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自我改造的搜尋結果,共13

  • 旺報社評》國民黨改造刻不容緩

    旺報社評》國民黨改造刻不容緩

    2020年選戰最鮮明的印記,是首投族和青年族群的超高投票率,隨著教改世代成長,中間選民政治板塊出現綠長藍消現象。中間選民未必接受蔡政府的執政成績和《反滲透法》等惡法立法,但受到香港動亂的衝擊,加上中國大陸對民進黨的強勢威嚇、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提出等因素,激發出民進黨的亡國感,進而催促出綠營的高投票率。

  • 張震自我改造戲路無限

    張震自我改造戲路無限

     張震近日曝光年前在九份拍攝的雜誌照,經紀公司表示,他為接受大陸雜誌訪問,親自和團隊構想拍照地點,選在九份拍攝。九份對張震來說有多重意義,「不僅有關於外婆的溫暖記憶,更是作為演員的初心所在。」 \n 張震對九份老街絲毫不陌生,「我對這裡的記憶還是鮮活的。」他表示兒時常在附近親戚家流連,外婆還在當地開畫廊,因此拍完照後還停留一會兒,遊覽年少時走過的路。此外,他的首部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也曾在附近的金瓜石取景,他對山上的土地公廟和廢金礦印象深刻。 \n 走進日治時期最熱鬧的昇平戲院,如今已成為當地知名景點。不少遊客認出張震,卻都選擇在旁靜靜觀看不干擾。 \n 學拳習劍練圍棋 \n 張震也回憶14、5歲開始演戲的日子,他坦言起初看電影是因為自己拍電影,「當時一般青少年其實不太會去看,像我們接觸早一點點,對電影就會有很多期許跟夢想。」 \n 談起對電影的執著,張震曾為《吳清源》閉關練習圍棋,為《一代宗師》獲得八極拳一等獎,又為《刺客聶隱娘》學近身劍術,他霸氣表示願為拍戲改掉性格,戲路從不設限,「在做演員的道路上被人家有多種選擇,這個滿好,而且滿重要的。」至於未來目標?他笑說:「不知道才比較好玩,知道了就沒有那麼有意思了。」

  • 八仙傷患莊楚君  入選二手衣改造決賽

    八仙傷患莊楚君 入選二手衣改造決賽

    八仙傷患陸生莊楚君,3日參加「2017第二屆衣元復始萬形更新全國二手衣改造複賽」,順利進入決賽,主辦單位吳鳳科技大學認為她堅持不懈、展現自我精神,令人敬佩。 \n 這項活動由吳鳳科大美容美髮造型設計系和台灣形象美學協會共同主辦,自今年9月起接受全國高中職和大專院校師生報名參加競賽,經初賽評選,有62隊菁英隊伍進入複賽,於3日在吳鳳科大進行。 \n 吳鳳科大今天表示,當天經過評選,計有21件作品進入決賽(高中職組11件、大專學組10件),並將於明年1月22日在南投縣杉林溪的森林生態園區發表成果公演,並進行義賣活動。 \n 吳鳳科大美容美髮造型設計系助理教授施沛潔指出,進入決賽的大專學組莊楚君展演時,穿著復健衣進行,令人注目。 \n 施沛潔表示,莊楚君是大陸南京人,2年前考上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新北市八仙樂園於去年6月發生塵爆意外,她也受到波及,全身有67%、二至三度燒燙傷,昏迷20餘日,至今仍在復健。 \n 施沛潔說,進入決賽的莊楚君並非相關科系的學生,以自學作品展演,展現豐富生命力,令人眼睛為之一亮,且所呈現堅持不懈、展現自我精神,實在讓人敬佩。 \n 施沛潔指出,這項活動主要宣導避免資源浪費和再利用的理念,學生藉由改造二手衣,構思設計理念,完成作品創作,也可提升參賽者的創新設計能力。1051205 \n

  • 社論》洪秀柱、吳敦義…誰更是年輕人的菜?

    社論》洪秀柱、吳敦義…誰更是年輕人的菜?

    政黨輪替近4個月,民進黨政府新手上路,兩岸關係倒退、危機管理拙劣、政策反覆加上施政優先順序選擇失當,蔡英文民調快速下滑。但民進黨執政不順,不等於國民黨成功。如果國民黨不能得到選民青睞,政策方向錯誤,反而可能造就時力或台聯崛起,正如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所言:「不能把國民黨的再起,繫於民進黨的執政無能。」 \n事實上,以國民黨到目前為止的表現來看,距離重返執政還十分遙遠,民進黨固然被看破手腳,國民黨也沒有讓選民耳目一新的大作為。台灣指標日前公布民調,即便蔡英文民調死亡交叉,民眾對民進黨好感比例也下降,但仍有43.4%表示好感,大於表示惡感的35.3%;相對的,對國民黨好感比率只有26.1%,反感比率則高達48.8%。國民黨若不能找出癥結,力拚改革,民進黨表現再差,國民黨要重返執政仍是遙遙無期。國民黨顯得渙散無力,發展令人悲觀,黨主席固然表現平庸,立院黨團亦有零星的監督炮火,未能凝聚出組織性力量,對蔡林政府展現有效制衡監督的實力,反而黨內人事傾軋洶湧,眾路人馬放眼的仍是如何搶下2017年的黨主席,而不是如何讓國民黨走出困局。 \n從樂觀面看,2017年黨主席選出後,國民黨相對較有機會重整旗鼓。因此,如何在這1年內選出可以帶領國民黨浴火重生的黨主席,對國民黨的再興甚至存續來說,將是最重要的課題。國民黨需要什麼樣的領導人呢? \n首先,新的黨主席必須確立黨的中心思想、核心路線。國民黨的新政綱將和平協議納入,黨內對此皆無異音,意謂「和平協議」將是國民黨在兩岸政策上的主力軸線,這對國民黨來說是重要契機,可以將之視為共同努力的新共識。這將是凝聚力量再出發的重要起點。明年,不論誰當選黨主席,都應在新「公約數」上發展論述,做出與民進黨的區隔,齊力爭取主流民意的認同。 \n新政綱較有火花的則是「去各表」,吳敦義表達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能拆開的立場。但新聞退燒後,洪秀柱與吳敦義皆未在此議題上繼續交鋒,嚴格而言,該不該去各表,並不是核心議題,重點還是要回到《中華民國憲法》,新政綱表達的是「在《中華民國憲法》的基礎上,深化九二共識」,與其糾結在「各表」之去與不去,不如更看重《中華民國憲法》這個公約數,就此而言,吳敦義與洪秀柱的立足點其實差異不大。 \n不妨把和平協議與《中華民國憲法》當作國民黨最重要的論述中心與理念核心,莫散莫分,這才是天天喊團結口號的國民黨,要真正尋求團結的第一哩路。 \n新的黨主席另一個重要工作,就是要贏回新世代對國民黨的信任。與年輕人脫節,是國民黨重大的危機之一,但目前檯面上看起來有意角逐黨主席的吳敦義與洪秀柱,可能都不是「年輕人的菜」,問題倒不純粹是年齡,而是在年輕世代心中存在距離感。但在國民黨這個百年老黨中,若沒有足夠的「分量」,又難以服眾,這又形成了兩難。兩難並非全無調和可能,關鍵在於新的黨主席,除了在形象上能否放下身段、根本地自我改造,以成功拉近與年輕世代的距離外,更重要的是要提供年輕世代在國民黨內的發展機會。 \n國民黨長期給社會的觀感印象是,只有「世家名門」才能在國民黨內出人頭地,這尤讓年輕人深覺反感。對此,國民黨決定推出「武林計畫」培養新人,郝龍斌也傳出在2018縣市議員選舉,要在北北基桃推出20個青年參選,力促基層換血,凡此,皆可見國民黨已意識到問題的急迫。不管吳、洪或其他有意角逐黨主席的人,在提高年輕人參政機會這一點上,都必須提出宏觀可行、誠實與實效皆十足的建設性方案。 \n新的黨主席必須展現「準執政高度」。國民黨雖是在野黨,卻不必仿效民進黨在野時凡事皆反對,要知道,國民黨過去在治國能力上相對於民進黨而言,實際上較受人民信任。換言之,國民黨固然要犀利監督民進黨施政不力之處,但更應用建設性的高度,幫台灣指出、甚至不排除協助新政府找到台灣生存發展的明路。 \n未來一年,無論洪秀柱、吳敦義或其他人異軍突起,都必須符合上述三原則。

  • 軍事迷 家中宛如軍火庫

    軍事迷 家中宛如軍火庫

    台東宋姓男子渴望投考軍校,但家人反對,他仍熱衷槍械,蒐藏各式槍枝家中宛如軍火庫,昨晚遭警方查獲移送偵辦。 \n 台東縣警察局大武分局表示,宋姓男子自小即渴望加入軍旅,後因家人反對未能如願投筆從戎,但心中的那份悸動卻一直未能平息。 \n 警方日前接獲報案,宋男平日除蒐藏各式槍枝外,也甚熱衷於改造、強化槍枝火力,並至山區射擊自我訓練,大武分局著手調查,昨晚持搜索票至宋嫌家搜索。 \n 警方表示,宋男家中除有數套軍服軍帽及軍用背包,另有納粹軍旗、大量軍事玩偶點綴其中,各式改造槍械零件更是琳瑯滿目。 \n 屋內還有一個槍櫃,當警方人員打開槍櫃一看,現場人員盡皆咋舌,櫃內擺設宛若小型軍火庫,長、短式槍枝一字排開甚是壯觀,當場起出各式長、短式槍枝數10把,初步鑑識7把皆貫穿鑑驗鋁板,具殺傷力。1050516 \n

  • 農委會TGA計畫 成果豐

    農委會TGA計畫 成果豐

     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辦、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執行的「101年改善外銷農產品品牌形象與包裝設計計畫」輔導案,共有10家業者加入TGA(Taiwan Good Agriculture)計畫,1月30日聯合舉辦成果發表會。 \n 台灣創意設計中心董事長林榮泰表示,該計畫自93年至今,已協助全國91家外銷農產業者,建立品牌形象及改善包裝設計,提升品牌行銷力。 \n 自99年起,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承接執行輔導計畫,以TGA計畫形象為業者提供更完善的品牌行銷與管理上的專業建議,估計透過品牌改造後的產品價值提升5倍以上。 \n 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執行長張光民表示,101年有森岳(無毒乾香菇)、佳辰實業(蒲燒系列水產加工品)、力佳綠能(速凍鮮魚)、余順豐(花生)、泉順食品(爆米香)、富田(蜜餞)、草屯鎮農會(白米、紅薏仁)、宏基蜜蜂(酵素蜂蜜)、不二(水果乾、水果酥)及情人蜂蜜等10家業者加入TGA計畫,導入品牌專家協助業者自我檢視,並全程扮演監督與顧問的角色進行品牌改造工程,將創意、品牌形象及產品精緻度向上加分,成功打造出台灣優質農產的品牌形象。

  • 凱撒的面具-馬英九自我改造的第一步

     研究美國總統歷史的人都聽過「第二任詛咒」這個名詞,意指連任後的總統通常會面臨更多挫折、更少勝利的處境,甚至任期尚未過半即已成為跛鴨總統。 \n 尼克森連任後因水門醜聞而被迫辭職,雷根第二任任內發生伊尼軍售醜聞,柯林頓連任後面臨被彈劾危機以及更極端化的政黨對立,小布希因為卡崔娜颶風而留下歷史汙名,這些都是第二任詛咒的具體例證。 \n 但詛咒通常都是因為人為錯誤而形成。第二任因為沒有選舉壓力,以至於總統的自我要求較低,政府的紀律也較鬆弛,許多不可能在第一任犯的錯誤因此一一現形;再加上總統的第二任影響力通常也比不上第一任,政黨內部的權力接班競逐,更會讓他的領導地位備受挑戰。 \n 馬英九會不會也受困於第二任詛咒,目前仍難以判斷,但克服詛咒的唯一辦法,就是要有把第二任當成第一任來做的執政熱情,即使沒有選票壓力,不需要為了討好選民而在施政上妥協讓步,但在歷史評價的壓力下,馬英九如果真能做到像他自己所說的自我改造,想要擺脫第二任詛咒並非是不可能的任務。 \n 但馬英九卻必須瞭解:他在連任後雖有歷史評價的壓力,但歷史評價卻不能變成他施政追求的唯一目標,六百多萬選民之所以再次授權託付他,目的並不是為了要成就他個人的歷史評價,否則他很可能會為了追求歷史評價的一己之私,而誤解甚至背叛選民的託付。 \n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馬英九面臨的最大的歷史壓力應該是兩岸和平,但如果他汲汲於追求這項歷史評價,而冒然在第二任任內就與北京進行政治性協商,甚至洽簽和平協議,其結果可以想見將是:朝野嚴重對立衝突,民眾也惶惑不安,他得到的不但是負面的歷史評價,第二任詛咒也將在他身上應驗,並且一路伴隨他直到卸任為止。 \n 舉這個例子是要提醒馬英九:好高騖遠或者好大喜功,並不是歷史評價的代名詞,更不該成為追求歷史評價的動力;他目前最該做的其實祇有兩件事:在五月二十日之前,擬好一份與歷史評價有關的施政清單,然後再組成一個可以完成這份清單的政府團隊。 \n 在組成新的政府團隊之前,馬英九必須自我改造的第一步,就是要有擺脫第一任狹隘用人格局的決心。目前的馬政府團隊,從總統府到行政院,其中有許多人也許讓馬英九很放心,但卻十分不得民心,更多人則是缺乏改革熱情與進步意識,不但與主流民意嚴重疏離,也不知進步價值為何物,這些人在這次選舉中其實都已一一原形畢露,馬英九如果還讓他們繼續留在政府團隊中,現實評價已不問可知,遑論歷史評價。 \n 「所有的官僚都是總統的敵人」,這句話對第二任總統尤為適用,馬英九連任後改組政府,必須要有「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魄力,不能再依賴舊市府團隊那批人,也不必侷限於國民黨內的人才,他雖然不必組成聯合政府,但大膽延攬跨黨派專業人才,卻是他應為當為之事,也符合他推動朝野和解的構想。 \n 至於馬英九應擬的施政清單,則該包含三個部分:其一與公平正義有關,其二與創新發展有關,其三與兩岸發展有關;公平正義涉及階級差距對立,創新發展涉及產業改造競爭,兩岸發展涉及國家主權定位,但目前跟這份施政清單有關的府院首長,其實多數並不適任,有人守成有餘而開創不足,也有人甚至是敗事有餘;換句話說,馬英九如果祇改組內閣,而不全面更換總統府人事,改革效果將大打折扣,脫胎換骨也將遙不可及。 \n 雖然有人建議馬英九在二月即一次完成政府改組,但為了讓第二任詛咒不至於出現,馬英九其實可以好整以暇,採取二階段改組政府的方式,多花點時間傾聽別人的意見,絕不能重蹈小圈子用人的錯誤;他必須瞭解:放手改革的前提是放手用人,如果他仍然像過去一樣「照鏡子用人」,他的第二任歷史評價如何,現在即可知道答案。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 馬:自我改造 國民黨要脫胎換骨

     大選結束,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昨天強調將自我改造,同時宣示國民黨應再脫胎換骨,以因應未來要面對的選舉,尤其是一○三年底的七合一選舉,他說,不管中央或地方,都要朝永續執政目標來努力。 \n 身兼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總統昨天主持選後首次中山會報,對於媒體提出台灣要脫胎換骨,馬英九也要脫胎換骨的建言,文傳會主委莊伯仲轉述,馬英九表示將會自我改造,包括整個國民黨也要脫胎換骨。 \n 馬英九在會中也提到,大陸對台灣選舉結果大幅且廣泛的報導,已經引起大陸網民的期待與關心,而美國白宮也發表聲明,指台灣政治經濟成就是亞洲典範,世界各國也致電道賀,可見台灣民主成果展現,起了典範作用。 \n 他說,事實證明,「九二共識」才是台灣真正主流民意,兩岸愈交流,民眾對國民黨愈有信心。他認為,國民黨是站在整個世界的前端在看,而非像對手站在後面來檢討過去。 \n 雖然國民黨在大選中獲勝,馬英九認為但還有很多選務工作需要徹底改進;因此,將會要求所有黨務主管,對每一個縣市進行通盤檢討,包括估票落差等問題。 \n 馬英九認為,還好有ECFA,所以此次在屏東縣、台南市、高雄市的失分,都不如民進黨所預期。莊伯仲說,馬並宣示,未來四年要提高人民對施政的感受度,爭取選民的認同。 \n 國民黨發言人賴素如也說,馬英九強調,國民黨不會把民調當文宣工具,儘管選前民調領先,但因為驕兵必敗,所以全力拚到最後一刻;他也認為,民進黨一定會檢討,所以國民黨要更加謙卑,不然會趕不上別人。 \n 至於台聯與親民黨在此次立委選舉都拿下席次並成立黨團,莊伯仲說,馬英九認為,立院生態將更趨複雜,但民主本來就是多元精神的呈現,只有面對它、接受它,一起共商國事。 \n 對於四年前與此次總統選舉相較呈現衰退,出現藍綠選票消長,馬英九認為這樣的類比不甚允當。因為二○○八年前總統陳水扁貪腐鎖國,大失民心,這一次對手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拿來對比並不允當。 \n 而且如果若把親民黨此次得票數計入,泛藍陣營拿下近五十五%選票,民進黨約四十五%,還是反映藍綠基本盤的態勢。他說,選前最後兩次估票,分別贏對手七十二萬與八十八萬票,結果幾乎是兩次的平均值。

  • 動動保健康-智力 情緒 健康 天天運動可提升3Q

    動動保健康-智力 情緒 健康 天天運動可提升3Q

     根據調查,超過一半以上的台灣民眾,沒有運動習慣,25~50歲的社會中堅份子,7人中只有1人有運動習慣,運動盛行率不到美國的1/4,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員溫啟邦提出「請人吃飯不如請人流汗」新訴求,為了健康,不妨相約一起去運動,每天至少運動15分鐘,就能健康延壽,還能提升台灣經濟力。 \n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翰.瑞提(Dr. John Ratey)日前來台專題講演,他寫的《運動改造大腦》一書在台灣相當受到歡迎,他強調,運動猶如大腦的肥料,可加強神經連結,穩定情緒、增加學習力,運動不只能訓練肌肉,讓身體健康,還能鍛鍊大腦,改造心智與智商。 \n 研究發現,運動可幫助注意力不足和過動症兒童的自我控制力,這類孩子服用的藥物,是增進腦中的多巴胺,而運動可促進多巴胺分泌,因此能提升智商並改善情緒。 \n 以《每天運動十五分鐘就可降低死亡、防癌、延年益壽》研究登上8月《刺胳針》(The Lancet)期刊的溫啟邦教授表示,國人的社交應酬經常是朋友相聚、大吃大喝,他建議不妨改變一下,「請人吃飯」不如「請人流汗」,大家相約一起運動,更有益健康。 \n 台灣運動聯盟秘書長張東洋指出,每天養成運動習慣,有助改善「3Q」,即智力商數(IQ)、情緒商數(EQ)及健康商數(HQ),聯盟提倡每天「走路30分鐘、3600步、心跳130下」,如果無法做到333,每天運動15分鐘,更簡單易行,一樣好處多多。

  • 發監前撈一票 煉毒改槍罪加一條

    發監前撈一票 煉毒改槍罪加一條

     刑事局偵四隊昨天破獲一個地下兵工廠,逮捕男子謝聰成,起獲大批改造槍械工具、半成品;警方查出,謝嫌今年七月因槍炮案判刑十三年確定,卻趁未發監執行空檔,煉毒改槍打算大撈一筆,警訊後,依違反槍炮條例等罪移送法辦。 \n 四十六歲的謝聰成自我研究世界各國名槍圖鑑,增進自己的改造槍械技術,再購買大批一比一的道具槍、子彈進行改造,為了躲避警方查緝,謝在北縣泰山處所把槍械予以拆解,分別置放,如有買家訂購,才會加以組裝販售。 \n 不過由於改造手槍性能不穩定,謝嫌曾經在車內組裝槍械,卻不慎槍枝走火,射穿車窗玻璃。 \n 刑事局日前獲報,謝嫌因為改造槍械即將入獄服刑,打算提煉感冒藥製造安非他命,牟取暴利,但遲未能調製成功,今年十一月又再添購改造槍械工具和大批長短道具槍予以改造。 \n 警方前晚到泰山搜索,現場查獲大型車床、砂輪機、大批改造槍械工具、槍機零組件、手槍、步槍子彈和乙把改造手槍,另在其車內查獲安非他命製毒工具乙批。 \n 謝嫌到案後供稱,因為不知何時要入監服刑,想趁機先撈一筆,沒想到卻被警方提早「攔胡」,警方將根據謝嫌對外聯繫及交往關係,追查已賣出的改造槍枝流向。

  • 高雄市的南北差距

    高雄市的南北差距

     近日媒體有關高雄水患的討論相當熱烈,目前有關高雄水患爭議,抱持批評高雄市政府施政建設的立場,我們可以稱之為「人禍說」,幾乎不見反駁的聲音,即使是執政的地方首長,也默默地以救災優先來回應相關批評,而批評聲音中,最有力者,其觀點著重批評高雄市過去十多年的城市建設主旨為「城市美學」,而非「實實在在」的基礎建設,是討喜的細部景觀改造,而非前瞻有魄力的都市治理。 \n 然而,這些批評忽略了以高雄市為尺度的都市治理,在過去十多年間,面對後工業化、政府體制改造以及中國大陸的崛起引發的產業出走,城市財政危機,都市基礎建設不足等效應,所付出的努力。透過城區景觀改造以及都市休閒空間、綠地拓展,高雄市的確提升了高雄市民的自我認同與高雄市的國際能見度,與此同時,這些景觀改造,並非僅止於表面功夫,位於高雄市中、南區的中正路、博愛路的人行道、腳踏車道,同時具備了共同管溝的功能,結合了雨水下水道、光纖電纜通道,以及其他管線的通道。而愛河周邊的腳踏車道建設則部分與汙水下水道工程結合,臨港區的重劃與美化則是高雄市發展觀光產業的賣點。高雄市相較於台北市,少見長期投入的大型建設,例如四通八達的捷運路網以及科學園區,從而一直以來缺少大規模重建與改造的動力,也因此這些中小規模的景觀建設對於高雄市的城區發展有不可抹煞的意義與貢獻。 \n 但問題是,為什麼這些都市建設無法抵擋突如其來的大雨?「天災說」於是成為一種解釋。也的確,這次大雨是過去幾十年來降雨密度最高的一次,而高雄市三民區、鼓山區位於北高雄相對低窪地區,因此水災表面上似乎是不可抗拒的。然而,「天災說」的不足之處是,如果我們檢視高雄市海平面上升七公尺的預測圖,高雄市除了鼓山、三民等區沒入海中之外,位於高雄南部的新興、苓雅、旗津以及鹽埕等行政區也幾乎沒入海中,這些區域降雨並不比北高雄少,卻鮮少發生水患;與此同時,位於鼓山區的美術館路周邊大批新建廣廈也不見任何災情。 \n 問題的癥結或許就在於高雄市的都市發展存在著區域發展不均,而且已經到了迫在眉梢,必須積極面對的地步。為什麼水患集中在北高雄?從歷史的角度,高雄市從日治時期就一直以南高雄的高雄港區(旗津、鹽埕區)以及部分與之相鄰的區域(新興、前金與苓雅區)為發展主軸,這些區域具備相對完整的基礎建設與規劃,包括道路、雨水下水道、鐵路系統的建設,在日治時期一概以五十年後的都市發展需要為規劃主軸,隨後這些區域在國民黨統治時期成為都市發展的重心。 \n 北高雄的楠梓、鼓山與三民區的興起則源於這十多年高雄市的房地產開發著重在這些區域,也導致高雄市的人口分布北移。可惜的是,這些區域大多缺乏完善的基礎建設,除了少部分高價房地產推案聚集的區域,整體而言,北高雄在電信、汙水下水道、雨水下水道以及道路等基礎建設,落後於南高雄其他區域,甚至連都市景觀的規劃也相對匱乏。這些區域的居民過去承受北高雄重工業區的空氣與水汙染而必須忍受低劣的生活品質,而現在面對氣候變遷加劇所帶來的災害,依然缺乏足夠的資源加以應對,顯然這並非一句「天災」或「人禍」可以安撫這些居民。 \n 對於大高雄地區而言,以黑白二分的方式來究責「天災」或「人禍」導致這場嚴重災難,很容易模糊了高雄在地的社會、經濟以及歷史紋理於其中的重要價值,或許以大高雄區域發展不均的縱與深來思考這次風災水患,對於大高雄的未來有更為積極的意義。 \n (作者為美國夏威夷大學博士生)

  • 南方朔觀點-狐狸管養雞場 還帶著烤肉醬!

    台灣俗語說找錯救星叫「請鬼拿藥單」,美國人不這麼說,他們的說法是「請狐狸管養雞場,還給它一罐烤肉醬」。 \n最近,「請狐狸管養雞場」的問題,在美國鬧烘烘一片,主角即是聯準會「銀行監督及調控部門」主任派金森(Patrick Parkingson)。因為早在一九九○年代後期金融衍生性商品出現時,聯準會理事主席葛林斯班並不想負起監督的責任,而派金森當時是研究及統計部門的中層主管,他顯然是在迎合老闆的心意,力主政府部門不應將手伸入。他一九九九年曾赴國會報告,即表示:「買賣金融衍生性商品的金融公司,它們的經營信用風險都非常內行,可以獨立判斷而做出投資決定。」而他闖了多大的禍?美國各大投資銀行利用政府監督棄權的機會,任意發行各種衍生性商品。華爾街成了一大群唸數學的人當「量化設計師」,他們用複雜到無人能懂的方程式將各種債務包裝成複雜的商品向全球推銷。最近《紐約時報》金融記者索金在新著《大到不能倒》裡,即透露出,這些金融衍生性商品甚至連投資銀行的執行長及董事們都搞不懂,而他們居然敢對外發售,半世紀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因此而形成。 \n因此,歐巴馬政府讓派金森負責銀行體系的監督管控,當然招致外界的質疑。雖說派金森現在已態度改變,但用闖了大禍的人來善後,並負起歐巴馬金融改革最核心的銀行監督管控的重任,總覺它讓人捏著冷汗。這不是典型的「請狐狸管養雞場」嗎? \n美國歐巴馬政府有他們「請鬼拿藥單」的問題,而台灣的馬主席要改造國民黨就更讓人冷汗直流了。因為它打從頭開始就錯,而錯的開始永遠不會造成對的結果,它早已超過了「請鬼拿藥單」的層次。 \n首先在此要替國民黨的黨工及當今我們政府內的公務員講幾句公道話,台灣的黨工及公務員從來就不是阿貓阿狗,他們絕大多數都要大學畢業,中等以上的還需碩士學歷及高考及格,說這樣的人多麼不行,實在有點沒有摸著良心說話。中華民國以前靠的就是這個公務員系統,而爬到了四小龍之首;國民黨當年主導著台灣政治,靠的也是這個黨機器。它們有多差? \n而我們也不能否認,最近這段期間,我們的公務員系統的確日益懈怠,而黨機器則更加散漫低沉。而原因不是別的,乃是無論黨機器或政府機器,它們都必須要有好領導。當領導夠好,他們的積極性就會被調動起來,否則大家都士氣低沉,形同一盤散沙。 \n而最嚴重的,乃是當今國民黨黨工系統了。今天黨工們普遍都有漂流木般心情:不知道這個黨為何而戰及為誰而戰。而這種集體心情的形成其實是有原因的: \n──在過去一年多裡,國民黨核心那少數人不斷在放送「馬英九不靠國民黨,國民黨要靠馬英九」這種高層耳語,這種耳語一筆抹煞了黨工過去的努力。當自己的黨領導看不起自己的基層幹部,這些基層幹部怎麼會有向心力及努力工作的熱忱? \n──近一年來,國民黨高層從不反省自己的錯誤失職,而是一天到晚把黨工幹部說得一文不值,他們沒有競爭力,他們必須被改造。一群小黨工被迫必須揹起黨失敗這種他們承擔不起的責任,他們怎麼會不心懶意散?國民黨高層不反省自己,而只是不斷把自己的黨工幹部當做箭靶來顯示他們的清高。一家公司出了看不起員工的老闆,只有破產倒店的命運,何況一個政黨呢。 \n因此,拜託國民黨的黨老闆們,最好停止一天到晚只想去改造別人的心態,而好好去想一想自我改造的問題。國民黨日益不堪,不是黨工出了問題,而是黨老闆們出了問題。以造成問題的人來為問題善後,這不就是「請狐狸管養雞場」嗎?而人們居然會對這種改造鼓掌,不正是替他們送上烤肉醬嗎?(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中國知識分子的畸變

    1949年以後,知識分子遭遇到的最可怕的事情,並不是當局對他們的迫害,而是對他們的改造。或者說,改造乃是最大的迫害。如今生活在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或多或少都是經過改造後的知識怪胎。 \n改造知識分子 \n中共對知識分子的改造就從此處著手:任何人都沒有沉默的權利,否則就被冠以「死不改悔」的罪名。最厲害的是,迫你開口,並不是讓你分析辯解,而是自我羞辱。所謂「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本身就是以自辱的方式開始的。且不說政權未立之時,毛澤東等人對知識分子尊敬有加,百般誆哄,政權初立,就立即翻臉,六親不認,單說這個運動過程,分明是上面大計早定,卻要讓知識分子負荊請罪,由時任北京大學校長的馬寅初配合唱雙簧。 \n1951年9月29日,經毛澤東批示,周恩來在中南海懷仁堂,向京津地區20所高校三千多名教師做報告,題為《關於知識分子的改造問題》,拉開了運動的序幕。 \n一個月以後,毛澤東在政協會議上定下這場大型手術的方案:「知識分子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隨後,在威逼利誘之下,知識分子們開始寫檢查。那些學貫中西、性情孤傲的知識分子,很快展開一場自我羞辱的競賽。 \n八○年代以後,在主流輿論中重獲尊敬,甚至被奉為德高望重的大師們,如劇作家曹禺、社會學家費孝通、哲學家馮友蘭、法學家雷潔瓊、漫畫家豐子愷、作曲家賀綠汀、美學家朱光潛、建築學家梁思成、文學批評家吳宓等等,在那場運動中都紛紛自我醜化,或痛挖「思想上的膿瘡」,或發現自己是「美帝國主義的工具」,或認為自己是「壓搾勞動人民血汗的剝削者」。 \n橋樑專家茅以升一口氣給自己戴上自由主義、個人主義、官僚主義、溫情主義等十三頂大帽子。物理學家周培源,則在《光明日報》上說自己「我要控訴我自己,控訴我這個喪失人民立場,甘心為美國劊子手作幫兇的所謂科學工作者……我願意撕下我的假面具……清洗美帝文化侵略給我的餘毒,下了決心重新做人」。 \n洗刷思想言論 \n何以自輕自賤若此?乃緣於中共收拾他們的手法高妙。西方人說「洗腦」,聽起來已經很形象很恐怖了,但是在中國還不夠,全身上下都不留死角,謂之「洗澡」。作家楊絳以《洗澡》為題寫了一部小說,借其中人物說:「難聽著呢!叫什麼『脫褲子,割尾巴!』女教師也叫她們脫褲子!?」她描述了「洗澡盛狀」:職位高的,校長院長之類,洗「大盆」,職位低的洗「小盆」,不大不小的洗「中盆」,全體大會是最大的「大盆」,人多就是水多,就是「澡盆」大,一般教授,只要洗個「小盆澡」,在本系洗。 \n設計精微但是言辭粗鄙,就是為了撕下知識分子的斯文面紗,讓你覺得自己不是什麼東西。除此之外,還要迫你去「幫助」那些不肯對自己下重手的同行。比如被毛澤東斥為「從此我再不要見他」的哲學教授張東蓀,多次檢討都未能過關,於是翦伯贊、雷潔瓊、賈淑英和一干學生都被安排輪番上場,「揭穿投機政客張東蓀的反動本質」。 \n民國時期憂國憂民的謙謙君子,到了新中國都被注射了政治狂犬病毒,瘋狂咬自己,再瘋狂咬別人,經過隨後的「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之後,知識分子作為一個階層的人格尊嚴,已蕩然無存。 \n在這兩場煉獄中,以知識分子身分和靈魂堅持抗爭者已不多見,大批文人學者,跟其他任何人一樣,不過是在身體的存亡之間進行掙扎。曾經抄錄過英國政治理論家柯亨語錄「如有人要我在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二者之中選擇其一,我就會覺得這無異於槍斃與絞刑」的張東蓀,被送進了秦城監獄,曾經說過「自由在國民黨是多少的問題,在共產黨是有無的問題」的儲安平失蹤了,「不能忍受自己的思想被霸占,更不能讓自己的靈魂被否定」的傅雷夫婦自殺了,質問「誰給了他們權力」的老舍跳湖了……,被抄家、捆綁、戴高帽、遊街、吐唾沫、挨打,這些動搖基本人性的侮辱與損害,不僅讓苟全性命於亂世的知識分子徹底喪失了開啟民智、擔當良知的功能,而且和未被開化的民眾一起,成為掌握生死大權的統治者的手中玩偶。 \n畸變的思想基因 \n不難理解,為什麼「文革」結束,思想或者身體的牢籠才剛剛打開一條縫隙,就聽見皇恩浩蕩、感激涕零的聲音響徹神州。被成功改造的知識分子,以及被這些知識分子教育出來的新一代知識分子,雖然有深刻反思「文革」的衝動,但是既沒有闖入思想禁區的勇氣,就算闖入也無所建樹。「傷痕文學」也好,巴金的《隨想錄》也好,儘管不乏喚醒麻木良知的價值,但是也未免淪為當局新政的脂粉。 \n八○年代的文化熱中希望重現,然而跟改造前的知識分子思想相比,不過是一絲稀薄的微光而已,立即被「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黑雲衝散。「六四」鎮壓之後,生活在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已成驚弓之鳥,或投筆從商,蠅營狗苟於物質世界;或埋首故紙堆中,美其名曰「思想家淡出,學問家突顯」。在此種境況中,學問大家錢鍾書、季羨林等人獲得至高榮譽,甚至成為道德楷模,不亦悲乎。 \n新一代知識分子不再需要被改造,而是從小就接受了共產主義洗禮,畸變成為基因,被期待長大以後又紅又專。無奈時移世易,顏色迅速變得模糊。左顧右盼之後,他們中有不少人想要認祖歸宗。然而回頭的路佈滿荊棘,畸變的靈魂首鼠兩端。早在五四時期都已經坦坦蕩蕩地談過民主自由,如今還在中國媒體上欲說還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