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臺大校長的搜尋結果,共52

  • 管中閔臉書發文感謝支持 並宣布不參加政黨活動

    管中閔臉書發文感謝支持 並宣布不參加政黨活動

    前國發會主委確定當選為台大新任校長,管中閔在臉書發文表示,感謝遴選委員們的支持與肯定。 \n \n管中閔在臉書發文指出,這兩個多月來,遴選委員們不辭辛勞地參與各場治校理念發表會、訪談及面試,我由衷地感佩。我也要感謝參與這次遴選的所有候選人,很榮幸與這些學界碩彥同台,讓我學習他們的理念和風範。 \n \n他還說,對連署提名我的老師們,所有鼓勵、支持我的老師和同學們,我獻上誠摯的謝意。還有許多校外的的朋友們,透過各種管道表達支持,每一份心意、每一份力量,都是安定我內心的暖流。 \n \n管中閔強調,他相信,這次遴選所選擇的,並不是我個人,而是臺大與臺灣高教必須變革的起點。為了踐行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之信念,我謹正式宣布,恪遵臺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組織及運作要點第十三點的規範;自即日起不參加任何政黨、黨派活動。 \n \n管中閔還提到,遴選已經落幕,臺大即將重新出發。我將拜會諸位學界先進前輩,請益學習,希望相連、攜手打造臺大的未來。

  • 新任台大校長管爺:這是台大與台灣高教必須變革的起點

    新任台大校長管中閔,在臉書上感謝各界支持,同時表示,這次台大校長遴選所選擇的,「並不是我個人,而是臺大與臺灣高教必須變革的起點」。管中閔預計二月一日正式接任台大校長一職。 \n \n管中閔說,感謝遴選委員們的支持與肯定。這兩個多月來,遴選委員們不辭辛勞地參與各場治校理念發表會、訪談及面試,他由衷地感佩。他也要感謝參與這次遴選的所有候選人,很榮幸與這些學界碩彥同台,讓他學習他們的理念和風範。 \n \n管爺謝謝所有連署提名他的老師和同學們,還有許多校外的的朋友們,透過各種管道表達支持,每一份心意、每一份力量,都是安定他內心的暖流。 \n \n「我相信,這次遴選所選擇的,並不是我個人,而是臺大與臺灣高教必須變革的起點。」 \n \n為了踐行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之信念,管中閔也在臉書上正式宣布,他會恪遵臺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組織及運作要點第十三點的規範,自即日起不參加任何政黨、黨派活動。 \n

  • 職場最佳充電站 臺大進修推廣學院歡慶30周年慶

    職場最佳充電站 臺大進修推廣學院歡慶30周年慶

    臺灣大學進修推廣學院今年正式邁向30歲了!上周六(9月30日)舉辦30而立的周年慶活動,院長廖咸興親自主持,臺大代理校長張慶瑞、臺大進修推廣學院歷任主任、及校內多位長官、學員與同仁們共襄盛舉,祝賀臺大進修推廣學院30歲生日快樂。 \n \n廖咸興表示,過去30年來,臺灣大學進修推廣學院被賦予很重要的任務,包括教育、研究資源與社會分享,善盡社會責任,回首過去努力、盡力做事,期許未來30年能在長官鞭策、社會期待下,把推廣教育做得更好。 \n \n張慶瑞表示,為落實臺大校方開放大學教育理念下,自民國104年起,進修推廣部陸續成立「事業經營碩士」、「事業經營法務碩士」、「生物科技管理碩士」等3個碩士在職學位學程,將知識能量進一步推升至「跨領域」碩士在職學位教育,因應職場對人才教育的需求;經歷30年的淬鍊,今年8月更名為「臺大進修推廣學院」。 \n \n新科技、知識進步速度太快,前任校長楊泮池表示,臺大進修推廣學院就是最佳職場充電站,當學員工作一段時間感覺所學不足,就可以來到這個跨領域的平台充實自己,用最短的時間再投入職場,讓社會更進步;楊泮池表示,近年來開了更多課程,將以更開放、開拓的態度,接受年輕學子來充實自己,讓社會更具競爭力。 \n \n因應推廣教育需求,臺大於民國76年成立推廣教育中心,84年更名為建教合作暨推廣教育中心,88年又與臺灣大學夜間部合併為進修推廣部,持續辦理進修學士班等課程;因應社會需求,接受委辦公民營機構的在職訓練課程,落實產學合一教育;近10年下來,累計進修的學員多達2.5萬人次。 \n \n從小感染小兒麻痺、失去父親、生活顛沛流離的校友高孟熙,人生並沒有被一連串的逆境打垮,擔任藥廠業務、拼命三郎的個性讓他逐漸脫貧,積極面對挑戰之際,他不忘持續接受教育,緊湊地以2年時間完成36學分的臺大推廣學習,知識的力量以及強烈的企圖心,讓高孟熙結業4年後,改寫窮小子變外商藥廠總經理的人生歷程。 \n \n高孟熙於周年慶活動中分享學習過程,他說,臺大進修推廣的學習過程,讓學理、實務融會貫通,就像打通任督二脈般,提升專業、管理、組織等能力,臺大進修推廣學院陸續開設管理、法律等課程,他鼓勵所有藥廠同仁持續接受教育,替未來競爭預做準備。 \n \n現為新北市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副總幹事的何采純,曾於南橋集團、聯合利華、中環集團以及政府單位的磨練,熟稔企業、法律、政府組織等,104年修讀臺大進修推廣部開辦的管理碩士學分班後,105年又考取臺大事業經營管理碩士在職學位學程(PMBA);何采純表示,只要肯努力,人生能創造無限可能,結合過往經驗並學以致用,期望進修專業、搭配過去在企業服務的經驗,可以在現職中協助中小企業轉型,盡社會一份心力。 \n \n臺大進修推廣學院30歲生日,除表揚3位服務超過20年同仁外,也期許挹注更多優秀師資、持續開辦更多符合需求的多元班程,促進在職人士回流學習,成為推動社會前進的重要力量。

  • 台大校長楊泮池聲明:為台灣學術界和諧,不續任

    台大校長楊泮池捲入假論文案,台大今天舉行校務會議,決定他是否該續任。楊泮池在會議一開始致詞,表示,為了不讓臺大因為學術倫理案繼續受到誤解和攻擊,也為了臺灣學術界的和諧,本任期屆滿後,我不再續任校長一職。 \n \n楊泮池致詞全文如下: \n \n各位校務會議代表,以及列席的同仁: \n \n我在3月18日舉行的本學期第一次校務會議,發表了聲明,向校務會議代表報告:希望今年六月本屆校長任期屆滿後,不再續任。當時校務會議決議,召開臨時會議,來因應相關問題。 \n \n在學術倫理案的擊,也為了臺灣學術界的和諧,本任期屆滿後,我不再續任校長一職。從3月18日校務會議到現在,還陸續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想在這裡稍作說明,也希望在任期接近尾聲的時刻,表達一些對於臺大的心意。 \n \n首先,關於學術倫理案,除了本校特別委員會的調查與教評會的審議結果,教育部和科技部的調查報告也已經完成。這些獨立調查都認定,我沒有違反學術倫理的情事。 \n \n其次,教育部的報告中,認為我有「重要作者兼學術行政主管督導不周責任」,主要理由是11年前發表的Cancer Cell (2006)論文在2008年有大量勘誤,而我沒有採取積極作為,有「應注意而未注意」的責任。關於這件事,我雖然已經作了公開說明,這裡還是要向校務會議代表還原與報告當時的情境。 \n \nCancer Cell (2006)論文在2008年勘誤時,記憶所及,我是在勘誤被期刊接受後,才接到通訊作者郭明良教授的通知。我也發現勘誤之處很多,於是詢問郭教授,原因何在,他表示,是因為負責實驗操作的第一作者蘇振良博士做事不嚴謹所致。 \n \n蘇博士在2005年時已經離開臺大,我是2007年才開始擔任醫學院院長。2008年的勘誤,是第一作者蘇博士和通訊作者郭明良教授主動向期刊提出,期刊也接受。而2008年時,蘇博士的博士論文與博士後研究指導老師都已分別對他嚴加告誡,我當時以為這只是第一作者不嚴謹引起的單一事件。身為教育從事人員,很難因為年輕人第一次犯了錯誤且已認錯,就使用特別嚴厲的手段來追查和懲罰。我們在臺大對待初次犯錯的學生,也多會秉持教育的精神,讓學生知錯而給予改過的機會。 \n \n另外,教育部關於本校學術倫理案的新聞稿中說,本校曾在3月23日致函教育部,表示將依規定辦理校長遴選事宜。這件事的來由是,本校於3月22日接到該部來函,表示根據報紙刊載,我在校務會中聲明不續任,要本校立即辦理校長遴選作業。本校的函件其實是在回覆教育部的來函。 \n \n我們3月18日的校務會議已經有決議,要召開臨時會議,討論不續任案相關問題。校方在接到教育部來函後,為了避免可能的困擾,沒有等待今天校務會議召開,就直接回函,在這裡要特別向代表們說明。但我還是希望,大學自主、大學自治的原則今後能夠繼續得到尊重。 \n \n展望未來,臺大最需要的,就是在最短時間內,恢復我們慣有的積極運作模式。希望在我任期的最後兩個月以及在代理校長的領導下,大家努力向前。臺大是臺灣重要的大學,而且臺灣處境困難,我們不但要維持正常運作,而且要扮演好高等教育火車頭的角色,在教學上、研究上、制度改革上、產學合作上,尋求突破,開創新局。我們目前有很多重要事務在推動,有很多規劃與執行的工作待做,也需要繼續籌募資源,盼望校友以及民間、政府各方能夠繼續支持。 \n \n在學術倫理的相關問題上,學校也會力求反省與改進,厚植誠正的學術風氣,建立機制,防範違反學術倫理的事再度發生。 \n \n我在將近四年的臺大校長工作中,獲得了無數老師、同學、校友和行政同仁的協助與支持,我一直銘感在心,這裡要向所有人表達我的謝意。我在此重申不續任的決定,等一下也無需再進行我不續任的投票,在未來的兩個月,我也會協助校務交接。在我任期屆滿之後,校務上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一定盡力協助。 \n \n最後,讓我再一次為過去幾個月來的風波向各位表達歉意,希望學校可以盡快度過這場風雨,勇敢地以獨立自主的穩健步伐往前進。在上個月發布的QS世界大學學科排名,在5大領域,本校全部名列前50名。這顯示我們的聲望在上升中,我們要以實力和成就來支撐這個名聲,讓國立臺灣大學真正進入國際一流大學之林。再次感謝各位校務會議代表給我這個機會向大家說明。 \n \n謝謝大家。

  • 楊泮池不續任台大校長 發表聲明

    楊泮池不續任台大校長 發表聲明

    台灣大學今天針對校長楊泮池不續任案召開臨時校務會議,楊泮池在會議上致詞,立即表達不續任的立場,強調進入實質討論後,因涉及他本人,他會離席請代理主席主持。並希望今天校務會議對不續任案不要再動用表決。 \n \n楊泮池4月23日發表聲明全文如下: \n \n各位校務會議代表,以及列席的同仁: \n \n我在3月18日舉行的本學期第一次校務會議,發表了聲明,向校務會議代表報告:希望今年六月本屆校長任期屆滿後,不再續任。當時校務會議決議,召開臨時會議,來因應相關問題。 \n \n在學術倫理案的這一段期間,很多校內師生與校友對我表達了支持的聲音,我非常感謝,謝謝你們對我的信任以及給我的溫暖。 \n \n今天,我想重申我的態度:為了不讓臺大因為學術倫理案繼續受到誤解和攻擊,也為了臺灣學術界的和諧,本任期屆滿後,我不再續任校長一職。從3月18日校務會議到現在,還陸續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想在這裡稍作說明,也希望在任期接近尾聲的時刻,表達一些對於臺大的心意。 \n \n首先,關於學術倫理案,除了本校特別委員會的調查與教評會的審議結果,教育部和科技部的調查報告也已經完成。這些獨立調查都認定,我沒有違反學術倫理的情事。 \n \n其次,教育部的報告中,認為我有「重要作者兼學術行政主管督導不周責任」,主要理由是11年前發表的Cancer Cell (2006)論文在2008年有大量勘誤,而我沒有採取積極作為,有「應注意而未注意」的責任。關於這件事,我雖然已經作了公開說明,這裡還是要向校務會議代表還原與報告當時的情境。 \n \nCancer Cell (2006)論文在2008年勘誤時,記憶所及,我是在勘誤被期刊接受後,才接到通訊作者郭明良教授的通知。我也發現勘誤之處很多,於是詢問郭教授,原因何在,他表示,是因為負責實驗操作的第一作者蘇振良博士做事不嚴謹所致。 \n \n蘇博士在2005年時已經離開臺大,我是2007年才開始擔任醫學院院長。2008年的勘誤,是第一作者蘇博士和通訊作者郭明良教授主動向期刊提出,期刊也接受。而2008年時,蘇博士的博士論文與博士後研究指導老師都已分別對他嚴加告誡,我當時以為這只是第一作者不嚴謹引起的單一事件。身為教育從事人員,很難因為年輕人第一次犯了錯誤且已認錯,就使用特別嚴厲的手段來追查和懲罰。我們在臺大對待初次犯錯的學生,也多會秉持教育的精神,讓學生知錯而給予改過的機會。 \n \n另外,教育部關於本校學術倫理案的新聞稿中說,本校曾在3月23日致函教育部,表示將依規定辦理校長遴選事宜。這件事的來由是,本校於3月22日接到該部來函,表示根據報紙刊載,我在校務會中聲明不續任,要本校立即辦理校長遴選作業。本校的函件其實是在回覆教育部的來函。 \n \n我們3月18日的校務會議已經有決議,要召開臨時會議,討論不續任案相關問題。校方在接到教育部來函後,為了避免可能的困擾,沒有等待今天校務會議召開,就直接回函,在這裡要特別向代表們說明。但我還是希望,大學自主、大學自治的原則今後能夠繼續得到尊重。 \n \n展望未來,臺大最需要的,就是在最短時間內,恢復我們慣有的積極運作模式。希望在我任期的最後兩個月以及在代理校長的領導下,大家努力向前。臺大是臺灣重要的大學,而且臺灣處境困難,我們不但要維持正常運作,而且要扮演好高等教育火車頭的角色,在教學上、研究上、制度改革上、產學合作上,尋求突破,開創新局。我們目前有很多重要事務在推動,有很多規劃與執行的工作待做,也需要繼續籌募資源,盼望校友以及民間、政府各方能夠繼續支持。 \n \n在學術倫理的相關問題上,學校也會力求反省與改進,厚植誠正的學術風氣,建立機制,防範違反學術倫理的事再度發生。 \n \n我在將近四年的臺大校長工作中,獲得了無數老師、同學、校友和行政同仁的協助與支持,我一直銘感在心,這裡要向所有人表達我的謝意。我在此重申不續任的決定,等一下也無需再進行我不續任的投票,在未來的兩個月,我也會協助校務交接。在我任期屆滿之後,校務上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一定盡力協助。 \n \n最後,讓我再一次為過去幾個月來的風波向各位表達歉意,希望學校可以盡快度過這場風雨,勇敢地以獨立自主的穩健步伐往前進。在上個月發布的QS世界大學學科排名,在5大領域,本校全部名列前50名。這顯示我們的聲望在上升中,我們要以實力和成就來支撐這個名聲,讓國立臺灣大學真正進入國際一流大學之林。再次感謝各位校務會議代表給我這個機會向大家說明。 \n \n謝謝大家。

  • 楊泮池不續任 台大學生會長呂姿燕:校長應肩負責任

    台大校長楊泮池今日在校務會議上,哽咽請求6月任期屆滿後,不再續任校長,為台大學術倫理事件負起行政責任,但校務會議代表認為,應該召開專案校務會議處理校長不續任案,並給予校長完整說明的機會,台大學生會長呂姿燕也認為,此時不續任,等於認同外界不實指控,行政責任也不該無限上綱。 \n \n校務會議代表、台大教授吳瑞北認為,一直以來台大和校長都沒有完整的說明機會,應該以專案校務會議處理此案,時間點就在教育部和科技部公佈調查結果後召開,決定是否接受校長的不續任案。 \n \n台大學生會會長呂姿燕表示,如若校長現下決定不再續任,反而是認可了外界對於本次事件的種種虛實解讀,在仍審查中的案件,行政責任在本事件調查結束前不應無限上綱,這不僅損害校長自身名譽、更是造成對臺大聲望的二次嚴重傷害。 \n \n因此,呂姿燕說,希望相關委員會建立機制來處理本次事件,而校長更應該負起本次事件的責任,領導和導正台大,甚至是國內整個學術倫理領域的風氣,不僅是樹立典範、建立制度,更應該肩負責任陪台大度過這個風雨飄搖的時期,再行思慮這個不續任的決定。

  • 論文爭議 台大學生組織盼勿未審先判

    台大多篇論文遭質疑違反研究倫理,波及校長楊泮池。台灣大學學生會、研究生學會今天發出聲明,呼籲各界重視「高教體制失衡」,並避免未審先判。 \n 郭明良研究團隊多篇論文,遭學術論壇網站PubPeer質疑違反研究倫理,有4篇波及共同作者、台大校長楊泮池。部分台大校內師生發起連署,要求涉案者負起政治責任。 \n 由於論文案波及台大校長楊泮池,引起媒體關注,楊泮池多次在公開場合自清。中研院院長廖俊智昨天也在立法院表示,相關事件還是要就事論事、憑證據說話,有些經解釋後,或許是無心之過。但如果蓄意造假,就是欺騙行為。 \n 台灣大學學生會、研究生學會今天發出聲明,強調此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呼籲各界與其對特定事件中的單一學校、單一個人進行論斷,更應關注體制的結構性問題,並避免急於形成定論,甚至是「為此製造未審先判的誤導資訊。」 \n 以下是貼在https://www.facebook.com/NTUstudents/?fref=ts的聲明全文: \n 針對近日楊泮池校長論文風波,臺大學生會及臺大研究生協會呼籲各界以客觀且嚴肅的態度審視之,並將議題焦點導回高教體制本身遭遇的困境。雖然楊校長此消息傳出難免令人震驚,但臺灣當前的高教體制可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因此,我們更希望透過本次事件,再度喚起社會對於高教議題的重視,謹此發表聲明如下: \n 高教體制的重建之路:以開放合作代替封閉導致的對立 \n 在國家財政困頓、國際高教競爭劇烈的背景之下,臺灣的高教的確面臨了艱鉅的挑戰。舉例而言,無論是各大專院校資源分配不均、高教商品化、國際大學排名的激烈競爭、近日充滿爭議的整併與裁校案,以及高教轉型與產學合作……等,都是目前臺灣高教必須面臨的難題,在這樣的大環境中,類似的爭議事件自然層出不窮。就臺大過去經驗來說,多年來工會訴求研究助理納入勞、健保,即為雙方耗費極大的心力進行議題之探討,卻大多得到問題無法解決的回應。 \n 或許我們可以說,歷年來諸多被點出的事實,鮮少有被解決的問題。這並不表示高教議題沒有被重視,只是在多方缺乏共識和參與的狀態下,眾多政策與方向,知易行難、防弊多於互信。是故必須呼籲高教主管機關乃至於各校行政單位,應將學生組織視作對等、可信任的合作夥伴納入實際磋商與政策討論。 \n 國家被認為已投入甚多資源在教育場域,但客觀地說,相較全球其他的頂尖大學,臺灣投注於高教的資源仍遠遠不及,且對於高教的環境及勞動條件亦再需要更多正視以及改善的聲音。舉例而言,從基層教師與研究助理的角度觀之,長年被抑制的薪資是一直以來被關注的議題,此幾乎難以讓其安心地進行學習與研究。在所謂「學術倫理」風波的背後,與其對特定事件中的單一學校、單一個人進行論斷,我們更相信這是存在於整個體制的結構性問題。 \n 也正因問題成因複雜,更涉及整個體制,故在本案之正式調查結果公布之前,我們呼籲各界除了關注「學術倫理」之爭議,更應該積極重新檢視「高教體制失衡」的議題,而非在楊泮池校長論文事件中過度急於形成定論,甚至是為此製造未審先判的誤導資訊。 \n 臺大學生會、臺大研究生協會相信本案之調查委員會將有公正的判準,呼籲各方應冷靜並尊重後續調查結果。同時,我們會致力於針對爭議始末進行階段性的通盤檢討,也懇請各界持續關心高教議題,一同為學生權益與更好的高教環境努力。 \n 臺大學生會、臺大研究生協會2016.11.241051124 \n

  • 國內五所國立大學校長 首赴馬來西亞主持招生說明會

    國內五所國立大學校長 首赴馬來西亞主持招生說明會

    國立臺灣大學系統暨雲林國立大學聯盟五所臺灣頂尖大學校長於105年11月4日前往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辦三場聯招升學說明會,以臺灣優良教學設備與師資吸引海外優秀學子來臺就讀。 \n \n 五所國內大學由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領隊,由各校自費主動積極配合當前教育政策,前往東南亞等地舉辦招生相關宣導事宜。本次說明會參與學校校長包括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校長張國恩、國立臺灣科技大學校長廖慶榮、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校長侯春看以及國立虎尾科技大學校長覺文郁,五校共同攜手於馬來西亞舉辦三場升學講座。 \n \n 繼今年三月臺灣大學教務主管單獨前往馬來西亞舉辦招生說明會,以及暑假期間前往東南亞等地招生,本次活動為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招生說明會,同時也呼應臺灣大學即將設立的「國際學士學位學程」,提供渴望以全英語學習環境之東南亞地區高中畢業生另一項嶄新的選擇。 \n \n 楊泮池校長強調,到海外招生,目的就是要招到最好的學生,讓世界的人才都可以來臺灣就讀,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起一套海外招生制度。新南向和國際化是當前國內面臨的一個新考驗,能夠走出去,才能掌握先機招攬優秀人才。本次邀請國立臺灣大學系統及雲林國立大學聯盟共同參與招生說明會,預計將開出約356個名額,積極延攬東南亞地區優秀高中生來臺就讀。 \n \n 本次除參與招生說明會之外,楊泮池校長將親臨主持馬來西亞臺大校友會主辦的「臺大之夜」,並參訪著名的馬來西亞大學,與莫哈末阿敏校長及學生進行拜訪及交流,並將廣泛接觸各界人士,推動臺馬進一步交流活動及雙方產業合作的機會,預計11月6日返臺。 \n

  • 【校際】3合1「國立台灣大學系統」首任校長 楊泮池出任

    【校際】3合1「國立台灣大學系統」首任校長 楊泮池出任

    由國立台灣大學、台灣師範大學及台灣科技大學共同成立的「國立臺灣大學系統」,今天宣布推選出台大校長楊泮池兼任系統首任校長,將函報教育部核准後聘任。希望由原本的「聯盟合作平台」進一步朝向「治理平台」方向發展,以大學系統嘗試實現各種教育創新方案。 \n \n台灣大學系統委員會今天推選臺大校長楊泮池兼任國立臺灣大學系統首任校長,以期有效提昇教育品質,追求學術卓越,加強國際競爭優勢,整合各校資源,創造教學研究最大效益與品質。委員會成員包括:張慶瑞、陳維昭、廖慶榮、李篤中、莊永順、張國恩、吳正己、吳清基。 \n \n台大、台師大及台科大2014年6月簽訂三校合作意向書,2015年1月7日簽約成立「國立臺灣大學聯盟」,三校結盟整合了跨校資源,為達到「1加1加1大於3」的加乘效果。 \n \n三校更在地利之便及互補性強等優勢下,近6萬名師生於聯盟成立後,立即共享圖書館、電腦、無線網路、商家折扣、交通車等資源,學生就近跨校修課。 \n \n「國立臺灣大學系統」希望由原本的「聯盟合作平台」進一步朝向「治理平台」方向發展,期許在大學系統的平台上,協助教育主管機關所期望各校實施之教育行政監督事項,邁向大學自主治理,並且善用「大學系統組織及運作辦法」授權的彈性,以大學系統嘗試實現各種教育創新方案,共同尋求現行高等教育體制的可行改善方法。 \n \n(中時即時)

  • 3合1「國立台灣大學系統」首任校長 楊泮池出任

    3合1「國立台灣大學系統」首任校長 楊泮池出任

    由國立台灣大學、台灣師範大學及台灣科技大學共同成立的「國立臺灣大學系統」,今天宣布推選出台大校長楊泮池兼任系統首任校長,將函報教育部核准後聘任。希望由原本的「聯盟合作平台」進一步朝向「治理平台」方向發展,以大學系統嘗試實現各種教育創新方案。 \n \n台灣大學系統委員會今天推選臺大校長楊泮池兼任國立臺灣大學系統首任校長,以期有效提昇教育品質,追求學術卓越,加強國際競爭優勢,整合各校資源,創造教學研究最大效益與品質。委員會成員包括:張慶瑞、陳維昭、廖慶榮、李篤中、莊永順、張國恩、吳正己、吳清基。 \n \n台大、台師大及台科大2014年6月簽訂三校合作意向書,2015年1月7日簽約成立「國立臺灣大學聯盟」,三校結盟整合了跨校資源,為達到「1加1加1大於3」的加乘效果。 \n \n三校更在地利之便及互補性強等優勢下,近6萬名師生於聯盟成立後,立即共享圖書館、電腦、無線網路、商家折扣、交通車等資源,學生就近跨校修課。 \n \n「國立臺灣大學系統」希望由原本的「聯盟合作平台」進一步朝向「治理平台」方向發展,期許在大學系統的平台上,協助教育主管機關所期望各校實施之教育行政監督事項,邁向大學自主治理,並且善用「大學系統組織及運作辦法」授權的彈性,以大學系統嘗試實現各種教育創新方案,共同尋求現行高等教育體制的可行改善方法。

  • 觀念平台-臺大校訓是愛國愛人 不是依法行政

     十一月十五日臺灣大學校慶日,除了例行慶典外,更舉辦多項展覽和表演活動,熱烈慶祝創校八十四周年。相對於漪歟盛哉的校內活動,近來關於臺大的新聞卻都是強烈抗議和反彈:教師和校友們反對校門口興建怪獸般的人文藝術大樓、新竹縣政府要求臺大歸還閒置十餘年的竹北校區土地、紹興社區自救會也依約在校慶日到校遊行抗議。 \n 臺大對於校地的立場向來是守土有責、寸土不讓的,但往往欠缺高瞻遠矚之見識與洞察力,即使校內早已設立校務發展和校園規畫等委員會亦屬枉然。以臺大醫院公館分院為例,其前身八一七醫院是國防部在五十年代借用臺大校地興建,民國八十八年決定裁撤時卻不顧臺大,預備改為榮總分院,直到陳維昭校長頭綁白布條,率領兩、三百名師生靜坐抗議,這才成功收回。而後不知耗費多少經費修繕,嶄新的公館分院始能亮麗登場。除實現照顧榮民榮眷的承諾外,也成為專攻乳癌、呼吸道疾病以及婦女保健之專業醫院。遺憾的是,該分院運作不到八年,由於鴻海郭台銘捐贈一百五十億元「踏出進軍醫療產業的第一步」,而遭拆除以設立癌症醫學中心。姑不論這項合作未來臺大是得是失?當時投入公館分院的軟硬體規畫以及龐大經費卻已盡付流水。 \n 鄰近臺大醫學院的紹興社區土地問題,其實糾結於政治和歷史因素,低階榮民榮眷和低收入戶們,以舊有違建在這塊校地上居住六十餘年。直到兩年前,臺大準備在當地興建醫學大樓,未做說明與溝通而直接採取訴訟策略,要求居民拆屋還地並索取不當得利之高額賠償金。臺大舉措之合法性固然無庸置疑,教研空間之不足亦屬事實,但一甲子以來,對於這塊校地以及上面的居民們,學校和醫學院主政者曾經有過任何溝通、協商或規畫安置的作為嗎?直到今日,驟然變身,成為臺大師生多次抗爭政府逕拆違建的暴力推土機! \n 臺大是國立大學,除了學雜費和民間捐款外,主要的經費和資源皆來自國庫,所謂校地也是政府托管。既然承接國家土地,自然責無旁貸,必須妥善解決連帶之社會問題。臺大身為頂尖學府,培養出無數菁英和各界領袖,臺大人解決問題之能力與智慧,素來備受推崇肯定;即使社會新鮮人,求職時亦因雇主期許具備解決未來問題之能力而廣受青睞拔擢。如今面對自身校地問題,反倒應對失措,徒言依法行政? \n 不聞不問於先,逕自訴訟於後,在這些難符公義的不智舉措之下,依然寄望臺大人秉持校訓「愛國愛人」之精義,儘速召集校內專精於法律建築土木社工等領域之教師,集思廣益,研擬妥善方案,開誠布公與居民溝通協商,睿智地解決紹興社區校地問題。(作者為臺灣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

  • 南渡群儒身影

     (文接B6版) \n 抵臺後的傅斯年仍兼任隨遷的中研院史語所所長,但主要精力則投入臺大的興建改革之中。當時的台大校園學潮洶湧,一九四九年三月底,臺灣省立師範大學與國立臺灣大學學生聯合鬧將起來,引發當局的嚴重關切,認為臺灣校園確實受到共黨分子的統戰與滲透,臺灣省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命令警備副總司令彭孟緝率部緝拿主謀分子。四月六日,臺北大批軍警按預定計畫闖入校園欲開殺戒,傅斯年對當局不經法律程序進臺大校園逮捕師生表示不滿,親自找國民黨最高當局交涉,要求逮捕臺大師生必須經過校長批准。傅對前往執行任務的彭孟緝道:「我有一個請求,你今天晚上驅離學生時,不能流血,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彭孟緝禁於傅的氣勢,不敢造次,遂當場保證:「若有人流血,我便自殺。」未久,臺大被捕的學生多數放回。 \n 各種困局接踵而來,傅斯年的身體很快垮了下來。一九五○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傅斯年列席臺灣省參議會第五次會議,發言完畢即將回歸座位時,突然昏厥,第二天,臺灣省議會副議長李萬居召開新聞記者招待會,宣布臺大傅斯年校長於二十日夜「棄世」。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傅氏逝世一周年忌辰,舉行安葬儀式。典禮由繼任校長錢思亮主持,俞大綵(編按:傅斯年夫人)親手將傅斯年的骨灰安置在台大「傅園」的大理石墓槨中。 \n 李濟磊落思想情懷 \n 李濟於一九四八年年底,不顧他的學生與陶孟和等的勸阻,毅然決然地押著他視若生命的國之重寶渡過波浪滔天的臺灣海峽,來到臺灣這座島嶼。因地小人多,時局混亂,來臺人員大多無處安身。李濟率領押船的部分史語所人員,勉強在臺大醫學院教室中搭個簡單的床鋪暫住下來。 \n 初到台灣的李濟在朱家驊、傅斯年等人支持下,克服種種困難與阻力,於一九四九年創辦了臺大考古人類學系,並於秋季正式招生。李氏除繼續擔任史語所考古組主任,還兼任該系系主任之職,並聘請史語所同仁董作賓、芮逸夫、石璋如、淩純聲、高去尋等到該系任教。這是中國科學界,第一次在本土把訓練職業考古學家列入大學計畫,從而開創了大學教育體系設立考古專業的先河典範,為中國考古學繼往開來作出劃時代貢獻。 \n 儘管這一學科創辦之初,限於當時的條件和大眾對這一「烏龜殼研究會」和「刨死人骨頭」工作的陌生與偏見,招生很少,但總算為考古學的未來播下了種子。當時除一個叫喬健的學生自動轉系來到考古人類學系外,首屆畢業生僅有李亦園、唐美君二人。第二屆學生共招收三人,分別是張光直、林明漢、任先民。以後學生漸多,有許倬雲、宋文熏、尹建中、連照美等。這些學生走出臺大後,隨著歲月的淘洗磨煉,大多數成為蜚聲中外的考古人類學家。其中李亦園、張光直、許倬雲等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之勢。 \n 一九五四年,中國大陸根據毛澤東在一九五一年所作「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的指示,延續了幾千年的正體字全部廢止,以拉丁化拼音文字取代正體字的聲浪遍及宇內。這年九月二十二日,李濟致信正在美國哈佛大學就讀的張光直,說道:「中國學術在世界落後的程度,只有幾個從事學術工作的人,方才真正的知道。我們這一民族,現在是既窮且愚,而又染了一種不可救藥的、破落戶的習慣,成天在那裡擺架子,談文化,向方塊字『拜拜』──這些並沒有什麼『要不得』──真正『要不得』的是以為天地之大,只有這些。」又說:「中國民族以及中國文化的將來,要看我們能否培植一群努力做現代學術工作的人──真正求知識,求真理的人們,……你們這一代是負有大使命的。」這封切中時弊要害又情深意長的書信,鮮明地凸顯出李濟的心胸與思想情懷,並直接影響了張光直的思想和學術追求,使他在現代科學的道路上奮力前行,終成世界級考古人類學巨擘。 \n 董作賓窮困不移其志 \n 董作賓於一九四八年底攜家隨史語所遷臺後,繼續從事甲骨文研究並兼任臺大考古人類學系教授。傅斯年去逝,由董作賓接掌史語所所長一職。董氏上任後,仍像當年在李莊一樣領導群賢做分內的研究工作,對島內的政治爭鬥與海峽兩岸發生的政治事件並無興趣。按董的說法,個人的存在和力量非常渺小,如原清華教授浦薛鳳嘗謂的「太虛空裡一遊塵」,或謂滄海一粟,特別是作為知識分子,還是埋頭做點自己力所能及的實事為好。 \n 有十個孩子的董作賓,生活境況尚非常的窮蹇糟糕。胡適出任中研院院長後,江冬秀由美到臺,得知胡氏早餐只吃一點稀飯,一點南瓜,覺得吃得太苦,要另外加點主食和菜肴,被胡適阻止。胡談到史語所同仁住在楊梅時代,有幾家每月到了二十日之後,就用南瓜加鹽煮稀飯過日子,一直熬到下個月發薪水,然後到了下個月二十左右還得靠南瓜加鹽煮稀飯過下去。胡適所說「有幾家」中的第一號人家,就是董作賓。 \n 儘管靠南瓜加鹽煮稀飯過日子,各項工作還是得琢磨著幹起來。因而董作賓繼傅斯年出任史語所所長不久,便拿出主要精力主持史語所在南港建造辦公大樓和宿舍工程。一晃幾年過去了,眼看一座座樓舍立起,而董家生活依然極其艱難,許多時候連吃飽肚子都不太容易。董作賓在臺大考古人類學系兼課後,有幾位要好的同事經常看到他每次下課回家,都從校內的小賣部買一包花生米邊吃邊走,且吃得很香甜的樣子,就問他為何總是買花生米吃?董說講完課後肚子就有點餓,吃幾個花生米充饑,別的買不起,花生米便宜些。對方不解地問,為何不拿到家中再吃?董一邊用手指捏著花生米往嘴裡送,一邊不好意思地笑笑說:「我家食指浩繁,拿回去,這包花生米就不是我的了。」 \n 許多年後,董作賓的兒子董敏證實了此事。對此,董敏補充說:「事實上當時的董家確實窮困得很,我爸爸有開夜車搞研究寫文章的習慣,他的桌子下面有個小鐵筒,裡面裝了一點餅乾糕點什麼的,晚上熬夜餓了的時候,就從鐵筒裡掏出一點點墊活墊活。開始孩子們不知道,等發現這個祕密後,就趁他不在家的時候偷偷給吃掉了,結果有一個晚上,我爸爸到半夜又從小鐵筒裡找東西吃,一看是空的了,很懊喪,起身在屋裡轉了幾圈,長吁短歎。我媽媽熊海萍起床看到爸爸愁苦悲戚的樣子,又看到那個空鐵筒,心領神會,當場流下了熱淚。」(本文摘選自《南渡北歸》,岳南著,時報出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