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腦礦的搜尋結果,共09

  • 開發腦礦為上策

     許多擁有豐富天然資源如石油、天然氣的國家,如果缺乏良好管理制度,反而帶來「資源詛咒」,引發動亂、戰爭,導致經濟發展停滯。因此,缺乏天然資源的國家若專注於開發腦礦,建立鼓勵創新機制,發展人力資源,才是贏的策略。 \n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永續發展研究所所長薩克斯指出,有些國家出口大量石油,帶來大筆現金收入,卻引發貪腐,或政壇敵對派系競奪石油收入,結果導致政局動盪,奈及利亞就是最明顯例子。奈國政府濫用石油收入,石油公司長期對環境造成嚴重汙染,卻沒有負擔法律責任,這是世界上資源詛咒最惡名昭彰的例子。 \n 國際貨幣基金(IMF)研究指出,全球51個天然資源豐富國家,主要出口與財政收入來自石油或重要礦產,其中有29國屬於中低收入國家,主要特徵是高度依賴自然資源為財政收入,儲蓄率低,經濟成長也低。 \n 南美的委內瑞拉是另一個受資源詛咒的案例。油價高漲時,帶來滾滾財源,油價跌入谷底時,政府財政陷入困境,引發債務危機。1976年委國石油部長艾爾發若曾提出警告,「10年、20年後,石油將帶來毀滅…這是魔鬼的排泄物。」如今,40多年之後,石油雖曾為委內瑞拉帶來大量財富,但委國政經動盪不安,人民依然在窮困中掙扎。 \n 許多科學研究證實,石油相關產業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元凶。擁有豐富石油與煤礦等天然資源的國家,財政收入與出口對石油與煤礦的依賴越大,產業越容易安於現狀,難以轉型升級,最後將應驗資源的詛咒。 \n 資源多寡其實是相對的。台灣欠缺石油與煤等天然資源,98%的能源仰賴進口;不過,台灣擁有充分陽光,台灣海峽擁有全球最佳風場,太陽、風能、潮汐是大自然源源不絕的資源,隨著新科技進一步開發利用,長期而言,再生能源的價格會逐步降低。 \n 能源經濟學家、想像2050(TWI2050)計畫執行長納奇近日訪台,稱許台灣擁有優秀人才,建議政府與企業應致力於開發腦礦,建立各種鼓勵創新的機制,培養更多人力資本。其次,政策保持彈性,經濟發展多元化,加速數位革命。第三,在能源系統方面,提升能源效率最重要。 \n 儘管資源詛咒離台灣非常遙遠,但台灣依然對石油與煤相當依賴,台灣既然沒有生產石油與煤礦,為何還死抱著這個傳統能源?企業界抱怨「五缺」,擔心缺水電、土地、勞工與人才之際,似乎忽略了台灣唯一擁有的資源是人才。從國際能源專家的角度看,台灣在減碳與創新方面大有可為;面對全球暖化危機,台灣應積極開發腦礦,培養更多人力資本,擺脫石油經濟成癮症。

  • 我見我思:謝錦芳》開發腦礦為上策

    我見我思:謝錦芳》開發腦礦為上策

    許多擁有豐富天然資源如石油、天然氣的國家,如果缺乏良好管理制度,反而帶來「資源詛咒」,引發動亂、戰爭,導致經濟發展停滯。因此,缺乏天然資源的國家若專注於開發腦礦,建立鼓勵創新機制,發展人力資源,才是贏的策略。 \n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永續發展研究所所長薩克斯指出,有些國家出口大量石油,帶來大筆現金收入,卻引發貪腐,或政壇敵對派系競奪石油收入,結果導致政局動盪,奈及利亞就是最明顯例子。奈國政府濫用石油收入,石油公司長期對環境造成嚴重汙染,卻沒有負擔法律責任,這是世界上資源詛咒最惡名昭彰的例子。 \n 國際貨幣基金(IMF)研究指出,全球51個天然資源豐富國家,主要出口與財政收入來自石油或重要礦產,其中有29國屬於中低收入國家,主要特徵是高度依賴自然資源為財政收入,儲蓄率低,經濟成長也低。 \n 南美的委內瑞拉是另一個受資源詛咒的案例。油價高漲時,帶來滾滾財源,油價跌入谷底時,政府財政陷入困境,引發債務危機。1976年委國石油部長艾爾發若曾提出警告,「10年、20年後,石油將帶來毀滅…這是魔鬼的排泄物。」如今,40多年之後,石油雖曾為委內瑞拉帶來大量財富,但委國政經動盪不安,人民依然在窮困中掙扎。 \n 許多科學研究證實,石油相關產業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元凶。擁有豐富石油與煤礦等天然資源的國家,財政收入與出口對石油與煤礦的依賴越大,產業越容易安於現狀,難以轉型升級,最後將應驗資源的詛咒。 \n 資源多寡其實是相對的。台灣欠缺石油與煤等天然資源,98%的能源仰賴進口;不過,台灣擁有充分陽光,台灣海峽擁有全球最佳風場,太陽、風能、潮汐是大自然源源不絕的資源,隨著新科技進一步開發利用,長期而言,再生能源的價格會逐步降低。 \n 能源經濟學家、想像2050(TWI2050)計畫執行長納奇近日訪台,稱許台灣擁有優秀人才,建議政府與企業應致力於開發腦礦,建立各種鼓勵創新的機制,培養更多人力資本。其次,政策保持彈性,經濟發展多元化,加速數位革命。第三,在能源系統方面,提升能源效率最重要。 \n 儘管資源詛咒離台灣非常遙遠,但台灣依然對石油與煤相當依賴,台灣既然沒有生產石油與煤礦,為何還死抱著這個傳統能源?企業界抱怨「五缺」,擔心缺水電、土地、勞工與人才之際,似乎忽略了台灣唯一擁有的資源是人才。從國際能源專家的角度看,台灣在減碳與創新方面大有可為;面對全球暖化危機,台灣應積極開發腦礦,培養更多人力資本,擺脫石油經濟成癮症。

  • 騰訊「科學探索獎」意在挖腦礦

    騰訊「科學探索獎」意在挖腦礦

     騰訊網創辦人、中國首富馬化騰,在楊振寧等科學界大老支持下宣布開辦「科學探索獎」,已正式起步展開甄選。啟動資金人民幣10億元,金額規模空前,更值得一書的是甄選對象,需45歲以下,9項給獎領域皆為基礎科學及前沿核心技術。探索獎的宏願,是重新打造中國的基礎科學,以及資源運用的效益最大化。 \n 40多歲的馬化騰學歷並不顯赫,20多年前畢業於深圳大學電機系,一所排名普普的大學,繼之沒有顯赫海內外深造經歷,馬化騰憑哪點在中國崛起?簡單說,馬化騰靠著開發中國「腦礦」崛起,這領域在中國是處女地;他發跡的迅速,就像兩百多年前美國開發大西部,快馬飆到哪裡,插下旗子,那塊地就是你的。 \n 改革開放迄今40年,大陸全面強化了傳統產業,「腦礦」這塊無垠的處女地一直未被注意。馬化騰深刻感觸,中國要持續高速進步,「腦礦」取得成就,必須靠扎實的基礎科學,而這一塊正是中國欠缺的;馬化騰與楊振寧、北大饒毅等多位科學界大老請益後,決定這個獎的定位,以及選拔方式。 \n 馬化騰開創事業、回饋社會已經有太多文章記述,不再冗言;但他新提的「科學探索獎」卻有全新視野。首先,這個獎甄選題材不以商業價值衡量,設定9個領域以基礎科學為主,馬化騰深深感受中國的基礎科學不夠扎實,必須重新盤整,只有堅強的基礎科學,才能在應用科學發光發熱。 \n 重新盤整基礎科學是創辦這個獎的核心精神,馬化騰形容為「在沙灘上建高樓,根基不穩風險將很大」,這個體悟來自楊振寧。楊振寧回清華大學後,除在高等研究院指導尖端研究外,為人稱頌的是另開一堂大一基礎物理;以楊崇高的學術成就為什麼教大一物理?這正彰顯基礎打穩的重要。 \n 其次,得獎人設定為45歲以下的青年科學工作者。獎勵學術成就,從諾貝爾以降的各式獎項,基本上都是錦上添花,贈與功成名就、手上握有豐富資源的大師;不客氣地說,贈與獎項的意義不大。馬化騰在意給青年科學家雪中送炭,年輕科學工作者有想法,也有創意,但苦無資源去證明他們研究的意義,尤其探索獎設定領域是短期內看不到商業利益的基礎科學。 \n 探索獎另個創新,給獎是連續5年,每年60萬人民幣獎勵,無須每年申請;這個作法旨在讓科學工作者有安定環境、有足夠資源專心做研究。有過申請學術獎勵經驗的人,對申請的耗時、耗工都印象深刻,這些時間拿去做研究,收益必然更大。探索獎另個作法也值得肯定,決定給獎後不去干預獲獎者資源怎麼運用,主辦單位打定主意「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一方面基礎領域很難有量化指標評估產出;再者,獲獎者是因其潛力,肯定具有開採價值的「腦礦」。 \n 探索獎與探礦很近似,礦石值不值得開採,礦脈蘊藏是否夠厚實,都得由地表的「露頭」來判斷,怎麼從露出地表的蛛絲馬跡讀出訊息,進一步判斷值不值得開採,需借重經驗豐富的老手。探索獎有多位大師攜手、指導,更關鍵的是執行面的客觀公正;這個獎對中國的貢獻或許不是短期可看到,但打基礎絕對重要。 \n 台灣的學術獎勵多得不勝枚舉,政府部門教育部、科技部都舉辦,單一獎項、併入薪給都有;民間財團、宗教界也都設獎,甚至地方政府、企業也贈獎,金額也頗可觀。各式獎項共同的問題,是申請人少以獲獎為榮,社會也不瞭解每個獎的意義,甚至不無主辦方擦脂抹粉、營造形象的檯面下企圖,幾乎失掉了贈獎是榮譽的立意。 \n 馬化騰的「科學探索獎」立意深遠,除了定位是補強基礎科學,更將引領企業關心科學的風氣。大陸以國家的力量投入科研,公部門的投入有其政治考慮,有特定戰略目標;企業力量若能投入科學研究,必然有更細膩的觀察,更切合14億人的需要,將能更敏銳地發現腦礦露頭,精確地將資源挹注在刀口上,將每分力氣都能創造最大的價值。

  • 旺報社評》騰訊「科學探索獎」意在挖腦礦

    旺報社評》騰訊「科學探索獎」意在挖腦礦

    騰訊網創辦人、中國首富馬化騰,在楊振寧等科學界大老支持下宣布開辦「科學探索獎」,已正式起步展開甄選。啟動資金人民幣10億元,金額規模空前,更值得一書的是甄選對象,需45歲以下,9項給獎領域皆為基礎科學及前沿核心技術。探索獎的宏願,是重新打造中國的基礎科學,以及資源運用的效益最大化。 \n40多歲的馬化騰學歷並不顯赫,20多年前畢業於深圳大學電機系,一所排名普普的大學,繼之沒有顯赫海內外深造經歷,馬化騰憑哪點在中國崛起?簡單說,馬化騰靠著開發中國「腦礦」崛起,這領域在中國是處女地;他發跡的迅速,就像兩百多年前美國開發大西部,快馬飆到哪裡,插下旗子,那塊地就是你的。 \n改革開放迄今40年,大陸全面強化了傳統產業,「腦礦」這塊無垠的處女地一直未被注意。馬化騰深刻感觸,中國要持續高速進步,「腦礦」取得成就,必須靠扎實的基礎科學,而這一塊正是中國欠缺的;馬化騰與楊振寧、北大饒毅等多位科學界大老請益後,決定這個獎的定位,以及選拔方式。 \n馬化騰開創事業、回饋社會已經有太多文章記述,不再冗言;但他新提的「科學探索獎」卻有全新視野。首先,這個獎甄選題材不以商業價值衡量,設定9個領域以基礎科學為主,馬化騰深深感受中國的基礎科學不夠扎實,必須重新盤整,只有堅強的基礎科學,才能在應用科學發光發熱。 \n重新盤整基礎科學是創辦這個獎的核心精神,馬化騰形容為「在沙灘上建高樓,根基不穩風險將很大」,這個體悟來自楊振寧。楊振寧回清華大學後,除在高等研究院指導尖端研究外,為人稱頌的是另開一堂大一基礎物理;以楊崇高的學術成就為什麼教大一物理?這正彰顯基礎打穩的重要。 \n其次,得獎人設定為45歲以下的青年科學工作者。獎勵學術成就,從諾貝爾以降的各式獎項,基本上都是錦上添花,贈與功成名就、手上握有豐富資源的大師;不客氣地說,贈與獎項的意義不大。馬化騰在意給青年科學家雪中送炭,年輕科學工作者有想法,也有創意,但苦無資源去證明他們研究的意義,尤其探索獎設定領域是短期內看不到商業利益的基礎科學。 \n探索獎另個創新,給獎是連續5年,每年60萬人民幣獎勵,無須每年申請;這個作法旨在讓科學工作者有安定環境、有足夠資源專心做研究。有過申請學術獎勵經驗的人,對申請的耗時、耗工都印象深刻,這些時間拿去做研究,收益必然更大。探索獎另個作法也值得肯定,決定給獎後不去干預獲獎者資源怎麼運用,主辦單位打定主意「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一方面基礎領域很難有量化指標評估產出;再者,獲獎者是因其潛力,肯定具有開採價值的「腦礦」。 \n探索獎與探礦很近似,礦石值不值得開採,礦脈蘊藏是否夠厚實,都得由地表的「露頭」來判斷,怎麼從露出地表的蛛絲馬跡讀出訊息,進一步判斷值不值得開採,需借重經驗豐富的老手。探索獎有多位大師攜手、指導,更關鍵的是執行面的客觀公正;這個獎對中國的貢獻或許不是短期可看到,但打基礎絕對重要。 \n台灣的學術獎勵多得不勝枚舉,政府部門教育部、科技部都舉辦,單一獎項、併入薪給都有;民間財團、宗教界也都設獎,甚至地方政府、企業也贈獎,金額也頗可觀。各式獎項共同的問題,是申請人少以獲獎為榮,社會也不瞭解每個獎的意義,甚至不無主辦方擦脂抹粉、營造形象的檯面下企圖,幾乎失掉了贈獎是榮譽的立意。 \n馬化騰的「科學探索獎」立意深遠,除了定位是補強基礎科學,更將引領企業關心科學的風氣。大陸以國家的力量投入科研,公部門的投入有其政治考慮,有特定戰略目標;企業力量若能投入科學研究,必然有更細膩的觀察,更切合14億人的需要,將能更敏銳地發現腦礦露頭,精確地將資源挹注在刀口上,將每分力氣都能創造最大的價值。 \n

  • 思想進擊》台灣的腦礦還剩下多少?

    前總統馬英九參加雲林同鄉文教基金會15週年慶暨「勤樸獎」清寒獎助學金頒獎典禮時,引述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羅倫.佛里曼的話:「你們台灣沒有煤礦、沒有鐵礦、沒有石油,但是你們有一種最有價值的礦,就是『腦礦』,能透過教育把『腦礦』開發出來,比有礦產的國家發展得更好」。 \n \n也就是說,前總統馬英九認為這是台灣重視教育的成果,台灣最有價值的,就是我們的頭腦!然而,這說來實屬諷刺,台灣上一代留下來的腦礦還剩多少?還能夠替下一代提供多少腦礦?下一代還有多少腦礦可用? \n \n教育向來是百年大計,不僅為國之根本,更關乎著一個國家的青年其在未來發展上所具備之競爭力,但台灣現在的狀況卻是政治掛帥,教育政策不時隨政治起舞,導致現今政治凌駕專業之上的困境。「政治」本該是用來解決問題的手段,可是現在卻反而引起了新的問題,「政治」造成的問題只能在原地糾纏、虛耗、惡鬥,造就了新型態的風險社會。 \n \n政治凌駕教育專業,民進黨政府不斷進行「去中」,去文言文、去儒家思想、去中華文化等所產生的後果,將導致原本已潛在與內化於台灣社會中的中心思想規範,如尊師重道、孝道、是非價值觀等一一被打破。一旦這些原本深植於人心的規範被打破,要重建與復原是非常困難的工程。 \n \n另外,此刻已是全球開始瘋中文之時,中文成為熱門學習語言,我們本著自己的文化而具有絕對優勢,諷刺的是,因為政治意識型態的操弄,使得我們背道而馳、趨之若鶩地搞去中,進行文化斷裂工程,撇開台灣與中華文化間的關聯,以及放棄語言文化資本傳承的做法,根本就是自廢武功,呈現自我限縮的狀況。 \n \n若在中華文化圈中學習的我們尚不知好好精進自己,反而努力撇除自己與中華文化間的關聯時,只會讓自己的文化資本越形低落,一旦失去文化資本,即等同於喪失競爭力。試想,沒有了文化資本,我們腦中還會有多少「腦礦」? \n \n民粹主義的盛行,凡事總走上泛政治化,吹著「選票最優先、專業放旁邊」的號角,只會讓台灣的教育政策每況愈下,這是目前台灣最悲哀的宿命。不禁令人好奇一問,究竟台灣的腦礦還剩下多少? \n \n(作者為國北教大文教法律所碩士)

  • 社論-銀髮族是國家腦礦資源

    社論-銀髮族是國家腦礦資源

     長期以來,銀髮族在邁向福利國家的台灣被定位為「被撫養人口」,政策設計以「安享天年」為目標,出發點雖有敬老的真誠,卻也造成珍貴的銀髮資源,長期被排除在推動國家前進動力之外。少子化與老齡化趨勢下,台灣經濟動力日趨衰弱,面對殘酷事實,實不應再忽視銀髮族的「腦礦」資源,讓銀髮族奉獻社會,更有助於銀髮族的身心健康。 \n 台灣並未有「銀髮族」的精確定義,大致指年滿55歲、自職場退休的人士。統計數字顯示,台灣的老年人口於民國82年跨過7%門檻,進入高齡化社會,預計10年後的民國114年,比率將超過20%,進入超高齡社會,老化的速度較一般工業化國家更快。 \n 統計數字只反映一部分事實。雖然5年後全台65歲以上老年人口將達368萬人,但因醫藥生技進步,銀髮族不再髮蒼蒼視茫茫,反而耳聰目明,人們平均壽命不斷延長,銀髮族勇健遠超過以往,「老當益壯」是常態,尤其思考的周延深刻,知識的積累,更是難得的資源。 \n 於此同時,台灣的經濟則同步明顯地動力衰退,不要說被甩出亞洲四小龍行列,奢談與金磚四國較量,甚至競爭力不如東南亞的開發中國家。值此不利局面,台灣卻還一刀切割銀髮族人力資源,許多不恰當的政策設計,形成職場排斥銀髮人力的氛圍,坐令珍貴銀髮資源被排除於國家前進動力行列。 \n 諷刺的是,長期演變下來,所謂「銀髮經濟」,膚淺的定位銀髮族為「錢礦」、如何設計挖取錢礦的門道,安養事業、銀髮旅遊、行動輔具…,試圖從生活產業及長照安養產業全力挖取銀髮錢礦。即便少數設計銀髮族的二次就業,大致只是大樓保全員、廣告派送等低技能及低智能工作,全未正視銀髮族珍貴的腦礦資源。 \n 政策失當,造成國家空有寶山卻貧困的局面,尤其衡酌台灣的現況,更顯不堪。台灣由於高齡化步調遠超過先進國家的速度,加上職場勞動力將出現負成長、產業結構持續調整,以及社福制度面臨轉化等挑戰,沒有理由繼續以「安享天年」來面對高齡化社會的挑戰;尤其是老觀念的謬誤,該思考若讓銀髮族「老驥伏櫪」,再出江湖,會不會讓他們更健康,更快樂些。 \n 這樣的覺醒在先進國家早已萌發。一些研究及實驗發現,對應高齡人口的政策,除傳統的鼓勵消費,更該進階到結合社會參與,讓銀髮族能在持續奉獻中,以快樂的心情消弭軀體的老化不適,新衍生的名詞是「具生產力的老化」,銀髮族以具體的社會參與,實質及心理上認為減少政府與社會負擔,因而提升生活品質,尤其是心理健康。 \n 政府對銀髮族的政策設計觀念上必須與時俱進,雖然預算耗用上未必有明顯的投資報酬率,但因此大幅翻轉銀髮族在台灣人口及就業人力的角色,由負轉正,則是台灣必須開啟的觀念革命。政府的銀髮政策沒有理由抱殘守缺,應積極地誘導產業界改變思維,設計開發銀髮腦礦策略。這是台灣面對勢不可免的進入超高齡社會的重要課題。 \n 重視銀髮人力的想法絕非天馬行空,西歐國家的實驗是重要參考。基本概念是提供銀髮族更多就業機會,發現對整體經濟的效果遠超過開發銀髮產業或鼓勵消費。 \n 德國巴伐利亞邦的經驗可資參酌。巴邦的政策設計是從改善銀髮族的生活品質與促進經濟發展的二元並進思考,揚棄傳統以社福涵蓋銀髮族終老,及著墨於促進銀髮消費的軸線;實驗發現,結合社福、銀髮智慧注入產業等作法,其效果明顯對經濟、社會與銀髮族都是正面的。 \n 日本也為銀髮族人力資源設立「銀髮人才就業資源中心」,媒合銀髮人才就業與廠商求才的服務模式;更關鍵的是,全力宣導銀髮人才的優質與再運用的重要,因為銀髮資源是國家、全民的。 \n 銀髮腦礦作為台灣突破經濟困局的生力軍,得靠政府及早覺醒並提出政策配套。正確且及時的政策設計,整合銀髮腦礦與銀髮經濟,政府以更積極的角度來整合、規畫,有效地將社福支出轉化成促進經濟發展動力。毫無疑問,以銀髮腦礦資源之優,必定能帶出亮麗的數字呈現。正確前瞻銀髮經濟,可讓投入的社福資源帶動發展,營造出正向循環,讓台灣經濟、銀髮族營造雙贏。 \n 正視銀髮人力資源,政府必須以前瞻的政策跟上去,讓社福與經濟雙贏。

  • 挖腦礦 政府助聖國設數位中心

     總統馬英九今天說,聖多美普林西比是小國,但在資訊領域,小國可以打敗大國;政府大力推動縮短聖國數位落差計畫,未來在聖國七個省區,至少每一省區都要有數位中心。 \n 馬總統23日率團展開聖宏專案,24日抵達非洲友邦聖多美普林西比,25日上午參訪中華民國援建的聖國第二國立高中時,特地秀了幾句臨時學的葡萄牙文,問候在場官員與學生,贏得滿堂喝采。 \n 總統致詞後致贈第二高中足球,也在體育館親自起腳射門進球,再度贏得學生歡呼。 \n 總統在致詞時表示,這所高中在2011年啟用時,距離第一所高中已有50年時間,相信大家都感覺到有絕對的需要,不但要建這所高中,而且希望校舍能夠更多、容納更多學生。 \n 馬總統說,中華民國跟聖國一樣,是一個重視教育的國家,因為沒有油、沒有煤、沒有金屬,「我們有的只是我們的大腦」,所以沒有辦法挖油礦、挖煤礦、挖鐵礦;「但是我們可以挖腦礦」。 \n 「我們相信教育是國力的根基,孩子是國家未來的希望」,馬總統指出,中華民國除了幫助建立第二國立高中外,在許多地方的小學、幼稚園的校舍,中華民國政府也曾經予以協助。 \n 同時,總統說,政府設立台灣獎學金,提供50名高中生到台灣念大學,有11人已回國服務;這些在台灣念書的聖國學生,不但學習認真,課外也積極交朋友,有的已交到台灣的男朋友或女朋友,將來也許為兩國的合作提供更具體、更有意義的證據。 \n 此外,總統表示,政府也大力推動縮短聖國數位落差的計畫,未來在聖國的七個省區,至少每一省區都要有一個數位中心。 \n 「聖國是一個小國,但在資訊領域,小國可以打敗大國,小公司可以打敗大公司,甚至個人也可以打敗公司」。總統說,希望聖國重視這個領域;他昨天跟聖國總統賓多(Pinto da Costa)討論第二高中校舍的問題,很願意跟聖國研商如何增加校舍,讓聖國有更多學生能進高中。1030125 \n

  • 提升競爭力 總統勉開發腦礦

     總統馬英九今天說,提升國家的競爭力,要開發腦礦、提升國際能見度,勉勵學者日新又新。 \n 第17屆國家講座暨第57屆學術獎頒獎典禮,今天上午在國立台灣圖書館國際會議廳舉行,總統馬英九與行政院長江宜樺出席。 \n 總統致詞時,對獲獎者與家人表示肯定,也強調政府投入學術研究、研發的經費和努力。 \n 教育部表示,第17屆國家講座主持人及第57屆學術獎獲獎者被視為國內學術界最高榮譽之一。1021231 \n

  • 〈創意管理〉-績效管理 激發人才腦礦

     光談理想畢竟太抽象,如果沒有落實的管理,理想很快就褪色。其實很多時候,問題都只在於「公不公平」。所謂「公道自在人心」,但如果沒有足以讓人信服的制度規章與數據衡量,則人人有自以為是的公道,當然免不了議論紛紛。 \n 創新與創意 \n 是科學也是藝術 \n 談到趨勢科技的用人哲學,最高指導原則就是──在最少的干擾之下,讓每位同事發揮最大的潛能,以達成全體最大的績效。 \n 在此原則之下,績效評估制度隨之有了很大的不同。目標的設定不是來自於上司,而是自己提出的成長計畫。瞭解自己的才能、熱情與執行能力,看看個人願景如何與公司的整體願景對齊(align),擬定加強或改善的計畫,不定期與上司商量討論,隨時調整修改,確定願景與使命能對齊。 \n 當評量績效時,先評定公司整體目標的達成率,再討論個人對此目標達成的貢獻度。這樣做,為的是避免化整為零,訂定太多細節或數目的主要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ex),結果卻見樹不見林,無法將個人績效整合為全體績效。 \n 公司整體績效若超越目標,紅利屬於全體,也依貢獻度分紅。至於個人加薪的衡量,會考慮五個因素: \n 一、執行績效與貢獻度。 \n 二、潛能發揮的程度、學習的能力等。 \n 三、特殊才能,是否為公司成長所需的關鍵技術? \n 四、個人與公司願景的相合度,是否志同道合,願意同心協力?也就是能否認同公司文化與價值觀? \n 五、個人才能在當地市場的供需狀況。 \n 績效評估、數目管理等,似乎是企業管理必要之「惡」,如何兼顧情理法,既不違背人性,又能達成共同願景,既能維持基本的公平,又能在自由的氛圍中激發創新與創意,這是科學,也是藝術。在鬆緊之間,我們一直勇於嘗試,也不斷更新改變,但是從來不離本宗,總是從人的角度出發,希望釋放每個人的能量,發揮每個人的潛能。 \n 技能可培訓 \n 人品卻難求 \n 我們深深體會到「平衡理想與實績」的必要性,掌握企業文化與管理哲學外,更積極落實「績效成長計畫」、「三百六十度回饋」、「貢獻度評估」、「客戶滿意度指標」,以及適合個人的進修訓練課程,一起規畫每個人的職業生涯。 \n 台灣趨勢科技內部有一百多個公司補助成立的社團,包括各種球類社團、西洋劍社、拳擊社、插花社、瑜伽社、手工藝社、書法社等等,應有盡有,每年舉辦競賽活動,簡直比大學社團還熱鬧。我們總希望大家能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找到平衡,腦力與體力一起鍛鍊。我必須承認,實際上還是很難兼顧,尤其在超國界的公司工作,經常海外差旅,難免疏忽家庭。我自己親身體驗頗深,非常寄望視訊會議越來越成熟,減少大家空中往返的辛勞。 \n 理想加制度,苦心配真情,留住人才是無止無盡的努力。 \n 不過如果人才只進不出,又恐日久成積水,失去源源不絕的創新與活力。 \n 趨勢科技的全球人事流動率每年約百分之十二,低於業界平均的百分之十五。我相信這是相當健康的流動率。流水他去,怕資產減少,水位降低;流水不流,又怕聚成一灘死水,難生漣漪。動與不動之間,又是一門學問。 \n 我們的企業文化雖然溫馨,但是並非一味縱容。有時為了於心不忍,沒有及時處置不適任的同仁,結果是延誤軍機,對其他敬業的同仁反而造成不公。不過如果在「文化相合,能力平庸」與「文化不合,能力高超」之間做選擇,通常我們還是傾向前者。技能可培訓,人品卻難求。 \n 人才是高科技公司最大的資產,但是你不能把它計算入帳,也不能誇口「擁有」。因為無形,所以無價;因為會流動,所以更珍貴。 \n 企業想要留住這些難以計價的人才資產,所能做的,也許只有盡力創造一個自由、理想、公平的環境,讓人才在理念、報償、文化等等條件上,都覺得心心相印,互相歸屬,進而願意竭盡所能全心奉獻吧!(本文摘自《創趨勢,我們不做Me Too》,遠流出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