 \n 他雖未明確指出外國人是指那些國籍,但不久前確有多起警官與東非盧安達(Rwanda)婦女跨國聯姻的事件。 \n 上個月警政署督察長坎甘嘉(Kakoma Kanganja)就明文命令下屬必須服從有關警察婚姻的法律條文。 \n 他說,所有與外國人結婚的警察必須於1周內自動向上級提報,否則將面臨嚴格紀律處分。 \n 然而,人權委員會表示,憲法此項法條明顯歧視人權,應予以廢除。 \n 委員會發言人穆里亞(Mwelwa Muleya)說:「我們相信這樣的法條與人權規範是不符合一個正走向全球化的國家。我們希望警方儘快檢討這種歧視。」 \n 尚比亞(Zambia)是內陸國,土地面積約75萬平方公里,人口約1620萬,1964年脫離英國獨立,是非洲相對穩定與和平的國家。1060208 \n

  • 安潔莉娜裘莉暗批川普 難民政策如玩火

    提倡人權的好萊塢女星安潔莉娜裘莉今天表示,美國總統川普禁止7個穆斯林國家旅客的行政命令傷害了脆弱無助的難民,也可能進一步刺激極端主義。 \n 曾經擔任聯合國難民署(UNHCR)特使、榮獲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的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沒有直接點名川普(Donald Trump)。她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發表評論說,針對宗教給予差別待遇,等於在「玩火」。 \n 路透社與英國「衛報」(Guardian)報導,安潔莉娜裘莉表示,她的6個孩子「全部來自國外…也是令人驕傲的美國公民」;她相信,國家的確需要安全,但政府的決策必須「建立在事實之上,而非恐懼」。 \n 她寫道:「我也想要知道,有資格申請庇護的難民兒童,將永遠有機會向富有同情心的美國為自己辯護,以及我們能夠管理安全問題,毋須以地理或宗教為依據,將所有國家的公民甚至嬰孩拒之於大門之外,並且列為不安全人物,禁止他們拜訪我們的國家。」 \n 安潔莉娜裘莉也警告,「暗示著穆斯林較不值得保護,等於在刺激海外極端主義。」 \n 川普行政命令禁止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利亞、蘇丹、敘利亞與葉門公民在未來90天進入美國,難民收容計畫也將暫停120天,敘利亞難民則無限期不得入境。(譯者:中央社周莉芳)1060203 \n

  • 金臂脆弱 國家戰袍太沉重

    金臂脆弱 國家戰袍太沉重

     旅美大咖投手陳偉殷宣布退出2017年世棒經典賽,不啻給了中華隊「當頭棒喝」,有句成語:「樹倒猢猻散」,目前中華隊的處境是「樹沒倒、猢猻快要散光」,落入欠缺好手窘境,未來輸球後果將由台灣棒壇一起承擔。 \n 郭泰源領軍的經典賽中華隊出現中職抵制、引發連鎖效應而組隊困難,連日本媒體也在探討,家醜宣揚到國外;殷仔宣稱今年因傷而影響表現,導致成績不如預期,只能忍痛退出經典賽,算是再賞中華隊一記重拳! \n 其實從殷仔返台後參加的一連串商業、公益與棒營等活動,回答相關問題的回應,早知他不會參加經典賽,所以沒有所謂「忍痛」看他退賽的問題,然而映照其他國家代表隊不乏大牌球星競爭投入經典賽,台灣球星冷漠多了。 \n 台灣旅外球員怎麼了?陽岱鋼19日在東京舉行加盟巨人隊記者會,把旅日球星身價推向極致;但旅美投手陳偉殷卻宣布退出經典賽,一來一往,讓台灣棒壇大洗「三溫暖」,台灣球員在國外打出行情,可是太多人用「不值」的角度,看待曾經幫過他們成長的中華隊。 \n 可能台灣大咖球星已成「稀有動物」,深怕他們極其脆弱的身子受傷,壞了「前途」與「錢」途,球迷也開始接受「保育」觀念,只是連小聯盟球員也以「準保育」自抬身價,紛紛打退堂鼓,令人不解。 \n 陳偉殷退賽凸顯有能力的球星不願參賽經典賽的問題,搞得台灣像是沒有好手的樣子,2009年經典賽兵敗東京的下場殷鑑不遠,明年中華隊如果在首爾難堪,率先抵制的中職也不會好過,後果是全體棒壇共同承受!

  • 巴黎協定生效在即 台辦研討會敦促行動

    巴黎協定將於4日生效,駐紐約台北經文處今天辦研討會,專家建議立法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與運用脫碳電能及燃料,另應重視「氣候正義」議題,已開發國家應負擔更多責任。 \n 「生效時刻:落實巴黎協定優先目標所需之實際行動」國際研討會,由經文處副處長蘇瑞仁主持,他強調,氣候變遷威脅不僅急迫且難以逆轉,嚴重影響人類社會,「巴黎協定」正式生效後,是各國齊心防制全球暖化的重要里程碑。 \n 聖文森駐聯合國常代金恩(Inga Rhonda King)專題報告時提及,由於國際社會未明確界定政府開發援助等,「小島發展中國家」(SIDs)面臨氣候融資挑戰,目前全球40餘項計畫中,以「綠色基金」最為積極。 \n 研討會中,哥倫比亞大學法律所氣候變遷法律中心主任吉拉德(Michael Gerrard)建議,各國應立法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及運用脫碳電能與燃料,加速減碳進程。「全球島嶼夥伴關係」執行長布朗(Kate Brown)提及「調適換債」(debt for adaptation swaps)對島嶼國家因應氣候變遷挑戰的重要性。 \n 另外,紐約「人類影響學會」執行長蒂浦緹(TaraDePorte)認為,公民在氣候議題能扮演要角,並強調「氣候正義」重要性,尤其遭受氣候變遷影響最脆弱的國家大都是發展中國家,已開發國家實應負擔更多責任。 \n 駐美投資處主任凌家裕會中說明台灣發展永續能源政策、企業社會責任、太陽能產業供應鏈及在美台資綠能企業發展現況。另「國際永續發展協會」(IISD)副執行長戈雷(Langston James Goree VI)提及新研發的永續發展知識中心網站,將可協助各國追蹤聯合國17項永續發展目標落實情形。 \n 會後,蘇瑞仁代表農委會將贊助款5萬美元支票遞交給「國際永續發展協會」副執行長戈雷,支持IISD長期報導聯合國永續發展及環境議題。1051103 \n

  • 帶路結合綠色金融 助陸彎道超車

    帶路結合綠色金融 助陸彎道超車

     根據大陸商務部最新公布的統計,自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至今年7月底,大陸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直接投資累計已達511億美元,不過,由於一帶一路沿線生態環境相當脆弱,成為大陸投資一帶一路的一大風險,專家指出,此一情況讓大陸的「綠色金融」在近幾年迅猛發展,不僅提升大陸在該區域的國家發言權,也為大陸崛起提供「彎道超車」的可能。 \n 所謂綠色金融,指的是透過投、融資的決策,促進環保與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主要作用是引導資金流向節能技術開發和生態環境保護產業,引導企業生產注重綠色環保。 \n 根據大陸商務部統計,自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截至今年7月,大陸對一帶一路的總投資金額已達511億美元,占同期大陸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的12%。 \n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指出,大陸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必需要從「綠色金融」的發展中汲取到經驗,這對推動改善全球的投資品質,復甦全球經濟、應對氣候變化將能發揮積極的作用。 \n 王文指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普遍存在土地「荒漠化」的問題,生態環境的脆弱成為推動一帶一路的風險,但也為綠色金融在一帶一路帶來機遇。 \n 例如中國農業銀行早在2015年10月在倫敦證券交易所成功發行上市首單10億美元等值的綠色債券,募集資金投放清潔能源、生物發電、城鎮垃圾及汙水處理等多個綠色產業,這是一帶一路國家的金融機構共同合作,支援綠色產業、聯合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所做出的一項典型案例。 \n 王文強調,大陸要想讓一帶一路區域真正走上可持續發展道路,綠色金融絕不能缺席。而大陸要在綠色金融領域具備足夠的領導力,則要通過自己的金融機構,特別亞投行等國際多邊開發性金融機構來實現,並且在一帶一路中創建一套適用、高效、先進的綠色金融標準,才能將國內外對一帶一路的投融資引導到對生態環境更為友善的綠色產業上來。

  • 不小心就毀滅!全球最脆弱的25個國家 第一名...

    不小心就毀滅!全球最脆弱的25個國家 第一名...

    和平基金會(The Fund For Peace)近日發布了世界最不穩定國家的年度排名,亦稱「脆弱國家指數」(Fragile State Index)。排名基於12個評分項,包含取得公共服務的途徑、難民以及國內無家可歸者的流行程度、人權狀況以及政權的合法性。按照這份調查,內戰已進入第六個年頭的敘利亞並不是世界上最脆弱的國家。 \n1. 索馬利亞 \n自從1991年的內戰將國家撕裂以來,索馬利亞始終未能建立一個能在全國范圍內有效運轉的政府。在人權紀錄和權貴精英派系化方面該國得分墊底,而在國內安全與難民方面的得分也接近底部。索馬利亞的嬰兒死亡率及產婦死亡率高居全球第三,人均預期壽命僅為51.96歲。該國接受了少量也門難民,卻有100萬本國人民流離失所,而且仍在持續忍受基地組織附屬組織青年黨的武裝暴亂。 \n2. 南蘇丹 \n作為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南蘇丹再次位列世界最動蕩的兩個國家之一,在難民、群體性抗爭、政權合法性、公共服務、人權、安全、權貴精英派系化以及外部干涉方面得分墊底。該國自2011年獨立以來衝突幾乎從未中斷,2013年更爆發全面內戰。儘管2015年簽署了一項和平協議,但過渡性聯合政府至今仍未建立。諸多不安定因素導致該國18%的人口流離失所,數十萬人面臨飢餓威脅。 \n3. 中非共和國 \n該國的低分主要是由於在一系列政變與宗教-族群衝突後引發的難民、人權、權貴精英派系化等嚴重問題。作為回應,聯合國安理會一致決定向該國派遣維和部隊以防止暴力進一步演變為種族清洗。中非在公共服務、外國干預及安全方面的得分亦接近最低。 \n4. 葉門 \n葉門恐怕是2015年國運最為不濟的國家之一。由「伊斯蘭國」(ISIS)、基地組織和胡塞武裝等多方參與的殘酷內戰,加之沙特阿拉伯與其它海灣國家的直接干預,使葉門全國都處於大規模動盪及災難中。佔葉門總人口11%的逾280萬人民在國內流離失所,59%的人口面臨食品短缺危機。 \n5. 蘇丹 \n儘管仍面臨諸多挑戰,但蘇丹在2015年的得分略有改善。2007年以來,來自非盟以及聯合國的維和部隊一直設法控制達爾富爾的衝突。聯合國估計蘇丹國內約有320萬人民無家可歸,較上年增加近100萬。蘇丹政府行事專橫、窮兵黷武,在達爾富爾、藍尼羅河及南科爾多凡三地殘酷鎮壓起義,而國際制裁與政權孤立也已讓該國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蘇丹也接受了不少來自埃塞俄比亞、厄立特里亞、乍得、中非共和國和南蘇丹的難民。 \n6. 敘利亞 \n與幾乎所有其它國家相比,敘利亞在2015年狀況的惡化程度都要更嚴重。歷經六年內戰,敘利亞國內的公民社會還在持續分崩離析,國家幾乎成為各派勢力為實現各自政治抱負的代理人戰場。這些勢力包括庫爾德民​​族主義者、伊朗及俄羅斯支持的民兵、土耳其及海灣國家支持的反對派武裝、ISIS,以及來自美俄的直接干預。據估計,自2011年3月衝突爆發以來,大約有900萬敘利亞民眾淪為難民或流離失所。 \n7. 查德 \n查德以49.81歲的人均預期壽命位列全球末尾。與此同時,查德的嬰兒死亡率高居世界第六。該國基礎設施相當薄弱,卻肩負著50萬來自蘇丹​​及中非共和國的難民。查德還受到嚴重的腐敗、熟練技術工人缺乏以及過分依賴外國投資等問題的困擾。該國約60%的出口都與石油相關,而原油價格的下跌使該國經濟受到了相當嚴重的負面衝擊。 \n8. 剛果民主共和國 \n剛果民主共和國過去一年的境況更加惡化,它在群體性抗爭、難民、公共服務、人權、權貴菁英拉幫結派及外部干涉等問題上的分數都在探底或接近探底。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有大量盧旺達與布隆迪難民流入後,該國國內衝突內戰不斷。然而,儘管有諸多不利因素,該國還是在2015年實現了21世紀第13個年頭的經濟增長。 \n9. 阿富汗 \n由於在安全、人口壓力、公共服務及外部干涉等方面均有惡化,阿富汗局勢在2015年變得愈發脆弱。隨著美國在阿富汗軍事行動的結束,塔利班繼續令人不安地在該國取得軍事進展,這導緻美軍不斷推遲完全撤出阿富汗的時間點,該國繼續著已近15年的由美國主導的國家建設。 \n10. 海地 \n海地有80%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57%屬極端貧困。2010年的地震摧毀了該國的基礎設施並導致高達25萬人喪生。2012年的兩次颶風以及2015年的旱災和政局不穩使重建工作極為緩慢。海地是美國、歐洲和南非之間可卡因貿易的中轉站,該國過半政府年度預算都來自國際收入。 \n此外,排名10至25位的國家依次為(排名從高到低):伊拉克、幾內亞、尼日利亞、巴基斯坦、布隆迪、津巴布韋、幾內亞比紹、厄立特里亞、尼日爾、肯尼亞、科特迪瓦、喀麥隆、烏干達、埃塞俄比亞、利比亞。

  • G7外長海洋安全聲明 關切東海南海情勢

    在廣島市召開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外長會議今天發表了有關海洋安全的聲明,對中國大陸推動南海軍事基地化表示「強烈反對」,不過聲明中未提及中國大陸或其他國家的國名。 \n 共同社報導,聲明主要內容如下: \n ▽自由、開放、穩定的海洋是國際社會和平、穩定、繁榮的基礎。認識到海洋的重要性,並再次確認將參與海洋安全保障和海上安全的國際合作。 \n ▽再次確認根據國際法維護海洋秩序的重要性。再次表明維護航行與上空飛行、合法使用海上專屬經濟區的自由、包括依據國際法無害通過在內的海域權利和自由的決心。 \n ▽要求所有國家遵照國際法解決海洋爭端,並完全履行具有約束力的法院裁定。 \n ▽對東海和南海的現狀表示關切,強調解決爭端的重要性。對於改變現狀、加劇緊張的威嚇性、高壓性、挑釁性的單方面行動表示強烈反對。 \n ▽要求所有國家對於大規模填海、建立基地和軍事利用等行動保持克制,要求遵循國際法展開行動。要求完全且有效地履行關於南海的行動宣言。 \n ▽強烈譴責威脅全球穩定、安全及繁榮的海盜、有組織犯罪、恐怖主義及違法漁業等。 \n ▽為幫助沿岸國家克服自身的脆弱性,將通過幫助其提升海上管理、沿岸警備及司法等能力展開合作。 \n ▽認識到維護貫徹法治的海洋的重要性。1050411 \n

  • 研究:全球國防支出減1成 足以消滅貧窮

    全球國防支出4年來首度走升,高達近1.7兆美元,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今天指出,只要全球國防支出的10%,就能立刻達到全球15年內要消滅貧窮與飢餓的目標。 \n 路透社報導,SIPRI表示,軍事支出金額約占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3%,事實上,全球軍事支出只要撥出10%,資金就足以應付聯合國193名會員國去年9月同意、2030年前終結貧窮與飢餓的目標。 \n 中國大陸連續第2年排名世界第2大軍事支出國,增加7.4%,達到2150億美元,沙烏地阿拉伯則超越俄羅斯,排名第3。英國第5。 \n SIPRI軍事支出專案領導人柏洛-弗利曼(Sam Perlo-Freeman)告訴路透社:「這提供人們某種觀點,那就是全球軍事支出耗費多少機會成本。」 \n 「這可能引發一些討論,儘管我們完全不奢望軍事支出能夠減少10%」,「這是這些國家的政治問題。」 \n 聯合國數據顯示,全球有8億人處在極端貧窮下,並遭飢餓所苦,脆弱和戰火蹂躪的國家貧窮率最高。 \n SIPRI的年度軍事支出報告顯示,去年支出增加集中在亞洲、中、東歐,與中東某些可獲得資料的國家。 \n 然而,北美、西歐、中南美洲、加勒比海與非洲的軍事支出減少,這種持續下滑的趨勢部分是由於全球經濟危機、油價下跌和美國從阿富汗與伊拉克撤軍。(譯者:中央社許湘欣)1050405 \n

  • 富國安置敘利亞難民比例僅1.39%

    國際樂施會今天表示,敘利亞難民將近500萬人,富有國家僅安置其中的1.39%。樂施會呼籲富國至少提高安置比例達10%。 \n 敘利亞國內持續戰亂,截至去年底止,區域內鄰國計有480萬逃離戰爭的敘利亞難民。 \n 根據樂施會(Oxfam)報告,富有國家至今承諾的安置點不到13萬個,自2013年以來,僅約6萬7100人被安置到最後目的地,這只占難民總數的1.39%。 \n 法新社報導,聯合國明天在日內瓦主持空前的會議,要求與會國家承諾為敘利亞難民設立安置點。 \n 敘利亞衝突進入第6年,大多數逃離戰火的人們被安置在鄰近國家,包括土耳其、黎巴嫩、約旦和伊拉克。 \n 樂施會報告指出:「提高安置脆弱難民的呼聲,至今獲得的回應令人失望,(日內瓦)會議是讓各國改變作法的機會。」1050329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