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自由民主的理路的搜尋結果,共02

  • 時論─江院長離江老師很遠嗎

     據報導,近日有些曾是江宜樺老師的學生,跳出來指責其過去言論與當前施政作為相違背,甚而以學生給老師的一封信,訴說著對老師身在高位卻未能阻止大埔四戶被拆的失望。當一個老師看到學生這樣的指責,一定感到有些悵然。以我認識的江老師,應該會很驕傲地看待這群學生,可以無愧於師長所授,生為平等公民,縱使是門生故舊,也勇於表達觀點各異的政治意見,而這也是江師在課堂中不斷鼓勵學生們「勇於思考」! \n 師生之倫,本來是我們社會中非常重視的關係。學生公然指責老師,對老師或外界觀感,似乎都有特別影響。批評的言論似乎較具有新聞性,也比較容易傳播。 \n 一些批評江老師者,最喜歡從他的專書《自由民主的理路》,顧名思義地批判江老師現今的作為,指責違背自由主義的主張。但批評人似乎多未曾讀過此書,甚至連序言也未翻過。作者在序言中明白指出,雖然早期心儀於自由主義理想,但隨著更廣泛地閱讀,意識到自由主義的不當預設與局限。因此,他寧可自稱為亞里斯多德主義者或受儒家思想影響的知識份子,而非「自由主義者」。 \n 稍微再看一下內容,如他闡述十九世紀自由主義思想家時,更偏重這些思想家對群體價值、道德規範、宗教信仰等方面的主張,藉以反思當代自由主義中極端個人主義、政治中立等弊端。譬如,他指出更全面解讀密爾(John S. Mill)主張,應可稱其主張為「力求平衡的自由主義」,同時強調安定與進步、自由與紀律的平衡,並非僅僅是今日只強調個人權利,無視群體利益。照《自由民主的理路》一書推演,當會主張力求個人與群體的平衡,而絕非強調個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n 《柏拉圖理想國》中曾經提到從政理由之一,就是擔心比自己更糟的人治理。相類似的,當同學們急著嚴厲批判江老師時,以先哲理想高標,放大檢視老師。這似乎正如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人人可見,但是卻便宜了更多其它斗筲政客。如此惡性循環,以後真正有理想、想做事的學者,恐怕會引以為鑒,不敢參政。屆時,我們的政治才將真正失去希望。 \n (作者為台大政治學博士、英國雪菲爾大學新聞學系博士生)

  • 官員態度 惹毛公審會

    依政黨比例組成的行政院公投審議委員會,二○○七年六月曾以「提案內容相互矛盾,且加入聯合國是已在推動的政策」,駁回民進黨所提的「入聯公投」案。結構變動不大的公審會,如今卻認了重啟美牛談判公投案「合於規定」。兩次公投的比較,特別耐人尋味。 \n原被綠營譏為藍軍反公投「守護神」的公審會,這次讓重啟美牛談判公投過第一關的意志,於去年底十二月卅日在內政部十樓辦的公聽會中,早現端倪。 \n當天出席的公投審議委員不多,二十人只來六位。只是,不滿官方的美牛決策態度卻很一致。尤其,經濟部一句「就算公投過了,行政單位也沒辦法執行」,徹底惹毛了審議委員。 \n審議委員幾乎以「你最好給我講清楚」的態度,嚴肅犀利地問了好幾個問題:「為什麼公投過了,行政單位卻無法執行?」「不是人民才是老闆,怎麼行政機關沒有照老闆的指示,還回頭說老闆找麻煩?」「你們公務員一直告訴老百姓,這不行、那不行,日本公務員可以談判談到讓二十個月以下的小牛才能進口,為什麼日本行、我們不行?」「誰說公投不能否決像美牛這種『高度技術性』問題?歐盟憲法本身具高度技術性,還不是被愛爾蘭人民否決!」 \n官方代表像錄音機般重複放送「重啟談判要有科學證據證明美牛真的有問題,僅以『民間有疑慮』不能被國際接受」的論點雖不是沒道理,卻因整體呈現官僚、「啊不然你要怎樣」的態度,鋪陳了審議委員矛頭一致的氛圍。 \n研究自由主義的台大教授、內政部長江宜樺,於其重要著述《自由民主的理路》解讀德國猶太裔思想家漢娜‧鄂蘭理論時,曾指鄂蘭提出了「政治根本來自天性,是人對自我存在的一種實踐與肯定」的重要論點。近代興起的參與式民主、審議式民主,甚至是公民投票的直接民主,很明顯都是人類自我實踐與肯定的新軌道。 \n只是,那天在江宜樺十樓辦公室參與公聽會的政府官員,顯然沒弄懂江教授的理路:民主必須「呈現個性、與人溝通」,才會讓不知不覺中透露的官僚心態,種下公審會以十六比○「不以為然」票數讓美牛公投過首關的心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