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臺灣民主化的搜尋結果,共09

  • 古寧頭戰役70周年  馬英九向蔡英文喊話

    古寧頭戰役70周年 馬英九向蔡英文喊話

    今天是金門「古寧頭戰役」 70周年紀念日,前總統馬英九重返戰場憑弔,強調這是一場不被蔡政府重視的戰役,她向蔡英文總統喊話,呼籲她要更珍惜當年國軍將士用生命與鮮血換來的和平與安定繁榮,讓兩岸關係儘速回到正軌,避免衝突對抗而將臺灣帶入險境,才能讓殺戮永遠走入歷史,讓和平盡快成為永恆。 \n \n馬英九偕指揮這場戰役的將領家屬,以及馬團隊高層陳沖、胡為真、高華柱、關中和當年參戰的連長帥化民等人抵金,還與開第1炮,揭開台海第1勝序幕的上士熊震球在「金門之熊」戰車前相會,並赴英勇殉國的李光前將軍廟悼念先烈。 \n \n站在古寧頭戰史館後方碉堡,瞭望當年國共激戰海岸的馬英九說,70年前的今天,9千多名共軍夜襲金門,國軍在李良榮、胡璉與高魁元等將軍的指揮下奮力反抗,激戰3天,最後共軍全軍覆沒,5千多人被俘,4千多名共軍與2000多名國軍魂斷古寧頭,再也回不到親人的身邊。 \n \n馬英九強調,古寧頭驚天一戰,是中華民國政府繼光復臺灣之後,成功保衛臺灣的第1戰,不但鼓舞了軍心士氣,也粉碎了共軍原先預備在拿下金門後繼續進犯澎湖與臺灣的計畫。國家整體情勢就此轉危為安,兩岸隔海分治70年的歷史格局於此確立,政府乃得以致力於建設臺灣的工作。尤其是實施縣市長民選以促進臺灣民主化,同時推動土地改革,包括「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與「耕者有其田」,有效提高農民收益,改善所得分配,促進農村繁榮,並引導地主投資輕工業,為臺灣快速發展經濟,奠定基礎。所以,古寧頭大捷的歷史意義,不只是救了金門,也救了臺灣,不只是軍事的勝利,也促成臺灣政治與經濟的改革。 \n \n馬前總統說,70年後,古寧頭的戰火煙硝早已消逝,但當年保衛臺灣的國軍弟兄忠魂不朽、英靈不滅,對金門同胞當年的配合與協助,大家永難忘懷,也感念他們的犧牲奉獻,為臺澎金馬創造70年安定發展的機會,也深刻體認到,臺灣海峽要由「殺戮戰場」變成「和平廣場」,必須以和解取代對抗,用和平來化解戰爭。 \n \n他還強調,在緬懷這段歷史的同時,也不免為國家當前的局勢感到憂心,在民進黨政府治理下,臺灣正面臨「經濟低迷」、「兩岸對峙」與「民主退步」3大危機。臺灣的經濟衰退,競爭力下滑,蔡英文總統卻無視民間疾苦,還說臺灣經濟是20年來最好,「這是20年來自我感覺最好的總統」,尤其是蔡總統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失去建立27年的互信基礎,雙方關係陷入谷底,陸客大量減少,觀光產業雪上加霜,共軍軍機繞台更成為常態,甚至飛越海峽中線,雙方對立態勢日漸升高,且蔡總統上任以來,臺灣與民主的距離也漸行漸遠,國家機器卻屢屢以清算反對黨、破壞獨立機關自主性、限制言論自由、干擾大學自治,甚至以沒收公投、破壞直接民權的方式鞏固政治權力。 \n \n馬英九說,70年前,國軍弟兄們以「我死則國生」的偉大情操捍衛中華民國;70年來,兩岸關係一度達到史上最和平繁榮的狀態,沒有人在討論共軍什麼時候會打過來,也沒有人在討論國軍能撐多久。遺憾的是,為了拼選舉,蔡政府毀棄長期以來兩岸和解的基礎,將國家帶入歧途,並以廉價的手段激發民眾恐懼,操弄亡國感。在蔡總統主政下,3年來失去7個邦交國,只剩15個,是開國108年以來的新低,我國國際空間大幅萎縮,主權節節倒退。

  • 陸委會:中華民國屹立108年 籲陸民主改革

    陸委會:中華民國屹立108年 籲陸民主改革

    對於中共舉辦建政70周年大會活動及總書記習近平發表相關談話,我陸委員會今(1)日強調,中華民國作為主權國家迄今108年,並在臺灣實踐民主體制、繁榮發展。中共當局必須認識國際現實,臺灣從來不是其共和國成立以來任何時刻的一部分,「一國兩制」不是兩岸關係的處理方案、更不適用臺灣,臺灣絕不會接受。 \n \n陸委會重申,中國共產黨堅持一黨專政70年,治理理念違反民主、自由與人權價值,造成中國大陸發展風險與挑戰;其高呼團結鬥爭、偉大復興與統一,只是軍事擴張的藉口,嚴重威脋區域和平及世界民主文明。 \n \n陸委會強調,臺灣民主化已超過30多年,奉勸對岸在此時機反躬自省,及早推動民主政治改革、還政於民。中國大陸的生存發展命脈非繫於一人一黨,切勿再走回當年錯誤決策的歷史悲劇,才能真正為人民謀幸福。 \n \n陸委會還正告北京當局,政府堅定捍衛中華民國主權與臺灣民主的決心絕不動搖,欺凌威逼臺灣接受其主張將永不可能實現。

  • 蔡英文致函教宗:和平精神必能超越暴力

    蔡英文致函教宗:和平精神必能超越暴力

    蔡英文總統日前致函天主教教宗方濟各,響應教宗「2019年世界和平日文告」。蔡英文在函中表示,中國迄未放棄武力侵犯臺灣的威脅,也持續矮化我們的國家地位,但「我們相信和平精神必能超越暴力」,尊重人類自由平等與尊嚴的基本價值,終將超越任何政治意識形態的束縛。 \n \n以下是蔡英文致教宗函內容全文: \n \n教宗聖座: \n \n聖座2019年世界和平日文告,以「良好的政治是為和平服務」為主題,彰顯和平與政治的密切關係,強調政治若尊重和促進人權、建立公民意識並鼓勵青年,就能成為一種卓越的愛德型態,為和平效勞,本人深感認同與敬佩。聖座的金玉良言如暮鼓晨鐘,提醒從政者勿因名利與權力,忘卻促進和平的神聖任務。 \n \n聖座引用已故越南樞機主教阮文順對政治人物的期許,包括言行一致、誠信、願意聆聽、勇於致力團結和根本的變革等,發人深省。1975年越南共產黨執政後,阮文順樞機主教因宗教信仰遭迫害,未經審訊即遭監禁長達13年,期間憑著信仰的力量,驅散獄中的絕望,寫下《希望的旅途》等書,感動無數人。阮樞機獲釋後出任教廷正義和平委員會主席,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稱他為「希望的證人」,並曾於2000年應邀來臺演講,他的見證帶給臺灣人民極大心靈鼓舞,因為臺灣的處境也是長期處在被壓迫、孤立的國際環境之下,卻從未放棄一直以來所堅持之自由、民主信念。 \n \n目前包括教廷在內,全世界只有17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甚至以促進全人類衛生福祉為宗旨的世界衛生組織,亦基於政治因素,將臺灣2,300萬人的基本?生人權排除在外。但臺灣並未因此走向報復之路,反而更積極善盡世界公民義務,投入國際人道救援,響應聖座「願?受讚頌」通諭,落實推動生態環境保護及地球永續發展,更與18個國家簽署移民事務及防制人口販運相關合作協定或備忘錄,展現臺灣參與全球性議題及與國際接軌的決心,全力防制人口販運。 \n \n2018年6月本人接受《法新社》專訪提問有關中國不斷打壓臺灣的看法時回應,若要用兩個字形容臺灣,最貼切的字眼是「堅韌」,這並不表示臺灣有實力與對岸進行軍備競賽或貿易戰爭,而是因為我們堅信民主與人權的價值,終將引領我們走向康莊大道。 \n \n正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親身見證,他被中國強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關押至死,但在遞交法庭的陳述書中,卻說「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並且仍對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期待,這是因為他堅信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攔人心對自由的嚮往與追求,深切期許中國終能轉變為人權至上的法治國家。劉曉波以生命為代價,沉痛地發出人類對政治的卑微渴望,並殷盼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都能在自己的國家和平共處及相互激盪。臺灣曾歷經從威權體制走向民主法治的艱辛過程,也因為許多前輩的犧牲與奮鬥,才有今日的民主與自由,我們極為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成果,樂願與世界分享臺灣的民主化經驗。 \n \n2018年適逢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年,以及世界人權宣言通過70周年,聖座也呼籲停止「無節制的武器擴散」和「逐步惡化的恐嚇」。歷史告訴我們,戰爭和以暴制暴無法解決問題,從政者應該揚棄僵化的對抗立場,發揮人類的智慧,以理性對話建構爭端解決機制。 \n \n身為國家的領導人,本人十分重視並隨時掌握國際局勢的變化,在充滿不確定的國際環境下,為臺灣找到生存發展的空間乃當務之急的責任。呼籲中國必須正視中華民國臺灣存在的事實;必須尊重臺灣全體人民對自由民主的堅持;必須以和平對等的方式來處理雙方之間的歧異;必須由政府或政府所授權的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這「四個必須」才是兩岸關係朝向正面發展最基本、也最關鍵的基礎。 \n \n中國迄未放棄武力侵犯臺灣的威脅,也持續在國際間施壓限縮臺灣的生存空間,矮化我們的國家地位。儘管如此,誠如聖座文告引用的法國詩人夏爾沛吉名句,我們相信和平精神必能超越暴力,一如纖弱的花朵掙破石縫努力綻放。夏爾沛吉的人生經驗亦印證了尊重人類自由平等與尊嚴的基本價值,終將超越任何政治意識形態的束縛。 \n \n謹向聖座申致最崇高之敬意,並祝聖躬康泰、 \n教運昌隆

  • 「硬頸時代」客家守護臺灣的故事 在苗栗客家文化舘展出

    「硬頸時代」客家守護臺灣的故事 在苗栗客家文化舘展出

    陳慶居∕苗栗報導 \n \n 「硬頸時代」客家守護臺灣的故事特展,21日在客家文化發展中心的臺灣客家文化館,以全新面貌重新演繹百餘年來的故事,將延續客家人看似溫和沉默,卻有強大且篤實堅定的勤奮精神,不論保家衛鄉犧牲或威權下的抗爭,都可以從客家身影綜觀臺灣民主化的過程。 \n \n 上午的開幕式,由客委會副主委楊長鎮、中心主任何金樑、縣長徐耀昌、多位客家大老和文化界人士,一起以「手護臺灣蓋印儀式」揭幕,邀請來賓和遊客走入客家族群守護臺灣的硬頸時代。 \n \n 描述硬頸時代的特展,從1895年乙未保臺戰役、1947年二二八事件、1977年桃園縣長選舉中壢事件、1979年美麗島事件到1988年農耕機進攻總統府、還我客家話大遊行,乃至於1993年美濃反水庫運動、2012年反媒體壟斷及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展場布置也還原現場,勾起許多人感觸。

  • 反思台灣民主化30週年 大阪揭序幕

    文化部與日本漢學研究重鎮愛知大學攜手,以「反思臺灣民主化30週年」計畫,介紹解嚴前後臺灣文化與學術的多元發展,並結合中東、中國等地區民主化議題討論,凸顯台灣於亞洲地區之特殊性。 \n \n愛知大學為文化部在日本中部地區傳播臺灣文化重要夥伴,今年將活動觸角延伸至關西,辦理「台灣文化光點計畫─反思臺灣民主化30週年」系列研討會。研討會首場活動於大阪大學舉行,邀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教授薛化元、關西學院大學大東和重及大阪大學田中仁教授等人,就歷史研究、文學、流行音樂及漫畫等大眾文化角度切入,以軟性文化議題,呈現台灣民主化前後文化多元發展及價值,活動有近百位民眾參加。 \n \n駐日本代表處臺灣文化中心主任朱文清於致詞時表示,在言論自由、資訊爆炸的當代,台灣年輕人似乎無法想像,30年前臺灣還是個禁書、禁歌,夜晚需擔心警備總部敲門的時代;解嚴之後,各項法律修正、國會改革、選舉制度改革,目前台灣已是真正民主國家,能夠以選票和平政權輪替,是臺灣人的驕傲,期待在思想、創作自由的環境下,台灣文化會更豐富。

  • 華爾街日報專訪 蔡總統:敦促兩岸對話

    總統蔡英文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強調,期盼在沒有前提下,與北京展開對話,對「蔡習會」也持開放態度,但台灣「不會屈服在壓力之下」、也「不會走到對抗的老路上去」。 \n 蔡英文總統還表示,在未設先決條件下,兩岸應該儘快坐下來談,找出一個雙方都可以解決的辦法,但是不希望在雙方有意義地會談時,受到政治框架的影響。 \n 蔡總統希望中國大陸不要誤解,也不要誤判情勢,以為用壓力就可以讓臺灣人屈服。總統表示,她相信在民主的社會,這種壓力是所有人民一起承擔,不是政府就可以直接做決定,必須探求及探知民意之後才能做出決定,政府不可能做出違反民意的事情。 \n 華爾街日報網站今天刊出蔡總統於台北時間4日在總統府接受該報北京分社社長韓村樂(Charles Hutzler)的專訪文章,談及兩岸現勢、台灣的國際空間遭打壓、美國總統大選及她對南海仲裁、香港的看法等。 \n 訪談中,蔡總統指出,兩岸的經濟互補性已經慢慢減少,雙方其實愈來愈是一種競爭關係。政府將以創新能力、工業基礎,以及技術研發的能量,再次促使臺灣經濟能夠升級、轉型,讓臺灣更有國際競爭力。 \n 華爾街日報指出,蔡總統在逾1小時訪問中多次提及完全民主化的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複雜關係,她期盼中國大陸瞭解其520就職演說的內容已展現最大的彈性與善意,也把臺灣最大的公約數都考慮進去,希望中國大陸尊重臺灣民主機制產生的立場與判斷,回到520之後那段時間,雙方盡力維持理性及冷靜的立場。她強調,「維持現狀的承諾不變、善意也不變。」 \n 面對因中國大陸打壓,臺灣今年無法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蔡總統告訴華爾街日報:「我想雙方還是要坐下來談」、「一方面我們需要國際社會更強力的支持我們,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能夠跟中國大陸方面坐下來好好地談一談,能夠找出雙方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 \n 被問及美國總統大選的問題時,蔡總統表示,「我們當然不能在這個階段對美國總統大選有什麼樣的評論,不過我想不論是兩位主要候選人中間任何一位當選,都會維持我們長期以來跟美國的關係,尤其我們也非常期待,在美國新的政府成立之後,對於『臺灣關係法』跟過去的六項承諾都能繼續維持,同時根據『臺灣關係法』依照臺灣的需求,能繼續提供臺灣所需要的防禦性武器。」 \n 面對南海仲裁問題,蔡總統首先回答,「對南海仲裁的判斷,我們的回應其實是以我們自己獨立的判斷,而且以臺灣的利益所做出來的決定。」 \n 蔡總統又說,「我們的立場其實很清楚,也就是中華民國對南海諸島與其相關海域享有國際法與海洋法上的權益。」、「希望整個南海爭議的解決能夠符合海洋法、國際法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相關規定。」 \n 被問及是否有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會面的想法時,蔡總統說,「我們覺得雙方可以見面、坐下來談談是好事,但如果要設定政治的框架,我覺得不好。正因為在立場上有差異,所以我們更要坐下來談,而不能說是因為我們要坐下來談,所以先去接受了我們本來就要去處理需要用共同協商來處理的政治問題。所以這是中國大陸方面一向以來的想法,就是任何有意義地協商都要有一個前提,這種政治框架對雙方關係的發展其實是有阻礙的。」 \n 被問及香港問題時,蔡總統說,「我們與香港人民都有一個共同的追求,也就是自由、民主與人權,我們希望香港人的自由民主還有人權被尊重,他們也可以在香港實踐一個民主制度裡面應該有的權益。」 \n 蔡總統接著說,「當然,我們所處的情況還是和香港不一樣,畢竟我們還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香港還是受到一國兩制約束的地方,但是從共同追求的一個理想來看,民主、自由與人權確實是這兩個地方共同所分享的價值,我們也會持續地觀察香港在這方面的發展與香港人民的訴求,以及中國大陸如何處理香港人民對於民主、自由以及人權的追求。」1051005 \n

  • 書摘:少年臺灣史

    書摘:少年臺灣史

    【準總統讀的書】特別企畫 \n 餘論 轉型正義和美麗新國家 \n 1992 年之後臺灣歷經很多重大變革,1996 年總統直選是民主化的重要指標。在戒嚴時期,憲法為蔣介石轉彎,他當了五任總統,直到過世為止(1948-1975),剩下的任期由副總統嚴家淦做完;1978 年蔣經國選上總統,在第二任上過世(1978-1988),剩下的任期由副總統李登輝做完。1990 年李登輝選上總統,直到這個時候,總統由國民大會代表選出,六年後總統改由人民直選,由李登輝當選。親愛的少年讀者,你們已經習慣總統就是要由人民直接選出,但大概不會想到走到這一步有多不容易! \n 2000 年第二次直選總統,由民主進步黨陳水扁勝出,一般稱為「政黨輪替」,但我們要注意,從解嚴到2014 年的此刻,國會都是中國國民黨占最多席位,「政黨輪替」只是總統的位置,國會多數黨從來沒輪替過。陳水扁在2004 年成功連任;2008 年由中國國民黨馬英九贏得總統選舉,他在2012 年競選連任成功。 \n 少年讀者,你們大都生在1994-2000 年之間,也就是臺灣自由化之後,在多元文化的氣氛中成長,伴隨你們長大的這段歷史很複雜,我們沒有足夠的篇幅來講,讓我們集中討論幾個和你們的未來最有關係的問題吧。 \n 你們都聽過「轉型正義」吧?它來自英文的“transitional justice”,這是1980 年代以來世界上很多國家都面臨的問題,而且必須努力落實的工作。為什麼叫做「轉型」?這些國家在擺脫長期的集權/專制獨裁統治之後,走向重建的道路,肯認民主、自由、人權是社會的核心價值。這個轉變是革命性的,因為集權/專制獨裁統治恰恰相反,是反民主的,人民沒有自由,人權遭受嚴重斲害。轉型指的就是這種巨大的過渡(transition)。集權/專制獨裁統治下,很多民眾受到迫害,甚至發生大屠殺、族群清洗的慘劇;新國家如何面對過去以「國家」之名所行使的不當暴力?如何還給受害者公道(justice)?這就是轉型正義的課題:在新的民主社會,對過去的不公不義進行調查和矯正。一般認為,落實轉型正義有五項必要的工程要做:1. 究明真相。2. 釐清責任歸屬(追究責任)。3. 道歉、補償、興築紀念碑等。4. 提供受害者傾訴的平臺。5. 確立能夠防止再度發生的機制。 \n 在這裡牽涉到「國家機器」(政府的制度、組織、系統等)和它的操作者的問題。在自由民主社會,國家為人民而存在,國家機器必須中立,受到嚴密的監督;專制獨裁國家剛好相反,國家機器由獨裁者,或一個黨、一群軍人、一個統治集團所控制,人民是為了他們的目的和利益而存在;他們為了控制社會,動用國家機器來對付人民,例如任意拘捕、刑求、監禁、處決等,更巧妙的是利用司法來對付反對人士。這類的國家暴力之所以可能,是因為國家機器被統治者掌控,而且實際操作國家機器的各層人員也願意配合「上面的意思」。換句話說,獨裁者之外,許多人都參與的國家暴力的不當行使;如果只是純粹執行命令(如劊子手)是不用負責的,但多數人應負起或多或少的責任(要調查才能釐清責任)。在社會民主化之後,這類迫害人權的事實必須受到調查,加害者必須受到譴責,並追究他的責任;受害者必須獲得平反和必要的賠償,並且提供訴說苦難的管道。新國家必須建立穩固的自由民主體制,以確保過去的錯誤不會再發生。也就是說,除了還過去的受害者公道之外,主要還是為了未來──被國家機器碾碎的人,誰能還他們生命?誰能還他們青春?沒有人能,我們只能讓他們的犧牲有意義,讓他們活在我們的記憶中。 \n 如果以轉型正義的標準來看,我們除了道歉、賠償(白色恐怖還只是「補償」,不是賠償)、建紀念碑之外,我們做得很少,甚至什麼也沒做,尤其追究責任這方面。臺灣的白色恐怖,基本上看不到加害者,好像這些受害人自動走到馬場町被槍決,自動走到綠島被關。看不到加害者的國家暴力,也就是等於讓加害者繼續「匿名」操作國家機器,這是很危險的事情,只要威權統治換個面目再度回來,他們就會「習以為常」地繼續行使不當的國家暴力。我們前面問過:誰殺了傅如芝?誰又殺了「同案」的其他十一位年輕人?但是,我們社會很少人知道這樣的事情,那個寫幾個字就剝奪他們生命的獨裁者,還繼續受到尊崇,他的紀念館矗立在我們的首都。那些判人死刑的軍法官,不少人靠檢覈(透過檢定方式)轉為律師,彷彿世界上沒發生這些慘劇。那些以刑求人為樂的人,都沒有面目,隱身在你我身邊。傳統漢人社會習慣和稀泥,也許我們無法真正追究法律責任,但至少總可以做到道德譴責吧?看不到加害者的國家暴力,保證國家機器無法中立化,有利於舊勢力趁機回魂。 \n 由於轉型正義無法落實,臺灣正面臨自由度減縮的危機。從獨裁走向民主,不是一條容易的路,蘇聯解體後的俄國(俄羅斯聯邦)就是個明顯的例子,在普亭長期當權下,逐漸退回威權統治,而他可是前情治機構kgb 重量級人物。親愛的少年讀者,民主倒退、自由減縮,這都將影響你們的未來。何以會這樣?你們必要了解四十年黨國教育的影響,才有可能破除它的魔咒。 \n 現在掌握臺灣命運的領導階層,大約出生於1945-1960 年之間,他們接受整套的黨國教育,沒有臺灣歷史,沒有臺灣鄉土,他們被教導認同的鄉土在中國,而且吸收最好的人,還會反過來瞧不起「本土」,認為只要是「臺灣的」,就是低俗,就是次等;這和你們自然形成的鄉土感情是很不一樣的。在臺灣民主化的過程中,他們當中有一部分的人有所省悟,選擇支持或參與公民抗爭;但是,另有一部分人,不只沒有參與,而且是站在對反面。後一批人包括威權統治集團的後代,以及吸收進來的本地人子弟。在這裡我們要特別說,有一些外省人和外省第二代游離出來,選擇認同臺灣;同樣地,有數目更多的臺灣人和他們的子弟,因為各種原因和教育的關係,成為黨國的擁護者,甚至被提拔到比較高的位置。即使一生奉獻給民主運動的本土人士,也難保她/他們的子女不被黨國收編,並為它效命。 \n 黨國很照顧軍公教階層,除了游離者,他們比起勞農大眾,最支持黨國。外省人內部也有所分化,低階的榮民淪入社會底層,一些人成為平民,高高在上的是所謂的「外省權貴」,他們大抵來自高層的軍公教家庭,他們的父母能擁有高於他人的位置和資源,往往不是靠實力和競爭,而是靠黨國的庇蔭;連他們自己都是靠某種特權或優惠而成為「人上人」。因此,他們之所以擁抱黨國,很可以理解;他們無法認同臺灣,也很可以理解。試想:如果你到大學畢業,讀的都是黨國教育那一套,從精神上疏離鄙棄臺灣,也沒學到本地的歷史(本書所寫的,可都是秘密喔),何況黨國那麼照顧你的家庭,那麼,你會成為怎樣的一個人呢?就算在某個階段,你曾站在公民抗爭的這一邊,最後你還是回到最熟悉的炎黃子孫的慣性思維。 \n 另外一個可能困惑你們的問題是:中國國民黨(國)曾經堅持「漢賊不兩立」,導致臺灣無法留在聯合國,為什麼現在它和中國共產黨(共)那麼要好?歷史上,國共鬥爭很慘烈,最後導致國共內戰,前者失敗,才撤退到臺灣。這兩個黨,儘管曾「誓不兩立」,卻有不少相同點:都是以黨國體制(反民主、反自由、迫害人權)起家,都宣揚中國民族主義,都仇日,都反臺獨。這些共同點,或許就是國共今天能夠合作的主因。 \n 將來你們若進一步去了解2000 年以來的歷史,應該也會感到困惑:為什麼有那麼多有名的人變來變去?這和黨國教育脫不了關係。黨國教育灌輸一套特定的意識型態,注重作文──也就是做文字功夫,以虛為實,以假作真,只求符合「題意」(反共必成、領袖英明等),而升學靠考試,於是形成一個篩選會背誦、會作文的輸送帶。另外,教育現場充滿虛假風氣,等於教導學生作假、說謊才是成功之道。一元化的教育讓成績好的人,從小出慣風頭,自我很大,也很自戀。因此,我們會看到很多戒嚴時期養成的菁英,沒有中心思想,沒有原則,不擇手段只求個人的聲名和利益;有人永遠搶鎂光燈,不管舞臺老闆是誰。雖然還是有不少人格者(臺語,讓人打從心底尊敬的人),但是變色龍更多。那是畸形教育的結果,你們必須了解源由,才能不被他們所迷惑──用流行而有學問的話來說,才能「除魅」呢。 \n 解嚴以後,自由、民主、人權、多元文化,已經成為臺灣社會的核心價值,只是它還不穩固,隨時可能被摧毀──近年來掠奪式的黨政商利益集團,裡應外合,力道非常強大。不管你的父母來自哪個族群,你們絕大多數人應該都自認是臺灣人,臺灣是故鄉,也是國家──不然是什麼?你們可能會這樣率直地問。但是,你們的父母輩,因為黨國教育的影響,很多人無法這樣自然地說;「臺灣」好像是個講不出口的名字,需要遮遮掩掩。請了解他們,但不要受他們影響;未來是你們的,沒有人有權力剝奪你們應該享有的生活方式。慶幸的是,你們的祖輩、父母輩,不分族群,有不少人非常認同臺灣,想為你們守護她。臺灣是個美麗、多樣、豐富的島嶼,是地球的寶貝,是我們的寶貝;在這裡,有先人流過的血,在這裡,有我們未來的夢。不管多艱難,讓我們一起面對嚴峻的挑戰,超克險厄,打造一個美麗的新國家。 \n *** \n 【本文摘自】 \n 寫給島嶼的新世代和永懷少年心的國人 \n 周婉窈著,許書寧繪,玉山社,380元,歷史 \n 【作者簡介】 \n 周婉窈 \n 嘉義大林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學士、碩士,美國耶魯大學博士,現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n 作者專治臺灣史,著有《日據時代的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自立晚報出版部,1989)、《臺灣歷史圖說》(中研院臺史所,1997;增訂本:聯經,2009)、《海行兮的年代》(允晨,2003)、《海洋與殖民地臺灣史論集》(聯經,2012)等書,譯有《史家的技藝》(遠流,1989),並主編多種圖書。《臺灣歷史圖說》目前有韓文譯本(新丘文化,2003)和日文譯本(平凡社,2007;增補版:2013)。 \n 史學著作之外,作者曾出版散文集《面向過去而生》(允晨,2009),以及人物傳記《臺灣史開拓者王世慶先生的人生之路》(新北市政府文化局,2011)。近年來,作者和臺灣史研究生一起經營「臺灣與海洋亞洲」部落格和同名臉書。 \n *** \n 【讀書的總統‧總統讀的書】特別企畫 \n 準總統讀的書: \n 閱讀‧蔡英文 \n 讀書的總統: \n 一旦文青當總統 \n 【蔡英文讀的書】(點選書封可閱讀精彩書摘 ) \n

  • 「公民反思」論壇 激盪新行動

    文化部22日舉辦「公民反思 社會實踐」論壇活動,邀請來自美國、中國大陸、香港、馬來西亞與臺灣的社會實踐家分享各自的公民行動經驗,同時吸引300位民眾共同參與對話,激盪出新的思維與行動展望。 \n \n文化部許次長秋煌開場致詞時表示,臺灣社區因民主化及多元文化發展環境沃土的滋養下,促使公民社會組織的蓬勃發展。因此,文化部從長期關注臺灣這片土地上社區營造的發展,到建立的公民社會交流對話平臺,就是希望促進臺灣與亞太地區NGO團體搭起未來跨領域合作契機,今日無論在環境保護、社區營造、公益服務等議題的反思與實踐,深具意義,相信能捲動更多公民們投入有意義的公民文化行動! \n \n在第一階段「公民社會的生根與深耕」議題探討中,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蕭新煌引言,提出臺灣第三部門演進與發展的深入觀察與精闢見解,接續由香港會社民工工作室的發起人朱漢強,以環保為出發點發起「關燈運動」,然因公部門考量關燈易影響香港「東方之珠」的國際形象而無法延續,所以提出除熱情之外,尚需了解公民行動與環境之間的變動關係,才能持續下去。臺灣「花蓮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理事長黃榮墩,則以幫助偏鄉農民建立農產品銷售渠道為例,解決滯銷問題,形塑了一種透過大眾互助力,照顧偏鄉兒童教育與部落社區經濟的「好人運動」行動模式。 \n \n第二階段為華人地區NGO經驗交流中,由國際NGO工作者褚士瑩先生引言,以其走遍世界投入公益行動的體驗,提出志工行動力的影響因素包含了政治環境、宗教信念或種族隔閡,可能產生對行動的削減力量,但仍期許有志者能夠跳脫限制與框架,著眼真正需要的弱勢對象。中國大陸「綠駝鈴環境發展中心」執行主任徐定艷,提出中國大陸甘肅省環保組織,積極與公部門溝通及協助落實改善環境問題的經驗;美國「非營利組織協會」(DMA Nonprofit Federation)前資深總監李浩慧,則以美國聯邦政府重視與非營利組織交流之角度,建議華人地區NGO組織應從政策面著眼,重視募款運用的資訊透明化,並應於事前加強與公私部門對話溝通,以真正解決問題。

  • 觀念平台-讓庶民有幸福感 才是好政府

    若不是春節期間台北又濕又寒的沉悶,大概不會注意到這則報導,「馬政府執政將近兩年,民眾對社會價值的觀感如何?根據行政院研考會的電話民調,竟有四九.五%的民眾不認為馬政府上台後,台灣社會的公平正義較以往進步。這是行政院研考會去年十一月進行民眾對社會公平正義的看法電話民調,並在網站公布…」。這是個不令人意外的結果,而我忝為研究團隊成員之一,也略述研究過程中的感觸。 \n「社會公平正義是什麼?」這是個嚴肅的哲學問題!我們沒辦法這麼大哉問,而須轉換成庶民的經驗與語言,簡單講,就是「你覺得幸福嗎?快樂嗎?」一個可以讓民眾覺得幸福快樂的社會,不論經濟發展程度高低,就是個公平正義的社會!而這樣的幸福感又可來自幾個層面,「政治上,是不是有可以發聲與參與的管道?」、「經濟上,是不是有適當的工作與所得?」、「社會上,能不能保障弱勢者的權益?」、以及「司法上,能不能剷奸除惡、保護好人?」有趣的是,在經濟與司法面,民眾的評價普遍較低,政治與社會面則較高。 \n這樣的結果究竟蘊含著什麼意義呢?雖然政治上的藍綠對抗令人厭惡,但開放的民主社會卻也是臺灣民眾珍惜且引以為傲的資產;社會福利的發展是民主化之外的重要成就,逐步撐起了臺灣的社會安全網。然而,如果有適當的工作機會與所得,沒有人想靠社會福利維生,甚至還有能力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但這卻是薪資階層心中的最痛,反映在失業率與非典型就業的升高,以及薪資的凍結(甚至減少);另一方面,諸多貪腐案件讓民眾的相對剝奪感更甚,但司法的回應卻是緩慢的,對於因貧犯罪的案例,民眾則有著更多的同情心。這些矛盾交織的結果,當我們問到臺灣近一年的公平正義是否較以往進步時,多數民眾陷入在兩難的判斷中,即使扣掉無反應者與抽樣誤差的可能性,持負面看法的民眾還是較多。 \n過去產業與財稅政策的偏頗,壯大了特定產業,一般薪資階層卻無法分享到合理的經濟發展成果,已經成為臺灣社會的隱憂。民眾對因貧犯罪者的同情,某種程度也意味著自身對未來的害怕,擔心自己落入到類似的處境中;對未來的擔憂更影響到生育下一代的意願,不思從根本解決,天真地期待發津貼來誘發生育行為,終究成效有限。 \n大雨寒冷的春節假期,沒有了年前尾牙的大魚大肉,一碗自家熬的地瓜稀飯,溫暖了身體,更讓幸福感油然而生,這是簡單的幸福。其實民眾要求的不多,一份穩定的工作與可以預期逐年成長的薪資、以及一個可以真正保護好人的司法體系,民眾的幸福感就會有全然不同的結果。如果政府連這樣簡單的要求都無法達到,就不能怪民眾沒有信心了!(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工作系主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