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花式摔跤的搜尋結果,共01

  • 三少四壯集-花式摔跤

     出版拙作「民國素人誌」簡體字版的北京新經典文化公司趁我歐遊歸來在上海「過境」的短短幾天安排了四家滬上媒體輪流專訪。幾位記者都是小兒大威哥的年紀。當年兩岸一通不通,在台灣下筆提到對岸稍有不慎就會被「搞文藝的」單位請去「喝咖啡」。老太太半甲子前靠連得島內小說獎出過幾天風頭,接著當了多年文壇逃兵,台灣文學界現在說起天寶遺事都不會有人想起「彷如流星」的這一號,對岸小朋友們自然更不曉得受訪的是哪顆蔥?可是會面之前做足功課,不但對於「民國素人誌」書中描述的那個他們祖父母時代表示了高度的關注和興趣,對作者停滯長達30年的「休耕期」也感好奇。殷殷垂詢。 \n 他們的熱情真讓作者希望自己有點什麼可以拿出來說說的故事,起碼要讓人回去有材料好寫,然而想來想去乏善可陳。 \n 照說活了一把年紀,人生總有高低起伏,小說中悲歡離合,作者本人豈可無有傳奇? \n 中學時候讀到一句五四時代作家寫的彆扭白話片語:「無可救藥的童騃性樂觀主義」。一開始看著覺得「不像人話」,年長才體會;生性樂觀的人更願意相信關上的門後是扇開啟的窗。命運被個性左右,就像閩南俚語促狹地稱天生皮膚黑是「黑肉底」,搽粉也白不了,具備「無可救藥的童騃性樂觀」的人有過苦大仇深也都記憶模糊,偶遇的慷慨豁達卻感動難忘;哪怕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裡也覺得遙遠盡頭是亮光。 \n 聽見記者羡慕我現下讀讀寫寫吃吃喝喝走走看看,我就驚覺自己是否高調得過了頭?卻又實在想不起,也講不出這樣的生活能有什麼委屈。無奈只好舉起右手宣示:「人生在世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只是表面上看不出來傷痛。你看我坐在你前面完好無缺,沒想到這手肘裡有根剛斷的骨頭吧?」 \n 雙子城布達佩斯很美麗,可是古城石板路高高低低,粗心遊客左顧右盼貪看風景,一不留神踩在個坎上失去平衡,臉朝下摔了個「狗吃屎」。當時痛還其次,大街上摔得如此狼狽,真是恨不得馬上昏了過去免得要腆顏爬起。然而畢竟出糗事小,受傷事大,中斷旅行更要增添遺憾。我決定鼻青臉腫地捧著斷臂繼續走下去,按計畫從東歐到北歐再到西歐,最後取道中東回亞洲,一個行程沒落。 \n 平衡感特差,跌跤是家常便飯,摔得多了摔出各種花樣:出發旅行前在台北因為店家沖洗地面造成路滑摔過「元寶大翻身」,在布拉格皇宮花園裡散步,小徑初雨,濕漉漉的碎石路上來了個「單膝滑壘」。不過這些都比不上幾年前從樓梯上一腳踩空的「凌空微步」傷身,那次拄了一年拐杖,動了兩次手術、斷續用了三年殘障停車牌。從小到大我摔了不知多少跤,「步步驚心」是生活中每天面對的挑戰,可是這樣遍體鱗傷並不能滿足讀者的獵奇心理。華文女作家沒有愛上漢奸、嫁過混蛋、流浪沙漠、不是蕾絲邊,何以為文? \n 性別平等在中文寫作這行看來還有漫漫長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