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芝加哥世界博覽會的搜尋結果,共04

  • 白城魔鬼 「美國開膛手」賀姆斯遺體在費城確尋

    白城魔鬼 「美國開膛手」賀姆斯遺體在費城確尋

    據美國哥倫比亞廣播電視台(CBS)報導,美國費城(Philadelphia)法院於日前批准,對於境內疑似為19世紀最惡名昭彰的連環殺手- 哈里·霍華德·賀姆斯(H.H. Holmes),又稱「美國開膛手」(American Ripper)或H·H·賀姆斯(H. H. Holmes)的墓穴,進行開棺驗屍的動作。經過多次實驗,已於今日證實該墳墓和遺體,就是百年前在芝加哥以旅館作為掩護,藉此誘殺近200名金髮女性的賀姆斯本人,化解了流傳已久的城市傳說,確認賀姆斯並未越獄。賓州大學人類學家莎曼沙科克(Samantha Cox)表示,「雖然賀姆斯的身體與衣服保存完整,但由於時間已久,無法取得其基因,我們最終是用他的牙齒,來證實他的身份。」 \n \n出生於1861年,家住新罕布夏州(New Hampshire)的賀姆斯,生長於一個農民家庭,他擁有4個兄弟姊妹,心理學家從後來留下的紀錄,研判賀姆斯從小表現出的虐待動物行為,和長年遭父親毒打的壓力,認為他符合現代對誘發連續殺手的心理素質。高中畢業後,進入密西根大學藥學系就讀,畢業後曾短暫在醫院和實驗室工作,後於1893年芝加哥世界博覽會(World's Columbian Exposition),開設一間名為「博覽會」的旅館,其低廉的房租吸引了許多年輕女性入住,也開始了他殺手的生涯。 \n \n根據警方的資料顯示,賀姆斯的首名受害者就是他的情人朱莉亞(Julia Smythe),一名為就近工作而搬入旅館的人妻,從她開始,陸續有多名女性入住後消失。賀姆斯利用他賣假藥賺取的大筆資金,打造一座3層樓、擁有極複雜的走道和房間的「城堡」,一般人進入屋內必定會迷失方向,只有賀姆斯一人知道建築的完整構造。旅館開幕後,招募了許多女性工作人員,但很奇怪的是,賀姆斯要求這些應聘的女性,同意將工作人身保險的受益人登記為他本人。事後證實,這群女性幾乎都成為他手下的亡魂。 \n \n利用拐騙、利誘、脅迫的手段,讓愈來愈多女性入住旅館或成為他的枕邊人,當利用完畢後,賀姆斯即會使用「城堡」內的金庫、內部通道、地下室和密封的木箱,殺害這些女性。更慘忍的事情是,他不僅因此獲得保險金賠償,還利用這些受害人的遺體,將骨架、器官等賣給週邊醫學院或黑市二次牟利。由於數量愈來愈多,讓保險公司起了疑心,曾向警方施壓對他調查。 \n \n最終在博覽會結束後,賀姆斯離開芝加哥,在1894年底遭逮捕、隔年10月遭以殺人罪判處死刑,在警方的搜索下,能確認的受害者約在20至100人之間,若將此時期同區內失蹤人口算入,恐怕超過200人之多。賀姆斯最後在1896年5月7日,於費城被處以絞刑處死,讓這名惡名昭彰的連環殺手終於伏法。而他的故事也被著名小說家艾瑞克.拉森(Erik Larson),於2003年改編成小說《白城魔鬼:奇蹟與謀殺交織的博覽會》(The Devil in the White City: Murder, Magic, and Madness at the Fair That Changed America)。 \n

  • 最長壽的魚爺爺過世 年約90餘歲

    當今動物學上最長壽的魚:芝加哥薛德水族館(Shedd Aquarium)1933年購得、後來並被稱為「老爺爺」的肺魚,因健康狀況惡化,以90餘歲高齡過世。 \n 路透社與「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報導,薛德水族館董事長庫格林(Bridget Coughlin)聲明,「老爺爺」在1933年1934年芝加哥世界博覽會舉辦期間從澳洲來到薛德水族館,這些年在芝加哥已有超過1.04億人看過他。 \n 庫格林說:「作為1隻肺魚,它將畢生大部分的時間放在模仿一根掉落的木頭上,讓來到水族館的各個年齡層顧客聽它的故事,並為他們帶來好奇、興奮與驚奇,以及瞭解使它的物種成為活化石的不可思議的生物學。它同時也曾是地球上仍活著的最古老脊椎動物。」 \n 根據薛德水族館,肺魚可以活超過100歲,在澳洲屬於保護物種,已存在地球超過4億年,從化石看來,這種魚類保持同樣型態超過1億年。 \n 水族館發言人說,沒辦法知道「老爺爺」的確切年齡,但相信他應該是90幾歲。水族館在「老爺爺」不進食與器官衰竭後將他安樂死。(譯者:中央社許湘欣)1060207 \n

  • 世界博覽會的強國想像

    世界博覽會的強國想像

    從梁啟超的《新中國未來記》、吳研人的《新石頭記》、陸士鄂的《新中國》,到近來火爆兩岸知識圈的《盛世》,不約而同皆對未來中國有著「強國想像」,其中不少甚至都選擇以上海舉行世界博覽會為小說故事的背景…… \n(文接B2版) \n巴黎商人布希可(Artiside Boucicaut)所創辦的「便宜百貨公司」(Bon Marche)當中。百貨公司與萬國博覽會相同的邏輯,是將各國各式各樣的物品加以蒐集、分類並且在一個亮麗的展示空間下展覽,喚起一般大眾對商品的消費慾望。不僅如此,這種高聳亮麗的空間也出現在1907年百代電影公司所蓋的豪華影院,這座豪華影院多達5500個位置。 \n巴黎首次舉辦世界博覽會是在1855年。這個時間點正值1851年拿破崙三世宣布恢復帝制之初。為了世界博覽會的舉辦、也為了與英國的博覽會相對抗,不惜投下巨大的資本改造巴黎,而豪斯曼則成為巴黎重新整頓的「城市工程師」。豪斯曼所面對的巴黎,是一個公共衛生條件極差、街道擁擠、而社會氣氛則是革命暫歇的城市。巴黎,始終是法國政治的中心,也是革命力量的集聚之地,為避免巴黎再次成為革命者的群聚之地,豪斯曼透過法令逼使其眼中不安定的力量──低下階層遷出巴黎,其次,重新整頓交通網路,一方面讓鎮暴力量得以迅速集結鎮壓革命,另一方面則是帶給巴黎遊客便捷的交通網路。面對傳染病頻傳、汙水問題嚴重的問題,豪斯曼則透過下水道的整頓以及衛生觀念的引進加以改造。 \n此外,一個個迄今仍被視為巴黎地景的建築逐一浮現:1875年巴洛克風格的巴黎歌劇院興建完成、1889年,法國為紀念大革命一百周年所舉辦的萬國博覽會當中,巴黎鐵塔問世、1900年再次舉辦萬國博覽會的巴黎,這一年,貫穿巴黎東西向的地下鐵開通,而亞歷山大橋(Le Pont Alexandre)也是為該次的萬國博覽會而興建、此外,奧塞美術館的前身則是為了這次萬國博覽會搭載遊客的車站。1889年巴黎所舉行的萬國博覽會創下萬國博覽會有史以來最多的觀眾人數──3225萬;1900年巴黎的萬國博覽會再創新高,高達5100萬人次。十九世紀的首都巴黎,透過萬國博覽會與消費空間的創造,成為一個嶄新的城市地景。 \n歐美殖民文化的展示 \n世界博覽會的舉行,看似光鮮亮麗,不過,世界博覽會興起的年代也正是西方帝國主義崛起的年代,在此情境之下,殖民文化的展示也成為世界博覽會的一環。1870年普法戰爭的失利,面對戰爭的失敗,法國透過開啟「民族殖民主義」政策來穩定國家自信。值得注意的是,自認為法國大革命傳統價值「自由、平等、博愛」繼承者的共和派人士,正是這項政策政要的操盤手。民族殖民主義所持的理由是,殖民政策是產業政策之子,在歐洲市場已呈現飽和之際,必須創造新的消費者。在殖民統治政策方面,在法國眼中,英國僅是在殖民地當中建立會計事務所,也就是僅從殖民地獲取金錢與其他資源;法國則是要將法國精神文明留在殖民地身上。這種自我賦予的「文明使命」(la mission civilisatrice)的重責,其實正是自視為優越、他人為野蠻落伍的對照組。1878年法國巴黎所舉辦的萬國博覽會開啟了將殖民地人種及其生活展示的先例,當時,法國將其非洲最大殖民地阿爾及利亞等的當地人放置在博覽會的展示空間當中,藉以塑造「異國情調」。在此之後,美國於1893年在芝加哥所舉行的萬國博覽會也起而效尤,法國為紀念大革命一百週年所舉辦的世界博覽會當中,更是安排了一個真人居住其中的土著村供遊客觀賞。 \n從報紙到旅行紀實的刺激 \n回到文章的開頭,為什麼清末的小說當中不約而同地以世界博覽會的舉辦視為強國的象徵?而且都是由上海舉行?隨著鴉片戰爭失利而成為通商口的上海,不僅是中國報刊的源起之地,也是西學導入之地,許多年輕知識分子在此改寫了他們的命運。例如梁啟超原本志在科舉,然而,在上海翻閱西學、結識康有為之後命運為之改變;再例如吳研人的父祖輩都曾是地方官員,年幼喪父的他,17、18歲便到上海發展,報紙成為他抒發意見、創作的園地。相對於封建王朝搖搖欲墜的北京,上海似乎是一個具另類可能性的城市。就世界博覽會來說,發行於上海的《申報》便已於1886年7月10日刊載了《論中國開設博覽會之議》的社論,其主旨在於今日世界已是自由貿易,世界博覽會的舉行便是這種局勢下的產物,中國也必須打開國門透過舉行博覽會增長國民見聞。除了報刊之外,知識分子們的旅行紀實也是重要的來源。十九世紀中後期以來,是東亞國家旅行紀實文體逐漸興起的年代,不同於同時期西方已步入大眾旅行的年代,彼時旅行紀實的書寫者是知識分子,而且這些紀實也非對景觀的描述或是感性心得的抒發,而是制度乃至社會風情的考察,從福澤諭吉1860年代造訪歐美所下的《西航記》與《西洋事情》等到二十世紀初期梁啟超的《新大陸遊記》都是如此。對於世界博覽會,中國知識分子也透過旅行參訪的機會留下文字記載。因上書太平天國成為清廷通緝犯、逃至香港避難的王韜,在英國漢學家理雅各的協助下遊歷歐洲各國,其間也包括1867年於巴黎所舉行的世界博覽會會址。此外,1871年明治政權成立初期,日本派出「岩倉使節團」,花費兩年時間赴西方為主的國家進行考察。該考察團返日之後,並寫成五巨冊的《特命全權大臣美歐回覽實記》,岩倉使節團的考查過程當中,也參訪了維也納舉辦的世界博覽會,考察報告書中也提及日本興辦博覽會藉以振興工商之必要。在此建言下,日本很快地舉辦國內的博覽會。1903年的第五回勸業博覽會當中,才華洋溢的女性錢單士釐的《癸卯旅行記》當中,也以文字記述實況。其中,在教育館當中,她痛陳教育是中國衰落日本崛起的最主要原因。從報紙到旅行紀實,世界博覽會的舉辦成為小說家們強國夢想像的基礎。有趣的是,世界博覽會的舉行是百年前小說家們強國夢的象徵,而今上海博覽會的舉行,卻是在大國崛起進行式的時間點當中,世界博覽會將成為陳冠中所說的「盛世」的現實版嗎?

  • 世博會見證中國百年滄桑

    世界博覽會最早是起源於商業的動機,主要目的是展示工業技術與促進商品行銷。但自從一八六七年法國巴黎世博會創立了「國家館」的制度,世博會就成為國際政治舞台上,投射國家形象、展示經濟與科技綜合實力、以及宣揚文化理念的重要櫥窗。在過去一百五十年,崛起中的大國更是積極爭取主辦世博會,藉此向國際社會展示自己在現代化上所取得的各種成就,並重新塑造國家的文明與進步形象。 \n在美國崛起的過程也曾經非常熱中於主辦世博會,從一八五三年紐約世博會開始到一九八四新奧爾良世博會為止,美國共舉辦過十三次世博會,是主辦世博會次數最多的國家。尤其是一八九三年為紀念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四○○周年而舉辦的芝加哥博覽會,被許多評論家認定為美國躍登世界政治舞台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透過規模空前的芝加哥博覽會,美國向國際社會宣告自己已經成為世界大國,在經濟與科技領域已可與傳統歐洲列強並駕齊驅。 \n中國第一次由官方出面興建國家館參展始於一九○四年的美國聖路易博覽會,距離即將於下個月揭幕的上海世博會正好一百零五年。當時清廷正處於風雨飄搖之際,不久之前,八國聯軍才讓慈禧太后避難陝西,庚子賠款更讓國庫一貧如洗,在風燭殘年之際滿清政府如何做出撥用鉅款正式參展的決定,是一個長期被忽略但頗有深意的歷史課題。 \n最近美國國會圖書館亞洲部學術研究主任居蜜博士,利用館藏檔案將這段塵封已久的歷史重新考證發掘,寫了一本百年前的中國參展記錄史,即將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這本書不但圖文並茂地展示了中國參展一九○四年世博會的歷程,也讓讀者得以一窺清末洋務運動、文化外交與民族工業的重要發展。 \n從居蜜博士發掘出的珍貴史料中,我們看到的不是一個愚昧無知的慈禧,也不是一個顢頇腐敗的清廷。而是一個懂得如何與美國老羅斯福總統建立私人情誼的大清統治者,與一批充分理解文化外交重要性的洋務大臣。慈禧特別派出由貝勒爺溥倫領銜的高階官方代表團赴美主持中國館揭幕,並帶著慈禧的私函與親筆簽名玉照轉赴華府晉見老羅斯福總統。中國館內展示了頤和園的模型及來自中國各地的工藝產品,精選的中國古籍善本與地圖也在世博的自由藝術宮展出,並於展後贈送國會圖書館永久收藏。剛剛開辦不久的河北唐山「啟新洋灰公司」的馬牌洋灰(水泥)還獲得了賽會的頭等金獎,顯示清末民族工業的可觀進展。 \n由美國卡爾女士(Katherine Carl)為慈禧繪製的朝服坐姿巨幅油畫(六英尺寬十英尺高)懸掛在中國館的進口大廳,讓參觀展覽的西方各國人士對這位大清帝國統治者的印象大為改觀。這幅畫在展後以慈禧之名贈送給老羅斯福總統,他還親自在白宮主持受贈儀式。不久之後,老羅斯福派他女兒愛麗斯訪問中國並獲慈禧親切接待,這段私人情誼直接促成了一九○八年美國國會通過老羅斯福的提案,將未動用的庚子賠款退還中國,用於興建「清華學堂」,即清華大學的前身。這幅油畫後來由華盛頓史密斯森(Smithsonian)博物館收藏,但歷經過幾番波折之後,目前是暫時由台北的國立歷史博物館保管。 \n從聖路易博覽會到上海世博會正好見證了中國的百年滄桑,其間朝代幾番輪替,由滿清到民國,由北洋政府到北伐成功、由國民黨到共產黨。為了讓繼起的政權取得合法性,前朝的歷史往往被扭曲與醜化,前人的努力經常被忽視與掩蓋。其實一部中國百年現代化歷史具有很高的連續性與累積性,不能由政治任意切割。中國近代的民族工業奠基於清末的洋務運動,沒有清末的議會運動也不可能有辛亥革命的「一舉成功、各省響應」。明年兩岸都要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年,雙方都必須以更開拓的胸襟,更大的歷史格局,來重新檢視中國百年歷史的脈絡,並重新發掘戰後台灣發展經驗的深層歷史意義。 \n(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