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芥川賞的搜尋結果,共07

  • 搞笑藝人獲芥川賞 《火花》掀起又吉旋風

    搞笑藝人獲芥川賞 《火花》掀起又吉旋風

     日本搞笑藝人又吉直樹去年以首部小說《火花》獲芥川賞,出版至今暢銷260萬本,掀起「又吉旋風」,中譯本6月在台上市。在演藝圈奮鬥多年初嘗走紅滋味,又意外成為文學偶像,36歲的又吉直樹語重心長說:「活著,本身就是件累人的事,希望這本書也能成為大家對生活感到疲倦時的救贖。」 \n 《火花》描寫小咖相聲藝人德永與大他4歲的前輩相聲家神谷相遇,兩人同在演藝圈內沉浮,收入不穩每天晃蕩的神谷,有著每一刻都在鑽研搞笑的堅持,他不顧世俗眼光,舉止怪異卻又天馬行空,被德永視為相聲天才。 \n 兩人在頹廢日常與追求理想之間的掙扎,不僅是又吉對真實演藝圈的體會,也反映了他對太宰治的喜愛。他曾表示,中學時代讀過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後,萌生一股「原來有人跟我一樣」的安心感,讓他不再自我封閉,決心邁向搞笑這條路。 \n 又吉過去曾寫作散文,小說處女作《火花》僅花3個月寫成,取材自身經歷,筆調簡潔明快,也呈現了搞笑藝人滲著苦味的真實人生。 \n 他坦言德永有自己影子,神谷則融合他遇過的多位藝人,象徵對相聲的極致追求:「一切日常行動都必須是為相聲而存在… \n 然而德永雖想追隨神谷,卻做不到他那樣「拋棄世間」;堅持「活得像自己」的神谷,最後欠了一屁股債,永遠與社會格格不入。10年後在舞台上謝幕引退的德永,回想起過去一同並肩奮戰過的同期藝人們,「穿著骯髒的帆布鞋走進後台休息室時,有許多有著同樣寒酸感的傢伙。在短暫的片刻中,他們讓我忘記自己被世間拋棄,忘記藝人總是被人瞧不起。」則彷彿寄寓了又吉自己嘗盡演藝圈冷暖的心聲。

  • 芥川賞的恩與怨

    芥川賞的恩與怨

    開卷【東亞書房】 \n 日本小說家佐藤春夫遺族保留的文件中,發現了太宰治寫給佐藤春夫的3封信,曲折道出太宰對芥川賞的一段心結。 \n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是李宗盛〈給自己的歌〉的頭兩句,一語道破人生中可望而不可求的無奈。其實人生漫長,遺憾多不勝數,凡人難免。日前在日本小說家佐藤春夫遺族保留的文件中,發現了太宰治寫給佐藤春夫的3封信,曲折道出太宰對芥川賞的一段心結。 \n 芥川賞成立於昭和十年(1935),當時對芥川龍之介懷有強烈憧憬的太宰治剛出道不久,以作品《逆行》成為第一屆芥川賞的候選人之一。太宰治頻頻寫信給佐藤春夫與川端康成兩位考選委員,但揭曉後得獎的是石川達三,太宰最終還是沒得到芥川賞。為此,太宰還寫了4公尺長的紙卷向佐藤哀訴。 \n 事實上,最初是佐藤看過太宰的《小丑之花》(大牌)後,透過學生主動向太宰表示欣賞之情。當時太宰欣喜若狂,回贈十分熱情的信件,願事佐藤為師。然而川端並不欣賞太宰,因為太宰風評不佳,屢傳無故失蹤、用藥等醜聞。太宰落選後,川端曾針對《逆行》的選評提到:「作者目前的生活烏煙瘴氣,可惜未能發揮才能。」這大大觸怒了太宰,不僅針對川端發表了充滿敵意的文章,還指佐藤不守承諾等等。在太宰率性詆毀川端與佐藤後,原本垂青太宰的佐藤也對他大感失望,表明自己「現在非常憎惡太宰治。」這場波及多位文壇名家的騷動,後來被稱為「芥川賞事件」。 \n 芥川賞一年頒發兩次,是純文學界頒給新人、無名作家的最高榮譽。傳說太宰當初濫用藥物,為了買麻藥而負債累累,因此受到芥川賞賞金500日圓吸引,選拔階段仍不斷寫信給川端、佐藤。1948年寫完《人間失格》(野人)後一個月,太宰以殉情名義,與山崎富榮捆綁在一起,在玉川上水投水自殺,結束了39年的人生,終與芥川賞無緣。太宰遺書寫道:「我寫不出小說了。」但也有人猜測他是苦於與妻生下唐氏症的兒子,才走上死路。 \n 今年7月剛公布的芥川賞頒給兩位年輕作家,一是羽田圭介,一是話題性高的藝人又吉直樹。又吉的《火花》這本處女作不但奪下芥川賞,更以最高暢銷量(光是單行本就賣了229萬冊)奪下芥川賞排行榜第一位。眾所周知,又吉醉心於太宰,被稱為新時代的無賴派。然而太宰渴求芥川賞而不可得,又吉卻在本業紅火之餘,以第一本小說即輕鬆摘下芥川賞。 \n 又吉並非玩票式寫作,然而他另有正業,身為綜藝節目的固定班底,同時有雜誌專欄要寫,芥川賞對又吉的跨界予以肯定,替他打上了「純文學」的標籤。《火花》出版前就贏得大眾注目,屢次成為知名文學獎的候選作品,最後才和羽田圭介共享了本年度(第153回)的芥川賞。 \n 又吉得獎後,《文學界》9月號發表他以書信口吻寫給芥川氏的散文,抒發獲獎受到的激勵,隱然有投身寫作之志。《文學界》在刊出前已經預料到又吉的獲獎能刺激銷售,因此發行量從原本的一萬本增為兩萬本,孰料在出刊日又緊急追加一萬本,這是1933年創刊以來首次在出刊日增印的案例。 \n 在又吉直樹的藝人光環下,28歲的羽田顯得不太起眼,2014上半年度他即以《metamorphosis》成為芥川賞的候選人,當屆得獎者卻是柴崎友香,這次終於以《scrap-and-build》順利獲獎。這部小說描述居家照護祖父的無業年輕人的生活,通過他的眼光,看著頑強的祖母、已經衰弱的祖父如何面對人生夕陽的風景,並且在守護生命消逝的過程中,體會到祖父同時懷抱著對死亡的渴求以及對生命的執著,而《火花》則是以搞笑藝人的私生活,來描述一般人只能從外觀看見的娛樂世界。 \n 80年前的太宰走了一條悽愴、歪斜的道路,時隔80年後,仰慕太宰的又吉贏得芥川賞,眼前開展的文學風景截然不同。日本實踐女子大學的準教授河野龍也從佐藤遺族手上取得這3封「文學史料」,揭露了太宰當年對芥川賞的執著有多麼強大。想得而不可得,太宰懷抱著無人肯定、遭人背棄的心情,或許這也是他繼續執筆的原動力。 \n

  • 東亞書房-芥川賞的恩與怨

    東亞書房-芥川賞的恩與怨

     日本小說家佐藤春夫遺族保留的文件中,發現了太宰治寫給佐藤春夫的3封信,曲折道出太宰對芥川賞的一段心結。 \n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是李宗盛〈給自己的歌〉的頭兩句,一語道破人生中可望而不可求的無奈。其實人生漫長,遺憾多不勝數,凡人難免。日前在日本小說家佐藤春夫遺族保留的文件中,發現了太宰治寫給佐藤春夫的3封信,曲折道出太宰對芥川賞的一段心結。 \n 芥川賞成立於昭和十年(1935),當時對芥川龍之介懷有強烈憧憬的太宰治剛出道不久,以作品《逆行》成為第一屆芥川賞的候選人之一。太宰治頻頻寫信給佐藤春夫與川端康成兩位考選委員,但揭曉後得獎的是石川達三,太宰最終還是沒得到芥川賞。為此,太宰還寫了4公尺長的紙卷向佐藤哀訴。 \n 事實上,最初是佐藤看過太宰的《小丑之花》(大牌)後,透過學生主動向太宰表示欣賞之情。當時太宰欣喜若狂,回贈十分熱情的信件,願事佐藤為師。然而川端並不欣賞太宰,因為太宰風評不佳,屢傳無故失蹤、用藥等醜聞。太宰落選後,川端曾針對《逆行》的選評提到:「作者目前的生活烏煙瘴氣,可惜未能發揮才能。」這大大觸怒了太宰,不僅針對川端發表了充滿敵意的文章,還指佐藤不守承諾等等。在太宰率性詆毀川端與佐藤後,原本垂青太宰的佐藤也對他大感失望,表明自己「現在非常憎惡太宰治。」這場波及多位文壇名家的騷動,後來被稱為「芥川賞事件」。 \n 芥川賞一年頒發兩次,是純文學界頒給新人、無名作家的最高榮譽。傳說太宰當初濫用藥物,為了買麻藥而負債累累,因此受到芥川賞賞金500日圓吸引,選拔階段仍不斷寫信給川端、佐藤。1948年寫完《人間失格》(野人)後一個月,太宰以殉情名義,與山崎富榮捆綁在一起,在玉川上水投水自殺,結束了39年的人生,終與芥川賞無緣。太宰遺書寫道:「我寫不出小說了。」但也有人猜測他是苦於與妻生下唐氏症的兒子,才走上死路。 \n 今年7月剛公布的芥川賞頒給兩位年輕作家,一是羽田圭介,一是話題性高的藝人又吉直樹。又吉的《火花》這本處女作不但奪下芥川賞,更以最高暢銷量(光是單行本就賣了229萬冊)奪下芥川賞排行榜第一位。眾所周知,又吉醉心於太宰,被稱為新時代的無賴派。然而太宰渴求芥川賞而不可得,又吉卻在本業紅火之餘,以第一本小說即輕鬆摘下芥川賞。 \n 又吉並非玩票式寫作,然而他另有正業,身為綜藝節目的固定班底,同時有雜誌專欄要寫,芥川賞對又吉的跨界予以肯定,替他打上了「純文學」的標籤。《火花》出版前就贏得大眾注目,屢次成為知名文學獎的候選作品,最後才和羽田圭介共享了本年度(第153回)的芥川賞。 \n 又吉得獎後,《文學界》9月號發表他以書信口吻寫給芥川氏的散文,抒發獲獎受到的激勵,隱然有投身寫作之志。《文學界》在刊出前已經預料到又吉的獲獎能刺激銷售,因此發行量從原本的一萬本增為兩萬本,孰料在出刊日又緊急追加一萬本,這是1933年創刊以來首次在出刊日增印的案例。 \n 在又吉直樹的藝人光環下,28歲的羽田顯得不太起眼,2014上半年度他即以《Metamorphosis》成為芥川賞的候選人,當屆得獎者卻是柴崎友香,這次終於以《Scrap-and-build》順利獲獎。這部小說描述居家照護祖父的無業年輕人的生活,通過他的眼光,看著頑強的祖母、已經衰弱的祖父如何面對人生夕陽的風景,並且在守護生命消逝的過程中,體會到祖父同時懷抱著對死亡的渴求以及對生命的執著,而《火花》則是以搞笑藝人的私生活,來描述一般人只能從外觀看見的娛樂世界。 \n 80年前的太宰走了一條悽愴、歪斜的道路,時隔80年後,仰慕太宰的又吉贏得芥川賞,眼前開展的文學風景截然不同。日本實踐女子大學的準教授河野龍也從佐藤遺族手上取得這3封「文學史料」,揭露了太宰當年對芥川賞的執著有多麼強大。想得而不可得,太宰懷抱著無人肯定、遭人背棄的心情,或許這也是他繼續執筆的原動力。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 吉田修一大賞小說再拍電影 真木陽子挑戰終極情愛

    吉田修一大賞小說再拍電影 真木陽子挑戰終極情愛

    日本芥川賞大獎作家吉田修一的小說近年陸續被改為電影,如《同棲生活》、《惡人》、《橫道世之介》等,電影化後更加充滿戲劇張力,在台上映獲得不少好口碑,明年2月上映大森立嗣執導的《再見溪谷》也將上映。 \n《我的意外爸爸》的真木陽子與《慾虫》的大西信滿領銜主演,聯手挑戰「男人與女人的終極情愛故事」,藉由男女之間「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矛盾衝突,探討究竟人會因為寂寞渴求多麼虛無的幸福。

  • 神遊與踏查

     簡白新作《江戶.東京》能夠上市,可謂大事一樁,畢竟台灣書物,涉及江戶文化,少之又少。作者日理編務,繁忙之餘,神遊江戶,踏查東京,一古一今,放送養分,心神乃定。但欲得入界護照,門檻卻不低,讀懂日文之外,更要全心投入,尤其是親炙文學藝術歷史電影。作者走筆,文字簡單明白,內容古味濃濃,但又能吸引讀者。如今書市競爭態勢又火又熱,新書一上市,能夠叫座又叫好,實屬不易。細究本書「條目」,其編排用心良苦,如論述文字,介紹白川靜;月旦文人,引來芥川、荷風、谷崎;考據成藥,挖出仁丹、征露丸。至於「軍國主義」、「幕末」、「情色」、「藝伎」等關鍵語,並未缺席。 如今,哈日主義初期階段已然結束,輸送第二階段的知識養分,本書當仁不讓。 \n 書中第19章,名為〈終於悲哀的芥川賞〉,教人亮眼,因為文中討論文學獎和村上春樹。過去,一直覺得村上跟日本文壇的關係十分疏離,讀完此文,赫然發現原來他遭遇芥川賞兩度槓龜。而好幾位考選委員認為,他太刻意模仿美國小說。文末,按照簡白的說法,村上至今依然對芥川賞耿耿於懷。足見日本作家十分重視文學賞,東野圭吾也因直木賞多次落榜而鬱悶不已。不過,也有一些硬骨作家,如山本周五郎,根本不在乎得獎與否。這倒是日本文壇的傳奇!

  • 片淵須直動畫 回古國找舊價值

    改編自芥川賞得獎作品的動畫電影《新子與千年魔法》,由動畫大師宮崎駿的愛徒片淵須直執導,帶領人們回到一千年前的日本古國,並透過孩童純真的友誼及勇氣,喚醒現代人的想像力,影片將於台灣國際兒童影展首播。 \n這部以孩童為主角的電影,在日本院線連續播映長達四個月。原著作者高樹信子曾於一九八四年以《擁抱光的朋友啊》得到芥川賞,二○○四年發表半自傳小說《旋毛新子》,作品以她的故鄉山口縣周防市為舞台,描繪出少女時代的親身體驗。 \n故事描述生活在鄉間小鎮的十歲少女新子,總是喜歡纏著祖父問東問西,挖出不為人知的古老歷史,她自己則發揮想像力,回到一千年前的古國,甚至結識當時的知名女作家。 \n現實世界中,新子開朗的心胸感染了剛從東京轉學而來的伊貴子,幫助她走出喪母之痛,兩人攜手在鄉間探險,也一同隨著想像力的奔馳,遊歷千年古國遺址。 \n原著作者高樹信子一九四六年生於日本山口縣,東京女子大學短期大學部畢業後,先在出版社工作,卅四歲才正式以作家身分出道,一九八四年以《擁抱光的朋友啊》摘下芥川賞,之後陸續發表廿多部小說,這是她的作品第四度被改編成電影。 \n高樹信子表示,日本人從一九五○年代以後,一直相信只要過著豐裕的物質生活,就能獲得幸福,但物質文明卻讓人們陷入大自然的危機,迷失了生活方向。新子的魔法就是要人們從這種錯誤的觀念解放出來,回到舊時代的價值。 \n導演片淵須直生於一九六○年,畢業於日本大學藝術學部映畫學科,專攻動畫,學生時代就上過宮崎駿的課,因而結緣。 \n一九八九年拍攝《魔女宅急便》時,因為宮崎駿忙於《龍貓》後製工作,而由片淵須直暫代導演,之後才由宮崎駿接手,該片創下票房記錄,片淵須直從此聲名大噪,之後曾以《阿萊蒂公主》獲得東京國際動畫展優秀作品賞。

  • 書│故│事-得了編輯病的 那個傢伙!

    新書《編輯這種病-記那些折磨過我的大牌作家們》(時報),講述日本幻冬舍社長見城徹與作家、藝人往還的故事,他是日本出版界的「暢銷書之神」,他如何躍起?憑藉著何種能耐?本周為你細說這則有趣的出版傳奇。 \n2001年小林一博《出版大崩壞》(尖端)上市,東瀛出版人黯然神傷,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1997年起,日本出版界營業額連續大幅下降,退書如潮湧來,形成周轉的壓力,許多出版社被迫赤字經營,整個90年代裡,總共有超過一萬家出版社、印刷廠、書店和發行商相繼休業、轉讓,乃至倒閉。 \n誠如《大崩壞》書封文案提出的警語:「目前持續蔓延中,將來也難以避免。」平成大蕭條的威力,壓得出版人簡直抬不起頭來,很難想像明天過後,將會是怎樣的局面? \n大崩壞時代裡的造山運動 \n然而,再怎麼不景氣的時代裡,照樣有人賺了大錢。「用不服氣對抗不景氣」,這是一句老掉牙的話。在日本泡沫經濟破滅的年代裡,還真出現了這麼一位出版怪傑。他晚至1993年才投入出版業,卻迅如旭日東昇,光芒四射。攻城掠地,毫不手軟。公司出版品叫好又叫座,可以摘下芥川賞、直木賞,更能紅火暢銷大熱賣。最讓人驚奇的是,13年的時間裡,該公司出版了13部暢銷百萬本的超級大書,年年掄元。無怪乎「豪腕」「敏腕」的稱號都加諸在這個以「異端者」自居的傢伙身上了。 \n80年代中期便旅日的出版觀察家李長聲說:「在日本出版河邊走了近20年,耳聞目睹,好像只有一個幻冬舍勃然而興,突飛猛進,十年後上市。」這位宛如小一號黎智英的生猛出版人,從小便對自己的長相一點信心都沒有,如今卻成為媒體焦點,不時便要與這位那位企業家上電視對談,他就是幻冬舍社長見城徹──1993年,他以1000萬日圓創業,2003年股票上市,市值400億,10年之間漲了4000倍,簡直就像大崩壞時代裡的造山運動! \n見城徹出生於1950年,來自傳奇極道人物清水次郎長的故鄉靜岡縣清水港。高中畢業後,上京就讀於慶應義塾大學。跟村上春樹一樣,都是在「安保鬥爭」年代成長的一輩。這一時代之風,對於他日後「勇於跟別人不同,敢於打破出版傳統」的行事風格,當不無影響。 \n大學時代,見城徹便想做出版。畢業後,遍投履歷都進不了他中意的大出版社,只得委身一家專門出版實用書籍的「廣濟堂」。但沒多久,他便嶄露編輯天分,某次跟女朋友約會,看到「公文式數學研究會」的招牌,好奇瞭解之後,竟構思出一本大暢銷書《公文式數學的祕密》,一賣賣了38萬本。更重要的是,這一甜美經驗啟發他思索暢銷的條件,最後歸納出:「原創、易懂、特異、感染」這4項原則。大體而言,幻冬舍創立後,無論選題編製、企畫行銷,都是遵此藥方炮製。 \n從角川書店出發 \n見城徹一戰成名後,因緣際會進入了幾乎就是隨著日本「泡沫經濟」成長的角川書店,社長角川春樹一擲千金,結合影視的豪邁出版經營作風,日後都可在見城徹身上見到。然而,對於這位怪才而言,角川生涯的最寶貴資產,卻是他在主編《野性時代》與《月刊角川》這兩本雜誌時,廣結善緣,累積的豐厚人脈。見城徹自稱30歲之前,他從來沒有在凌晨3點之前回家過,幾乎都在跟作家喝酒應酬搏感情。白天則拼命編書,「365天裡,天天都是精神的殊死搏鬥。不是一、二個,而是至少百十個作者的名字在頭腦中打轉。」 \n這些從喝酒續攤過夜半開始,最後卻成為無所不談知心相交的作家,日後都成了幻冬舍的助力。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一個故事是,某天,作家中村健次突然開口跟見城徹借30萬元,「等我得了芥川賞就還你!」原來他在酒吧打架傷及無辜,得賠30萬才能了事。見城徹當時剛好領了50萬元年終獎金,二話不說便借了出去。隔年,中村真的拿下芥川賞,如約還錢,還把得獎後的第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