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臺美的搜尋結果,共123

  • 臺美攜手耕耘 108年臺美生態學校綻放成果

    「108年生態學校認證表揚及成果發表會」於12月4日上午10時假新北市汐止區金龍國民小學舉行,由行政院環保署邀請美國環保署國際合作暨部落事務辦公室主任Mark Kasman及美國在台協會等貴賓出席,教育部、各縣市環保局、教育局及生態學校等亦派代表參與,會中表揚2019年獲得認證之學校,包括3所綠旗、13所銀牌及21所銅牌。 \n活動現場展示各校成果海報,積極展現各校環境路徑執行成果與特色。今年取得最高榮譽綠旗的學校共有3所,包括新北市新莊區新泰國民小學、桃園市新屋區社子國民小學以及雲林縣潮厝華德福教育實驗國民小學,其中雲林縣潮厝華德福教育實驗國民小學為我國第3所成功取得綠旗再認證的學校;至此,臺灣生態學校綠旗認證通過學校總數達到了11所,充分展現我國在推動環境教育歷程中,學校教育的成果與重要性。 \n這次協助活動辦理之金龍國民小學亦於本年度獲得生態學校銀牌認證,在表揚典禮上由校內拉丁舞社團的學生熱情演出,為本次活動熱舞暖場,也讓蒞臨的貴賓及各校代表驚艷連連,掌聲不絕於耳。 \n另外,金龍國小的生態行動團隊也帶領貴賓們參訪了校內各項生態學校推動成果及特色亮點,包含金龍農場、綠意及生態豐富的空中花園與黃金堆肥區、充滿驚奇的綠世界及昆蟲教室,獲得了貴賓們一致的肯定與讚賞。 \n臺美生態學校夥伴計畫係臺美合作之國際環境夥伴計畫之一,目的在於推動生態學校及加強臺美環境教育合作,建構學生對環境的關懷、觀察、知能、價值觀及行為的改變,將師生們在校園推動環境永續的力量,推廣到社區,以建立潔淨、健康的生活環境,及達成永續家園的目標,透過國際交流與合作機制,讓環境教育往下扎根,並與國際接軌。 \n環保署於2014年在外交部的支持下,與創始夥伴美國環保署啟動國際環境夥伴計畫,透過國際夥伴多元的合作方式,在區域及世界各地組成專家平臺網絡,致力於共通性環境挑戰議題,如環境汞污染、空氣及土壤污染、電子廢棄物、氣候變遷、環境教育等,於學校、社區、國家之應對能力的提升,進而能在區域乃至於國際間,累積共同改善環境的成果。本次活動將能更進一步證實此深厚的基礎,同時將持續推動此計畫,展現我國在環境教育拓展上的信心與決心。

  • 台商回台7,034億 年度目標達標

    投資臺灣事務所28日召開「臺商回臺投資方案」審查會議,會中通過美喆國際與某測試治具回臺投資,兩家投資金額新臺幣56億元。總計今年臺商回臺,金額累計達7,034億元,156家企業預計帶來5.67萬個就業機會。 \n投資台灣事務所表示,某測試治具領導商以強大晶圓測試治具與探針卡研發製造能力,為了配合美國大客戶AMD要求,加上矽品、日月光、京元電等主要客戶皆返臺擴廠,同時因應5G、人工智慧、車用電子、物聯網等半導體新應用,將帶動的高階晶片測試需求,決定投資逾30億元、招募145個本國員工,在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區建置智慧化新廠擴充產能,強化關鍵零組件自製能力。

  • 美超微投資台灣200億 根留台灣全年累計近500億

    根留台灣投資方案上,14日會議通過全球伺服器出貨量第3「美超微電腦」、記憶卡外殼世界第1大「晨州塑膠工業」共投資逾216億元,預計帶來1,606個本國就業機會。累計至本周共有20家根留臺灣企業投資逾494億元,預期可創造3,493個本國就業機會。 \n投資台灣事務所指出,美超微電腦是臺灣人在矽谷創業成功的典範,是全球高階伺服器出貨量第3大企業,2009年返鄉在桃園八德設立美超微科技園區後,持續深耕在臺投資。近期隨AI及物聯網需求擴增,美超微將再擴大投資接近200億元,包括新建構高階伺服器研發製造中心與軟體開發園區、擴大倉儲及物流中心、增加自動化系統組裝生產線,還要招募約1,559名創新研發及相關專業人才,為下一代高階運算、儲存與高密度的雲端運算提供完整更解決方案,更可帶動技術整合的群聚效應。 \n另一家根留台灣廠商是晨州塑膠工業,以先進研發設計及製程技術深耕臺灣多年,目前已經是IC承載盤世界前二大、記憶卡外殼世界第一大供應商,客戶群涵蓋臺積電、聯電、日月光、矽品、聯發科、金士頓、鴻海等全球各大知名半導體封裝及測試廠、晶圓廠、記憶體廠、整合元件廠、專業電子代工廠等,在半導體供應鏈地位極為重要。由於貿易戰促使終端客戶紛紛將產線移回臺灣,為了因應轉單需求,晨州將投入逾16億元在臺中外埔新建廠房與智慧自動化產線,擴大IC承載盤產能,將可帶來47個本國工作機會。

  • 兩岸史話-蔣經國崛起 母子權力較勁

    兩岸史話-蔣經國崛起 母子權力較勁

     復興基地的政治氣氛和以前大陸時代大不相同,縱然宋美齡在對美外交上仍居一言九鼎之地位,然其政治權力顯然已逐步受挫,她的最大對手不是別人,乃是蔣經國。蔣家父子決心不讓另外三大家族的灰燼在臺灣重燃,亦不許別的政治勢力在寶島扎根,他們要改造國民黨,首先要剷除孔、宋、陳的力量。 \n 事後證明在歷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中,雷德福對臺灣最為友好,雷德福夫婦每次訪臺,宋美齡都會請官邸裁縫師為雷德福夫人做幾件漂亮的旗袍,他們家的客廳也掛了一幅宋美齡所繪的中國畫。一九五五年四月,雷德福與國務院遠東事務助卿饒勃森奉艾森豪之命赴臺勸說蔣介石放棄金門、馬祖,條件是:(一)美國負責封鎖大陸沿海;(二)大陸港口外布雷;(三)臺灣部署核子武器。蔣介石憤怒拒絕,雷德福稱這是他軍旅生涯中最痛苦的一次任務。 \n 民族至上 國權第一 \n 宋美齡五十年代初訪美期間正值緬甸政府強烈要求國軍李彌部隊撤出緬境而引發國際糾紛,仰光向聯合國控訴國府侵犯領土,美國一面公開呼應緬甸,一面卻暗中默許中央情報局支援李彌部隊在滇緬邊界騷擾共軍。顧維鈞向宋美齡建議撤退李彌部隊以平息國際憤懣,並換取美國裝備國軍兩個師的承諾。宋美齡同意顧的主張,但指示他應向美方說明國府無法有效控制李彌部隊的難處。事實上,臺北不願在緬甸撤軍一事上完全聽命華府,宋美齡知道美國玩弄兩面手法,她長期受到蔣介石的耳濡目染,總是堅持民族至上、國權第一的原則,處理對美外交。 \n 一九五三年初夏,臺灣省主席吳國楨與當局不和,辭職赴美,並發表一連串抨擊國府(特別是蔣經國)的談話,在國際上引起不小的風波。顧維鈞以大使身分不得不在各種場合為蔣介石父子辯護、批評吳國楨,即連在紐約作寓公的胡適亦痛批吳。與吳國楨關係頗睦的宋美齡(她一直稱吳為KC),特別向顧維鈞問起美國朝野對吳國楨事件的反應,顧作了詳盡報告,宋美齡聽完報告後,一言不發。吳國楨偕妻子黃卓群出走後,宋美齡曾數度寫英文長信給吳氏夫婦,勸他們返臺並遊說吳接受蔣介石的建議出任總統府祕書長。宋美齡最清楚吳國楨自我流放的原因,吳與陳誠、蔣經國的權力傾軋、自由派思想、過於操切的政治企圖心和挾美自重等因素,促成了吳和老蔣的決裂。宋美齡在顧維鈞面前的沉默不語,十足顯示她在吳國楨事件中尷尬、敏感而又無奈的處境。 \n 夫人派、太子派 \n 一九五四年春天,國民黨在紐約辦的一份報紙突然發表一篇〈顧維鈞老矣〉的社論,建議國府撤換已擔任八年駐美大使的顧維鈞,其時顧氏六十六歲,仍年富力強。這篇社論不知是臺北授意或黨營僑報的意見,總之蔣介石確有意調動顧維鈞,派他出任考試院長。當時仍在美國的宋美齡知悉後極力反對,她的理由是駐美大使這個崗位極為重要,此刻不能換人,美援關係到中華民國的生死存亡,目前唯有顧維鈞最熟悉美國國會、政府和政治人物;對臺灣而言,時間是最寶貴的,未來十個月至兩年將是臺灣的關鍵時期。蔣介石同意其看法而未調動顧維鈞。顧返臺述職後繼續留在華府,並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談判過程中,費了不少心血,同時亦為孫立人事件到處向美國朝野解釋和說明。 \n 一九五四年四月底,宋美齡自臺北飛抵芝加哥治療困擾她多年的皮膚病,七月到長島蝗蟲谷姊夫孔祥熙住宅休養。其時參議院國內安全小組主席、極右翼的內華達共和黨參議員麥卡倫,提出了一項美國應與蘇聯絕交的議案;他獲悉蔣夫人在長島養病的消息後,即透過顧維鈞邀請蔣夫人到參院聽證會作證,以支持他所提出的美蘇絕交案。麥卡倫認為以蔣夫人的聲望和中國飽受俄國欺凌的歷史,如能到參院作證,將大有助於提案過關。顧維鈞以蔣夫人健康不佳為由先予婉拒,七月十一日顧大使到蝗蟲谷拜訪蔣夫人,告以麥卡倫請求作證一事。蔣夫人說,即使她身體健康,亦不會出席作證,她不能以中國第一夫人的身分介入美國國會事務,何況她很了解麥卡倫的提案太不切實際。 \n 復興基地的政治氣氛和以前大陸時代大不相同,縱然宋美齡在對美外交上仍居一言九鼎之地位,然其政治權力顯然已逐步受挫,她的最大對手不是別人,乃是蔣經國。蔣家父子決心不讓另外三大家族的灰燼在臺灣重燃,亦不許別的政治勢力在寶島扎根,他們要改造國民黨,首先要剷除孔、宋、陳的力量。孔祥熙和宋子文在紐約做寓公,陳果夫病死臺北,陳立夫則被放逐到新大陸,在新澤西州養雞、在紐約唐人街賣湖州粽子和「陳立夫皮蛋」,與花果飄零的CC徒弟們談論時局及月旦人物。 \n 國勢阽危之際奉命在上海整頓經濟和金融,「打老虎」不成反被譏為「打蒼蠅」的蔣經國,痛定思痛之餘,必然同意傅斯年所說的「要徹底肅清孔宋二家侵蝕國家的勢力」。他深深知道,孔宋家族的巧取豪奪、為所欲為,他的繼母要負很大的責任;他也了解,宋美齡視孔家子女如己出,並無意和他建立親密的母子感情。 \n 宋美齡與蔣經國的關係是很微妙的,表面上,經國對繼母執禮甚恭,但在偽裝面具的背後,母子之間的權力較勁,卻是臺灣第一家庭的新戲碼。蔣介石的御醫熊丸含蓄地說:「如外間傳說,經國先生跟蔣夫人間確實有些意見,但他對夫人很尊敬,夫人說的話他大多不會違反?事實上有時候經常是下面的人在吵,夫人身邊的人和經國先生身邊的人彼此在那兒爭鬥……。」又說:「……外界傳說有『夫人派』和『太子派』之別,事實上夫人與經國先生間也談不上什麼派系,都是下面的人在那兒攪和罷了。」(待續)

  • 跨世紀第一夫人──蔣經國崛起 母子權力較勁(十六)

    跨世紀第一夫人──蔣經國崛起 母子權力較勁(十六)

    事後證明在歷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中,雷德福對臺灣最為友好,雷德福夫婦每次訪臺,宋美齡都會請官邸裁縫師為雷德福夫人做幾件漂亮的旗袍,他們家的客廳也掛了一幅宋美齡所繪的中國畫。一九五五年四月,雷德福與國務院遠東事務助卿饒勃森奉艾森豪之命赴臺勸說蔣介石放棄金門、馬祖,條件是:(一)美國負責封鎖大陸沿海;(二)大陸港口外布雷;(三)臺灣部署核子武器。蔣介石憤怒拒絕,雷德福稱這是他軍旅生涯中最痛苦的一次任務。 \n \n民族至上 國權第一 \n \n宋美齡五十年代初訪美期間正值緬甸政府強烈要求國軍李彌部隊撤出緬境而引發國際糾紛,仰光向聯合國控訴國府侵犯領土,美國一面公開呼應緬甸,一面卻暗中默許中央情報局支援李彌部隊在滇緬邊界騷擾共軍。顧維鈞向宋美齡建議撤退李彌部隊以平息國際憤懣,並換取美國裝備國軍兩個師的承諾。宋美齡同意顧的主張,但指示他應向美方說明國府無法有效控制李彌部隊的難處。事實上,臺北不願在緬甸撤軍一事上完全聽命華府,宋美齡知道美國玩弄兩面手法,她長期受到蔣介石的耳濡目染,總是堅持民族至上、國權第一的原則,處理對美外交。 \n一九五三年初夏,臺灣省主席吳國楨與當局不和,辭職赴美,並發表一連串抨擊國府(特別是蔣經國)的談話,在國際上引起不小的風波。顧維鈞以大使身分不得不在各種場合為蔣介石父子辯護、批評吳國楨,即連在紐約作寓公的胡適亦痛批吳。與吳國楨關係頗睦的宋美齡(她一直稱吳為KC),特別向顧維鈞問起美國朝野對吳國楨事件的反應,顧作了詳盡報告,宋美齡聽完報告後,一言不發。吳國楨偕妻子黃卓群出走後,宋美齡曾數度寫英文長信給吳氏夫婦,勸他們返臺並遊說吳接受蔣介石的建議出任總統府祕書長。宋美齡最清楚吳國楨自我流放的原因,吳與陳誠、蔣經國的權力傾軋、自由派思想、過於操切的政治企圖心和挾美自重等因素,促成了吳和老蔣的決裂。宋美齡在顧維鈞面前的沉默不語,十足顯示她在吳國楨事件中尷尬、敏感而又無奈的處境。 \n \n夫人派、太子派 \n \n一九五四年春天,國民黨在紐約辦的一份報紙突然發表一篇〈顧維鈞老矣〉的社論,建議國府撤換已擔任八年駐美大使的顧維鈞,其時顧氏六十六歲,仍年富力強。這篇社論不知是臺北授意或黨營僑報的意見,總之蔣介石確有意調動顧維鈞,派他出任考試院長。當時仍在美國的宋美齡知悉後極力反對,她的理由是駐美大使這個崗位極為重要,此刻不能換人,美援關係到中華民國的生死存亡,目前唯有顧維鈞最熟悉美國國會、政府和政治人物;對臺灣而言,時間是最寶貴的,未來十個月至兩年將是臺灣的關鍵時期。蔣介石同意其看法而未調動顧維鈞。顧返臺述職後繼續留在華府,並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談判過程中,費了不少心血,同時亦為孫立人事件到處向美國朝野解釋和說明。 \n一九五四年四月底,宋美齡自臺北飛抵芝加哥治療困擾她多年的皮膚病,七月到長島蝗蟲谷姊夫孔祥熙住宅休養。其時參議院國內安全小組主席、極右翼的內華達共和黨參議員麥卡倫,提出了一項美國應與蘇聯絕交的議案;他獲悉蔣夫人在長島養病的消息後,即透過顧維鈞邀請蔣夫人到參院聽證會作證,以支持他所提出的美蘇絕交案。麥卡倫認為以蔣夫人的聲望和中國飽受俄國欺凌的歷史,如能到參院作證,將大有助於提案過關。顧維鈞以蔣夫人健康不佳為由先予婉拒,七月十一日顧大使到蝗蟲谷拜訪蔣夫人,告以麥卡倫請求作證一事。蔣夫人說,即使她身體健康,亦不會出席作證,她不能以中國第一夫人的身分介入美國國會事務,何況她很了解麥卡倫的提案太不切實際。 \n復興基地的政治氣氛和以前大陸時代大不相同,縱然宋美齡在對美外交上仍居一言九鼎之地位,然其政治權力顯然已逐步受挫,她的最大對手不是別人,乃是蔣經國。蔣家父子決心不讓另外三大家族的灰燼在臺灣重燃,亦不許別的政治勢力在寶島扎根,他們要改造國民黨,首先要剷除孔、宋、陳的力量。孔祥熙和宋子文在紐約做寓公,陳果夫病死臺北,陳立夫則被放逐到新大陸,在新澤西州養雞、在紐約唐人街賣湖州粽子和「陳立夫皮蛋」,與花果飄零的CC徒弟們談論時局及月旦人物。 \n國勢阽危之際奉命在上海整頓經濟和金融,「打老虎」不成反被譏為「打蒼蠅」的蔣經國,痛定思痛之餘,必然同意傅斯年所說的「要徹底肅清孔宋二家侵蝕國家的勢力」。他深深知道,孔宋家族的巧取豪奪、為所欲為,他的繼母要負很大的責任;他也了解,宋美齡視孔家子女如己出,並無意和他建立親密的母子感情。 \n宋美齡與蔣經國的關係是很微妙的,表面上,經國對繼母執禮甚恭,但在偽裝面具的背後,母子之間的權力較勁,卻是臺灣第一家庭的新戲碼。蔣介石的御醫熊丸含蓄地說:「如外間傳說,經國先生跟蔣夫人間確實有些意見,但他對夫人很尊敬,夫人說的話他大多不會違反?事實上有時候經常是下面的人在吵,夫人身邊的人和經國先生身邊的人彼此在那兒爭鬥……。」又說:「……外界傳說有『夫人派』和『太子派』之別,事實上夫人與經國先生間也談不上什麼派系,都是下面的人在那兒攪和罷了。」(待續) \n

  • 兩岸史話-特級美國通 蔣氏左右手

    兩岸史話-特級美國通 蔣氏左右手

     一九五○年三月一日,蔣介石復出,稱「當此危急存亡之日,受全體軍民同胞責望之切,已無推諉責任之可能,爰於三月一日復行視事,期共奮勉,以光復大陸,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宋美齡面臨了一個嶄新的政治局面,她首先創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總會」(即「婦聯會」),作為她在臺灣領導婦女、建立威權的地盤。 \n 與蔣介石夫婦有「反共友情」的尼克森,訪問臺灣多次,且曾在士林官邸的客房住過,但他與北京的「務實外交」策略,傷透了蔣介石夫婦的心,尼克森本人亦頗感內疚。他說:「我首次和二十世紀中國的第三個偉人(其他兩個偉人是毛澤東、周恩來)蔣介石見面,是在一九五三年。我當副總統和做平民的時候,一直和他保持聯繫,並建立了讓我引以為豪的私人關係,這也是與北京和解的過程中使我感到極為痛苦的原因。蔣氏夫婦常在他們華麗的臺北官邸接待我,其妻為我們傳譯,但她有時亦參與會談。要想找一個比在韋思禮受過教育的蔣夫人還要好的翻譯,簡直是不可能的事。蔣夫人除了中英文俱佳,她也深諳她丈夫的思想……。」 \n 未真正統治過全中國 \n 從一個歷史反諷的角度來看,蔣介石避秦臺灣,可謂「因禍得福」。儘管他領導北伐、抗日和剿共,且擁有委員長、主席、總裁和總統的頭銜,但他從未真正統治過全中國,一直不斷有內外敵人挑戰他的統治權。只有在臺灣方始享受到至高無上的絕對權力與尊榮,臺灣才是蔣家王朝的金湯城池。 \n 宋美齡於一九五○年一月十三日自美返回臺灣,和她暌違十三個月的蔣介石率同蔣經國夫婦及蔣緯國夫婦至桃園空軍基地迎接。宋美齡離美前夕在紐約向全美發表無線電廣播,她說:「每次離開美國,我總不免意緒茫然。我不僅是一個前來訪問的旅客,而且我曾在這裡度過多年的少女生活,我在這裡接受了我的全部教育,也獲得了使我能為本國人民服務的許多啟示。幾天之後,我就要回到中國去了。我不是回到南京、重慶、上海或廣州,我不是回到我們的大陸上去,我要回到我的人民所在地的臺灣島去,臺灣是我們一切希望的堡壘,是反抗一個異族蹂躪我國的基地。不論有無援助,我們一定打下去。我們沒有失敗,我們數百萬同胞正在致力於長期鬥爭。」 \n 一九五○年三月一日,蔣介石復出,稱「當此危急存亡之日,受全體軍民同胞責望之切,已無推諉責任之可能,爰於三月一日復行視事,期共奮勉,以光復大陸,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宋美齡面臨了一個嶄新的政治局面,她首先創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總會」(即「婦聯會」),作為她在臺灣領導婦女、建立威權的地盤。 \n 防衛臺澎第三座里程碑 \n 五○年代的臺灣常被形容為風雨飄搖之島,美臺關係是國民黨政府賴以生存壯大的生命線,宋美齡是罕見的「美國通」,也是蔣介石倚為左右手的對美外交權威。 \n 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日,艾森豪就任總統,國府亟欲知道共和黨政府的對臺政策與杜魯門時代有何不同、對臺灣的支持到何種程度?三月中旬,宋美齡的華府之行為臺北帶來了振奮的訊息。三月九日下午,宋美齡在駐美大使顧維鈞夫婦的陪同下,造訪白宮,艾森豪伉儷以茶點款待她。艾克(Ike,艾森豪的暱稱)向宋美齡表示,結束韓戰是他的首要任務,並將賡續提供臺灣軍經援助以遏阻共黨勢力的擴大。宋美齡則向艾克試探美國在臺灣成立中美聯合防衛司令部的可行性,此為蔣介石最關心的一件事,艾克認為那是一個很好的主意,他會優先慎重考慮此事。當天晚上,顧維鈞在雙橡園大使館為蔣夫人舉行盛大宴會,與會貴賓包括剛上任的國防部長威爾遜(Charles E. Wilson,前通用汽車公司總裁)、司法部長布勞奈爾、眾院議長馬丁,以及其他國會領袖與高級官員,宋美齡把握機會與威爾遜暢談。自一九四三年二月十八日蔣夫人在國會發表擲地有聲的演講以後,美國朝野人士在她面前幾有「矮了半截」的心態,新近棄商從政的威爾遜亦不例外,宋美齡徵詢他對成立中美聯防司令部的意見,威爾遜毫不猶豫地認為係有必要,應付諸實施。 \n 一九五五年艾森豪政府正式在臺成立美軍協防臺灣司令部,由當時的第七艦隊指揮官殷格索中將兼任首任司令。協防司令部的結構與功能雖與蔣介石的原始構想有些不同,但已足夠顯示美國協防臺澎的決心。協防司令部的成立乃是繼一九五一年設置美軍顧問團及一九五四年簽署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美國防衛臺澎的第三座里程碑。 \n 由於宋美齡對美國黨政軍高層人事瞭若指掌,剛到華府出掌五角大廈的威爾遜竟向她打聽太平洋艦隊總司令雷德福海軍上將(Admiral Arthur Radford)為人如何、好不好相處、能不能合作?因艾森豪有意提名雷德福升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而宋美齡又與雷德福是老朋友,當時他亦是最支持國府的美軍高級將領。宋美齡向威爾遜盛讚雷德福,威爾遜說他放心了,他將向艾森豪舉薦雷德福。(待續)

  • 跨世紀第一夫人──特級美國通 蔣氏左右手(十五)

    跨世紀第一夫人──特級美國通 蔣氏左右手(十五)

    與蔣介石夫婦有「反共友情」的尼克森,訪問臺灣多次,且曾在士林官邸的客房住過,但他與北京的「務實外交」策略,傷透了蔣介石夫婦的心,尼克森本人亦頗感內疚。他說:「我首次和二十世紀中國的第三個偉人(其他兩個偉人是毛澤東、周恩來)蔣介石見面,是在一九五三年。我當副總統和做平民的時候,一直和他保持聯繫,並建立了讓我引以為豪的私人關係,這也是與北京和解的過程中使我感到極為痛苦的原因。蔣氏夫婦常在他們華麗的臺北官邸接待我,其妻為我們傳譯,但她有時亦參與會談。要想找一個比在韋思禮受過教育的蔣夫人還要好的翻譯,簡直是不可能的事。蔣夫人除了中英文俱佳,她也深諳她丈夫的思想……。」 \n \n未真正統治過全中國 \n \n從一個歷史反諷的角度來看,蔣介石避秦臺灣,可謂「因禍得福」。儘管他領導北伐、抗日和剿共,且擁有委員長、主席、總裁和總統的頭銜,但他從未真正統治過全中國,一直不斷有內外敵人挑戰他的統治權。只有在臺灣方始享受到至高無上的絕對權力與尊榮,臺灣才是蔣家王朝的金湯城池。 \n宋美齡於一九五○年一月十三日自美返回臺灣,和她暌違十三個月的蔣介石率同蔣經國夫婦及蔣緯國夫婦至桃園空軍基地迎接。宋美齡離美前夕在紐約向全美發表無線電廣播,她說:「每次離開美國,我總不免意緒茫然。我不僅是一個前來訪問的旅客,而且我曾在這裡度過多年的少女生活,我在這裡接受了我的全部教育,也獲得了使我能為本國人民服務的許多啟示。幾天之後,我就要回到中國去了。我不是回到南京、重慶、上海或廣州,我不是回到我們的大陸上去,我要回到我的人民所在地的臺灣島去,臺灣是我們一切希望的堡壘,是反抗一個異族蹂躪我國的基地。不論有無援助,我們一定打下去。我們沒有失敗,我們數百萬同胞正在致力於長期鬥爭。」 \n一九五○年三月一日,蔣介石復出,稱「當此危急存亡之日,受全體軍民同胞責望之切,已無推諉責任之可能,爰於三月一日復行視事,期共奮勉,以光復大陸,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宋美齡面臨了一個嶄新的政治局面,她首先創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總會」(即「婦聯會」),作為她在臺灣領導婦女、建立威權的地盤。 \n \n防衛臺澎第三座里程碑 \n \n五○年代的臺灣常被形容為風雨飄搖之島,美臺關係是國民黨政府賴以生存壯大的生命線,宋美齡是罕見的「美國通」,也是蔣介石倚為左右手的對美外交權威。 \n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日,艾森豪就任總統,國府亟欲知道共和黨政府的對臺政策與杜魯門時代有何不同、對臺灣的支持到何種程度?三月中旬,宋美齡的華府之行為臺北帶來了振奮的訊息。三月九日下午,宋美齡在駐美大使顧維鈞夫婦的陪同下,造訪白宮,艾森豪伉儷以茶點款待她。艾克(Ike,艾森豪的暱稱)向宋美齡表示,結束韓戰是他的首要任務,並將賡續提供臺灣軍經援助以遏阻共黨勢力的擴大。宋美齡則向艾克試探美國在臺灣成立中美聯合防衛司令部的可行性,此為蔣介石最關心的一件事,艾克認為那是一個很好的主意,他會優先慎重考慮此事。當天晚上,顧維鈞在雙橡園大使館為蔣夫人舉行盛大宴會,與會貴賓包括剛上任的國防部長威爾遜(Charles E. Wilson,前通用汽車公司總裁)、司法部長布勞奈爾、眾院議長馬丁,以及其他國會領袖與高級官員,宋美齡把握機會與威爾遜暢談。自一九四三年二月十八日蔣夫人在國會發表擲地有聲的演講以後,美國朝野人士在她面前幾有「矮了半截」的心態,新近棄商從政的威爾遜亦不例外,宋美齡徵詢他對成立中美聯防司令部的意見,威爾遜毫不猶豫地認為係有必要,應付諸實施。 \n一九五五年艾森豪政府正式在臺成立美軍協防臺灣司令部,由當時的第七艦隊指揮官殷格索中將兼任首任司令。協防司令部的結構與功能雖與蔣介石的原始構想有些不同,但已足夠顯示美國協防臺澎的決心。協防司令部的成立乃是繼一九五一年設置美軍顧問團及一九五四年簽署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美國防衛臺澎的第三座里程碑。 \n由於宋美齡對美國黨政軍高層人事瞭若指掌,剛到華府出掌五角大廈的威爾遜竟向她打聽太平洋艦隊總司令雷德福海軍上將(Admiral Arthur Radford)為人如何、好不好相處、能不能合作?因艾森豪有意提名雷德福升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而宋美齡又與雷德福是老朋友,當時他亦是最支持國府的美軍高級將領。宋美齡向威爾遜盛讚雷德福,威爾遜說他放心了,他將向艾森豪舉薦雷德福。(待續) \n

  • 尼克森影響中國遊說團榮枯

    尼克森影響中國遊說團榮枯

     中國遊說團是特殊時代的奇異產物,它結合了孔宋家族、國府駐美外交官以及美國政客、報人、巨賈和權力掮客,在反共、擁蔣、保臺三面鮮明的旗幟下,將遊說文化的威力滲透至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每一個層面。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肆虐的冷戰時代初期,中國遊說團以支持蔣介石政權與否作為檢驗美國政府官員和人民是否「忠貞」的標準,此種幾近「莫須有」的偏執心態,雖使自由派政客和學人噤若寒蟬,卻也為遊說團蒙上惡名。 \n 中國大陸變色前後,一批堅決支持國府的美國友人,團結一致,為搖搖欲墜的蔣介石政府作後盾。一方面撰寫文章、發表演說,呼籲美國政府與人民正視亞洲赤禍的興起;一方面則清算國務院,追究「誰失去中國」(Who Lost China)的責任。這批反共親蔣聞人包括《時代》、《生活》雜誌創辦人亨利.魯斯、眾議員周以德、加州共和黨參議員諾蘭(WilliamKnowland)、外交家蒲立德(William Bullitt)、猶太裔富商柯伯(A. Kohlberg)、專欄作家索科斯基(George Sokolsky)、傳教士費吳生夫婦(George and Geraldine Fitch)、專欄作家艾索普(JoeAlsop)以及陳納德和陳香梅夫婦(Claire and Anna Chennault)等,這批人也就是所謂「中國遊說團」的主力部隊。 \n 對美遊說 宋全盤掌控 \n 六○年代初遭美國查禁的《美國政治中的中國遊說團》一書作者柯恩(Ross Y. Koen)指出,中國遊說團的重組和擴大,主要是宋美齡一手導演的。在紐約市布朗士哈德遜河畔利佛岱爾(Riverdale)高級住宅區的孔祥熙寓所,宋美齡每周親自主持會議,討論如何有效地影響美國政治。與會人員分成兩組,一組以宋子文、孔祥熙及其子女孔令侃、孔令傑和孔令偉等孔宋家族為主;另一組則由國府駐美外交官所組成,其中包括俞國華、李惟果、皮宗敢、毛邦初和陳之邁,其時擔任國府駐美大使的顧維鈞和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黻亦偶爾赴會,但因身分敏感,未敢經常亮相。于斌主教雖未參與會議,亦被列為「中國遊說團」成員。 \n 「中國遊說團」的「中國」當然不是指占據中國大陸的中共,而是指在臺灣的國民政府。五、六○年代,這個遊說團的威力是驚人的,在長達二十餘年的時間裡,它充分左右了美國對海峽兩岸的政策,十足發揮了呼風喚雨的遊說作用。在美國近代政治史上,只有兩個遊說團對華府的外交政策具有旋乾轉坤的力量,一個是中國遊說團,另一個即是以色列遊說團。 \n 冷戰時代美臺關係的敦睦和密切,主要是奠立在三條基線上:(一)在反共的大纛下,雙方利害相同、立場一致;(二)兩國堅決反對紅色中國插足國際社會,並認為中共乃是亞洲及全球之亂源;(三)華府視臺灣為西太平洋的反共堡壘、海上長城,協防臺灣即為抵擋共黨赤禍蔓延之護符。在美臺攜手反共的背後,權傾美國朝野的「中國遊說團」扮演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n 中國遊說團是特殊時代的奇異產物,它結合了孔宋家族、國府駐美外交官以及美國政客、報人、巨賈和權力掮客,在反共、擁蔣、保臺三面鮮明的旗幟下,將遊說文化的威力滲透至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每一個層面。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肆虐的冷戰時代初期,中國遊說團以支持蔣介石政權與否作為檢驗美國政府官員和人民是否「忠貞」的標準,此種幾近「莫須有」的偏執心態,雖使自由派政客和學人噤若寒蟬,卻也為遊說團蒙上惡名。 \n 一九五○年以後,臺灣對美外交的幕後最高指導人之一即是宋美齡,孔宋家族成員則充當獻策、遊說和通風報信的角色,他們構成了對美外交的核心圈子,同時也是中國遊說團的推動者。 \n 檢視過去的美臺關係,即可發現臺灣被尼克森「出賣」以前的對美工作,除了正常的外交接觸,即以介入美國選舉和利用中國遊說團為兩大重點。國府跨海「輔選」和「助選」的對象當然是支持中華民國的候選人,總統鎖定共和黨,參眾議員則不分黨派,只要是堅決反共反毛、認同中華民國,皆可分一杯羹,獲得政治捐款和其他資助。孔令傑、陳之邁和陸以正都曾當過「散財先生」,獲得「臺灣錢」的美國政客,當選後自然會幫臺灣說話而成為中國遊說團的一分子。 \n 遊說團全面式微 \n 中國遊說團稱霸美國權力走廊(corridors of power)二十餘年,為三大目標戮力以赴,並獲致空前成功,這三大目標是:(一)堅決支持蔣介石政府;(二)拒絕承認中共;(三)阻止北京進入聯合國。中國遊說團在錯綜複雜的美國政治環境中,能夠施展威力,固然與東西對抗的大環境有關,但其聲勢終年不衰卻與魯斯、周以德和尼克森三個人大有關係。 \n 靠反共起家的尼克森雖非中國遊說團的基本成員,對遊說團的支持和護航,殆為遊說團在美國政壇縱橫捭闔的主因之一。進一步而言,中國遊說團的由盛而衰,亦反映了尼克森國際視野的丕變;他在眾議員、參議員和副總統任內的強硬反共,支持國府,乃是遊說團的黃金時代;但在出任總統之後,對全球強權政治的新構思,特別是打開中國大陸竹幕向中共伸出友誼之手的大變局,一方面象徵了美國外交戰略進入了新紀元,一方面亦標誌了中國遊說團的全面式微。(待續)

  • AIT主席莫健訪台 台美議題交換意見

    AIT主席莫健訪台 台美議題交換意見

    「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於本月14日至19日偕AIT政軍組長唐默迪(Matthew Tritle)訪問台灣,此行將拜會我國政府高層及相關部會,就臺美關係各項議題交換意見。 \n \n至於會否洽談台美FTA或是TIFA相關議題?外交部北美司司長姚金祥表示,經貿議題雙方一直都很關切,我們還是希望今年恢復TIFA,莫健這次來談的議題比較廣泛,一定是兩國在安全、經濟共同關切的議題。 \n \n外交部指出,莫健主席嫻熟亞洲及兩岸事務,曾兩度派駐台北,並擔任白宮國安會中國事務主任及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美國駐尼泊爾及孟加拉大使等要職。此行是莫健自105年10月接任「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後第7度訪問台灣。本年3月蔡總統「海洋民主之旅」過境檀香山,以及7月「自由民主永續之旅」過境紐約及丹佛期間,莫健主席均親自迎送並全程陪同,表達美方對蔡總統過境及台美關係的高度重視。 \n \n外交部誠摯歡迎莫健主席等人來訪,期盼雙方在現有友好穩固基礎上,持續穩健深化台美各領域的合作夥伴關係。 \n \n針對上周首次舉辦的「太平洋對話」成果,姚金祥說,雙方針對實質計畫深入交換意見,也設定了一些目標,並討論到在區域內如何維護共同利益。

  • 兩岸史話-蔣宋結髮近半世紀 情分縈繞

    兩岸史話-蔣宋結髮近半世紀 情分縈繞

     蔣介石、外長王世杰、駐美大使顧維鈞和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都不贊成她的美國之行,但她執意要去,結果黯然飲恨。個性堅強的宋美齡在寒冷的華府和紐約徘徊之際,難以想像五年前美國朝野和人民對她熱烈歡迎的盛況,以及在國會山莊發表演說的風光。「國破無外交」,杜魯門政府不願捲入中國內戰危機,他們採取袖手旁觀(hands-off)政策,以待「塵埃落定」(wait until the dust settles)。 \n 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宋美齡未在公共場所露面,等於是銷聲匿跡,和她一九四三年所受到的熱烈歡迎恰成強烈對比。就在宋美齡「躲」在孔宅休養之際,國際間卻盛傳蔣介石和宋美齡將離婚的消息。流言來自英國蒙巴頓爵士的部屬,這位「大嘴巴」參謀告訴英國《每日郵報》駐加爾各答記者:「蔣夫人鐵定會離開她的丈夫而在美定居」。美國駐重慶的情報員則在發回華府的報告中說,蔣宋不致離婚,因離婚勢將嚴重影響中國軍民士氣,不過,蔣夫人可能會留在美國。對於這項轟動國際的新聞,中國駐美大使館起初不知如何應付媒體的探詢,後來接獲重慶的指示,乃發表聲明斷然否認蔣宋婚變的謠傳。宋美齡在紐約住了一年,直至一九四五年九月始返回重慶,其時日本已投降矣。 \n 感情「老而彌篤」 \n 《時代》周刊在蔣介石、宋美齡獲選為一九三七年「風雲夫婦」的封面故事中說:「他是鹽商之子,她是《聖經》推銷員之女。在西方沒有任何一個婦女像蔣介石夫人在中國那樣擁有崇高的地位。她和她的丈夫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躍升為古老的中國人民的道德與實質領袖,這項成就已涵蓋了一頁偉大的歷史篇章。」在西方人的眼中,蔣宋固然是一對權力夫妻,但也是中國希望之所寄,雖然這些「希望」於一九四九年隨著國民黨在大陸的崩潰而成泡影。 \n 在臺灣島上,國民黨的政治環境變得單純了,蔣介石的政治敵人根本無法在「復興基地」立足,「保衛臺灣、反攻大陸」成為蔣介石政權的金字招牌。在這塊閃亮的招牌下,蔣宋夫婦相依為命,兩個人的感情「老而彌篤」;除了士林官邸,他們在陽明山、桃園角板山、南投日月潭和高雄西子灣等地設立行館。臺北住膩了,就到這些山明水秀之地散散心。在蕉風椰雨的寶島,蔣宋夫婦共同度過了他們一生中最安定、最有意義的最後四分之一世紀。 \n 一向注重養生之道的蔣介石,六○年代末期發生一場車禍之後,身體日漸衰退。北京進入聯合國取代臺北會籍(臺灣稱「排我納匪」)、尼克森訪問中國大陸和國際形勢對臺灣的日益不利,使這位堅忍不屈的反共老人頗有時不我與之歎。 \n 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深夜,蔣介石在大雨滂沱中撒手人間,終年實歲八十七。無從光復故土的「缺憾」,只能「還諸天地」了。 \n 蔣介石去世後的士林官邸,跟以前大不一樣了,氣氛顯得格外淒其。宋美齡決定離開讓她時時刻刻都會觸景傷情的地方,一九七五年九月離臺赴美前夕發表〈書勉全體國人〉一文,她說四十八個春秋裡,「余與總統相守相勉,每日早晚總統偕余並肩一起禱告、讀經、默思;現在獨對一幅笑容滿面之遺照,閉作靜禱,室內沉寂,耳際如聞謦欬,余感覺伊乃健在,並隨時在我身邊。」儘管蔣宋的成長環境、教育背景、思維方式和生活習慣大不相同,然經過近半世紀「漫嗟榮辱」的共同生活,他們的感情應已超越政治的現實和權位的頂峰而與日月共長。 \n 大陸變色時,宋美齡遠在美國,並未親睹國破的場面,蔣經國伴隨其父倉皇赴臺。 \n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初美國大選揭曉,原本被一致看好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杜威竟意外敗北,輸給尋求連任的杜魯門。 \n 國民黨在內戰戰場上的節節失利,以及對蔣介石政策素無好感的杜魯門再次主政,促成了宋美齡於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底匆匆飛美,希圖於危急存亡之秋在華府「抓住最後一根稻草」(to catch a last straw)。 \n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出版的《生活》雜誌,刊登了一張宋美齡於十二月十日傍晚六時與杜魯門總統會談後,離開布萊爾賓館(Blair House)的一張照片。親蔣反共的《生活》雜誌在照片說明中不滿地指出,蔣介石夫人在華府等了十天才見到杜魯門,會談時間僅有一小時;在這十天裡,杜魯門卻有空接見曼哈頓的餐館老闆蕭爾(Toots Shor)。 \n 赴美乞援 黯然飲恨 \n 杜魯門說他不會像羅斯福那樣招待蔣夫人住宿白宮,他坦誠地告訴宋美齡,美國不會增加援蔣款項,多年後杜魯門指控蔣宋夫婦和孔宋家族從美國援華的三百五十億美元中「竊取」了七億五千萬美元,並稱他們「都是盜賊」(were all thieves)。宋美齡的「乞援」計畫完全落空了,她誤以為她和國務卿馬歇爾的私交可以扭轉局勢;蔣介石、外長王世杰、駐美大使顧維鈞和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都不贊成她的美國之行,但她執意要去,結果黯然飲恨。 \n 個性堅強的宋美齡在寒冷的華府和紐約徘徊之際,難以想像五年前美國朝野和人民對她熱烈歡迎的盛況,以及在國會山莊發表演說的風光。「國破無外交」,杜魯門政府不願捲入中國內戰危機,他們採取袖手旁觀(hands-off)政策,以待「塵埃落定」(wait until the dust settles)。(待續)

  • 跨世紀第一夫人──蔣宋結髮近半世紀 情分縈繞(十二)

    跨世紀第一夫人──蔣宋結髮近半世紀 情分縈繞(十二)

    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宋美齡未在公共場所露面,等於是銷聲匿跡,和她一九四三年所受到的熱烈歡迎恰成強烈對比。就在宋美齡「躲」在孔宅休養之際,國際間卻盛傳蔣介石和宋美齡將離婚的消息。流言來自英國蒙巴頓爵士的部屬,這位「大嘴巴」參謀告訴英國《每日郵報》駐加爾各答記者:「蔣夫人鐵定會離開她的丈夫而在美定居」。美國駐重慶的情報員則在發回華府的報告中說,蔣宋不致離婚,因離婚勢將嚴重影響中國軍民士氣,不過,蔣夫人可能會留在美國。對於這項轟動國際的新聞,中國駐美大使館起初不知如何應付媒體的探詢,後來接獲重慶的指示,乃發表聲明斷然否認蔣宋婚變的謠傳。宋美齡在紐約住了一年,直至一九四五年九月始返回重慶,其時日本已投降矣。 \n \n感情「老而彌篤」 \n \n《時代》周刊在蔣介石、宋美齡獲選為一九三七年「風雲夫婦」的封面故事中說:「他是鹽商之子,她是《聖經》推銷員之女。在西方沒有任何一個婦女像蔣介石夫人在中國那樣擁有崇高的地位。她和她的丈夫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躍升為古老的中國人民的道德與實質領袖,這項成就已涵蓋了一頁偉大的歷史篇章。」在西方人的眼中,蔣宋固然是一對權力夫妻,但也是中國希望之所寄,雖然這些「希望」於一九四九年隨著國民黨在大陸的崩潰而成泡影。 \n在臺灣島上,國民黨的政治環境變得單純了,蔣介石的政治敵人根本無法在「復興基地」立足,「保衛臺灣、反攻大陸」成為蔣介石政權的金字招牌。在這塊閃亮的招牌下,蔣宋夫婦相依為命,兩個人的感情「老而彌篤」;除了士林官邸,他們在陽明山、桃園角板山、南投日月潭和高雄西子灣等地設立行館。臺北住膩了,就到這些山明水秀之地散散心。在蕉風椰雨的寶島,蔣宋夫婦共同度過了他們一生中最安定、最有意義的最後四分之一世紀。 \n一向注重養生之道的蔣介石,六○年代末期發生一場車禍之後,身體日漸衰退。北京進入聯合國取代臺北會籍(臺灣稱「排我納匪」)、尼克森訪問中國大陸和國際形勢對臺灣的日益不利,使這位堅忍不屈的反共老人頗有時不我與之歎。 \n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深夜,蔣介石在大雨滂沱中撒手人間,終年實歲八十七。無從光復故土的「缺憾」,只能「還諸天地」了。 \n蔣介石去世後的士林官邸,跟以前大不一樣了,氣氛顯得格外淒其。宋美齡決定離開讓她時時刻刻都會觸景傷情的地方,一九七五年九月離臺赴美前夕發表〈書勉全體國人〉一文,她說四十八個春秋裡,「余與總統相守相勉,每日早晚總統偕余並肩一起禱告、讀經、默思;現在獨對一幅笑容滿面之遺照,閉作靜禱,室內沉寂,耳際如聞謦欬,余感覺伊乃健在,並隨時在我身邊。」儘管蔣宋的成長環境、教育背景、思維方式和生活習慣大不相同,然經過近半世紀「漫嗟榮辱」的共同生活,他們的感情應已超越政治的現實和權位的頂峰而與日月共長。 \n大陸變色時,宋美齡遠在美國,並未親睹國破的場面,蔣經國伴隨其父倉皇赴臺。 \n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初美國大選揭曉,原本被一致看好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杜威竟意外敗北,輸給尋求連任的杜魯門。 \n國民黨在內戰戰場上的節節失利,以及對蔣介石政策素無好感的杜魯門再次主政,促成了宋美齡於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底匆匆飛美,希圖於危急存亡之秋在華府「抓住最後一根稻草」(to catch a last straw)。 \n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出版的《生活》雜誌,刊登了一張宋美齡於十二月十日傍晚六時與杜魯門總統會談後,離開布萊爾賓館(Blair House)的一張照片。親蔣反共的《生活》雜誌在照片說明中不滿地指出,蔣介石夫人在華府等了十天才見到杜魯門,會談時間僅有一小時;在這十天裡,杜魯門卻有空接見曼哈頓的餐館老闆蕭爾(Toots Shor)。 \n \n赴美乞援 黯然飲恨 \n \n杜魯門說他不會像羅斯福那樣招待蔣夫人住宿白宮,他坦誠地告訴宋美齡,美國不會增加援蔣款項,多年後杜魯門指控蔣宋夫婦和孔宋家族從美國援華的三百五十億美元中「竊取」了七億五千萬美元,並稱他們「都是盜賊」(were all thieves)。宋美齡的「乞援」計畫完全落空了,她誤以為她和國務卿馬歇爾的私交可以扭轉局勢;蔣介石、外長王世杰、駐美大使顧維鈞和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都不贊成她的美國之行,但她執意要去,結果黯然飲恨。 \n個性堅強的宋美齡在寒冷的華府和紐約徘徊之際,難以想像五年前美國朝野和人民對她熱烈歡迎的盛況,以及在國會山莊發表演說的風光。「國破無外交」,杜魯門政府不願捲入中國內戰危機,他們採取袖手旁觀(hands-off)政策,以待「塵埃落定」(wait until the dust settles)。 \n(待續) \n

  • 臺銀慶120周年 10/26辦音樂會

     2019年臺灣銀行歡慶成立120周年,將在10月26日下午5時於臺北市二二八和平公園露天音樂台,舉行「愛在台灣~2019臺灣銀行藝術祭-音樂會」,誠摯邀請喜愛音樂的朋友們,在秋日的午後,聽音樂、享美點、行公益、懂金融,與臺銀同仁共度暨感性又知性的生日音樂饗宴。 \n 企劃部經理陳文章表示,適逢臺銀120周年,擴大於戶外舉辦,邀請臺灣第一個成立的視障樂團黑門樂團及視障鋼琴小王子許哲誠,讓聽眾感受用生命演譯樂章、撼動人心,勇敢挑戰自我限制,為自己創造精采人生,也為聽眾帶來無限生命正向能量。同時,結合業務宣導透過多元有趣之金融互動遊戲,攜手公益團體推出「臺銀有愛‧庇護有禮」,民眾免費參與互動遊戲闖關拿好禮,還有氣球魔術達人秀、雜耍及泡泡秀等驚喜演出。 \n 自2017年起臺灣銀行將企業社會責任提升至參與文化藝術層面,舉辦一系列年度藝術祭活動,自年初起陸續推出繪畫季、攝影季及音樂季,持續推廣金融美學,共創新價值。120周年愛在臺灣音樂會,再度邀約「天籟美聲」的六龜育幼院合唱團、雅韻女聲合唱團及臺銀合唱團共同擔綱演唱,透過人聲融合交織傳唱著不同世代的經典名曲、客家民謠、民歌組曲及當代新創曲目,以歌聲讚頌美麗臺灣formosa,傳遞臺銀百年深厚的金融底蘊,伴隨著經濟的成長,建構臺灣經濟奇蹟。臺銀百年深耕、愛在臺灣,成立120周年以音樂會的雋永人聲藝術,滋養開拓心靈的廣度,是不可錯過音樂時光。

  • 《食品股》法國維多利亞美妝大賞,臺鹽綠迷雅蟬聯

    臺鹽(1737)旗下美妝品牌-綠迷雅再度榮獲2019-2020法國維多利亞美妝大賞。總經理吳旭慧表示,綠迷雅是臺鹽轉型海洋生技公司的代表作,整合國際級TAF實驗室及膠原蛋白技術、跨國設計團隊、創新關鍵原料,創造年輕美麗的奇蹟,成為亞洲女性最信賴、有效的保養品牌。 \n 臺鹽綠迷雅再度榮獲2019-2020法國維多利亞美妝大賞,獲封Top Innovation最佳創新獎。即將在明年第一季上市的「綠迷雅超逆引白金修護精華露」,甫揭露其KalloTai III創新專利技術和海洋原生因子-PGF關鍵成份,即贏得美妝大賞評審團和法國試用者盲測後高度評價。 \n \n 臺鹽週年慶即日起至11月5日止在全省臺鹽生技門市熱跑中,蟬聯兩屆「法國維多利亞美妝大賞」的「綠迷雅超逆引白金系列」、「綠迷雅超進化膠原系列」,現正於臺鹽週年慶主打熱銷中。長銷款的綠迷雅晶鑽麗妍系列、光燦透白系列、頂級時空系列,和多項保健、清潔用品等都有多項優惠。 \n \n

  • 台美關係40年最好? 她批吳釗燮假裝失憶

    台美關係40年最好? 她批吳釗燮假裝失憶

    我太平洋兩友邦連續與我斷交後,外交部長吳釗燮卻表示,蔡政府「踏實外交」仍然取得許多重要突破和成果,特別是和美日歐等理念相近國家間的關係均明顯提升,可說是40年來最佳。對此,北市議員游淑慧痛批吳釗燮是「最自我感覺良好的大哥哥部長」。 \n \n 游淑慧在臉書質問吳釗燮:「台美關係40年最好?好在那?那裡好!」 \n \n 游淑慧先細數在蔡英文執政前台美關係:「1984年 雷根派遣時任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長的李潔明向臺灣提出『六項保證。沒有終止對臺軍售的時間表、不會修改《臺灣關係法》、 \n美國不與北京事先諮商對臺軍售、美國不擔任兩岸談判的調解人、不會改變對臺灣主權的一貫立場,美國也不會強迫臺灣與中國對談、美國不會承認中國對臺灣主權的主張』。」 \n \n 游淑慧再舉例:「1987年,一年內美國有10個州的州長陸續訪台;1988年,一年內美國有8個州的州長陸續訪台。」 \n \n 游淑慧反問外交部長吳釗燮:「2019年的今天,美國有何新保證?」、「2019年的今天,美國有那些政要首長來台?」 \n \n 游淑慧表示:「若還要寫的,還有更多更多,國民黨時期的台美友好」。 \n \n 最後,游淑慧感慨「我們大哥哥吳釗燮部長卻假裝失憶,自我安慰自己玻璃心,真是讓人難過。」、「吳釗燮部長是台美關係40年來,#最自我感覺良好的大哥哥部長」。

  • 美臺食安研討會 圓滿成功

    美臺食安研討會 圓滿成功

     由美國家禽蛋品出口協會主辦的「2019年美國與臺灣食品安全及檢查研討會」,日前在台北君悅酒店及高雄英迪格酒店圓滿落幕,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組長彭禮(Mark Petry)到場致意。 \n 美國家禽蛋品出口協會大中華地區總監李玉冰表示,美國家禽蛋品出口協會是一個非營利會員制組織,協會的宗旨是推動美國家禽蛋品及其相關產品的出口,促進國際家禽蛋品市場的進路、發展及擴張。協會的200多家會員公司的出口業務佔據了整體美國家禽及蛋品出口總額的9成以上。 \n 美國雞肉自1998年進入台灣市場,2018年台灣成為美國雞肉的第3大市場。美國農業部對於境內所生產的禽肉產品,包括內銷和出口,建立了完善的獸醫師檢查、HACCP和病原菌檢查制度,從養殖的環境、飼料、屠宰、包裝等,都有強制且嚴格的追蹤及檢查規定,讓消費者品嚐美味健康的美國骨腿、清腿、棒棒腿、雞排和腿仁。 \n AIT彭禮組長指出,AIT不只代表美國農業部食品安全與檢驗局,還代表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無論在何處食用到美國生產的所有產品,都具有相同的安全水平。藉此活動除共同維護台灣與TFDA的密切互動,也增進彼此的信任與關係。 \n 衛福部食品藥物館管理署北區管理中心副主任鄭維智博士及南區管理中心副主任蔡佳芬博士分享,包括輸入食品管理法規之演進、輸入食品管理之機制及滾動式調整輸入食品之管理做說明。讓台灣食品安全、衛生、教育、防疫、檢疫等食品與肉品產業之主管機關,認識美國家禽產業與台灣管理實務之經驗。

  • 對台軍售F-16V戰機 外交部:展現台美關係緊密

    美國總統川普證實將對臺軍售F-16V戰機,外交部今天表示歡迎與感謝,強調這對強化臺灣的空防戰力極具指標意義,也充分展現臺美安全夥伴關係緊密且持續提升。 \n \n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今天表示,有關川普總統本人在美東時間本(8)月18日親自證實,已批准對我國軍售新一代F-16V戰機,並等待參議院同意事,外交部表達誠摯歡迎與感謝,也對川普政府在臺美共同紀念《臺灣關係法》立法40週年之際,持續不斷以具體作為履行該法及「六項保證」對我國的安全承諾,表達由衷感謝。 \n \n近來中國在臺灣周遭不斷進行軍事操演,破壞區域和平及穩定,並在東海、南海耀武揚威,不僅威脅臺灣人民所享有的自由民主,也已引起鄰近國家的憂慮。我國多年來持續向美方爭取新式戰機,均未獲同意。 \n \n她說,這次我國政府向美方爭取的F-16V戰機軍售案,將對強化臺灣的空防戰力、展現自我防衛決心、保衞我國人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極為重要,極具指標意義,也充分展現臺美安全夥伴關係緊密且持續提升。

  • 美共和黨通過紀念《臺灣關係法》40週年友臺決議案

    外交部17日表示,美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 本(8)月2日在北卡羅萊納州夏洛市舉行「夏季會議」,會中通過紀念《臺灣關係法》(TRA)立法40週年的友臺決議案,充分展現共和黨對臺灣的堅實友誼及對深化臺美關係的支持,外交部對此表達誠摯歡迎與感謝。 \n \n該決議案表達「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對臺灣自由、開放社會及民主制度的支持,以及TRA作為臺美關係基石的堅定承諾,另列舉臺美關係近期重要進展,肯定臺美合作支持宗教自由、打擊恐怖主義及假訊息,並指出臺美經貿關係緊密,雙方共享公平選舉、個人暨企業自由等普世價值。 \n \n外交部指出,美國共和黨長期與我國關係密切友好,「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是共和黨最高黨務及決策機構,曾在最近一次召開的2016年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所通過的黨綱中重申《臺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對臺灣的安全承諾。 \n \n外交部強調,在《臺灣關係法》立法40週年之際,美國行政部門、國會、政黨等各界均持續不斷展現對我國的堅定支持,極具正面意義。外交部未來也將持續與美國兩黨密切合作強化臺美夥伴關係。

  • 民間推駐美代表處改名 外交部:肯定但無評論

    民間推駐美代表處改名 外交部:肯定但無評論

    針對部分美方人士、台灣民間團體與個人力促重新評估「對台政策檢討」,尤其希望美國同意我駐美代表處更名、更進一步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今天表示,外交部對部分民間人士及團體積極促進深化臺美關係的努力表示肯定,但對本案沒有評論。 \n「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今年更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外傳我方人士希望推動華府的駐美代表處也跟進更名為「台灣代表處」或「台灣經濟文化代表處」,國會議員可能以致函方式,促請川普政府更名。 \n 歐江安指出,報導內提及台灣民間團體與個人力促重新評估「對臺政策檢討」,尤其希望美國同意我駐美代表處更名、更進一步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等,顯見是指部分民間人士或團體在倡導推動,並非是指我國政府。外交部對部分民間人士及團體積極促進深化臺美關係的努力表示肯定,但對本案沒有評論。 \n 她說,台美關係一向緊密友好,未來我方將在互信、互惠、互利的基礎上,持續穩健深化與美國在各領域的密切夥伴合作。 \n 外交部長吳釗燮今天也在推特發文,強調台灣不是中國的一個省。台灣將同性婚姻合法化,而不是中國。在中國同性婚姻被定為犯罪,人權和宗教自由也受到壓制。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有民選總統和議會。

  • 陸美魔女來臺賣淫 8天接25客只賺這些

    陸美魔女來臺賣淫 8天接25客只賺這些

    大陸籍36歲余姓女子7月透過觀光旅遊名義來臺,經由友人安排在新北市中和區宜安路某民宅從事性交易,中和警分局循線前往查緝,余女供稱,來臺8天接了25個客人,還要支付日租套房費用和機票,根本所剩無幾。警訊後依違法社會秩序維護法裁罰,擇日將她遣送回國。 \n \n據悉,余女透過通訊軟體微信友人介紹,7月第一次來臺賣淫,機票和日租套房費用都由對方代墊。中和警分局網路巡邏發現中和區宜安路某民宅有賣淫訊息,循線前往查緝,當場查獲余女及潤滑液、保險套等相關證物。 \n \n余女供稱,來臺8天接了25個客人,總收入約5萬餘元,與友人拆帳後僅剩下近3萬元,還要歸還日租套房費用和機票,根本所剩無幾。警訊後依違法社會秩序維護法裁罰。 \n \n中和警分局表示,打擊不法沒有假期,透過警方不定時專案的掃蕩,為的就是給中和區市民安全、安心、安居的三安環境,堅定表達警方捍衛治安的決心。

  • M1A2軍售通知 國防部:美對臺軍售趨於正常化

    美國政府就「M1A2戰車」等4項共約27億餘美元對臺軍售案,進行「知會國會」程序,可望在1個月後正式生效。國防部指出,本次美方同意軍售項目,係美國基於「臺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持續提供我國防衛性武器,為我國軍爭取多年之重要防衛武器裝備,獲得後有助於強化我國自我防衛能力及維護區域和平穩定,國防部對美方軍售決定,表示感謝。 \n \n國防部進一步指出,「M1A2戰車」及「人攜式短程防空飛彈」2項22億2,356萬美元(約新臺幣678億1,858萬元)對臺軍售案,屬新增需求,已公告在美國防部安全合作局(DSCA)網站;另「標槍反裝甲飛彈」及「拖式2B反裝甲飛彈」2項對臺軍售案,為續購項目,毋需公布在DSCA網站。 \n \n國防部表示,此次軍售是川普政府迄今對臺第4次軍售,顯示美對臺軍售趨於正常化,臺美雙方持續鞏固安全戰略夥伴關係,共同維護臺海自由民主及印太區域和平穩定。 \n \n外交部表示,美國在臺美共同紀念《臺灣關係法》立法40週年之際,持續以具體作為履行該法及「六項保證」對我方安全承諾, 美國政府依照《臺灣關係法》持續軍售臺灣,並不會對兩岸關係造成影響;相反地,強化臺灣防衛實力,嚇阻可能軍事進犯,才能維繫兩岸的和平與穩定。中華民國政府歡迎美國對臺軍售常態化的做法,並對於此一最新決定表達誠摯感謝之意。 \n \n外交部指出,此為川普政府上任以來第四度對臺軍售,也是繼今年4月15日美方提供我飛行員訓練及路克空軍基地F-16戰機升級維修套案後,第二度對臺軍售,充分展現美國政府對臺灣國防需求的高度重視與支持,以及持續履行對我安全承諾的堅定決心。我政府感謝美方逐步落實對臺軍售常態化機制,使我國能即時獲取防衛所需裝備,有效提升嚇阻能力。 \n \n外交部強調,近來中國不斷以恐嚇言論及軍事挑釁行徑破壞區域內的和平及穩定,臺灣位處於中國野心擴張的最前線,承受北京無所不用其極的壓力及威脅。此次我方採購M1A2戰車及各式飛彈,對於提升我國自我防衛能力,以及落實我國軍整體防衛作戰概念,具有重大意義與助益。 \n \n外交部指出,美國防部於6月1日公布的「印太戰略報告」中,重申《臺灣關係法》對我承諾,強調美國將繼續確保臺灣自我防衛能力,更指出臺灣是美國有能力且可靠的天然夥伴。臺灣做為印太區域中負責任的一員,將加速國防投資,並持續強化與美國及理念相近國家的安全夥伴關係,共同捍衛區域內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並守護臺灣的自由民主價值。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