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色情產業的搜尋結果,共26

  • 揭日謎樣見學店 網:SOD是真的

    揭日謎樣見學店 網:SOD是真的

    日本色情產業發達,經常設計出各種滿足性幻想的服務,讓人嘖嘖稱奇。日前有網友分享偷窺服務「見學店」,客人進入店裡後,須交出身上所有物品,才會被帶進小房間裡,可透過鏡子窺視小姐,不禁好奇是否有人光顧過,意外引發網友討論。

  • 德國社民黨提案:國家出錢拍男女平權A片

    德國社民黨提案:國家出錢拍男女平權A片

    德國之聲中文網14日報導說,20歲的弗朗斯跟她的同齡朋友們沒什麼區別,13歲就開始看色情影片。「影片中女方總是聲音很大,我感到,真實生活中同男友性愛時,他會想,如果我不大聲,就是不能享受性愛。他當然也看過那些色情影片,希望聽到呻吟。」 \n \n「影片中告訴人們,男性親吻女方的面頰和胸部,是正常動作,而女性也得做些特定的動作。同我一塊長大的女孩都認為,女方性愛當中最重要的是付出。總之,男性的滿足似乎比女性的滿足更為重要。」 \n \n據德國之聲報導,社民黨在柏林市召集的黨代會上,有人提出用公共財政支付拍攝女權主義的色情短片,表現男女雙方性愛時地位平等。片子可以在公共電台電視台的影音庫中無償觀看和下載。 \n \n該黨在提案中寫道,目前,「主流色情片子傳播性別歧視和種族歧視等固有的偏見,對消費者造成長期影響。它們讓年輕人對性生活產生不切實際的期待,阻礙他們對自己身體和性功能樹立自信。」 \n \n而這些年輕人決不是少數。據市場研究機構Netzsieger的調查,德國18歲以下的青少年中,40%在網上尋找色情影片,看這些影片將使他們對自己的行為缺乏信心,給真實的性愛經驗施加負面影響。 \n \n起草該提案的托姆(Ferike Thom)呼籲人們行動起來。她說,主流色情片不能取代性教育,但可以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如論如何,需要推出其他可供選擇的東西,它必須是無償的,因為年輕人不會花錢購買色情片子。」 \n \n色情影片網站中,只有3%詢問用戶的年齡。PornHub是全球最大的成年人娛樂節目供應商,該網站每天平均有8100萬人次觀看色情影片。 \n \n德國之聲指出,女權主義的色情片將拒絕非人道主義概念,也向非異性性愛提供另外的選擇。活躍分子、女權主義者梅里特(Laura Meritt)對柏林市社民黨的提案表示歡迎。她說,「如果女權色情片得到公共財政的支持,它便必須滿足特定的條件,必須是我們呼籲的『公平』或者有倫理高度的色情片。」 \n \n換言之,它將代表新型的色情,會讓現有的色情產業受到震盪。梅里特說,「社會上,免費主流色情片處處可見,不論你願意與否,都無法對它們視而不見。因此,青年一代需要知道他們可以選擇,也應該知道怎樣做出選擇。」 \n \n托姆說,他們面臨的挑戰是怎樣贏得黨內老一代人的支持。去年9月聯邦議院大選,社民黨一敗塗地,此後直到今天,社民黨未能擺脫身分認同以及支持率低迷的危機。 \n \n「不是每個人都覺得這項提案重要。在這一戰線,社會比政界要進步得多。」

  • 日AV女優界阿嬤帝塚真織 80歲引退

    獻身色情電影十年的日本最高齡AV女優80歲的帝塚真織(Maori Tezuka),宣布引退。 \n 法新社及馬來西亞媒體「Free Malaysia Today」報導,曾是歌劇演員的帝塚真織71歲投身日本欣欣向榮的銀髮族色情產業。 \n 她告訴日本媒體:「燈一亮,你就是盡力而為。」她說:「我沒後悔,但如果男演員不是我的菜,拍攝就會變得很辛苦。」 \n 帝塚對捲土重來則沒把話說死。她說:「拍片從來就不是為了錢。已經有人問我,是否願意在2、3年後重返,我回答,我會考慮此事。」 \n 銀髮色情產業在日本擁有很大市場,日本約3400萬人、即1/4人口超過65歲。 \n 產業內部人士表示,日本色情產業一年撈進約200億美元,當中老人色情片約占市場1/4。1060321 \n

  • 日本18禁書刊不見光 上架販售要戴「套」

    日本18禁書刊不見光 上架販售要戴「套」

    日本動漫文化非常發達,許多國家都有引進日本漫畫書刊、雜誌,不過許多18禁的畫面曾讓許多家長堪憂會對小孩造成不良影響,先前聯合國「兒童買賣、兒童賣淫、兒童虐待和兒童色情」特派調查員和人權專家曾在東京記者會上提出請求,盼日本政府禁止兒童涉及過激的色情漫畫,之後日本便嚴加控管相關產業,近日更傳出將來販售的色情雜誌、書刊都必須「套」住! \n \n聯合國呼籲日本政府注重漫畫對於未成年兒童的影響,儘管日本提出許多質疑,但在許多家長的支持聲浪下,還是逐步控管動漫文化,而近日更傳出凡是相關色情書籍、書刊、雜誌都必須「套」上半透明袋子,將較為暴露的畫面遮住,而日本的超商通常會販售18 禁書刊、雜誌,雖然多半會有警語告知未成年不得瀏覽,且都會有封條封住書刊本身,但是依然擋不住過度裸露的封面。 \n \n對此,據日本媒體報導,大阪堺市之後將會與多家Family Mart合作,以馬賽克的方式擋住封面,另外利用綠色封條遮蓋住封面上較為暴露的畫面,消息傳出有許多人認為這僅僅是治標不治本,而且馬賽克、擋住一半畫面會讓人更加好奇內容,甚至進行腦內幻想,對於此項措施也極有可能刺激買氣,使得銷售量上升。

  • 戴套A片沒人看? 加州否決色情片強制戴套案

    戴套A片沒人看? 加州否決色情片強制戴套案

    美國加州勞動安全部門今天否決了色情電影強制戴保險套提案,因色情影片業者認為戴套的影片根本沒有觀眾。 \n據美聯社報導,美國加州職業安全與健康局發言人伯恩斯坦表示,該局標準委員會以投票表決方式做出上述決定。不過,委員會將考慮為色情工業制訂專屬的勞動安全條例。 \n報導說,委員們的決定顯然是受到色情工業代表在奧克蘭公聽會的影響,色情工業代表在公聽會上提出很有力的說辭證明,一旦強制色情影片演員使用保險套,這個數十億美元的產業將完全被催毀,不然就是轉入地下。如此一來,現行色情影片演員每14天要做性傳染病檢查的規定就無法落實,反而更不利於色情演員。 \n本身是色情演員、同時也為色情刊物撰稿的蘇西Q(SiouxsieQ)說,勞動安全健康部門很關心演員們的健康,雙方應該努力想出一個解決的辦法,一旦讓色情工作犯罪化,它就會變得更有危險性。 \n色情行業工會「言論自由聯盟」發言人史塔白表示,該工會希望未來能與主管當局密切合作,以制訂出保護演員健康的可行辦法。 \n原先的提案要求,為保護色情影片業演員免於性病與愛滋病的侵害,應強制實施例如戴保險套之類的防治措施,製片者還要負擔演員們接受檢查、醫療諮詢與治療的費用。 \n不過,多數色情影片業者表示,絕大部份的觀眾在看到色情片演員戴上保險套之後,就失去觀賞的興趣了。 \n目前有多位色情影片演員指稱,他們是在演出過程中感染愛滋病或性病,現行14天檢查制無法有效保障演員健康。愛滋病防治基金會(AIDS Healthcare Foundation)負責人溫史登(Michael Weinstein)說,色情工業缺乏有效規範,已經造成許多演員健康受到嚴重侵害。由於愛滋防治基金會的推動,加州洛杉磯已於2012年通過強制色情片演員戴保險套的規定。 \n

  • 陸掃500家色情網 8成5在美設IP

    陸掃500家色情網 8成5在美設IP

     大陸各級政府全力掃黃打非,對網路色情更是重視,北京的執法單位清理500家使用簡體中文字的色情網站,發現高達8成5的IP是設在美國,台灣竟然也有1個。 \n 《北京晨報》報導,大量色情網站在境外註冊,「以境內線民為受眾牟利」。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網路執法隊,除了清理網路上的色情網站資料,還發現有色情網站將木馬植入上網者電腦,竊取出賣個人隱私資訊。這類色情網站通常每隔一段時間就換名稱頁面,被害人一旦中招還投訴無門。 \n 針對簡體字網站調查 \n 網路執法隊隊長沈睿指出,搜索色情網站並不難,只要輸入一些關鍵字就一定搜得到,「它們會讓網友用最簡單的辦法就能找到,這是它們生存的基礎。」執法隊去年只花2個月,就清理出500家色情網站。 \n 色情產業在某些國家是合法的,色情網站甚至有專屬網域.sex。北京的網路執法隊因此不會去找外文網站,只針對簡體中文網站調查,這些網站就是以中國大陸公民為主要傳播對象。500家淫穢色情網站僅有6家註記大陸的合法網路頁面案號,但這6家的備案號全是假的。 \n 再回溯清查色情網站的伺服器,高達425家是設在美國,英國、印度、匈牙利、荷蘭、西班牙、捷克和加拿大合計共10家,台灣也有1家,另有9家伺服器地址不詳。由於時間和技術問題,手機WAP網站、APP未列入調查。 \n 隔段時間 換名重架設 \n 有137家網站宣稱不需要收費,12家網站明確宣稱下載觀看部分內容需要收費,還有351家未對是否需要收費作出明確提示。收費方式包括信用卡、銀聯卡、第三方支付平台、手機付費等。 \n 比較可怕的是,部分色情網站的播放器在下載時含有病毒,可竊取網友的私人資訊。登錄過色情網站的電腦若被植入病毒,銀行密碼等個人資訊就可能被竊取。這類色情網站往往也非常「重口味」,隔一段時間就棄置,再換個名字故技重施,等人上鉤。

  • 台有色情網IP 達人直呼不可思議

     「台灣有色情網站IP?」網站達人小黃接受本報訪問時,聽到北京清查的色情網站竟將伺服器設在台灣,感到不可思議。他解釋,這類網站肯定是將伺服器掛在國外,要是設在台灣「早就被抄了。」 \n 小黃解釋,台灣警方網路掃黃的能力相當強大,而且網站涉黃還違反《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這個法令對誘使兒童、少年為性行為、性交易的罰則相當重,動不動就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現在沒人敢以身試法。 \n 小黃強調,過去台灣警方查緝兒童、少年援交的力道很大,致色情網站業者絕對不敢將網路IP設在境內,「過去或許有幾個,但早就被掃光光。」 \n 他很內行的指出,經營色情網站很好賺,主要收入來源有兩個,第一是會員收入或者收取下載費用,現在信用卡或電子支付很發達,突破實體收帳的門檻之後,收錢不是問題;第二種收入來自廣告,通常是賣保險套、壯陽藥的業者,才敢在這種網站刊登廣告,有時候是以點擊率換算廣告費用的。 \n 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色情網站無法根除。業者躲避查緝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把伺服器設在境外,像美國有些州是允許色情產業的,透過當地華人仲介,就可以租伺服器營運。但管理者人在台灣,只是從網上修改資訊或者管理網頁而已。

  • 旺報觀點-網路助長色情業 兩岸查緝難

     兩岸色情產業均有網路化趨勢,這令檢警偵查更加困難。大陸專項打擊色情行動就像台灣的春安工作,只能短期內強力偵辦,很難長期保持打擊力道。 \n 相較於大陸,台灣偵辦網路賣淫案件相當困難,因為《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規定太死板,除非有販賣人口的證據,否則難以申請到監聽網路通訊的許可。 \n 大陸不一樣,分局長就有權力簽監聽許可,而且監控網路有多種方法,即使監聽對象慣用手機移動端,大陸的電信警察在手機定位時,還可以用後門植入程式,24小時描繪出移動地圖。 \n 大陸警察破獲大型賣淫網站,只找幾名現行犯,構成犯罪事實就趕緊移送法辦。這也是不得不然,若真依新聞稿寫的,有上千名外圍女涉案,要再去全面清查「客戶」,事實上也難以為繼。

  • 聯合國特使批日兒童色情漫畫 網民要她閉嘴

    聯合國特使批日兒童色情漫畫 網民要她閉嘴

    根據Rocket news報導,當日本社會得知聯合國特使莫德‧德布爾(Maud de Boer-Buquicchio)上月19至26日訪問日本的批評後,很多日本網民紛紛透過非主流管道表達不滿,激動反駁聯合國特使所發表的這番打擊兒童色情言論,認為聯合國應該就此閉嘴,管好自己的家務事就好。 \n \n莫德‧德布爾在訪問時指出,日本大約有13%的女中學生從事所謂「援助交際」,日本政府應該針對兒童色情出版品加以嚴管,包括目前尚屬合法範圍的一些穿著暴露的兒童照片,以及有些同樣合法的兒童色情或性暗示圖片。 \n \n莫德‧德布爾觀察日本買賣和性剝削兒童狀況,並要求日本當局應制定法令禁止出版有關性虐待和性侵兒童的漫畫,希望加以限制日本兒童漫畫的表現自由。 \n她坦承藝術表達的自由值得被保護,但是是在不能犧牲兒童福祉的前提之下,才能去成全。她更力促日本國會議員應加緊檢討和修正法律漏洞,並控訴日本社會包容默許了色情產業繼續在國家機器中運作。 \n \nRocket news報導同時指出,在日本監管色情出版品的制度之下,仍然有些社運家、藝術家或出版者,會為了維護自身藝術形式表達的自由,而違反法律規範,發表自己的創作。 \n

  • 解剖檯評分84-《A片現場不NG》

    解剖檯評分84-《A片現場不NG》

     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劇場廣播及電影線記者,致力關心影音產業。 \n 片名取為《A片現場不NG》(メイクルーム/ Make Room)想必是與當年三谷幸喜1997年的荒謬喜劇《心情直播不NG》有著「致敬」之意,除了片型相仿,喜劇軸心接近,中文片名取得頗有喜感,因為這是一部NG連連、狀況百出的故事。而日文片名メイクルーム為化妝室,英文倒成了Make Room,意指「挪出空間」來。整部戲故事就是發生在一個化妝室,A片團隊為了拍攝之需還得借化妝室拍攝。 \n 單一場景 依然很有戲 \n 既然故事「只有」一個場景,那麼就非常考驗編導森川圭的調度能力。事實上,在A片工業服務超過20年的森川圭光是把拍片發生的狗屁倒灶集合起來,就已經成為讓人哭笑不得的上乘喜劇。 \n 從一開始化妝師錯認AV女優,當成自己素未謀面的新化妝助理,沒上妝的女優加上騙人的照片已成為第一環爆笑。這個產業確實很多女優化妝前後落差頗大,剛好電影選來兩個落差更大的,而且還往往一個細節不對,步步錯全都錯。這兩位長得比較抱歉的女優讓整部戲的前菜熱鬧萬分。 \n 接下來的主菜更是離譜萬分,主角女優遲到又有個性,耍大牌的背後居然也有幾分令人同情的理由。回鍋女優改了名字,原來有人拍A片不只是為了賺錢,更為了享受趁機解放快感。新人女優好傻好天真,對色情產業一竅不通到令人狐疑。結果肉體開竅後甚至也產生自信光輝,這到底是「扮豬吃老虎」還是「少女轉女人」? \n 女優之路 有人樂在其中 \n 故事點出拍戲過程的場景調換與現場混亂失序,各種無法預期的怪事。就連導演自己也未必稱頭:拍攝時對待男女大不同、只在乎人家有沒有跟他打招呼說再見、工作人員意見不一時也無法協調好,還得靠資深人員幫腔才能解決歧見。 \n 《A片現場不NG》是一齣情色產業的整體縮影,從女優的角度看這門工業艱辛與殘酷之處,儘管化妝師還是要幫條件姿色差的女優鼓勵打氣。個人單體女優與企劃為主的串場女優之間的等級差距,到底為何而脫、為何而做。明知道肉體的犧牲卻還是甘之如飴,其實有人樂在其中,並非如同外人想像只是缺錢想迅速撈一筆而已。 \n 情色市場 自有其專業 \n 每個產業都有其專業之處,別小看情色市場的專業度,即便這個領域看起來似乎不值得外界冠上尊敬的專業光環,比如說有幾個人會去熟背A片劇情對白?導演努力寫腳本與拍攝場景,最後還不是亂七八糟改來改去?就算這樣,那還要不要把劇本擬好? \n 森川圭可以讓單一場景如此有戲,非常不簡單,完全符合古典三一律風格,只是這個單一場景也「陽春」了。但因為每段戲設定非常精準,使得觀眾捧腹大笑之餘,也並不會只是走馬看花,獵奇式地窺探A片產業而已。你更了解細節環環相扣,影片成敗關鍵角色可能是某個幕後工作人員。此外,即便A片是大量複製的公式化作品,滿足雄性賀爾蒙噴射功能性,這是片廠外的市場需求。片廠內人們信仰這道坦誠以對的赤裸氣味,這才是一種腎上腺素引發群體凝聚力的快感,無法取代。

  • 實地拍攝韓國紅燈區 全球色情產業最發達國家之一

    不管在哪個國家,性交易幾乎都是不合法的,但全球妓女數量最多的國家之一「韓國」,竟然還能「出口」10多萬名妓女到海外。根據統計,每20名韓國女性中,就有1名曾從事性交易經驗。根據2007年統計,性交易的產值佔韓國GDP中的1.6%,約為14兆韓幣,根據韓國犯罪研究所統計,每個月至少會有20%年齡介於20到64歲的男性會花費693,000韓幣(大約新台幣19000)在嫖妓上。 \n知道韓國是全球色情產業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嗎?實地拍攝讓你深入了解這個性交易集中地!

  • 東莞大掃黃 將近2周 色情產業鏈推骨牌

    東莞大掃黃 將近2周 色情產業鏈推骨牌

     東莞大掃黃啟動至今已快2周,不僅夜總會、桑拿(三溫暖)紛紛關門大吉,周邊餐飲、計程車、電玩場、化妝品、美甲、服飾業都變得蕭條不少,甚至連手機店銷售也大幅下滑。 \n 在大動作掃黃情況下,就有一位東莞副市長開會時感嘆,今年東莞經濟成長若上不去,將給人留下笑柄。 \n 這位副市長的感嘆不是沒道理,據《華夏時報》報導,短短2周掃黃,已讓當地色情業產業鏈斷裂,從虎門、長安、厚街等地調查發現,不只飯店、娛樂業受衝擊,與其相關的10多個行業都受影響,造成許多人失業。 \n 以厚街出租車行業來說,原本一天可做到500多人民幣生意,但掃黃後,每天最多只有300多元;一家專作「小姐」生意的餃子館,過去每天可有1300元至1500元營收,現今只剩下200元至300元。 \n 這種蕭條景象,就連「包租公」也受影響,即使繁華鎮中心的出租公寓,最近也呈現有房沒人窘況。 \n 此外,向來是東莞稅收重點對象之一的飯店業者,就有一家長安鎮上四星級酒店員工透露,過去幾乎天天客滿,現在大部分房間都是空的,4、5百名員工都很惶恐,不知工資能不能發出來,何時會開始裁員。 \n 以往東莞最受台商歡迎的沐足閣(洗腳店),目前大部分都被迫暫停營業,有家足浴店老闆表示,他的店內有100多個員工,由於仍期待可繼續營業,不敢辭退他們,但如果時間拉長,肯定會遣散員工。 \n 色情娛樂業蕭條後,東莞官方認為,今年經濟成長方向必須要作調整,包括外貿形勢轉好,還有通過重大基礎建設項目來帶動經濟。

  • 色情合法化?陸官媒批不可能

    色情合法化?陸官媒批不可能

     廣東東莞涉黃事件,除了引發大陸各地紛紛跟著掃黃,有關色情合法化問題也再度引發激辯,但大陸官媒《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均以評論文章,義正詞嚴說明,中國色情產業不可能合法化;另有媒體引用德國、荷蘭等性產業合法化國家的治安狀況,強調不可能開放這個行業。 \n 《人民日報》以「人民論壇」連續4次發表「東莞掃黃風波的思考」系列文章。文中除了指責那些支持色情業的網路人士,也說明社會道德才應該是最高原則。 \n 《人民日報》指出,東莞掃黃中,一些人端出「影響經濟說」,為東莞色情業氾濫鳴冤叫屈。這種為畸形發展辯護的論調值得警思。賣淫嫖娼即便真能帶來一時的繁榮,也只是飲鴆止渴的幻象,到頭來只會得不償失。 \n 繁榮經濟?飲鴆止渴 \n 《環球時報》則認為,全世界的華人社會都對色情業管理較嚴,儘管有的地方也有合法紅燈區,但社會對市場化性交易的總體看法是負面的,遠達不到荷蘭那樣的開放程度。 \n 美日德荷?治安惡化 \n 《中國經營報》等媒體則引用資料,對美、日、德、荷等國家的色情行業進行比較,結論是色情產業雖促進就業,同時帶來賭博與治安惡化,絕不符合中國國情。 \n 相較之下,台灣在2011年因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在性交易專區內嫖娼皆不罰,但至今沒有一個地方政府敢劃設性交易專區。過去軍方有軍中樂園,當時是依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頒行的特殊條例,並非一般社會通用。

  • 陸媒:缺新興產業難打東莞色情

     中國大陸央視報導東莞色情現況後,市政府開始掃黃。但大陸媒體卻報導,在東莞經濟表現不佳,又沒有新興產業的情況下,要徹底掃黃並非易事。 \n 南京揚子晚報昨天報導,東莞是以加工產業為經濟引擎的城市,但受全球金融海嘯影響,東莞經濟成長率急速下滑,從2008年14%到2009年只剩5.3%,金融海嘯後材料、人力成本上漲,對加工製造業更是雪上加霜。 \n 東莞市政府開始鼓勵村鎮把落後產業效能的中小企業轉移出去,空出發展其他新興產業的空間,但此舉不但效果不明顯,移轉出去的中小企業還受到更大傷害。 \n 2011年,東莞市政府為吸引高科技製造業和人才,決定引進世界500強的國企,還要摘除「性都」、「世界工廠」等標籤,2013年還出了東莞形象宣傳影片,只是這次央視的報導引來讓拍宣傳片經費白花了的說法。 \n 報導指出,要打擊色情產業,除非找到比色情業更有吸引力的產業,但東莞目前整體經濟表現不佳,又缺少其他新興產業。就算引進國企,東莞有的是大量民間資金,顯然難以投入國企項目,其他值得投資產業也尚未出現。 \n 廣東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林江說,「沒有其他行業,有錢人又把眼光投到娛樂行業」。 \n 林金也說,東莞地方有大量土地都蓋房出租,當地人靠租屋生活,除非有理想職業讓他們能賺取高於房租的利益,才能吸引這些人重新工作。 \n 他表示,加工業式微、酒店業冷清,當地政府苦惱到底引進什麼樣的產業才能養活當地居民。1030216 \n

  • 東莞掃黃 至少20萬人得另謀生計

    香港《大公報》報導,東莞大力掃黃,但東莞居民卻是「憂喜參半」。雖慶賀東莞摘掉「黃帽」,但因當地色情業的影響已延伸至其他行業,業內人士稱,東莞色情業直接和間接至少提供20萬個工作崗位,如今可能得另謀生計。 \n報導指出,受掃黃影響,連日來,相關行業已門可羅雀,有部分商家擔憂色情產業鏈斷裂,影響生計。「淩晨空車開了半晚,一個客也拉不到。」有計程車司機大吐苦水,表示東莞7成以上計程車司機主要是靠晚班載嫖客維持生計。 \n也有酒店旅館業者抱怨,近兩日住客數量大幅減少,甚至有商務客因避忌而取消原本訂房,改變行程。 \n報導稱,東莞涉黃產業由來已久,已衍生出以服務數萬名「小姐」、仲介人、按摩技師和大量嫖客的系列產業鏈,帶動交通、餐飲、住宿和消費等業發展。熟悉東莞產業的業內人士指出,色情業直接和間接提供了至少20萬個工作崗位。

  • 新書布告-被綁架的性

     蓋兒‧黛恩斯著,林家任譯,八旗文化,320元,文化 \n 資訊發達的現今,各種色情資訊充斥於雜誌、電視與網路間,不知不覺滲入我們的日常縫隙,形塑我們的生活方式、兩性關係與性觀念。作者黛恩斯深入研究各種色情產品,探討色情產業對社會的影響,以及色情產業將人類慾望商品化和工業化背後的種種真相。

  • 裸模經歷 星途的不定時炸彈

     (文接A14版) \n 一名美術專業人士表示,「目前大陸的專業裸模數量不多。真正的人體攝影旨在表現光影下生命的美感,其創作過程需要一定的理念和觀念,那種什麼人都可以參與的拍攝活動(指私拍),其實與藝術無關。它追求的不是藝術,而是感官刺激。」 \n 的確,拍攝者與觀賞照片者的感官刺激,是讓人體私拍越來越盛行的最大原因,這也是色情、藝術的關鍵界線。 \n 保護措施闕如 \n 雖然裸模產業缺乏法律規範,但仍有不成文的行規,例如雇主拍攝的作品嚴禁用於任何商業用途;露臉的照片,不能發布於任何聊天工具或網站上。拍攝者必須年滿18周歲,且拍攝過程中不得觸摸模特的身體,不能「特寫」私密處,不得向模特索取任何聯繫方式;在模特休息、更衣期間不能進行拍攝等。 \n 「行規」沒有強制力,即使很多正規的專業裸模擔心作品外洩,但部分經紀人因沒經驗或不想得罪「金主」,或甚至打著遊走在色情邊緣招徠人氣的主意,並沒有盡到保護裸模的責任。 \n 以經紀人火雲為例,他所安排的群拍或私拍活動,即使參與者不斷拍攝裸模的局部重點部位,他和模特都不曾要求審查照片,或要求刪除過於暴露的照片,更沒有要參與拍攝人員簽署關於照片使用的協議。 \n 東莞的豔照收藏發燒友東子說:「透過與網友間的交換,已收藏近500套豔照,平均一套200張,總容量達500G……私拍時加錢的話,也不乏模特願意提供性服務。」東子還透露,為了拍到「大尺度」豔照,有的攝友專門攜帶「小白」鏡頭(Canon的望遠變焦鏡頭),專門拍攝模特三點部位。 \n 經紀人小王表示,「錢,是人體私拍、裸模盛行的重要因素,有很多網站願意付錢接收私拍或群拍的裸模照片,普通裸模的性感照片基本不值什麼錢,但如果是學生性感照,價格可能會高一些。不過,現在有很多人會把拍攝的裸模照片賣到國外去,10張一組的照片最多可以賣到300英鎊(約合人民幣2800元)。」 \n 色情網站高價買照 \n 知情人士還透露,有些模特被誤導入「歧途」從事性交易的情況的確存在,不少裸模都曾碰到有心人遊說進入色情人體模特的拍攝經歷;一名裸模表示:「他們(指經紀人或私拍的攝影人)給我出的價錢很高的,我都可以告訴你,有人給我出價10萬塊錢(人民幣,下同)拍一套(色情照片),絕對有,而且不止一個地方,還有國外網站的經紀人。」 \n 從2009年開始,上海攝影圈刮起人體寫真風潮,不少攝影愛好者組團招聘裸模,拍攝寫真;發展至今,在北京、上海、武漢等一線城市,「人體私拍」已成為一個包括模特、經紀人、攝影愛好者的完整地下產業鏈。主事者不僅可以向參與攝影者收費,還可把照片賣給國外色情網站或人體雜誌,再從中獲利。 \n 不過,一時被金錢矇蔽而接受色情私拍邀約,加上沒有簽署任何使用限定的協議,所換來的可能是無止盡的後悔,閆鳳嬌就是因為早年私拍裸照曝光,在星途上重重摔跤,難以翻身。 \n 22歲的阿索雖然知道當裸模對未來是個不定時炸彈,但她認為:「裸體沒甚麼好驚訝,只是為了成全藝術吧!我和湯唯是同一類人。」 \n 阿索本名吉木阿索,是貴州彝族人,曾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學主修鋼琴,2008年獲得大陸的平面模特大賽城市冠軍和藝校女生大賽總冠軍,從此星途順暢;不過,入行後才發現「衣服愈穿愈少,名氣愈來愈大」,因此拍過不少養眼的裸照,最終成為一名「裸模」。 \n 阿索說,她的底線是不露點,但也知道這些裸照幾乎取不回來,如果哪天成名了,裸照便鋪天蓋地被公布在網路上,這就是她成名必須面對的代價。 \n 收入豐 期間限定 \n 藝術界人士指出,大多數人體藝術創作,裸模的存在是一個意象,經過創作者靈感重組後,才會成為一幅作品,所以裸模不容易被認出來,但也有不少意外。 \n 今年4月,一名湖南省湘潭女教師小眉(化名)向法院控告目前定居宋莊的中國名家藝術研究院油畫院副院長王宏崢侵犯肖像權;法院一審判處王宏崢敗訴,賠償小眉30萬元,全案上訴中。 \n 根據法院一審判決書顯示,2007年前,還在念研究所的王宏崢為創作油畫,透過朋友、模特經紀公司挑人體模特,最後選了3個人拍攝裸照,支付每人2000元,當時並未簽署任何協定;其後,王宏崢以裸模的照片為原型,創作《塵》系列油畫,並應邀參加「第九畫派首屆油畫作品展」。 \n 小眉後來成為教師,2011年初聽到朋友、同事和學生家長議論,並對她指指點點,她才知道王宏崢以自己為原型創作的裸體油畫,被發表在一些展覽和雜誌上,並公開拍賣,得款24多萬元,認為侵害自己的肖像權、名譽權和隱私權,嚴重影響她的教師身分,因此要求畫家王宏崢登報道歉,並賠償50萬元。 \n 雖然王宏崢辯稱油畫基於其主觀創作,與小眉的裸照差別極大,但法院認為小眉的裸體屬於其隱私,畫家未經准許就擅自發表,已構成侵權,還破壞其「人民教師」的良好形象,侵犯其隱私權、名譽權,因此,根據該油畫拍賣價格、被告發表了多幅油畫等情節,酌定賠償30萬元。 \n 咸認較不易被人認出的人體藝術模特,都能惹出這麼大的風波,真實呈現在照片上的攝影裸模,被人認出的風險更高。一名裸模表示,雖然這行收入豐,但大多做不久,主因是民眾觀感或社會道德對裸模接受度不高,批評嚴格,導致裸模心理壓力大;其次,裸模是有「期間限定」的行業,消耗的是青春,只要身材走樣,就得退出。

  • 日色情業 轉戰高齡市場

     隨著人口老化,日本的色情產業也開始重視高齡市場。《SUNDAY每日》周刊指出,現在老少戀和熟年婚已被視為理所當然,高齡者在色情業的勢力也依然健在,有些店家還會拒絕四十歲以下的客人,其實高齡者的性需求與草食男並無兩樣。 \n 報導指出,從五、六年前起「SOAP LAND(妓女替客人洗澡後再提供性服務的賣春店)」的高齡客就有增加的傾向,上野某家店有六成的客人是銀髮族。 \n 有一家不收四十歲以下客人的賣春店店長指出,常客中年紀最大的是八十五歲,六、七十歲的客人也不少,不少客人以性交易為目的,但也有人只為了和女人喝酒、洗澡,尋找心動的感覺。 \n 報導中介紹,東京高田馬場車站附近有一家店完全禁止性行為,妓女只為客人洗澡等,而且採取預約制,對高齡者而言,心理負擔比較小。每小時收費一萬八千日圓(約台幣七千元)。 \n 根據日本警察白書的記載,現在陪高齡者出遊、上床的派遣型賣春業有增加的趨勢,前年還增加到將近一萬六千家。有的單純吃飯、看電影,有的有愛撫行為,再進一步才是真槍實彈上床。 \n 周刊引述作家石井光太的分析指出,高齡者跑色情店的主要理由有三:渴望溫暖、排解寂寞、想看年輕女性胴體。

  • 米原康正:中國人性欲比日人強

     曾幫無數著名日本AV女優拍攝情色照片、有「情色攝影大師」之稱的米原康正日前接受鳳凰網專訪表示,中國其實並不含蓄,喜歡色情的人很多,從他在微博上和網友的對話內容來看,「中國人在性方面的欲望比日本人要強烈!」 \n 50歲的米原康正以獨特的拍立得拍攝方式,令模特兒卸下心房,大膽奔放的表現自我。他在接受鳳凰網專訪時說,他喜歡的照片是「情色」,而讓男人亢奮的是「色情」,兩者是有差異的。 \n 被網友戲稱色老頭 \n 在大陸也有眾多粉絲的米原康正,被大陸網友戲稱「色老頭」。米原康正笑說,「這蠻好的啊,大家不也很羡慕嗎?在網上被寫色老頭時,我會回說『等你到50歲的時候,也試試做這樣的老頭唄』。」 \n 米原康正說,有些大陸網友原本對他有諸多批評,但討論幾回後,他們都會改口說:「我們支持你!」 \n 他認為,只要和中國人好好說明,對方也會理解他的作品,中國人並未如外界形容是「含蓄」的民族,「比起有些日本人在你面前說『啊呀真不錯呀』,但一轉身就改口說『那色老頭什麼玩意兒』,中國人算好多了。」 \n 在歐美文藝界眼中,米原康正作品是藝術的呈現;但在大陸,他的作品和色情畫上等號。米原康正說,「我的作品就像一面鏡子,從大家不同感受可以反映出不同的社會背景。所以,中國喜歡色情的人還是很多的。」 \n 日A片 無視女性情感 \n 談到中國人的性觀念,米原康正表示,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做成作品,能充分表現人類的自由,「光是從微博上來看,我發現中國人在性方面的欲望比日本人要強烈!看到我作品後不論好壞的評論紛沓而來,不正是一種新形態的自由嗎?」 \n 眾所皆知,日本是「盛產」A片的大國,米原康正認為,日本漸漸喪失了道德,「只要能賺錢,幹什麼都可以」的價值觀在社會蔓延開來。最能證明這個現象的,就是發達的色情產業。 \n 他說,日本社會對情色的寬容,是因為日本是個以男性為主的社會;日本充斥大量的酒店小姐和AV女優,都是為了男性存在的,「男性社會和拜金主義的結合體,就是現在的日本。」 \n 米原康正還說,日本的A片,很多都是無視女性情感的性行為,「這就像老老實實上班的公司職員,她們在看A片時可以想像自己正是那個被凌辱的女人,無視於她們自己的情感卻遭受各種強姦掠奪。」

  • 45.4%反對 桃縣不設色情專區

     桃園縣政府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四日公布「桃園縣民對色情專區看法」民調結果,不到三成民眾贊成行政院授權地方政府劃定可從事性交易區域,但卻有高達四十五點四%縣民反對中央將問題丟給地方,而男性同意設立專區的比例為女性的兩倍,界於卅歲到五十歲族群,為主要反對設立者。 \n 研考會主委陳盛表示,縣府對於色情專區的立場為「不可能與不適宜」設立,而縣民約有四十九%反對,贊成的僅有廿四點九%;他指出,今年七月十四日行政院通過社會秩序維護法草案,授權給地方政府劃定色情專區,同時對於成人性交易也適度開放。 \n 陳盛指出,以桃園縣加強掃蕩毒、賭、色的立場看來,確定不會考慮設置色情專區,民調結果,男性贊成設置的聲音還是高過女性,不過持反對態度部分,女性高達五十八點五%,而男性也有近四成的反對意見,而其中又以卅歲到五十歲為最多。 \n 主管此政策的民政局長邱德順指出,加拿大、澳洲、荷蘭等對性產業高度發展國家,民眾的看法可能與台灣迥異,目前台灣民風保守,對於設置色情專區,恐有一定反對聲浪,他強調色情與特種行業是不太一樣。 \n 邱德順指出,過去曾有聲浪想在萬華一帶設置專區,但遭到各界反對而作罷,而各地性交易也隨著消費行為與習慣,都有差異。 \n 研考會主出,此份民調於八月十八日進行,有效樣本為八百八十九份,正負誤差在三點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