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艾奎諾二世的搜尋結果,共06

  • 感謝杜特蒂? 菲准前總統馬可仕遷葬英雄公墓

    感謝杜特蒂? 菲准前總統馬可仕遷葬英雄公墓

    菲律賓最高法院今日以9票贊成對5票反對,批准現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提議,將讓前任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遷葬位於馬尼拉(Manila)的國家英雄公墓(National Heroes Cemetery)。對此判決,前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表示難以接受,而前參議員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則發表公開聲明感謝杜特蒂。 \n \n據菲律賓INQUIRER新聞網報導,菲國最高法院今日以9比5的表決,批准讓已故的前任總統馬可仕遷葬首都國家英雄公墓。此一提議是由現任總統杜特蒂上台時提出,當時還曾一度引起菲國民眾上街抗爭,如今批准這名爭議人物下葬英雄公墓,身為馬可仕政敵之子的卸任總統艾奎諾三世,表示痛心且完全無法接受。而馬可仕之子「邦邦」(Bongbong)馬可仕則是公開對杜特蒂表達感謝,並認為最高法院做出了一個重要且正確的決定。 \n \n馬可仕是菲律賓最具爭議的總統,在位期間的強勢獨裁作風,以及剷除打壓異己的手段,讓他倍受國際社會批評。然而讓他被迫流亡夏威夷的關鍵點,就在1984年5月,從美國返回馬尼拉的反對黨領袖艾奎諾二世(Benigno Aquino Jr.)在馬尼拉機場遭到開槍射殺身亡,雖警方當場擊斃兇手並逮捕多名嫌疑犯,但馬可仕暗中出手的傳聞卻從此不脛而走。也因為艾奎諾二世的逝世,讓其遺孀柯拉蓉(Corazon Aquino)在兩年後的總統大選出馬挑戰,最後馬可仕一家在美軍協助下流亡夏威夷,柯拉蓉接任總統之位。 \n \n現任總統杜特蒂與馬可仕一家關係匪淺,杜特蒂剛上任時即提出以「軍人」的稱呼遷葬馬可仕,以及馬可仕家族的回應就能看出。但諷刺的是,馬可仕夫人伊美黛(Imelda Marcos)偕子小馬可仕返回菲律賓後,卻仍能在政壇上擁有一席之地,伊美黛當選過眾議員、小馬可仕則是當選參議員,更在今年競選副總統之職、小幅度票數敗給對手。外界擔心此一法院判決出爐後,恐在造成菲律賓民意動盪與衝突。 \n

  • 菲總統大選兩難 漸進改革或急速大改變

    菲律賓人走出殘暴獨裁統治30年後,明天選舉新總統時卻也面臨兩難,是要力挺大膽承諾在幾個月內徹底消除犯罪和貪污的市長,還是支持不會對民主構成威脅的改革派人士。 \n 美聯社報導,對這個東南亞國家而言,這是個攸關成敗,且攸關重大決定。 \n 菲律賓在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的領導下,成為亞洲經濟成長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不過依舊脆弱:貧窮人口依然眾多,貧富不均的情況仍然嚴重,叛亂活動仍舊頻仍。 \n 菲律賓是美國在亞洲最親密的盟邦之一,長期位於南海主權衝突的核心,新總統6月30日就職時,這項衝突有可能激化。菲律賓與中國大陸等國家,對南海都有主權主張。 \n 艾奎諾上週為他欽點的繼承人羅哈斯二世(ManuelRoxas II)助選時表示:「我們過去被稱為亞洲病夫,現在則是亞洲崛起中的虎。」 \n 「我們開始會走,無疑的,我們接下來會跑。但是我們如果後退,180度的大轉彎,回到戒嚴法作風,就無法往前衝刺。」 \n 艾奎諾在昨天的最後造勢活動警告選民,納卯(Davao)市長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可能是正在成形的獨裁者,並以希特勒為例,說明專制領袖可以取得政權,並在民眾沒有反抗情況下,繼續執掌政權。 \n 菲律賓人自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罷黜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以來,對民主的可能威脅一直非常敏感。2001年的另一次類似革命,迫使被控大規模貪污的總統艾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下台。 \n 菲律賓從2010年至2015年,國內生產毛額(GDP)平均成長6.2%,是全球成長最快速經濟體之一,並贏得信評機構授予投資級評等,助長更強而有力中產階級的崛起。 \n 儘管政府數據顯示在艾奎諾統治下,有超過700萬人脫貧,全國逾1億人口中,仍有超過1/4深陷貧困泥沼。 \n 論者表示,菲國政治精英希望政權平順移交羅哈斯,以維持現狀,延續最近幾年來的快速經濟成長。不過艾奎諾的政府卻因未能處理貧窮問題,將經濟發展成果與全體國民分享,而遭到猛烈抨擊。 \n 這次選戰,除了杜特蒂,其他候選人都承諾改革,包括羅哈斯、參議員柏吾(Grace Poe)、副總統畢乃(Jejomar Binay)和參議員桑蒂雅各(Miriam Santiago),他們都批評杜特蒂的言論危及法治和菲律賓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制度。 \n 馬尼拉德拉薩爾大學(De La Salle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海德里安(Richard Heydarian)表示:「杜特蒂是十足的體制外人物,他不是個傳統式人物 。」 \n 他並針對杜特蒂所描繪的社會問題指出:「他的言詞和事實有差距,不過管用,引發許多人恐慌,轉而支持他。」 \n 不過一名參與杜特蒂昨晚馬尼拉造勢大會的房地產中介表示:「我支持杜特蒂市長,是為給改變一個機會。」1050508 \n

  • 菲總統大選將登場 硬漢杜特蒂最被看好

    菲律賓總統大選即將在明天登場,說話強硬的納卯(Davao)市長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民意調查支持度領先群倫,勝選希望濃厚。 \n 路透社報導,杜特蒂承諾積極,甚至以致命措施徹底消滅犯罪。這讓他的對手驚恐不安,他們在昨天的最後造勢活動中警告,如果杜特蒂當選,國家將會由「劊子手」掌舵。 \n 不過,杜特蒂昨晚在馬尼拉灣畔黎薩公園舉行的「占領黎薩公園」造勢大會,據估有50萬人出席相挺,遠超過其他候選人。 \n 即將卸任的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則為他欽點的繼承人孫羅哈斯二世(Manuel Roxas II)站台,並再度呼籲各候選人聯合起來對抗杜特蒂。 \n 杜特蒂表示,艾奎諾鼓勵候選人聯合起來對付他,是他和羅哈斯在面對敗選時的孤注一擲。 \n 杜特蒂初次躍上全國政治舞台,因打擊犯罪作風強悍而博得「懲罰者」的稱號,又因說話粗暴強硬,而被人和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Donald Trump)相提並論。 \n 論者表示,菲國政治精英希望政權平順移交羅哈斯,以維持現狀,延續最近幾年來的快速經濟成長。不過艾奎諾的政府卻因未能處理貧窮問題,將經濟發展成果與全體國民分享,而遭到猛烈抨擊。 \n 與杜特蒂實力最接近,最有可能在明天大選挑戰他的候選人是參議員柏吾(Grace Poe)。 \n 柏吾上週拒絕艾奎諾結盟的提議,她將艾奎諾的提議解釋為要她退選,支持羅哈斯。 \n 柏吾支持窮人的政綱,以及人生的故事,引起菲律賓人共鳴。她原是被丟棄在教堂的棄嬰,卻被電影明星認養。 \n 部分分析家認為,艾奎諾和羅哈斯的結盟呼籲來得太晚,並建議羅哈斯的部分支持者轉而力挺柏吾,以形成杜特蒂與柏吾對決的局面。 \n 根據最後民調,杜特蒂大幅領先柏吾11個百分點,羅哈斯排名第三,但與柏吾相去不遠。 \n 部分選戰策士對此表達關切,此次大選攸關重大,競爭又可能異常激烈,買票恐成為明天投票重大問題。 \n 法新社報導,投票前夕,根據菲律賓警方發言人,全國90%警力或約13萬5000人已投入選舉勤務,並獲准攜帶衝鋒槍,他們將守衛投票所、拜票區和道路檢查站。 \n 根據警方統計,目前已有至少15人命喪選舉相關暴力。 \n 菲國長期以來都有政治暴力的傳統,選舉期間尤其動盪不安,問題激化的原因與槍械管制法律鬆散、政治人物擁有私人武力以及執法機構貪污有關。此前每次選舉都有數十人喪生。 \n 今年的選舉,則再度受到據稱從村落到總統層級的大規模貪污所激化。1050508 \n

  • 菲律賓與摩納哥 擴大合作關係

    慶祝建交10週年,菲律賓與摩納哥簽署協定,同意在經濟、科學、人道援助與救災、以及環境保護等領域,擴大合作關係。 \n 菲律賓外交部長艾曼德拉斯(Jose Rene Almendras)與到訪的摩納哥外交暨合作部長東奈里(Gilles Tonelli),今天在總統府馬拉坎南宮簽署了合作架構協定,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與摩納哥親王亞伯特二世(Albert II)在旁見證。 \n 亞伯特二世昨天抵達馬尼拉,進行2天官方訪問,他今天與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舉行了雙邊會談。 \n 艾奎諾三世在聯合記者會上說,「兩國認為有必要在相互關切的領域上拓展合作,…協定的簽署可為關係的進一步成長奠基。」 \n 他並感謝摩納哥過去幾年來熱心救濟與扶助菲律賓弱勢族群,特別是在海燕颱風重創菲國之後的一段時間。 \n 菲律賓與摩納哥於2006年11月15日建交,今年將滿10週年,亞伯特二世曾於1999年11月訪問菲律賓。1050407 \n

  • 爭民主遇刺 菲人紀念老艾奎諾

     菲律賓今天紀念前參議員艾奎諾二世逝世31週年。艾奎諾二世因反對獨裁統治遭到刺殺,成為1986年人民革命的導火線,被尊為「恢復民主之父」。 \n 現任總統艾奎諾三世與3位姐妹上午在帕拉納圭市(Paranaque)的馬尼拉紀念墓園,出席了艾奎諾二世(Benigno Aquino Jr.)的追思彌撒,主持的神父說,他希望艾奎諾三世能再做一任。 \n 除了第一家庭以外,也有許多菲律賓民眾及政府官員,前去艾奎諾二世及前總統艾奎諾夫人的靈寢獻花。 \n 1983年的今天,艾奎諾二世在馬尼拉國際機場遇刺身亡,約3年後,他的遺孀艾奎諾夫人在1場推翻馬可仕的人民革命中,成為菲律賓、也是亞洲的第1位女總統。 \n 艾奎諾二世是馬可仕時代的反對派人士,在1972年馬可仕實施戒嚴後被捕,1980年獲准赴美治療心臟病,1983年8月21日決定結束自我放逐,經台北搭乘中華航空公司班機返菲,結果剛踏出機門即遭人開槍刺殺,背後主使人迄今不明。 \n 他的死被認為激發菲律賓人反抗獨裁的意志,成為1986年的人民革命的導火線,因此被尊為恢復菲國民主之父,艾奎諾夫人被尊為恢復菲國民主之母。 \n 艾奎諾二世返菲前清楚明白所面臨的生命威脅,因此留下「菲律賓人值得我犧牲」(the Filipino is worth dying for)的名言。 \n 27年後,他的獨子艾奎諾三世,於2010年5月當選菲律賓總統。 \n 警方表示,除了馬卡蒂市和奎松市的小規模反貪汙示威以外,艾奎諾二世逝世紀念日大致平靜。1030821 \n

  • 兩岸史話-艾奎諾二世與台灣關係

    兩岸史話-艾奎諾二世與台灣關係

     編者按台灣和菲律賓因為漁事糾紛而演變成外交衝突,回首台菲過去30年來的關係,雙方不止友善,現任總統艾奎諾三世的父親,也就是當年菲律賓的民主鬥士艾奎諾二世和台北有很好的交情,他在返回馬尼拉之前住台北圓山飯店,和台北的高層有過會談,並搭乘華航返馬尼拉。事後雙方斷航。本版特別針對當年艾奎諾遇刺前後的台菲關係,作一回顧。節選自菲律賓東方學院院長陳烈甫所著,台灣商務印書館發行的《東南亞第一位女總統──柯拉蓉‧艾奎諾》一書。 \n 他預料返菲不可能無事,或被押解原機送回,或被拘留關進軍營。如果有事希望鄰邦給予道義上的支持,艾奎諾仍搭新航班機經香港至台北,住圓山飯店。 \n 1983年8月21日中午1時,馬尼拉國際機場,發生一件震驚國際的大殺案。這一天反對黨領袖艾奎諾自台北乘坐中華航空公司的811號班機,飛抵馬尼拉。飛機到達時,即有軍部人員5人上機,認明艾奎諾後,當通令其他搭客,可經由走廊入機場大廈,即押解艾奎諾,自機後側門原是應付緊急事變之梯下機。 \n 5位軍部武裝人員,兩人左右夾持,3人隨後,正將步下機場時,突然槍聲大作,艾奎諾頭部中彈應聲倒地於梯側。可憐才華奔放,前途遠大的反對黨領袖艾奎諾,血濺機場,與世長辭,事件發生,機場警衛立即將艾奎諾屍體送至醫院,於驗屍後正式宣布這位反對黨領袖已氣絕身亡。 \n 持假護照台灣掩護 \n 事件發生當日,同機有數位日韓外國記者,在機上與艾奎諾談笑風生。快到馬尼拉時,艾奎諾入盥洗室穿上避彈衣,足見存有戒心,出盥洗室,示記者以避彈衣,並笑謂如有人向我身體射擊,我不怕。但如向我頭部發射,我就完了。當飛機到達機場,5位武裝軍人上機,走近艾奎諾,其中有一人還摸摸他的身體,艾奎諾突然面部變色,似有大禍將至的預感。隨行記者,要求隨艾奎諾下機,為軍人所阻止。 \n 菲律賓政府既曉得艾奎諾返菲之計不變,乃由外交部取消其菲律賓護照,並謂如有任何國家的飛機,敢於運載艾奎諾返菲,決將原機遣送其離境。 \n 艾奎諾的菲律賓護照既被吊銷,但彼仍有方法,化名取得一本新護照。1983年離波士頓搭新加坡航空公司的飛機,到新加坡及吉隆坡,會晤當地政要。他預料返菲不可能無事,或被押解原機送回,或被拘留關進軍營。如果有事,希望鄰邦會給予道義上的支持,艾奎諾仍搭新航班機經香港至台北,住圓山飯店,同行的有日本、南韓記者數人。 \n 殺案發生,菲民航局立即停止華航在馬尼拉國際機場的降落權。其理由為菲政府已明白表示,不許艾奎諾入境,何以華航明知而不合作。華航的解釋為艾奎諾拿的是假名護照,以致查不出來。這種解釋,未為菲方所接受。台灣安全組織,素以效率著稱,艾奎諾隨行的有日韓記者數人,住的又是有名的圓山大飯店,所謂查不出來,實是托詞。台灣民航局於忍耐了半個月,為迫使菲方改變態度,終於下令停止菲方在台北國際機場的降落權。當然像這樣兩敗俱傷的辦法不好持久,經過一段時期,雙方終於冷靜下來,談判恢復華航在馬尼拉,菲航在台北的降落權。 \n 刺殺案發生,菲律賓政府一口咬定殺案為一共產黨員,化裝機場工人,潛伏於華航飛機附近,乘機舉槍殺害艾奎諾,這位菲共特使名為賈爾曼。 \n 菲律賓政府的解釋,卻無法使人相信。艾奎諾返菲之日,菲律賓政府與反對黨都早獲消息。反對黨集合萬人以上,決定於機場舉行英雄凱旋式的歡迎,被軍警所阻,不能入內。那天機場大加戒備,安全部隊人數多達2千人。謂在這戒備森嚴的情況下,乃有一位共產特務,神不知鬼不覺的,可以偷偷摸摸的進入機場,潛伏於華航班機附近,待機舉事,如入無人之境? \n 集合當日散布於機場內外的人士與記者的目擊與照相,當日情形,大致如此:艾奎諾搭乘之華航飛機將抵達馬尼拉國際機場時,有一中型貨車,駛至機場,停於華航飛機停機處附近。艾奎諾被挾持之機梯下機,於將步下機場時,被人自後擊傷頭部倒地。這時中型貨車,有人被推下倒地,槍聲大作,所謂的菲共特使賈爾曼,身中十餘槍倒地,距艾奎諾屍身不到10公尺。有人懷疑賈爾曼在貨車上被推下時,業已身故。艾奎諾只中一槍,即血濺機場,情狀甚慘;賈爾曼身中十餘槍,應該血流滿地,竟未流血,難以解釋。 \n 柯拉蓉受亡夫餘蔭 \n 艾奎諾於風聲緊急之中,冒險歸國,致被殺害。外國傳播界,有責其太過大膽,明知危險,而敢於一試。艾奎諾回國時候,自知危險,由其於機上穿上防彈衣一事,可得證明。彼自己估量,如當局對他不利,可能會原機送回,其理由為拿假護照非法入境。也可能將其扣留,拘押於軍營。卻不料決心對他不利的人,會出此毒手,明目張膽的公然加以殺害。使這位反對黨領袖人物抱憾以終。 \n 假使艾奎諾不死於被慘殺,民眾不會那麼慘痛,出與馬可仕爭天下的人,不會是柯拉蓉,所以說柯拉蓉的獲選總統,明顯的是受到亡夫的餘蔭。 \n (全文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