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色彩高手的搜尋結果,共05

  • 滿滿的大!平!台! 超狂歐吉桑把機車停屋頂

    民間的高手到底有多少?有網友在臉書社團《爆料公社》發文表示,他一覺起來竟發現隔壁的鄰居阿伯超級狂,竟然把他的機車停到了二樓屋頂的平台上,完全不知道他是怎麼樣辦到的。網友看到之後笑稱:「法師傳送只傳坐騎是怎樣?」、「怎麼上去的教一下吧,好讓我家淹水前也能把車子運上二樓。」、「這算違停嗎?」,意外掀起討論。 民間的奇聞軼事在以前,因為「沒圖沒真相」只能透過言傳,也為這些都市傳說增添了神祕色彩。但是自從智慧型手機和科技的發展,民間的高手開始常常被人給用影像記錄下來。有網友在在臉書社團《爆料公社》中表示,他早上一起床,竟然發現鄰居的阿伯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方法,竟然把機車給停到了二樓凸出來的平台上,滿滿的大!平!台停車技法讓他嘆為觀止。 照片一分享立刻掀起網友熱議,網友紛紛留言表示「這樣也行」、「被開單開怕了」、「真的很會」、「高手在民間」、「機車也會夢遊?」

  • 高以翔 優雅玩色

    高以翔 優雅玩色

    報導/邱禮穎 高以翔不搞怪,卻是男士們的穿衣指標,在優雅輪廓下大膽玩色,配上活潑百變的樂福鞋,就是他簡單又迷人的時尚祕訣 。 BOX 色彩高手高以翔 穿衣風格:在大地色調中點綴亮眼印花、飽和色,玩出個性十足的紳士風格。總給人溫文儒雅形象的高以翔,其實是個愛「玩」時尚的大孩子,簡單卡其褲、牛仔褲是他平日的私服最愛,「在顏色選擇上,其實我很敢嘗試,各種不同的藍色是我的最愛,米色、粉色系在我的衣櫥裡也有很大的比例,螢光系也不排斥。」身材比例好的他,各式服裝單品對他的限制不大,不過,他對於鞋子的要求更高。對細節非常講究,同時要舒適又有型,這是高以翔挑選鞋子的要求。帥氣而隨興地秀著腳上的新鞋,他說,樂福鞋是他的心頭好,無論休閒或正式場合,樂福鞋都能輕易搭配。「除了平常隨興捲起褲管、套著樂福鞋的輕鬆造型外,也可以從襪子玩變化。」搭配功力很強的他舉例,像是黃、橘色與基本款的大地色系無違和感,也可以露出有可愛圖案的狗、貓印花(簡單動物輪廓比寫實筆觸容易穿搭),都是讓男士在細節中穿出個性的方式。 「不為了搶眼而硬搭,是我穿著的原則。」高以翔相信細節等於品味,加上身高195公分在台灣很難買到鞋,所以Salvatore Ferragamo訂製鞋成了新選擇,「既然是訂製,那就要來點與眾不同的個性在裡面,寶藍色鱷魚皮有著華麗但低調的實穿特色,配上亮眼但合調的綠色鞋底,這就是我的首選。不過,愛玩顏色的我,心裡還有好多其他的搭配組合,都想擁有一雙!」(笑)在細節中玩著色彩,優雅中仍不失活潑,這是高以翔率性自在的穿衣哲學,更是他迷人的時尚祕密。 BOX 搭配重點 1.善用配件,例如帽、圍巾、襪子等做為小範圍的色彩點綴。2.細皮繩配上金屬扣環的手鍊與手錶,是低調但有趣的組合。3.別為了搭配而搭配,視覺與穿著的舒適仍是最重要的。 訂製鞋時在細節中也要玩色彩。從配件下手是嘗試新色搭配的好方法。低調的印花圖案也可做為細節裝飾。

  • 陳世強神通境 武俠高手來過招

     藝術家陳世強在個展「神通境─武俠小說下的繪畫密境」中,沿用連環漫畫圖像的技巧,取材香港導演王家衛《東邪西毒》中的高手周伯通、南帝、北丐等人性格及過招場景如桃花島、迷情谷等,並讓這一波波高手較勁的場景,轉變成色彩濃烈的抽象畫。  四十五歲的陳世強,畢業於美國紐約大學藝術碩士,現為彰化師範大學美術系專任副教授。在台灣漫畫尚未蔚為風潮的九○年代,即開始著手以連環漫畫風格結合繪畫主角創作。  「神通境─武俠小說下的繪畫密境」捕捉王家衛電影中所有練功練到走火入魔的人物,分為廿二件展品展出,包含名為「東邪西毒」的展品四件、「周伯通」兩件、「南帝北丐」四件、「桃花島」三件、「迷情谷」七件及其他相同表現形式的舊作兩件。  陳世強表示,每一幅作品都有一個強烈而凸出的主要色調。像是當中武功最為高強的周伯通,就被他變成靛青色的俠義之士。東邪象徵邪惡勢力,以濃烈的洋紅色為主。個展即日起展至三月十一日,在金車藝術空間展出。

  • 網壇大革命 強權壟斷走入歷史

     經由今年四大賽前3站的淬練與秩序的調整,第125屆溫布頓過後,接下來的世界網壇將進入「新開放年代」。  所謂「開放年代」(Open Era)是指國際網總於1968年開放所有球員能角逐四大賽,使得網壇進入公開化、職業化的年分。而「新開放年代」的意含帶有21世紀新10年的網壇將走入群雄並起、群英爭后的新時代。  喬柯維奇屹立溫布頓大展新主鋒芒,改變了男子網壇自2004年2月2日起,由費德勒掌權成為世界第1,以至2008年8月轉為納達爾與費天王輪治的歷史格局,而成為新科球王。  接下來的男網恐難再有「絕對」,一如納達爾評估英國莫瑞已擁有四大賽奪冠的本錢,而法國松加讓費德勒於溫網草地上的傳奇不再神話,又如18歲的澳洲天才湯米奇直闖溫網8強,充滿個人特色與潛質的高手並起。  女網的局勢更令人有著繽紛的期待,從克莉絲特年初奪下澳網后座重返世界第1,到中國李娜成為法網賽女王;再到21歲的捷克金髮姑娘可維托娃,憑藉獨門渾重的左手正拍與左路大角度發球成為新科溫布頓冠軍,3大賽后冠得主都不同。  10年來身影幾乎遍布四大賽決賽的大、小威廉絲姊妹,雖在溫網復出證明實力仍在,但無可抗拒的歲月與體能消退也是事實,時代已不是她們的了。  此次溫網可以看到,德國李西琪、佩可維琪、潔吉絲、白俄羅斯的阿薩瑞珂與球后沃茲妮亞奇等年輕高手們,越來越奔放,加上李娜引領的亞洲新勢力、莎拉波娃再起,讓女網色彩更鮮活。  8月底的四大賽最終站美網賽為硬地賽場,這款適合所有球員競逐的場地,更提供許多潛在好手一圓四大賽奪冠夢想的契機,最後誰能封王稱后更富懸疑性。

  • 風景寫生油畫中的 東方語境

    風景寫生油畫中的 東方語境

     張冬峰的油畫含蓄、簡淡、文氣而沉著,這讓已經習慣於接受當代藝術各種鋪陳誇張、張揚外放的視覺衝擊的審美神經,多少有些不太適應。就像這個始終浸染在灕江煙雨中的男子一樣,書生氣十足,過於文靜溫和的氣質,讓他在台北湧動的人群中顯得格外安靜。  出身廣西的張冬峰,在大陸油畫界被譽為把南方風景畫得最好的畫家,他的風景寫生油畫表現了南方亞熱帶氣候下的獨特風情,把南方的紅土丘陵這常被藝術家們熟視無睹、甚至在藝術家眼裡完全不能構成風景的風景,畫出了一個新的境界。如果僅僅止於風景,是無法讓張冬峰的南方風景成為中國當代風景畫的一種標誌,張冬峰的境界在於,其油畫中流露出馥鬱的中國情調,將中國傳統的美學精神和文人畫的藝術特點與油畫自然融合,既有中國山水畫的氣質,但又絕不以犧牲油畫的特質為換取民族風格的代價。  對色彩有獨特詮釋  油畫界向來都有一種說法,那就是人人都知道南方的綠色好看卻不好畫,自來能把南方那種層次豐富的綠色表現好的畫家很少,而張冬峰卻被公認為是畫綠色的高手。然而,他的綠色又與活躍在當代藝術界中對色彩表達極為出色的周春芽的綠色大為不同,後者的《綠狗》系列中綠色鮮豔搶眼,向外迸發,而張冬峰的綠色卻婉約平和,向內伸展。對綠的表達同樣精采,但氣質各異。  張冬峰不僅對南方山林田園的綠色有自己獨特的感受與把握能力,對於灰色,也運用把握得相當出色。日前來台在北美館展出的作品,包括《灕江水》、《墨松圖》,以及在花蓮和淡水寫生的《花蓮小雨港》、《淡水河畔》,都呈現出灰色不同凡俗的溫暖、靈動、靜謐、閒散。  其實,張冬峰對於各種色彩都有自己獨特的認識和見解,而他的這種審美認知帶有著濃厚的中國文人的氣質,含蓄內蘊,而他對色彩的出色演繹,又彰顯著他良好的油畫素養,以及色彩素養奠定的堅實的根基。  油畫中的水墨意趣  張冬峰的油畫裡充滿著中國山水畫的筆墨意韻,這與他早年學習中國畫培養出深厚的水墨功底關係密切,他在中國全國第八屆美展以《這裡的山林靜悄悄》獲得好評後,開始不停嘗試著把自己積累多年的中國繪畫的理念、藝術觀點、技法,大面積地、很自然地引用到油畫裡面。因此,他的風景裡有著西洋風景畫的透視模式,繪畫技法卻是中國傳統的水墨寫生加水彩寫生。  張冬峰的畫長於抒情,通過對南方丘陵、鄉間小徑、農舍、遠山、近水等平常風景的個人表訴,留下悠遠的田園詩式的想像,這是東方傳統文人的習性。而他在作畫過程中勾皴點染與塗寫並用,用極少的顏色來達到豐富、沉著、感染力極強的色彩效果,用簡潔的筆法及現場感十足的氣場來表現寫意的神韻,這與中國山水畫以筆精墨妙、墨分五色、色色不一、以少勝多、一揮而就,是融會貫通的。張冬峰說,因為熱愛中國繪畫,所以中國畫的理念會自然滲透到油畫創作中,比如水墨浸染宣紙的感覺,就會自然呈現在自己的油畫作品中。  所以,他的作品不是以豐富斑斕的色彩取勝,而是以簡單但卻層次豐富的色彩高人一籌。一種綠、一種灰或一種褐色裏,就已然如水墨分色、浸染一樣,色色不一,變化多端,現示出一種向四周延展的向度。  寫生的優勢與不足  張冬峰的作品以現場寫生居多,他說寫生中最重視的是尊重一個藝術家的感覺,他會主動把不利於自己感覺表訴的因素剔除。  對於一個長期浸透在亞熱帶風情中的寫生風景畫家而言,離開了自己熟悉的自然環境、人文環境後,在寫生中是否存在不太適應的問題,關於這點,張冬峰透露,自己原來也有這樣一個想法,以為離開了自己熟悉的環境之後,會削弱作品的表現力。事實證明,近年來自己走出廣西在全國各地寫生,包括去年遠赴柬埔寨的吳哥窟寫生,都同樣出色。因為對於一個有寫生經驗的畫家來說,這是一種新鮮的觸動力,畫家會很快捕捉到當地風景的特色,並準確地表現出來。  日前在北美館安排下,張冬峰到台灣寫生,他表示自己感覺很理想。台灣的緯度、氣候與廣西接近,張冬峰對於這裡的植被狀況及各種地理環境都成竹在胸。因為小時在海邊長大,所以對花蓮漁港特別有感覺。寫生時看到漁民捕獲各種魚類上岸,鮮活富生氣的現場讓他當時情緒非常激動。  張冬峰表示寫生相對於室內繪畫而言有許多優勢,大自然是千變萬化的,各種豐富的現場感覺是關在室內作畫時無法聯想的,而室內創作容易重複、概念化,寫生的鮮活生動則避免了這種不足。但是寫生一旦處理不好,就會被景物牽著鼻子走,將寫生的對象變成機械的照相對象,從而缺乏創造力。室內繪畫與寫生,兩者結合,更為理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