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臺灣的邦交國的搜尋結果,共12

  • 外交部委託貿協 推廣史瓦帝尼優質產品

    外交部委託貿協 推廣史瓦帝尼優質產品

     外交部委託外貿協會於日前舉辦「史瓦帝尼農牧產品發表會暨視訊洽談會」,協助兩國廠商發展後疫情時代經貿合作商機。  活動由外交部國際合作及經濟事務司司長蔡允中與外貿協會秘書長林芳苗代表致詞,並邀請史國駐臺代辦琳蒂威庫內內(Vulindlela Kunene)出席,會中就史國經貿環境,邀請史國大使館經貿投資處處長葉衛綺分析臺商在史國的投資策略。  貿協秘書長林芳苗表示,史瓦帝尼是臺灣在非洲的邦交國,擁有多樣高品質的農產品,雙方有簽訂經濟合作協定(ECA),可成為我國廠商拓展非洲的據點。  外交部國際合作及經濟事務司蔡允中司長表示,雙方已達成共識,將攜手發展電子商務市場。目前將持續強化當地基礎建設,期待未來更多合作。  史瓦帝尼王國駐臺大使館代辦庫內內表示,相當感謝外貿協會及外交部辦理此活動。  外交部特別為該活動設計製作非洲圖樣的專屬口罩,偕友邦共同抗疫,持續展現Taiwan can help, Taiwan is helping。  在外貿協會的協助下,推動產業數位行銷及舉辦視訊洽談會,讓我國企業在全球疫情衝擊下站穩腳步,開拓新商機。  活動也由史國9家企業與16家我商進行一對一視訊洽談,透過活動強化兩國經貿交流,促進雙方邦誼。活動中同時安排我商「花芊生物科技」與史商Montigny Investment簽署採購意向書,藉此開拓臺灣在非洲貿易的觸角。

  • 與日本祝賀團餐敘 蔡英文盼提案啓動CPTPP磋商

    與日本祝賀團餐敘 蔡英文盼提案啓動CPTPP磋商

    蔡英文總統今天午間與「國慶日本國祝賀團」團長古屋圭司眾議員一行餐敘,期盼「日華議員懇談會」能在國會提案,要求日本政府和臺灣啟動「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磋商,帶動更緊密的臺日夥伴關係。 日本祝賀團今天由外交部次長徐斯儉及臺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陪同,到總統府與蔡英文總統餐敘,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李大維也在座。 蔡英文致詞表示,日本今年是令和元年,在安倍首相的領導下,成功舉辦G20大阪峰會,還在世界盃橄欖球賽連勝3場,往世界8強邁進,種種成就都是國際矚目焦點。接下來日本還將舉辦令和天皇的「即位禮正殿之儀」及2020年的東京奧運等重大活動,她也預祝活動一切圓滿順利。 蔡英文提到,由她擔任會長的臺灣文化總會,最近在東京上野公園舉辦「Taiwan Plus」文化祭活動,吸引8萬民眾參與。這項活動一年比一年盛大,她也特別感謝日本各界朋友的大力協助。 她說,臺灣跟日本是距離相近且交往密切的好鄰居,兩國的旅遊觀光、投資數字年年增加。每當臺日兩地發生天災時,雙方人民都能發揮善意,幫助彼此度過難關。 這幾年來臺灣在國防、外交、經濟上都有非常重要的進展,但蔡英文表示,中國打壓臺灣的力度也持續加大,例如最近威逼利誘接連挖走臺灣邦交國。「日本朋友的關心及聲援,讓我們感到溫暖,各位的支持是我們重要的後盾」。 她也特別感謝「日華懇」在今年3月及5月通過決議文,支持臺灣參與WHA等國際組織。並強調,臺灣作為國際社會積極負責的一份子,同時也是印太戰略重要的一員,希望未來能和日本積極合作,共同為國際社會作出更多貢獻。 今年3月臺美日三方共同在臺灣聯名主辦「2019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活動,她認為,這是一項劃時代的重要成就,也顯現了臺日雙方在國際合作上的投入及決心。 最近,美國參議院外委會通過「臺北法案」,支持臺美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她希望古屋會長領導的「日華懇」也能在國會為臺灣發聲,要求日本政府和臺灣啟動CPTPP的磋商,「相信可以帶動更緊密的臺日夥伴關係」。

  • 府召開國安會議嚴防中國介入2020選舉

    府召開國安會議嚴防中國介入2020選舉

     國安會日前召開中國升高對臺威脅及介入選選專案會議,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表示,中國近來一連串對臺灣具威脅性的舉措,顯示中國當局正無所不用其極地介入2020年臺灣「二合一」選舉。建議未來除聯合美、日等印太區域友我國家,確保臺海現狀不被改變之外,也要尋求臺灣的國際戰略新定位及外交發展的最佳選項。  國安會「因應兩岸關係新情勢專案小組」9月23日下午3時召開會議,由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主持,與會人員包括:外交部長吳釗燮、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國防部副部長張哲平、國安局副局長柯承亨、國安會諮詢委員傅棟成、副秘書長蔡明彥等,總統府今天公布會議內容。  府方指出,這項會議是針對近來兩岸關係情勢變化,以及今年底前中國對臺政策的可能動向,進行報告及討論;國安會並提出「中國升高對臺威脅與介選之綜合研析」專案報告,報告指出中國近來對臺灣一波又一波的施壓恫嚇,包括:持續性對臺軍演、暫停陸客自由行及大幅縮減團客、抵制金馬獎、利誘索羅門、吉里巴斯與我斷交等等,顯示中國當局正無所不用其極介入2020臺灣「二合一」選舉。  會議中也針對中國升高對臺威脅的原因及介入臺灣選舉的策略及各種作為進行研判,並對年底前北京對臺作為的各種可能情境及因應,進行沙盤推演,最後由主席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作成結論,並呈報總統。  專案小組會議也決定將「中國升高對臺威脅與介選之綜合研析」報告摘要提供新聞媒體,以利國人能充分掌握正確資訊,避免受中國當局及有心人士的影響及誤導。  國安會也建議,在因應中國當局日益升高的對臺威脅及介入選舉,必須特別強調幾點:  第一,在政治上,特別要強調,這不是戰爭或者是和平的抉擇,而是維持中華民國主權獨立現狀、或被中國統一的抉擇。  第二,在國際關係上,未來除須堅守「維持臺海和平穩定現狀」的國際共識,並聯合美、日等印太區域友我國家,確保臺海現狀不被改變之外,也要尋求臺灣的國際戰略新定位及外交發展的最佳選項。  未來一方面,加強對邦交國實質發展的貢獻、鞏固長久邦誼,另一方面,更要善用國際上日益擴大的友我新情勢,推動更多元、深廣的實質外交關係,提升臺灣在國際社會的能見度及建設 性角色,彰顯國家的主權,進而讓臺灣成為維 護民主、自由與人權、促進區域和平與發展的 最可信賴之夥伴。  第三, 在國防上,我們必須讓廣大的人民知 道,唯有堅實、強大的國防力量,才能嚇阻中 國的軍事冒進,保障臺海的和平與穩定。面對 中國的軍事威脅,我們不主動求戰但不畏戰, 秉持「防衛固守、重層嚇阻」之軍事戰略指導, 全面提升國軍戰力,以維護國土主權、捍衛自 由民主,確保區域和平與臺海穩定。  第四, 在國家安全上,我們必須嚴密注意及 防制中國大陸對臺灣社會日益擴大的滲透、分 化及統戰,除了完善國家安全防護網的各項法 制作業外,我們更要採取強有力的應對措施, 防止對岸透過網路攻擊、散布假訊息及用各種 方式影響部分媒體,操弄我輿論,干擾國內選 舉,以確保民主運作及公正性不受影響。  第五, 在經濟上,我們須有力因應美中經貿 衝突及國際經貿局勢變遷,積極協助臺商回臺 投資,及強化國際佈局,提升臺灣在全球產業 鏈的優勢與戰略地位。  而面對中國對臺灣經濟 的磁吸及企圖影響選舉的各種抵制及限縮措施, 我們更須重視經濟主體性,加速產業轉型升級, 減少對中國的依賴;政府也不坐視中國當局 「以經逼政」的陽謀,會採取強有力的應對措施來增強經濟抗壓性,保護我們產業和人民就 業,避免因抗拒中國統戰或受對岸限縮措施的影響而無辜受害。

  • 蔡總統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專訪 全文

    蔡總統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專訪 全文

    蔡英文總統日前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專訪,針對兩岸關係、香港「反送中」、臺美及臺日關係等議題,回應媒體提問。 總統問答內容如下: 問:今年1月起臺灣周遭情勢有很大的轉變,這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演說結果,他強烈主張要將「一國兩制」導入臺灣,您身為臺灣總統,當時是如何應對的呢? 總統:在今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來所謂「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時候,在那個當下,很多的臺灣人覺得是沒辦法接受。所以做為一個國家領導人,我必須以很清楚的方式表達出來,所謂的「一國兩制」,不是臺灣人可以接受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提出,讓臺灣人覺得,好像長期以來中國主張的一個中國,或者是統一這件事情已經進入了中國的政治時間表。表現出來他們對於所謂臺灣問題的解決,有一定時間的壓迫感。所以,作為臺灣領導人,我必須要講清楚,「一國兩制」不是臺灣可以接受的。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我們對於兩岸的穩定跟和平都採取了一個很負責任的態度。我們不挑釁,也盡最大的能力來維持兩岸之間的和平、兩岸之間的穩定,我們主張維持現狀。但是這個「一國兩制、臺灣方案」提出以後,在很多人的感覺裡面,包括很多臺灣人,覺得是中共一方的改變現狀。對臺海的和平穩定其實不是一個正向的發展,所以我們就採取了很堅定的態度,告訴北京當局「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不是臺灣人民可以接受的。 問:習近平對於臺灣有強烈的想法與主張,當初您對習近平演講的回應,是事先設想好的嗎? 總統:在去年的後半年,甚至於在去年尾的時候,也做了一定程度對情勢的評估,還有對中國方面的觀察。我們是有感覺到,在今年初的時候,他們有可能提出一個比較大膽的方案,所以我們心裡也有一些準備,當他提出來的時候,我們在幾個小時之內就回應了。 問:所以當習近平「一國兩制」的發言,您有種「終於提出來了」的感受嗎? 總統:在他提出來的同時,我相信在他們內部的準備裡面,也開始了一些作為,希望把「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說法能夠落實在他們的政策,所以我們也觀察到他們內部也有一些計畫,要把「一國兩制、臺灣方案」變成是他政策上的一部分。 問:您提到臺灣現在要維持現狀。「一國兩制」的問題點為何呢?「一國兩制」跟維持現狀有否衝突?無法藉由「一國兩制」達成維持現狀嗎? 總統:臺灣的現狀其實是很清楚的,我們主權是獨立的,有一個獨立的主權,來做為我們在臺灣建構一個民主自由方式的基礎。「一國兩制」,比如說以香港的例子,它的主權是在中國,不在香港,也就是在沒有主權的情況下,是沒有辦法保證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可以得到絕對的保障。所以我們聽到「一國兩制」的時候,最大的憂慮就是我們現在主權獨立的現狀會被破壞掉。 問:當前香港有很多年輕人在進行抗議活動,您對目前的抗議情勢有何看法呢? 總統:我覺得中國,尤其是北京當局,必須要信守當年他們所做的承諾,也就是對於香港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期待能夠實現。換句話說,與其壓制香港民主的發展,倒不如讓香港的民主能夠正常的,而且自然的發展。以我來看,這是中國在面對香港人期待的時候最好的方案。 問:臺灣人對香港的狀況感同身受,是不是認為我們以後可能也會是一樣的狀況呢?您對香港示威群眾的看法為何? 總統:我相信絕大多數的臺灣人,對香港人民走上街頭要求民主,基本上都是抱持一種同情的、支持的態度。我們自己在臺灣過的是自由民主的生活,也希望香港人跟我們一樣可以過著民主自由的生活,因為這是文明社會共同的價值,也是共同的期待。所以有人說,「今天的香港是明日的臺灣」,倒不如說,我們希望「今天的臺灣是明天的香港」,讓香港人也有他們享受民主自由生活方式的權益。 問:現在的臺灣是明日的香港嗎? 總統:我們希望今天臺灣這種民主生活的方式,明天的香港也可以享受得到。 問:聽說有從香港跑來臺灣的移民,您對此表示歡迎且會展開行動,您想要跟香港建立何種連結?今後有何具體的舉措呢? 總統:事實上持續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看到很多的香港人選擇住在臺灣,在這裡生活、在這裡工作。對於他們認同我們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也表示歡迎。我們也有一個特別的條例來處理跟香港人民的關係。基本上,我們對於他們認同民主的價值,願意來這裡生活,而且願意來這裡工作、遵守我們法律的規定,都非常的歡迎。 問:從習近平今年1月的演講後,就有各種不同的動作,例如以臺灣海峽為中心,進行軍事活動,您有感受到軍事方面的壓力嗎?最近是否有更強烈的狀況呢? 總統:我想這段時間以來,中國在臺海的軍事是有增加,而且規模也有增加。但是它不是在傳統上,只有在臺海的這些活動,它已經超越臺海,走到太平洋的部分去。這也顯現出來,中國的企圖心不是只有在臺海,中國的企圖心是在整個區域。區域中所有的國家,尤其是民主國家,在面對這種情勢的時候,其實應該是以一種共同面對的心態來看這個區域的軍事發展。 中國的這種企圖心,還有中國在軍事活動的增加,確實讓我們覺得,有必要強化自我防衛的能力。所以我上任以來,對於我們的國防自主、軍事能力的強化,還有軍事人員的訓練,以及軍事裝備的精進等,採取了很多優先政策,來支持這些強化國家的防衛能力。 另一方面,除了軍事能力的強化之外,我們也同時強化了反中國滲透臺灣社會的能力。中國長期以來,尤其是近來,持續強化滲透臺灣每一個社會部門的能力,我們也都有很密切的觀察,同時也有掌握。我們是一個民主社會,民主社會很大的一個風險,就是很容易被以民主的方式來滲透。換句話說,我們強調的是自由,一個自由的生活方式。所以任何的交流,我們都抱持一個開放的態度。但是透過交流來達到滲透或短暫的目的,這個我們就必須要有特別的警覺。所以我們持續地提醒臺灣社會,政府對於交流,是採取一個開放的態度,但是我們必須要警覺到,中國確實有利用很多不同程度、不同部門的交流,來達到滲透臺灣的目的。 所以我們要強化臺灣的一般人民,在交流的同時,可以強化他們這種反滲透的能力,這是希望臺灣的人民可以有警覺,也可以自我建構一個反滲透的能量。 當然還有一件事情,就是這幾年來,我們也發現假訊息一直造成臺灣社會的紛擾,甚至在選舉的時候產生一些影響。我相信這些都不會是只有臺灣社會要面臨的問題,其實很多的民主國家都面臨同樣的問題,也就是來自不同的集權的國家,它在滲透民主國家的時候,有一很重要的方式,就是錯假訊息。散播這些假訊息或錯誤的訊息,造成我們在判斷上發生錯誤,或者是認知上發生錯誤,讓我們行使自由民主的權利,也受到傷害。 問:所謂假新聞,即為了特定目的透過網路及媒體傳播的情形,對此您有何看法? 總統:我覺得一方面有透過網路散播的假訊息,當然也有一些媒體在當中有一些推波助瀾的作用。中國一直想試圖影響臺灣的媒體,(例如)在前一段時間,透過一些媒體的報導,我們知道中國全國政協主席汪洋曾經邀請臺灣很多媒體到中國訪問,他在面對這些臺灣媒體的時候,他有說,希望臺灣的媒體可以協助宣導一國兩制等,這當然是一個例子,但是在我們沒有看到的地方,或者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中國還是持續的會找方法來影響臺灣的媒體。 問:目前臺灣跟中國在經濟方面,希望維持雙贏的合作關係,在此趨勢下,如何因應對抗帶有意志或目的的資訊,又要如何對抗這些假消息呢,您說這甚至比軍事方面的問題還困難。 總統:確實,在這個階段,軍事當然是一個挑戰,但是假訊息的這個部分,跟網路入侵的這些事情,確實是我們每一天都面臨的問題、每一天都要處理的問題。我們在處理上,也要非常的小心,因為臺灣是民主社會,我們尊重言論自由,政府在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要特別地小心,不要去傷害民主社會裡面,一個很重要的-「言論自由」的價值。以致於我們在處理錯假訊息的時候,就要特別地慎重跟小心,因為這些錯假訊息的來源不只是來自於單一,他或許有很多的帳號是全世界都有的,所以跨國之間的合作,其實是很重要的。一起來把這些錯假訊息的來源鎖住,一起來處理。這個所謂錯假訊息的流動,不只是在臺灣發生,我相信很多的民主國家都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所以,我也希望,跨國之間、不同的國家之間,對於錯假訊息的來源,或者它散布的方式,大家都可以坐下來,一起合作來阻絕錯假訊息的散布。 問:您剛提到在軍事方面,應該是跟許多國家一起來合作解決這些問題,而您跟美國之間,保持友好關係來對抗中國大陸,這個趨勢好像比以往更明顯,例如武器的購買,川普就任前有透過電話跟您溝通過,您認為這是哪一種策略呢?或您想要達到的效果是什麼呢? 總統:按照美國《臺灣關係法》,美國要提供臺灣自我防衛的能量,在中國對於區域的軍事企圖越來越強烈的情況之下,臺灣防衛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我們的需求當然也會越來越大。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們從外部去購買軍事裝備與武器,都受到中國的打壓,美國是我們可以購買軍事武器的一個主要來源。我相信,美國各界對臺灣的情勢也都很理解,也知道臺灣的需求。近來我們要求要購買一些軍備的武器,我們也非常感謝川普政府能夠在最近宣布一些出售武器的決定,我相信這都是本諸於強化臺灣自我防衛能量的用意,也是《臺灣關係法》裡面所規定的。 在這裡,我當然也要利用這個機會,謝謝美國行政部門、國會部門,甚至是地方政府,對臺灣都是非常支持的。對於臺灣能夠一起共享自由民主的價值,他們也覺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我相信對臺灣的支持,在美國各界應該是個蠻一致的看法。 問:您剛提到許多國家對於臺灣的支持,以及有很多國家一起支持臺灣,但另一方面中國希望孤立臺灣,想盡方法要讓臺灣孤立,從您就任以來,中國在外交方面,挖了很多牆腳,您覺得應該如何對待這個比較複雜且困難的問題?您有危機感嗎? 總統:中國長期以來對臺灣的策略就是要孤立臺灣,孤立臺灣幾個重要的做法,第一個就是拿走臺灣的邦交國,第二個就是對於臺灣國際組織的參與能夠阻絕,這兩個是他們主要的做法。臺灣人要表達的就是一個精準的意志,我們要盡所有的可能,去維持我們的邦交國,去爭取每一個可以加入國際活動或國際組織的機會。但是除了這個之外,我們還是需要理念相同的國家,給我們的協助。這幾年來,我們看到很多理念相同的國家,對臺灣的支持是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明顯。在很多的國際場合,可以看到我們的好朋友們站出來替我們講話,他們也感知到,臺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一個民主價值的守衛者,其實是已具有指標性作用。當一個追求民主自由的國家,被中國用種種的手段孤立,沒有辦法參與國際組織,對國際公理來講,是一件不對的事情。我們也聽到了很多國際間的好友,還有很多理念相同的國家,都能夠在重要的機會、關鍵的時刻站出來替臺灣講話,這個對臺灣來講,我們其實感到很溫暖,也很感謝,對於民主自由這種價值的堅持,我們更有信心。 問:我非常同意您的看法,但是民主也好自由也好,尊重這些理念的聲音,好像最近越來越小聲了。經濟抬頭了、自己國家的保護主義,或以自己國家為主的想法越來越多了,想要用理念來團結在一起,是不是變得比較困難了呢?尤其是臺灣,在這種非常複雜的情況當中,因為站在第一線,所以必需更加堅持,但以現在這種情況下,團結的理念很重要,但會不會相對的困難呢?您有這種感受嗎? 總統:團結的理念不只是以我們價值的共享為一個基本的要素,還有很多其他共同利益的追求。臺灣其實在經濟上,是一個非常具有地位跟重要性的國家,國際間很多重要的零組件的來源是來自於臺灣。臺灣對外,尤其在新南向國家、在東南亞跟其他地方國家的投資其實是相當的大。在經濟上,臺灣是一個很活潑的經濟,也是具有很多潛力跟可能性的經濟,所以我們跟其他國家共同塑造經濟利益共享的可能性非常大,我們跟美國、日本、東南亞國家、跟所謂的新南向國家,其實都可以坐下來,型塑共同的經濟利益。我們有我們的資產可以共享,也有能力可以跟其他國家一起來建構新的市場或者是新的供應鏈。所以,對我們其他的友邦來說,或者是我們密切往來的國家來講,其實臺灣是很有意義而且可以共同建構共同經濟利益的國家。 問:在外交關係上,跟臺灣有外交關係的國家,數量是有在減少,那是中國對臺灣的孤立化所造成的,對於這方面的危機感,您認為有方法可以阻止嗎?對於中國瓦解的政策,您認為有辦法可以阻止嗎? 總統:這就是我們每一天都要面臨的挑戰,我們也不否認這確實是一個對臺灣來講很大的壓力,但是國際間也知道,當臺灣的邦交國在流失的時候,對國際的穩定跟區域的穩定也並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們確實在這方面,在過去一段時間,得到很多國家的幫忙,換句話說,維持這些外交關係,不僅是臺灣自己在努力,我們也得到很多朋友在幫忙我們。 另外,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補充說明一下,除了臺灣的重要性在哪,在經濟上跟其他國家形成共同經濟利益的可能性是非常的大。另外,我們要注意到臺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臺灣位處於第一島鏈,在整個區域戰略上,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存在,我相信臺灣的存在對這個區域的自由民主發展,具有關鍵性。如果今天臺灣因為中國的擴張,而喪失掉它的自主、喪失掉它的主權,我相信這個區域裡面,很多的國家都會感到不安。 問:日本也是您所提到的其中一國。您對中國國防白皮書有什麼看法呢?中國國防白皮書提到,如果有任何人要來阻饒中國的分裂,他們會不惜一切的犧牲。而川普政府承認已同意賣武器給臺灣,中國一直強烈表達他們絕對不能允許,您覺得應該要怎麼辦呢?要持續做下去嗎? 總統:美國協助臺灣防衛這件事情是根據《臺灣關係法》來的,也是美國政府對臺灣提供援助或者軍售最重要的法律根據。這是長久以來的事情,他協助的是臺灣自我防衛的力量,也是現狀的一部分,所以我相信維持現狀這件事情,不僅是維持臺灣和平穩定最好的方程式,也是維持區域穩定最好的方程式,我也希望中國可以認知到這一點。 問:川普政府所採取的許多措施是依據臺灣關係法,但目前美中貿易戰正如火如荼地展開,川普政府會否一直堅持臺灣關係法呢?或者是會修正呢? 總統:美中的貿易衝突當然是會影響區域關係的一個事件,但是我們必須注意到一件事,也就是對臺灣的支持在美國,不論是行政、立法或者是在地方政府層次,對臺灣的支持這個共識的程度是非常高的,或許美國的行政部門在某個時間點、在某個事件,有一個比較有彈性的處理,但是整個對臺灣的支持是不會改變。 問:美中關係上,臺灣會不會被當作一張牌來使用,您有沒有這個危機感? 總統:在國際政治確實有它現實的一面,但是在現實面,每一個參與的人,他的重要性都要被正確的評估。那我只能說,在整個區域的情勢裡面,臺灣的重要性是不能被忽視的。 對臺灣的支持在美國,不論是行政、立法或者是在地方政府層次,對臺灣的支持這個共識的程度是非常高的,或許美國的行政部門在某個時間點、在某個事件,有一個比較有彈性的處理,但是整個對臺灣的支持是不會改變。 問:2016年您以自由民主為訴求,勝利取得政治輪替,請問中國習近平的壓力越來越強,您認為臺灣應該是怎麼樣的國家,與中國應該要維持何種關係呢?而為了實現這些關係,您有信心可以做到嗎? 總統:我想因為整個局勢都在變動當中,每一個國家都面臨來自內外不同的挑戰。中國是如此,臺灣是如此,美國也是如此,日本也是如此。在每一個國家都面臨內外挑戰的時候,維持區域的和平穩定其實是最重要的。這是大家共同都要有的一個責任感。 臺灣在過去的這段時間,我們都一直是很負責任的維持這個現狀。對於區域的和平穩定,都採取一個貢獻者的姿態。所以對於中國跟兩岸關係的處理,這段時間以來,我們採取的是不挑釁、不激化的維持現狀的原則,也希望中國在它面臨內外挑戰之餘,也能夠認知到它對於區域和平穩定的責任。 問:針對中國國防白皮書,我們可以看到陸委會的回應,但您還未發表對中國國防白皮書的回應,這方面您有什麼看法呢? 總統:陸委會的發言其實就是代表政府的發言,中國的軍事白皮書的發表,一方面我們認知到中國軍事的強化持續地在進行當中,對於周邊的國家,對於整個區域來講也越來越形同是一種危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強化自身的自衛能力。所以我們也需要跟周邊的國家保持一個溝通的狀態,因為畢竟中國軍事的強化跟它的企圖心,影響的是周邊的國家,影響的是整個區域,所以周邊的國家跟區域內的國家,也必須共同的來面對這個問題。 問:臺日關係上,感謝您對京都動畫的事件表示關心,請問您對日本有何期待呢?在這個區域中,您認為臺日兩國可以扮演何種共同的角色呢? 總統:其實臺灣人跟日本人的感情是很好的,在921大地震的時候日本人給我們很多的協助,在日本大地震的時候,臺灣人也提供了很多的協助,同時表達了很多慰問之意,近來的這個事件也是一樣。固然這個動畫公司本身有很多人、很多的作品都是很多人共同的回憶,另一方面,臺灣人也想在這個機會表達哀悼之意。也展現出來臺灣跟日本的人民之間有很好的感情。 另外一方面,我們在很多的經貿往來上,其實可以更進一步的合作、更進一步的強化。所以我們也非常期待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可以有日本方面給我們的協助。我們能夠加入CPTPP,對整個區域的經濟一定是一個正面的貢獻者,而且臺灣很樂意遵從國際貿易的法則、遵從這些規則,而且也有能力遵守這種高標準的國際法規,讓CPTPP也好,或者是區域的經貿協定也好,展現出它高品質的那一面。 另外一方面,因為我們跟日本都是一個災害很多的國家,每一次災害發生的時候,我們都相互表達慰問跟同情。其實我們相互之間還可以再進一步的合作,對防災、救災的能量上面,可以相互的協助;或者可以一起合作協助這個地區的其他國家,在防災救災的能量可以一起提升,這也是我們將來可以一起來做的事情。 至於像我剛才提到的假訊息的事情,或者是網路攻擊,這就是民主國家共同要面對的事情,我們也可以坐下來從技術面、或者是從很多實際問題的解決方面,坐下來一起來談。 總而言之,日本跟臺灣之間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可以做,最重要的就是人民之間的感情是深厚的,我們也可以基於這個深厚的感情,共同對這個區域能夠做出更多貢獻。

  • 蔡英文回應習近平全文:臺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

    蔡英文回應習近平全文:臺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

    針對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告臺灣同胞書40週年」談話,蔡英文總統今天重申兩岸議題 「四個必須」與「三道防護網」,強調臺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並呼籲中國勇敢的跨出民主的腳步,唯有如此才能真正理解臺灣人的想法和堅持。 以下是蔡英文談話全文: 國人同胞,各位媒體朋友,大家午安。 今天上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了所謂《告臺灣同胞書》40 週年的紀念談話,提出了探索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等相關內容,身為中華民國的總統,我要在此說明我們的立場。 首先,我必須要鄭重指出,我們始終未接受「九二共識」,根本的原因就是北京當局所定義的「九二共識」,其實就是「一個中國」、「一國兩制」。今天對岸領導人的談話,證實了我們的疑慮。在這裡,我要重申,臺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絕大多數臺灣民意也堅決反對「一國兩制」,而這也是「臺灣共識」。 其次,我們願意坐下來談,但作為民主國家,凡是涉及兩岸間的政治協商、談判,都必須經過臺灣人民的授權與監督,並且經由兩岸以政府對政府的模式來進行。在這個原則之下,沒有任何人、任何團體,有權力代表臺灣人民去進行政治協商。 兩岸關係的發展,我在昨天的新年談話,說得很清楚,那就是中國必須正視中華民國臺灣存在的事實,而不是否定臺灣人民共同建立的民主國家體制;第二,必須尊重兩千三百萬人民對自由民主的堅持,而不是以分化、利誘的方式,介入臺灣人民的選擇; 第三,必須以和平對等的方式來處理雙方之間的歧異,而不是用打壓、威嚇,企圖讓臺灣人屈服;第四,必須是政府或政府所授權的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任何沒有經過人民授權、監督的政治協商,都不能稱作是「民主協商」。這就是臺灣的立場,就是民主的立場。 我們願意在「鞏固民主」以及「強化國家安全」基礎上,進行有秩序的、健康的兩岸交流,我也要重申,國內亟需要建立兩岸交流的三道防護網,也就是民生安全、資訊安全以及制度化的民主監督機制。 兩岸經貿應該互惠互利,共榮發展;但我們反對北京以「利中」為核心,以利誘及吸引臺灣技術、資本及人才「走進中國大陸」的經濟統戰。我們將全力推動「壯大臺灣」的各項策略跟措施,鞏固以臺灣為主體、臺灣優先的經濟發展路線。 過去兩年來,臺灣善盡區域成員的義務,積極貢獻於兩岸及區域的和平穩定。我們不挑釁,但堅持原則,我們飽受各種打壓,但我們從未放棄對兩岸關係的基本立場與承諾。我要提醒北京當局,大國必須要有大國的格局,大國的責任,國際社會也正看著中國能不能有所改變,成為受到信任的夥伴。「四個必須」正是兩岸關係能否朝向正面發展,最基本、也最關鍵的基礎。 所謂的心靈契合,應該是建立在彼此的相互尊重與理解,建立在兩岸政府務實處理有關人民福祉的問題上。例如,眼前十萬火急的豬瘟疫情。施壓國際企業塗改臺灣的名稱,不會帶來心靈契合;買走臺灣的邦交國,也不會帶來心靈契合;軍機、軍艦的繞臺,更不會帶來心靈契合。 最後,我要重申,九合一地方選舉的結果,絕不代表臺灣基層的民意要放棄主權,也不代表在臺灣主體性上做出退讓。 民主價值是臺灣人民所珍惜的價值與生活方式,我們也呼籲中國,勇敢踏出民主的腳步,也唯有如此,才能真正理解臺灣人的想法與堅持。謝謝。

  • 蔡英文總統今出訪:展示臺灣人給世界的友誼

    蔡英文總統今(12)日下午啟程前往巴拉圭及貝里斯等二個中南美洲友邦國家,展開9天8夜的「同慶之旅」。總統在登機前發表談話,說明此行除了要帶領臺灣走出去,拓展外交空間,也感謝友邦對臺灣的相挺,未來我們會持續壯大臺灣,堅守自由民主價值,並為國際社會盡更多心力,展示臺灣人給世界的友誼。 總統致詞內容為: 等一下我們就要前往我們的友邦巴拉圭以及貝里斯,進行國是訪問。 這次出訪的名稱是「同慶之旅」,因為我將代表中華民國及臺灣人民,參加巴拉圭新任阿布鐸(Mario Abdo Benítez)總統的就職典禮,表達對巴拉圭人民的祝賀。 在這次的出訪中,我們也會前往貝里斯和該國政要會面,並且為我們離家萬里,替臺灣拚外交的夥伴們加油打氣。 帶領臺灣走出去,拓展外交空間,是我身為總統的責任。走出去,就是要讓全世界看到臺灣,看到我們國家對民主自由的堅持。只要我們堅定,就沒有人可以抹滅臺灣的存在。 我們也希望,透過這次的出訪,向世界傳達三個重要的訊息。 第一,我們要感謝友邦對臺灣的相挺。 透過出訪,我們不僅要向友邦表達祝賀,也要對他們長期支持臺灣的國際參與,表達感謝。 陳菊秘書長將跟我一起出發,我們會在美國過境時和一些老朋友見面。在我出發前往巴拉圭時,陳秘書長會繼續留在美國訪問,與僑界互動。 我請陳秘書長要透過這次機會,感謝美國各界對臺灣的支持。特別是許多臺美人長期支持臺灣,甚至促成國際企業在臺灣的投資,對臺灣的經濟發展有很大的貢獻。 第二個訊息,則是我們要堅定走向世界,拓展外交空間。臺灣的外交處境艱難,但是,臺灣人從來不因艱難而卻步。每一次的打擊,只會成為我們下一次突破的動力。走出去,就是我們的海洋性格。克服萬難,就是臺灣精神。 因此,不管壓力再大,都不可能封鎖臺灣人走向世界的心願。 這趟出訪,我們也會持續以「踏實外交,互助互惠」的精神,鞏固跟邦交國的邦誼。同時,我也要特別感謝美國,在這次出訪的過境安排上,給我們相當的方便及禮遇。在過境期間,我會代表臺灣,向一些朋友表達我們的感謝。 第三個訊息,就是我們會持續壯大臺灣,堅守民主自由價值。壯大臺灣,是我們不變的施政方向。在我出訪的這段時間,請執政團隊持續推動政務,保持國家穩健前進的腳步。我也要責成國防部及全體國軍弟兄姊妹,務必保持高度警戒,守護國家安全,國家安全交給國軍,我非常的有信心。 每一次的出訪,我們都努力告訴全世界,臺灣自由民主的可貴,以及臺灣願意在區域和平穩定上,為國際社會盡多ㄧ些努力,這就是臺灣人要展示給世界的友誼。 守護臺灣,就是守護自由民主價值,是我們要傳達給世界的重要訊息。現在,我們要出發了!我們出去拚外交,臺灣加油。 包括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國家安全局局長彭勝竹、國安會副秘書長陳文政、外交部次長謝武樵、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高建智、使節團團長尼加拉瓜大使達比亞(William Manuel Tapia Alemán)及巴拉圭與貝里斯代表等均到場送機。

  • 奪邦交國 陸委會:嚴審大陸官員及相關人士來台申請

    奪邦交國 陸委會:嚴審大陸官員及相關人士來台申請

    針對布吉納法索與我斷交,陸委會嚴厲譴責中共強奪我邦交國,兩岸關係良性發展基礎已遭北京當局嚴重破壞,並表示政府未來將針對陸方各級政府官員及相關人士來臺嚴格審查,防範中共藉機在臺統戰分化、擾亂社會安定。 陸委會聲明稿表示嚴正抗議,強烈譴責中國大陸在不到一個月內連續以金錢利益惡意強奪我兩個邦交國,破壞臺海和平穩定基礎,更無視臺灣人民的權益與主張。對於北京當局一再對臺刻意挑釁與粗暴打壓,我們不會坐視隱忍。 陸委會指出,中國大陸企圖透過外交及軍事的偏執威嚇做法,壓迫臺灣接受其單方設定的「一個中國原則」,只能證明中共對臺灣的政策與民主民意充滿恐懼與不安;但北京當局反向而行的惡劣行徑,只會讓臺灣愈加堅定走自己的路、不會屈從。 陸委會強調,中共當局2年多來拒絕官方互動溝通化解分歧,卻始終透過相關人士來臺進行統戰分化,無助於兩岸關係良性發展與相互瞭解,在維護國家安全及保障全體國民福祉的考量下,政府必須採取必要措施,即日起將針對中國大陸各級政府官員及相關人士來臺嚴格審查,以強化國安管控機制、維護我社會秩序。 陸委會重申,北京當局是兩岸良性互動發展的破壞者,其愚昧作為不會對我們是主權國家的事實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損害,國際社會也終將認清中共政權虛偽、兩面的本質,其利用政經強勢威脅,侵犯臺灣及他國主權安全,將嚴重危害整個東亞區域的安全結構及民主人權普世價值體系。 陸委會強調,臺灣仍將盡最大努力維持臺海和平穩定,臺灣 2,300萬人民將更加團結面對中共對臺的嚴峻挑戰,不會退縮、一致對外;我政府也將持續與國際社會密切合作,堅定捍衛我國家主權尊嚴與人民安全福祉。

  • 尼加拉瓜大使訪開陽光電農棚

    尼加拉瓜大使訪開陽光電農棚

     3月2日尼加拉瓜共和國駐華大使達比亞親赴雲林參觀開陽國際生技的營農型光電農棚,不僅體驗採香菇與採木耳行程開懷盡興,更深入了解光電與農業結合的產業加值,為我國「農業+光電」外交力道再下一城。  開陽集團董事長蔡宗融表示,蔡總統提出2025年非核家園的目標,確實鼓勵太陽能發展,但是臺灣發展太陽能的進度仍遠落後大陸。就以做營農型光電農棚來說,目前在臺灣進展仍不順,主因是政府各部門的本位主義導致無法有效率推展,反而是在一些邦交國意料之外更受歡迎。今年開陽會以瓜地馬拉做灘頭堡,預計近月買下土地,在年底前把光電農棚蓋好,與移民當地的台商合作投入營運,首次投入資金為100萬美元。  開陽在雲林的營農型光電農棚目前已成功種植出香菇與木耳,並且打進台塑集團及超市銷售,「雲林的木耳反季節栽種,平均一天能豐收生產2,000~10,000台斤;香菇栽種還需要做環境控溫的修正」。但蔡宗融指臺灣7成香菇從另一管道私入,政府應想辦法抑制,以避免臺灣農產品面臨與大陸削價競爭的壓力,「目前臺灣的經營策略只能以提升品質去跟大陸競爭」。  談及開陽未來10年願景,蔡宗融表示,不排除往資本市場前進,因為太陽能電廠需求資金龐大,公司在資金取得要更容易更方便,才能擴大營運規模。開陽目前雖是台灣最大的EPC廠,建置電廠的市占率超過20%,但臺灣若要達到綠能發電20GW的目標,現在看來只完成7%,未來還有93%的市場有待努力。因此開陽的四大目標:一、投資電廠。二、電廠的規畫、設計、施工。三、電廠的系統維運。四、發展光電結合農業生技。他希望善盡領頭羊的企業責任來一步一步完善93%的潛力市場,同時達到光電固定收益將來能占公司總營運20%~40%。  此外,蔡宗融期許在光電結合農業生技的領域成為世界舉足輕重的廠商,更決心朝此目標努力。「單是靠農產品賺錢是一個挑戰,把農產品跟生技公司合作開發成保健食品,也是一種轉型的方法。未來人口增加,將面臨食物短缺、上漲,我們現在擁有的土地超過50公頃,如果能找到一種最合適的產品,再跟光電結合,這市場應該會很大。」

  • 筆震論壇》昨非今是的ECFA

    筆震論壇》昨非今是的ECFA

    過去指責ECFA傾中賣臺,反對ECFA不遺餘力的民進黨,在執政之後竟然由閣揆說出ECFA是互利雙贏,髪夾彎之迅速,令人驚訝。如果執政黨真的以為ECFA是互利雙贏,中斷談判已久的貨品貿易協定,以及懸盪多時的服務業貿易協定,應該如何進行?必須給臺灣人民一個完整的答案。如果臺灣決定不要ECFA,那麼應該如何用建構其他FTA,開拓中國大陸以外的市場,也是臺灣人民迫切想知道的替代方案。 ECFA協定已經簽署七年,若不是林全院長近日提到ECFA是對兩岸互利雙贏,相信許多人已經忘了他的存在。更弔詭的是過去指責ECFA傾中賣臺,反對ECFA不遺餘力的民進黨,在執政之後竟然由閣揆說出ECFA是互利雙贏,髪夾彎之迅速,令人驚訝。但是諸不知ECFA確是目前對臺灣最有效益的自由貿易協定,但也是臺灣最被抹黑抹紅的自由貿易協定。 過去對ECFA的負面批評主要是說簽署ECFA之後,臺灣對大陸的貿易依存度會更加提高,但是七年過去了,臺灣對大陸的貿易依存度並沒有提高。在ECFA簽署的2010年臺灣對大陸出口(包括經香港轉口)佔臺灣總出口比重為41.78%,在2016年比重則為40.05%,2017年1-5月又下降至39.67%, ECFA會使臺灣貿易進一步向中國大陸傾斜的論點不攻自破。 所以又有另一說法,由於臺灣對大陸出口並沒有成長,所以ECFA沒有效果。因為在2010年臺灣對大陸出口為1,147億美元,之後計幾年變化不大,在2016年則為1,122億美元。這種見風轉舵不負責任的說法,只會使臺灣陷入自我矛盾的漩渦中。 持平而言,2010年簽署ECFA所實施的早期收穫計畫中,中國大陸提供臺灣539項產品免關稅(其中18項為農產品),臺灣亦提供267項中國大陸產品免關稅,對於兩岸貿易的確有促進的作用。上述產品在2013年全部完成降稅,早於在2015年12月才生效之陸韓FTA,對於這些產品維持在大陸市場的競爭力,的確是有正面助益。 2008年以前兩岸關係不穩定,臺灣建構FTA只能在邦交國打轉。但是由於臺灣邦交國經濟規模小,所以FTA對臺灣的效益非常有限。2008年以後兩岸關係趨於穩定,在兩岸簽署ECFA之後;臺灣又陸續與紐西蘭及新加坡兩個非邦交國簽署FTA。所以兩岸關係的和緩,是臺灣參與區域整合的先決條件。沒有一個臺灣人喜歡這樣的結果,但是這是國際現實,為了要在國際上求生存,我們就必須積極面對及有效因應,而非持續地排斥不作為。 所以維持兩岸穩定關係,對臺灣是絕對有其必要性。如果執政當局仍然是以對抗為主軸,臺灣的出口環境也會更加艱困,更會使臺灣在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過程中舉步維艱。 如果執政黨真的以為過去傾中又賣臺的ECFA是互利雙贏,那麼請問未來是不是要繼續推動下去? 特別是中斷談判已久的貨品貿易協定,以及懸盪多時的服務業貿易協定,應該如何進行?必須給臺灣人民一個完整的答案。而非仍然停留在兩岸共創互利雙贏的雲端中。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臺灣決定不要ECFA,那麼應該如何用建構其他FTA方式,開拓中國大陸以外的市場彌補回來,這些也是臺灣人民迫切想知道的替代方案;而非仍在空喊臺灣要加入TPP,不會在區域經濟整合中缺席的口號中。(本文作者為時事評論者翔羽)

  • 談兩岸 苦苓:大陸對台態度從小三變幽靈

    談兩岸 苦苓:大陸對台態度從小三變幽靈

    蔡英文政府上任後,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關係急凍。作家苦苓表示,若以國際社會與中國大陸作為男女主角,在他們眼中,臺灣不過是個一天到晚爭名分、爭存在感的小三,但他說這樣的「好日子」過去了,最近大陸對臺灣的態度,完全是把臺灣當做幽靈視而不見。 苦苓在ETtoday專欄撰文指出,若以國際社會與中國大陸作為男女主角,在他們眼中,臺灣不過是個小三,總是爭名分、爭存在感。大陸也在可容忍範圍下,容許臺灣有一點點活動的空間,但就是不能取「正室」而代之。他說代表主權地位的國旗絕對不容許拿出來,就算女主角來到小三家了,小三也得乖乖收起旗子。「這樣的『小三狀態』當然會覺得委屈,所以趁大老婆沒注意,一有機會就喊喊自己的名字,『宣示主權』一下」。 「這樣的好日子過去了,近日大陸對臺灣的態度完全是把臺灣當幽靈,完全視而不見。」苦苓說大陸連發卡式臺胞證,一聲知會都沒有,且連陸委會、海基會也都全當不存在。「國際社會更不用說了,反正一律沒有你臺灣的份」。苦苓直言,這不是被當做幽靈那是什麼? 苦苓說臺灣既然是看不見的幽靈,就沒有所謂搶走朋友。現在臺灣的20個邦交國,只是排排隊在等「應召」,大陸何時叫他們就何時上場,「像巴拿馬肯這麼費心瞞著我們的,算是還有把我們看在眼裡」。 他諷刺表示,剩下的那20國早晚會被要光,到時候「中華民國」光棍一條,反正沒人看得到,那就「破罐子破摔」,「臺灣國」便可以正式出來和國際社會見面了。

  • 鄭文燦:大陸以金錢外交 傷害台灣人民情感

    鄭文燦:大陸以金錢外交 傷害台灣人民情感

    針對巴拿馬與我國終止外交關係,桃園市長鄭文燦發表三點聲明,包括: 一、兩岸之間如果能落實「存異求同、共存共榮」的精神,兩岸之間可以朝向更和平、更穩定的關係。但是,近一年來,北京當局在外交場域採取了新的圍堵政策,並以減少臺灣的邦交國及縮減臺灣的外交空間為目標,此一政策無助於兩岸的善意互動,而是片面讓兩岸彼此的距離更遙遠。 二、對於中國大陸以金錢外交,威脅利誘臺灣的邦交國,並持續打壓臺灣的國際活動空間,表達高度不滿與遺憾,不僅破壞了兩岸關係的穩定,也傷害了臺灣人民的感情,更對於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造成嚴重傷害。 三、在這個時刻,全體國人應該不分黨派、不分朝野,大家能夠團結一致,務實面對國際局勢的變遷,共同守護臺灣的國家利益。我也要呼籲北京當局,以對話代替對抗,以更大的善意,穩定兩岸關係。

  • 蔡總統接受華盛頓郵報訪談全文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專訪,談及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南海仲裁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等議題,總統府今天公布訪談全文。 訪談全文如下: 問:您對習近平的印象如何? 總統:就像我在CSIS講過的,對於習近平主席能夠勇敢地採取措施進行反貪腐的這件事情,我覺得在中國大陸發展的進程上,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也非常期待他在處理兩岸關係上面,能夠有更大的彈性,也能夠充分認知臺灣是一個民主的社會。總統也好,或者政治領導人的決定,是必須要依循民意,所以我也希望他能夠體認到臺灣是一個民主社會,民意的走向其實是非常重要的。 問:有些學者說,習近平設定了要您同意九二共識之期限,這個正確嗎? 總統:兩岸的問題很多人都很關注,很多人都有他們自己的觀察,不過我相信,習近平主席做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他應該有能力能夠綜合所有的情勢,來做一個很好的決定,做一個正確的決定。尤其是臺灣已經是一個非常民主的地方,民意的走向其實非常重要,所以設定期限,要求臺灣政府違反民意去承受一些對方的條件,其實可能性是不大的,我也相信他們應該會有這樣的認知。 問:自您5月下旬就職以來,陸方已經切斷臺灣與中國大陸之間正式溝通管道,您打算如何處理日常與北京間的關係? 總統:我們雙方之間溝通的管道其實是很多元的,尤其是在這幾十年來的發展,雙方的交流其實非常多元而且頻繁,在交往的過程中,其實也產生很多互相溝通的模式,這些溝通不只是在官方的層次,還包括每一個不同層級,還有民間的溝通,都在整個兩岸之間溝通的這種結構裡面。我們雙方之間立場上的差異,其實在我520的就職演講裡面,我也盡了最大的力量,來讓雙方的立場可以縮小差距,我也相信在某種程度,中國大陸方面也會認知到520講話裡面的善意。 問:但看來似並非如此。中國大陸國務院臺灣辦公室表示,您的就職演說是「一個未完成的答卷」,迄今並無公開的跡象顯示他們肯定您的立場。而您身為總統,是否和中國大陸政府的對口有接觸? 總統:就像我講的,現在所暫停的是兩會的管道、陸委會與國臺辦的管道,這在官方的意義或許是存在的,但問題是長久以來,雙方之間管道確實是很多元的,現在看到的兩會,也就是海基會與海協會兩會的溝通體制,只是整個多元管道中間的一部分。當我講到多元,其實它是有多層次的面向,不僅是政府在交流的過程中,很多政府機關跟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對口,也都有一定程度相互通訊息與交換意見的機制。I’m saying different levels of the government have different ways of communicating with their counterparts in China.(我政府各層級都有和中國大陸對口機構聯繫的管道)我不能在這個階段進入太多細節。 問:您認為您有在縮小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隔閡嗎? 總統:這段時間以來,我們都非常謹慎處理與中國大陸的關係,我們除了不採取挑釁的態度,防止意外的發生之外,也希望透過資訊的交流,能夠建立起雙方的互信。 問:您代表許多較偏向認同「臺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臺灣年輕一代,他們比老一輩更支持獨立。身為總統,您要如何維持兩岸關係的穩定,但同時也要讓年輕的選民滿意,您如何取得平衡? 總統:It is a fact that different generations, and different people of different ethnic origins, they have different views on China. But they all agree on one thing: that is democracy. (事實上不同世代和不同族群的民眾對中國大陸會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們的意見一致,那就是民主。) 問:美國自1979年之後改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在北京)代表「中國」,而將中華民國的臺灣(首都在臺北)視為一個「實體」(entity),您覺得這是公平的嗎? 總統:我想我不太清楚美國在講這個字-“entity”的時候,它的意思是什麼,但是這個 “entity”有很多可以詮釋的空間。以臺灣來講,我們有一個完整的政府跟民主的機制,我們有軍隊,我們是一個可以為自己做決定的國家。所以,或許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有不同的想法或是不同的角度,但從我們來看,其實絕大多數的臺灣人覺得我們確實是一個國家。 問:沒有被國際社會承認,您是否覺得不公平? 總統:It is indeed unfair。(這確實是不太公平) 問:美國讀者與我都難以理解,身為臺灣總統,您只被允許在美過境停留48小時。 總統:It is indeed. (的確如此。) 問:有報導指出,來自中國大陸的觀光客減少了,這會傷害臺灣的觀光產業嗎? 總統:我們是看到有一些在量上面的減少,但是整體而言,對我們觀光產業有多大的衝擊,我們還在評估當中。不過整體來說,我們也希望我們觀光客的來源是多元的。所以,我們也會持續強化對於其他來源觀光客的爭取,而且我們的觀光產業可以發展出適應不同來源的觀光客,能夠更多元,而且更能夠適應不同的觀光客。 問:中國大陸如果執意的話,可能會對臺灣施加更多壓力,他們會威脅破壞你們與邦交國的關係並嚇跑他們,您會擔心這個嗎? 總統:關於經濟的手段,我不是指他們(中國大陸)現在正在做,但如果他們用經濟手段加壓力的話,其實中國大陸也應該想像他們要付出的代價,就是今天中國大陸可以這樣對臺灣的話,它也可以對其他周邊的國家。所以,我相信很多周邊的國家都會很仔細地觀察中國大陸會不會對臺灣以經濟的手段來加壓,中國大陸如果要成為一個在這個區域是受尊敬的國家,我相信他們會小心地考慮這件事。 問:所以您認為臺灣與邦交國的關係會繼續維持嗎? 總統:我們會盡力維持我們的邦交國,也希望跟我們邦交國發展出一種互惠的關係,也就是在經濟發展、社會發展、文化及教育上的交流都能持續強化,讓他們真心感受到與中華民國維持邦交是一件有意義且有助益的事情。 問:您的前任馬總統曾計畫向美國購買66架F16戰機,儘管有47位美國參議員致函支持,但最後都沒有結果,您會繼續提出此項請求嗎? 總統:我們會持續評估國防的需求,持續向美國提出軍事合作計畫,所以這些方面我們會持續與美方來進行溝通,同時也會對防衛需求做更準確的評估。在這個階段,我們的需求主要還是在水面艦、潛艇、防空系統及網路安全,這些方面我們有比較強的需求。 問:馬前總統之前也希望向美國購買柴電潛艦,但未竟其功,您會再重覆此訴求嗎? 總統:In three areas our needs are more urgent, there are surface ships and submarines, air-defense and cyber-security areas. In submarines, we are trying to develop our own, todevelop indigenous capabilities.(在三個領域,我們的需求較急迫,如水面艦和潛水艇、空防和網路安全領域。在潛水艇方面,我們正嘗試著開發自己的潛艇,發展本國的能力。) 問:美國總統候選人柯琳頓(Hillary Clinton)與川普(Donald Trump),哪一位當選對臺灣比較好? 總統:作為一個其他國家政府的領導人,我們不方便對美國總統選舉做過多的評論。不過我們也希望,無論哪一位當選美國總統,我們都能夠持續現在的關係,而且在現在的關係上,發展下一階段更緊密且互惠的關係。 問:您施政的焦點是內政,像是提高薪資以及增加休假的時間,但是目前臺灣經濟成長率低於1%,您如何在增強經濟發展的同時,亦增加社會福利呢? 總統:我想這些事情,不是一個藥方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其實臺灣的經濟需要做結構性的調整。也就是我們新的經濟發展模式是走向以創新研發來讓我國的產業可以進到下一個階段、下一個時代。這跟以往我們以製造、效率,也就是成本驅動的成長模式是不一樣。因此我國在下一個世代的經濟產業規劃上非常強調創新與研發,而臺灣剛好是一個適合創新與研發的地方,因為我們有很多好的產業基礎,也有很多好的研發人才。因此只要我國在這裡著力夠深,我們會用幾個主要的產業來帶動整個臺灣產業的轉型,而這幾個主要的產業包括生技、綠能、智慧機械、IOT的產業及國防產業。 問:中國大陸不是你們第一大貿易夥伴嗎? 總統:到現在為止還是,但問題是因為兩方的經濟互補性已經開始在降低、而競爭性已經在加強,所以我們對於雙方的經濟與貿易關係必須做一個重新檢討,務必要使雙方的經貿關係是一個相輔相成且互利的關係,而不是一個過度競爭的情況。The two economies in the past had a high degree of complementarity, and since we had the ability to organize a manufacturing process, and then we move our manufacturing to the ability to China to make best use of their labor. And now the situation is very different. I mean, the labor cost is increasing and China has their own capability.(過去兩岸經濟有高度的互補性,而我們擁有製造業能力,並轉往對岸,善用他們的勞力。而今非昔比,對岸勞力成本增加,且已具備製造能力了。) 問:所以中國大陸變成臺灣的競爭對手? 總統:They are more and more our competitors.(他們越來越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了。) 問:我看到您對海牙常設仲裁庭有關南海仲裁結果表示失望,該仲裁將臺灣聲索的太平島認定為「礁」,而非「島嶼」,因此不能享有200浬專屬經濟海域,您會遵守仲裁庭的判斷嗎? 總統:我們已經公開聲明,這個仲裁的決定有損於臺灣的利益,所以我們不能夠接受,我們也認為這個裁判對臺灣沒有法律約束力。主要有幾個原因,第一個是因為我們是一個重要的利益相關方,但是我們沒有被邀請參與整個仲裁的程序。第二,我們對於被稱為「The 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不能接受。第三,在這個地區,我們擁有主權的太平島,在裁決中被認為是一個「礁」而不是「島」,這是違反我們長期以來的主張,我們也認為它確實是一個島。在這裡我想利用這個機會,把臺灣政府對南海爭端的立場做一個說明。第一,當然是有關南海爭端應該依據國際法與海洋法,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用和平的方式來解決。第二,我們主張臺灣應該要納入多邊爭端解決的機制。第三,在這個地區的相關國家有義務維護南海的航行與飛越自由。第四,中華民國主張以「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方式處理南海爭議。我們期待相關國家能秉持相同方式進行協商,來和平解決這個爭端。 問:您是亞洲地區首位並非出自於政治世家的女性總統,您如何做到的? 總統:我覺得我的出現其實跟臺灣的民主發展很有關係,也就是說,臺灣民主發展的過程是一個漸進、由下而上的過程。所以臺灣的新世代領導人其實都來自民間或是跟基層有比較強的連結的政黨。 問:在男性主導的社會裡,女性要爬升到領導人的地位一定很難。 總統:Yes to a certain extent, but I think the society and our democracy is mature enough to appreciate the value of the individual politicians. They place emphasis on the quality and the value of individual politicians rather than their gender. So of course, some people will find it fashionable to find a woman leader,but I think the reason why people chose me as leader of this country was because of my policy,my values, suit the needs of Taiwan today.(某種程度上是,但我認為我們的社會和民主已夠成熟,能欣賞個別政治人物的價值。他們重視個別政治人物的品質和價值勝過性別。所以,當然,某些人會覺得找個女性領導人很時尚,但我覺得人民選我當這個國家的領導人,是因為我的政策、我的價值符合現今的臺灣需要。) Meaning that we represent people who want tohave change in this society, after years and decades this place has been dominated by a single party, with the exception of 2000-2008, but over the last few decades, all dominated by the KMT. The whole social structure and values were shaped by this regime, KMT government, overthe years. But people now realize that we’re ina different situation now, we want to move forward, we have to restructure ourselves, and redefine the current values. So they want the place to be more democratic. They want this place to place more emphasis on human rights andtransparency, in terms of government decision-making and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making process. And essentially people want to participate, they want to have a voice in the major decisions of the government. So this is somehow different from the way the government conducted business since the days when this place was an authoritarian place.(我們代表社會上渴望改變的人民。這片土地除了2000年到2008年以外,數十年來均被單一政黨,即國民黨所主導,整個社會結構及價值都由這個政權形塑而成。如今人民了解我們的環境已經不同,我們想要向前行,我們想要進行重整,重行定義目前的價值。人民想要更為民主的環境,在政府決策過程中,民眾能參與官方決策,並更重視人權及透明度。本質上來說,人民想要在政府重大決策中,能參與其中並發聲。這與過去這片土地是威權統治、由政府主導的情境,有些許不同。) 問:國民黨長期進行軍事統治? 總統:So the expectation of the people is very different. They want democracy, they want public participation, they want transparency, they want to have fair elections, they want to have sound judicial system, not too much interfered by politics. They want to have an effective judicial system to settle whatever disputes that people may have in their daily lives so they want to have a good social safety net to protect them in case they fell in a very competitive society. (現在人民的期待有很大的不同,他們想要民主、民眾參與的機會與透明度,以及公平的選舉;他們想要有完善的司法體制,不要有太多的政治干預;他們想要有效的司法體制,以處理日常生活遇到的爭議,擁有妥善的安全網來保障他們,以防在競爭劇烈的社會中陷入困頓。)1050722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