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英語畢業門檻的搜尋結果,共23

  • 弘光科大暑期一個月英語密集班 成效超越學習十年

    弘光科大暑期一個月英語密集班 成效超越學習十年

    英語力是邁向國際化的第一步,多益測驗有效的幫助企業在短時間內選取需要的人才,並進行在職人員英語能力的管理,也是多所大學擬定的畢業門檻項目之一。弘光科技大學暑期英語密集班日前結訓,學生苦練英文一個月 ,多益分數平均進步145分,比往年多益新題型考試平均進步123分,更躍進一大步。 \n弘光科大化妝品應用系學生林姿萱獲得進步獎第一名,一口氣進步325分,她表示,參加動機是希望可以用英語很流利的跟外國人溝通,很開心暑假並沒有白白浪費。八年來長期協助規劃密集班的東吳大學講座教授林茂松指出,全國大專校院學生英文程度,大一升大二時平均多益成績僅增加十幾分,此一個月的密集班平均進步145分,接近學習英文10年的成果。 \n林茂松教授也指出,密集班各組互相合作又競爭是進步的主因,每天密集競賽、每週密集驗收成果,同學們都士氣高昂,為了個人成就與小組榮譽努力學習。他說,剛開始辦密集班時,擔心結業之後會忘記學習成果,但其實最重要的是同學學到如何跨越心理障礙開口說英文及學習英文的方法,結訓不是結束,而是努力學習英文的開始,學生結訓後每天還會繼續花1小時讀英文,第二年就會再進步,密集班最重要的是訓練及培養讀書習慣。 \n弘光科大語言中心主任鄭景媚表示,今年IEP暑期英語密集班多益成績平均進步145分,比起去年多益新題型考試成績進步123分,是新的突破。今年測驗學生有47人,最高分為760分,700分以上共3人, 500分以上21名。其中多益分數進步第一名為林姿萱,進步325分;第二名是江亭暄,進步300分;第三名為黃雯琳,進步245分。 \n林姿萱多益成績原是335分,在課程結訓時進步到660分,成績突飛猛進!她上台分享心得時說,大二之後就沒有英文必修課,參加密集班的動機是羨慕別人可以用英語很流利的跟外國人溝通,想要學好英文,讓自己也可以很流利的和外國人交談,也很高興這個暑假沒有白費,感謝老師們的用心教導。 \n就讀國際溝通英語系學生江亭暄則進步300分,她說,多益成績一直無法突破,因此,決定利用暑假來加強,密集班有各種活潑且有趣的課程,大大提升了英文能力,很推薦學弟妹們參加。 \n多益為普遍大學與企業擬訂的英語測驗項目,因此學生在專業領域之外,需兼顧自身英文能力,不僅是要通過畢業門檻,更是眾多大型企業的入場券。不論是補習、請家教亦或是自行研讀,都要找到適合的學習方式,才能事半功倍,看見成效,讓自己突飛猛進。 \n

  • 政大生反英語畢業門檻告學校 今敗訴確定

    政大生反英語畢業門檻告學校 今敗訴確定

    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反對校方將英語畢業門檻制度外包,拒繳英檢合格證明,在校方不發畢業證書後,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政大准她畢業並發給畢業證書。案經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認為原審,認定政大依自訂的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辦理賴女成績登錄,核定不符合畢業條件,校方不發給畢業證書有理由,判賴女敗訴,她不服上訴最高行政法院,今(23)日被駁回,全案確定。 \n賴怡伶原為政大法律系延畢生,曾參加多益考試,成績855分符合學校畢業標準,但她未辦理成績登錄,也未經學系主任核定。她不滿政大將英語畢業門檻制度外包,前年年放棄取得畢業證書考律師和司法人員機會,決定休學以行政訴訟來挑戰爭議已久的政大英語畢業門檻制度。 \n賴提告表示,前年7月4日,請求政大發給畢業證書,卻被校方以不符自訂的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為由,拒絕核發畢業證書不當,向政大「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提起申訴後,申評會以她主張該辦法違法違憲部分,不屬申評會權限,決定不予評議,還建議她要依規定程序登錄成績,以取得畢業證書,相關規定不當。 \n北高行審理後認為,依大法官釋字626號、380號等解釋,大學自治是憲法保障的講學自由,大學對教學、研究與學習事項享有自治權;自治事項包含課程設計、考試規則及畢業門檻等;且大學課程的訂定與安排,應由各大學依據大學自治及學術責任原理處理。大學對課程設計及畢業條件有自治權,自可用自治規章在合理、必要範圍內,自訂安排課程及畢業條件。 \n政大為確保學生在畢業時有一定外語能力水準,訂定「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規定學生至少需在英語或其他外語擇一符合標準,並經學系、學程主任核定才可畢業,沒通過的學生,在辦理成績登錄及系所核定後,可修校方開設的外語進修課程,成績及格就視同通過畢業標準,學校藉此方式提升學生競爭力,未逾越自治範圍,也不違反法律保留原則。 \n賴怡伶未依政大自訂辦法辦理成績登錄,不符畢業標準,校方不頒發畢業證書並沒有不當,北高行去年6 月判她敗訴。賴不服上訴最高行政法院,今(23)日被判決駁回,全案敗訴確定。

  • 政大校務會議通過 廢止外語畢業門檻

    政大5日召開197次校務會議,經校務代表投票通過廢止「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校長周行一表示,學校一方面充實外文通識的教學內容,二方面落實大學英文課程,確保學生受教品質,但他也提醒,每位政大學生畢業後,是否具備足夠能力面對國際化的潮流與趨勢,是全校師生需深思的議題。 \n \n政大197次校務會議討論廢止「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校長周行一表示,學生進大學後,往往英文能力開始下降,畢業後,下降更多,因為大學四年,很少用這種語言;沒能在大學期間維繫英文能力,到畢業時,才理解重要性,或等需要時,再去考檢定,是非常可惜的;周行一說,如今他經常遇到畢業多年的學生,很感謝當初在學校時,要求他們英文能力,現在都有很好的工作及發展。 \n \n \n有關廢止「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教務處註冊組提醒,目前三年級以上學生,如已規劃以外語檢定畢業門檻作為延畢條件,必須自法規正式公告廢止之日起至107年5月30日前,主動向註冊組登記,經登記以外語檢定為延畢條件者,即必須符合原檢定規定方可畢業,同學務必審慎評估個人規劃。 \n \n周行一說,廢止外語畢業門檻後,如何加強學生英語能力,是未來的重點;英文能力好,可以看到更多不同的世界,也能因此有更好的工作機會及發展,每一位政大學生畢業後,是否具備足夠能力面對國際化的潮流與趨勢,是全校師生需深思的議題。 \n \n政大外文中心主任陳彩虹指出,校長非常重視如何強化學生具備全球移動力,目前已規劃107學年度英語課程改制後,每門2學分的英文課程將調整為3學分,大學英文一、二共計6學分,藉由所增加的2學分,確實用以強化學生口說、寫作能力及跨文化知識,並加強「一致性」規範,包括聽說能力指標與作業要求、作業評量規準檢核表(rubrics)、各評量項目佔分比例範圍、教師給分範圍標準等,實施後,也將逐年檢討並持續修正相關能力指標。

  • 政大英語門檻燒到老師了 學生:輪到自己有感了吧!

    政大英語門檻燒到老師了 學生:輪到自己有感了吧!

    政治大學為了「廢除」學生英語畢業門檻吵得沸沸揚揚,現在連專任教師也將受到影響了!政大在今年2月修訂「106年度專任教師員額核給原則」,其中一項標準是「依照教師英語能力核給學院名額」,這點卻讓老師們質疑「中文系也要英文好嗎?」引起教師們反彈。 \n其實在各大學都有英語畢業門檻的紛爭,有人認為「英語能力是國際化的必需品」,要求台灣學生「不重視能力就別想有高薪」,但現在要把一樣的標準放在老師身上時,仍引起批罵。《ETTODAY》報導,去年政大有「ETC(English Taught Course)」的課程公文,要求新進教師每學期開設一門「全英語課程」,引起教師會連署反對,而這次又再次修訂英語能力標準,讓一名歷史系老師直說:「請問動員戡亂臨時條款怎麼翻?」 \n面臨少子化、國際競爭等等原因,各學校都開始推動各式各樣的「減專任教師人數計畫」、「國際化活動」,教育部因應頂尖大學計畫結束,推動「高教深耕計畫」,把國際化放入考量。政大表示,在5年內會有大量的教師離退潮,所以預先推出英語能力的門檻,希望「擁有教育熱忱的國際化人才」能遞補,以滿足未來趨勢。而英語授課是符合全校的未來發展,各學院也可以訂定專業科目的審查原則,英語能力「是老師過度放大了」,學校也會將5年內離退名額的1/3優先退給各學院。 \n但對於中文系、哲學系與歷史系等人文科學的系所,老師們卻認為「英語授課實在沒必要」,不只學生聽不懂,就算學術研討需要參考國外的論文,也得先讓學生有一定的學術能力,才有辦法做到這件事,也有學生酸,抗議時提出「忽視各系專業」被各界砲轟不長進,現在燒到老師身上了才有感覺。

  • 英語畢業門檻 陸大學早鬆綁

    英語畢業門檻 陸大學早鬆綁

     英語作為畢業門檻有意義嗎?近日政治大學學生因為英語畢業門檻和學校槓上法庭,其實大陸大學也有類似的四六級考試,且十多年前就討論「四六級應否做為畢業門檻」;復旦2004年把兩者脫鉤開先例,目前絕大多數陸校早已鬆綁,倒是事業單位像三甲醫院用四六級考試當招聘門檻。 \n 最近是畢業季,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因反對校方將英外語畢業門檻制度外包給多益,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新聞鬧得沸沸湯湯,日前遭判敗訴。她表示將再提上訴。 \n 耗時耗力 憂荒廢本業 \n 英語做為畢業門檻,對大陸40幾歲的人來說並不陌生。大陸早在1986年就開辦「英語四六級考試」,這是大陸教育部主管的全國性英語考試,用以測量大學生的英語能力。雖然大陸教育部從未表示四六級考試是畢業門檻,但不少學校卻自行訂下規定,讓學子苦不堪言。 \n 四六級每年6月和12月各考一次,每次應試人數上千萬人,被稱為「全球最大的單科考試」;它又牽涉了大學、補習班、教育部門和招聘單位等,雖有不少評論,但真要改革茲事體大,並不容易。 \n 2005年,兩位上海的知名外語教授憂心忡忡建議,四六級考試不妨取消!他們表示,不反對四六級「測試學生英語能力」的原意,但英語也無非是眾多課程中的一項,而現在無論什麼科系的學生都把英語當成頭等大事,不成比例地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反而荒廢本業。 \n 公務員考試 硬性指標 \n 更令兩位外語教學名師感到「非改不可」的是,英語四六級考試竟然已能決定學生畢業與否,當年上海一半學生不能如期畢業,都是因為四級考試沒過,這已經扭曲了英語教學的本質。 \n 由於四六級實在給大學生太大壓力,有些用人單位把是否有英語證書作為招聘的重要標準,甚至一些城市還將四、六級證書作為衡量大學生落戶的條件之一。2005年大陸教育部試點改革,由原來的100分制改為710分制,不設及格線,不頒發合格證書,只發成績單。 \n 不過,雖然四六級證書取消了,很多用人單位還是把四六級成績單當作重要的報考條件,像2008年大陸公務員考試,很多部門都把「英語四級考試425分以上」做為硬性指標。 \n 目前大陸大學四六級早就和畢業脫鉤,但報考人數還是居高不下,原因無他,只為更好就業。 \n 此前有陸媒解讀:四六級考試愈改愈好,有公信力之後,企事業單位如三甲醫院也用做招聘門檻。妙的是有些企業根本用不到英語,但還是設這個限制,主要是想看應聘者的態度,「如果連四六級都不願意去考,以後會努力工作嗎?」 \n 小 靈 通 \n 英語四六級 \n 英語四六級考試是大陸教育部主管的全國性英語考試,1986年開辦,用以測量大學生的實際英語能力。大學部是四級考試,考寫作和聽力;研究所是六級考試,考寫作和聽力閱讀理解以及翻譯。2016年安徽省宣布隔年起停辦四六級考試,以因應新時代的外語測評體系。(簡立欣)

  • 短評-大學自主過了頭

     高教界最近有兩件大事,一是英國高等教育機構(QS)公布世界大學排名,台大、清大、交大等名校排名都退步;另一是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反對英語畢業門檻,興訟敗訴,贏了官司的政大,卻可能下學期就廢止英語畢業門檻。 \n 台大是QS排名台灣唯一進百大的學校,但排名由68退至76名,遲早跌出百大。台大歸咎教育部補助經費下降,沒有足夠能量往前衝;賴怡伶英語檢定成績符合畢業標準,她抗議的是制度不合理,學校不該強迫所有學生考取英語檢定。 \n 台大的回應與賴怡伶的訴求都不無道理。高教補助經費愈來愈少,學生攻讀碩博士的意願逐年下降,賴怡伶凸顯的「假門檻真畢業」制度,的確只肥了英檢機構。但這兩件事同時說明了台灣高教的真相:頂大退步、大學生混得凶! \n 全球化趨勢下,國際競爭更激烈,國民英語溝通能力非常重要。教育部將英語畢業門檻設定為教學卓越經費指標,約9成大學設定英語或外語畢業門檻,但各大學為提高學生畢業率,都有不同的補救措施,即使未達英語畢業門檻,只要多花一點錢修課補救,還是可以畢業。 \n 英語畢業門檻立意良善,門檻卻是玩假的,最開心的是10年來賺翻了的英檢機構。近來包括政大、清大等大學校務會議決定取消畢業門檻,民間英檢機構穩賺的生意快消失了。 \n 教育鬆綁後,大學自主過了頭,一切以生源為考量,讓大學生「由你玩四年」、輕鬆畢業,造成頂大世界排名退步,大學生素質滑落,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堪憂!

  • 英語畢業門檻並非死板板

     政大法律系學生因反對校方將英語畢業門檻制度外包,拒繳英檢合格證明,在校方拒發畢業證書後,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被判敗訴。此事件引發社會討論大學以英文能力作為畢業門檻是否合理的相關問題,其實該學生並未反對英文的畢業門檻,反對的是大學自我放棄檢測權責,而外包給校外的測驗機構。 \n 大學當然可以自己來做檢測,但透過外部機構的好處是,學生可以拿到一張未來求職或留學都可以用得到的英文能力證書。問題是這些外部機構的測驗報名費都不便宜。 \n 英文能力主要是拿來活用,建議各大學可以採用多元的評估方法,例如曾經出國當交換生、上課可以用英文來做簡報、長期擔任外國同學的學伴、翻譯過英文小說或電視影集、電影等等,這些都可以做為同學外語能力的證明,不要死板板一定要外部測驗機構考幾分才可以。 \n 但英文能力也不是完全可以測驗得出來,很多人考試考高分,或是從小學開始學英文,但到大學畢業還是不敢講英文。很多人不敢講不是英文學得不夠多,而是「英文知識和時事」不夠多。如果沒有對症下藥,還是一直在那邊上會話課或背單字,英文再怎麼學還是一樣。 \n 若要和外國人聊天,當然就要聊他們國家的事或者國際上大家都關心的事,如果一位大學生平時只看課本、寫報告、打球或打電玩,碰到要和外國人聊天時,即使可以用中文,一定也是聊不出所以然,因為沒有共通的話題。所以平時一定要注意國際大事,隨時知道世界上各個角落發生了什麼事,而且知道這些大事的英文關鍵字,這樣就能和德國人聊德國事,和法國人聊法國事,英文不好也無所謂,況且這些人英文可能都還沒你好。 \n 另外就是要了解英文的典故或常用的表達方法。譬如說大家都知道「ghost」是鬼,但什麼是give up the ghost?「silver」是銀,「lining」是襯裡,那silver lining是什麼意思?如果這些英文知識不夠,就會聽不懂外國人的表達,就會懷疑自己的英文能力,以致不敢出口交談。而學習這些知識要透過大量閱讀文章來學習英文的用法。 \n 現在網路的方便,英文學習的環境已經比以前好得太多,要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或CNN等文章都是彈指之間,就看學習者有沒有心。另外在聽力方面,電影或電視網站、Youtube、英文演講的網站(Ted)也都是隨時在那裡,要訓練聽力和英文腔調也沒問題。 \n 外語能力是通往世界的視窗,也是具備就業移動力的關鍵,不管有沒有畢業門檻,希望同學們都能重視,把學習外語當成興趣和樂趣,以拓展自己的人生。(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 中時快評》大學自主過了頭

    中時快評》大學自主過了頭

    高教界最近有兩件大事,一是英國高等教育機構(QS)公布世界大學排名,台大、清大、交大等名校排名都退步;另一是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反對英語畢業門檻,興訟敗訴,贏了官司的政大,卻可能下學期就廢止英語畢業門檻。 \n 台大是QS排名台灣唯一進百大的學校,但排名由68退至76名,遲早跌出百大。台大歸咎教育部補助經費下降,沒有足夠能量往前衝;賴怡伶英語檢定成績符合畢業標準,她抗議的是制度不合理,學校不該強迫所有學生考取英語檢定。 \n 台大的回應與賴怡伶的訴求都不無道理。高教補助經費愈來愈少,學生攻讀碩博士的意願逐年下降,賴怡伶凸顯的「假門檻真畢業」制度,的確只肥了英檢機構。但這兩件事同時說明了台灣高教的真相:頂大退步、大學生混得凶! \n 全球化趨勢下,國際競爭更激烈,國民英語溝通能力非常重要。教育部將英語畢業門檻設定為教學卓越經費指標,約9成大學設定英語或外語畢業門檻,但各大學為提高學生畢業率,都有不同的補救措施,即使未達英語畢業門檻,只要多花一點錢修課補救,還是可以畢業。 \n 英語畢業門檻立意良善,門檻卻是玩假的,最開心的是10年來賺翻了的英檢機構。近來包括政大、清大等大學校務會議決定取消畢業門檻,民間英檢機構穩賺的生意快消失了。 \n 教育鬆綁後,大學自主過了頭,一切以生源為考量,讓大學生「由你玩四年」、輕鬆畢業,造成頂大世界排名退步,大學生素質滑落,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堪憂!

  • 反英語畢業門檻 政大生敗訴

    反英語畢業門檻 政大生敗訴

     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反對政大訂定英語畢業門檻,拒繳英檢成績合格證明而無法取得畢業證書,日前她提起行政訴訟,昨被宣判敗訴。賴怡伶說,她學法律,知道人民在行政訴訟中勝出的機率只有1成,可惜自己不夠幸運,但她認為,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標準,「大學未違法也不代表合理」,會上訴到底。 \n 拒繳英檢 將上訴到底 \n 賴怡伶的英語檢定成績雖符合政大畢業標準,但她認為,大學訂定英語畢業門檻不具合理性和必要性,學校在沒有提供任何教學和資源的前提下,不該強迫所有學生考取英語檢定,因此過去兩年她不斷向校內申訴、教育部訴願,結果通通失敗,她在2月對政大提起行政訴訟。 \n 賴怡伶說,此次法院宣判敗訴的結果在預料之內,她以平常心看待,並且會繼續上訴到底,即使最終法官仍認定大學訂定英語畢業門檻沒有違法,也不代表學校的作為合理,畢竟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標準。 \n 要不要考 讓學生自主 \n 賴怡伶重申,設定英語畢業門檻的不代表學生就具備一定的英語能力,許多沒通過門檻的學生,只要參加補救課程就能畢業,根本是「假的制度」,且英語能力跟國際化也是兩回事,很多人連中文新聞都不讀,難道英文成績好就會主動關心國際事務嗎? \n 賴怡伶也強調,長輩應該要相信下一代有自己規畫未來的能力,若未來的職涯需要英語能力,學生自己就會去考取檢定,若是並不打算進入國際企業工作,自然沒有取得英語能力證明的必要,「學生的就業方向應由自己決定」。 \n 校方尊重 學生興訟權 \n 政大主秘王文杰回應說,尊重學生興訟的權利, \n 但校方樂見法院判決保障了大學自治的權利,基於大學自治的精神,學校為維護品質,有考核學生學業和品行的權責,也得以訂定畢業門檻、學分要求等。 \n 王文杰重申,訂定英語畢業門檻主要是希望學生進入職場前,具備英語的基本能力,立意良善,目前政大的畢業標準仍是修畢一定學分加上英語檢定能力證明才可畢業,並不會對賴怡伶個這樣的案從寬處理。

  • 確保英語程度 學者:必要之惡 開後門才是走錯路

    確保英語程度 學者:必要之惡 開後門才是走錯路

     大學訂定英語畢業門檻惹議,學者認為,大學為確保畢業生具一定程度,訂英語門檻是「必要之惡」,反倒是一些學校「開後門」,讓未達標準的學生也畢業,才是走錯路。 \n 根據教育部2012年統計,約有9成大學訂有英語或外語畢業門檻,但近年來,各大學學生在校內推動廢除畢業門檻運動,成大104學年度已取消訂定全校統一門檻,由各系所自訂,國北教大也在上月修正辦法,廢除英語畢業門檻;政大近日在教務會議上通過提案,最快下學期待校務會議通過後就可正式廢止英語畢業門檻。 \n 教育部高教司長李彥儀表示,早期教育部將英語畢業門檻設定為教學卓越經費的指標,由於指標引導學校,當時各大學紛紛跟進,但近年有許多討論聲浪,教育部也刪除了此項指標,更正式行文各校說明,不過許多學校仍繼續延用。 \n 李彥儀強調,教育部並不強制大學設有外語門檻,尊重大學自主,但近日引發的諸多爭議,顯見學校的配套措施不足,除了補救教學之外,學校更應在前端提供教學資源、多元的學習管道等,並且應該多與學生溝通、對話,了解學生的需求。 \n 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講座教授陳超明認為,大學必須確保培養出來的學生具一定素質,因此設英語畢業門檻,但不少學校設的門檻太低,且對於未達標準的學生,只要他們補修或暑修英語課程後,仍可畢業,這樣「開後門」、「放水」很不好。 \n 相較於一般大學,技專校院學生的英語程度比較差,私立技專院校設的英語畢業門檻幾乎都只要求通過全民英檢初級或中級初試(約國中畢業程度),標準很低。 \n 龍華科大校長葛自祥表示,「畢業生回來都說英語很重要。」現在一些機械維修手冊也都用英文寫,私立技專校院學生未來要從事相關工作,也要具一定英語程度,他希望政大等大學的學生,不要又把英語畢業門檻搞掉了,否則台灣高教將有新麻煩。

  • 張瑞雄》英語畢業門檻並非死板板

    政大法律系學生因反對校方將英語畢業門檻制度外包,拒繳英檢合格證明,在校方拒發畢業證書後,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被判敗訴。此事件引發社會討論大學以英文能力作為畢業門檻是否合理的相關問題,其實該學生並未反對英文的畢業門檻,反對的是大學自我放棄檢測權責,而外包給校外的測驗機構。 \n 大學當然可以自己來做檢測,但透過外部機構的好處是,學生可以拿到一張未來求職或留學都可以用得到的英文能力證書。問題是這些外部機構的測驗報名費都不便宜。 \n 英文能力主要是拿來活用,建議各大學可以採用多元的評估方法,例如曾經出國當交換生、上課可以用英文來做簡報、長期擔任外國同學的學伴、翻譯過英文小說或電視影集、電影等等,這些都可以做為同學外語能力的證明,不要死板板一定要外部測驗機構考幾分才可以。 \n 但英文能力也不是完全可以測驗得出來,很多人考試考高分,或是從小學開始學英文,但到大學畢業還是不敢講英文。很多人不敢講不是英文學得不夠多,而是「英文知識和時事」不夠多。如果沒有對症下藥,還是一直在那邊上會話課或背單字,英文再怎麼學還是一樣。 \n 若要和外國人聊天,當然就要聊他們國家的事或者國際上大家都關心的事,如果一位大學生平時只看課本、寫報告、打球或打電玩,碰到要和外國人聊天時,即使可以用中文,一定也是聊不出所以然,因為沒有共通的話題。所以平時一定要注意國際大事,隨時知道世界上各個角落發生了什麼事,而且知道這些大事的英文關鍵字,這樣就能和德國人聊德國事,和法國人聊法國事,英文不好也無所謂,況且這些人英文可能都還沒你好。 \n 另外就是要了解英文的典故或常用的表達方法。譬如說大家都知道「ghost」是鬼,但什麼是give up the ghost?「silver」是銀,「lining」是襯裡,那silver lining是什麼意思?如果這些英文知識不夠,就會聽不懂外國人的表達,就會懷疑自己的英文能力,以致不敢出口交談。而學習這些知識要透過大量閱讀文章來學習英文的用法。 \n 現在網路的方便,英文學習的環境已經比以前好得太多,要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或CNN等文章都是彈指之間,就看學習者有沒有心。另外在聽力方面,電影或電視網站、Youtube、英文演講的網站(Ted)也都是隨時在那裡,要訓練聽力和英文腔調也沒問題。 \n 外語能力是通往世界的視窗,也是具備就業移動力的關鍵,不管有沒有畢業門檻,希望同學們都能重視,把學習外語當成興趣和樂趣,以拓展自己的人生。 \n(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n

  • 反英語畢業門檻政大生敗訴 賴怡伶:沒違法不代表合理

    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反對政大訂定英語畢業門檻,拒繳英語合格證明而無法畢業,她向政大提起行政訴訟,今宣判賴怡伶敗訴。賴怡伶表示,自己是學法律的,本來就知道行政訴訟人民勝出的機會只有1成,可惜自己不夠幸運,但會繼續抗爭到底,她希望法律判決不要影響政大及其他學校推動廢止英語畢業門檻的結果。 \n \n賴怡伶英語檢定成績其實是符合畢業標準,但她認為,大學訂定英語畢業門檻不具合理性和必要性,不該在學校沒有提供任何教學和資源的前提下,強迫所有學生考取英語檢定,過去兩年她向校內申訴、教育部訴願,結果通通失敗,後她在2月提起行政訴訟。 \n \n賴怡伶說,今天法院宣判敗訴的結果其實在預料之內,她以平常心看待,並且會繼續上訴到底,即便最終法官仍認定大學訂定英語畢業門檻沒有違法,也不代表學校的作為合理,畢竟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標準。 \n \n由於近日政大的教務會議以高票通過廢止英語畢業門檻一案,未來將交付校務會議,若是順利通過,將在下學期正式廢止,賴怡伶說,希望法院的判決不會影響學校後續推動的發展,也很肯定政大教務會議的結果,表示學生多年的努力是有被校務會議代表聽見且認可的。 \n \n賴怡伶重申,設定英語畢業門檻的不代表學生就具備一定的英語能力,許多人沒通過門檻的人,只要參加補救課程就能畢業,根本是「假的制度」,且英語能力跟國際化也是兩回事,很多人連中文新聞都不讀,難道英文好就會關心國際事務嗎? \n \n賴怡伶也強調,長輩應該要相信下一代會自己規劃未來,若是職涯規劃有需要英語能力,學生自己就會去考取檢定,若是未來規劃就沒有要進國際企業,自然沒必要英語能力證明,「學生的就業方向是自己決定」。

  • 反英語畢業門檻政大生敗訴 學者:必要之惡

    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反對政大訂定英語畢業門檻,拒繳英語合格證明而無法畢業,她向政大提起行政訴訟,今宣判賴怡伶敗訴。學者認為,大學要確保畢業生具一定程度,訂英語畢業門檻是「必要之惡」,反倒是一些學校「開後門」,讓未達標準的學生也畢業,才是走錯路。 \n \n根據教育部統計,約有9成大學訂有英語或外語畢業門檻,不過近年來掀起廢除英語畢業門檻的浪潮,國北教大教務會議通過取消英語畢業門檻,成大也朝改為各系自訂方向推動。 \n \n政大5日召開教務會議,以贊成45票、反對9票、棄權2票通過「廢除英語畢業門檻」一案,若於校務會議通過,政大最快將在下學期起,正式廢除英語畢業門檻。 \n \n賴姓學生認為,設置英語畢業門檻導致許多荒謬的情形發生,例如一位多益考900分的學生,但未在兩年的期限內登錄就無法取得畢業證書,但另一位一進大學就登錄多益600分的同學,四年皆未精進英文,英文程度下滑,卻可以畢業,實在非常荒謬。 \n \n「學校要考核學生英文能力OK,但應提供教學資源、且應以校內設計檢定為主」,賴姓學生說,不應強行要求學生都需自費考外部檢定,且英文能力跟國際觀「沒有絕對關係」,英文好的人,不一定願意花時間了解國際新聞和國際議題。 \n \n但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講座教授陳超明認為,大學必須確保培養出來的學生具一定素質,設英語畢業門檻是「必要之惡」,反倒不少學校設的門檻太低,且對於未達標準的學生,只要他們補修或暑修英語課程後,仍可畢業,這樣「開後門」、「放水」很不好。 \n \n相較於一般大學,技專校院學生的英語程度比較差,私立技專院校設的英語畢業門檻幾乎都只要求通過全民英檢初級或中級初試(約國中畢業程度),標準很低,龍華科大校長葛自祥表示, 「畢業生回來,都說英語很重要。」現在一些機械維修手冊也都是英文寫的,私立技專校院學生未來要從事相關工作,也要具一定英語程度。

  • 政大生反英語畢業門檻告學校 獲判敗訴

    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不滿校方將英外語畢業門檻制度外包,她拒繳英檢合格證明,打官司要求政大准她畢業並發給畢業證書。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學校藉此方式提升學生競爭力,並發展學校特色,未逾越自治範圍,也不違反法律保留原則,判賴女敗訴,可上訴。

  • 台生多益平均537分 專家:好公司基層工作至少要450分

    美國教育測驗服務社(ETS)台灣區代理忠欣公司公布,2016年台灣有36.7萬考生參加多益英語檢測,平均得537分(滿分990分),其中一般大學學生平均565分、技職校院學生平均413分。專家表示,多益至少要450分以上,才有機會進到好一點的公司工作。 \n \n忠欣公司表示,2016年台灣有36萬7353人考多益,其中以24歲以下居多,占78%;男女比例為1:1.27,女性應試者比男性多出27%,女性成績平均成績546分、男性525分。學生方面,高中生平均得562分、一般大學生565分、技職校院學生413分,顯示國內高中生英語程度不輸給大學生。 \n \n忠欣公司營運長吳紹銘說,現在很多企業招人時都以求英語能力進行第一階段篩選,不同工作職位有不同要求,有些高階職位多益750分是基本門檻,即使是最不要求英語的部門,如助理工程師、修護人員或助理辦事員,也都要求450分以上。因此,英語程度未達多益450分,要進好一點的公司將遇困難。 \n \n為了讓畢業生在職場有競爭力,目前9成以上大專院校都設有「英語畢業門檻」,台大政大的名校要求較高,以政大為例,就要求學生通過全民英檢中高級初試、托福500以上、多益測驗 600以上等標準其中之一才能畢業;但像私立技專院校則只要求通過全民英檢初級或中級初試(約國中畢業程度)就可以,標準很低。

  • 高雄大學輔導學生拚多益 成績大躍進

    高雄大學輔導學生拚多益 成績大躍進

    向「菜英文」說掰掰!高雄大學開設英文密集訓練班,免費輔導學生拚「多益(TOEIC)」英語測驗,經11周課程後,近9成通過英檢畢業門檻590分,平均進步分數達124分;其中,金融管理學系學生許旻聖成績更是大躍進,考了865分,足足進步345分。 \n \n 高大開辦英文密集訓練班2班60人,進步最多的前3名學生分別是金融管理學系許旻聖(865分)、應用化學系劉冠廷(845分)、亞太工商管理學系黃靖盈(805分),3人比起前次考試,至少都進步320分以上。 \n \n 成績由525分跳躍式進步達865分的許旻聖分享應試訣竅,單字質與量都要兼顧,即認真讀過例句,並想像該單字使用情境,可加深理解。此外,測驗著重聽力、文法、閱讀。多數大學生對於文法較生疏,因此上課時必須多聽老師解題,涉及文法、延伸字彙都盡可能搞懂,才能快速大量累積文法功力。 \n \n 劉冠廷的經驗是考前善用零碎時間多背單字、積沙成塔就很可觀,考時的讀題、作答等解題技巧,必須維持節奏。也建議將目標訂得高些,不要通過畢業門檻就滿足了,成績愈理想,對未來不論是升學或就業皆有助益。 \n \n 高大語文中心主任賴怡秀表示,多數大學設有英語能力檢定列為畢業門檻規定,目的在強化職場競爭力。 \n \n 為避免未過英檢、無法畢業,開辦密集訓練班,針對多益(TOEIC)題型,以11周課程輔導學生,比坊間收費行情至少1萬元,透過教學卓越計畫經費補助,學費、教材完全免費,吸引超過200人報名,反應相當熱烈。

  • 靜宜新設寰宇外語學程 培養學子競爭力

    靜宜大學國際學院新設「寰宇外語教育學士學位學程」,主推修習24學分第二外語,大四下學期至海外實習,以培育具備外語能力的經貿人才、外交菁英、外語導遊。 \n 靜宜大學國際學院院長楊聲勇指出,因應全球化經濟發展趨勢,靜宜致力整合資源打造國際化的校園,並全力培育具紮實外語能力、國際移動力、跨領域能力及跨文化溝通力的國際專才,讓每位學生更具國際競爭力。 \n 寰宇外語教育學士學位學程主任何國世表示,「寰宇外語教育學士學位學程」整合英、西、日各系師資,逐年增聘優秀外語師資加入行列,除了英語,學生從大一起,必選修24學分第二外語西班牙語,系上首屆新生英語程度皆具一定水準。 \n 何國世說,國內院校第二外語最多只修6個學分,該學程採英語教學,多益畢業門檻785分,有別於單一語系;除必修英語相關學程外,大一至大三必須修習24學分的西班牙語,畢業後就能以西語流利溝通。 \n 另外,學生大四下學期可申請到拉丁美洲國家的企業或華語文中心實習,學生也可選擇到東南亞國家實習;透過海外實習累積報關、行銷、品管等實務經驗,以利未來升學或就業。1050817 \n

  • 我見我思:潘家鑫》ETC要做好做滿

    針對政治大學新規強制新進教師開全英語課程(ETC),引起台灣高教「山頭」、「大老」們一片嘩然,紛紛反思、怒嗆已推動多年的大學ETC政策。 \n一時之間,政大校長周行一淪為「箭靶」,政大教師會連署反對,公開信批評校方違法擴權,凌駕系所學術專業。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在臉書表示,「英文教學不等同國際化」,也非檢驗大學學術價值的唯一標準;政大語言所教授何萬順發表的網路文章,提出「紐約的乞丐英文比我好」的有趣觀點,並延伸討論包括大學畢業英文門檻在內的高教英語迷思。 \n在面臨少子化的高教危機,並期待即將上台的新政府改革高教政策之際,對於大學價值與發展的討論都是值得肯定的,但一面倒的「磨刀霍霍」向英語,反而令人感到納悶。比較起來,去年基北區會考唯一辦理特招的政大附中英語國際特色班,以外師和政大教授上課為號召,受到考生和家長熱烈支持,錄取生不乏可上建中、北一女的學生,今年還要續辦。 \n近年來,教育部已投入大量教育資源在ETC上,將「培育國際競爭力人才」列為施政目標,包括優化ETC師資,舉辦國內講習及選送教師出國進修,並提供較高鐘點費與減少授課時數,同時推動「高等教育輸出計畫」,擴大招收境外生,強化高教優勢行銷策略。現在仍討論要不要做ETC,似乎時間不對,反而應該思考如何將ETC「做好做滿」。 \n雖然上個學年度境外生人數已超過11萬人,其中攻讀學位的有4萬6千多人,除了大陸、港、澳及僑生,外籍生占1萬5千多人,但「僧少粥多」,分到政大只有518人,以這樣的人數來看,要每個系所新任老師都開ETC,除了校長得多加把勁向東南亞招生,其次,課要開得成,還需要自己人的台生來捧場。 \n但目前大學生的學習動機實在低落,以台師大為例,7年前也曾強制實施ETC,但近2年喊停。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審查104年度大學校務基金營運計畫決議,指台師大「教學成本」共9項、42億餘元預算中,執行ETC方案不力,修讀學生比率未達5%,新進教師具英語授課能力比率偏低,要求台師大改善。而校方日前接受《中國時報》記者訪問時,「打臉」自己過去的計畫案,認為開設ETC是捨本逐末,影響專業學習成效。 \n台大外文系教授廖咸浩日前以〈英語不是萬靈丹〉批評ETC方案反映出「英語是救世主的迷思」。然而,相較大陸、港、澳及亞洲其他國家的大學ETC,台灣高教低學費、高性價比,仍具市場競爭力,因此,作為台灣人文學科龍頭的政大,若能落實ETC方案,或許它不是「萬靈丹」,但它仍不失為教育部、家長和考生的最佳「安慰劑」。 \n(作者為文化大學廣告系助理教授)

  • 全民英檢跨界合作 推出全新數位學習資源

    因應新世代的數位英語學習趨勢,財團法人語言訓練測驗中心(LTTC)本月起推出三項線上資源,包括針對個人學習者設計的「LTTC英檢學苑」線上課程、協助學校指導學生作考前練習的「LTTC英檢練習平台」及「LTTC英語學習者語料庫」。 \n \nLTTC執行長廖咸浩表示,英語數位學習和傳統的英語教育方式相比,不論是時間、空間或課程內容深淺都有更大的彈性,甚至可依個人不同的需求而量身調整,因此更適合作為個人自主學習及英檢考前準備的工具。 \n \nLTTC與智擎數位公司合作於「FUNDAY線上英語學習網」中開設「英檢學苑」課程,透過一系列與生活、職場、文化主題相關的課程,輔以「全民英檢」模擬試題,協助學習者有效地掌握聽、說、讀、寫的學習重點。 \n \n因應高中、大學普遍採認「全民英檢」成績作為入學及畢業的英語能力門檻,TTC與LiveABC集團合作建置「英檢練習平台」,提供初級、中級及中高級(相當於CEFR A2至B2)的模擬考題庫與試題詳解。 \n \n另一項資源是LTTC與國立臺灣大學語言學研究所歷時三年合作建置的「英語學習者語料庫」,規模逾兩百萬詞彙,收錄並分析「全民英檢」中級和中高級寫作測驗考生的作文。教師可以透過該語料庫的語料分析,了解台灣學生在學習英語過程中特有的問題,便能更準確掌握學生常犯錯誤,並在教學時加強提醒。 \n \n更多關於LTTC最新數位學習平台資訊,可上網(www.lttc.ntu.edu.tw/LTTCe-learning.htm)查詢;更多「英語學習者語料庫」可至(www.lttc.ntu.edu.tw/LTTCELC.htm)查詢。

  • 消基會指 英語檢定加重學生經濟負擔

    基消會26日針對台灣幾項主要的英語檢定,包括全民英檢GEPT、托福網路測驗TOEFL iBT®、多益測驗TOEIC、以及雅思IELTS等四種在台灣常見的英語檢定進行,考試費用、證書費用、退費,成績保存等問題,進行查調並對考生、考試機構和學校提出呼籲。 \n \n消基會表示,對考生而言,國際性考試費用較高,考生考試前需要充足準備,更要避免臨時的缺席,以獲得理想的成績和證書。 \n \n對考試機構,消基會則指出資訊科技進步,透過硬碟或雲端科技,考試資料都可作大量且長期的保存,建議測驗機構應增加成績保存年限,讓考生即使2年後也能查詢到成績。 \n \n至於學校,消費者指出,2005年起教育部要求各大學提升學生英語能力,目前超過9成大學都設有英語畢業門檻。 \n \n以國內的「全民英檢GEPT」來說,台大、交大、清大、成大四所大學皆規定,至少通過全民英檢「中高級」才能畢業。若沒有通過,補救辦法是修習並通過校內的英文課程。 \n \n基消會提醒,學校本有義務教導學生、提升學生英語能力,一味增設檢定門檻、並將檢定責任託付給考試機構,而加重考生經濟負擔,則恐會本末倒置,失去學校教育意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