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自訴狀的搜尋結果,共05

  • Alphabet 告優步竊取自駕車技術

    Alphabet 告優步竊取自駕車技術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周四指控優步(Uber)竊取旗下自駕車部門Waymo的商業機密,以發展自家的自駕車計畫。 \n 曾在谷歌自駕車計畫位居要職的前主管列凡杜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被控在2015年12月暗地下載多達1.4萬個檔案。列凡杜夫斯基隨即在隔年1月離職自創自駕卡車公司Otto,後者同年被優步收購。 \n 據Waymo周四向舊金山聯邦地方法院提出的訴狀顯示,上述機密資訊被優步用來開發自駕導航系統的雷射感測器。 \n 優步發言人對此表示:「公司嚴肅看待這起對Otto和優步員工的指控,並將仔細評估本案。」 \n Waymo亦控告數名前員工,在離職前私下下載雷射感測器的機密資訊,包括供應商名單和製造細節等,這些前員工目前在優步任職。 \n Waymo在訴狀表示:「被告竊取機密資訊縮短自身的研發時程,只花了9個月便打造出與Waymo相似的雷射感測系統。」 \n 周四,Waymo透過部落格表示,公司耗費數千個小時和數百萬美元,開發出自家的雷射感測系統,「竊取這些技術就好像是從飲料公司盜取機密配方。」 \n 據訴狀顯示,列凡杜夫斯基被控竊取的機密資訊還包括Waymo光達(Light Detection And Ranging,簡稱LiDAR)的電路板。 \n 訴狀指出,列凡杜夫斯基收到Alphabet價值數百萬美元的離職金後不久,優步便於去年8月以6.8億美元股票收購Otto。 \n 這樁訴訟案凸顯Alphabet與優步的關係從盟友變為敵手。2013年谷歌創投部門投資優步2.58億美元,並取得1席董事會席次,谷歌讓用戶透過谷歌地圖應用程式向優步叫車。近2年來優步擴大事業觸角,開發自家地圖軟體和送貨服務,谷歌亦推出共乘服務,相互競爭終致關係生變。

  • Alphabet控告優步竊取自駕車技術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周四指控優步(Uber)竊取旗下自駕車部門Waymo的商業機密,以發展自家的無人車計畫。 \n  \n 曾在谷歌自駕車計畫位居要職的前主管列凡杜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被控在2015年12月暗地下載多達1.4萬個檔案。列凡杜夫斯基隨即在隔年1月離職自創自駕卡車公司Otto,後者同年被優步收購。 \n \n 據Waymo周四向舊金山聯邦地方法院提出的訴狀顯示,上述機密資訊被優步用來開發自駕導航系統的雷射感測器。

  • 洪案律師向石永源、王劭中提自訴狀

    洪案律師向石永源、王劭中提自訴狀

    洪案委任律師顧立雄6日上午9時前往桃園地院遞刑事自訴狀,向542旅人事科少校參謀官石永源提共同職權妨害自由自訴狀,另也針對542旅衛生連軍醫官王邵中因未規定確實記載洪仲丘有BMI值過高的異常情形,向法院提業務過失傷害自訴狀。 \n陪同顧立雄出席的有洪案委任律師邱顯智、劉繼蔚、李宣毅、洪姐洪慈庸、洪舅胡世和。 \n顧立雄表示,少校石永源明知送禁閉文件不齊全,欠缺人評會資料及人勤令及身心狀況評量表不適合申請禁閉處分,卻仍將公文上呈副旅長及旅長等人用印,涉犯私行拘禁或以其他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 \n王邵中部分,律師團認為其未注意洪仲丘體格標準應為3,卻記載為2,無法發揮醫官應有的作用,才導致洪受違法拘禁及過度體能操練而死亡。對此則提業務過失傷害罪自訴狀。

  • 洪仲丘案 律師自訴2軍官

     洪仲丘案委任律師顧立雄今天向桃園地院提出542旅人參官石永源提共同職權妨害自由自訴狀、軍醫官王邵中業務過失傷害自訴狀。 \n 顧立雄今天前往桃園地方法院遞刑事自訴狀,包括向542旅人事科少校參謀官石永源提共同職權妨害自由自訴狀。另外,也針對542旅衛生連軍醫官王邵中因未規定確實記載洪仲丘有BMI值過高的異常情形,向法院提業務過失傷害自訴狀。 \n 陪同的還有洪家委任律師邱顯智、劉繼蔚、李宣毅,洪姐姐洪慈庸及舅舅胡世和。 \n 顧立雄表示,石永源明知送禁閉文件不齊全,欠缺人評會資料、人勤令,以及身心狀況評量表,不適合申請禁閉處分,卻仍將公文上呈副旅長及旅長等人用印,涉犯私行拘禁或以其他方法,剝奪行動自由。 \n 王邵中部分,律師團認為未注意洪仲丘體格標準應為「3」,卻記載為「2」,無法發揮醫官應有的作用,才導致洪受違法拘禁及過度體能操練而死亡。對此提業務過失傷害罪自訴狀。1030106 \n

  • 開房間寫訴狀 人妻提告自曝糗

     基隆一名女子,想和丈夫離婚,竟請男網友代筆,不僅如此,兩人居然約在「摩鐵」交流「訴狀事宜」,豈料對方不僅訴狀寫得糟糕,還開口跟她借錢,最後女子向對方提告詐欺,「開房間寫訴狀」一事也因此曝光。 \n 吳女說,對丈夫沒感覺且對婚姻失望,去年底希望和丈夫離婚,她得知打離婚官司需要寫訴狀,卻不知如何寫,恰巧上網結識范男,對方表示可以幫忙寫訴狀,吳女一聽覺得省事,兩人相約新北市一家「摩鐵」內商討訴狀事宜。 \n 結果范男不僅訴狀寫得「零零落落」,期間還向吳女借了2千元,事後吳女追討,范男卻改口說2千元是「代筆費」,吳女一氣之下告上法院,承辦員警還問「才2千元而已,妳不怕被妳家人知道你與網友去摩鐵喔?」結果吳女一臉不在乎,完全無懼讓家人及丈夫知道她與男子去摩鐵「寫訴狀」。 \n 范男向檢察官供稱,當初說好2千元是代筆費,由於寫的訴狀「沒讓吳女滿意」,當她提告前就將2千元還給對方,並無詐欺,檢察官最後認定是吳女找上對方,范男並未使用詐術向吳女借錢,加上錢也還了,范男不起訴處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