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臺灣++海軍的搜尋結果,共24

  • 集中沿海建機場 加快犯台步伐

    集中沿海建機場 加快犯台步伐

     解放軍也必須與地方上的農民一同獵捕所謂的「四害」:即老鼠、麻雀、蒼蠅、蚊子。所有解放軍部隊都必須把排泄物集合起來,作為地方農村合作社施肥的肥料。

  • 俄人不損一兵一卒肆其鯨吞

    俄人不損一兵一卒肆其鯨吞

     同治帝載淳卒,光緒載湉立,而年甫四歲,入承大統,仍為皇太后聽政。凡海陸防務,及練兵購械諸端,仍一委李鴻章。鴻章亦傾心考求西法,日事仿傚,如派遣武弁往德國學習水陸軍械技藝,購買新式槍砲,各營學習洋操等。奏辦上海織布局,既開平煤礦;修築沿海要隘,如旅順、威海等處砲壘,創設天津學堂,既武備學堂,其於購買鐵甲兵船,建立北洋海軍,尤其竭全力以赴。

  • 海大與海軍簽署合作備忘錄  推動國軍終生學習

    海大與海軍簽署合作備忘錄 推動國軍終生學習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於23日上午在海大校內與海軍基隆後勤支援指揮部簽署合作備忘錄,締結策略聯盟,未來雙方將積極推展大學與海軍機關的合作來培育出具「專業能力」的國軍人才。「策略聯盟意向書」由海洋大學校長張清風與海軍基隆後勤支援指揮部上校指揮官舒文政代表簽署,雙方並指出,將積極合推學術合作與人才培育相關的計畫。 \n \n海洋大學表示,根據雙方策略聯盟所訂立的合作意向書,在未來海洋大學與海軍基隆後勤支援指揮部將共同規劃、推行學術交流與研究合作,並由海洋大學提供多元學習管道,積極推動國軍人員終身學習,以達人才培育及永續經營發展。 \n \n海洋大學校長張清風表示,海軍基隆後勤支援指揮部除了支援補給外,在救災、救難上也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更同時擁有很好的修船廠及相關技術,長期以來與海大有很密切的互動,尤其在造船、輪機、商船、電機、機械、航管、海事發展與訓練等領域,未來將更積極推動教學與實習合作、發展主題研究等,更務實的強化人才培育。 \n \n指揮官舒文政強調,臺灣是個海洋國家,對於海洋事務要有一定的認識,海洋大學是海洋領域的翹楚,海軍的後勤支援與海大的關係相當密切,尤其跟輪機、電機、船務、船舶、航運管理等方面的連結,未來在國艦國造的推動也能有很多的合作,透過這次的實質合作,並希望透過海大高品質的學術能量,提升海軍官兵的素養,強化管理與領導思維,未來也希望可以將合作層面擴大,拓展海軍的藍海。

  • 兩岸史話-安平港無險可守 靠炮台護安危

    兩岸史話-安平港無險可守 靠炮台護安危

     劉銘傳對劉璈的政治鬥爭更狠,中法議和之後,劉銘傳使人羅織了劉璈許多罪名上奏朝廷,其中比較致命的是劉璈貪汙。官員貪汙,在古今中外都是令人難以忍受的重罪,劉璈於是被流放到黑龍江北大荒,最後病死在那兒。至於陳星聚,中法議和之後就病倒了。 \n 陳星聚雖是臺北知府,但他一樣關心臺灣中南部的防守事宜,他同時也向劉璈表示,臺灣南部的安平(今臺南市)、旗後(今高雄市)、斗六等港口容易停泊的地方,都應該加強防守,他也建議像臺南安平港這種無險可守的地方,只有靠炮臺來維護安危,看到法國敵艦就要猛烈炮轟莫要遲疑。 \n 強行向人民搜刮補給 \n 他同時又分析基隆一旦被法軍奪走,他們不會由陸路南攻南臺灣,因為清代的臺灣南北陸路交通非常不便,遠不如以海路攻澎湖與中南部,法國若拿下基隆後下一目標必是淡水,強行向臺灣人民搜刮補給後,再用海軍分別攻擊澎湖、安平、旗後等港口。後來中法越南戰爭的臺灣抗法戰爭中,法軍動線大致還真如陳星聚所料,由此也可知陳星聚文武全才與關心臺灣之處。 \n 身為湘系「精神領袖」的左宗棠,為了基隆之事向朝廷參了劉銘傳一本,文如下: \n 據臺灣道劉璈鈔呈臺北府知府陳星聚所奉劉銘傳稟批,始知八月十三日基隆之戰,官軍已獲勝仗。因劉銘傳營務處知府李彤恩帶兵駐紮滬尾, 平日以提督孫開華諸軍為不能戰,是夕三次飛書告急, 堅稱「法人明日來攻滬尾,兵單將弱,萬不可靠」,劉銘傳為其所動,遽拔大隊往援,而基隆遂不可復問。其實二十日滬尾之捷,仍係孫開華諸營之功。即無大隊往援,亦未必失滬尾也。滬尾距臺北府城僅三十里,如果岌岌可危,地方官有守土之責,其慎重當有過於他人者;而知府陳星聚屢次稟請進攻基隆,劉銘傳竟以無此膽識、無此兵力謝之。獅球嶺為臺北要隘,所有法兵不過三百,曹志忠所部土勇、客軍駐紮水返腳一路者不下八、九營;因劉銘傳有「不許孟浪進兵」之語,即亦不敢仰攻。且聞臺北各營將領及其土著之人,尚有願告奮勇往攻基隆者;劉銘傳始則為李彤恩所誤,繼又坐守臺北不圖進取,皆機宜之坐失者也。恭繹電旨,劉銘傳仍應激勵兵勇收復基隆,不得懦怯株守,致敵滋擾等因;仰見聖明洞燭,不稍寬貸。臣思劉銘傳之懦怯株守,或一時任用非人、運籌未協所致。李彤恩不審敵情,虛詞搖惑,基隆久陷,厥惟罪魁。擬請旨將知府李彤恩即行革職,遞解回籍,不准逗留臺灣,以肅軍政。並密敕劉銘傳速督所部剋日進兵規復基隆, 毋任該夷久於盤踞。(「左文襄公奏牘‧行抵閩省詳察臺灣情形妥籌赴援摺」) \n 前面說到臺北知府陳星聚氣得好幾次要率領臺灣的民團去收復基隆,卻被劉銘傳以「陳星聚只是文官沒有膽識,不懂用兵,手下沒有足夠兵力」而拒絕。其實這些或許是表面理由,實際上很可能是劉銘傳不願意他眼中湘系的人馬陳星聚,在違抗自己命令下又搶收復基隆的功勞,那就顯示身為淮系的劉銘傳自己棄守基隆還真是失策的。不過由劉銘傳棄守基隆這一決定來看,陳星聚的政治傾向逼得也只能倒向湘系這一邊,他為了收復基隆,就有必要聯合他老長官臺灣道臺劉璈,而劉璈正是湘系人馬、湘系「精神領袖」左宗棠的親信。左宗棠在閩浙總督任內曾保舉陳星聚「聽斷輯捕,矢慎矢勤,寬猛協宜,輿情悅服」,所以左宗棠上書時,力保了劉璈與陳星聚違抗頂頭上司劉銘傳之事,還說了劉銘傳之失誤。 \n 對劉璈政治報復 \n 淮系的劉銘傳,也的確心胸不大,他對陳星聚等人反對他捨棄基隆,確實記恨在心,他也上奏朝廷參了陳星聚一本如下: \n 臺北府知府陳星聚,每見,必催攻基隆。臣因其年近七旬,不諳軍務,詳細告以不能進攻之故,奈該府隨言隨忘……陳星聚除面催進攻外,復稟請進攻,臣手批百餘言,告以不能遽進之道。該府復慫恿曹志忠進攻,並以危言激之,曹志忠一時憤急,遂有九月十四日之挫,幸傷人不多,未損軍銳,敵於十五日即渡河耀兵七堵。陳星聚妄聽謠言,謂基隆法兵病死將盡,又謂業已退走上船,故日催進攻。自十五日以後,該府始自言不諳軍務,不再妄言。此即左宗棠疏稱陳星聚屢次稟請進攻基隆之原由也。(「劉壯肅公奏議‧覆陳臺北情形請旨查辦李彤恩一案以明是非摺」) \n 劉銘傳似乎不能容忍他的下屬講反對意見,既向朝廷參奏也為自己辯誣,但所言其實太過。 \n 譬如說像陳星聚年近七十歲所以不諳軍務,若由前述陳星聚向臺灣道臺劉璈的稟書可見,其實陳星聚也是熟諳軍務的幹才;劉銘傳又說陳星聚年老了記憶差,隨言隨忘,又說他妄聽謠言,導致軍情錯亂,嚴格來說這是劉銘傳為自己辯誣的一面之辭,不能全信。 \n 劉銘傳對劉璈的政治鬥爭更狠,中法議和之後,劉銘傳使人羅織了劉璈許多罪名上奏朝廷,其中比較致命的是劉璈貪汙。官員貪汙,在古今中外都是令人難以忍受的重罪,劉璈於是被流放到黑龍江北大荒,最後病死在那兒。至於陳星聚,中法議和之後就病倒了,莫忘記陳星聚在中法開戰之前,已經年近七旬還在為籌建臺北府城勞心勞力四處奔波,開戰時,又夾在「二劉」之間左右難為,且身為臺北知府,他又為戰時的百姓安撫事宜忙得心力交瘁,最後因反對劉銘傳棄守基隆之事而得罪「劉大人」,以劉銘傳這種眦睚必報的心胸,很可能也會報復到陳星聚的頭上。 \n 陳星聚在這種心力交煎之下病倒了,醫藥罔效而辭世。根據陳星聚的兒子陳琢之所述:「(1885年)夏,和議甫定,而先嚴背疽作矣……老年精力耗竭,受病已深,百藥乞靈卒無效驗……竟棄不肖等而長逝矣」。 \n 陳星聚這位河南宿儒,晚年有功有勞於我寶島臺灣,不料因此病逝,享年69歲,他人生最後的光輝就是貢獻於寶島臺灣,臨終前的歲月歷盡艱難且備受官場煎熬,更令我輩悲嘆。 \n (待續)

  • 被遺忘的關鍵人物──安平港無險可守 靠炮台護安危(十五)

    被遺忘的關鍵人物──安平港無險可守 靠炮台護安危(十五)

    陳星聚雖是臺北知府,但他一樣關心臺灣中南部的防守事宜,他同時也向劉璈表示,臺灣南部的安平(今臺南市)、旗後(今高雄市)、斗六等港口容易停泊的地方,都應該加強防守,他也建議像臺南安平港這種無險可守的地方,只有靠炮臺來維護安危,看到法國敵艦就要猛烈炮轟莫要遲疑。 \n \n強行向人民搜刮補給 \n \n他同時又分析基隆一旦被法軍奪走,他們不會由陸路南攻南臺灣,因為清代的臺灣南北陸路交通非常不便,遠不如以海路攻澎湖與中南部,法國若拿下基隆後下一目標必是淡水,強行向臺灣人民搜刮補給後,再用海軍分別攻擊澎湖、安平、旗後等港口。後來中法越南戰爭的臺灣抗法戰爭中,法軍動線大致還真如陳星聚所料,由此也可知陳星聚文武全才與關心臺灣之處。 \n身為湘系「精神領袖」的左宗棠,為了基隆之事向朝廷參了劉銘傳一本,文如下: \n據臺灣道劉璈鈔呈臺北府知府陳星聚所奉劉銘傳稟批,始知八月十三日基隆之戰,官軍已獲勝仗。因劉銘傳營務處知府李彤恩帶兵駐紮滬尾, 平日以提督孫開華諸軍為不能戰,是夕三次飛書告急, 堅稱「法人明日來攻滬尾,兵單將弱,萬不可靠」,劉銘傳為其所動,遽拔大隊往援,而基隆遂不可復問。其實二十日滬尾之捷,仍係孫開華諸營之功。即無大隊往援,亦未必失滬尾也。滬尾距臺北府城僅三十里,如果岌岌可危,地方官有守土之責,其慎重當有過於他人者;而知府陳星聚屢次稟請進攻基隆,劉銘傳竟以無此膽識、無此兵力謝之。獅球嶺為臺北要隘,所有法兵不過三百,曹志忠所部土勇、客軍駐紮水返腳一路者不下八、九營;因劉銘傳有「不許孟浪進兵」之語,即亦不敢仰攻。且聞臺北各營將領及其土著之人,尚有願告奮勇往攻基隆者;劉銘傳始則為李彤恩所誤,繼又坐守臺北不圖進取,皆機宜之坐失者也。恭繹電旨,劉銘傳仍應激勵兵勇收復基隆,不得懦怯株守,致敵滋擾等因;仰見聖明洞燭,不稍寬貸。臣思劉銘傳之懦怯株守,或一時任用非人、運籌未協所致。李彤恩不審敵情,虛詞搖惑,基隆久陷,厥惟罪魁。擬請旨將知府李彤恩即行革職,遞解回籍,不准逗留臺灣,以肅軍政。並密敕劉銘傳速督所部剋日進兵規復基隆, 毋任該夷久於盤踞。(「左文襄公奏牘‧行抵閩省詳察臺灣情形妥籌赴援摺」) \n前面說到臺北知府陳星聚氣得好幾次要率領臺灣的民團去收復基隆,卻被劉銘傳以「陳星聚只是文官沒有膽識,不懂用兵,手下沒有足夠兵力」而拒絕。其實這些或許是表面理由,實際上很可能是劉銘傳不願意他眼中湘系的人馬陳星聚,在違抗自己命令下又搶收復基隆的功勞,那就顯示身為淮系的劉銘傳自己棄守基隆還真是失策的。不過由劉銘傳棄守基隆這一決定來看,陳星聚的政治傾向逼得也只能倒向湘系這一邊,他為了收復基隆,就有必要聯合他老長官臺灣道臺劉璈,而劉璈正是湘系人馬、湘系「精神領袖」左宗棠的親信。左宗棠在閩浙總督任內曾保舉陳星聚「聽斷輯捕,矢慎矢勤,寬猛協宜,輿情悅服」,所以左宗棠上書時,力保了劉璈與陳星聚違抗頂頭上司劉銘傳之事,還說了劉銘傳之失誤。 \n \n對劉璈政治報復 \n \n淮系的劉銘傳,也的確心胸不大,他對陳星聚等人反對他捨棄基隆,確實記恨在心,他也上奏朝廷參了陳星聚一本如下: \n臺北府知府陳星聚,每見,必催攻基隆。臣因其年近七旬,不諳軍務,詳細告以不能進攻之故,奈該府隨言隨忘……陳星聚除面催進攻外,復稟請進攻,臣手批百餘言,告以不能遽進之道。該府復慫恿曹志忠進攻,並以危言激之,曹志忠一時憤急,遂有九月十四日之挫,幸傷人不多,未損軍銳,敵於十五日即渡河耀兵七堵。陳星聚妄聽謠言,謂基隆法兵病死將盡,又謂業已退走上船,故日催進攻。自十五日以後,該府始自言不諳軍務,不再妄言。此即左宗棠疏稱陳星聚屢次稟請進攻基隆之原由也。(「劉壯肅公奏議‧覆陳臺北情形請旨查辦李彤恩一案以明是非摺」) \n劉銘傳似乎不能容忍他的下屬講反對意見,既向朝廷參奏也為自己辯誣,但所言其實太過。 \n譬如說像陳星聚年近七十歲所以不諳軍務,若由前述陳星聚向臺灣道臺劉璈的稟書可見,其實陳星聚也是熟諳軍務的幹才;劉銘傳又說陳星聚年老了記憶差,隨言隨忘,又說他妄聽謠言,導致軍情錯亂,嚴格來說這是劉銘傳為自己辯誣的一面之辭,不能全信。 \n劉銘傳對劉璈的政治鬥爭更狠,中法議和之後,劉銘傳使人羅織了劉璈許多罪名上奏朝廷,其中比較致命的是劉璈貪汙。官員貪汙,在古今中外都是令人難以忍受的重罪,劉璈於是被流放到黑龍江北大荒,最後病死在那兒。至於陳星聚,中法議和之後就病倒了,莫忘記陳星聚在中法開戰之前,已經年近七旬還在為籌建臺北府城勞心勞力四處奔波,開戰時,又夾在「二劉」之間左右難為,且身為臺北知府,他又為戰時的百姓安撫事宜忙得心力交瘁,最後因反對劉銘傳棄守基隆之事而得罪「劉大人」,以劉銘傳這種睚必報的心胸,很可能也會報復到陳星聚的頭上。 \n陳星聚在這種心力交煎之下病倒了,醫藥罔效而辭世。根據陳星聚的兒子陳琢之所述:「(1885年)夏,和議甫定,而先嚴背疽作矣……老年精力耗竭,受病已深,百藥乞靈卒無效驗……竟棄不肖等而長逝矣」。 \n陳星聚這位河南宿儒,晚年有功有勞於我寶島臺灣,不料因此病逝,享年69歲,他人生最後的光輝就是貢獻於寶島臺灣,臨終前的歲月歷盡艱難且備受官場煎熬,更令我輩悲嘆。 \n(待續) \n

  • 兩岸史話-客閩聯軍、民團攜手 挫敗法軍

    兩岸史話-客閩聯軍、民團攜手 挫敗法軍

     月眉山位於基隆市區東南面的東西向長形丘陵地,靠近基隆市區的山腳下就是月眉坑庄,十幾年前臺灣真人改編的著名電視劇「流氓教授」主角就是此地人,劇中顯示後來基隆人俗稱月眉坑為「流氓坑」,當地居民以採煤礦為主。而煤礦,正是中法越南戰爭中法國人覬覦基隆的重要原因之一。 \n 劉銘傳的攻守戰略已如前述,他認為因兵力不足,權衡輕重先集中兵力守護住淡水也就是滬尾再說,這是雙方就戰場上戰略戰術看法的不同。這就公開引起湘淮之爭了,劉銘傳在辯誣的奏摺中,對陳星聚不留情的參了一本,說他年近七十歲不諳軍務,又說他老了記憶差,隨言隨忘,又說他妄聽謠言,導致軍情錯亂。同時,劉銘傳也在這件辯誣的奏摺中間接參了他的頂頭上司左宗棠,暗示他不明是非。 \n 展開收復基隆戰役 \n 可以想見夾在中間的陳星聚,立場頗為為難,他是臺北府的地方父母官,不但要協防臺北府管轄下三縣一廳內對法國作戰的事務,同時也要照顧到戰火下臺北府各縣廳的老百姓,此時卻面臨不同長官的不同意見,自是有所難為。所以基隆廳的失去,他也必須站在基隆廳的百姓立場為百姓請命,如此又會得罪了主張暫時棄守基隆的劉銘傳。加之,中法戰爭開打之前不久,陳星聚還曾為籌建臺北府城池事業大為勞心勞力,現在又得為戰爭事情多方勞累,以年近七旬的他而言,就像蠟燭兩頭燒,心力憔悴。 \n 話說法軍在滬尾也就是淡水戰役沒有佔到便宜,放棄了以海軍陸戰軍攻佔臺灣陸地的野心,改成擴大對臺灣的海上封鎖,此時不只滬尾的淡水港,全臺灣從今天南部屏東鵝鑾鼻到最東北邊的宜蘭烏石港等大小港口,法國海軍都予以封鎖,其大小軍艦游弋於臺灣海峽乃至太平洋海面上,不准各國與大陸船隻進入臺灣,法軍甚至一度打算從臺東一帶登陸,從臺灣後山轉進攻擊。但法軍封鎖臺灣之舉,這下卻迫使那些以商業為主的臺灣人,對「西仔」的「造反」更加憤怒,人心更是沸騰不已,許多大小商行更是有人出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n 在這之前也就是基隆失去後,臺灣道臺劉璈,曾經不太搭理官階比他高的劉銘傳,令向來忠於朝廷的霧峰林家,動員民間團練人力要北上收復基隆。霧峰林家此時當家的是林朝棟(日本殖民時代該家族當家,著名的「文化抗日」者林獻堂之堂兄)。林朝棟向來與苗栗的「痾屎嚇番」、「黃滿頭家」黃南球,以及其他今日臺灣桃竹苗一帶客家大家族關係良好,大家一直互相合作「開山撫番」事業,而劉璈下令後,當時林朝棟、黃南球等大家族已經著手動員臺灣民間團練,客閩聯軍抗法。當戰局至此,法軍戰力已經漸漸疲軟。 \n 林朝棟、黃南球等人,本身就是巨賈,也是詩禮傳家崇尚儒教的臺灣儒紳家族,面對「西仔反」帶來商業利益的損失,以及法國侵略的家國之恨,自是深惡痛絕,他們的民團「客閩聯軍」,還有大臺北基隆宜蘭一帶民團,也紛紛參加了這一次令法軍一再受挫的戰役。十一月,中法雙方首先發生暖暖戰役,當時清軍還守住基隆市區西南方暖暖附近山上,在基隆的法軍偷偷摸了進來,遭到暖暖的清軍與臺灣民間團練擊退。第二天,法軍共集結了六百多人再次進攻暖暖,雙方再次會戰,此時血戰慘烈,軍民浴血奮戰成功守住了暖暖。由於暖暖成功守住,軍民人心大振,消息傳開,全臺人心也沸騰,軍民往東向基隆方向挺進,展開收復基隆的戰役。 \n 此時已接近十一月底,軍民攻擊基隆獅球嶺,從獅球嶺東南方約三百公尺之處的高地進攻,與獅球嶺附近法軍展開遭遇戰,這場戰役十分激烈,戰事一直延續到快十二月底,將近一個月不分勝負的拉鋸戰,令雙方浴血奮戰,最後擊退法軍,拿下高地。而此時雙方殺紅了眼,準備投入更多的兵力在基隆決戰,劉銘傳部隊增援六百人登陸臺灣,到下個月的1885年一月初,法軍也先後動員它的外籍非洲軍團約一千人登陸基隆,此時法軍在基隆兵力將近四千人,而法國海軍仍不斷持續封鎖臺灣也拉大封鎖線,於是將當時漢人尚稀少的臺灣東部也拉進封鎖線當中。加上法國政府又要求孤拔元帥至少得在基隆再贏一次陸戰,以增加對清廷外交談判時搶奪越南的政治籌碼。而臺灣方面也志在收復基隆,所以此際,雙方決戰氣味濃厚。 \n 民團加入保台戰爭 \n 一月二十日,法軍首先攻擊基隆西北方大武崙,卻被守防林朝棟為主的民團擊退,曹志忠又增派湘軍駐守。沒想到,法軍此著是佯攻,卻是要拿下基隆的東面,此時法軍兵分四路,一路攻擊基隆東北方深澳坑、主要的三路攻擊東南方的月眉山,爆發著名的月眉山戰役爆發。 \n 月眉山位於基隆市區東南面的東西向長形丘陵地,靠近基隆市區的山腳下就是月眉坑庄,十幾年前臺灣真人改編的著名電視劇「流氓教授」主角就是此地人,劇中顯示後來基隆人俗稱月眉坑為「流氓坑」,當地居民以採煤礦為主。而煤礦,正是中法越南戰爭中法國人覬覦基隆的重要原因之一。 \n 原本防守這道東西向長形高地防線的林朝棟黃南球客閩聯軍民團,民團戰力可能不如官軍,一時困敗從月眉山撤退,但隔日林朝棟的「棟軍」民團與宜蘭張仁貴民團,汐止(當時稱為水返腳)蘇家民團與官軍曹志忠等,迅速反攻深澳與月眉山,激戰慘烈,終於拿回月眉山頭,法軍退守山腳下。爾後經過屢次戰役,加上淮軍也投入了戰場,法軍一再失利被迫整補歇息,直到三月初的某天半夜,法軍又集結千餘兵力再次仰攻月眉山,這場戰役一樣相當慘烈,雙方雖以月眉山為主戰場,也在基隆四周山頭爭戰,這場戰役,即令清末時期,向來不合的湘軍與淮軍,都先後投入戰場,左宗棠的湘系甚至遠從新疆調來新一波湘軍助攻。中法雙方一直打到約三月中左右,法國人覺得在基隆陸戰死傷太多,又由海面轉攻澎湖,在基隆的抗法戰役才暫時告一段落。(待續)

  • 兩岸史話-台灣抗法戰爭 劉銘傳棄兵基隆

    兩岸史話-台灣抗法戰爭 劉銘傳棄兵基隆

     劉銘傳回到臺北城,發生了一件臺北人民攔住劉銘傳的轎子,跪請他切莫放棄臺灣,並希望他能好好保護臺北的事件,劉銘傳為此鄭重地允諾,力護臺灣抵抗法國。 \n 六月十二日,法國政府正式下令「摧毀基隆港與市區並佔領附近煤礦」,法國海軍孤拔元帥受令後交由李士卑斯(Lespes)海軍少將執行,戰事正式觸發,李士卑斯集結法國海軍陸戰隊,要求基隆守軍負責人交出炮臺、撤除防務,基隆守軍負責人竟真的交出部分炮臺。 \n 準確命中法艦三彈 \n 但當法軍通知基隆港內所有外國船艦說中法會正式開戰之後,基隆守軍負責人也知不妙,遂下令準備戰鬥,並將最新開戰狀況報告給劉銘傳。到了十五日,雙方正式開戰,劉銘傳也從臺北趕來基隆督戰,在基隆東北面的社寮島炮臺也就是今日基隆和平島的炮臺守將姜鴻勝,第一炮就命中法國軍艦,隨後並連發五彈、準確命中法艦三彈,旗開得勝,法軍遂一改正面攻擊之勢為側面攻擊。可是,這些基隆炮臺所能調整的射擊角度有限,有射擊死角,法國海軍改成側面攻擊後,炮臺竟不能再射擊敵軍,這讓法軍乘勢登島攻擊社寮島炮臺,雙方在今日和平島上廝殺了四個小時,姜鴻勝眼見守不住社寮島炮臺,遂下令轉進,放棄炮臺,守軍負責人曹志忠等人也下令沿岸炮臺暫時都後撤,想引誘法國海軍陸戰隊上岸,打算決一死戰。 \n 六月十六日下午二時,法軍以為基隆防軍膽怯退卻了,在佔領了基隆大部分炮臺與市區後,就向市區南面獅球嶺高地大膽仰攻,守將曹志忠率軍在獅球嶺周邊高地與法軍決戰,以地利優勢獲得先機,劉銘傳見狀,也馬上增派右翼軍百餘人攻擊法軍東面,與左翼軍六十餘人攻擊法軍西面,對法軍形成三面夾擊之勢,法軍見狀不妙,紛紛逃回法國海軍艦上。此役,清軍大獲全勝,收復了基隆市區與炮臺,人心大振。光緒皇帝也下旨嘉獎,發內帑三千兩以犒戰士,軍氣大振。 \n 這次海峽東岸的第一次基隆戰役在法軍失利後,法軍孤拔元帥又下令海軍轉攻海峽西岸的福州,福州方面卻不如臺灣方面表現的好,這連帶使臺灣來自大陸的後勤補給與當時非常發達的兩岸海上經貿都會受嚴重影響。 \n 到了七月,法國海軍又跑回海峽東岸的臺灣基隆繼續攻擊,防守的清軍多次開炮還擊,第二階段的基隆戰役於是展開,法軍軍艦失利,遂改往滬尾也就是今日淡水轉進,劉銘傳見狀也前往佈防滬尾的防務。不料,法軍侵臺不成,竟封鎖淡水港,凡是往來臺灣的外國船隻與大陸船隻,均被法艦驅回,這對當時以外貿與兩岸貿易為主的臺灣相當不利,也是法國變相對臺灣形成了局部封鎖,當時臺北城許多人以貿易為生,貿易頓時沒有利潤,生意損失嚴重,所以對這些「西仔」大為光火,紛紛要求朝廷趕走「西仔」。但是雙方戰事卻進入了膠著狀態。 \n 可是這時候,奉朝命來臺防守的劉銘傳竟然下令基隆必須撤軍,他是當時朝廷欽差防臺官階最高的大官,他命令基隆軍力棄守基隆前往淡水防守。這決定令眾人大惑不解,因為基隆如果撤軍,法國軍隊肯定會馬上佔領基隆。 \n 基隆守將曹志忠質疑這道命令,劉銘傳卻要他:速速退兵、切莫多言。基隆廳的通判梁純夫也代表基隆民意,哭著求劉銘傳取消這道命令,可是劉銘傳根本不理他。 \n 臺北知府陳星聚見狀,聯合梁純夫一起上書稟報鎮守南臺灣的臺灣道臺劉璈,劉璈也反對劉銘傳這道命令,但是此時臺灣官員級別最高的就是劉銘傳,他說了算。果然基隆一撤軍馬上丟失,法軍迅速佔領了基隆。消息傳開,全臺人心惶惶,民意頓時紛紛指責劉銘傳「通敵賣國」。 \n 陳星聚左右為難 \n 劉銘傳回到臺北城,發生了一件臺北人民攔住劉銘傳的轎子,跪請他切莫放棄臺灣,並希望他能好好保護臺北的事件,劉銘傳為此鄭重地允諾,力護臺灣抵抗法國。 \n 根據當時臺北一些外國商人的說法,憤怒的臺北人以為劉銘傳要逃離臺灣,因此集體攔住他轎子,有人還拉住劉銘傳的辮子,對劉銘傳一陣怒打,並限制住他的行動,劉銘傳才不敢也不能再離開臺灣。不過這些外國人的傳言過於離奇,畢竟當時外國人士多少是歧視中國人,有些說法可能須考慮其真實度,且以我們的風俗民情,對朝廷欽差大人做出這種事情也頗難想像,因為這代表對皇上的叛亂,可說是大逆不道;這只能視同外國人反映當時民情,至於是否確有其事最好不宜當真。 \n 劉銘傳經過這次目睹臺北民眾集體跪求陳請後,日後也確實做到防守好臺灣力抗法國的職責。約十年後1895年乙未抗日戰爭,最後一任臺灣省巡撫唐景崧見日軍登陸即棄臺北城內渡,簡直是遺臭萬年,歷史自有不同評價。 \n 陳星聚作為臺北府的父母官,自然也不能坐視他管轄下的基隆廳被丟棄,他說:「臺北要口為基、滬兩處,基隆獅球嶺,法人一過此嶺即可長驅直入,郡城空曠,四面受敵,萬不能當。」這句話的意思即是說,臺北府的險要,就在基隆與滬尾這兩個港口,基隆有獅球嶺高地這一天險可守,法國一過這個天險便可長驅直入,而郡城所在的臺北府四面空曠勢將無險可守,不能阻擋法國人的入侵。陳星聚愛民以德,雖是文官,但早年在家鄉也曾辦過團練,應當了解最基本的戰守之道,所以才有前述上書稟告臺灣道劉璈之事。 \n 不過劉銘傳在戰略上暫時捨棄基隆,以集中全部兵力守護淡水,可能也是就大局勢所考量,但在當時引起許多物議,左宗棠也為了撤守基隆之事參了劉銘傳一本,左宗棠的奏摺等同指責劉銘傳誤信屬下,指揮失當,希望朝廷命令劉銘傳速速收復基隆,這逼使劉銘傳為自己辯誣。(待續)

  • 兩岸史話-紛紛擾擾的北台灣戰場

    兩岸史話-紛紛擾擾的北台灣戰場

     中法越南戰爭時,法國為什麼也想把戰火延伸到臺灣?因為當時臺灣擁有全世界最富饒的樟樹林可提煉樟腦油,而當時樟腦油幾乎等同今天的石油礦一樣值錢,可以提煉人類最早普遍使用的塑膠之一賽璐璐,此外還可以提煉無煙火藥、醫療藥物原料……這一點可以想像當時臺灣就如同今天中東身懷石油礦。 \n 「中國抗法戰爭」又稱為「中法越南戰爭」,發生在約一百三、四十年前,當時法國積極想在東亞建立殖民地,於是尋端生事向清廷挑釁,首要目標是越南,但是當時越南還是清朝的藩屬國之一,法國想搶越南,在國際法上(當時稱為「萬國公法」)就是要挑戰清廷的藩屬國宗主權,引發了中法兩國戰爭。 \n 協調後勤與安民 \n 嚴格來說中法越南戰爭概又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的主戰場在越南;第二階段則擴散到大陸東南沿海,臺灣恰是在東南方,所以臺灣是在第二階段戰役時才被捲入戰火中,而發生在臺灣的部分,可稱為「臺灣抗法戰爭」。 \n 在此須先了解當時的國際環境,十九世紀是西方帝國主義興盛期,所謂「大英帝國」在全世界各洲建立了殖民地,歐洲霸權之爭和資源掠奪隨之向海外延伸,譬如法國就是如此。法國眼見當時英國在東亞已經有印度、馬來亞、新加坡等殖民地,法國一開始並沒有,雖然曾趁英法聯軍戰爭(又稱為「第二次鴉片戰爭」)之際藉勢在東亞沾一杯羹,但法國當時只能在越南南部佔領了一小塊地,法國政府當然不滿意。加上當時法國發現如果從越南南部航行湄公河到中國,以當時的航行條件來講相當不便利,還遠不如從越南北部航行紅河可以直接到雲南省,所以法國不但打越南北部主意,也覬覦了整個越南(當時的越南還包含柬埔寨與老撾),乃至於雲南、貴州。 \n 中法越南戰爭的第一階段戰役因為是發生在越南,本文且暫時略過,但第二階段戰役時法國軍隊已經入侵臺灣,臺灣的地方大小官員與老百姓都不能倖免,本文主要講第二階段戰役在臺灣的經過與臺北知府陳星聚的貢獻。 \n 台灣抗法戰爭 \n 中法越南戰爭時,法國為什麼也想把戰火延伸到臺灣?因為當時臺灣擁有全世界最富饒的樟樹林可提煉樟腦油,而當時樟腦油幾乎等同今天的石油礦一樣值錢,可以提煉人類最早普遍使用的塑膠之一賽璐璐,此外還可以提煉無煙火藥、醫療藥物原料……這一點可以想像當時臺灣就如同今天中東身懷石油礦,「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自然也引起西方國家覬覦而戰亂不斷。在這場中法越南戰爭之前,就有日本曾覬覦而攻打過臺灣一次,也就是著名的「牡丹社事件」;美國人也曾入侵過一次,這兩次戰爭的主要戰場,都在屏東縣南部,但這兩次先後被英勇的排灣族原住民給打跑了。而當時全臺灣富饒密布的樟樹林,也是十年後1895年日本人出兵佔領臺灣,使臺灣進入長達五十年被日本殖民之時期的最大誘因之一。雖然1895年抗日令人扼腕地失敗了,但1884年前後這次中法越南戰爭,臺灣的抗法戰爭卻是成功的。 \n 1884年法軍在孤拔元帥(L’Amiral Courbet)的率領下,開始展開入侵臺灣的戰爭,他們首要的目標是臺灣東北方的基隆港。 \n 基隆港是當時臺灣最好的天然良港,且基隆附近當時還盛產煤礦,非常有利於19世紀大型船隻與戰艦的燃料補給,因為當時的船艦都還是燃燒煤礦為動力,不似今天以石油或核能為能源,所以任何國家,都以能佔領「附近能出產煤礦的天然良港」為最佳戰略目標,而我們基隆港正是東亞中少數具備這種天然要件的良港之一,自然是法軍侵略臺灣的首選目標。 \n 當時基隆的地方行政區劃上,不是設縣,而是設「基隆廳」,基隆廳管轄今基隆市與東北角與北海岸與汐止一帶。而基隆廳又屬於臺北府所管轄,當時臺北府的行政長官也就是臺灣知府,正是陳星聚。所以法軍要侵略基隆,陳星聚自然有責無旁貸的行政協助防守責任。 \n 這一次的中法越南戰爭中的臺灣抗法戰爭,臺灣民間用閩南語俗稱為「西仔反」(sei-a-huan),「西」指法國的全稱「法蘭西」國,「反」當然指叛亂,因為當時在臺灣人民眼中,法蘭西這些「西仔」竟敢攻擊我們「天朝上國」,是叛亂於大清皇上,所以稱為「西仔反」。 \n 法軍一開始入侵基隆港時是偷偷摸摸的,在1884年三月十八日,法國海軍藉口要闖進基隆港繪製海上地圖,又強說這是要為了法國人未來買煤炭時來用的,試問要買煤炭可派商船來基隆即可,派一艘海軍軍艦來基隆港繪製海軍地圖是要做啥?這誠是司馬昭之心路人可知。 \n 不過當時因為第一階段中法越南戰爭正要結束,正值中法雙方談判之際,陳星聚與他的上司們奉朝廷之命不得亂生戰釁,所以是用外交方式解決了這次法國海軍挑釁。 \n 可是過了兩個月,法國海軍仍然再次窺伺基隆港,未經清廷批准,派了一艘海軍軍艦進入基隆港內挑釁,陳星聚與北臺灣守軍等仍奉朝廷命令,以第一階段戰事剛結束,戰和之局未定,所以不准生釁,北臺灣守軍遂忍痛未予以還擊。 \n 臺灣守軍奉朝廷命令備戰,向德國買了幾尊大炮,德國用商船運大炮來基隆,被法國情報部門獲知命法國海軍予以攔截,德國船隻只好改在滬尾也就是今天的淡水停泊,這件事情使臺灣守軍大為緊張,當時新來赴任來臺備防的劉銘傳,與陳星聚等人,大抵都知道臺灣將難免於法國入侵的戰禍,誠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待續)

  • 被遺忘的關鍵人物──紛紛擾擾的北台灣戰場(八)

    被遺忘的關鍵人物──紛紛擾擾的北台灣戰場(八)

    「中國抗法戰爭」又稱為「中法越南戰爭」,發生在約一百三、四十年前,當時法國積極想在東亞建立殖民地,於是尋端生事向清廷挑釁,首要目標是越南,但是當時越南還是清朝的藩屬國之一,法國想搶越南,在國際法上(當時稱為「萬國公法」)就是要挑戰清廷的藩屬國宗主權,引發了中法兩國戰爭。 \n \n協調後勤與安民 \n \n嚴格來說中法越南戰爭概又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的主戰場在越南;第二階段則擴散到大陸東南沿海,臺灣恰是在東南方,所以臺灣是在第二階段戰役時才被捲入戰火中,而發生在臺灣的部分,可稱為「臺灣抗法戰爭」。 \n在此須先了解當時的國際環境,十九世紀是西方帝國主義興盛期,所謂「大英帝國」在全世界各洲建立了殖民地,歐洲霸權之爭和資源掠奪隨之向海外延伸,譬如法國就是如此。法國眼見當時英國在東亞已經有印度、馬來亞、新加坡等殖民地,法國一開始並沒有,雖然曾趁英法聯軍戰爭(又稱為「第二次鴉片戰爭」)之際藉勢在東亞沾一杯羹,但法國當時只能在越南南部佔領了一小塊地,法國政府當然不滿意。加上當時法國發現如果從越南南部航行湄公河到中國,以當時的航行條件來講相當不便利,還遠不如從越南北部航行紅河可以直接到雲南省,所以法國不但打越南北部主意,也覬覦了整個越南(當時的越南還包含柬埔寨與老撾),乃至於雲南、貴州。 \n中法越南戰爭的第一階段戰役因為是發生在越南,本文且暫時略過,但第二階段戰役時法國軍隊已經入侵臺灣,臺灣的地方大小官員與老百姓都不能倖免,本文主要講第二階段戰役在臺灣的經過與臺北知府陳星聚的貢獻。 \n \n台灣抗法戰爭 \n \n中法越南戰爭時,法國為什麼也想把戰火延伸到臺灣?因為當時臺灣擁有全世界最富饒的樟樹林可提煉樟腦油,而當時樟腦油幾乎等同今天的石油礦一樣值錢,可以提煉人類最早普遍使用的塑膠之一賽璐璐,此外還可以提煉無煙火藥、醫療藥物原料……這一點可以想像當時臺灣就如同今天中東身懷石油礦,「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自然也引起西方國家覬覦而戰亂不斷。在這場中法越南戰爭之前,就有日本曾覬覦而攻打過臺灣一次,也就是著名的「牡丹社事件」;美國人也曾入侵過一次,這兩次戰爭的主要戰場,都在屏東縣南部,但這兩次先後被英勇的排灣族原住民給打跑了。而當時全臺灣富饒密布的樟樹林,也是十年後1895年日本人出兵佔領臺灣,使臺灣進入長達五十年被日本殖民之時期的最大誘因之一。雖然1895年抗日令人扼腕地失敗了,但1884年前後這次中法越南戰爭,臺灣的抗法戰爭卻是成功的。 \n1884年法軍在孤拔元帥(L’Amiral Courbet)的率領下,開始展開入侵臺灣的戰爭,他們首要的目標是臺灣東北方的基隆港。 \n基隆港是當時臺灣最好的天然良港,且基隆附近當時還盛產煤礦,非常有利於19世紀大型船隻與戰艦的燃料補給,因為當時的船艦都還是燃燒煤礦為動力,不似今天以石油或核能為能源,所以任何國家,都以能佔領「附近能出產煤礦的天然良港」為最佳戰略目標,而我們基隆港正是東亞中少數具備這種天然要件的良港之一,自然是法軍侵略臺灣的首選目標。 \n當時基隆的地方行政區劃上,不是設縣,而是設「基隆廳」,基隆廳管轄今基隆市與東北角與北海岸與汐止一帶。而基隆廳又屬於臺北府所管轄,當時臺北府的行政長官也就是臺灣知府,正是陳星聚。所以法軍要侵略基隆,陳星聚自然有責無旁貸的行政協助防守責任。 \n這一次的中法越南戰爭中的臺灣抗法戰爭,臺灣民間用閩南語俗稱為「西仔反」(sei-a-huan),「西」指法國的全稱「法蘭西」國,「反」當然指叛亂,因為當時在臺灣人民眼中,法蘭西這些「西仔」竟敢攻擊我們「天朝上國」,是叛亂於大清皇上,所以稱為「西仔反」。 \n法軍一開始入侵基隆港時是偷偷摸摸的,在1884年三月十八日,法國海軍藉口要闖進基隆港繪製海上地圖,又強說這是要為了法國人未來買煤炭時來用的,試問要買煤炭可派商船來基隆即可,派一艘海軍軍艦來基隆港繪製海軍地圖是要做啥?這誠是司馬昭之心路人可知。 \n不過當時因為第一階段中法越南戰爭正要結束,正值中法雙方談判之際,陳星聚與他的上司們奉朝廷之命不得亂生戰釁,所以是用外交方式解決了這次法國海軍挑釁。 \n可是過了兩個月,法國海軍仍然再次窺伺基隆港,未經清廷批准,派了一艘海軍軍艦進入基隆港內挑釁,陳星聚與北臺灣守軍等仍奉朝廷命令,以第一階段戰事剛結束,戰和之局未定,所以不准生釁,北臺灣守軍遂忍痛未予以還擊。 \n臺灣守軍奉朝廷命令備戰,向德國買了幾尊大炮,德國用商船運大炮來基隆,被法國情報部門獲知命法國海軍予以攔截,德國船隻只好改在滬尾也就是今天的淡水停泊,這件事情使臺灣守軍大為緊張,當時新來赴任來臺備防的劉銘傳,與陳星聚等人,大抵都知道臺灣將難免於法國入侵的戰禍,誠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待續) \n

  • 利奇馬升強颱 兩棲登陸車進駐宜蘭

    利奇馬升強颱 兩棲登陸車進駐宜蘭

    據中央氣象局顯示,今年第九號颱風利奇馬,持續朝臺灣東北方逼近,為提前因應颱風可能帶來的威脅,所屬海軍蘇澳後勤支援指揮部秉持超前部署、預置兵力及隨時防救原則,今(8)日完成救災預置兵力布署事宜。派遣聯絡官等7員進駐蘇澳鎮活動中心;原鄉部落南澳高中36員救災兵力待命;所屬基勤中隊也投入救災機具5KW發電機4部、P100抽水機4台、中型戰術輪車1部煩、1.75噸小貨卡1輛及官兵10員完成救災兵力編組;另乾塢營區也駐紮AAV7兩棲登陸突擊車2輛、兩棲突擊橡皮艇2艘及登陸戰車大隊官兵6員等,均作好準備,隨時掌握災情訊息,迅速投入救災任務,確保民眾生命財產安全無虞。 \n

  • 海軍艦隊精銳盡出 東部海域演練

    海軍艦隊精銳盡出 東部海域演練

    海軍5月21、22日於臺灣東部海域執行戰備任務訓練,採支隊編組方式,海軍納編基隆級、成功級、派里級、濟陽級、康定級、錦江級艦、沱江艦、光華六號飛彈快艇及S-70C反潛直升機、P-3C反潛機、F-16、幻象2000、IDF戰機等海、空軍兵力參演,藉由實兵實彈演練方式,驗證聯合作戰能力。 \n 此次操演狀況想定敵在蘇澳港外航道完成水雷布設,另大批空中目標飛越海峽北部上空,並指向臺灣本島北部,作戰中心依敵情威脅發布港區備戰,各艦立即緊急出港,通過雷區後駛東部傍岸疏泊區與海上支隊會合編隊遂行戰力防護,翌日與花蓮港海上軍艦會合,編成水面作戰支隊,執行戰力整合,對抗東部來犯艦艇,達成海上殲敵之目標。

  • 軍事專家:海峽本週「艦」水馬龍將很熱鬧

    軍事專家:海峽本週「艦」水馬龍將很熱鬧

    4月23日為中共解放軍海軍成立70週年,去年底12月26日由大陸外交部發言人率先對外宣佈,將循例主辦盛大海上閱兵儀式,隨後再由解放軍軍事發言人予以確認。軍事專家認為近日臺海週邊海域他國艦艇來往過境數量應會增多,但千萬不可胡亂解讀自我欺騙。 \n \n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指出,從此項海上閱兵活動係由大陸外交體系率先對外宣佈,其實就可看出中南海決策高層對此項軍事活動之定位,不僅限於儀式慶典與軍力展示,更有意利用此項軍事活動,展現其全球外交實力,對此更具備重要戰略意涵。 \n \n張競指出,2009年解放軍成立60週年海上閱兵時,當時共計有來自俄羅斯、美國、印度、南韓、巴基斯坦、紐西蘭、新加坡、泰國、法國、孟加拉、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墨西哥等14個國家,共計21艘艦艇參加海上閱兵。 \n \n張競提醒,如今大陸再經過十年經經發展與提升國力,解放軍更透過聯合演訓、打擊海盜、維和任務、共同反恐、首長互訪、專業交流、情報合作,互換學員等不同方式,在軍事外交質量上獲得令人不能忽視之進展。 \n \n張競強調,假若今年他國參與海上閱兵艦艇,在數量與檔次上未顯著成長,並且足以成為外交突破有所建樹里程碑,北京若無十拿九穩把握,不會透由外交體系率先高調宣佈此事。 \n \n張競表示,他國艦艇若要參加海上閱兵,勢必要提早數日進駐青島或是膠南地區日照古鎮口軍港,以便先行參與預演,並且參加解放軍海軍所安排交誼文康或體育活動。所以依據期程推斷,本週應當會有多國海軍艦艇陸續通過臺海週邊海域前往青島,讓海峽「艦」水馬龍變得相當熱鬧,其實絕不令人意外。 \n \n張競分析,其實臺灣海峽是國際水道,各國艦艇因正常軍事活動穿越其間,來來往往不知凡幾,講起來絕大多數是正常航行所需,根本上就是沒有任何戰略意涵或政治意圖。但是國內經常假借特定國家軍艦過境海峽,吹噓成意義重大,當成政治搖頭丸或是壯膽興奮劑來吞服。 \n \n張競表示,現代海上交通基本上是相當透明,許多船舶都裝設自動船位回報系統,所以海峽上過往船舶身份其實就與空中交通一樣透明,所以在預期將有許多不同海軍艦艇穿越臺海週邊前,必須提醒其應是前往青島參加海上閱兵。諸多軍事觀察家與政治評論者不要看到各國海軍都在穿梭臺海,就興奮到自我想像認為各國都來力挺臺灣。總之,若是服用政治搖頭丸劑量過重,到最後就會讓本身喪失最基本判斷能力。

  • 潛艦國造海軍技術顧問約招標 軍方突叫停

    針對媒體報導「美方將全力協助臺灣潛艦國造IDS技術顧問標案」乙情,海軍司令部今(13)日說明如后: \n一、海軍潛艦國造技術服務顧問案,原考量全球各專業商源實績、能力及獲得風險等面向,依政府採購法採取分組分項招決標策略辦理,現因媒體刊載國外商源參與細節,已影響全般招標作業,現正重新檢討後續採購策略,以降低風險。 \n二、目前仍有數家具備潛艦實績之商源表達參與意願,本軍將就輸出許可及履約能力綜合考量,依法定程序擇定;惟鑑於本案敏感性極高,相關作業將另採最適當保密作為,目前期程進度正常,海軍軍將秉持審慎嚴謹的態度管控,以維全案執行順遂,請媒體勿妄加臆測。 \n \n據了解,IDS設計階段有兩個技術顧問合約,一是台船(已簽給GL公司),另一是海軍。 \n海軍技術顧問的工作在雙重檢查――確認台船在GL公司協助下的設計圖沒問題,其工作時程必須在今年3月20日前,審查台船提交海軍的704份技術文件。海軍技術顧問「資格標」已流標3次,1月11日是第4次開標。 \n \n消息來源說,軍方沒有任何預警,也沒有任何理由,直接取消開標作業。有媒體揣測,此舉意味著美方將全面介入,協助臺灣潛艦國造IDS技術顧問標案,才會突然喊停。

  • 影》美媒:民進黨慘敗 蔡英文或將調整兩岸政策

    影》美媒:民進黨慘敗 蔡英文或將調整兩岸政策

    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遭受重挫,在這次選舉主軸仍沿用的過去意識形態操作,卻不被選民接受,據美媒今報導指出,蔡英文政府或許會調整對中國大陸的政策,以求努力在追求獨立和統一之間保持平衡,有分析家認為,蔡英文政府可能進一步偏向美國以抵禦中國大陸。 \n \n 據美媒《美國之音》今報導表示,一些分析家認為,蔡英文總統可能對中國大陸採取一種稍微更為柔性的立場。她可能更注重與中國大陸的經濟關係而非政治。但也有分析家認為,蔡英文政府可能進一步偏向美國以抵禦中國大陸。 \n \n 蔡英文自2016年當選為總統。她嚴正拒絕了北京的對話條件,表態臺海兩岸都認為自己屬於一個中國。北京做出的反應是斷絕跟臺灣談判。另外,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黃奎博說,「假如蔡英文做出改變,她就要丟失基本盤」。 \n \n 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教授張五嶽說,「下一個階段,在總統大選前,我認為北京和華盛頓的角色將更為明顯,因此不管是民進黨還是蔡英文總統都要做出某些政策調整」。張五岳強調,華盛頓和北京的決定將不可避免地影響臺灣的政策,臺灣總體上偏向親美國而不是親中國的政策,這種觀點將主導蔡英文的方向。另外,台美關係今年取得長足進步。美國國會通過對臺灣有利的法案,使美國海軍軍艦時常駛近臺灣。 \n \n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表示,臺北的領導團隊將參照輿論策劃新的對中國大陸政策,政府將尊重各界的意見和建議,加強臺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

  • 阿公昭和19年兵單曝光 網驚:日本帝國海軍

    74年前日治時代兵單曝光!有民眾日前在家中意外翻出阿公在昭和年間的畢業證書和兵單,由於保存良好,證書上頭的資訊都相當清晰,讓他忍不住PO網分享。 \n \n原PO在臉書社團《爆料公社》發文透露,他日前在整理家務時,意外翻出過世阿公的資料,其中3張分別是公立學校的畢業證書和以前的兵單,讓他驚呼「覺得很新奇,誰家裡也有呢?」 \n \n照片中可見,原PO阿公生於昭和3年(西元1928年),並於昭和15年(1940年)完成臺灣公立公學校6年學業,又在昭和19年(1944年)於高雄工業技能養成所取得修業證書,同年擔任日本第61海軍航空隊的海軍工員。 \n \n不少網友看完後紛紛留言回應「你阿公學問不錯耶,而且是高級的」、「這是歷史的寶貝啊!別丟掉,好好保存喔!」、「日本帝國海軍」;另外也有專業網友表示「海軍工員,必須在臺灣成績優異還需日本本國人推薦,是去日本念書畢業後在日本幫忙建造飛機。二戰結束後被國民黨孫運璿徵召幫忙恢復臺灣損壞的電力系統,全國約只有8000人而已。這批人對日本對臺灣貢獻很大。」「高雄岡山基地,海軍飛行場服役。日本二戰時沒有空軍,只有海軍飛行隊跟陸軍飛行隊」。

  • 大陸軍艦與我方互動? 海軍嚴正否認

    大陸軍艦與我方互動? 海軍嚴正否認

    針對媒體報導「傳共軍主動打招呼交流,國軍尷尬應對?」乙情,海軍艦隊指揮部今(13)日表示,本屬艦艇於海上如遇不明艦船,均按相關標準程序,保持無線電靜默,如接近我方海域,即直接呼叫對方舷號要求儘速遠離,中共媒體過度誇大渲染之錯誤報導,籲請媒體勿隨之起舞,誤導視聽。 \n \n 海軍艦隊指揮部強調,海軍艦隊平日即保持高度戰備,不分晝夜檢派艦艇巡弋臺灣周邊海域,捍衛海疆安全,籲請國人安心

  • 安屎之亂 意外顯示海軍獵雷艦的價值

    因國際紙漿大漲,國內業者醞釀漲價,造成近期國人搶購衛生紙,一時之間街頭巷尾人手一袋衛生紙,甚至引起國外媒體紛紛報導臺灣「衛生紙之亂」。不過當國人擔憂像衛生紙這種民生必需品漲價及缺貨時,可能並未想到,如果沒有海軍艦艇日夜巡弋海疆確保海上交通線的暢通,衛生紙的原料就無法透過貨輪運進臺灣,而若要避免航道遭敵軍以水雷封鎖,最重要的軍艦就是去年海軍解約的獵雷艦。 \n \n據熟悉紙業的人士表示,由於先天氣候條件的差異,在臺灣需30年才能長成的數目,在印尼僅須5到8年,因此在成本考量下國內大部分木片和紙漿都從印尼進口。 \n \n可見若是沒有海軍軍艦確保國家海上交通線通暢不受外力封鎖,一旦載運紙漿的貨輪無法駛入我國港口,在原料供應中斷後,一旦國內庫存用罄,臺灣人就必須回到「衛生紙發明前的時代」,結果將發生「安屎之亂」。而能夠清除各式水雷確保航道暢通的軍艦,就是海軍的獵雷艦。 \n \n海軍剛於1月底的春節巡弋上展示第192特業艦隊布雷作業大隊的水雷反制戰力,布雷作業大隊擁有永靖級獵雷艦2艘,永豐級獵雷艦4艘,永陽級遠洋掃雷艦3艘。若以海軍四大軍港基隆、蘇澳、左營、馬公,平均每座軍港可分到2.25艘船,但如果再加上基隆級驅逐艦靠泊的高雄港,平均每座軍港平均只分到1.8艘船,尚不足2艘。 \n \n除了木材和紙漿之外,我國的煤、天然氣都仰賴海運進口,蔡政府堅持放棄視為「準自產能源」的核能發電,計劃至民國114年時將天然氣發電比重由目前的三成提高至五成。天然氣在夏季的存量僅能使用一至兩周,去年10月就曾發生天然氣運輸船因天候因素無法進港,最後大潭電廠降載的事件,這些都凸顯出如果沒有海軍,只要臺灣海上交通線遭封鎖,一旦限電、物資短缺,民心動蕩,恐怕連社會秩序都無法確保,如何與共軍持久作戰? \n

  • 美國海軍事故頻頻 張競:用兵太頻、預算捉襟見肘

    美國海軍驅逐艦USS John S. McCain 今晨在星馬東部,柔佛州附近海域,在等待進入新加坡海峽指定分道航啟航點前,遭致油輪撞及左舷,造成人員傷亡,此為本年內美國海軍在東亞水域,第四艘發生海事案件之神盾艦。國政基金會國家安全組顧問、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指出,從美國海軍艦艇不斷發生航安事故,已經不能再以執行面失當來粉飾太平,而必須從政策面來觀察,究竟美國海軍是否仍然具備可信戰力,而非服勤過度支援不濟,僅剩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之空架子。 \n \n張競指出,美國海軍是川普總統極度重視之軍種,在競選期間,其曾矢言要在任內建構,總數達350艘之艦隊兵力。但是在就任後,因為多項人事與預算案運作不利,再加上與國會關係緊張,未來此案不無可能成為川普另外一張跳票的政策支票。 \n \n張競表示,美國海軍用兵太頻又服勤過度,其實是眾所皆知之現狀,再加上多項維持經費被研發投資預算所排擠,更使得美國海軍在後勤支援與維修補保上,處處捉襟見肘經常要便宜行事。從濱海戰鬥艦故障頻傳,福特號航母海測期程與項目縮減,顯現出美國海軍在建軍上必須妥協之無奈。 \n \n張競分析,美軍在人員召募與訓練素質上,亦有多項問題無法解決。再加上諸多內部管理上,面對社會風潮所產生之衝擊,以及在亞太地區委商辦理後勤整補,所爆發之官商勾結貪瀆案,更讓美國海軍在諸多作業結構上面臨困境。 \n \n張競認為,對於我方來說,在面對北京積極整建軍備,並改變臺海穩定軍事平衡時,美國海軍確實是戰略天平上,要加以掌握之砝碼。儘管華盛頓對於臺灣安全並無任何承諾,但美國海軍仍然是解放軍決心武力犯臺時,必須加以算計之變數。 \n \n面對美國海軍戰力不穩定之跡象,張競認為我方必須要妥善處理兩岸關係,以負責務實態度與北京溝通往來。不可將本身安全押寶在他國不確定之馳援,以及目前所顯現不穩定之戰力,臺北必須要務實地面對兩岸,絕不能再期待躲在華盛頓背後,無端地以口舌之快挑釁北京。

  • 民進黨盼美軍無條件協助 國民黨:不切實際

    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於上月通過「國防授權法」,允許美國海軍軍艦例行性停靠臺灣港口,美國國會眾院14日審議通過「國防授權法案」,其中要求美國防部長評估美台軍艦互訪的可能性。 \n \n國民黨批評民進黨政府,若因為如此,而以為未來臺海發生衝突時,就可以獲得美方軍事上「無條件協助」,顯然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n \n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12日也表示,且美國軍艦停泊台灣非常困難,且可能會構成危險。 \n \n國民黨指出,日前美國的一個顧問公司在一份軍事報告中建議臺灣「應該考慮加強與美國的交流,使後備軍人成為有戰力、可以嚇阻中共動武的部隊。」此外,哈佛大學學者艾立森也在上個月明確指出,若臺灣獨立,中共一定會對臺動武,美國則不大可能為臺獨而戰,這是一個嚴峻的事實。 \n \n因此,國民黨痛批民進黨,不該因自身的意識形態,而將臺灣人民陷入困境當中;民進黨始終未放棄的臺獨主張是兩岸衝突的元兇,更是會引起臺海危機的未爆彈,絕不符合臺灣人民的利益。 \n國民黨強調,應務實回到「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讓兩岸關係回到正軌。 \n

  • 俄軍官1875年環台足跡照片!聖彼得堡盛大展出

    俄羅斯軍官百年前遊台灣,珍貴照片見證台灣美麗!第一位造訪台灣的俄羅斯海軍軍官伊畢斯(Pavel Ibis )在1875年環島足跡的 筆記珍貴史料及照片展「跨二世紀台灣印象之旅」,今(15)日起在聖彼得堡中央海軍博物館(The Central Naval Museum) 展出。 \n \n開幕式由中央海軍博物館副館長Aleksander Chernavsky及海軍檔案局長 Valentin Smirnov主持,現場有200多名來賓參加,場面熱絡。 \n \n此次展覽策展人,亦是專門研究伊畢斯軍官史料的俄羅斯社科院東方所教授劉宇衛( Valentin Golovache)表示,當時伊畢斯利用簡易地圖及指南針完成環島之行,透過隨行嚮導與當地居民溝通,紀錄台灣居民語言及風俗習慣,紀錄資料於1876年發表在俄羅斯「海洋彙編」(Sea Collection) 及德國Globus刊物上,還附有自己所畫的插圖。 \n \n劉宇衛說,根據伊畢斯的紀錄,對台灣人的熱情也留下良好印象,有時隨行嚮導不敢進原住民部落,而伊畢斯一人自己與民眾比手畫腳後即被邀請一起吃飯跳舞。 \n \n伊畢斯的環台故事亦影響兩位俄羅斯旅行家馬爾科夫(S. Malkov)與拉布丁(F.Labutin),兩人於2014年追蹤這位軍官的腳步,循著當年旅行紀錄來到台灣,用現代化相機記錄並做比對,才有這次展覽主題內容「跨二世紀台灣印象之旅」。 \n \n劉宇衛進一步表示,日前他聯繫聖彼得堡中央海軍博物館時,獲館方高度興趣,博物館還到海軍檔案局找到伊畢斯海軍軍官當時服役的船艦、銅質製作的名牌及當時服役的艦長後來高升海軍上將Adm.P.P.Tyrtov資料。 \n \n馬爾科夫(S. Malkov)與拉布丁(F.Labutin)也現身開幕酒會表示,他們在3年前完全按照伊畢斯軍官的路線參訪臺灣,他們發現台灣改變太大,因為現代化建設幾乎找不到當年景物,但他倆對台灣人的好客及甜美水果印象深刻。 \n \n應邀前來參加的文化部駐俄羅斯代表處文化組組長許德明除代表文化部感謝海軍博物館舉辦這項照片展外,並期望俄羅斯民眾可透過這些照片認識臺灣的人文景致,進而到台灣觀光。 \n \n聖彼得堡中央海軍博物館是世界最早博物館之一,1709年就設立,典藏70幾萬件海軍文物,也是世界上最具規模軍事博物館。這項展覽於105年3月已於莫斯科國立東方博物館展出,廣獲好評,今年續在聖彼得堡展出2個多月,展期至4月20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