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臨刑的搜尋結果,共07

  • 古代死囚臨刑前為何要吃斷頭飯?

    古代死囚臨刑前為何要吃斷頭飯?

    古代死囚關押在牢裡的期間,經常會發生和別的犯人搶飯吃,或是食物遭到獄卒扣押的情形,而他們的「斷頭飯」通常就會是這些死囚在臨刑前最後且最為豐盛的一餐,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官方都會盡量滿足他們的需求,給予想要吃的食物,只不過這個「斷頭飯」的習俗又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據史料記載,春秋時期的楚莊王平定了一場內亂,當他要將關押起來的判官們處以死刑前,為了彰顯自己的仁義並攏絡人心,他便下令替這些死囚準備一頓豐盛的大餐,而這個「斷頭飯」的規矩也就從此開始傳承。而根據朝代的不同,斷頭飯的內容也有所改變,像是宋朝的死囚在臨死之前就可以吃到相當精美的餐點,並且依據死囚生前的地位,斷頭飯的豐盛程度、享受的待遇也會不一樣。 此外,斷頭飯其實也受到了佛教思想的影響,因為在其宗教文化中有著「來世輪迴」的概念,認為若是在死前飽餐一頓,轉世之後兩者的恩怨就會消散;而民間也傳說著奈何橋上有一隻惡犬會攻擊死去的人們,因此斷頭飯中就會準備一塊半生不熟的肉,為的就是要給這隻惡犬享用,避免受到傷害。

  • 《新聞龍捲風》毒犯最後的恐懼 大陸女死囚拍臨刑實境節目!

    《新聞龍捲風》毒犯最後的恐懼 大陸女死囚拍臨刑實境節目!

    臨刑會見是大陸死刑犯實境節目,節目竟曾訪問一名女毒犯,吳漢菊和兒子曾是運毒組織分子,兒子被抓獲後竟異想天開,想用錢贖兒子出來,竟然從運毒組織變販毒集團,最後被大陸、緬甸警方聯手破獲。

  • 二戰甲級戰犯 臨刑時留給子女4個字

    東條英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與希特勒(Adolf Hitler)、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齊名的三大法西斯頭目之一,是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亞洲、侵略中國的首要戰爭罪犯之一。1948年11月12日,東條英機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以犯有發動戰爭、侵略別國、反人道罪等罪行判處死刑,同年的12月23日被執行絞刑。東條英機在被關押和審判期間,一直埋頭撰寫自己的口供和辯護詞,軍國主義思想深重的他,至死都沒有認罪。 在被處決前,他曾留給家人四字遺言——「不語一切」,而他的三男四女,便將這四個字當作家訓。1986年,時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曾派出特使板垣正,希望說服給供奉在靖國神社裡的其他13名戰犯遺孤,讓他們同意「分祀」,而東條英機的次子、三菱汽車公司總經理東條輝雄表示「斷然拒絕」。直到2012年,這個曾參與設計日本零式戰機的甲級戰犯的後代無疾而終,終年98歲。 但是到了下一輩,這個「不語一切」已然成為過往煙雲,比如,東條英機的長子東條英隆的大女兒由布子,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就出書企圖為祖父「恢復名譽」,並宣揚「大東亞戰爭是自存自衛的戰爭」,極力否認東京審判、南京大屠殺、慰安婦等問題,同時還曾三次準備參加參議院的競選。有人認為,東條英機之所以留下這樣的遺言,顯然是認為過去的歷史存在巨大爭議,又希望避免後代子孫捲入其中招惹是非。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臨刑前小女孩拉著納粹士兵說的一句話 納粹居然流淚了!

    臨刑前小女孩拉著納粹士兵說的一句話 納粹居然流淚了!

    二戰時期,納粹德國三大集中營之一的達豪集中營,無數戰俘和猶太人被納粹屠殺,殘忍程度僅次於奧斯維辛集中營,很少人會活著出來,直到盟軍解放達豪集中營時,已經有十幾萬人命喪於此,但在這個集中營裡,一個小女孩的事蹟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震撼的故事,這個小女孩卻沒能走出集中營。 1944年12月的一天,盟軍的攻勢已經讓德軍無力回天,在達豪集中營,每天還是有人不斷的被送到這裡,一天一列火車開進了達豪集中營,很多人被趕出了車廂,一名穿紅衣服很顯眼的小女孩和她媽媽被分到了死亡營房之中,死亡營房代表著幾天之後就會被「處理掉」,第二天這個小女孩的母親被納粹看守帶走了,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過,小女孩想媽媽了,又哭又鬧,就問其他大人她的媽媽去哪裡了?那些大人們微笑地說,你媽媽去找你爸爸了,很快就會回來接你,小女孩相信了,她不再哭泣,而是趴在床邊唱著媽媽教給她的兒歌,也不時的向外張望著,希望媽媽快點回來。 第四天早上,小女孩也沒有等到媽媽回來,回來的只是端著槍的納粹看守,小女孩和所有人被趕了出去,納粹看守又仔細檢查了營房的每個角落,確定沒有人後,將所有人帶到了刑場,刑場上很多有挖好的大坑,人們知道那些大坑是幹什麼用的。 接到命令的納粹士兵把人們一個接一個推下深坑,當輪到小女孩的時候,小女孩拉著納粹士兵手說:「叔叔,請你把我埋得淺一點好嗎?要不,等我媽媽來找我的時侯,就找不到了。」納粹士兵的手頓時僵住了,幾名納粹士兵也停下來互相張望,刑場上頓時響起一片抽泣聲,隨著集中營長官布夏懷德的怒斥,接著人們一個又一個被推下深坑。 當盟軍解放集中營後,面對納粹的暴行,槍決了大多數看守,包括那名臭名昭著的布夏懷德上尉。那名小女孩純真無邪的話語卻刺痛了人們的心,讓人們在死亡之前找回了人性的尊嚴和力量。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被槍斃的日本戰犯 臨刑最後一刻

    1947年3月27日,日軍戰犯,華南最高指揮官田中久一中將被判處死刑。田中久一是日本兵庫縣人,1910年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第22期,後進入陸軍大學深造。田中從下士起入伍,至1937年累升至陸軍少將。1945年8月,裕仁天皇宣佈日本無條件投降,之後田中被中國政府拘捕,在1946年5月,在廣州行營軍事法庭以戰爭罪行受到審判,田中被判罪名成立,處以死刑,1947年3月27日,在廣州流花橋刑場被槍決。 谷壽夫,日本陸軍中將,侵華日軍乙級戰犯,南京大屠殺主犯之一。他是日本岡山縣人,畢業於日本陸軍大學,曾參加日俄戰爭。1937年七七事變後被派往中國,在華北,他縱容部隊燒殺劫掠。1937年12月12日,率所部由中華門侵入南京,並夥同第16師團、18師團、114師團等製造了南京大屠殺。1947年2月6日,南京軍事法庭公審,3月10日法庭宣判處死刑,谷壽夫不服上訴,4月25日,蔣介石批示維持原判。4月26日,被槍斃於南京雨花臺,聚集的群眾連綿數里,斥責怒駡聲不絕。 1947年4月26日上午,谷壽夫最後一次受審,檢察官交給他3封家書,給予紙筆,讓其覆信,谷壽夫回完信後,寫下了給妻子的最後遺言:「身葬異域,魂返清鄉」。行刑前,谷壽夫剪下自己的指甲和三束頭髮,裝在用白手帕做成的小袋子裡,並寫下絕命詩:「櫻花開時我喪命,痛留妻室哭夫君。願獻此身化淤泥,中國不再恨日本」。之後,谷壽夫被押往南京雨花臺刑場,很多民眾前來圍觀,谷壽夫一槍斃命。

  • 臨刑喊冤舉報 死囚暫死裡逃生

    23日,廣東惠州中級法院召開死刑宣判執行會,一名死刑犯,在宣判後大呼冤枉並稱有重大立功舉報。隨即,法官暫停執行程序,該死囚又被押回看守所,得以暫時保命。 《南方都市報》報導,該死刑犯劉文彪,是惠州市惠東平山人,今年40歲,有3個孩子。他被指控領導一個製毒集團。該集團共16人被判刑。劉文彪被認為是主犯、製毒的出資者、指揮者,與另一人判處死刑。 昨日,惠州中級法院對劉文彪進行死刑執行宣判。法官宣讀完最高法院死刑核准書後,詢問劉文彪有什麼話要講。這時,劉文彪大喊「冤枉、不服」,稱自己只是受雇於李某,並不是主犯,並稱有舉報兩人製販毒品、非法持有槍支的重大舉報立功材料。 至此,情況出現逆轉。本該被押赴刑場執行死刑的劉文彪,被法官叫停執行,原因是「上報重大立功材料,有些(事情)需要核查」。 面對家屬的哭喊聲,法警進行制止,並稱「不是押往刑場,是押回赴看守所。」 宣判結束後,劉某的家人情緒激動,劉某的父母、弟弟及其妻子、3個孩子哭成一團,當場向法院工作人員下跪,呼喊「冤枉」,稱劉文彪是「替死鬼」。法官、法警連忙進行勸解。 劉文彪的弟弟、妻子說,劉文彪所稱的李某,很有錢,也是平山人,劉文彪與李某是小學、初中同學。因該製毒案件,李某也被抓,但李某僅被以非法買賣製造毒品罪判個1年多,「現在已經出來了!」 劉文彪的妻子說,2011年2月,李某向其借其果場用於製毒,因為家裡窮,李某讓其丈夫跟著一塊賺錢,她丈夫才被一步一步拖下水,幫李某做事。

  • 包娼包賭臨刑話題文強:德國踢贏阿根廷 有賭球之嫌

     從「打黑英雄」到「重慶最大的黑社會保護傘」、重慶市前司法局長文強七日伏法前,依舊是話題人物,生前包娼包賭的文強,臨刑前不忘對世界盃足球說三道四,大陸足壇以踢黑球著稱,「球評文強」鐵口直斷,四強爭奪戰德國贏阿根廷「有賭球之嫌」,可惜他已經看不到冠軍賽了。  《新京報》報導,文強的大姊文萬琴、兒子文伽昊在六日晚間,接到專案組通知去見文強,核實一些問題,七日清晨五點五十分,警方接他們到法院,七點左右見到人,文強表示很意外,說自己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還說要把判決書給兒子看,並給兒子寫了封信,結果不知道會見到家人,沒帶出來。  文強囑咐兒子,好好做人、不要恨社會、少上網玩遊戲等,十分鐘後,文強被帶走,九點多,文萬琴接到電話,得知文強已處死。  《中國青年報》報導,文強行刑前,該報獲准入監採訪,凌晨五點十分,叫醒起床後,文強有些茫然,舉止動作非常緩慢,盥洗、疊被、服藥後,五時卅五分,記者進入監禁文強的獨居牢房,表達採訪意願,但文強強烈拒絕。  八時卅分,搭載文強的十二輛車隊,駛離法院,九時五分,越過泥濘狹窄的山路,車隊抵達重慶市歌樂山、接近山巔某山頭的刑場,不到十分鐘,執行死刑完畢,送到殯儀館火化,傍晚五點,文伽昊領走文強的骨灰。  前天《華龍網》報導,文強是被執行槍決,一槍未死,再補三槍。但隨行報導的《中國青年報》,雖然沒有目睹行刑過程,但引述「可靠消息人士」透露,文強是被執行死刑注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