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苦瓜寮的搜尋結果,共01

  • 三少四壯集-苦瓜寮有英國仔

     我們就著廟殿香爐經誦聲當音效,學KK音標與二十六字母,廟壁漁樵耕讀雕畫、武將交趾陶與魚族剪黏都是活教材。 \n 我是在台南縣山上鄉的苦瓜寮聚落,遇見生命中第一個外國人──他叫MARK,來自英國,帥鼻挺如左鎮甲仙山丘;他也是我第一個英語老師,國台語不太輪轉,有著台灣新娘史蒂芬琳。黑美人史蒂芬琳經年一身大學生氣息,我反老記不起MARK的年紀,對童年的我來說,靠容貌辨別外國人歲數比默寫出蚊子的英文單字還艱難。 \n 畫面深處我國小三年級,祠堂孩子團報學英語的年紀,恰巧碰到史蒂芬琳和MARK初在台南生根英語教育,他們懷有狂熱、理想,月費一千低的驚人。祠堂孩子遂速成一班,史蒂芬琳且體會學生父母要不沒車、輪班制,免費接我們上課,逢周二周四黃昏五點,派MARK獨自駕駛迷你箱型車過曾文溪到大內圖書館接送我們上課。有回遇到了臨檢,庄腳交通仔但見是名大欉阿啄仔,手揮揮、笑笑放阮行。 \n 彼時的英語教室也陽春,就選於苦瓜寮朝天宮側身,平日堆放宋江陣兵器、選舉投開票箱,與懸掛紅黑匾額的臨時教室開擺一張張折疊鐵桌椅,我們初學英語仿若退回清末書房年代,就著廟殿香爐經誦聲當音效,學KK音標與二十六字母,廟壁漁樵耕讀雕畫、武將交趾陶與魚族剪黏都是活教材。 \n 啊,初學英語的美好年代,史蒂芬琳且自費添購數十捲空白錄音帶,花費半個月替我們親口錄製句型單字,MARK負責念英文,史蒂芬琳中文講述。有日我們發現空白TAPE能拿來重製搞怪,其時日本卡通主題曲正流行,爆走兄弟的「ウィニング・ラン──風になりたい」、福音戰士的「殘酷な天使のテーゼ」,讓不懂日語的電視兒童都能哼上三兩句。大內沒有唱片行,一群小孩抓緊卡通片頭片尾那六十秒,提捧收音機對準電視音箱凝神屏氣,門窗拉緊免得有雜音,如此疊著英語也複製出一張日語卡通合輯。 \n 同時南科帶起房地產血氣,我們祠堂小孩陸續退費退補,紛紛搬新家至善化與新市;緊接著南二高剪綵動工,斷壞山上大內鄉民好多年交通,英語路越來越兇險,繞行、堵塞、空氣汙染。MARK的愛心專車仍準時抵達,雖然上課場面很尷尬,全班加我只剩三名學生。 \n 六年級尾聲,史蒂芬琳與MARK在山上天后公園舉辦大型BBQ,那是結業式鏡頭了,家長忙生火、大鍋熬煮玉米濃湯,雞尾酒當冰品,我們涼亭內背著曾文溪水上演英語話劇,一群台灣小孩或皇冠或斗篷,愛演愛秀,把《王子復仇記》演成「驚世媳婦」,對白極不流暢,但都很敢說。 \n 是史蒂芬琳與MARK為我取下第一個英語名字FRANK。 \n 記得史蒂芬琳用國語說:「別當愛出鋒頭的孩子。」 \n 是真話、警句,多年來頻頻告誡自己。 \n 後來升學壓力漸大,退補電話終託母親代打,我像初次背信於人,身子不斷發抖,躲坐樓梯偷聽母親講話。人數不足、拆班解散、畫面定格。 \n 苦瓜寮動身,如今我還是英語路上苦行僧,歷經台南市中山路視訊班、民族路名師英語,近日出國念頭萌生想報名GRE,彭蒙惠英語是按月必買品。想來初學英語種了善緣──是在山上鄉苦瓜寮媽祖廟的見證下,曾有對異國夫妻為我耐心朗誦起ABC。 \n MARK和史蒂芬琳,我想說聲謝謝你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