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臺灣總督的搜尋結果,共06

  • 兩岸史話-台北建城波折多 堅持終底於成

    兩岸史話-台北建城波折多 堅持終底於成

     城址原是沖積平原構成的水田,土質鬆軟,為了承載城牆與城門樓等重結構的壓力,陳星聚乃在他預定的城牆線上種植莿竹以改良地質,因為3、4年後莿竹長成,土壤的承載力也會相對地增加到能夠承受磚石城牆的重量。

  • 兩岸史話-漢番雜處 至台為官視為畏途

    兩岸史話-漢番雜處 至台為官視為畏途

     過去治臺灣史者,於沈葆禎、丁日昌、劉銘傳輩皆記述良多,卻顯少人知道陳星聚,若無陳星聚,便無今日的臺北城。

  • 兩岸史話-移植中國制度、文化 漢人入台成主體

    兩岸史話-移植中國制度、文化 漢人入台成主體

     鄭成功、鄭經、鄭克塽三代的政權僅維繫了二十三年,他們奉明朝正朔,積極招徠沿海漢人,將中國的制度、文化移植到臺灣來,並在臺創置行政制度、屯墾、興學,經過二十餘年的努力,此時漢人的人數也不過跟原住民平分秋色,但他們成功地引導臺灣發展為以漢人為主體的漢人社會。

  • 館前路臺灣博物館

    我們跨越館前路。行囊滿載。載走的可是都市塵勞。上班族不可承重之塵。館前路非管錢之路。可這條路銀行商家金庫多。鈔票淹目腳。路盡頭臺灣博物館。中央聳立巴洛克式圓頂。直面歐洲文藝復興風尚。遠近。透視。丁字路。單行道。博物館原與臺北車站對望。前身是日治1899年肇始的臺灣總督府博物館。之前是清代臺北大天后宮。官定媽祖廟。為紀念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拆了。宮廟身骨離散。城市變易無情。館前路前身日治表町通清代府後街。路名寫史。腳認同路。路認同土地。

  • 從倫敦蒙難到惠州起義

     (文接B8版) \n 要的是孫中山思想上的變化。通過這次事件,他進一步認識了西方的社會制度、司法制度,從而更堅定了推翻清政府的信念。就在他獲釋後的第二天,他致函倫敦各報主筆,感謝英國政府及各報的救援之情,同時也首次表達了自己對此次事件的感受。他說,「最近幾天中所發生的實際行動,使我對充溢於英國的寬大的公德心和英國人民所崇尚的正義,確信無疑。」「我對立憲政府和文明國民意義的認識和感受愈加堅定,促使我更積極地投身於我那可愛而受壓迫之祖國的進步、教育和文明事業。」 \n 孫中山還不失時機地利用這次事件呼籲英國對中國革命的同情和支持。他向英國政府保證,一旦革命獲得成功,英國將獲得一個廣闊的市場前景。顯然,孫中山過高估計了英國政府對他的重視。 \n 英國政府營救他,多半是出於法律和道義的緣故,並不意味著英國政府會冒與清政府對抗的風險去支持孫中山的反清事業,因為英國在中國有巨大的利益,中日甲午戰爭後英國的對華政策是很明確的。它一方面採取「聯日抗俄」的政策,一方面又採取「維持現狀」的政策,希冀利用日本來「開放」中國,以保證其在華利益的實現。因此,英國政府對孫中山的支持是有限度的,它決不會支持孫中山的反政府活動。也正因為如此,英國外交部於孫中山被釋後第3天,即向清政府作出保證:「本國政府於所有本國地方,如有藉以謀議與貴國政府或官員為難之事,深願按例極力阻止。」同時還告知清政府,英國政府已諭令香港總督,嚴查所有可疑之人,預破一切亂謀。這樣,孫中山既不能在英國從事反清活動,也不能回香港圖謀再舉。孫中山只好決定離開歐洲,他的下一個活動舞臺只能是日本。 \n 1879年7月1日,孫中山離開英國,途經加拿大,在蒙特利爾、溫哥華等地短暫停留後,繼續前行。他機智地擺脫了清駐英公使館派出的跟蹤人員,於8月16日抵達日本橫濱。第二天,孫中山去拜訪了橫濱加賀町員警署長,並告知他被清政府官吏跟蹤,要求得到日本方面的保護。他的要求獲得批准。8月下旬,孫中山在陳少白住所會見了日本自由民權論者宮崎寅藏。宮崎早已聽陳少白介紹過孫中山,也讀過孫中山的《倫敦被難記》,對孫中山非常景仰。此次是專門從香港來拜會孫中山的。 \n 孫中山也已從陳少白那裏得知宮崎的一些情況,兩人可謂神交已久,一見面就非常投機,暢談良久。 \n 孫中山應宮崎所請,談及他從事革命的初衷、革命的宗旨和革命的方法手段。孫中山說,「余以人群自治為政治之極則,故於政治之精神,執共和主義,余以此一事而直有革命之責任者也。」「共和者,我國治世之神髓,先哲之遺業也。」中國要避免被瓜分的慘禍,「惟有行此迅雷不及掩耳之革命之一法。」而要洗雪東亞黃種人的屈辱,維護世界的和平與人道,「惟有成就我國之革命」。宮崎聽此言論,深受震動,認為孫中山思想高尚,見識卓越,抱負遠大,情意懇切,實在是東洋的珍寶,於是又把孫中山介紹給了平山周。 \n 結識宮崎寅藏和平山周,可以說是孫中山在日本從事革命活動的一個轉機。不久他通過宮崎、平山介紹結識了日本眾議院議員犬養毅,後又經犬養毅介紹會見了日本外相進步黨領袖大隈重信,開始與日本政界人士交往。此外,孫中山還在平山周的陪同下訪問了日本著名的啟蒙思想家福澤諭吉。他還獲准久居東京,並得到日本友人在生活上的資助。然而,問題在於孫中山為什麼如此急切地要擴大與日本朝野各界人士的交往?日本政府及各界人士為何又願意幫助孫中山? \n 孫中山與日本各界人士交往的動機很簡單,就是要尋求日本方面的援助。他每次與日本人士會談,都會談到這個問題。他也呼籲過歐洲方面的援助,但無結果,不過他覺得尋求日本方面的援助是完全可能的,因為中國與日本文種相近,又同樣遭受西方的欺凌,日本雖然也像西方國家一樣侵略過中國,但還是與西方國家不同,他向歐洲國家尋求幫助的時候,是用廣闊的市場前景來說服他們,而他向日本尋求援助的時候,主要用亞洲人的命運來打動它。 \n 日本對孫中山的態度則要複雜一些,從政府一面說,它必須顧及與清政府的外交關係。甲午戰後,清政府與日本又恢復了邦交,日本從戰爭中獲得了巨大的利益,它還需要維持清政府以保證這些利益的實現。但清政府已虛弱不堪,考慮到這一點,日本政府覺得有必要為孫中山提供一些方便,以求革命成功後新組建的政府實行親日政策。從日本民間方面看,許多著名的民間人士,都抱有一種泛亞主義的理想,他們一直在尋找一位中國「英雄」,以便在他們的幫助之下,把中國從西方帝國主義的手中「拯救」出來。 \n 孫中山得到日本朝野的「支持」,就積極籌備發動第二次武裝起義。準備工作分三個方面進行:陳少白回香港辦報,設立革命機關;史堅如、鄭士良深入內地聯絡各地會黨,糾集起義隊伍;孫中山則在海外活動,負責籌集起義所需的餉械。 \n 1900年1月25日,由陳少白主編的《中國日報》在香港正式創刊。《中國日報》分日報和旬報兩種,它的創辦,有兩方面的意義。一是起了恢復和組織革命力量的作用。二是開啟了革命黨人辦報鼓吹革命之先河。興中會最初的宣傳品,只有《揚州十日記》一種。1899年間興中會在日本曾以「中國合眾政府社會」的名義印製革命宣傳品,寄往美洲、檀香山及南洋各屬華僑,請其協助革命。此外見諸文字者很少。《中國日報》的創辦,表明革命黨人已經認識到創設宣傳機關的必要性。陳少白在籌備辦報的同時,又按計畫聯絡會黨,召集黨人。與此同時,孫中山在日本也積極活動,籌畫起義。由於當時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對於孫中山的革命主張很贊成,答應起事後設法相助,所以孫中山對於第二次革命變更計畫,不到廣州發難,預備先在惠州起事,沿海向東前進。孫中山在臺灣等候,如果這邊軍隊能夠打到廈門,他就可以渡過臺灣海峽,親自督師。 \n 1900年9月28日,孫中山抵達臺灣基隆。然而,就在此前兩天,日本山縣有朋內閣總辭職,新任首相伊藤博文對華政策發生較大變化。孫中山抵臺後第二天,日本內務省總務長即電示臺灣民政長官,對孫中山利用臺灣的起義計畫,採取防遏方針,並嚴格阻止日本人參與中國革命。這樣,原訂的由臺灣接濟軍火計畫落空。孫中山又謀潛渡內地及密運軍械計畫,也完全失敗。然而,惠州方面的起義準備已引起清政府的注意,兩廣總督德壽命水師提督何長清率虎門防軍四千人進駐深圳,命提督鄧萬林率惠州防軍進駐淡水、鎮隆,對起義軍的駐地形成兩面夾擊之勢。1900年10月6日,起義軍被迫迎戰,起義爆發。由於原訂的從臺灣接濟起義軍的計畫落空,孫中山只好下令中止起義,惠州起義失敗。 \n (此文摘自華品文創出版的《共和大業》一書) \n 作者簡介 \n 本書主編金冲及,曾任中國史學會會長,孫中山研究會會長,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常務副主任、研究員、全國政協委員。 \n 作者歐陽軍喜,現任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著有《歷史與思想:中國現代史上的五四運動》等。 \n 王憲明,山東昌樂人,現任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著有《語言、翻譯與政治:嚴復〈社會通詮〉研究》等。

  • 百年傳播百家爭鳴

    百年傳播百家爭鳴

     這100年來,臺灣的大眾傳播大致可分為4個階段,先是日文為主、漢文為輔的報紙,接著是廣播電台成立,然後是電視台創立,現在則進入網路新聞時代。 \n 以5年級中段班為例,祖母那一輩開始有漢文報紙,母親在廣播聲中成長,自己是最早一代的電視兒童,下一代則是「數位原生」世代,習慣上網汲取新聞資訊。 \n 日據初期,臺灣所有報紙都是日本人經營,並用日文發行。初期臺灣有三家日報,分別是北部《臺灣日日新報》,中部《臺灣新聞》與南部的《臺南新報》。 \n 最具代表性的報紙是《臺灣日日新報》(1898-1944),由日人守屋善兵衛併購《臺灣新報》與《臺灣日報》而成。因為有臺灣總督府做靠山,可說與臺灣總督府共存亡。 \n 由臺灣人出資、發行的報紙《臺灣新民報》,一直到1932年才正式出刊,日本留學生吳三連受邀回臺主持編務。 \n 在日據末期,臺灣共有《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日報》、《臺灣新聞》、《興南新聞》、《高雄新報》、《東臺灣新報》等6家報紙。1944年,臺灣總督安葆利吉下令把這6家報紙合併為《臺灣新報》。光復後,《臺灣新報》改名《臺灣新生報》。創刊時,四分之三版面刊登中文,四分之一版面保留日文欄。 \n 光復後 開始實施報禁 \n 光復之初,國民政府宣布廢止新聞檢查,發行報紙一度不受限制。1949年,政府遷臺,隔年實施「戰時節約用紙辦法」,報紙限張發行,此為報禁之始。1951年開始,實行「限證、限張、限價、限印、限紙」五禁,是為報禁。報紙每日發行張數受限制,1969年後為3大張。直到1988年報禁解除,報紙都受到3大張限制。 \n 60年代 民營報紙起飛 \n 1950年代,是官營報紙的全盛時期,當時屬於黨、政、軍勢力的報紙包括《臺灣新生報》(省營)、《中央日報》和《中華日報》(黨營)等。60年代,民營報紙起飛,分別於1950年及1951年創刊《徵信新聞》(中國時報前身)及《聯合報》,超越官營報紙。 \n 90年代,報禁解除後,臺灣報業由於競爭激烈,加上電子媒體興起,官營報紙轉為民營。民營的《自立晚報》、《勁報》和《中時晚報》紛吹熄燈號。影劇娛樂類報紙《民生報》和《大成報》也未能倖免。 \n 2003年 蘋果日報來臺 \n 2003年5月,香港《蘋果日報》進入臺灣,八卦腥膻的內容,大幅彩色圖片,加上低價行銷,很快成為第一大報。 \n 在廣播方面,臺灣最早的廣播電台是1928年(昭和3年),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遞信部成立的「台北放送局」,之後數年內台南、台中、嘉義、花蓮等地的放送局也陸續成立。 \n 大家耳熟能詳的中廣(中國廣播公司),前身為央廣,創立於1928年。1954年,臺灣省政府成立警察廣播電台,並開放少量地方廣播電臺。1959年,政府凍結民營電臺開放。 \n 昔日老三台 政治色彩濃 \n 在電視方面,台視、中視和華視並稱「老三台」。早期臺灣的三家電視台都具有濃厚的政治色彩,分別代表了黨、政、軍三股勢力。 \n 台視創立於1962年,隸屬於臺灣省政府,是臺灣第1家電視台。 \n 中視於1968年創立,1969年開播,全部以彩色播映。中視開播3年後,瀕臨破產,因此改組,由國民黨取得經營權。 \n 緊接著,華視於1971年創立,初期軍系色彩濃厚,民國63年《莒光園地》開播迄今,當過兵的臺灣男性全都看過,沒當兵的也會為了該節目的美女主播而收看。 \n 國殤 電視節目變黑白 \n 老三台時代的臺灣電視史有許多現今看來有趣,甚至荒謬的現象。1975年(民國64年4月5日)蔣中正總統逝世。1個月的國殤期,電視節目全變成黑白畫面、報紙刊名改紅為墨色、全國學生的制服都得縫上一塊黑布帶孝、娛樂業被迫歇業以示哀悼。1988年,小蔣總統蔣經國逝世,電視節目再度變成黑白畫面,內容也都是些緬懷之類的影片。 \n 此外,當時的節目長壽到令現在的製作人羨慕,例如臺灣省政府為答覆民眾來信,台視便製播《省政信箱》,由1980年3月10日播出至1999年6月28日,共952集。 \n 1993年公布有線電視法,1994年開放申請,「第四台」(有線電視)時代展開。 \n 1995年,民視成為臺灣第一家完全民營的無線電視臺。1997年7月1日,公視正式開播,臺灣第一個公共媒體誕生。 \n 2000年電視購物興起,讓電視台的競爭從新聞、戲劇、綜藝,一路延伸到「有買有幸福」的購物領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