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舞出的搜尋結果,共269

  • 梁世懷舞出蛻變 化束縛為美好

    梁世懷舞出蛻變 化束縛為美好

     疫情爆發以來,人們不斷重建生活秩序,表演藝術工作者也以創作安慰人心。韓國環球芭蕾舞團獨舞者梁世懷,近期受邀參與英國牛津大學的影片拍攝計畫,在空無一人的文化空間跳舞,他表示,跳舞的場地像個箱子,人們被關在裡面,但不是全然地絕望,而是試圖找出蛻變的契機。  這段5分半鐘的舞蹈,由編舞家Jin-yeob Cha擔任編舞,跳舞場地名為「Yoonsle」,意思是在陽光下、月光下閃閃發光的漣漪,舞者也像是在黑暗中發光的漣漪,細緻地傳遞情感和光亮,編舞家認為,在疫情期間,時間像是停止了,但是呼吸不會停止,一切仍在向前進,在這段期間,大自然緩慢地修復,而人們不該忘記,世界始終是一體的。  梁世懷說,拍攝的空間有一種封閉感,就像是疫情間的隔離狀態,「但我們選擇呈現的方式,並不黑暗,反而有一種蝴蝶破蛹的感覺,把所有束縛轉化成美好的東西。」  梁世懷來自台灣,他表示,疫情停演期間,考驗舞者的自我管理,在家裡必須自主維護,準備好隨時重返舞台,「疫情帶給世界恐慌和壓迫,卻也教人學會珍惜和感謝,過去所有我們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都變得更珍貴,像是最簡單的自由呼吸,現在也變得非常珍貴。」

  • 華碧玉舞出祖孫情

    華碧玉舞出祖孫情

     數位時代,人與人失去面對面溝通的溫度,編舞家華碧玉表示,她特別想念小時候阿嬤牽她的手,帶她去上舞蹈課的時光,近期特別編創結合歌謠和舞蹈的輕舞劇《不被遺忘的故事-天光》,和觀眾分享記憶中與阿嬤手牽手的溫度。  每位女性都有故事  「現代人的談話方式,好像透過一個手機貼圖,就能傳達問候了,但我總覺得有些情感連結,不該被遺忘。」華碧玉表示,她的母親是童養媳,而她的外婆,並不是母親的親生母親,是養母,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她們祖孫之間的關係很親近,「我媽媽以前要忙工作,都是外婆帶我去學舞蹈,她會幫我準備好吃的三明治、養樂多,我從她身上看見女性風範,學會好多事。」  華碧玉表示,每位女性從少女、為人妻、為人母,都有自己的歷程,很不容易,「我的外婆是一名很有肩膀的女性,她照顧家庭和小孩,承擔責任,很了不起。我相信這樣的故事,也發生在每個人的家庭裡,但常常被遺忘和忽略,就好像我小時候也從來不知道,原來外婆有這麼多故事。」  道具融入童年記憶  《不被遺忘的故事-天光》是從華碧玉上一部作品《台灣阿嬤》延伸而來,故事描述一個女孩,從少女到結婚生子,成為母親,後來還當了祖母,傳承人生經驗和回憶。華碧玉表示,在劇中運用了長板凳、竹蜻蜓、橡皮筋等道具,這些都是她童年時期的玩具,她安排演出者與之共舞。  此外,華碧玉表示,舊時代的三合院、四合院居住方式,讓人和人之間的距離更為靠近,也可三代同堂住在一起,這次也會運用多媒體影像投影呈現。演出將於5月9日在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登場。

  • 鄭宗龍十三聲 舞出艋舺的五彩繽紛

    鄭宗龍十三聲 舞出艋舺的五彩繽紛

     在黑暗的劇場裡,舞者身穿五彩繽紛的螢光色舞衣,格外吸睛。雲門舞集曾巡演國內外逾80場的作品《十三聲》,故事來自藝術總監鄭宗龍童年在艋舺居住的經驗,近期將再重演。  鄭宗龍表示,這部作品是來自他母親告訴他的故事,相傳古早在艋舺地區,有一個街頭藝人,因為能變換不同的聲線表演,忽男忽女、忽老忽幼,人稱「十三聲」,「媽媽說,這位『十三聲』,就站在人聲鼎沸的街頭表演,詮釋很多聲音和角色,我問媽媽能不能用這個名字編一支舞,呈現我所遇到的人,以及感受到的艋舺。」  《十三聲》的舞者不只要跳舞,還要念咒,鄭宗龍表示,他小時候在艋舺成長,眼中所見的地方廟宇活動,耳朵裡聽見的念咒聲,都是他成長的一部分,「因為信仰的關係,咒語只能在宮廟出現,但我認為念咒的聲音很美,我很單純地把它當成聲音看,或許可以和舞蹈有所共鳴。」  於是,艋舺燈火通明的夜市,街上有乞丐爬行,有生猛漢子叫賣內衣的聲響,布袋戲、歌仔戲 表演的聲音,成為《十三聲》的創作靈感。  特別的是,舞者身上全黑的舞衣,最終蛻變成螢光色舞衣,舞台上游過彩色錦鯉。鄭宗龍表示,這和他的夢境一樣,「我的夢境一向是黑白的,除了有次夢到錦鯉,開始有了顏色,鮮活了起來。」演出將於4月11日至6月6日,全台巡演。

  • 舞出好成績 全國學生舞蹈比賽新竹縣榮獲1銀1銅4優等

    舞出好成績 全國學生舞蹈比賽新竹縣榮獲1銀1銅4優等

    全國學生舞蹈比賽去年受疫情影響喊卡,今年恢復舉辦個人組賽程,全國306位學生分12組日前在國父紀念館比賽,新竹縣有6位選手進入決賽,榮獲1銀1銅4優等,表現亮眼,縣長楊文科期許選手持續在舞蹈領域發光發熱,為新竹縣「舞」出好成績。 5歲開始學跳舞的竹東國中吳妤柔,榮獲國中個人組現代舞特優第2名及古典舞優等,她說比賽當天,天還沒亮就到台北比賽會場,畫上厚厚的妝,盤著轉10圈都不會掉落的髮型,登上舞台前緊張又興奮,能獲全國特優第2名肯定,也要感謝家人、學校及采憶舞蹈社老師的鼓勵,讓她信心滿滿完成這場比賽。 也是5歲開始練舞的六家高中附設國中學生莊采緹,曾代表新竹前往日本高知縣「夜來祭」表演古典舞,這次獲國中個人組現代舞第3名,被稱賞「毅力驚人」。 因為,國三的莊采緹要面對沉重的升學壓力和大大小小的考試,還得安排很多時間練習全國賽的舞碼,在精神和體力上都是高難度的挑戰,但她從沒發出怨言,反而十分享跳舞的樂趣。 莊采緹感謝六家高中提供良好的練習地,也感謝化踊舞蹈教室老師們辛勤教導,及家人無條件的支持,讓她得以在舞蹈藝術表演的這條路上發光發熱,未來夢想是想成為一名舞蹈老師! 另外,私立康乃薾國民中小學國小部張嘉妘同學榮獲國小個人組民俗舞優等,博愛國小劉婕庭同學榮獲國小個人組古典舞優等,十興國小陳柏羽同學榮獲國小個人組現代舞優等。

  • 下崙國小舞出一片天 拿下全國舞獅雙冠王

    下崙國小舞出一片天 拿下全國舞獅雙冠王

    雲林縣口湖鄉下崙國小龍鳳獅隊日前參加「全國中華盃舞龍舞獅錦標賽」,除拿下「台灣獅多獅國小組第1名」,還越級挑戰社會組,勇奪「台灣獅單獅社會組第1名」,跨組雙冠王成為賽場的焦點,23日隊員們依古禮到地方信仰中心下崙福安宮,感謝廟方贊助經費與神明的庇佑。 下崙國小龍鳳獅隊4年多前成立,在教練吳登興指導下,於雲林縣、全國賽事中表現亮眼,本月20、21日前往台北市參加教育部指定盃賽「全國中華盃舞龍舞獅錦標賽」,除拿下2個冠軍,還獲得「台灣獅社會組第2名」、「台灣獅單獅國小第2名」、「客家獅國小組第3名」。 吳登興表示,此次參賽所有經費由下崙福安宮贊助,因經費是鄉親努力募款得來不易,為節省車資與住宿費,比賽前1日學生與老師都在學校打地鋪睡覺,半夜出發省下1天的開銷,雖然這樣比較累,但隊員們還是靠著意志力上場,旺盛的求勝心一舉拿下好成績。 下崙國小校長黃淑玲及家長會會長林耿玄為感謝福安宮,23日率龍鳳獅隊以金、香、炮、燭古禮,恭迎報條叩謝下崙福安宮丁府八千歲並通報鄉親,民眾熱情相迎,開心地說下崙子弟不負所託獲得雙料冠軍,可說是下崙之光。 福安宮主委王榮裕指出,下崙國小的孩子是地方未來的希望,許多家長都是虔誠的信徒,地方宮廟有必要支持在地教育、培育子弟在各領域發光發熱,讓他們持續為地方爭光,打響下崙的名氣。 下崙國小推動雲林縣特色文化資產龍鳳獅陣有成,此次又在舞獅比賽中大放異彩,雲林縣政府文化觀光處處長陳璧君、長期支持學校爭取經費的雲林縣議員蔡岳儒也到場祝賀,期許龍鳳獅隊再接再厲,為雲林偏鄉舞出一片天。

  • 戴湘儀突破肢體不協調魔咒    淡水河岸舞出絕美律動

    戴湘儀突破肢體不協調魔咒 淡水河岸舞出絕美律動

    新北市府副發言人戴湘儀繼上一集「市長好忙,我陪你莎時間」與台北市副發言人學姊黃瀞瑩PK廚藝後,這一次則與雲門舞集舞蹈教室老師胡安瑤,在新北市淡水的雲門劇場,體驗戶外現代舞。一開始面對舞蹈,肢體還有些不協調,在胡安瑤的指導下漸入佳境,兩人也在戶外舞出一段絕美的舞蹈。 在能遠眺淡水河的雲門劇場大平台上,安安老師在戶外逐步指導莎莎如何動身體,讓初學者的莎莎勇敢跨出第一步。雖然很多動作有些生澀,但在老師的帶領之下,順利完成任務,並一同舞出一段仙氣十足的律動,同時,安安老師也為節目,帶來一段即興演出,老師隨著音樂輕盈起舞,將身體融入音樂中,自然地擺動,透過如行雲流水般的律動,吐納之間與自我對話,人景合一。 「動身體沒有標準答案」,安安老師在訪談中告訴大家,莎莎也坦言,無論是舞蹈還是律動,首要克服的就是恐懼感,在體驗的過程中,其實只要跨出第一步,身體就自然而然會獲得力量,莎莎也推薦大家,在戶外學跳舞這件事很特別,淡水的自然風光這麼美,也歡迎所有人都能來動動身體。安安老師同時也分享了,舞蹈帶給他的正能量,從舞蹈找到成就感, 「其實我們都不會完美,但完美卻是我們可以嚮往的」,動身體帶給我們的遠過於肢體的打開和放鬆,也給我們勇氣,讓我們更自由地去追求更好的自己。 戴湘儀說,「市長好忙,我陪你莎時間!」節目會誕生,是因為侯市長平時專心市政,能讓他親自參與社群節目的時間有限,既然過去在媒體工作,何不自己去挖掘新北市,節目以訪談新北市各行各業年輕族群為主軸,帶出新北景點,像是插畫家、演員、獨立樂團等等,共同描繪出一個意想不到新北市。精彩完整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YgPVH9RCNs

  • 微型創業鳳凰貸款助創業 張維倫舞出一片天

    微型創業鳳凰貸款助創業 張維倫舞出一片天

    從興趣到事業,跳出自己的亮麗舞台!原本從事探戈舞蹈教學的張維倫,想圓一個有屬於自己舞蹈教室的夢想著手創業,卻發現資金與行銷困難,幸獲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創業諮詢輔導服務」及申請「微型創業鳳凰貸款」資金後,突破營運關卡,打造多角化經營,「舞」力全開。 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分署長林淑媛指出,「微型創業鳳凰貸款」對於協助女性創業不遺餘力,除提供創業資金,並開設創業入門課程、進階班及創業精進班,有創業顧問提供全程陪伴輔導,有創業同儕成長互助社群,一連串的免費資源是創業女性最好的助力。 張維倫說,她從大學時期就開始學習阿根廷的舞蹈,愛上阿根廷探戈,畢業後開始招生教授探戈舞蹈,因為學生愈來愈多,讓她想要擁有一間自己的舞蹈教室,因此決定創業,成立「兩兩探戈美學顧問有限公司」。 創業初期張維倫體悟到行銷及資金上的困難,透過朋友引介向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申請「創業諮詢輔導服務」,報名創業課程,讓她學習到創業的正確觀念,更懂得精準掌握行銷及成本。 在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協助下,張維倫申請獲得勞動部「微型創業鳳凰貸款」金援,幫助教室裝潢,也透過創業輔導讓公司曝光度及人脈明顯增加,成功打造多角化經營。 「預計在3年內開設分校」,張維倫希望每周固定舉辦舞會及探戈文化講座,吸引南、北部愛好者到台中跳舞,俟疫情平穩後,預計邀請阿根廷大師來台交流演出,讓台灣人感受阿根廷探戈的魅力。

  • 陳昊森潘麗麗舞出母子戀

    陳昊森潘麗麗舞出母子戀

     24歲的陳昊森因演出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暴紅,成為演藝圈當紅炸子雞,他28日與林柏宏、李霈瑜(大霈)、潘麗麗、張書豪出席公視迷你劇集《大債時代》上檔記者會,透露與飾演大霈媽媽的潘麗麗「有點感情的部分」,58歲的潘麗麗笑說:「就只有一起跳舞了啦!不過可以跟小鮮肉帥哥跳舞也是很爽!」  被問起劇中曖昧的「母子戀」情愫,潘麗麗回憶,因為拍攝場地在地下室、又關掉空調所以悶熱,她一度跳到頭暈、無法呼吸;陳昊森笑說,「一開始誤以為麗麗姊是太過陶醉,身體才會一直晃,後來她還坐下來休息,才知道是暈了不舒服。」被問到現實生活中是否曾被小鮮肉追求,潘麗麗表示完全不能接受交往對象歲數比自己小,「就算帥翻也不可能!」至於陳昊森,年紀甚至比她一對兒女年紀還要小。  林柏宏、大霈、張書豪劇中飾演高中時期的朋友,回憶拍戲時相處狀況,笑稱心智完全回到高中生,林柏宏和大霈喝珍奶還會用吸管吐珍珠,比賽誰吐得遠,互虧相當幼稚,大霈直言如果高中時期被可愛又有趣的林柏宏追求,會願意跟對方在一起,「一定要個性有趣,兩人相處才會好玩。」  林柏宏劇中挑戰很多工作,戲外的他透露以前當過快遞員,遇到各式各樣的人,讓他更知道要體諒、互相尊重各行各業的人,他回憶當時遇到一些奇怪的人,「有人只會開一小條門縫,伸出手來簽名,從頭到尾沒看到臉,還有些人沒穿什麼衣服就跑出來開門,讓人有點不好意思。」

  • 一蓑煙雨 舞出生命坦然態度

    一蓑煙雨 舞出生命坦然態度

     疫情間,缺少的是平靜的力量,北藝大舞蹈系主任、出生於柬埔寨的澳洲藉華人編舞家張曉雄作品《一蓑煙雨》,搬演東南亞地區華人社會的遷徙與離散,他表示,華人總是在各種磨難中求生存,「最終這些紛紛擾擾與煩憂都會過去,如同蘇東坡詩詞裡的平靜,也無風雨也無晴。」  張曉雄表示,他從3年前開始帶北藝大學生到越南、柬埔寨、吉隆坡做田野調查與藝術交流,從中觀察華人世界,在不斷遷徙的過程中,文化如何在地深耕及保存發展,「我們看見人們在厄難中,如何激發一種自在的狀態和強悍的生命力。」  今年因為疫情緣故,無法出國,張曉雄轉而帶學生到桃園大溪參與關聖帝君遶境,同樣發現一樣的狀態,「大溪從小鎮到煤礦、金礦的開採,有許多財富,卻也帶來許多生離死別,關聖帝君是當地人心靈的依靠和信仰,是一股民間力量,能把人連結在一起,遶境活動就這樣一直延續下來。」  《一蓑煙雨》舞作始於一段南管演奏,開啟一段華人遇上動盪不安的時局,如何穩住自身狀態,並接受不可改變的離散。肢體表現運用東方劍術為基礎,包括反手劍和長穗劍,張曉雄表示,在舞作裡要的並不是招數,「而是動作時空間的軌跡與動力之間的連結,加上內在氣韻的生成之美。」  張曉雄表示,整部舞作呈現華人精神的縮影,「華人不管去到哪裡,一旦落地生根,都會逐一凝聚,互相幫助,共度難關,進而創造更美好的東西,那是一種對生命的坦然態度。」

  • 原民豐年祭 林右昌扮頭目見證百人舞出豐收喜悅

    原民豐年祭 林右昌扮頭目見證百人舞出豐收喜悅

    基隆市原住民聯合豐年祭在原住民文化會館旁廣場登場,今年度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並在國際疫情仍然頗為嚴峻之下,市府為顧及保護族人的健康,縮小規模限制參加人數,主要以祭祖祈福作為此次活動的主軸方式,市長林右昌也穿頭目裝出席,現場雖下起大雨,但眾人仍堅持牽起手跳起大會舞,舞出豐收的喜悅。 林右昌指出,豐年祭是原住民族一年中最重要活動,這象徵原住民不忘本並為祖先祈福,也為所有族人祝禱,今年雖然因疫情縮小活動規模,不過這代表著原住民精神及文化傳承的活動,豐年祭絕對不能停辦,要繼續舉辦下去,他說,自己及各為代表地區的頭目所帶著的頭飾,非常漂亮且尊嚴,這也代表著基隆市各地區原民的精神,每個人都很漂亮、威武、雄壯。 市議員陳明建指出,雖然今年祭祀儀式的規模縮小了,但以祈福及敬老為主軸的舉辦,仍彰顯出在地原民不忘本、不忘根的意識,他說,從市長林右昌上任至今,為在地近萬名的原住民同胞持續推動照顧工作及爭取福利,這些重視是以前從來都沒有的,他希望市府可以繼續跟在地民眾一起對文化的傳承做出努力,並攜手爭取更多原民的福祉。 基隆市各地區頭目在活動開始時,由原住民族黃總頭目擔綱主祭,於廣場上方觀景平台舉行迎靈儀式,並在祭祖祈福儀式完成後,原民會館樂舞團及海濱地區原住民團體接續進行迎賓舞及大會舞,民政處長王榆森指出,活動雖少了歷年來歌舞競賽,但期望透過祭儀活動,虔誠表達對祖靈感恩,體現出原住民文化豐富傳統底蘊,傳承傳統祭典精神。

  • 身體當筆 張芸爾舞出女性自我

    身體當筆 張芸爾舞出女性自我

     將於台北藝穗節演出的舞作《這不是一支獨舞》,以探討女性議題為主軸透過重複舞動「女」字,以身體反思女性在社會中的定位。  雖舞作名為《這不是一支獨舞》,但整支舞蹈僅有舞者張芸爾一人表演,她身穿素淨白衣,以身體當筆桿,隨著音樂在空中書寫「女」字,將「女」字筆畫逐一拆解,延伸出更多舞蹈。特別的是,她會隨著舞步將墨水一點一點淋在白衣,墨汁從身體流淌到地上,每跳一回,就留下不一樣的痕跡。  張芸爾表示,這是與所有女性共享的舞蹈,「『女』字是一個起點,女性是值得被看見、擁有更多能量的。這支舞並沒有一定的形式、舞步,想傳達『女性不一定有特定樣子』的概念。」  李昀儒表示,舞作發想以女性所面臨社會角色為出發,「女性不只是媽媽、不一定會留長髮,不一定要一直微笑、不一定要很文靜。女性議題有很多層面,我們想傳達的也遠比這些更多。」  《這不是一支獨舞》由李昀儒和張芸爾的「云云」團隊創作。李昀儒畢業自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表演製作研究所。張芸爾則是專攻插畫設計,畢業自英國金士頓大學研究所。張芸爾學過舞蹈,李昀儒則是從大學起就開始接觸劇場,回台灣後共組「云云」。

  • 身體當畫布 舞出女性自我

    身體當畫布 舞出女性自我

    海巡署日前於粉專張貼僅畫著母子的防溺宣導圖文,呼籲家長要盯緊孩童安全,不料卻因畫中無父親而引起廣大關注,讓女性議題再次成為討論焦點。將於台北藝穗節演出的舞作《這不是一支獨舞》,正巧也以探討女性議題為主軸,透過重複舞動「女」字,以身體反思女性在社會中的定位。  雖舞作名為《這不是一支獨舞》,但整支舞蹈僅有舞者張芸爾一人表演,她身穿素淨白衣,以身體當筆桿,隨著音樂在空中書寫「女」字,進而將「女」字筆畫逐一拆解,延伸出更多舞蹈。特別的是,她會隨著舞步將墨水一點一點淋在白衣,墨汁從身體流淌到地上,每跳一回舞,就會留下不一樣的痕跡。  張芸爾表示,雖然這支舞只有自己表演,但這是與所有女性共享的舞蹈,「『女』字是一個起點,我與共同創作者李昀儒身為女性,深深認為女性是值得被看見、擁有更多能量的。這支舞並沒有一定的形式、舞步,希望傳達『女性不一定有特定樣子』的想法,並藉由舞蹈名稱,讓大家一起共舞,也能讓人明白,自己也可以有自己的舞蹈。」  李昀儒表示,舞作發想以女性所面臨的社會角色為出發點,「女性不只是媽媽、不一定會留長髮,不一定要一直微笑、不一定要很文靜,我們從這些社會眼光開始討論,發現其實女性議題有很多層面,我們想傳達的也遠比這些更多,而表演式繪畫能讓我們更用力探索這個主題。」  《這不是一支獨舞》由李昀儒和張芸爾組成的「云云」團隊創作。李昀儒畢業自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表演製作研究所。張芸爾則是專攻插畫設計,畢業自英國金士頓大學研究所。張芸爾學過舞蹈,李昀儒則是從大學起就開始接觸劇場,倆人在英國留學期間因緣際會搭上線,回台灣後共創「云云」,《這不是一支獨舞》是兩人共同創作的第一支作品。 《這不是一支獨舞》將在8月22日起至9月5日間於台北藝穗節登場。

  • 舞蹈結合擴增實境展示    舞出《看見你的自由步》

    舞蹈結合擴增實境展示 舞出《看見你的自由步》

    結合擴增實境科技,讓舞蹈藝術呈現的樣貌更有趣了!台中國家歌劇院推出《看見你的自由步》展出,策展人蘇威嘉為6名舞者編創12段舞蹈,以環繞同步攝影做為擴增實境基礎,將在歌劇院12個據點,讓民眾透過手機或平板電腦欣賞不一樣的舞蹈展出,甚至可與舞者共舞互動、同框錄影拍照。 《自由步》是驫舞劇場團長蘇威嘉於2013年展開的十年創作計畫,《看見你的自由步》則是蘇威嘉針對6名舞者的個人風格與肢體特質,編創出12段獨特舞蹈,並以環繞同步攝影進行舞蹈影像紀錄,做為擴增實境基礎。看見你的自由步》將以擴增實境的嶄新手法,自4月11日至5月24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的凸凸廳等12個空間展出。 民眾以手機或平板電腦下載展覽專屬APP應用程式,以APP掃描在展出場地的「觸發圖」後,透過螢幕即可從不同角度與距離觀看舞蹈演出影像,甚至可與螢幕上的舞者共舞、同框錄影拍照互動體驗。 參與展示計畫的6名舞者有陳武康、周書毅、張建明、吳孟珂、李尹櫻與方妤婷,透過AR介面展現各自獨特的肢體語言。李尹櫻表示,演出被仔細地被紀錄下來,使觀演關係更加親密,也更具有挑戰性;吳孟珂則指出,去除劇場與舞台框架的演出,舞者有更多細膩探索的空間,演出有很大的即興成分,展現更多的自由與可能。

  • 百年老屋舞出溫度

    百年老屋舞出溫度

     老屋的故事,不只存在於歷史資料上冷冰冰的年份變遷,而是來來去去的人們所賦予的意義。邁入第11年的高雄春天藝術節,這回新增「舞筵自然」環境舞蹈系列節目,讓舞者能夠自由選擇高雄景點,舞出與環境融為一體的獨有風采。其中,索拉舞蹈空間編舞家劉依昀的作品《百年樂園》,以舞蹈讓曾住在老屋過去、現在、未來的人們齊聚一堂,使荒廢的建築因為舞者而再度活躍。  舞筵自然 周末翩翩起舞  劉依昀表示,老屋代表歷史,也是世世代代進駐的人們所留下的共同連結,「舞蹈是一種語言,能夠表達難以用文字敘說的抽象情感。我們能夠利用舞蹈打破時空隔閡,讓共住同一間房屋,卻存在不同時空的人聚在一起,重新喚回老屋的溫度與意義,觀眾也藉由觀看而置身其中,為空間寫下新歷史。」  《百年樂園》選在鳳山黃埔新村內的一幢老屋演出,劉依昀分享,這棟老屋歷史未及百年,但透過舞蹈能讓時間持續延伸,「『樂園』的命名,則是以輕鬆角度看待因歷史變遷而有沉重感的老屋。黃埔新村融合許多文化,帶給我很深的感受,帶有中式屋簷的日式房屋反映台灣歷史,在舞作上,舞者也會穿上帶有日式風情或中式風格的衣服在屋內穿梭。」  「舞筵自然」環境舞蹈系列節目包括5團、6檔、16場的小型戶外,舞者們將在每個周末於不同的公共藝文場域翩然起舞,成為城市裡最美的風景。劉依昀表示,環境舞蹈的特色就是以表演介入空間,「平常大家對空間沒有感覺,但藉由表演者的介入,卻能以新角度認識生活的地方,每一齣環境舞蹈作品也獨一無二。比方說在《百年樂園》中,女舞者在玄關的獨舞,如果到空曠的舞台上表演,又會是截然不同的演出。」  走出劇場 與地景再創作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表演產業中心主任張菁玲表示,「這回徵選在地舞團,就是讓舞者走出劇場,融入文化地景全新創作。」  「舞筵自然」環境舞蹈系列以鳳山黃埔新村為起點,自3月21日至4月4日間,將於每周末在駁二藝術特區、大東藝文中心戶外廣場、高捷車站等地演出,請上春藝官網(https://www.ksaf.com.tw/)查詢。

  • 高空綢吊 舞出同志纏綿之愛

    高空綢吊 舞出同志纏綿之愛

     舞台上的兩名男演員,以高空特技綢吊交纏、舞動,不說一句話,透過肢體與舞蹈,傳達對彼此的情感,這是6年前《孽子》舞台劇版首演時,讓觀眾悸動的一幕,今年將再重現。  白先勇表示,相較電影電視劇版本,舞台劇版本多了抽象表現空間,「像是這段情感、情慾流動的戲碼,如果以寫實呈現,反而無法真正傳達,但透過舞蹈,可以表現兩人初戀的甜蜜,分離時,哀傷到極點、想把對方殺掉,最後又自己瘋掉的狀態。」  《孽子》故事描述高中生阿青因同志性向被父親逐出家門,他在台北新公園結識小玉、吳敏、老鼠等好友,在外頭尋找安身立命之處,卻也心繫家中老父,離家工作的母親,還有最愛的弟弟,但一家人最終仍無法團圓。  白先勇表示,這齣戲雖沉重,卻也有許多溫暖,他最喜歡的段落,是李青牽著陌生小孩唱〈踏雪尋梅〉,「在那一刻,李青像是回到無憂無慮時刻,那也是他最渴望的、家的感受,雖然那時刻再也回不去了。但這個段落,我仍為他安排了希望與溫暖。」

  • 墮落天使在台首演 舞出女力

    墮落天使在台首演 舞出女力

     頂尖編舞大師季利安的舞作,在世界各地受到歡迎,經常被演出,如今他的代表作之一《墮落天使》,以全女性舞者,表現女性剛柔並濟的力量,昨(13)日首度在台演出,舞者全來自北藝大舞蹈系。  季利安表示,《墮落天使》能在台灣首演,他非常感激,同時他也幽默地以舞作中的「跳躍」與「落地」意象為比喻,對舞者送上祝福,「我有信心,大家能有一趟美好的飛行與安全的降落。」  季利安是知名的荷蘭舞蹈劇場前藝術總監,也可說是該舞團的靈魂人物,曾獲蒙地卡羅尼金斯基3項大獎、捷克文化部終身成就獎等重要獎項,《墮落天使》是他1980年作品。  舞作重建指導羅思琳表示,《墮落天使》裡的「跳躍」與「落地」,意象有許多層次,「既是天使的飛行與墜落,同時也是舞者們平常工作的狀態;我們都嚮往飛行,但往上跳躍,之後就會落地,一切就在這起落之間。」  羅思琳表示,季利安的舞作,可以看見對世界的關懷,從內在感受出發,向觀眾傳遞能量,同時也注重對稱和結構,「他選擇以8位舞者呈現,在視覺、結構上,都能平均調配,舞作裡共有4段雙人舞和6段獨舞,就像派對裡的隨機對話,但卻分配得非常平衡、自然。」  《墮落天使》音樂來自史提夫.萊許作品《Drumming》,舞者和現場節奏緊湊、快速的鼓聲密切配合。舞作內容描述女性從隱藏自我到勇於展現自己,說明女性不是被父權社會拋棄的天使,她們也有能力飛向天空,奔向太陽、月亮和天堂。  羅思琳表示,舞作符合現今時局,「這裡面有女性的力量,讓每個人可以由裡到外的做自己,這是很重要的事。」演出將於今(13)日到15日,在北藝大展演藝術中心舞蹈廳登場。

  • 舞出女力 季利安《墮落天使》在台首演

    舞出女力 季利安《墮落天使》在台首演

    頂尖編舞大師季利安的舞作,在世界各地受到歡迎,經常被演出,如今他的代表作之一《墮落天使》,以全女性舞者,表現女性剛柔並濟的力量,首度在台演出,舞者全來自北藝大舞蹈系。 季利安表示,《墮落天使》能在台灣首演,他非常感激,同時他也幽默地以舞作中的「跳躍」與「落地」意象為比喻,對新生代舞者們送上祝福,「我非常有信心,大家可以有一趟美好的飛行與安全的降落。」 季利安是知名的荷蘭舞蹈劇場前藝術總監,也可說是該舞團的靈魂人物,曾獲蒙地卡羅尼金斯基三項大獎、捷克文化部終身成就獎等重要獎項,《墮落天使》是他1980年作品。這回雖未能親自來台,卻也派出他的左右手、舞作重建指導羅思琳.安德森(Roslyn Anderson),協助舞作順利重建和演出。 羅思琳表示,《墮落天使》裡的「跳躍」與「落地」,意象有許多層次,「既是天使的飛行與墮落,同時也是舞者們平常工作的狀態;我們都嚮往飛行,但往上跳躍,之後就會落地,一切就在這起落之間。」 羅思琳表示,季利安的舞作,可以看見對世界的關懷,重視從內在感受出發,向觀眾傳遞能量,同時也注重對稱和結構,「他選擇以8位舞者呈現,在視覺、結構上,都能平均調配,舞作裡有共有4段雙人舞和6段獨舞,像是派對裡的隨機對話,但卻分配得非常平衡、自然。」 《墮落天使》的音樂來自史提夫.萊許作品《Drumming》,舞者必須和現場演奏的鼓聲密切配合。音樂的節奏緊湊、快速,舞作內容描述女性從隱藏自我到勇於展現自己,連帶延伸出憤怒、喜悅、張狂、誘惑等情境,說明女性並不是被父權社會拋棄的天使,她們也有能力飛向天空,奔向太陽、月亮和天堂。 羅思琳表示,雖是1980年的舞作,但仍符合現今時局,「這裡面有女性的力量,讓每個人可以由裡到外的做自己,這是很重要的事。」演出將於今(12)日到15日,在北藝大展演藝術中心舞蹈廳登場。

  • 暨大附中舞出新高度 榮獲南投縣舞蹈比賽特優

    暨大附中舞出新高度 榮獲南投縣舞蹈比賽特優

    南投縣舞蹈比賽結果今14日出爐,甫於2018年獲得全國舞蹈決賽團體甲組「特優」的暨大附中原青社,此次再以高強度、創新求變的態度獲得評審青睞,奪得全縣特優,將代表南投縣再度迎戰全國決賽。  暨大附中今年的舞碼為「牽,韆」,以魯凱族傳統祭儀「盪鞦韆」為故事主軸,描述1位少年與大頭目女兒相戀,大頭目強力反對,少年跟大頭目女兒不惜私奔,後來又因思念部落,決定為了真愛,接受族人考驗,挑戰狩獵立下戰功,終於成為勇士,獲得大頭目的認可,在盪鞦韆中娶得美嬌娘。  劇情結合魯凱族傳統「黑米祭」、「小米收穫祭」等魯凱文化介紹,也特別打造了巨型鞦韆,設計美麗的擺盪幅度,讓舞蹈與傳統合而為一。故事精采吸睛,舞姿、隊形更是華麗震撼,獲得滿堂喝采。  校長張正彥表示,原青社同學們帶來令人屏氣凝神的動人演出,「牽,韆」牽住了大會評審的目光,也牽緊了學校與地方文化的永續發展。非常感謝教練涂清義的專業指導、同學們努力辛勤的練習以及學務處與教務處同仁們的資源整合,透過課程規劃與設計,發揮加乘力量,幫助同學走出學校,站上全國舞台。期許同學們持之以恆的耕耘,未來定會有百花齊放的盛景。

  • 陶冶每一步 舞出人生無限可能

    陶冶每一步 舞出人生無限可能

     華人舞蹈家在國際舞壇備受矚目,以數字系列作品聞名、27歲就登上紐約林肯藝術中心演出的陶冶,被英國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評選為全球唯六新浪潮藝術家,近年多次受邀來台演出,擁有許多舞迷,近期更將與林懷民接班人鄭宗龍交換身分,一人去北京,一人來台灣,為對方所屬的舞團編舞。  陶冶將為雲門舞集編創《12》,靈感來自一次看雲的經驗,「我早期當舞者,有一次在國外演出時,看到滿天燦爛多彩的雲朵,不斷流逝,讓我看呆了,印象深刻,我從中體認到永恆。我們團一直在追求像水一樣無形無相的狀態,不斷流動,雲朵也是水化身,我會把這樣的概念拓展到舞作裡。」  展現人體與天地連接  現年33歲的陶冶畢業於重慶舞蹈學校,學習民族舞、芭蕾舞等,曾在上海武警政治部文工團、上海金星舞蹈團和北京現代舞團擔任舞者,於2008年創立陶身體劇場。  陶冶表示,他一家三代從外公、媽媽到他都天生筋骨柔軟,這是他學舞的機緣,但他學芭蕾舞時,總不明白為何有那麼多的規範和限制,直到加入金星舞蹈團接觸現代舞,和妻子相遇,澈底改變他的人生。  「我的妻子就是我創團、編舞的動力來源,她的舞蹈身體表現像萬花筒一樣,亦剛亦柔、能快能慢,是她啟發我將創作回歸身體層面,讓我看見原來舞蹈可以有無限可能。」  陶冶的作品都跟數字有關,去年才剛來台演出《8》,他表示這三部曲是探索脊椎的運動方式,也是減法過程,「捨去手和腳的舞動,專注在脊椎的傳動方式,更能展現人體與天地的連接,進而讓內在的心靈能量湧現。」  妻子是最佳舞蹈夥伴  陶冶的另一半段妮,之前任職國際頂尖的英國阿客朗汗舞團,她是陶冶的最佳舞蹈夥伴,也是陶冶每部作品最先試驗跳舞的舞者。《2》的雙人舞就是陶冶送給段妮的定情之物,這支舞作表現兩人的身體特質和默契,有如鏡像般,夫婦可跳出同樣動作。  段妮說,現在的陶冶和最初在金星舞蹈團所相識的陶冶大不相同,「他從一個沉默寡言的人,變成願意將內在思緒和世人分享的人。」夫婦倆不約而同表示,目前著手將歷年舞作的元素系統化,未來將到各地作教育訓練,和更多人分享舞蹈能量。

  • 7旬長者大跳現代舞 舞出《年輪》新人生

    7旬長者大跳現代舞 舞出《年輪》新人生

    雲林縣北港鎮媽祖醫院與極至體能舞蹈團合作,邀75歲以上長者參與現代舞《年輪》演出,用舞蹈舞出新人生,7名長者經過半年練習,13日在媽祖醫院首次試演,17日晚間將於北港文化中心正式登台演出。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徵選與長者相關的「共融藝術」計畫,來自台中的「極至體能舞蹈團」提出「藝把青」進駐計畫,希望用藝術的創意,來把握高齡者樂活青春,並與中國醫藥大學附設北港媽祖醫院合作,邀請7名長照對象長者擔綱演出。  7名長者與專業舞者13日在媽祖醫院進行《年輪》首次試演,老人家以自身豐富的人生經歷,走到台前訴說他們的生命故事,過程樸實率真、真誠感人,讓《年輪》更具戲劇性。    「極至體能舞蹈團」藝術總監石吉智表示,為了讓長者在演出前克服心理障礙、願意踏上正式劇場舞台,舞團特別規劃「年長者心靈課程講座」,用講座滋養長者樂活觀念、接納改變的身體。  隨後再由舞團教學團隊設計表演藝術創意課程,讓長者練習肢體協調、手眼協調、聲音節奏、彩妝、角色扮演、說故事表達,藉此帶給年長者樂活青春、願意上台與專業舞者共舞的勇氣。  媽祖醫院院長吳錫金指出,此次演出除了可以欣賞專業舞者精湛的肢體功力,更可看見北港地區的長輩與舞者手牽手共同跳舞吟唱,讓長輩們走到台前訴說他們的生命故事,希望觀眾看完演出後更能知老、愛老、敬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