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英國病的搜尋結果,共27

  • 香港腳為什麼不叫臺灣腳 偏叫香港腳呢?

    香港腳為什麼不叫臺灣腳 偏叫香港腳呢?

    大家都知道有一種疾病叫「香港腳」,香港腳其實是一種由真菌引起的皮膚病,由於人的腳趾沒有皮脂腺,而皮脂腺有脂肪酸,脂肪酸可以抑制真菌,而恰恰腳趾這一塊的汗腺很多,腳趾的角質層又比較厚,裡面富含蛋白質,是天然的真菌培育基地,所以,腳趾這裡很容易長出真菌來,長得多了就變成了香港腳,這種病很常見,尤其是熱帶跟亞熱帶,那為什麼不叫臺灣腳、澳門腳、越南腳,而偏偏要叫香港腳呢? \n這就要從鴉片戰爭開始說起了,鴉片戰爭清朝戰敗,把香港租借給了英國,於是英國人就派士兵過來,由於英國處於北方,天氣乾燥,到了香港,還不適應這邊濕熱的天氣,整天穿皮靴,所以這些士兵,腳上就長出了水泡,回國之後,就去看醫生,醫生發現這個病具有傳染性,要是交插穿換襪子,或者洗腳盆混用的話,就容易傳染給他人,所以英國醫生以為這些士兵,從香港帶回了一種傳染病,遂將這種病稱為香港腳。 \n其實不止英國士兵得過,美國大兵也得過,在越南戰爭中,很多美國人在越南得到了香港腳。因此,這就是香港腳名字的起源,而要避免這種疾病,當然必須注意衛生習慣,注意要讓腳部透氣,另外,不要混用洗腳盆、襪子這些東西。 \n

  • 英國會批准三親育子技術

    英國會批准三親育子技術

    英國國會3日表決同意允許醫學界利用3個人的基因共同育子,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准許「三親育子」的國家。這項技術旨在防止基因缺陷導致致命疾病一代接一代遺傳下去。 \n這項法案是允許透過科學技術,防止基因缺陷,導致無法醫治的疾病一代代傳下去。在這項歷史性的投票中,英國國會以382票贊成,128反對,通過讓兩名婦女和一名男子的基因(DNA),共同孕育嬰兒的新法案。 \n所謂「三親育子」技術,是利用與人工受孕IVF類似的方法,將來自父母的基因與一位婦女捐贈者的健康線粒體(mitochondrial )結合在一起。引入的基因只佔嬰兒總基因的0.1%,「校正」後的基因,可以一代代傳下去。 \n線粒體(mitochondrial )存在於人體幾乎每個細胞裡,其功能是將人體攝入的食物轉換成能量。有缺陷的線粒體通過母親傳給嬰兒,會造成人體細胞缺乏能量,從而導致肌肉乏力、失明、心臟病、殘疾甚至死亡等各類疾病。平均每6500個嬰兒,就有一個有嚴重的線粒體病。 \n英國政府原則支持這一立法,英國各政黨則允許各自的議員自由投票。這項立法通過之後,預計英國每年將有150對左右夫婦因此獲益,而第一個「三親嬰兒」將在明年(2015年)出生。 \n這項技術引發道德問題的爭論。科學家大多支持通過立法允許使用這項技術,但英國教會和一些團體強烈反對,認為這將為「基因改造嬰兒」開啟大門。「基因改造嬰兒」,就是為了容貌、智商或消除所有疾病而改變基因, 等於是在「設計嬰兒」。

  • 社論-台灣的經濟奇蹟不是靠民意創造的

     近日國內反核聲浪日高,為平息民怨,執政當局決定以公投訴諸民意,然而台灣的電力問題絕不會因這次公投而落幕。依這種施政風格來看,紛擾將會在馬英九總統的未來三年多任期裡,如影隨形,而在這樣的紛擾下,內閣恐怕只能充當救火隊,哪有時間去思考台灣的未來。 \n 馬總統尊重民意是對的,但民意如流水,順了今天民意,可能就逆了明天的民意;民意可以朝秦暮楚,但政府施政卻不能如此反覆。回顧近年政府規劃的國光石化、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吉洋人工湖(高屏大湖)、核四工程,乃至於去年終止油電補貼、年金改革等等,無一不遭反對。但若要事事順應民意,那麼政府必然一事無成,繼續空轉三年。 \n 近年許多人經常感嘆台灣經濟走下坡,不但出口被南韓超越,實質薪資已退至十四年前的水準。惟感嘆者多,明白其中原因者少;批評者多,而願意捐棄成見為台灣多盡心力者少。台灣經濟走下坡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決策者拿不定主意,一切但看民意,然而民意為何物?恐怕也無人知曉。試想如今的社會,人們既希望旱季不缺水又反對水庫興建及越域引水,不准電價調漲又反對核四商轉,要求好的福利又不願對等付出,然而天下豈有這等好事,人間豈有如此萬能的政府? \n 荖濃溪越域引水至曾文水庫工程原訂於民國一○一年完工,每天可供應六十萬噸水給南台灣。但四年前這項工程被認為是小林村崩塌的原因,隨後工程會的調查報告雖證實兩者無關,卻未被民眾接受,致使越域引水工程迄今難以復工,而南台灣依然年年面臨乾旱風險。政府如此順應民意,對台灣經濟社會,乃至於產業發展有利嗎? \n 去年四月政府取消油價緩漲機制,並因應購煤成本提高而調漲電價,這本是早就該做的決策,但卻被輿論冠以「油電雙漲」而形成澎湃的民怨;內閣為順應民意,電價改採分階段調漲。稍微理性的分析即可以明白,台灣油、煤、天然氣皆仰賴進口,國際行情走高,台灣有何能力不調漲?油電凍漲、緩漲或可做為短期措施,但絕不應成為長期的政策,因為凍漲最後仍得由政府買單,而最大獲利者必是用電、用油最多者。誰是用電、用油最多者?自然是有錢人,政府耗費公帑來補貼有錢人合理嗎?這樣的補貼難道不該取消嗎?但在積非成是的輿論推波助瀾下,師出有名的政策竟然潰不成軍。看看急速升高的政府債務,再補貼下去對台灣經濟社會有利嗎?政府需要順應這樣的民意嗎? \n 不論古今中外,一個執政者之所以偉大,不在於事事妥協順應各方要求,而在於面對變局能高瞻遠矚當機立斷,以提升一國的國民福祉。而要做這個決斷,自然不能被困於民意之中,否則終將一事無成。民國四十年代尹仲容為建立紡織工業,採行代紡代織辦法,今天大家都推崇尹仲容是台灣經濟領航人,但當時他的處境並不如大家想像的風光。當這一辦法公布後批判聲浪四起,反對者認為這形同犧牲消費者利益而讓少數人獲利,但他不計毀譽,一往無前。隨後三、四十年台灣紡織業能成為最大創匯產業,台灣被譽為經濟奇蹟,所憑藉的絕不是民意,而是當局的決斷力。倘若當年尹仲容順應民意,妥協退縮,台灣在六十年代能否躋身四小龍,恐怕大有疑問。 \n 二十年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的經濟決策屢屢被批判,有人批評她把保守黨搞成了「失業黨」,有報紙諷刺她是「英國最不受歡迎的女人」;她在任內把五十餘家大型國營事業民營化,更遭來空前的罷工。柴契爾夫人雖在任內被評為最不得人望的首相,但卻讓英國經濟重生,五年前英國每日電訊報進行一項訪查,她已成為歷來最受尊敬的首相。顯然,英國經濟走出停滯的「英國病」,所依靠的並非順應民意,而是在於柴契爾夫人的決斷力。 \n 西元前六世紀春秋時代鄭國政治家子產執政之初,民眾恨之入骨,他們高唱:「取我衣冠而儲之,取我田疇而伍之,孰殺子產,吾其與之」。但三年後改革成效顯現,民眾改唱:「我有子弟,子產誨之,我有田疇,子產殖之,子產而死,誰其嗣之?」如果子產推動政策遭民眾反對後立即大轉彎,轉而順應民意,子產必將一事無成。顯然,子產的成功同樣也在於其高瞻遠矚的才識與決斷力。 \n 台灣這十年來不論誰執政,為贏得選票總是處處討好民意,重大政策每每因此急轉彎,讓人無所適從。老農津貼加碼千元如此、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如此、國光石化喊停如此,取消油電緩漲也是如此。如今爭議十多年,開過無數次評估會議的核四依舊如此。須知,決策高層的態度不明必然使負責執行的文官茫然不知所措,如此縱有再好的政策,在一個洩氣的文官體系裡,還會有多大作用? \n 我們擔心,當前台灣的紛擾絕不會因核四公投落幕而劃下句點,除非決策高層師法尹仲容、柴契爾夫人的決斷力,否則這些紛擾隨時會附著在各類政經議題上捲土重來。如此台灣經濟哪來黃金十年,有的恐怕只是繼續空轉十年。

  • 英國大選 恐將變天

    英國大選 恐將變天

    台灣打打鬧鬧的內政,吸引了國人全部注意力,因而對國際事務不聞不問。一般人的態度是,別的國家即使天塌下來,也與我無關。英國即將舉行的選舉,各報似乎無一字報導,便是最近的事例。 \n反之,英國倒頗為看重台灣。持中華民國護照的人到英國旅遊,無需簽證。最近華航還推出中途不停、直飛倫敦的班機。雖因兩岸尚未談妥第六航權,仍必須向南繞道,至少可大睡十幾小時,省卻中途轉機等候之苦。 \n下星期四即五月六日的英國大選,台灣雖無人在意,世界各國卻替執政的工黨擔憂。已經連續掌政三屆的工黨與現任黨魁布朗(Gordon Brown)首相(見圖,美聯社),看來凶多吉少。不僅歐盟各國,美國與舊稱大英國協、現在只剩「國協(The Commonwealth)」二字的國家,從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到加勒比海諸島國,都會受到或多或少的衝擊。 \n稱為「大選」,難免有人譏為語病。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高齡雖已八十四歲,王位理當由長子查爾斯繼承,何選之有?我用此一詞,因為英國是全球最早的議會政治制度。國會雖分兩院,上議院(House of Lords)議員都是世襲貴族,無需選舉。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則由人民投票選出,而且全部換血,舊人一個不留,故稱大選。 \n英國選舉採取小選區制,不論有多少人競選,以得票多寡(first past the post)定勝負,無須超過半數。換句話說,單一選區不管多少人競選,只要比別人多一票,即使僅佔總票數的百分之廿幾,也能當選。英國行之有年,從無人抗議或指責為不公。 \n英國的不成文憲法,要舉行大選,須由首相先奏請女王解散國會。做為傀儡的女王,只有照准的份。三月底,《紐約時報》曾有篇駐英特派員John F. Burns的報導,說他的民意支持度稍見回升,布朗首相大概認為經濟有復甦之象,因此在四月六日宣布大選,四月十二日奏准女王,解散國會。孤注一擲,希望工黨再勝,他可在唐寧街十號的首相官邸再住幾年。 \n英國並無所謂「政黨比例代表」制,只有單一選區。上次選舉是二○○六年,選出下院議員六百四十六位。這次因人口增加,選區重畫,將選出六百五十位。英國人講究紳士風度,行事與說話都很含蓄,不像台灣那麼火爆;他們競選也是溫吞吞地,不會變成如火如荼的全民運動,也是台灣媒體未加注意的原因。 \n不計邊緣小黨,英國的三大政黨是工黨、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保守黨摩拳擦掌,一心想重整八○年代鐵娘子柴契爾夫人的雄風。領導保守黨的坎麥龍(David Cameron)做過九年下議員,五年前當選黨魁。如果工黨輸掉大選,他是可能的首相人選之一。 \n另一位異軍突起的人選,是年方四十七歲的自由民主黨領袖克萊格(Nicholas Clegg)。五年前大選時,工黨獲得三百五十六席,保守黨一百九十八席,自由民主黨只贏得六十二席。國外很少人聽說過克萊格,因為他擔任自由民主黨黨魁,只有兩年半左右。此人的長處是口才便給,堅持原則,形象清新。因此,各個民意調查機構發布的選前民調裡,他的民意支持度甚或超過布朗和坎麥龍。 \n英國這場選舉,肯定競爭劇烈,殺得天昏地暗。依照著名民調機構ComRes的調查,如果明天就選舉,在野的保守黨最佔優勢,可獲百分之三十五的選票,工黨與自由民主黨各可獲百分之廿六。歷史悠久的《泰晤士報》與民調機構Populus合辦的民意調查,顯示保守黨可獲百分之卅二,工黨僅百分之廿八;令人詫異的是自由民主黨竟可望獲得百分之卅一,不但領先工黨,而且直逼保守黨。 \n民意如流水,古今皆然。離投票日還有十天,其間會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新聞,無人可以預見。照現在情勢看來,三黨均難過半。英國歷史上充滿兩個政黨因下議院票數不足,組織聯合政府的先例。 \n英國人好賭,從賽馬、賽狗、到各個選區誰贏誰輸,都可公然下注。三年前修訂的賭博法(The Gambling Act of 2007),規定極為詳盡。最精確的選舉勝負,恐怕還要到倫敦街頭合法的賭博店(bookmakers)去詢問,較為可靠。

  • 為愛遜位?據信溫莎公爵密謀回鍋

    英國溫莎公爵不愛江山愛美人,與辛普森夫人雙宿雙飛的故事,是傳頌七十多年的愛情經典。但熟知英國王室的權威人士爆料,溫莎公爵遜位後,曾密謀回鍋出任攝政王,以阻止姪女,亦即當今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繼任王位。 \n英國王室傳記作家威爾森(Christopher Wilson),在溫莎公爵夫婦與密友迪科西(Kenneth de Courcy)的信件中,發現有人策動公爵返回英國,順勢重新登上王座。 \n一九三六年,愛德華八世遜位成為溫莎公爵,其弟喬治六世繼任英王。但不到十年,喬治六世健康每況愈下。國王的長女伊莉莎白公主是第一順位繼承人,但阻撓她接王位的勢力暗潮洶湧。 \n朝臣和政壇大老擔心她年輕涉世未深,可能受夫婿希臘王子菲利普以及戰功彪炳、野心勃勃的叔父蒙巴頓勛爵(Lord Mountbatten)影響。王室傳統派認為,一旦蒙巴頓家族掌權,溫莎王朝將會毀滅,後果不堪設想。一干人遂開始私下運作,打算拱一位臨時君王。 \n威爾森指出,溫莎公爵夫婦和迪科西通信時,為免信件落入他人之手,沾上欺君叛國罪名,雙方用字遣詞都極其謹慎。 \n在一九四六年三月十九日寄給迪科西的信中,溫莎公爵以本名「愛德華」署名,並提到「我們在巴黎討論的那件事,當然是…為了你知我知的原因,我傾向不在信中多說,希望近期有機會碰面再議。」 \n三個多月後,公爵夫人致函迪科西,毫不避諱指稱她與公爵「不斷思索該如何做,但無庸置疑,一定要有所行動,一場驚天動地的大雷雨或許能讓局勢明朗化,我無法坐視溫莎公爵被人糟蹋。」 \n威爾森認為,雖說溫莎公爵為愛遜位,但夫婦倆對權勢戀戀不捨。一九四九年五月,虛弱的喬治六世動手術,力拱溫莎公爵回國密謀幾乎浮上檯面。 \n而在五月十三日,迪科西修書向公爵夫人通風報信,鉅細靡遺描述國王身體衰弱,藥石枉效,已無法視事,地位名存實亡。「我私下告訴您…現下看來,很可能會指派一位攝政王。」信中並建議公爵回國後,可購置農地,親自下田,讓英國子民留下好印象。 \n這是溫莎公爵重新建立歷史定位的大好機會,但喬治六世病況好轉,又撐三年才過世,拱溫莎公爵復辟的勢力瓦解。伊莉莎白在一九五二年繼任女王至今,成為英國史上在位時間第三長的君主。

  • 觀念平台-報告署長 嫩牛也有風險

    日前衛生署同意開放美國牛隻三十月齡以下帶骨牛肉、內臟、絞肉等進口,並保證無狂牛病風險部位,但被部分人士批評為喪權辱國。楊署長反駁表示,美國為了賣牛肉給台灣,自己吃老牛,台灣吃嫩牛,還挑三撿四,美國養牛業者才要認為該國農業部喪權辱國云云。筆者要報告楊署長兩件事,第一老美吃的也是嫩牛。第二嫩牛也不是絕對安全。 \n首先,楊署長肯定對肉牛養殖不熟,才會台灣、美國吃的牛有嫩老差別的說法。美國的肉牛在一歲前生長增重較快,一歲後生長速度減慢,尤其在一歲半到兩歲以後生長更慢,換句話說,光吃飼料很少長肉了,而且年齡越大的肉牛飼料消耗越多。因此美國養牛業者在肉牛一歲半,約三百公斤時就開始出欄販售了。 \n有些專門作育肥的牧場則選購一歲半到兩歲的肉牛加強飼料餵養,限制牛的活動,減少熱能消耗,促使增膘長肉等等。一般經過三個月左右育肥,增重值逐漸下降到消耗值時,就要上市屠宰,否則就真正只消耗飼料不長肉了。這時屠宰的肉牛絕大部分都是三十月齡以下,據資料顯示,美國年宰肉牛三千五百萬頭以上,當然老美吃的也是這種嫩牛了。 \n那麼為何進口台灣的牛肉會有三十月齡以下的規定呢?原來美國養牛業者每年會淘汰數百萬頭年紀大的種牛。這種淘汰牛肉質粗糙,適口性不佳,常作為加工產品或作為寵物食品。由於設有進口的年齡限制,可避免老美傾銷,將有帶狂牛病病原機率高的老牛肉賣到台灣來。楊署長說三億美國人都吃老牛肉未免太悲情了。 \n第二,狂牛病疫區的英國,撲殺病牛及同群牛隻,且禁止使用反芻獸的肉骨粉飼料已經十幾年了,為什麼至今還會有病牛出現呢?因此,令科學家驚覺狂牛病恐怕除了最初認知的餵飼牛隻汙染普利昂變性蛋白的肉骨粉飼料外,還有其他的傳播途徑!該國研究人員已證實病牛的糞便中存有大量的變性蛋白,且可存在土壤中數年還具感染力,而認為其是重要的傳播媒介。也因而認為發生狂牛病的牧場,可能有很長一段時間仍會是個汙染場。 \n再則,歐洲學者發現懷孕母牛可能通過胎盤或乳汁將變性蛋白傳給子牛的病例,認為其為牛和牛間狂牛病的傳播途徑之一。歐洲各國政府採取將病牛及其所在牛群,全部撲殺焚毀,因為認為幼牛恐怕已是帶原者了。 \n由文獻資料顯示,變性蛋白進入牛隻體內,累積於腦神經組織中,而造成空泡病變,進一步引發患畜神經症狀後死亡,此致病時程需約三到八年。理論上,楊署長所稱三十月齡以下的嫩牛,如果已感染病原,應是包括肌肉在內,都有或多或少的變性蛋白存在,而可能因其量甚微,以目前的檢測技術無法檢出。 \n實際上,人類誤食多少變性蛋白才會發病?人體感染發病機制如何?為何全球人類狂牛病只發現不到兩百例而極為罕見?這些問題至今科學界仍無解。吃感染到病原的嫩牛,當然也有某種程度的風險了。(作者為前台灣省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

  • 用牛肉交朋友,划算嗎

    我在電視上看到衛生署楊署長對於美國牛肉開放的範圍表示失望的新聞轉播,畫面立刻就轉成蕭副署長表示係根據國際動物衛生組織的規範,做出相關決定。另一畫面是行政院吳院長表示做為世貿組織會員國需要盡的權利義務關係說明,楊署長也即說交朋友嘛!但同一電視畫面下方的跑馬燈,卻亮出了義大利新通報有疑似人類狂牛病的病例。用美國牛肉交朋友,究竟划得來嗎? \n我本身曾是衛生署牛海綿狀腦病專家諮詢委員,也曾為此到美國參訪兩次,因為對過去不帶骨牛肉開放建議有不同意見而主動退出該委員會,沒想到這次的非科學依據協議開放作為,就不僅只是失望而已。怎會有拿不好的東西來交朋友?好像是哈毒有志一同般,可是有哪些國際動物衛生組織會員國這麼大方全盤接受呢?詳讀相關資料,會發現我們開放得比韓國還多,自己調侃說會逐批檢驗、私下協議牛腦、頭骨及脊髓神經等部分,未來不會進到台灣。但這如何有憑據?公務員須依法執行,豈可以道德自由心證為之,不可能的。且以目前的執行可有效檢驗出有問題者嗎? \n狂牛病病牛如果未出現症狀,生前幾乎無法驗出。屠宰時如日本要求般逐一檢驗是可以降低部份風險,但不是全部風險,因為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就如這次的流感篩檢正確率不高般),何況美國屠宰牛有如此檢驗嗎? \n如果我們的政策是要確遵國際動物衛生組織規範,光考量狂牛病因素,現在就可用同一標準開放給全世界所有牛隻進口,這當然包括加拿大、日本與歐盟等國。因國際規範說是安全的,而且這些國家的疾病透明度與安全衛生管控都絕對不亞於美國的,那就多交幾個朋友,如何?好吧,三十個月齡內除扁桃腺與迴腸末端風險外就可忽略嗎?本來規避風險的用意在於其他部份幾乎不含有風險的病原,實際上是這樣子嗎? \n參考英國確認狂牛病牛隻年紀資料可以發現,仍有一定比例病牛是小於三十個月齡,因此日本嚴格要求屠牛必須是二十個月齡內,以杜絕目前所知的最低可能發生年齡。可想而知,原來進口不帶骨牛肉僅在於冒著被汙染的風險,現在則主動輸入可能帶有風險的物質。 \n如果不幸是病牛且其被發現的年紀是三十六個月齡,進口帶骨與內臟病原還是有,只是比較少;但如果發病年齡是三十個月齡或以內,那麼容許進口牛肉產品中帶有病原最多的並不是在扁桃腺與迴腸末端,而是牛腦與脊髓等神經組織及可能因此汙染的脊柱骨頭等。 \n至於內臟、絞肉雜碎等,認為將輸入不多,也不太會直接到大家口中,是否太低估產品的多樣使用情形?除製成看不出是牛源的食品或製品(含化妝品)外,亦可能轉進至其他動物的口腹中,最後病原將永存於台灣,台灣人也可能因此而食用有致病原的台灣動物性蛋白了。主要問題在於狂牛病病原很難被破壞與消除,可以存在於多種動物體內與環境中,我們難道不需要更小心? \n我們好客要交朋友,將美國人不要的全收了,自己安慰說反正感染機會很低,台灣人可以承受這個風險,然而我相信開放的原因絕對不是這麼的單純。問題在於也許這個事件帶來的感染發病將是十年、二十年後了,中間將參雜著很多的不確定性因素,要回溯原委更難了,屆時誰要或誰肯負責?願意照顧台灣人民的官員可以這樣子嗎? \n(作者為台灣大學獸醫學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