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臺灣原住民現代歌謠的搜尋結果,共01

  • 定目劇 臺灣藝術創新能量

     臺灣自豪的軟實力中,表演藝術是最重要的環節之一。臺灣誕生了許多在國際專業舞臺上發光發熱的表演團隊。這些團隊的成就不在於擁有百萬聲嘶力竭吶喊的粉絲,也不在於令人炫目的舞臺機關和華麗的載歌載舞,而是他們在歷史的扉頁中,為人類文化增添了新的貢獻。  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的一大特色是多達6000場以上的藝文活動,涵蓋了流行音樂、傳統民俗技藝、社團展演、舞蹈戲劇等,種類包羅萬象,堪稱是認識臺灣文化輪廓的最佳場域。  帶狀性常態演出  其中位於美術館園區的「舞蝶館」是精緻表演藝術的核心舞臺。臺北市幾個重要的團隊在「舞蝶館」推出帶狀的常態性表演節目,也就是外國劇院通稱的「定目劇」,包括屏風表演班和原舞者聯手打造的大型歌舞劇《百合戀》;舞鈴劇團取材自插畫家幾米的複合劇場《秘密花開了》;以及優表演藝術劇團特別製作的《花蕊渡河》,輸番上陣,從11月6日起,每天舉行3場演出。  這3齣劇碼都有如下的特色:跨領域、複合式展演、打破傳統與現代的界限、揉合多元文化元素,但彼此各有獨特風貌。《百合戀》是以西方劇場來呈現臺灣原住民魯凱族的傳說,結合了原住民舞蹈和歌謠,但這些舞蹈和音樂並非照抄傳統,而是以現代手法重新演譯,由編舞家布拉瑞揚編舞,配樂家張藝統籌音樂,設計過5次金馬獎頒獎典禮的曾蘇銘擔任舞臺製作。  在屏風表演班藝術總監李國修弟子黃致凱編導下,觀眾看到的是一個帶有神話氛圍的歌舞劇場,在視覺效果方面,巨型升降的水舞臺幻化出傳說中的鬼湖,7公尺高空懸盪的大型鞦韆上演魯凱族搶婚習俗;全劇結束時湖邊千朵百合瞬間綻放,都帶來華麗的視覺饗宴。  每齣戲碼各有風貌  第二齣定目劇《秘密花開了》則洋溢夢幻的童話氛圍。舞鈴劇團與眾不同之處是把一種民俗技藝「扯鈴」發揚光大,使之成為現代劇場藝術。導演魏瑛娟出身小劇場,因此擅長運用小劇場即興、解構的手法,加上插畫家幾米塑造的迷離情境,使得《秘密花開了》維持在輕鬆愉悅的基調上;但別具心裁的服裝設計、宛如特技的扯鈴表演和五顏六色的布景道具,又使《秘密花開了》兼具繽紛活潑的趣味,有別於《百合戀》祭典般的神秘與華麗。  第三齣定目劇──優人神鼓《花蕊渡河》則更彰顯臺灣多元文化特質。從表演型態來看,優人神鼓的表演屬於一種前所未見的音樂劇場,乍看之下兼具戲劇、舞蹈、音樂等元素,但都不「執著」,無法明確定義,彷彿隨意摘拾,卻又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在鼓樂和擊鼓的肢體律動主導下,完成一幕幕舞臺流轉──對觀眾而言,這些流轉無異於表演;但對演出者而言,卻等同於修行。  自由開放環境產物  這種修行是以劇場的型態,向世間眾生傳道,傳達人與自然和諧、傾聽內在聲音、動中持靜、動靜自在等理念。它不用語言傳道,而是藉由藝術直覺的力量,讓觀者自我覺察,自行領悟,彷彿《維摩詰經˙佛國品》所言:「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  包括《百合戀》、《秘密花開了》和《花蕊渡河》,都是臺灣獨具的文化產物,唯有在多元文化而且自由開放的環境,才能孕育而生。以優人神鼓的作品而言,創作者必須嫻熟於東西方的文化理念、藝術手法,無所罣礙,才能打造出如此與眾不同的表演型態。它們彰顯了臺灣文化的創新力量,這種力量讓臺灣文化沒有耽溺在傳統中顧盼自憐,也不會拘泥在雅俗、東西、保守或前衛等框架中,而是隨歷史的演進,自在發展。它們不是無厘頭的顛覆,而是把所有文化元素徹底消化吸收後,創造出新風貌。「舞蝶館」的三齣定目劇,如是成為臺灣極致軟實力的縮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