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自由球員的搜尋結果,共347

  • 防弊 雄檢建議向被起訴者求償

    La new熊隊球團五日拜會高雄地檢署,雙方將合作建立球團防弊機制,透過政風等聯繫平台,如風聞球員行為異常,及早提醒球團防範。雄檢也建議所有球團,如球員涉案遭起訴,球團可提附帶民事賠償,提出一、二億求償要求,以此殺雞儆猴,杜絕球員涉弊。 \n熊隊副領隊蘇敬軒率領行銷業務部副理浦韋青、國際事務組管理師李崇德,拜會檢察長江惠民與主任檢察官高大方,雙方建立共識,雄檢願仿企業結盟方式,加強與球團交流,協助球員抗拒外界誘惑,對意圖染指的黑道及組頭或涉案球員嚴加查緝。 \n江惠民建議,各球隊應多培養陳金鋒、彭政閔這種指標性球星,從提升球員素質做起;檢方由高大方率檢察官與熊隊互動,除安排座談、友誼賽、邀情球星參與公益,熊隊有任何法律問題,都可向雄檢請教,這次見面雙方先進行基本認識、瞭解球員。 \n蘇敬軒表示,目前整個球隊狀況良好,球員練習不因簽賭案打折,目前熊隊僅張誌家接受調查,未來如何處理將等結果出爐再說。 \n他也提到,提升球員素質需要時間,趁此時機淘汰劣質球員,聯盟也應建立自由球員制度、落實二軍制度;以熊隊來說,球員常在夜晚到練習場打擊,他們瞭解只要鬆懈或表現不佳,就會調二軍,球團也鼓勵老婆陪在身邊,「嚴加看管」讓球員專心打球。 \n本身也是熊迷的高大方表示,未來熊隊比賽,檢方都會注意,起碼有嚇阻作用,聯盟及球團也應對犯案球員提出高額求償,不然只是解職,將來其他人仍有可能再犯。例如這次,球團就可針對被起訴的球員提出民事求償,求償一億或兩億,讓球員不敢造次,也有殺雞儆猴功用,繳不出來就查封財產,徹底根治。

  • 裕隆:不擔心出走潮

    面對陳信安的再次出走,裕隆領隊江育誠和總教練張學雷同聲給予祝福,期望陳信安能在CBA打出佳績,江育誠說:「我們樂觀面對,且盼未來兩岸籃球對等交流,更是一點也不擔心爆發出走潮。」 \n雖與陳信安還有一年多合約,裕隆如今選擇讓他留職停薪,直到合約自動中止,前提是如獲國家隊徵召仍須接受。江育誠強調,陳信安已爭取很多次赴對岸打球機會,畢竟運動員生命有限,繼續反對似乎對不起他。 \n江育誠說:「儘管信安出走幾成定局,不過他仍屬個案,裕隆每名球員的合約年數與個人因素不同,我相信不會因此引發出走潮。就算任何球員出走,裕隆也有能力馬上適應且調整。」 \n盡速開放兩岸自由球員市場交流,以及建立國內健全籃球環境,則是江育誠強調的兩大重點,「今年一口氣四名球員到對岸發展,代表提升台灣籃球舞台與制度刻不容緩,也該早日開放中國球員來台。」 \n至於是否等待陳信安在明年超籃聯賽季後賽歸隊幫忙?以及日後是否與他續約?江育誠語帶保留表示,現在講這些都還太早,不過雙方默契仍存,這是他唯一肯定的。 \n中國球員出身且當年也打過中華職籃的張學雷,除了給陳信安最大的祝福,更擔憂雙膝都剛開完刀的復健狀態,是否影響陳信安在對岸的正常發揮,畢竟CBA的比賽強度與超籃聯賽完全不同。張學雷也認為,其實陳信安近年因傷打打停停,其餘裕隆球員逐漸習慣沒有他的日子,也開始找出不同的合作默契或組合,如今他的離隊,裕隆戰力並未受到太大衝擊。

  • 大破大立 度過黑象風暴

    中華職棒第五波打假球案發展至今,最具人氣的兄弟象隊已有高達十一位球員涉案,象隊並毅然與總教練、明星球員解約,此次風暴直稱「黑象事件」已不為過。如何撥開陰霾重尋棒運生機,則有賴從政府到球迷等八大介面共同努力,以劍及履及態度、大破大立視野,重建一個真正足堪被稱之為「國球」的運動環境。 \n職棒涉賭醜聞對社會人心造成的強大負面衝擊,我們不擬再做贅述。由於職棒已在存亡危急之秋,我們針對下列介面提出迫切具體建議,希望「黑象事件」成為絕響,而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n一、政府向「涉賭集團共犯結構」宣戰:了解台灣棒球生態者皆知,職棒涉賭集團含蓋黑道、民代、組頭甚至不肖司法人員,組頭只是這個長期共生的共犯結構表徵,杜絕假球絕非抓到幾個組頭就算了事。政府既已宣示公權力救職棒,就應向背後盤根錯結的共犯結構正式宣戰,否則所謂打擊不法又將只是虛應一場。 \n二、檢調停止放話、司法儘速結案:檢調違反偵察不公開原則的「每日放話」,已成為職棒四隊人心惶惶的根源;司法單位在過去四波假球案的牛步化審理,極可能讓「黑象事件」再度歹戲拖棚。司法體系應有職棒涉賭非一般案件的體認,將「黑象事件」視同扁家弊案等重大案件速審速結,才有助於催化職棒改革。 \n三、國會立即提高打假球刑度:執政黨立院黨團擬推動《刑法修正草案》,新增「恐嚇打假球罪」可處最高十五年徒刑,此舉有助於強化嚇阻作用,立法院應儘速立法,切勿淪為作秀議題。 \n四、大企業積極認養各級棒球隊:證諸與台灣職棒環境相近的日、韓等國經驗,大企業乃至公營事業認養職棒、社會、三級棒球隊,共創讓球員無後顧之憂、建立良好企業形象的「雙贏」效果,已是國球發展重要生機,這方面亦可向台啤籃球隊的成功經驗取經。 \n五、中職儘速產生具有實權會長:現任會長趙守博雖曾任政務官,但與歷任會長一樣叫不動各球團,無法發揮實質功能。中職各球團應建立共識,產生了解棒球事務且真正具有實權的會長,才可能像美國職棒大聯盟會長一樣帶領中職脫胎換骨。 \n六、球團放棄既得利益勇於改革:不容諱言,中職過去二十年一直是以保守、小格局心態經營,部分球團緊抓既得利益而抗拒改革,導致職棒環境原地踏步。如今面臨非常時期,球團主事者必須放棄既得利益、大破大立改革,才可能再創人氣榮景。 \n七、球員集體自律及重尋初衷:中職球員不該再隨波逐流,而應集體加入球員工會,強化球員自律,爭取工作尊嚴及免於恐懼的自由。所有努力都是為了找回當初投入棒球運動的理想與初衷,如此才可能建立職業運動的責任感與榮譽感。 \n八、球迷應破除「救象隊」、「救中職」迷思:當前所有公部門與民間社會的努力,並非為了解救單一球隊困境,救中職也無法解決所有棒運問題。不論那一隊球迷,都應深刻體認「健全整體棒球環境,遠比解救單一球隊、中職更為重要」的道理。 \n我們認為,賭博與運動確實有著密不可分的共生關係,關鍵在於如何制度性規範,讓賭性停留在運動彩券層次。美國職棒能夠走過一九一九年「黑襪事件」重擊、日本職棒能夠走過一九六九年「黑霧事件」風暴,全賴整個社會痛定思痛,從制度面進行劍及履及、大破大立改革,美、日職棒才能有今日局面。 \n最壞的時代也可能是最好的時代,棒球運動承擔「國球」之名已久,除球迷之外的社會介面卻少以「國球」高度視之。「黑象事件」若能激發公權力與各界重新審視「國球」的重要性,則未嘗不能化危機為轉機,讓台灣棒球運動真正打造「國球」的層次與環境。

  • 黑球的精神起源

    中華職棒再爆發球員涉賭事件,由於此次涉案球員大多來自管理嚴謹、球迷最多的兄弟象隊,又包含台灣第一位登上大聯盟投手丘的明星曹錦輝,及二○○一年世界盃帶起台灣棒球希望的投手張誌家,因而輿論大譁。 \n除檢調單位選擇在總冠軍賽結束後「收網」約談球員,引發球團老闆對其「養案」(以球團與所有球員聲譽為代價)憤怒指責,電視新聞依循「醜聞」作業模式,不斷追蹤讓球迷心痛的「蛛絲馬跡」,尤其許多名嘴「繪聲繪影」重現某些球員私生活細節與球賽中表現,藉「消費棒球」來加強己身「詮釋權威」,更惹來球迷與球界人士憤怒。 \n遺憾的是,在新聞的發展與盪漾中,還是沒有妥善回答最核心的問題:是哪個關鍵因素,創造了「黑球」? \n就事件的實然層面分析,當然包括了「組頭」、「白手套」、「球員」,甚至萬千個不看球賽的「下注者」,他們都促成了賭局的發生,但別忘了,正因為社會是完全地信任球賽是「乾淨地、憑藉其偶發的臨場機運所進行」的,騙局才有利可圖(擺明詐賭的賭場不會有賭客上門)。因而,「黑球現象」必然是要以眾多「善意第三人」(拚命求勝的球員、球迷、賭友、老闆、熱血的野球敘事工作者……)為犧牲代價的惡意行為,有了這層理解,我們即可看出:「黑球現象」的不斷重演,一定與「酬償」和「風險」的不對稱有關,也就是說「假球參與者」所獲得的處罰必然遠低於所獲得的兌價(以及所造成的傷害),過往假球案審判所依據的法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詐欺取財」),無法考慮到以「社會信任」為犯罪基礎的龐大代價,從而吸引著犯罪者精益求精其技術、不斷地捲土重來,其實正是「黑球」的結構性促成者。 \n但是,法律畢竟是行為規範的最低限度框架,現代運動之所以吸引觀眾、誘發數世代老少忠誠球迷,其核心假設即在於:運動員以其「高度自律」,時時於各種高強度、偶發性競技展演中,展現其「精神意志」超越「身體束縛」(或各種外在艱困條件)而獲致的某種稀有之「真摯的存在感」。據此,運動員之所以不是一般人,之所以可獲得「粉絲」傾心崇拜和認同,乃在於他「代表」著凡人的我們,挑戰那時時刻刻的「不可能」。換言之,運動員的「內在精神自律」不只區隔著他與業餘運動者、普通球迷的不同(是他的「正字標記」),也畫分了「神聖」與「世俗」之不可跨越;而他的酬償,如果不是天文數字般的薪水或廣告代言所得,要不就是「國家英雄」般的聖者地位。 \n觀諸其他國家職業運動賽事,幾乎都無法避免「黑球」產生,但美、歐與日本的應對方法,則是更激進地去創造賽事的「神聖感」,號召更多球迷、創造更儀式化的光榮時刻,進而在球員高度物質和精神酬償中,鞏固著「精神自律」此一純潔無暇的價值義理,以此來「渺小化」黑球的利益(但也促成了類固醇的另類假球)。由此,反省中職「黑球現象」,我們要問的是:曾經在洛磯球場和西武投手丘上奪三振的投手,「打球」曾幾何時變成了例行性的「上班」,而不是「超越自己」的神聖志業?球團經營者除了運用球隊作為「活動廣告看板」外,還為職業運動的「神聖感」作了哪些努力? \n上周五的美國大聯盟世界大賽第二戰,費城人隊主投、三屆賽揚獎得主佩卓.馬丁尼茲在七局下連挨兩安打等著被換下場,電視鏡頭放大了他在投手丘上掙扎的臉龐──疲憊與懊惱交織著,當總教練拿走他的球後,佩卓慢慢地走向休息室,最終到了觀眾台前,看著滿場不懷善意的臉龐,他居然露出了一抹微笑,這是一位有過無限榮光、但近年也飽受屈辱和折磨(動手術、失去球速、在自由球員市場乏人問津)的運動員,享受著他末段人生的難得一刻。 \n人,永遠是「意義的選定者」,並由此意義而產生自己的行動。「意義感失落」的中華職棒要尋找的,正是那能讓佩卓微笑的一切。(作者為學學文創志業副董事長,《數位時代》雜誌總主筆)

  • 職棒簽賭 烏雲何時散

    讓人血脈賁張的中華職棒總冠軍賽剛結束,似乎逐漸拋開去年兵敗北京、職棒簽賭與兩球團解散的陰霾,而為國球的復興開啟一道曙光;然而就在這種歡愉的氣氛下,板橋地檢署對職棒球團與球員進行搜索與約談,職棒賭博的陰影再度籠罩,也讓人對國球的未來,憂心忡忡。 \n就目前職棒環境而言,球員事實上是暴露在極易受脅迫或收買的環境。不管對黑道或組頭來說,由於賭博金額動輒上千萬,甚而上億,雖然可能因此犯上賭博罪,但依據刑法第二六八條,其刑度最高不過為三年;即便依據尚未施行的運動彩券發行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也不過為五年。在如此的成本效益考量下,大組頭自然會灑下大筆金錢,以收買球員打假球,甚至以暴力方式脅迫球員就範。若球團對於球員的保障與保護不夠周延,就會使球員暴露在一個極易受黑道威脅的環境。 \n雖然職棒球員的薪資比起一般人高,但由於我國市場規模不大,自然不可能給予球員如美、日兩國般的優渥薪資;而更糟的是,球員與球團間的關係,竟被解讀為是一種不定期限的契約,在職棒僅有四支球隊下,除了少數球員可以獲得複數年薪的保障外,大部分球員根本無與球團談判的空間,而只有接受與不接受的選擇。 \n也因此球員可被球團恣意解約、交易與讓渡,類似大聯盟或日本職棒所謂自由球員制度,也無由在我國生根;球員被視為是球團的財產,而形成一種極端的不平等地位。而在球員壽命極短、薪資不高、保障不足的劣勢下,少數球員自然可能鋌而走險,而成為黑道或組頭收買的對象。 \n在這樣的棒球環境下,原本也可以藉由球團對於球員的嚴密保護,以降低球員暴露在易受威脅的環境;但由於各球團的小本經營型態,且又不具有公權力,再加以職棒球季僅有半年多,因此球團即便有心,恐也無力全面性的保護球員或避免球員與黑道接觸。而欲消除如此外在環境,仍有賴於檢警機關的介入。 \n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職棒外在的干擾因素有賴檢警機關的大力掃除,但由於刑事司法資源的有限性,檢警機關恐也只能在每一次打假球事件爆發後,積極的介入與訴追職棒賭博。惟球員被買收,固然可責,但往往被用放大鏡檢視。一個漏接的動作,即便是失誤,也可能被解讀是放水;即便球員真打放水球,在一片撻伐聲中,卻也忽略了球員可能是受脅迫下所為,若因此被起訴,甚而判有罪,而喪失棒球前途,對這些球員也不公平。 \n相對而言,除非能證明組頭有犯罪結社的證據,而得以刑度較高的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為起訴,否則僅能以刑度並不重的賭博或詐欺罪起訴,且由於審判時間可能很長。因此,這些組頭可能未被羈押,或在起訴後即被交保,即便判刑確定,在不可能被處重刑下,必得以很快出獄,而重拾舊業,繼續戕害所剩無幾的棒球資源,總有一天會被消耗殆盡。 \n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象徵國家運動的棒球不斷的受到賭博侵蝕,雖可以相當輕易的將打假球的球員起訴與判刑,卻無助於問題解決。尤其是造成如此惡劣環境的原因,可能是來自於球團經營者短視近利心態,也可能來自於檢方的訴追不力或者刑罰過輕所致,則藉由審判,而由球員來概括承受眾多原因所造成的結果。如果不能正視問題根源,既是一種鴕鳥心態,對屬於最弱勢的球員而言也不公平。 \n(作者為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 30年前朴子少棒隊 返校

    「學長好!學長好!」昨天下午2時,30年前威震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的朴子少棒球員重返母校,受到師生列隊歡迎,場面熱情又溫馨。朴子國小雖因921地震遭重創全毀,但新建校舍旁草木依舊,回憶還是歷久彌新。 \n朴子國小師生設計拱型花門,迎接老校友返校,拱門盡頭是上百位師生手舉歡迎海報。校長周炳志把30年前朴子隊的老照片燒成光碟當成伴手禮,贈送每人一座「朴子之光、傳承好棒」獎牌,還提前邀約大家出席12月19日的112周年校慶。 \n「要請學長簽名的同學趕快來簽名!」學校擴音器發布動員令,讓每位老學長簽名簽到手軟,周炳志校長表示:「我們有3位老師是比這批球員低1屆的學弟妹。」有位老師說:「他們是我小時候的偶像。」 \n「以前這裡是球場。」陰經龍表示,當時只要一練球,四周就擠滿人,有球員失誤馬上挨罵,球迷比教練還兇。」72歲老教練蘇棟川說:「我很嚴格,採取軍事管理,不過在我帶朴子少棒隊前,1年要換近10個教練。」 \n陰經龍又說:「以前球隊後援會有阿西伯、阿良伯、居財伯、代表會主席麥可、阿博等人,現在他們都老了。1978年朴子隊在中華盃輸球後準備解散,若非賣豬肉的阿西伯阻止並出錢出力,就不會有1979年的世界冠軍了。」阿西伯昨聞風而來,見到球員還是喊得出名字。 \n陳昭安和洪忠和是從嘉義市崇文國小徵召來的球員,陳昭安到朴子國小後「落跑」兩次,每次都被抓回來,否則也沒有1979年對義大利隊18K的紀錄。洪忠和笑說:「昭安當時要落跑沒通知我,否則我一定跟他跑。」 \n「以前有一位賣冰的阿伯,常把機車停在外野當全壘打牆,只要能把球打飛過他的車子,阿伯就會送全隊一打飲料。」目前任職台積電研發部副理的涂元添回憶說:「球員出外比賽沒有經費時,阿西伯會脫下帽子當捐款箱,讓所有鄉親100塊、50塊地自由樂捐。」 \n昨天到場的12名球員是蔡明宏、戴漢昭、陰經龍、賴金輝、陳昭安、張正憲、蕭文銘、涂元添、許安慶、王士銘、江怡德、洪忠和,還有教練蘇棟川與陳芳石,僅呂長坤與侯佳謀因故未出席。 \n30年來第1次返校,老校友回憶湧現,接下來除了參加12月19日的校慶,還相約每年一聚,時間就在8月23日(拿到世界冠軍)前後。

  • BELIEVE 建仔不能忘記的力量

    洋基橫掃紅襪隊拿下美聯東區冠軍,正值美國慶祝西語族裔的傳統月,在對紅襪第2戰時,特別找來剛上任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桑妮亞.索托梅約來開球。她不只是第1位成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拉美裔移民,且與洋基及棒球有很深的淵源,許多人包括總統歐巴馬在內,都認為她拯救了棒球。 \n1994年是美國職棒黑暗年代,因勞資爭議球員發起罷工,使例行賽最後1個半月無球可看,世界大賽也停賽。後來球團大老闆們決定在1995年球季啟用候補球員,被球員工會告上法院。 \n當時桑妮亞40歲,是聯邦上訴法院最年輕的法官。她的成功是典型的美國夢,從小在離洋基球場不遠的南布朗克斯區長大,住在專門蓋給低收入戶居住的計畫公寓。因為地緣關係,加上棒球本來就是拉美裔移民酷愛的運動,她也理所當然成為洋基迷。 \n桑妮亞在剛接手這個案子時曾說,雖然她對這方面完全不懂,對兩造間爭執細節也不清楚,「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以為我對這方面知識的缺乏,就代表我不是棒球迷,你不可能在南布朗克斯區長大而不懂棒球。」 \n聆聽完雙方辯論後,在1995年的3月30日那天,桑妮亞只花15分鐘就決定站在球員那一方。命令資方必須恢復自由球員制度以及薪資仲裁,球員因此同意在達成新的協議前重返球場,結束為期232天的罷工。因此歐巴馬說她拯救了棒球,並認為這是她當聯邦法院法官任內最重要的成就。 \n也因此,在參議院針對桑妮亞提名而舉行的聽證會中,出現一個特別人士,那就是著名的前洋基投手,曾投出「完全比賽」的孔恩。 \n孔恩出庭作證以支持桑妮亞的提名通過。孔恩說,因為桑妮亞的判決,棒球比15年前要有制度得多。因此他相信所有熱愛棒球的人,不管是球員、球團老闆或球迷都該謝謝她。 \n當然不少球評認為,就因這樣而說桑妮亞拯救棒球有點誇張;但她迅速而有效的判決,至少拯救了那個球季。此外,她的確是站在勞方那邊,因為她讓自由球員以及薪資仲裁制度得以保存。也就是說,雖然建仔去年與洋基的薪資仲裁輸了,但基本上受到仲裁的保障,這點也該謝謝桑妮亞。 \n桑妮亞說,從小熱愛棒球是因常坐在父親身旁一同看比賽(桑妮亞的父親在她9歲那年去世),「與父親在一起看棒球,是我人生中最寶貴的記憶。」 \n誰會想到一個西語系移民後代的小棒球迷,會有機會做出美國職棒史上的重要判決,而這個判決居然是她前進最高法院的重要推手呢?而桑妮亞本人又怎會想到,她會以美國第1位西語裔的最高法官來到洋基球場開球呢? \n這樣的故事是美國夢的典型代表,就是只要你相信,事情就真的會發生。希望目前處於低潮落寞的建仔,不要忘記「BELIEVE」的力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